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离
  • 点击:335评论:12017/10/26 19:06

丈夫挂掉她的电话,陈丽气急败坏。她马上回拨过去,一个女声说:“您好,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简直是火上浇油,陈丽忍不住骂道:“操,屌人。”如果丈夫在家,当面对骂、打一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憋屈。在东莞打工时,他们住在农民工夫妻和情侣聚集的小区里,经常看到听到那样的场景,连这粗俗的语言也是跟他们学的。

陈丽压抑着要尖叫的冲动,将手机狠狠地摔在床上,还有几天就满周岁的小女儿哇哇大哭起来,更让她心烦意燥。在楼下洗衣服的婆婆听到孙女的哭声,大声关切地问楼上:“丽丽,小宝是不是饿了,要不要冲点奶粉?”

“假心假意!”陈丽心想。因为婆婆并没有上楼察看。

她越来越不喜欢婆婆,自从丈夫回东莞打工,陈丽就觉得自己在这个家中被孤立了,所有人都无视她。婆婆帮忙带了两个月小宝,就甩手不管,每天除了做三餐饭,洗衣服,喂喂鸡,养养猪,去后山的菜园,其他工夫大概是跑到别人家打麻将去了。公公早上吃完饭,骑电动车去镇上的化工厂上班;在家里也是手不离烟(女儿一闻到烟味就哭,所以不让他接近),拿着遥控器把电视频道换来换去,或者跟婆婆一样出门打牌,对孙女基本上不闻不问。

大部分时间陈丽只能呆在家里,孩子饿了要喂奶,拉了要换尿不湿,醒了要哄着玩,睡着了她才能用平板电脑看看偶像剧和综艺节目;偶尔抱着孩子在村里走走,年轻人都出去上学、打工,没有几个可以说上话的人——单调寂静的农村生活对陈丽来说是无聊至极。

娘家的村子离这里也不过三四里路,走过去花不了半个钟头。陈丽虽然喜欢自己曾经的家,但是出嫁后,那里好像再也没有她容身的位置。嫂子在家带两个孩子,完全是一个母老虎,连陈丽的父母都怕她,处处小心翼翼,一旦引起儿媳妇的不满,破口大骂是常有的事,摔东西、撒泼搞得全家鸡犬不宁。

陈丽也想过,自己会不会变成嫂子那副德行,或许那样生活会过得轻松点,不像现在这般如此压抑。可是在婆家,她还没有适应把自己当做主人翁。虽然嫁过来快三年了,但她和丈夫一直在东莞打工,只有过年才回来。要不是怀孕,她才不愿意天天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低头不见抬头见,一点空间都没有。

她有点怀念在南方打工的日子,特别是还没有结婚的时候。十八岁从中专毕业,陈丽就被学校“分配”到东莞一个电子厂里上班。虽然学的是电子商务,但也只能在流水线上当一个普通工人。身边的工友和她都差不多,中专毕业,或者没考上大学的高中毕业生,还有许多初中小学都没毕业的。这些人在一起却能其乐融融,在产线上嬉皮笑脸、打情骂俏,不上班就结伴去溜冰、打台球,逛路边小店,买廉价的衣服,烫夸张的头发;“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

那时她还和一起分配过来的同班男同学小武谈恋爱。在异乡打工,这是一种最容易发生的爱情。打工妹一般都选择和老乡谈恋爱,她们很小的年纪就会考虑以后结婚的事。陈丽和小武都住在工厂宿舍,不用花钱去外面租房,但每个月总要去小旅馆开房,不到二十岁就体验了性爱的快乐。

然而青春对陈丽来说,似乎只有那短短的两年。一到二十岁,家里就要给她介绍对象,而小武还没有到法定结婚年龄。虽然乡下只需举行一个结婚仪式,结婚证可以到了年龄再领。问题出在小武这一边,他没有考虑过要结婚。小武可不想一辈子当个民工,拖家带口更是让人脱不了身,还有更广阔的世界等他去闯。为了逃避,他换了一个工厂,和陈丽彻底断了联系。

因为有些心灰意冷,就和父母介绍的对象结了婚。男人是邻村同在东莞打工的老乡,大陈丽五岁多,也不过26岁,但在农村这个年纪没读过书没结婚的就很少见了;打工七八年,听说在一个电子厂当小头头,挣的比一般普工要多;模样倒清秀,为人也老实巴交,至少最初印象是这样。

