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梦
  • 点击:5732评论:42017/10/18 12:28

1  四月

七月的一天,张潮从同学那儿听说陈晓尘回了丹城,说是到学校办点事。六月开始,她就一直屏蔽他的电话,短信也不回。他着了魔一样每天拨打她的电话,听到语音提示说对方已停机,他还给她充了话费,照样没有回应。他意识到她已经彻底离开自己了,失落在深深的受挫感中,同时抱着一丝残存的希望。他在一家商店的玻璃橱窗前整理了一下头发和着装,兴致勃勃地奔向学校,期待在一起流连过的地方找到她。

丹城的七月炎热而干燥,头顶散发着毛发烧焦的味道。挤公交车加上奔跑,张潮已浑身汗湿,短袖黏糊糊地贴在后背上,像是一块巨大的膏药。不过这膏药,医治不了他的心灵创伤。跨河大桥上的阳光令他头昏目眩。身边的行人隐隐绰绰,像是河里的倒影。他感觉自己也一点不了解大学女友陈晓尘,她怎么可以一毕业就跟老家的高中同学订婚了呢。他没想到韩剧中常有的狗血剧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张潮先回了趟家换了身干净衣服。他的家是租来的农民拆迁安置房中的一间。四月的时候,他和陈晓尘还有说有笑地在公用厨房里一起练习煮面条,浪漫的两人世界俨然已经拉开序幕。就在那个逼仄的房间,年轻的他们初尝禁果,她坐在他的膝头看电影《泰坦尼克号》感动得泪流满面。这些温馨的场面还近在眼前,散发着余温,只是已然逝去。

一只白色的泰迪熊毛绒公仔蹲坐在床头,大睁着一双忧伤的玻璃珠眼睛。他盯了一会公仔,随后绝望地栽倒在床上。过了一会,他开始挥拳捶打床铺,感觉自己的生活真是一团糟,简直一败涂地。大学女友一毕业就走了,自己在一家小型培训机构干着一份没有前途的工作,在这个世界上的财产不超过一千块钱。

张潮决定去河边的杨柳树荫下走走,以免继续沉沦在悲伤中。这时候,他收到陈晓尘的短信。短信寥寥几个字,说她要来他这儿一趟。这是最近两个月来第一次收到她的信息。他的心跳声盖过了窗外的蝉鸣。

过了一会,陈晓尘果然来了,抱走了那只毛绒公仔,逗留时间不超过两分钟。他想象中的牵手拥抱接吻做爱重归于好一样都没有实现。

“嘿,你还好吗?我来拿小白。”陈晓尘微笑着,忽闪着长长的睫毛。那是一个陌生人的声音,比普通同学还疏远。

“你觉得我还好吗?自己在这座城市。”张潮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使他声音沙哑哽咽。

“我订婚了,以后不来丹城了。”陈晓尘平静地说。

张潮想问她作为大学男友,自己算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他感觉自己已经死掉了,在拼尽最后一口气勉强站在那儿。

“我走了。”说完,她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门去,甩给他一个穿着绿罩衫的熟悉又陌生的背影。

张潮沉浸在痛苦和虚无中,忘记了说再见。难道在她眼里,大学时代的恋爱与同居就像小孩子过家家?

四月是他们感情最好的月份,那时候毕业论文已经忙完,他们手牵手流连在河畔公园盛开的牡丹花丛中。他一直保存着一张用手机自拍的照片,他们并排躺在河沿上,一脸欢笑。牡丹花、长河,那是他们的青春。

