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离
  • 点击:2196评论:12017/10/26 19:06

丈夫挂掉她的电话,陈丽气急败坏。她马上回拨过去,一个女声说:“您好,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简直是火上浇油,陈丽忍不住骂道:“操,屌人。”如果丈夫在家,当面对骂、打一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憋屈。在东莞打工时,他们住在农民工夫妻和情侣聚集的小区里,经常看到听到那样的场景,连这粗俗的语言也是跟他们学的。

陈丽压抑着要尖叫的冲动,将手机狠狠地摔在床上,还有几天就满周岁的小女儿哇哇大哭起来,更让她心烦意燥。在楼下洗衣服的婆婆听到孙女的哭声,大声关切地问楼上:“丽丽,小宝是不是饿了,要不要冲点奶粉?”

“假心假意!”陈丽心想。因为婆婆并没有上楼察看。

她越来越不喜欢婆婆,自从丈夫回东莞打工,陈丽就觉得自己在这个家中被孤立了,所有人都无视她。婆婆帮忙带了两个月小宝,就甩手不管,每天除了做三餐饭,洗衣服,喂喂鸡,养养猪,去后山的菜园,其他工夫大概是跑到别人家打麻将去了。公公早上吃完饭,骑电动车去镇上的化工厂上班;在家里也是手不离烟(女儿一闻到烟味就哭,所以不让他接近),拿着遥控器把电视频道换来换去,或者跟婆婆一样出门打牌,对孙女基本上不闻不问。

大部分时间陈丽只能呆在家里,孩子饿了要喂奶,拉了要换尿不湿,醒了要哄着玩,睡着了她才能用平板电脑看看偶像剧和综艺节目;偶尔抱着孩子在村里走走,年轻人都出去上学、打工,没有几个可以说上话的人——单调寂静的农村生活对陈丽来说是无聊至极。

娘家的村子离这里也不过三四里路,走过去花不了半个钟头。陈丽虽然喜欢自己曾经的家,但是出嫁后,那里好像再也没有她容身的位置。嫂子在家带两个孩子,完全是一个母老虎,连陈丽的父母都怕她,处处小心翼翼,一旦引起儿媳妇的不满,破口大骂是常有的事,摔东西、撒泼搞得全家鸡犬不宁。

陈丽也想过,自己会不会变成嫂子那副德行,或许那样生活会过得轻松点,不像现在这般如此压抑。可是在婆家,她还没有适应把自己当做主人翁。虽然嫁过来快三年了,但她和丈夫一直在东莞打工,只有过年才回来。要不是怀孕,她才不愿意天天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低头不见抬头见,一点空间都没有。

她有点怀念在南方打工的日子,特别是还没有结婚的时候。十八岁从中专毕业,陈丽就被学校“分配”到东莞一个电子厂里上班。虽然学的是电子商务,但也只能在流水线上当一个普通工人。身边的工友和她都差不多,中专毕业,或者没考上大学的高中毕业生,还有许多初中小学都没毕业的。这些人在一起却能其乐融融,在产线上嬉皮笑脸、打情骂俏,不上班就结伴去溜冰、打台球,逛路边小店,买廉价的衣服,烫夸张的头发;“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

那时她还和一起分配过来的同班男同学小武谈恋爱。在异乡打工,这是一种最容易发生的爱情。打工妹一般都选择和老乡谈恋爱,她们很小的年纪就会考虑以后结婚的事。陈丽和小武都住在工厂宿舍,不用花钱去外面租房,但每个月总要去小旅馆开房,不到二十岁就体验了性爱的快乐。

然而青春对陈丽来说,似乎只有那短短的两年。一到二十岁,家里就要给她介绍对象,而小武还没有到法定结婚年龄。虽然乡下只需举行一个结婚仪式,结婚证可以到了年龄再领。问题出在小武这一边,他没有考虑过要结婚。小武可不想一辈子当个民工,拖家带口更是让人脱不了身,还有更广阔的世界等他去闯。为了逃避,他换了一个工厂,和陈丽彻底断了联系。

因为有些心灰意冷,就和父母介绍的对象结了婚。男人是邻村同在东莞打工的老乡,大陈丽五岁多,也不过26岁,但在农村这个年纪没读过书没结婚的就很少见了;打工七八年,听说在一个电子厂当小头头,挣的比一般普工要多;模样倒清秀,为人也老实巴交,至少最初印象是这样。

结婚后陈丽就去了丈夫上班的工厂,两个人在外面租房住。丈夫对她不坏但也不是多好,反正陈丽感觉不到浪漫,也没有什么共同爱好,溜冰打台球都不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龄代沟的缘故。

结婚前半年,丈夫对她尽到了责任,上下班相互照应,洗衣做饭轮流来;周末不出去逛街、逛公园的话,就在出租屋里看电影打游戏,相处还算融洽,夫妻间的磕磕碰碰也是床头吵架床尾和。

