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嫂
  • 点击:18009评论:22017/10/14 16:21


我读高三那年,我们斜坡村发生了两起轰动性“桃花”事件:一件是我那32岁的刚离婚不到两个月的兄长“黄狗”跑去贵州娶回了一个还不到16岁的稚气未脱的小姑娘做媳妇;另一件是我那素有“谎话佬”之称的连小学都未毕业的堂兄“歪哥”把一个漂亮的女大学生引回了家。

我亲兄长那件事之所以影响大,除了那女孩是个稚气未脱的未成年小姑娘之外,还因我兄长本身就是乡政府计生办的工作人员。而堂兄歪哥这事之所以影响大,不仅因为对方是个漂亮的在校女大学生,还因为堂兄歪哥当时的婚姻状态是“已婚”。

说到这里,大伙应该明白了:那位漂亮的女大学生,也即我后来的夏嫂,是被“骗”到我们斜坡村的。

那时我们斜坡村还没有通公路。

歪哥领着夏嫂沿着蜿蜒的崎岖小道从山外走来,一路说说笑笑,一下子吸引了所有斜坡村民的目光。到了村口,歪哥向围观的村民一番夸张的作揖问好之后,拉着夏嫂的手径直走进了我家堂屋。

“这是我叔,这是我婶……”歪哥指着我家人向夏嫂一一介绍,同时还暗暗朝我家人使眼色。

“我八岁丧父,从小就是我叔一家把我养大。我叔家就是我家……”歪哥接下来对着夏嫂说的这番话,把我们全家人说得如堕五里雾中,皆面面相觑。

还是我那做过村妇女主任的母亲反应快,在短暂的迷惑之后,终于明白了是啥回事,于是赶紧热情地招呼夏嫂,说什么妹子你走辛苦了,我们贫寒家庭,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请不要见怪之类的客套话。

那天正好是周末,我远远地站在墙角边,看着这滑稽的一幕在上演,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歪哥也太能编假话了。他老爸不是去年才刚去世吗?怎么就变成了八岁丧父?二十米之外那栋全村最破烂的老木屋不是还住着他那六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他那正上小学二年级的小儿子吗?怎么我家一下子就变成他的家了?他不是还没离婚吗?怎么就如此明目张胆把这么一个漂亮的陌生姑娘领了回来?

正当我还在纳闷之时,歪哥笑嘻嘻朝我走了过来,在同我简短寒暄之后,趁夏嫂不注意,突然凑近我的耳朵叮嘱我:“蒲扇老弟,你快去跟你未来的嫂子聊几句,人家是大学生呢!”见我一脸的难堪,歪哥拍了拍我的肩,压低嗓子说:“老弟,算你帮哥一个忙吧!我得回我家去打个招呼,你想办法帮我把她‘拖’住几分钟。”

歪哥一说完,马上冲夏嫂喊:“夏迪,你过来,跟我堂弟蒲扇认识一下。我堂弟也是读书人,还在读高中,不仅是学霸,还是有名的校园诗人呢!”

夏嫂走过来,微笑着同我友好地打招呼。我赶紧连声向她问好。夏嫂主动问起了我的学习。为了拖延时间,我只得硬着头皮同夏嫂闲聊起来。直到她突然压低嗓子问我歪哥为何这么大年纪都还没有结婚时,我才意识到我和她之间的话题扯得太宽。

“这个问题,你怎么不亲口问他呢?”我把问题踢回给了她。

夏嫂没有接我的话,只是朝我优雅地笑了笑。我敏感地从她悠长的目光里读出了几丝落寞。

接下来的场面真是‘亮瞎’了人们的眼睛。歪哥那九岁的小儿子柱柱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叫歪哥为“舅舅”,而歪哥的母亲也成了他所谓的“伯母”。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事情后来还是“露了馅”——当三个月后,歪哥再次带着夏嫂来到我们斜坡村时,也许是思父心切,曾当着夏嫂叫歪哥为“舅舅”的柱柱显然早忘了老爸当初的叮嘱,远远看到歪哥,就兴高采烈地叫“爸爸、爸爸”。

当初的场面尴尬到何种程度,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知道,在我读高三那年,当挺着大肚子的夏嫂嫁进我们村子时,几乎整个斜坡村的人都在暗暗替她顿足叹息。一个漂亮的女大学生,连书都不读了,跑那么远嫁给歪哥这个无赖,会有好日子过吗?