四月的一天,一个电闪雷鸣之夜。他们逃离校园,像往常一样在学校附近的城中村小旅馆中欢度良宵。

“就今晚吧。”张潮在床边拥着她,试探性地问。从前一起过夜只是相拥而眠,还没有戳破那层窗户纸,进入真正情侣的阶段。

“好。不过得先喝点酒。我醉了,随你折腾。”陈晓尘说。

张潮撑了雨伞出门,从小卖部提了瓶白酒回来,还有一袋酒鬼牌花生米。

“这酒不错,鹿邑大曲,我家乡的酒。”陈晓尘握着酒瓶盯着上面的贴纸。

“几块钱一瓶,不是啥好酒,凑活着喝吧。”张潮歉意地说。

张潮把酒倒进一次性纸杯中,递给陈晓尘,自己打算就着瓶子喝。小卖部老板太抠门,只愿意给他一个纸杯。

陈晓尘却握起酒瓶,碰了一下纸杯,说了句“为了青春的疯狂”就咕咚咕咚猛灌了几口,连花生米也不吃,似乎喝的是一瓶矿泉水。她喝酒的架势惊呆了他。

“青春就要燃烧,我疯故我在……告诉你个秘密,我没心没肺……”过了一刻钟,陈晓尘开始胡言乱语。

还有正事要干,张潮喝酒有所保留,一纸杯白酒只喝了一小半。

陈晓尘确实喝醉了,面色苍白意识不清,时不时脸朝着床边的那块地板一阵狂吐。满屋子胃酸的味道。预谋中的好事泡汤了。整个晚上,张潮都没有睡觉,给她找白开水,担心她酒精中毒。第二天早上,她重新变得活蹦乱跳风风火火,提着个红色的塑料桶,要到河边捉泥鳅。


2 风筝

毕业后的第三个年头,张潮离开了那座毫无希望的北方城市,候鸟一样到南方的鸟城逐梦。时光似乎按下了快进键,一晃毕业已十年。十年内,他又经历了几个女人,大都没留下什么深刻印象,有的甚至算不上是女友。在孤身一人的漫漫长夜,他无数次梦见初恋女友陈晓尘归来了。梦中,她的出场方式每次都不同,有次竟然双手各牵着一个孩子。梦中醒来,意识到那不过是青春恋情的残影,但初恋毕竟是初恋,留下的印象自然深一些。

这次陈晓尘真的归来了,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不过跟梦中的每个场景都不同,她正跟老公闹离婚,请他帮她找房子。一毕业就玩失踪,十年之后突然冒出来要求见面,给他一种怪异的感觉,似乎看到有人从坟墓里钻了出来。

一个多年失联的人,突然冒出来,竟然同处一城。这算什么事?

陈晓尘发信息说已经十年没见了,想想就激动,抽空见见吧。张潮犹豫了半天,决定见她。他以前也交过几个女朋友,分手后不是互相拉黑老死不相往来,就是保留电话号码却从不联系,就像一篇流布甚广的网文里写的那样“当初可以进入身体的人,现在连朋友圈也进不去了”。她可不一样,她说分手了也是亲人,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见或不见,张潮纠结了很久,想象着见面时的场景。十年过去了,会不会彼此较劲,看谁比谁过得好?会不会一见面就指责对方当年的不好,发泄一通当时未来得及发泄的怨气?难道一起回忆往事的时候旧情复燃,重归于好。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她已经结婚,他也有了女友。

张潮买了两杯混合果汁,递给陈晓尘一杯,顺着步行梯上了书城的天台,朝风筝广场走去。夜幕已经拉下,市中心地标性建筑的霓虹眩人眼目,繁华若曼哈顿。他偶尔刷刷朋友圈,也看到过其他女同学的照片,大都有了孩子,度过短暂而迷人的少妇期,阔步迈向大妈行列。可陈晓尘是个奇怪的女人,巫女一样躲过了时光的刻刀,身材没变,性格还是那样风风火火。

坐在风筝广场的草地上,陈晓尘坦言自己十年前离开张潮是因为看不到生活的希望,那时候的他大专毕业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没有什么上进心,整天摆弄那几本地摊上买来的烂书。

张潮仰望着广场上那只周身彩灯的大风筝,那华美的造物飘到几公里远的高空,拖着条闪着霓虹的长尾巴。放风筝的是位矮胖的中年男人,踮着脚尖奋力摇着脸盆大的绕线盘,似乎那风筝随时会带他飞升天际。陈晓尘把手机横在眼前,拍摄正滚动播放核心价值观的金融大厦。价值观太多了,大厦楼身的显示屏一帧画面只能显示两个词语,不知道陈晓尘抓拍到的是哪一条,诚信富强抑或自由民主?