慢慢地,七八个月后,丈夫在外面的次数越来越多,经常一身酒气地回来。还总是找她要钱,后来干脆把工资卡拿走。陈丽从工友处打听,才知道丈夫夜不归宿,是在外面赌博。为此她和丈夫吵了好多次,然而根本不管用,喝酒打牌大概是那些男人们仅有的娱乐。

陈丽怀孕就是在那段时间,一天半夜丈夫酒气熏熏地回来,也不洗漱,上床就窸窸窣窣脱陈丽的衣服。陈丽反抗不过,又不敢大声喊叫,最终还是被“强暴”了。丈夫甚至在言语上对陈丽进行侮辱,说她是“破鞋”,连婊子都不如,不会叫也不会动。

虽然在精神和肉体上遭遇一次亵渎,但她还是把那次“中彩之夜”的行为当做男人的酒后乱性。其实没有喝酒,丈夫在性上对她还是很温柔,也能使她满足,怀孕之后迸发的母性也使她选择了原谅,毕竟那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可是很快,陈丽发现丈夫在她怀孕期间去嫖娼。不止是她丈夫,在东莞打工的很多男人都有过在外面发廊解决生理需求的经历。她问过身边的姐妹,原来她们都习以为常了。有人告诉她,某某在怀孕期间甚至被老公强行发生关系,导致流产。

“要不,你给老公买个充气娃娃?”姐妹开玩笑说。

“恶心!”陈丽嫌恶道。

在东莞这样一个城市,道德只是维持表面上的和谐,人性的紧张在各个阴暗角落里释放。陈丽并不懂得婚姻的契约关系,只是嫌外面的女人脏,怕她们有病,传染给自己。她想过,生了孩子可能对性爱就没有兴趣了,不用相夫、安心教子也不错啊,至少可以教育孩子长大后不要像他爹那样禽兽——她以为自己会生个儿子?

她威胁过丈夫,再去外面嫖娼就和他离婚。丈夫似乎认为她怀孕了就不敢跟他离婚,很不屑地说:“你跟我结婚的时候可不是处女啊,凭什么我就不能去搞别的女人?”

陈丽很错愕,况且这有什么逻辑关系吗?她愤怒地问道:“难道你跟我就是第一次?”

“当然!”丈夫顺口就说出来了,欲言又止,终究没有再说下去。

丈夫和自己结婚时已经26岁了,陈丽没想到他还是处男。细想一下,他最初在床上的表现,还没进去,就抖抖索索地射了,弄得她下身一片狼藉。她又想起那个晚上,丈夫在酒后骂她“破鞋”,或许并不是无心之言。

她和丈夫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冷战,在工友面前又要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回到家里,丈夫也不主动和她说话,虽然在家务上照顾着她孕妇的身份。渐渐,陈丽忍受不了每天面对冷漠的丈夫,也因为身体原因,五个月孕期就选择离职,回到乡下婆家。

陈丽其实想在娘家养胎,她和婆婆关系并不亲密,自己的母亲才让她感到温暖。可是嫂子在家闹得人心绪不宁,对她也是指桑骂槐的,说自己家的两个孩子都吃不饱,还要再多两张嘴。

只得回到丈夫家,公公婆婆当然尽量把她照顾周到,可是他们自己也要上班、做家务、干农活,并不能时刻陪伴着她。即使和婆婆坐在一起,她们也没有多少话可以说。婆婆教陈丽织毛衣,她学了两天就不耐烦。淘宝上什么都有,何必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婆婆连淘宝都不知道。

她让丈夫给自己买个ipad,要大屏的,最新的,打发无聊时间。丈夫说不是有电脑吗,她说电脑辐射大。丈夫不想和她吵架,在网上买好寄给她,说花了他一个月工资。拿到手,却是一个旧版的ipad。

“真抠门!”陈丽心里骂道,“想把我眼睛看瞎吗?我真是瞎了眼。”

每天她就呆在二楼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抱着ipad看偶像剧,沉浸在情情爱爱、帅哥美女中,幻想着自己是里面的女主角。陈丽哀怨自己为什么没有遇到剧里痴情帅气的男主角,又为自己不能像女主角那样去追求幸福而叹气。

这时,陈丽想起了小武。听说他回来跟着亲戚搞房地产,都有了自己的车,果然干起了一番事业。陈丽装作若无其事地从同学那里搞到他的微信,犹豫再三,终于鼓起勇气去加好友。对方倒是很快通过了,让陈丽有点感动。

小武还没有结婚,毕竟才23岁,他肯定不是那种法律允许他到年龄了可以结婚就去结婚的人。陈丽后悔自己结婚这么早。小武听说她怀孕了,似乎有些惋惜。他惋惜什么呢,难道他对我还有意思?陈丽心里想。鬼使神差,她问小武能不能见一面。