人们的担心并非多余。歪哥与前一任结婚十年,几乎没有尽过半点丈夫的责任。两个孩子出生后,歪哥就把他们丢给了孩子妈妈,而他自己则常年一副港商打扮,游走江湖,招摇行骗。直到一个月前,为了实现与夏嫂结婚的愿望,歪哥才连哄带骗,把前任妻子从娘家接了过来——过了几天“恩爱”的日子,然后一起去民政部门办理了离婚手续。

歪哥只陪夏嫂度了几天蜜月,就以外出跑生意为由,继续自己的“游荡”生活,而夏嫂,则被留在了我们斜坡村——独守空房,延续歪哥前一任妻子的凄惨和悲凉。

我万万没有想到,我和夏嫂之间竟然闹起了绯闻,而且似乎千真万确——还惊动了歪哥以及我的母亲。

事情的起因是夏嫂高调地送了一对她亲手做的鞋垫给我。

那大约是夏嫂嫁进我们村子的第四个月,高考败北的我垂头丧气地回到了斜坡村。在相当长的日子里,为了宣泄对自己的不满,我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过着近乎与世隔绝的生活。这期间,夏嫂有意无意来找过我几次,无外乎就是向我借笔墨纸张写信回贵州老家。每一次,我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但夏嫂似乎并不在意。

“蒲扇,看你整天一副落落寡欢的样子,嫂子很难受。嫂子那么远嫁到你们斜坡村,举目无亲,孤苦伶仃,原本指望能与你这个读书人聊聊天,谈谈心,哪知你总是拒人千里之外。难道在你眼里,嫂子就那么不屑一顾吗?”有一次,夏嫂在从窗口把钢笔递还给我,问我能不能开房门让她进去坐一坐。被我婉拒之后,就连珠般说出上面这段甚为感伤的话。

在稍稍犹豫之后,我打开了房门。夏嫂一脸惊喜,漂亮的脸蛋上闪着亮光。在动情地盯着我看了好几秒之后,说,蒲扇,谢谢你信任嫂子。

那天,我和夏嫂交谈得并不多,大多时候,我都只是一个聆听者。刚刚流产不久的她身体还很虚弱,在与她断断续续的交谈中,我加深了对她的了解,更加重了对她的同情。

也许是出于对我的感激,夏嫂主动提出要送我一份礼物。而且事后,她还把要送礼物给我这件事告诉了我的母亲。

据后来我母亲说,当初夏嫂是这么跟我母亲说的:“婶婶,我打算送一双鞋垫给蒲扇老弟。我没有别的意思。希望大家不要有过多的想法。”

我的老天!夏嫂此举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经她这么一说,我那原本就多疑的老母亲要是没有什么想法才怪呢!最最关键的是,在夏嫂后来送给我的那双她亲手缝制的鞋垫正面,赫然绣着一个大大的“心形”图案!

在夏嫂送我鞋垫的第二周,歪哥就从外地回到了斜坡村。自然,歪哥很快就听闻了夏嫂喜欢找我搭讪并送我鞋垫的事。

歪哥为此还找到我,似笑非笑地问我平时都跟夏嫂聊了些什么。歪哥那臭脾气“世人皆知”,我以为他是对我“兴师问罪”,因此吓得语无伦次,浑身直打啰嗦。一个劲说,歪哥,对不起,对不起!

没想到歪哥拍拍我的肩膀,说,蒲扇,你紧张什么?你把歪哥想成什么人了?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你不就跟你嫂子聊了几句话吗?歪哥哪会那么小气呢!

末了,歪哥凑近我耳根,用神秘的口吻问我想不想找个女朋友?

我不知道歪哥“葫芦里卖什么药”,便本能地摇了摇头。

“蒲扇老弟,如果我帮你介绍一个像你家夏嫂这么漂亮的姑娘,你乐不乐意?”歪哥一脸坏笑。

我呆如木鸡,直愣愣地看着歪哥,猜不透他的心思。

歪哥当天就又出远门了。

歪哥前脚刚走,夏嫂就气冲冲找上我家门来。

见夏嫂一脸怒容,我虽不知何故,可多少还是有点心虚。

我无话找话,说:“夏嫂,是不是歪哥欺负你了?”