结婚后陈丽就去了丈夫上班的工厂,两个人在外面租房住。丈夫对她不坏但也不是多好,反正陈丽感觉不到浪漫,也没有什么共同爱好,溜冰打台球都不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龄代沟的缘故。

结婚前半年,丈夫对她尽到了责任,上下班相互照应,洗衣做饭轮流来;周末不出去逛街、逛公园的话,就在出租屋里看电影打游戏,相处还算融洽,夫妻间的磕磕碰碰也是床头吵架床尾和。

慢慢地,七八个月后,丈夫在外面的次数越来越多,经常一身酒气地回来。还总是找她要钱,后来干脆把工资卡拿走。陈丽从工友处打听,才知道丈夫夜不归宿,是在外面赌博。为此她和丈夫吵了好多次,然而根本不管用,喝酒打牌大概是那些男人们仅有的娱乐。

陈丽怀孕就是在那段时间,一天半夜丈夫酒气熏熏地回来,也不洗漱,上床就窸窸窣窣脱陈丽的衣服。陈丽反抗不过,又不敢大声喊叫,最终还是被“强暴”了。丈夫甚至在言语上对陈丽进行侮辱,说她是“破鞋”,连婊子都不如,不会叫也不会动。

虽然在精神和肉体上遭遇一次亵渎,但她还是把那次“中彩之夜”的行为当做男人的酒后乱性。其实没有喝酒,丈夫在性上对她还是很温柔,也能使她满足,怀孕之后迸发的母性也使她选择了原谅,毕竟那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可是很快,陈丽发现丈夫在她怀孕期间去嫖娼。不止是她丈夫,在东莞打工的很多男人都有过在外面发廊解决生理需求的经历。她问过身边的姐妹,原来她们都习以为常了。有人告诉她,某某在怀孕期间甚至被老公强行发生关系,导致流产。

“要不,你给老公买个充气娃娃?”姐妹开玩笑说。

“恶心!”陈丽嫌恶道。

在东莞这样一个城市,道德只是维持表面上的和谐,人性的紧张在各个阴暗角落里释放。陈丽并不懂得婚姻的契约关系,只是嫌外面的女人脏,怕她们有病,传染给自己。她想过,生了孩子可能对性爱就没有兴趣了,不用相夫、安心教子也不错啊,至少可以教育孩子长大后不要像他爹那样禽兽——她以为自己会生个儿子?

她威胁过丈夫,再去外面嫖娼就和他离婚。丈夫似乎认为她怀孕了就不敢跟他离婚,很不屑地说:“你跟我结婚的时候可不是处女啊,凭什么我就不能去搞别的女人?”

陈丽很错愕,况且这有什么逻辑关系吗?她愤怒地问道:“难道你跟我就是第一次?”

“当然!”丈夫顺口就说出来了,欲言又止,终究没有再说下去。

丈夫和自己结婚时已经26岁了,陈丽没想到他还是处男。细想一下,他最初在床上的表现,还没进去,就抖抖索索地射了,弄得她下身一片狼藉。她又想起那个晚上,丈夫在酒后骂她“破鞋”,或许并不是无心之言。

她和丈夫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冷战,在工友面前又要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回到家里,丈夫也不主动和她说话,虽然在家务上照顾着她孕妇的身份。渐渐,陈丽忍受不了每天面对冷漠的丈夫,也因为身体原因,五个月孕期就选择离职,回到乡下婆家。

陈丽其实想在娘家养胎,她和婆婆关系并不亲密,自己的母亲才让她感到温暖。可是嫂子在家闹得人心绪不宁,对她也是指桑骂槐的,说自己家的两个孩子都吃不饱,还要再多两张嘴。

只得回到丈夫家,公公婆婆当然尽量把她照顾周到,可是他们自己也要上班、做家务、干农活,并不能时刻陪伴着她。即使和婆婆坐在一起,她们也没有多少话可以说。婆婆教陈丽织毛衣,她学了两天就不耐烦。淘宝上什么都有,何必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婆婆连淘宝都不知道。

