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草根无力的呐喊
  • 点击:1254评论:12017/10/17 21:54

题记

我知道自己很弱小,很浅薄,很乏力,我知道自己就是树叶上的一条毛毛虫,地上爬行的一只黑蚂蚁,但面对压迫,面对歧视,我也要撕破喉咙,发出自己细微到哪怕所有人都听不到的声音。


(一)

Y先生啊,感谢您今天下午给我上了我人生中至今为止,最重要的一课!

这一课,让愚笨的我看透了一种人,明白了许多事。

“你的意思,是还跟上次一样,白给你,你拿回去再慢慢弄?”

Y先生啊,您记忆力惊人,应该不会忘记,您第一次电话约我到您的雅室拿书前的某一天,亲自开车来到我的小店,拿了一箱(我记得是14本)《青年视觉》来。当时我几次三番说要按我们的回收价付钱给您,您都拒绝了。真不巧啊,这14本《青年视觉》,在几个月前,被我以比废品稍高的价处理掉了,否则是可以完璧归赵的。当然,既然您挂念着,我还是该把卖到的书钱转款给您。

“你的意思,是还跟上次一样,白给你,你拿回去再慢慢弄?”

Y先生啊,您记忆力惊人,应该不会忘记,您第一次电话约我来您的雅室拿书的情景,您清理出百把本《围棋天地》还有二十来本《寻根》杂志,要我带走。我呢,明知道这些杂志在我们店里很难卖掉,还是要装做高高兴兴的样子领您的情。那次我有没有说要给您书款,我不记得了。您发手机短信给我,联想起上次您死活不肯收那箱《青年视觉》的钱,我于是理解您的让我去拿书,就是您白给,我真的太天真了。不过那次,为了报答,我借花献佛,送给您一幅我的画家朋友孙国胜先生的小画作,并特意花了几十元,装裱好后才送给您,我是记得的。孙先生的画作,曾有几个编辑作家朋友向我索要,我没有满足他们。我以为您比他们更值得拥有,我真是太天真了!

“你的意思,是还跟上次一样,白给你,你拿回去再慢慢弄?”

Y先生啊,您在我心中,一直是蛇口工业区的功臣,是学富五车的名人雅士。我虽然没有一次主动联系过您,但从高贵的您的身上,沾些儒雅之气,却是动过几次心的。哪知道,我完全是自不量力!

哦,对了,几年前从您那里白拿回的宝贝儿,百把本《围棋天地》还有二十来本《寻根》杂志,大部分都还在,要不我再给您送回去?您那馨香四溢的仙居,我是不敢再造次了。难得您今天免费授我一大课,也让我看清了自己,原来我这个二手书贩子,在如您等高雅之士眼里,竟是如此污浊!可是,这些宝贝儿,我也不想再看到。我明天把它们送到您们小区门卫室,辛苦您动动贵体,下楼自取吧。

“你的意思,是还跟上次一样,白给你,你拿回去再慢慢弄?”

Y先生啊,您不知道您约的今天,是又风又雨的台风天气么?我说要来您那里取书,我的妻子几次三番阻止我,怕我骑着单车,路上不安全。呵呵,我的命,到了您那里,竟不如两箱子老旧的《南山文艺》《三联生活周刊》及一堆堆二三十年前出版的经济等类书籍值钱。

您处理的这些书,总体上来说,会有哪一个做我们这一行的,不认为是废纸?我的大实话,在您眼里,竟是小人讨便宜的由头!呵呵,无语啊无语!

怕口袋里买书的钱不够,在来您的仙居前,我特意在银行自动柜员机又取了200元现金。我真是多此一举啊!

Y先生啊,您大度地向我这个旧书贩子伸出您的贵手,左一声“没事”,右一声“谢谢”,却又无时无刻不在以“君子”之心,度着“小人”之腹。您不觉得累吗?

“你的意思,是还跟上次一样,白给你,你拿回去再慢慢弄?”

一句多么高明的逐“小人”令啊!给老师您点14亿个赞!我终于从牢笼中脱身了!


