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草根无力的呐喊
  • 点击:3282评论:12017/10/17 21:54

题记

我知道自己很弱小,很浅薄,很乏力,我知道自己就是树叶上的一条毛毛虫,地上爬行的一只黑蚂蚁,但面对压迫,面对歧视,我也要撕破喉咙,发出自己细微到哪怕所有人都听不到的声音。


(一)

Y先生啊,感谢您今天下午给我上了我人生中至今为止,最重要的一课!

这一课,让愚笨的我看透了一种人,明白了许多事。

“你的意思,是还跟上次一样,白给你,你拿回去再慢慢弄?”

Y先生啊,您记忆力惊人,应该不会忘记,您第一次电话约我到您的雅室拿书前的某一天,亲自开车来到我的小店,拿了一箱(我记得是14本)《青年视觉》来。当时我几次三番说要按我们的回收价付钱给您,您都拒绝了。真不巧啊,这14本《青年视觉》,在几个月前,被我以比废品稍高的价处理掉了,否则是可以完璧归赵的。当然,既然您挂念着,我还是该把卖到的书钱转款给您。

“你的意思,是还跟上次一样,白给你,你拿回去再慢慢弄?”

Y先生啊,您记忆力惊人,应该不会忘记,您第一次电话约我来您的雅室拿书的情景,您清理出百把本《围棋天地》还有二十来本《寻根》杂志,要我带走。我呢,明知道这些杂志在我们店里很难卖掉,还是要装做高高兴兴的样子领您的情。那次我有没有说要给您书款,我不记得了。您发手机短信给我,联想起上次您死活不肯收那箱《青年视觉》的钱,我于是理解您的让我去拿书,就是您白给,我真的太天真了。不过那次,为了报答,我借花献佛,送给您一幅我的画家朋友孙国胜先生的小画作,并特意花了几十元,装裱好后才送给您,我是记得的。孙先生的画作,曾有几个编辑作家朋友向我索要,我没有满足他们。我以为您比他们更值得拥有,我真是太天真了!

“你的意思,是还跟上次一样,白给你,你拿回去再慢慢弄?”

Y先生啊,您在我心中,一直是蛇口工业区的功臣,是学富五车的名人雅士。我虽然没有一次主动联系过您,但从高贵的您的身上,沾些儒雅之气,却是动过几次心的。哪知道,我完全是自不量力!

哦,对了,几年前从您那里白拿回的宝贝儿,百把本《围棋天地》还有二十来本《寻根》杂志,大部分都还在,要不我再给您送回去?您那馨香四溢的仙居,我是不敢再造次了。难得您今天免费授我一大课,也让我看清了自己,原来我这个二手书贩子,在如您等高雅之士眼里,竟是如此污浊!可是,这些宝贝儿,我也不想再看到。我明天把它们送到您们小区门卫室,辛苦您动动贵体,下楼自取吧。

“你的意思,是还跟上次一样,白给你,你拿回去再慢慢弄?”

Y先生啊,您不知道您约的今天,是又风又雨的台风天气么?我说要来您那里取书,我的妻子几次三番阻止我,怕我骑着单车,路上不安全。呵呵,我的命,到了您那里,竟不如两箱子老旧的《南山文艺》《三联生活周刊》及一堆堆二三十年前出版的经济等类书籍值钱。

您处理的这些书,总体上来说,会有哪一个做我们这一行的,不认为是废纸?我的大实话,在您眼里,竟是小人讨便宜的由头!呵呵,无语啊无语!

怕口袋里买书的钱不够,在来您的仙居前,我特意在银行自动柜员机又取了200元现金。我真是多此一举啊!

Y先生啊,您大度地向我这个旧书贩子伸出您的贵手,左一声“没事”,右一声“谢谢”,却又无时无刻不在以“君子”之心,度着“小人”之腹。您不觉得累吗?

“你的意思,是还跟上次一样,白给你,你拿回去再慢慢弄?”

一句多么高明的逐“小人”令啊!给老师您点14亿个赞!我终于从牢笼中脱身了!


