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草根无力的呐喊
  • 点击:2552评论:12017/10/17 21:54

题记

我知道自己很弱小,很浅薄,很乏力,我知道自己就是树叶上的一条毛毛虫,地上爬行的一只黑蚂蚁,但面对压迫,面对歧视,我也要撕破喉咙,发出自己细微到哪怕所有人都听不到的声音。


(一)

Y先生啊,感谢您今天下午给我上了我人生中至今为止,最重要的一课!

这一课,让愚笨的我看透了一种人,明白了许多事。

“你的意思,是还跟上次一样,白给你,你拿回去再慢慢弄?”

Y先生啊,您记忆力惊人,应该不会忘记,您第一次电话约我到您的雅室拿书前的某一天,亲自开车来到我的小店,拿了一箱(我记得是14本)《青年视觉》来。当时我几次三番说要按我们的回收价付钱给您,您都拒绝了。真不巧啊,这14本《青年视觉》,在几个月前,被我以比废品稍高的价处理掉了,否则是可以完璧归赵的。当然,既然您挂念着,我还是该把卖到的书钱转款给您。

“你的意思,是还跟上次一样,白给你,你拿回去再慢慢弄?”

Y先生啊,您记忆力惊人,应该不会忘记,您第一次电话约我来您的雅室拿书的情景,您清理出百把本《围棋天地》还有二十来本《寻根》杂志,要我带走。我呢,明知道这些杂志在我们店里很难卖掉,还是要装做高高兴兴的样子领您的情。那次我有没有说要给您书款,我不记得了。您发手机短信给我,联想起上次您死活不肯收那箱《青年视觉》的钱,我于是理解您的让我去拿书,就是您白给,我真的太天真了。不过那次,为了报答,我借花献佛,送给您一幅我的画家朋友孙国胜先生的小画作,并特意花了几十元,装裱好后才送给您,我是记得的。孙先生的画作,曾有几个编辑作家朋友向我索要,我没有满足他们。我以为您比他们更值得拥有,我真是太天真了!

“你的意思,是还跟上次一样,白给你,你拿回去再慢慢弄?”

Y先生啊,您在我心中,一直是蛇口工业区的功臣,是学富五车的名人雅士。我虽然没有一次主动联系过您,但从高贵的您的身上,沾些儒雅之气,却是动过几次心的。哪知道,我完全是自不量力!

哦,对了,几年前从您那里白拿回的宝贝儿,百把本《围棋天地》还有二十来本《寻根》杂志,大部分都还在,要不我再给您送回去?您那馨香四溢的仙居,我是不敢再造次了。难得您今天免费授我一大课,也让我看清了自己,原来我这个二手书贩子,在如您等高雅之士眼里,竟是如此污浊!可是,这些宝贝儿,我也不想再看到。我明天把它们送到您们小区门卫室,辛苦您动动贵体,下楼自取吧。

“你的意思,是还跟上次一样,白给你,你拿回去再慢慢弄?”

Y先生啊,您不知道您约的今天,是又风又雨的台风天气么?我说要来您那里取书,我的妻子几次三番阻止我,怕我骑着单车,路上不安全。呵呵,我的命,到了您那里,竟不如两箱子老旧的《南山文艺》《三联生活周刊》及一堆堆二三十年前出版的经济等类书籍值钱。

您处理的这些书,总体上来说,会有哪一个做我们这一行的,不认为是废纸?我的大实话,在您眼里,竟是小人讨便宜的由头!呵呵,无语啊无语!

怕口袋里买书的钱不够,在来您的仙居前,我特意在银行自动柜员机又取了200元现金。我真是多此一举啊!

Y先生啊,您大度地向我这个旧书贩子伸出您的贵手,左一声“没事”,右一声“谢谢”,却又无时无刻不在以“君子”之心,度着“小人”之腹。您不觉得累吗?

“你的意思,是还跟上次一样,白给你,你拿回去再慢慢弄?”

一句多么高明的逐“小人”令啊!给老师您点14亿个赞!我终于从牢笼中脱身了!