(二)

Y先生,事情过去两天了,脑子里,您给我带来的阴影,仍然挥之不尽。所以我还要没完没了。

Y先生,身为草根的我,脆弱的心被您一脚踢到冰窖里。本能让它奋力一跃,跳了出来。但是,刺骨的寒已经把它冻伤,它自己一时半会无法复原,朋友们的热心,也只能慢慢地温暖它。所以我还要与您纠缠不休,傻不拉叽地想从您给我回头一击中获得些热量。

Y先生啊,假如您不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假如您一开始不装得那么高尚,如果您仅仅是想把一批垃圾书强卖给我的潜在客户,而我委婉拒绝,您却口出恶语,我也只当是醉鬼打饱嗝一样寻常,生气也不过是一时半刻的事。

可是,Y先生,您是个曾经的清华大学的高才生,是个在东洋喝过两年洋墨水的海归,是个在西洋发达国家朝圣过多次的饱学之士啊!您崇尚着的西方的民主、正义、公平、众生平等哪里去了?

Y先生,我知道这个社会,地位低的人被您这种地位高的人瞧不起,穷人被您这种富人污辱,都是经常发生的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等地位低下的人,我等穷人,我等草根,就要逆来顺受,就要甘受屈辱。

Y先生,多年了,您耿耿于怀我白拿走了您忍痛处理的一百多本宝贝旧杂志,怎么就不记得您最先联系我时发给我的邮件和跟我说过的话?

“谢先生:

从报纸知道南山还有一家旧书店,不免感怀。你执着经营,裨益文化,很不容易,谨致敬意。我有十几册大型精版《视觉》杂志,近日给你带去,你若收固好,不收便送与你。让收荒者抱去,可惜了。本人读书不少,藏书尤多,今后也会咬牙处理一些,届时也愿照此办理,如何?

顺祈

骏祺

蛇口YXX”

Y先生啊,我现在说您装崇高,是不是像您冤枉我一样,我也在冤枉您?您如果认为是,我认为不是!

您开着大奔送那十几本《视觉》来时,我记得很清楚,几次要给您书款,是您自己不收!我是粗人,哪知道您的慷慨,其实只是虚晃一枪呢?

您既然不肯要我按我们的回收价给您书款,接下来的那次,您约我到您的三宝殿取您清理出来的废品书——百来本过期《围棋天地》和《寻根》杂志时,我只好另想办法回报您。我毫不犹豫地把我珍藏的,价值远高于您的那些废品书的,孙先生的一幅画作,装裱好后送给您。孙先生的画作,市场价高达两万一平尺,而您那些《视觉》《围棋天地》《寻根》,统统加起来,不说在我们店里很难折价卖出,就是按新书价计,也不过1000多元!

Y先生啊,您别说在您眼里,我送您的画作也是一钱不值的垃圾。我送您这幅画作的二天,您就在我的一篇习作中跟帖留言:

“不慕荣利、风度疏朗的蔼然老者形象呼之欲出,像洗练的人物画。

昨日蒙赠孙先生挥毫的斗方《煮茶图》,张之壁上,敝庐好似溢出一绺茶香了……”

这些白纸黑字的话,想赖是赖不掉的。至于某些高明、高等、精英、贵族人士的口是心非,翻云覆雨,我这个粗人是不懂的。

Y先生,再来说说您这次要我去取的书,又是一些什么书吧。我知道您这次是明摆着不让我白拿您清理出来的两箱宝贝的,微信上,您已急不可待地问我如何计价,我也如实告诉了您。去您的三宝殿之前,我怕包里的钱不够付书款,还特意在海王大厦楼下的工行自动柜员机上取了些现金。然而我不听妻子的劝阻,骑着单车,顶着台风卡努,按着您约定的时间,到了您的三宝殿以后,您所指给我的要我买走的书,又是些什么宝贝啊!历年的内刊《南山文艺》,过期多年的《三联生活周刊》,再有就是二三十年前甚至三四十年前出版的经济类书刊。您是有不少好书。您把您的书房指给我看。您还有些清理出来的次好的书,您说要留给您的儿女。再有些次次好的书,打算用来作捐赠。接下来的,就是您要卖给我的,在您眼里次次次好的书刊,那些不是纯广告的,都归其类。我真是无语啊!您却一再问我怎么弄。我只能尽量委婉地告诉您,这些书,拿到我们店里,基本上没法再卖。我刻意不说这些书只能是送往废品站的废品,怕伤您的自尊。我只是一次两次说不适合我们店里卖。

您的语气于是有了细微的变化,加大了声音问我到底需要哪些书。我说文史哲类的,更新不快,一般是可以的。您于是终于吐出了心底真实的声音:明白了,明白了……还是像上次一样,都让你白拿走,你回去后再慢慢弄,就OK了,对吧!