张潮曾经无数次想过陈晓尘离开的原因,今天算是盖棺定论了。二十岁出头的他,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殊不知同龄的女人比男人现实得多。他开始害怕同龄女人,才千方百计寻找比自己年纪小的女人,不全是因为老牛贪吃嫩草。  

“在鸟城生活久了,去哪里都不习惯了。”张潮不想陷入那些令人不快的回忆,便把话题转移到现在。

“是啊,比丹城繁华得多。”陈晓尘感叹道。

“你终于找到归属感了。”陈晓尘抿抿嘴说。月光下的她依然算得上一个美丽的女人,可在张潮眼里,她只是鸟城大型百货商场无数逛街的女人中的一个,已没有什么辨识度,也唤不起他的欲望。

“最近辞了工作,正忙着搬家,搬到山脚下去住。”张潮找了个话题。

“我正打算从关外搬到关内来,离你近一些。对了,你住在哪个小区?我也干脆到那里租房子算了。”陈晓尘说。

“翠竹地铁站附近。”张潮不想让她进入自己的生活圈子,便回答了一个泛泛的地名。  

“你能帮我找房子吗?”陈晓尘问。

“我恐怕没时间,天天瞎忙,挣钱养家。”张潮勾勾嘴角,朝她狡黠一笑。

“养着你的小女友吧,那个比你小十岁的小姑娘,估计没什么思想吧。那样的女人最好相处,有钱花就行。”

“她在我没钱的时候也会抱怨,至少没有离开我,不像你,突然玩失踪,连个像样的告别也没有。你现在一声不响地搬到别处去,躲开你老公,跟十年前离开我一个套路。”张潮平静地说,就像茶后谈论别人的故事。十年的时光把一切都稀释了,包括感情和怨恨,一切都变得无所谓了。

“你不懂,那家伙竟然带我住又脏又臭的城中村,窗边连点阳光都没有,我就要搬到他找不到的舒适地方。住那么个鬼地方,还说是为了存钱买房子。理科男就是不懂得享受生活。”陈晓尘抱怨道。

“鸟城的房租很贵,你的负担会很重。”张潮说。

“我才不管,反正花他的钱。他的工资卡在我这儿!什么都得听我的!”陈晓尘得意地说。

此刻,张潮庆幸着十年前她的离去,他早就无法忍受大事小事都要管的女人,藤蔓一样,早晚把男人缠死。

“你好好想想再做决定吧。总觉得你做事全凭心血来潮。”张潮说。

“你养着小女友不累吗?我可不需要男人养,我能自食其力。”陈晓尘说。

“累啊。就拿昨晚说吧。我加班到九点才回去,她吵着要吃红肉柚子,非永旺卖的不吃。我拉着个大妈拉的两轮小车步行到永旺,回来已是十点多。她又要用投影仪看电影。我摆弄半天才把投影仪调试好。她边看电影边向我伸着一只手,手掌朝上,等着我把剥好的柚子果肉放到掌心,然后直接塞进嘴里。如果我放她手里一坨狗屎,她也会看都不看直接塞进嘴里。还有她选的那剧情狗血的国产爱情电影,做作得不行,恶心得我要死,人家边看边感动得稀里哗啦……”想起现在的女友,张潮就说个没完,有意炫耀着什么。

“你这一边当男友一边当干爹真是累。不想轻松一点吗?”陈晓尘语气温柔地问。

“是累,但也快乐。”张潮得意地说。三十岁的他,已经懂得享受女人,也懂得给女人享受。再说了,身边有一个小姑娘,极大地满足了这个乡下人根深蒂固的虚荣心。要知道,在从前的乡下,只有地主乡绅才有资格娶上一房小老婆。  