(二)

Y先生,事情过去两天了,脑子里,您给我带来的阴影,仍然挥之不尽。所以我还要没完没了。

Y先生,身为草根的我,脆弱的心被您一脚踢到冰窖里。本能让它奋力一跃,跳了出来。但是,刺骨的寒已经把它冻伤,它自己一时半会无法复原,朋友们的热心,也只能慢慢地温暖它。所以我还要与您纠缠不休,傻不拉叽地想从您给我回头一击中获得些热量。

Y先生啊,假如您不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假如您一开始不装得那么高尚,如果您仅仅是想把一批垃圾书强卖给我的潜在客户,而我委婉拒绝,您却口出恶语,我也只当是醉鬼打饱嗝一样寻常,生气也不过是一时半刻的事。

可是,Y先生,您是个曾经的清华大学的高才生,是个在东洋喝过两年洋墨水的海归,是个在西洋发达国家朝圣过多次的饱学之士啊!您崇尚着的西方的民主、正义、公平、众生平等哪里去了?

Y先生,我知道这个社会,地位低的人被您这种地位高的人瞧不起,穷人被您这种富人污辱,都是经常发生的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等地位低下的人,我等穷人,我等草根,就要逆来顺受,就要甘受屈辱。

Y先生,多年了,您耿耿于怀我白拿走了您忍痛处理的一百多本宝贝旧杂志,怎么就不记得您最先联系我时发给我的邮件和跟我说过的话?

“谢先生:

从报纸知道南山还有一家旧书店,不免感怀。你执着经营,裨益文化,很不容易,谨致敬意。我有十几册大型精版《视觉》杂志,近日给你带去,你若收固好,不收便送与你。让收荒者抱去,可惜了。本人读书不少,藏书尤多,今后也会咬牙处理一些,届时也愿照此办理,如何?

顺祈

骏祺

蛇口YXX”

Y先生啊,我现在说您装崇高,是不是像您冤枉我一样,我也在冤枉您?您如果认为是,我认为不是!

您开着大奔送那十几本《视觉》来时,我记得很清楚,几次要给您书款,是您自己不收!我是粗人,哪知道您的慷慨,其实只是虚晃一枪呢?

您既然不肯要我按我们的回收价给您书款,接下来的那次,您约我到您的三宝殿取您清理出来的废品书——百来本过期《围棋天地》和《寻根》杂志时,我只好另想办法回报您。我毫不犹豫地把我珍藏的,价值远高于您的那些废品书的,孙先生的一幅画作,装裱好后送给您。孙先生的画作,市场价高达两万一平尺,而您那些《视觉》《围棋天地》《寻根》,统统加起来,不说在我们店里很难折价卖出,就是按新书价计,也不过1000多元!

Y先生啊,您别说在您眼里,我送您的画作也是一钱不值的垃圾。我送您这幅画作的二天,您就在我的一篇习作中跟帖留言:

“不慕荣利、风度疏朗的蔼然老者形象呼之欲出,像洗练的人物画。

昨日蒙赠孙先生挥毫的斗方《煮茶图》,张之壁上,敝庐好似溢出一绺茶香了……”

这些白纸黑字的话,想赖是赖不掉的。至于某些高明、高等、精英、贵族人士的口是心非,翻云覆雨,我这个粗人是不懂的。

Y先生,再来说说您这次要我去取的书,又是一些什么书吧。我知道您这次是明摆着不让我白拿您清理出来的两箱宝贝的,微信上,您已急不可待地问我如何计价,我也如实告诉了您。去您的三宝殿之前,我怕包里的钱不够付书款,还特意在海王大厦楼下的工行自动柜员机上取了些现金。然而我不听妻子的劝阻,骑着单车,顶着台风卡努,按着您约定的时间,到了您的三宝殿以后,您所指给我的要我买走的书,又是些什么宝贝啊!历年的内刊《南山文艺》,过期多年的《三联生活周刊》,再有就是二三十年前甚至三四十年前出版的经济类书刊。您是有不少好书。您把您的书房指给我看。您还有些清理出来的次好的书,您说要留给您的儿女。再有些次次好的书,打算用来作捐赠。接下来的,就是您要卖给我的,在您眼里次次次好的书刊,那些不是纯广告的,都归其类。我真是无语啊!您却一再问我怎么弄。我只能尽量委婉地告诉您,这些书,拿到我们店里,基本上没法再卖。我刻意不说这些书只能是送往废品站的废品,怕伤您的自尊。我只是一次两次说不适合我们店里卖。

您的语气于是有了细微的变化,加大了声音问我到底需要哪些书。我说文史哲类的,更新不快,一般是可以的。您于是终于吐出了心底真实的声音:明白了,明白了……还是像上次一样,都让你白拿走,你回去后再慢慢弄,就OK了,对吧!