Y先生啊,到这时,我才清醒,您这个我一直尊敬的对蛇口工业区有过贡献的精英,您这个学贯中西的儒雅之士,您这个面带微笑似乎和蔼可亲几度主动联系我的可敬长者,原来一直都在心里鄙视我这个不明事理的小贩子,白拿了您的书!真是苦了您啊,四五年,一千多个日子,一直挂在心上,是个多么大的负担!

Y先生,可悲啊,别说我不同情您,那一刻,我的的确确是动过这个念头的。但是,高等级的您的能量是如此巨大,您轻轻地一句白拿,瞬间就如利刃刺穿了我的草包心。我只能垂死挣扎,落荒而逃,自顾保命,哪还顾得上继续可怜您。

Y先生,草根我真不能不佩服,您高深的修为。我挨了您的枪子,伧促逃命,您却淡定依旧,口里说着“没事”,说着“谢谢”,心平气和地站在门口目送我踉跄着躲进电梯。

Y先生,您有如此好的定力,我突然想起您很适合干狙击手这行。嘿,我该自己掌嘴,让您去干狙击手,实在有负您高贵的血统,您卓越的才华,您高瞻远瞩的英雄气魄。只有指挥若定,一呼百应的将军,才配得上您。只是,我又胆战心惊地想起,我们这个曾经多灾多难的国度,果真让您当大将的话,会不会又成为赵括第二,让可爱的士兵们血流成河?

什么东西?不就是个二手书贩子嘛?还来气?Y先生,您有没有这么想,我不是,且不配做您肚子里的蛔虫,不得而知。

但Y先生啊,您也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您怎么知道我,污蔑我要白拿您的书走?在您的脑子里,我这样的草根,为了弄糊口的几个钱,就是这样的不堪?就是这样的一点人格都没有?

算了,跟您说道理,我太不自量力了。您张口轻轻一吹,我立马就得像棉絮一样飘走,哪还有资格跟您说道理?

那么,Y先生,最后,我还是跟您说些实实在在的东东吧。您一直记挂着我白拿的您那些宝贝蛋,那些旧杂志,前天回家后我好好地清点了一下,其中的绝大部分幸好都还在。昨天我已让快递寄回给您,想必您今天已经收到。如果您嫌它们在我们龌龊的二手旧书店呆了几年,沾了满身的俗气秽气,不肯再接纳、收留它们,像弃儿一样,任由快递人员放在花园的门卫室,久久不去取,最后落得个让门卫卖了废品的下场,再把账记到我头上,就没有道理了。当然,我说没道理,到了您那里,说不定还是有道理的。您头脑里那许许多多深刻的道理,岂是我这种浅薄之徒能想像得到的。想到这里,我又冷汗涔涔,我一定得把发货单保留好才行。

对于我来说,不幸的是,白拿您的杂志,几年来还是卖掉了二三十本。这二三十本书,到底卖了多少钱,我是没法记清了,但我可以摸着良心估算出来,不会多于100元。就算100元吧!我前天通过微信转账给您,您不收。昨天这100元又自己跑了回来。好吧,加上利息,我昨天又给您转了150元。您还是不收。这150元,碰了一鼻子灰后,又自个跑了回来。这我就没办法了。截图收藏吧,我这猪脑子,说不定以后用得上。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草根污辱旧书精英贵族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八月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0-1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7/10/19 07:50:44
    • 分享到:
  • 毫不夸张地讲,类似谢老师在本文中的遭遇在现实中真不少。所以,有人说过,宁愿去陌生人那里,也不照顾熟人的生意。因为绝大多数熟人从不会考虑你为他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你给熟人带来再多的方便,他都不会领你的情,反而会觉得你占了他的便宜,挣了他的钱!唉,啥也不说了,咱草根群体虽说伤得起,但纠结不起,吃一堑,长一智吧。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闪小说爱好者。
  • 闪小说爱好者。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9
  • 32111
  • 36
  • 7320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