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离
  • 点击:2782评论:12017/10/26 19:06

丈夫挂掉她的电话,陈丽气急败坏。她马上回拨过去,一个女声说:“您好,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简直是火上浇油,陈丽忍不住骂道:“操,屌人。”如果丈夫在家,当面对骂、打一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憋屈。在东莞打工时,他们住在农民工夫妻和情侣聚集的小区里,经常看到听到那样的场景,连这粗俗的语言也是跟他们学的。

陈丽压抑着要尖叫的冲动,将手机狠狠地摔在床上,还有几天就满周岁的小女儿哇哇大哭起来,更让她心烦意燥。在楼下洗衣服的婆婆听到孙女的哭声,大声关切地问楼上:“丽丽,小宝是不是饿了,要不要冲点奶粉?”

“假心假意!”陈丽心想。因为婆婆并没有上楼察看。

她越来越不喜欢婆婆,自从丈夫回东莞打工,陈丽就觉得自己在这个家中被孤立了,所有人都无视她。婆婆帮忙带了两个月小宝,就甩手不管,每天除了做三餐饭,洗衣服,喂喂鸡,养养猪,去后山的菜园,其他工夫大概是跑到别人家打麻将去了。公公早上吃完饭,骑电动车去镇上的化工厂上班;在家里也是手不离烟(女儿一闻到烟味就哭,所以不让他接近),拿着遥控器把电视频道换来换去,或者跟婆婆一样出门打牌,对孙女基本上不闻不问。

大部分时间陈丽只能呆在家里,孩子饿了要喂奶,拉了要换尿不湿,醒了要哄着玩,睡着了她才能用平板电脑看看偶像剧和综艺节目;偶尔抱着孩子在村里走走,年轻人都出去上学、打工,没有几个可以说上话的人——单调寂静的农村生活对陈丽来说是无聊至极。

娘家的村子离这里也不过三四里路,走过去花不了半个钟头。陈丽虽然喜欢自己曾经的家,但是出嫁后,那里好像再也没有她容身的位置。嫂子在家带两个孩子,完全是一个母老虎,连陈丽的父母都怕她,处处小心翼翼,一旦引起儿媳妇的不满,破口大骂是常有的事,摔东西、撒泼搞得全家鸡犬不宁。

陈丽也想过,自己会不会变成嫂子那副德行,或许那样生活会过得轻松点,不像现在这般如此压抑。可是在婆家,她还没有适应把自己当做主人翁。虽然嫁过来快三年了,但她和丈夫一直在东莞打工,只有过年才回来。要不是怀孕,她才不愿意天天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低头不见抬头见,一点空间都没有。

她有点怀念在南方打工的日子,特别是还没有结婚的时候。十八岁从中专毕业,陈丽就被学校“分配”到东莞一个电子厂里上班。虽然学的是电子商务,但也只能在流水线上当一个普通工人。身边的工友和她都差不多,中专毕业,或者没考上大学的高中毕业生,还有许多初中小学都没毕业的。这些人在一起却能其乐融融,在产线上嬉皮笑脸、打情骂俏,不上班就结伴去溜冰、打台球,逛路边小店,买廉价的衣服,烫夸张的头发;“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

那时她还和一起分配过来的同班男同学小武谈恋爱。在异乡打工,这是一种最容易发生的爱情。打工妹一般都选择和老乡谈恋爱,她们很小的年纪就会考虑以后结婚的事。陈丽和小武都住在工厂宿舍,不用花钱去外面租房,但每个月总要去小旅馆开房,不到二十岁就体验了性爱的快乐。

然而青春对陈丽来说,似乎只有那短短的两年。一到二十岁,家里就要给她介绍对象,而小武还没有到法定结婚年龄。虽然乡下只需举行一个结婚仪式,结婚证可以到了年龄再领。问题出在小武这一边,他没有考虑过要结婚。小武可不想一辈子当个民工,拖家带口更是让人脱不了身,还有更广阔的世界等他去闯。为了逃避,他换了一个工厂,和陈丽彻底断了联系。

因为有些心灰意冷,就和父母介绍的对象结了婚。男人是邻村同在东莞打工的老乡,大陈丽五岁多,也不过26岁,但在农村这个年纪没读过书没结婚的就很少见了;打工七八年,听说在一个电子厂当小头头,挣的比一般普工要多;模样倒清秀,为人也老实巴交,至少最初印象是这样。

结婚后陈丽就去了丈夫上班的工厂,两个人在外面租房住。丈夫对她不坏但也不是多好,反正陈丽感觉不到浪漫,也没有什么共同爱好,溜冰打台球都不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龄代沟的缘故。

结婚前半年,丈夫对她尽到了责任,上下班相互照应,洗衣做饭轮流来;周末不出去逛街、逛公园的话,就在出租屋里看电影打游戏,相处还算融洽,夫妻间的磕磕碰碰也是床头吵架床尾和。