小武很快说了个时间,说那天有空。他还问陈丽,要不要开车去接她。陈丽担心婆婆起疑心,就说自己可以坐大巴过去。

前一天,陈丽对婆婆说,去城里找闺蜜玩,逛逛街,看看电影。婆婆要陪她一起去,怕她有孕在身行动不方便。陈丽怼了一句,你又不懂年轻人的世界,去了我们还怎么玩。

婆婆尴尬地笑了笑,只能说:“那你自己注意点,早点回来。”

“知道了,同学会照顾我的,又不是三岁小孩。”

吃过早饭,公公骑电动车带她到镇上。她坐上城镇大巴,就给小武发信息,让他在车站接她。

一路上,陈丽都在想,小武还是当初和她谈恋爱的那个人吗?是不是变得更加成熟,让她难以接近?他们是否还有共同话题?

到了车站。小武接到她,盯着她上下看了半天,说陈丽比以前更漂亮了,更有女人味了。

“是因为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吗?”陈丽心情很好。

“但你还是我心中的少女。”小武语气诚恳地说。

陈丽有些吃惊,他以前可说不出这种“简单清纯”的恭维话。

小武开车带着她从市区转到江边,一边讲解。自从中专毕业,陈丽每年也就进城一两趟。很多旧房子都拆了,盖起了广场、商场,电影院有三家,以前就一个国营的影剧院,第一家肯德基也落户本地,里面坐满了人,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到处一片繁荣,和四五年前相比,旧日换新天——而她和小武的境遇呢?

小武在沿江大道上飚了会车,其实并不快,只是陈丽从来没有体验过,吓得连连尖叫,紧紧地抓着小武的衬衫,小武才把车速降下来。陈丽坐在小武身边,感觉很安心,放心,许久没有过的踏实。

中午,小武带陈丽去了市内最悠久的一家三星级酒店吃饭。他点了一份炖乌鸡汤,说孕妇应该补一补,还有陈丽最爱吃的猪蹄。他一直记着,陈丽心里涌起一股暖流。

小武一直给陈丽夹菜,自己倒没怎么吃,安静地看着陈丽。小武变成熟了,陈丽在心里想,脱去了曾经的青涩,应该是他在小城房地产行业历练出来的吧。再反观自己的丈夫,一个粗俗平庸的农民工,没有什么追求和品位。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打工出轨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电击4举人2017/10/27 14:09:09
    • 分享到:
  • 真是应了那句,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作者用饱蘸生活的墨汁,描写了一位打工女性不幸的婚姻,以及和有情人的聚散分离。让所有的读者反思,有关女性的婚恋价值观。这一作品集中体现了社会上打工两地夫妻这一人群的生活现状。他们的婚姻因现实的分别而变的酸涩。他们的子女生活问题又是另一话题。打工潮卷走的男男女女,或许都在奔波的生活中简单找到了另一半。作品中的女主人因丈夫的冷漠和情人的离去绝望地杀女和自杀是极端的。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个人主页:http://t.cn/8kVbcFc
  • 个人主页:http://t.cn/8kVbcFc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2
  • 10600
  • 9
  • 1400
  • 写深商之难,难在一手写商,一手写人,一手写小公司,一手写大环境,一手写现实之冷峻,一手写世俗之温热,一手写孤绝,一手写众望,一手写死,一手写生,一手写沉重,一手写轻逸。陈卫华的《网》大致兼有。其语言“深商”化,形象鲜活化,踏实沉着,笔底风云。写出若干篇,深圳特色的小说和形象就有了。这样的深圳,全国没有,全世界也没有,这样的深圳人,亦是一样。

    廖令鹏

    2018/8/16 10:23:18
  • 短短的篇幅,居然容纳了两代人的人生。小小一个夜壶,甭管是不是皇上用过的,但至少被作文兄“用”了,看来“我”比杨江山们要“幸运”得多。夜壶有时候不仅仅是个夜壶,还是一根线,串联了几个家庭、几个人物,他们的情感,他们的人生;夜壶同时还是个象征——就像“我”、来香等几个人,或光鲜,或憋屈,或彪悍能干,或灰暗平淡,或仿佛大有来头,或真的一无是处。那么,老了就去night pot吧,这可能是人人的归宿……

    笑笑书生乃特.坡特

    2018/8/16 10:11:58
  • 作者将散文诗、打工者和深圳巧妙结合起来:散文诗优美、富有韵味,打工者走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而深圳则是打工者的“散文诗”。文章中的三个片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若是悲观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迷惘和孤独;你若是奋斗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不懈和努力;你若是向上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机遇和喜悦。

    黄元罗那些你我他(散文诗三首)