“你就是犯贱。受虐狂!死变态!”陈晓尘笑着打趣道。

“你还别说。我那方面还真有点不正常,喜欢时不时玩点花样。”张潮死皮赖脸地说。

“别嘚瑟了!其实你想想,如果不是我当初离开你,你也不会有今天。如果我们一起留在丹城,说不定一天吵三场呢。”陈晓尘说。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青春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08
  • 芜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0-25
  • 芜薇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10-23
  • 姚志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0-23
  • 520周冠打赏31000,共计31000
  • 2017-10-23
  • 雪川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0-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黑雪2童生2017/11/02 17:18:44
    • 分享到:
  • 很少如此细致而认真地阅读小说了,大概是自己的胃口太过挑剔。这次,竟然一字一句,一口气读完这篇《春梦》。忍不住和自己写的《抛物线》对比了一下,有太多地方向你学习,比如那些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再比如:空气的味道、灯光、街道,还有逼仄的巷子……很微妙,也很走心。这样的文字实在让人嫉妒。我知道:这属于天赋范畴。它们选择你,并渗入你的血液,自然而然地从你心底里、从脑回中,流淌到纸面上。
  •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7/10/24 11:52:16
    • 分享到:
  • 每个人都有初恋,但不是每一位都能有幸与初恋的对象成婚。初恋是春天的梦想,也是人们永远的回忆。或甜、或苦、或思。小说以一对初恋情人的离合和重逢,反映时下年轻人生活中的无奈和思考。从青春的懵懂到渐渐三观的形成,无不提醒人们善待爱情、善待生活、善待事业,以及善待你过往的每一位朋友。欧阳老师以细腻生动的描写表达了这一主题。赞、赞、赞!
  • 回复
    • 姚志勇3秀才2017/10/19 15:52:09
    • 分享到:
  • 青春是我们回不去的记忆,也是一场春天里的梦,这个梦从春暖花开,到夏日炎炎,转而秋叶凋零,终至寒冬。没有像通俗小说一样刻意去拿捏一个故事,围绕着一段失去的恋情,截取片断,在岁月中煎煮,找寻,相遇,纠缠,对比,抉择,种种冲突,让小说一步步走入佳境,终于释然。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0/19 14:03:31
    • 分享到:
  • 原本以为初恋的风筝永远地飘落在北方的丹城,可谁知,十年后,在南方的鸟城竟然会再一次遇到牵线人陈晓尘,她仍如昔日般美丽、任性,然,张潮却已从年轻的“春梦”中醒来,成长为理性的顾家男人,他在与初恋女友的你来我往中,始终恪守着道德的底线。这也使小说的后半部分跳出了一般人所想象的狗血情节,得到了升华!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4
  • 101700
  • 28
  • 3490
  • 桃德写这篇文章,对于江西人来说功德无量。一是让大伙儿了解了江西,二是让江西人看了倍受鼓舞。江西人自古轻商重读,就是因为有这些领头商人带动下,江西人的头脑也开始开化了,经商的意识越来越强了。文中的几位商人,都是历尽百折而不饶,最好的历练给了最好的人生经验,更是锻造人才的最好方式。写这篇文章,作者是做足了功夫的,人物栩栩如生,过程感人。令人读了不得不为来深创业的商人们叹服!

    叶紫莲商人,深商旗帜上的那一抹红

    2018/8/14 12:52:47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王国华至尊浴缸

    2018/8/14 0:10:11
  • 这部小说我酝酿了许久,做了很多准备功课。我一直在想,这是一部写深商的小说,可深商是什么? 深商应该有种核心精神,就是:自强不息!正是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品质,才有了今天的深圳奇迹。鸿鹏董事长阮征没有温情脉脉地抚今追昔,而是定义为“五年徘徊”,并为鸿鹏制定了超常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与其说是阮征定的,不如说是做为深圳企业的使命使然。自强不息,不正是深圳无数深商的最鲜明的体现吗。

    杨点墨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3 11:08:49
  • 一个浴缸,在深圳普通人的生活蜗居中却无处安身。以至于让主人翁这个简单的泡澡爱好,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成为一个奢望,令人感慨。几经辗转,将这个浴缸又回到作者的老家,人在一次性回来,却发现父母用这个浴缸来泡猪。黑色的幽默之后,作者也将先进的小市民的生活居住工作,展现无遗用平面的叙述的方法,写出了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况味。但愿这个浴缸能博得大赛的头筹,洗净深圳人的疲惫和烦忧。

    电击至尊浴缸

    2018/8/13 1:07:27
  • 参加过中考且能够被梦寐以求的高中录取,那种成功后的喜悦犹如革命年代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若非当事人,是无法感受到的。作者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音乐特长生中最擅长写作的,写作群体中又最懂得音乐的。加油,少年,我很看好你哦。不仅仅是这篇精彩的参赛作品,还有你未来要走的路。

    黄元罗音乐特色生

    2018/8/12 19:12:17
  • 非常精彩!节奏紧凑、情节密集、高潮迭起。作为一个成功的故事,情节和结构方面的成功是最大的成功,作者把握情节的功力我一向敬佩。但情节强的小说往往在塑造人物方面会弱些,我觉得这篇也不例外。木子和张好克这两个人就都显得扁平,木子全正面描写,毫无私欲方面的纠结。张好克就全反面描写,毫无任何正面光辉。在私利诱惑面前,木子会不会欲望发动?张好克一味贪婪的背后,有没有人性的另一面?人物如果丰满起来,深度就有了。