她让丈夫给自己买个ipad,要大屏的,最新的,打发无聊时间。丈夫说不是有电脑吗,她说电脑辐射大。丈夫不想和她吵架,在网上买好寄给她,说花了他一个月工资。拿到手,却是一个旧版的ipad。

“真抠门!”陈丽心里骂道,“想把我眼睛看瞎吗?我真是瞎了眼。”

每天她就呆在二楼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抱着ipad看偶像剧,沉浸在情情爱爱、帅哥美女中,幻想着自己是里面的女主角。陈丽哀怨自己为什么没有遇到剧里痴情帅气的男主角,又为自己不能像女主角那样去追求幸福而叹气。

这时,陈丽想起了小武。听说他回来跟着亲戚搞房地产,都有了自己的车,果然干起了一番事业。陈丽装作若无其事地从同学那里搞到他的微信,犹豫再三,终于鼓起勇气去加好友。对方倒是很快通过了,让陈丽有点感动。

小武还没有结婚,毕竟才23岁,他肯定不是那种法律允许他到年龄了可以结婚就去结婚的人。陈丽后悔自己结婚这么早。小武听说她怀孕了,似乎有些惋惜。他惋惜什么呢,难道他对我还有意思?陈丽心里想。鬼使神差,她问小武能不能见一面。

小武很快说了个时间,说那天有空。他还问陈丽,要不要开车去接她。陈丽担心婆婆起疑心,就说自己可以坐大巴过去。

前一天,陈丽对婆婆说,去城里找闺蜜玩,逛逛街,看看电影。婆婆要陪她一起去,怕她有孕在身行动不方便。陈丽怼了一句,你又不懂年轻人的世界,去了我们还怎么玩。

婆婆尴尬地笑了笑,只能说:“那你自己注意点,早点回来。”

“知道了,同学会照顾我的,又不是三岁小孩。”

吃过早饭,公公骑电动车带她到镇上。她坐上城镇大巴,就给小武发信息,让他在车站接她。

一路上,陈丽都在想,小武还是当初和她谈恋爱的那个人吗?是不是变得更加成熟,让她难以接近?他们是否还有共同话题?

到了车站。小武接到她,盯着她上下看了半天,说陈丽比以前更漂亮了,更有女人味了。

“是因为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吗?”陈丽心情很好。

“但你还是我心中的少女。”小武语气诚恳地说。

陈丽有些吃惊,他以前可说不出这种“简单清纯”的恭维话。

小武开车带着她从市区转到江边,一边讲解。自从中专毕业,陈丽每年也就进城一两趟。很多旧房子都拆了,盖起了广场、商场,电影院有三家,以前就一个国营的影剧院,第一家肯德基也落户本地,里面坐满了人,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到处一片繁荣,和四五年前相比,旧日换新天——而她和小武的境遇呢?

小武在沿江大道上飚了会车,其实并不快,只是陈丽从来没有体验过,吓得连连尖叫,紧紧地抓着小武的衬衫,小武才把车速降下来。陈丽坐在小武身边,感觉很安心,放心,许久没有过的踏实。

中午,小武带陈丽去了市内最悠久的一家三星级酒店吃饭。他点了一份炖乌鸡汤,说孕妇应该补一补,还有陈丽最爱吃的猪蹄。他一直记着,陈丽心里涌起一股暖流。

小武一直给陈丽夹菜,自己倒没怎么吃,安静地看着陈丽。小武变成熟了,陈丽在心里想,脱去了曾经的青涩,应该是他在小城房地产行业历练出来的吧。再反观自己的丈夫,一个粗俗平庸的农民工,没有什么追求和品位。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打工出轨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电击10340积分 2017/10/27 14:09:09
    • 分享到:
  • 真是应了那句,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作者用饱蘸生活的墨汁,描写了一位打工女性不幸的婚姻,以及和有情人的聚散分离。让所有的读者反思,有关女性的婚恋价值观。这一作品集中体现了社会上打工两地夫妻这一人群的生活现状。他们的婚姻因现实的分别而变的酸涩。他们的子女生活问题又是另一话题。打工潮卷走的男男女女,或许都在奔波的生活中简单找到了另一半。作品中的女主人因丈夫的冷漠和情人的离去绝望地杀女和自杀是极端的。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400积分
  • 2星
  • 1钻
  • 个人主页:http://t.cn/8kVbcFc
  • 个人主页:http://t.cn/8kVbcFc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2
  • 10600
  • 9
  • 1400
  • 啃惯了薛大姐的短篇小说,突然间给我们上来一碗略带苦涩味的心灵鸡汤,还真是有点不适应。人生不过如此,但人生又不得不如此。作为同样即将步入“不惑”的你、我、他,不要说已没有权力来选择人生,就连“选择人生”这个念头都不敢想!因为处在这样一个年龄段的群体,上有已步入晚年的两对父母,下有尚未成年的子女,所以,套改一下您在本月初发的一篇文章的标题:“奔跑吧,中年”以互勉。