    2018/8/15 19:06:07
  • 书生是带着句子奔跑、“跳远、跳得相当远”的人,整组诗读下来,得费些脑细胞。但进入句子的内部,才知是进金矿了。诗人通过独特的个人体验和表达方式,进行叙述、赞美、感慨、探究和诘问,以及个人在深圳的悲喜、得失、彷徨。这组诗金句叠出,“给在天空播种的人以更多的天空,给子弹以出发的机会”、“如果自己不是光,就不要批评另一种光”、“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等等等等。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5 10:40:19
  • 汉刘向《新序�杂事一》:“司君之过而书之,日有记也”后称每天记事的本子或每天所遇到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为“日记”。今天,阅读到晏烈春的《凯词日记》,让我想起很多往事。我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写日记,一直到初中毕业。如今,搁置在老家书柜里的日记本是一大捆。在信息发达的当今社会,现代人却很少记载日记了。而作者还有如此好的习惯,值得钦佩!正如郭沫若《洪波曲》第十章四所说:“请原谅,我要依然抄录我自己的日记。”

    莲花汉子凯词日记

    2018/8/15 10:23:17
  • 由于时间问题,作品在断断续续中看完。关于这个追梦的故事,感人至深。每个来深创业的人儿,必定会有一段跌宕起伏故事,文风简单明了,不也影响人物和故事构架。不过,部分情节可以延伸,明明是精彩的镜头,三言两语便带过未免有些可惜。最后想说,努力生活的人儿会发光。

    嘲讽我们的深圳梦

    2018/8/14 16:11:42
  • 桃德写这篇文章,对于江西人来说功德无量。一是让大伙儿了解了江西,二是让江西人看了倍受鼓舞。江西人自古轻商重读,就是因为有这些领头商人带动下,江西人的头脑也开始开化了,经商的意识越来越强了。文中的几位商人,都是历尽百折而不饶,最好的历练给了最好的人生经验,更是锻造人才的最好方式。写这篇文章,作者是做足了功夫的,人物栩栩如生,过程感人。令人读了不得不为来深创业的商人们叹服!

    叶紫莲商人,深商旗帜上的那一抹红

    2018/8/14 12:52:47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标题的意义深不可见,逐行看去,竟然是一篇写夜壶的小说。文如其人,也许就是用来形容段作文这样的作家的。他平时说话不多,但总是出其不意。不说别的,就像进行了很多铺垫之后,来一句“因为那香港人是她男朋友,谈的不是生意。”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夜壶是个传说,来香也是。

    小宇乃特.坡特

    2018/8/14 10:32:43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读飞泉的这组诗歌,我个人的更多的感受是偏灰的——不过,好的诗歌,似乎都是如此。“浪费一下午擦拭阳台的花/用浸湿的纸巾细细摩擦叶片/像抚摸恋人从远方抽回来的手”这是一个寂寞的场景,而且可以想像,瘦削的诗人,在阳光酒满阳台的午后,温柔地擦拭那些叶片的样子……若不孤独,何来诗句?春天是属于美的,飞泉是属于诗的。 愿我的诗人,在灰度的空间里,快乐地生活。

    小宇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30首

    2018/8/14 10:05:52
  •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王国华至尊浴缸

    2018/8/14 0:10:11
  • 这部小说我酝酿了许久,做了很多准备功课。我一直在想,这是一部写深商的小说,可深商是什么? 深商应该有种核心精神,就是:自强不息!正是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品质,才有了今天的深圳奇迹。鸿鹏董事长阮征没有温情脉脉地抚今追昔,而是定义为“五年徘徊”,并为鸿鹏制定了超常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与其说是阮征定的,不如说是做为深圳企业的使命使然。自强不息,不正是深圳无数深商的最鲜明的体现吗。

    杨点墨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3 11:08:49
  • 一个浴缸,在深圳普通人的生活蜗居中却无处安身。以至于让主人翁这个简单的泡澡爱好,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成为一个奢望,令人感慨。几经辗转,将这个浴缸又回到作者的老家,人在一次性回来,却发现父母用这个浴缸来泡猪。黑色的幽默之后,作者也将先进的小市民的生活居住工作,展现无遗用平面的叙述的方法,写出了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况味。但愿这个浴缸能博得大赛的头筹,洗净深圳人的疲惫和烦忧。

    电击至尊浴缸

    2018/8/13 1:07:27
  • 参加过中考且能够被梦寐以求的高中录取,那种成功后的喜悦犹如革命年代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若非当事人,是无法感受到的。作者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音乐特长生中最擅长写作的,写作群体中又最懂得音乐的。加油,少年,我很看好你哦。不仅仅是这篇精彩的参赛作品,还有你未来要走的路。

    黄元罗音乐特色生

    2018/8/12 19:12: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