(二)

Y先生,事情过去两天了,脑子里,您给我带来的阴影,仍然挥之不尽。所以我还要没完没了。

Y先生,身为草根的我,脆弱的心被您一脚踢到冰窖里。本能让它奋力一跃,跳了出来。但是,刺骨的寒已经把它冻伤,它自己一时半会无法复原,朋友们的热心,也只能慢慢地温暖它。所以我还要与您纠缠不休,傻不拉叽地想从您给我回头一击中获得些热量。

Y先生啊,假如您不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假如您一开始不装得那么高尚,如果您仅仅是想把一批垃圾书强卖给我的潜在客户,而我委婉拒绝,您却口出恶语,我也只当是醉鬼打饱嗝一样寻常,生气也不过是一时半刻的事。

可是,Y先生,您是个曾经的清华大学的高才生,是个在东洋喝过两年洋墨水的海归,是个在西洋发达国家朝圣过多次的饱学之士啊!您崇尚着的西方的民主、正义、公平、众生平等哪里去了?

Y先生,我知道这个社会,地位低的人被您这种地位高的人瞧不起,穷人被您这种富人污辱,都是经常发生的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等地位低下的人,我等穷人,我等草根,就要逆来顺受,就要甘受屈辱。

Y先生,多年了,您耿耿于怀我白拿走了您忍痛处理的一百多本宝贝旧杂志,怎么就不记得您最先联系我时发给我的邮件和跟我说过的话?

“谢先生:

从报纸知道南山还有一家旧书店,不免感怀。你执着经营,裨益文化,很不容易,谨致敬意。我有十几册大型精版《视觉》杂志,近日给你带去,你若收固好,不收便送与你。让收荒者抱去,可惜了。本人读书不少,藏书尤多,今后也会咬牙处理一些,届时也愿照此办理,如何?

顺祈

骏祺

蛇口YXX”

Y先生啊,我现在说您装崇高,是不是像您冤枉我一样,我也在冤枉您?您如果认为是,我认为不是!

您开着大奔送那十几本《视觉》来时,我记得很清楚,几次要给您书款,是您自己不收!我是粗人,哪知道您的慷慨,其实只是虚晃一枪呢?

您既然不肯要我按我们的回收价给您书款,接下来的那次,您约我到您的三宝殿取您清理出来的废品书——百来本过期《围棋天地》和《寻根》杂志时,我只好另想办法回报您。我毫不犹豫地把我珍藏的,价值远高于您的那些废品书的,孙先生的一幅画作,装裱好后送给您。孙先生的画作,市场价高达两万一平尺,而您那些《视觉》《围棋天地》《寻根》,统统加起来,不说在我们店里很难折价卖出,就是按新书价计,也不过1000多元!

Y先生啊,您别说在您眼里,我送您的画作也是一钱不值的垃圾。我送您这幅画作的二天,您就在我的一篇习作中跟帖留言:

“不慕荣利、风度疏朗的蔼然老者形象呼之欲出,像洗练的人物画。

昨日蒙赠孙先生挥毫的斗方《煮茶图》,张之壁上,敝庐好似溢出一绺茶香了……”

这些白纸黑字的话,想赖是赖不掉的。至于某些高明、高等、精英、贵族人士的口是心非,翻云覆雨,我这个粗人是不懂的。

Y先生,再来说说您这次要我去取的书,又是一些什么书吧。我知道您这次是明摆着不让我白拿您清理出来的两箱宝贝的,微信上,您已急不可待地问我如何计价,我也如实告诉了您。去您的三宝殿之前,我怕包里的钱不够付书款,还特意在海王大厦楼下的工行自动柜员机上取了些现金。然而我不听妻子的劝阻,骑着单车,顶着台风卡努,按着您约定的时间,到了您的三宝殿以后,您所指给我的要我买走的书,又是些什么宝贝啊!历年的内刊《南山文艺》,过期多年的《三联生活周刊》,再有就是二三十年前甚至三四十年前出版的经济类书刊。您是有不少好书。您把您的书房指给我看。您还有些清理出来的次好的书,您说要留给您的儿女。再有些次次好的书,打算用来作捐赠。接下来的,就是您要卖给我的,在您眼里次次次好的书刊,那些不是纯广告的,都归其类。我真是无语啊!您却一再问我怎么弄。我只能尽量委婉地告诉您,这些书,拿到我们店里,基本上没法再卖。我刻意不说这些书只能是送往废品站的废品,怕伤您的自尊。我只是一次两次说不适合我们店里卖。

您的语气于是有了细微的变化,加大了声音问我到底需要哪些书。我说文史哲类的,更新不快,一般是可以的。您于是终于吐出了心底真实的声音:明白了,明白了……还是像上次一样,都让你白拿走,你回去后再慢慢弄,就OK了,对吧!

