• ​小人物的自救光彩
  • 点击:1080评论:12017/10/08 22:23

在十九世纪的俄国文学史上,一群特有的小人物备受世界文学瞩目,他们无权无势,或生活潦倒受辱至死,如《驿站长》,或胆小卑微惶恐而亡,如《小公务员之死》。很大程度上,这是特定的黑暗环境酿造的系列悲剧,令人唏嘘。

而相比之下,《遗弃》的主人公图林似乎不应该存有悲剧性:他本可以继续一份安稳的工作,和谐的家庭,顺利的恋爱,还有平平淡淡的一辈子。社会允许他安逸地蹉跎一生,但是,本被“小人物”定义的他却要选择做“业余哲学家”,与自己死磕,对这个世界刨根问底。

图林敏锐地感悟到混乱,世界的混乱,心灵的混乱。这两者是什么关系?俗套的“互为因果”解释不通,使得如何在混乱中存活这一命题成为最大的困惑。人在世间又宛如物件,可随意被挪动,随意被抛弃,怎么才能不混下去呢?“这个问题只能得到另一种回答,就是我不能不混下去。”于是,人的心灵开始遭受不停歇的骚动、懊悔、矛盾,甚至会窒息,会死亡,会变得冷漠,“这也就是我会对他人的冷漠和世界的冷漠”。

混乱无处躲藏,“生存就是混日子,人被迫这么混,人不情愿这么混,但大家都这么混”。图林的第一步思考,是因为工作的束缚吗?于是,他不顾一切反对辞职了。是因为家中的琐事吗?于是,他竭力疏远情感的沟通。但是生活还是一片混乱:住院的外公败给疾病,大院的邻居自我了断,荒诞的处长突染恶疾,前线的弟弟没能生还。活着的人的生活也一地鸡毛:外婆不停叨念陈年旧事,与异地女友相思的苦寂矛盾,父亲愈发沉默郁郁寡欢。而图林自己也依旧有生计烦恼,有无聊苦闷,有茫然失策。

什么是表达不满和抗议的最好方式?这是图林的进一步思考。也许是另找境界,于是,他执意要去远方,以躲避当下。但远方即是此地,一样混乱。归家中途又无计划地来到表姐缩在的偏僻村庄——那是一片清新的空间,一度赐予了图林回归社会的信心。然而,这种外在的力量对社会的抗衡无疑是螳臂当车,一旦交锋就粉身碎骨,沦为泡影和幻象。

那么,试试与他人谈谈?无论是好友,还是恩师,所交流的内容滞留在混乱的具象上,理想的推心置腹无奈成为照本宣科的强加灌输,远非本意和出路。

何以以自己信服的方式去适应无限的烦恼和厌倦?何以存活于这个世界之中?图林在零碎的日记里一遍遍拷问,将琐碎的生活和思考都一一记录下来,并发现自己无时无刻不在犹豫,“我就是犹豫,因此我就是分歧就是影子”。图林也断断续续地写下一篇篇表面上互不相干的作品:《阿奇住进了精神病院》、《送葬》、《人狗》、《人事处老p》、《父亲》……作品与生活相对应、相抵抗,既是生活的写照,又是自我哲学观介入和窥探这个不安世界的释义和演绎。

通过写作,这位业余哲学家与自己对话,与时间对话。对话是持久的,是善意的,是需要等待的,等待它能促进人与人的交流,能澄清世界的混乱,能引导思路,能阻止退化,最终使自己充满力量,验证自己最底层的蕴藏,得到短暂而重要的自信。写作可以完成这种对话,并且成为一种最为重要的自救方式,一个人所记录的生活与思绪,即在寻找最本真的自我。

这与刘再复《漂流手记》的“自救”观念如出一辙。自救观念,是听省个人内心,抵达深处良知的个体健全化。自救,看似对他人、对社会不闻不问,失去社会关照,但“知识分子的自救可以成为一种精神力量,间接地引领更多人去寻求自救。如此,自救就超越了个体,成为了普遍的选择,它的社会价值也就凸显了”。

刘再复聚焦知识分子,薛忆沩却别出心裁地关注小人物,并向我们展示了小人物也有自救光彩——他们更为平凡,没有轰烈动荡得时代使命,没有艰难万分的险境,也没有不人道的压迫剥削,但却像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囚役,流放在人间,可以选择逍遥自在,选择熟视无睹,选择欺骗麻痹,这样在众人眼中,也不算是失败的人生。但在某一天,他们突然睁大双眼,把握内心丝缕捉摸不定的悸动,走出大流,探着脑袋,仔细去看、去听、去感悟,去痛苦挣扎。千疮百孔过后,也不依靠他人的唤醒和拯救,也不寄托于社会启蒙的洗礼,而是用自我漂流的人生体验,建构起一种理想的主体人格,这种人格不能说无坚不摧完美无瑕,但足够真诚坦然,可以正视自己和社会,足够发散自由,可以建构独立的精神主体。他们的光彩或许并不光芒四射,没能撕裂时代的黑暗,无法承载一代里程碑的使命,但一样绚丽多彩,一样能够为内心注入宁静和祥和。

可光彩之下一样有无限的阴影。有人说图林最后的消失,最终是“遗弃”了所有的一切,包括自己。一定程度上的确是这样的,戛然而止的日记为小人物的自救留白,无处可寻的去向让人开始新一轮的怀疑:这是一个什么世界?应该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小人物真的能自救吗?又应该怎么自救?

结尾处,作者写道:“韦之肯定,在某一时刻,他一定能再见到图林。但是那时,他的心灵中也将出现一片无限的阴影吗?”图林是否会回来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朋友韦之已经开始思考。最具光彩的是,韦之明确知道,沿着图林的履迹走下去,深知结果如何。但是,我相信,他还是会去寻找,寻找混乱,寻找不堪,寻找图林与自我,走到最后,踩在无限的阴影里抬头看自我救赎的光彩绽放。

  • 关键词:《遗弃》薛忆沩小人物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2000,共计42000
  • 2017-10-09
  • 瓜子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10-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木易3秀才2017/12/07 09:38:24
    • 分享到:
  • 自救观念,是听省个人内心,抵达深处良知的个体健全化。自救,看似对他人、对社会不闻不问,失去社会关照,但“知识分子的自救可以成为一种精神力量,间接地引领更多人去寻求自救。如此,自救就超越了个体,成为了普遍的选择,它的社会价值也就凸显了”
  • 回复
  • 最近来访
  • 何子
  • (我名即我号)
  • 410积分
  • 2星
  • 2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37467
  • 3
  • 410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陈彻凡人芳华

    2018/2/7 1:16:12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陈彻净水已生萍

    2018/2/7 0:53:25
  • 一个温暖得如冬日暖阳的开头,温柔地抚摸着我的每一个毛孔,让它们舒展开来,接受日光浴的营养补充。然后是一桶冰水兜头淋下来,淋得人冷战连连、痛苦不堪。然后是期盼和失望,让读者也愁白了头发。最后却突然一个猝不及防的软广!原来还是被套路了,算你狠!精巧的机关设计竟然是引你的读者进坑的。看在这广告做得确实令人拍案叫绝的份上,我就不提博尔赫斯的《沙之书》和《环形废墟》了。忍不住又拉到开头看一遍,确实太妙了。

    陈彻消失的女儿

    2018/2/7 0:38: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