    黄元罗不过如此

    2017/11/22 8:57:11
  • 日常生活中的事物一一入诗,自然,妥帖,充满思辨色彩。有时候,透过这些词语,这些句子,你能触摸到上帝的脉搏:微微跳动,却显勃勃生机,不动声色,却了然万物。当然,上帝有上帝的痛苦,把玩这些词句,有时未免面露忧郁,内心慌乱,对自己创造的这个世界既欣喜,又倦怠。难得如此复杂的内容都被你貌似从容地表达出来了——上帝啊,我在说什么?这就是词语

    笑笑书生这就是词语(外9首)

    2017/11/21 18:49:52
  • 原本没看出你和不惑有什么关系,经你一说,吓一跳。时间真是个奇妙而残忍的东西,虽然无声无息,所改变一切:大地、河流、岩石、蚕、蝴蝶、花草树木,以及人。对于写作者来说,敏感是第一要求,别人看不到、感受不到的地方,往往能在内心深处刮起飓风、掀起巨浪。于是乎感慨、叹息、闷闷不乐,常怀千岁忧,何不秉烛游。然而回头想想,又觉多事。人生不过如此。都是空空世界里的一片云罢了,哭什么,笑什么?就是这样。

    笑笑书生不过如此

    2017/11/21 17:59:55
  • 那瓶“神仙水”已经生萍,小女孩心头也已经生萍。但那毕竟只是浮萍,无根,叶青青,随波而微微荡漾,已如海上波澜。山耶水耶?风耶萍耶?情缱绻,意渺渺,宛在水中央,宛在萍叶间。略显粗犷的文字,却表达出十分精细、生动、空灵的意蕴,人与景合,景与情谐,如一首不分行的长诗——读毕,我心也已生萍。

    笑笑书生净水已生萍

    2017/11/21 16:16:48
  • 谢谢书生的精彩演讲,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很钦佩你读了很多的书,从书中获得许多理论与创作灵感。我记住你的话:读你喜欢的作品,学你喜欢的作家,以你擅长的文体,用你熟悉的素材,写你想写的小说,收获你理想中的读者,在无限的文学里获得尽可能多的满足与乐趣,并力所能及地推动文学向前再前进一毫米、一厘米,至不济也要为同行们鼓掌、呐喊、助威、拉赞助、送温暖。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来写小说,写得好与差,我们行动了。

    春风妙语笑笑书生:无限文学,领异标新

    2017/11/18 0:15:56
  • 我的邻家,又改版了!这两天进邻家一看,进入“我的邻家”一看,发现页面又进行了精装修——动态、打赏、评论、作品、推荐。这个版块中,我最喜欢“推荐”,这样读者不用费心地去搜索优秀作品,只需点开“推荐”,就可很快看到邻家结集的诸多优秀作品。而在页面的上方,一个最起眼的地方,是最新公告,这样的细节很温馨!以往,如果要看公告,是要转换页面的,现在,就在同一个版,信息的容量大了,大到可以了解“TA人印象”等等

    吴春丽喜欢读书与写文字

    2017/11/16 9:33:48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黑雪深圳苍穹下(二)

    2017/11/13 16:31:41
  • 有三年的时间了吧,因为喜欢邻家,每天都要进邻家读写评。去年的某一天,突然感觉脖子处有剌痛感,刚开始还以为是落枕了,想着过几天会好的,谁知道症状越来越严重了,去医院一拍片子,原来是劲椎病。医生说,你是不是每天都保持同一个动作?可不是嘛,每天对着电脑,就在邻家读写评。我问医生,这病能治好吗?医生说,只能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姿式。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怎么敢老是对着电脑了。劲椎病不算大病,但疼起来蛮痛的!