Y先生啊,到这时,我才清醒,您这个我一直尊敬的对蛇口工业区有过贡献的精英,您这个学贯中西的儒雅之士,您这个面带微笑似乎和蔼可亲几度主动联系我的可敬长者,原来一直都在心里鄙视我这个不明事理的小贩子,白拿了您的书!真是苦了您啊,四五年,一千多个日子,一直挂在心上,是个多么大的负担!

Y先生,可悲啊,别说我不同情您,那一刻,我的的确确是动过这个念头的。但是,高等级的您的能量是如此巨大,您轻轻地一句白拿,瞬间就如利刃刺穿了我的草包心。我只能垂死挣扎,落荒而逃,自顾保命,哪还顾得上继续可怜您。

Y先生,草根我真不能不佩服,您高深的修为。我挨了您的枪子,伧促逃命,您却淡定依旧,口里说着“没事”,说着“谢谢”,心平气和地站在门口目送我踉跄着躲进电梯。

Y先生,您有如此好的定力,我突然想起您很适合干狙击手这行。嘿,我该自己掌嘴,让您去干狙击手,实在有负您高贵的血统,您卓越的才华,您高瞻远瞩的英雄气魄。只有指挥若定,一呼百应的将军,才配得上您。只是,我又胆战心惊地想起,我们这个曾经多灾多难的国度,果真让您当大将的话,会不会又成为赵括第二,让可爱的士兵们血流成河?

什么东西?不就是个二手书贩子嘛?还来气?Y先生,您有没有这么想,我不是,且不配做您肚子里的蛔虫,不得而知。

但Y先生啊,您也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您怎么知道我,污蔑我要白拿您的书走?在您的脑子里,我这样的草根,为了弄糊口的几个钱,就是这样的不堪?就是这样的一点人格都没有?

算了,跟您说道理,我太不自量力了。您张口轻轻一吹,我立马就得像棉絮一样飘走,哪还有资格跟您说道理?

那么,Y先生,最后,我还是跟您说些实实在在的东东吧。您一直记挂着我白拿的您那些宝贝蛋,那些旧杂志,前天回家后我好好地清点了一下,其中的绝大部分幸好都还在。昨天我已让快递寄回给您,想必您今天已经收到。如果您嫌它们在我们龌龊的二手旧书店呆了几年,沾了满身的俗气秽气,不肯再接纳、收留它们,像弃儿一样,任由快递人员放在花园的门卫室,久久不去取,最后落得个让门卫卖了废品的下场,再把账记到我头上,就没有道理了。当然,我说没道理,到了您那里,说不定还是有道理的。您头脑里那许许多多深刻的道理,岂是我这种浅薄之徒能想像得到的。想到这里,我又冷汗涔涔,我一定得把发货单保留好才行。

对于我来说,不幸的是,白拿您的杂志,几年来还是卖掉了二三十本。这二三十本书,到底卖了多少钱,我是没法记清了,但我可以摸着良心估算出来,不会多于100元。就算100元吧!我前天通过微信转账给您,您不收。昨天这100元又自己跑了回来。好吧,加上利息,我昨天又给您转了150元。您还是不收。这150元,碰了一鼻子灰后,又自个跑了回来。这我就没办法了。截图收藏吧,我这猪脑子,说不定以后用得上。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草根污辱旧书精英贵族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八月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0-1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7/10/19 07:50:44
    • 分享到:
  • 毫不夸张地讲,类似谢老师在本文中的遭遇在现实中真不少。所以,有人说过,宁愿去陌生人那里,也不照顾熟人的生意。因为绝大多数熟人从不会考虑你为他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你给熟人带来再多的方便,他都不会领你的情,反而会觉得你占了他的便宜,挣了他的钱!唉,啥也不说了,咱草根群体虽说伤得起,但纠结不起,吃一堑,长一智吧。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闪小说爱好者。
  • 闪小说爱好者。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9
  • 33279
  • 37
  • 743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