“蒲扇,我问你,你究竟跟你歪哥说了什么?”夏嫂没有理会我的问题,而是直截了当责问我。

“没有说什么呀!”我摊摊手,一脸无辜。

“没有说什么?”夏嫂往前了一步,用怀疑的目光盯着我的眼睛。

被夏嫂盯得不好意思,我只得如实回答:歪哥曾问过我想不想找个女朋友。

“那你是不是告诉他说你喜欢像我这样的女孩子?”夏嫂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很显然,说这话时她心情波动很大。

我无语了。到了这时,我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过了好半天,我才悻悻地说:夏嫂,我确实喜欢像你这样的女孩。但我真的没有跟歪哥说过这样的话。

夏嫂一脸的忧郁。她若有所思地看了我几眼,然后在几声苦笑之后,无力地把落寞的目光投向了远处的群山。

我预感有什么不祥的事会发生。

几天之后,歪哥从外面回来了。

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身后跟着一个长相酷似夏嫂,但比夏嫂更年轻更漂亮的可爱姑娘。

那个姑娘叫歪哥为“姐夫”。不用说,那个姑娘就是夏嫂的亲妹妹。

当晚,歪哥带着夏嫂及其妹妹到我家来串门。说是夏嫂的妹妹有意于我。

尽管心生疑惑,但见夏嫂妹妹那般漂亮乖顺,我母亲自然甚是欢喜。

只是,作为当事人的我,总隐隐从歪哥那夸张的言谈举止中窥探出了某些不妥。

那晚,歪哥夏嫂等人离去之后,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中满是惶恐和不安,一直难以入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有人“咚咚”地敲响了我的房门。来不及细想,我翻身下床,箭步打开房门,这才发现门前站着的是夏嫂。

“蒲扇,你歪哥不是人。他当着我的面强奸了我妹妹,还扬言说要害死我们……”夏嫂扶着门框在抽泣。

一切都太突然,我愣着那儿,不知如何是好。

我做了一回懦夫。

我不敢去帮夏嫂,准确点说,我当时根本不知道怎么去帮夏嫂。

直到下半夜,夏嫂再披头散发地来敲响了我母亲的房门,我才跟在母亲等人身后充当了一名“看客”。

第二天,天还不亮,歪哥就带着夏嫂的妹妹走了。

而可怜的夏嫂,在把自己关在屋里痛哭了几天之后,也在某一天凌晨悄悄离开了我们斜坡村。

夏嫂虽然离开了斜坡村,但有关她送我鞋垫的事却还在不断发酵。一些好事的村民在背地里造谣生事,硬是胡编出我和夏嫂的诸多“桃色新闻”,甚至把歪哥与夏嫂的矛盾根源牵强附会地强加在我的头上。

最令我难堪的是,半个多月以后,歪哥回到村子找我“算账”——要我赔偿因夏嫂的出走所造成的“损失”。一下子,我成了“千夫所指”的罪人——几乎所有的人都认定我真的与夏嫂有不正当的关系。连我母亲都一个劲埋怨我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当初怎么要去搭理夏嫂那样的贱女人?

我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事情最终以我家赔了歪哥伍佰元钱才不了了之。

自那以后,夏嫂便成了我家最忌讳提及的名字。

命运总是有太多的巧合。

我没有想到时隔27年之后,能够再次见到夏嫂。

那天,我和几个文友应邀到粤东某山区采风。后来在大山里的一家“农家乐”喝酒叙旧。其间,不远处菜地里一个似曾熟悉的身影突然吸引住了我的目光。

看我盯着菜地里的那妇人的身影发愣,作陪的一当地人就开我的玩笑,说蒲作家真好眼力,一眼就看中了我们的“村花”!

一听到“村花”两个字,在座的男人都顿然来了兴趣,就缠着那当地人把有关“村花”的话题继续讲下去。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嫂子苦命人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夏嫂的悲剧不单单是个人的悲剧,性格的悲剧,更是社会转型期伴生的某些负面因素造成的更大层面的悲剧。人心不古、利欲熏心、道德沦丧、恶欲横流,致使柔弱女性重蹈被压迫被欺凌的覆辙。掩卷沉思,倍感沉重……从这个意义上说,此作堪称有一定思想震撼力的现实主义作品,小说的寓意引发人们对像“夏嫂”这类不幸者的关注。或许,她们更需要关怀和温暖,更需要一个真正属于她们的家!
  • 回复
    • 电击,4举人2017/10/29 20:22:16
    • 分享到:
  • 一个有着大学学历的夏迪姑娘被骗至小山村嫁给了一个二婚男人,后来自己的妹妹被其糟蹋。于是逃跑。接而又被骗给老男人, 他死后又嫁给其哑巴弟弟,被哑巴打瘸。后来变疯。令人唏嘘和怅然的故事。高学历的女人,固然可悲,但又可恨之处。为什么如此没有心智呢?她的人生观和婚姻观是灰色的。女主人最后的疯癫,更是用极端的事例来阐述主题。作者有着悲天悯人的同情心,呼吁正能量的婚恋观。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2100
  • 49
  • 329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