    吴春丽南方有雪

    2017/11/13 8:54:42
  • 在家,被你优美的诗句打动。在众人追求小说虚构横行的年代,依然留存一小块口香糖,那是诗歌哦。读你的诗歌,给我感觉眼前一亮,物象,意象,意境都在自然地出来,比深浅些,比浅深些,深浅适宜,这不通俗,但易懂。这才是真艺术。很有内涵很有张力的组诗,用心,真情,意境,旋律兼备,不失为优秀之作。具有卞之琳大师之风范。学习,遥祝!

    杨辉腾关于夏日

    2017/11/11 0:07:41
  • 欣赏作者的四首诗歌。致友人,沉郁顿挫的语言,有迷离的落寞美感。也许友人分别只为了遇见而已。海上布道者,显示了诗人清高却不落俗套的情感。练习曲,跳跃的情感和敏感的思维,参差的叠加语言,错落地诉说着周末不回家之男人的寂寞。有中生无,感情热烈奔放,诗意翻跌,比喻大胆,气度浑厚。像绵羊那么轻盈,这是一种奇怪的语言搭配,却滋生出陌生化的完美感受。另类的语言,充满魔性的阅读吸引力。

    电击像绵羊那么轻盈(四首)

    2017/11/9 22:13:46
  • 爷爷奶奶的爱情是爷爷的棍子奶奶的厚棉裤;没有风花雪月,没有花前月下,爷爷奶奶的爱情从少年走过中年走到老年,依然历久弥新;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轰轰烈烈,爷爷奶奶的爱情即使经历了生活的苦难,依然醇香醉人。青丝到白发,岁月的风霜改变了容颜,却没有改变心手相牵的默契。这样的一份爱情,踏实、坚定、平凡、温暖;两双满是皱纹的手还将相互搀扶,两串相濡以沫的脚印还将一起继续前行,看云卷云舒,看沧海桑田。

    寒塘听雨​奶奶的法宝

    2017/11/8 13:27:02
  • 一天晨练,作者看见平时病怏怏的老黄,一反常态:健步如飞,面泛红润,一副春风得意的神态。一打听,原来去泰国旅游,买到灵丹妙药——蝎子毒酒。这药特神奇,平时浑身上下哪儿都疼,饮下此酒,周身轻快,哪儿也不疼。又一天,再次看到老黄,大吃一惊,他形容大变,骨瘦如柴,像霜打的茄子。原来他发现药酒里的蝎子是塑料做的。他精神一夸,就全线崩溃,所有的病都来了。简单故事,道出深奥道理:受骗千万别上火,心态不好能死人。

    北国寒星灵丹妙药

    2017/11/7 11:40:33
  • 一篇文章,如果在写作技巧上能达到“色香味俱全”的境界,不失为一种成功;若在创作内容上也力求“色香味俱全”的话,则给人一种失真的感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行文就是要让读者能在字里行间看到人性的矛盾与挣扎,从而引起共鸣!这也是《众筹》能够在众多优秀的作品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祝贺作者!

    黄元罗​黄春燕:寻找不着的过程也是美

    2017/11/7 8:20:28
  • 丽娜的叙事能力很强。无论是小说还是非虚构,都能迅速编织一个故事框架,这篇纪实散文,却有着小说一样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和冷静观察。摊上这么个孩子,作为母亲确实很艰难,我想到我楼下的邻居也有个自闭症小孩,每次都得用绳子绑着,像牵一只小狗一样,一刻都不能离开。作为女人是伟大的,也是值得同情的。但作为母亲,是失败的,每次训斥孩子“傻瓜、白痴”,都不应该是母亲所为。

    江飞泉奔跑的少年

    2017/11/6 18:29:34
  • 游游的文字感觉是一流的,既有小女子的温婉细腻,又有汉子般抽丝般的残忍。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关系,表面上很简单,三角关系而已。实际上,各个心怀鬼胎,尤其第三者绿珠,就是个心机婊,步步为营。何其哪是她的对手,所以从一开始就让人不安,我甚至想到凶杀案这类情节。然而情节发展,让我诧异,女女之间蕾丝边一样的感情,与其说是阴谋不如说是绿珠内心的镜像,她是一个随意的女人。

    江飞泉迷魂记

    2017/11/6 17:13: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