Y先生啊,到这时,我才清醒,您这个我一直尊敬的对蛇口工业区有过贡献的精英,您这个学贯中西的儒雅之士,您这个面带微笑似乎和蔼可亲几度主动联系我的可敬长者,原来一直都在心里鄙视我这个不明事理的小贩子,白拿了您的书!真是苦了您啊,四五年,一千多个日子,一直挂在心上,是个多么大的负担!

Y先生,可悲啊,别说我不同情您,那一刻,我的的确确是动过这个念头的。但是,高等级的您的能量是如此巨大,您轻轻地一句白拿,瞬间就如利刃刺穿了我的草包心。我只能垂死挣扎,落荒而逃,自顾保命,哪还顾得上继续可怜您。

Y先生,草根我真不能不佩服,您高深的修为。我挨了您的枪子,伧促逃命,您却淡定依旧,口里说着“没事”,说着“谢谢”,心平气和地站在门口目送我踉跄着躲进电梯。

Y先生,您有如此好的定力,我突然想起您很适合干狙击手这行。嘿,我该自己掌嘴,让您去干狙击手,实在有负您高贵的血统,您卓越的才华,您高瞻远瞩的英雄气魄。只有指挥若定,一呼百应的将军,才配得上您。只是,我又胆战心惊地想起,我们这个曾经多灾多难的国度,果真让您当大将的话,会不会又成为赵括第二,让可爱的士兵们血流成河?

什么东西?不就是个二手书贩子嘛?还来气?Y先生,您有没有这么想,我不是,且不配做您肚子里的蛔虫,不得而知。

但Y先生啊,您也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您怎么知道我,污蔑我要白拿您的书走?在您的脑子里,我这样的草根,为了弄糊口的几个钱,就是这样的不堪?就是这样的一点人格都没有?

算了,跟您说道理,我太不自量力了。您张口轻轻一吹,我立马就得像棉絮一样飘走,哪还有资格跟您说道理?

那么,Y先生,最后,我还是跟您说些实实在在的东东吧。您一直记挂着我白拿的您那些宝贝蛋,那些旧杂志,前天回家后我好好地清点了一下,其中的绝大部分幸好都还在。昨天我已让快递寄回给您,想必您今天已经收到。如果您嫌它们在我们龌龊的二手旧书店呆了几年,沾了满身的俗气秽气,不肯再接纳、收留它们,像弃儿一样,任由快递人员放在花园的门卫室,久久不去取,最后落得个让门卫卖了废品的下场,再把账记到我头上,就没有道理了。当然,我说没道理,到了您那里,说不定还是有道理的。您头脑里那许许多多深刻的道理,岂是我这种浅薄之徒能想像得到的。想到这里,我又冷汗涔涔,我一定得把发货单保留好才行。

对于我来说,不幸的是,白拿您的杂志,几年来还是卖掉了二三十本。这二三十本书,到底卖了多少钱,我是没法记清了,但我可以摸着良心估算出来,不会多于100元。就算100元吧!我前天通过微信转账给您,您不收。昨天这100元又自己跑了回来。好吧,加上利息,我昨天又给您转了150元。您还是不收。这150元,碰了一鼻子灰后,又自个跑了回来。这我就没办法了。截图收藏吧,我这猪脑子,说不定以后用得上。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草根污辱旧书精英贵族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八月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0-1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7/10/19 07:50:44
    • 分享到:
  • 毫不夸张地讲,类似谢老师在本文中的遭遇在现实中真不少。所以,有人说过,宁愿去陌生人那里,也不照顾熟人的生意。因为绝大多数熟人从不会考虑你为他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你给熟人带来再多的方便,他都不会领你的情,反而会觉得你占了他的便宜,挣了他的钱!唉,啥也不说了,咱草根群体虽说伤得起,但纠结不起,吃一堑,长一智吧。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闪小说爱好者。
  • 闪小说爱好者。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9
  • 33148
  • 37
  • 743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