    陈彻

    2018/8/11 22:43:24
  • 飞泉对人生非常认真——仅次于写诗。这组诗很能体现他一贯的特点:丰富、深刻、质地坚硬、寄托遥远。自然、夜色、疾病、季节、旅途……一一被纳入他的结构与韵律中,他在其中玩赏、思考、挖掘,制造价值,生产意义,孕育美感。调子未免偏灰暗些,但其中也有阳光与春天,且总有一只蝴蝶翩跹飞舞。处处可以看出他的敏捷与敏感。他不喜欢黑暗和冷;他一直致力于与世界建立更和谐的关系。“看来艰巨的任务总是找上诗人。”(辛波斯卡)

    笑笑书生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30首

    2018/8/11 22:02:04
  • 同意张夏的评价。再说几句。这组散文,从语言看,白描的功夫好,于简洁、质朴中见功力;从意旨上看,没有耽于泛滥成灾的将故乡美化成田园牧歌的伪乡愁模式,似真犹假地礼赞一个幻境般的“回不去的故乡”,而是以决然拥抱现代城市文明的态度,写了一个作者“不愿回去的故乡”。作者虽然怀想故乡熟人社会曾经的温情与野趣,但也不掩饰其病灶,并认可现代城市文明对传统乡村的洗礼与提升,这是令人欣赏的。

    孙行者​老村旧事

    2018/8/11 16:11:16
  • 程鹏这首诗,想象瑰丽,意象纷纭,就像一只只,一群群蝴蝶从神殿后面飞出来,伴随着阵阵福音,在烟波浩渺之间降临人世,让人感觉祥和、愉悦;又像一朵朵玫瑰竞相盛开,充满祝福感。而且朗朗上口,有一种金属般的韵律感,每读一句,如同撞击在大山深处,即有回声。很适合朗诵,有一种庄严的仪式感。但篇幅是不是太长了一点,个人觉得,有的句子似乎可略作精简。整体来说,非常棒。值得打赏。

    张夏玫瑰贺词

    2018/8/11 9:18:35
  • 一个错过繁华的中年女子,在有一定财力后,希望圆梦那优雅华贵的日子。一头栽进圈子才发现,看似光鲜的名利场,不如洗手做羹汤,朴实无华的生活自在。脚丫虽丑,穿上平实的妈妈鞋,舒适而自带光芒,但若硬要给它穿上昂贵的菲拉格慕,别扭不自在,一如误入这个圈子后的不适。那华丽的装饰,名贵的衣着莫名加重了聚会背后的空虚。看似热闹,其实各怀鬼胎,看似和气,其实暗藏冷漠,有多繁华就有多贫瘠。

    葳儿九厘米

    2018/8/10 19:32:07
  • 灰常喜欢这组诗。如此空灵、优雅、丰盈、充满哲思,却有写得如此从容、匀称、字句纯净,当真难得。草木溪涧,飞鸟蝴蝶,蜗牛黄蜂,山间万物,皆是诗的材料,又是诗本身。经由诗人的心灵过滤,无不亲切可感,值得把玩再三。更难得打通古今,以古典之意韵交融现代之形式、思想,把汉语的优美与性感体现得相当到位,让人读起来仿佛在京基100的空中空中餐厅喝李白带来的美酒。梧桐山有此知己,必须很傲娇。这组诗应该在冲奖之列。

    笑笑书生梧桐书简

    2018/8/10 13:00:56
  • 非常棒的故事结构!一个大而无当的浴缸,怎么放置进越来越小的生活空间里?主人公为此不停地折腾,穷尽办法,直至运回老家去,变成一个烫猪用的大缸,让人啼笑皆非。一出黑色幽默剧。梦想大而无当,而现实小而无奈。巨大反差、矛盾的设计,使整个故事极其紧凑好看。这是一个可以拍成电影的好故事,它有一个非常棒的结构。为什么现在的文章同质化越来越严重?一是没有找到独特的题材,二是没有找到好的结构。而《至尊浴缸》找到了。

    费新乾至尊浴缸

    2018/8/10 11:29:40
  • 大道至简,这组诗简洁而有内蕴,有哲思,有禅意。以古典嫁接现代,邻家不乏高手,比如郭金牛、李双鱼,从他们的现代诗中,能读出唐诗宋词的味道。鲁子这组诗,也能让人读出宋词的婉约与高远。他下笔看似轻松随意,其实每一句都很有力量,有四两拔千斤之妙。好的诗歌,大抵就是用最精炼的语言,直抵心灵深处。不可增一字,不可少一字。就像美人,“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费新乾梧桐书简

    2018/8/10 11:11: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