慢慢地,七八个月后,丈夫在外面的次数越来越多,经常一身酒气地回来。还总是找她要钱,后来干脆把工资卡拿走。陈丽从工友处打听,才知道丈夫夜不归宿,是在外面赌博。为此她和丈夫吵了好多次,然而根本不管用,喝酒打牌大概是那些男人们仅有的娱乐。

陈丽怀孕就是在那段时间,一天半夜丈夫酒气熏熏地回来,也不洗漱,上床就窸窸窣窣脱陈丽的衣服。陈丽反抗不过,又不敢大声喊叫,最终还是被“强暴”了。丈夫甚至在言语上对陈丽进行侮辱,说她是“破鞋”,连婊子都不如,不会叫也不会动。

虽然在精神和肉体上遭遇一次亵渎,但她还是把那次“中彩之夜”的行为当做男人的酒后乱性。其实没有喝酒,丈夫在性上对她还是很温柔,也能使她满足,怀孕之后迸发的母性也使她选择了原谅,毕竟那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可是很快,陈丽发现丈夫在她怀孕期间去嫖娼。不止是她丈夫,在东莞打工的很多男人都有过在外面发廊解决生理需求的经历。她问过身边的姐妹,原来她们都习以为常了。有人告诉她,某某在怀孕期间甚至被老公强行发生关系,导致流产。

“要不,你给老公买个充气娃娃?”姐妹开玩笑说。

“恶心!”陈丽嫌恶道。

在东莞这样一个城市,道德只是维持表面上的和谐,人性的紧张在各个阴暗角落里释放。陈丽并不懂得婚姻的契约关系,只是嫌外面的女人脏,怕她们有病,传染给自己。她想过,生了孩子可能对性爱就没有兴趣了,不用相夫、安心教子也不错啊,至少可以教育孩子长大后不要像他爹那样禽兽——她以为自己会生个儿子?

她威胁过丈夫,再去外面嫖娼就和他离婚。丈夫似乎认为她怀孕了就不敢跟他离婚,很不屑地说:“你跟我结婚的时候可不是处女啊,凭什么我就不能去搞别的女人?”

陈丽很错愕,况且这有什么逻辑关系吗?她愤怒地问道:“难道你跟我就是第一次?”

“当然!”丈夫顺口就说出来了,欲言又止,终究没有再说下去。

丈夫和自己结婚时已经26岁了,陈丽没想到他还是处男。细想一下,他最初在床上的表现,还没进去,就抖抖索索地射了,弄得她下身一片狼藉。她又想起那个晚上,丈夫在酒后骂她“破鞋”,或许并不是无心之言。

她和丈夫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冷战,在工友面前又要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回到家里,丈夫也不主动和她说话,虽然在家务上照顾着她孕妇的身份。渐渐,陈丽忍受不了每天面对冷漠的丈夫,也因为身体原因,五个月孕期就选择离职,回到乡下婆家。

陈丽其实想在娘家养胎,她和婆婆关系并不亲密,自己的母亲才让她感到温暖。可是嫂子在家闹得人心绪不宁,对她也是指桑骂槐的,说自己家的两个孩子都吃不饱,还要再多两张嘴。

只得回到丈夫家,公公婆婆当然尽量把她照顾周到,可是他们自己也要上班、做家务、干农活,并不能时刻陪伴着她。即使和婆婆坐在一起,她们也没有多少话可以说。婆婆教陈丽织毛衣,她学了两天就不耐烦。淘宝上什么都有,何必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婆婆连淘宝都不知道。

她让丈夫给自己买个ipad,要大屏的,最新的,打发无聊时间。丈夫说不是有电脑吗,她说电脑辐射大。丈夫不想和她吵架,在网上买好寄给她,说花了他一个月工资。拿到手,却是一个旧版的ipad。

“真抠门!”陈丽心里骂道,“想把我眼睛看瞎吗?我真是瞎了眼。”

每天她就呆在二楼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抱着ipad看偶像剧,沉浸在情情爱爱、帅哥美女中,幻想着自己是里面的女主角。陈丽哀怨自己为什么没有遇到剧里痴情帅气的男主角,又为自己不能像女主角那样去追求幸福而叹气。

这时,陈丽想起了小武。听说他回来跟着亲戚搞房地产,都有了自己的车,果然干起了一番事业。陈丽装作若无其事地从同学那里搞到他的微信,犹豫再三,终于鼓起勇气去加好友。对方倒是很快通过了,让陈丽有点感动。

小武还没有结婚,毕竟才23岁,他肯定不是那种法律允许他到年龄了可以结婚就去结婚的人。陈丽后悔自己结婚这么早。小武听说她怀孕了,似乎有些惋惜。他惋惜什么呢,难道他对我还有意思?陈丽心里想。鬼使神差,她问小武能不能见一面。

小武很快说了个时间,说那天有空。他还问陈丽,要不要开车去接她。陈丽担心婆婆起疑心,就说自己可以坐大巴过去。

前一天,陈丽对婆婆说,去城里找闺蜜玩,逛逛街,看看电影。婆婆要陪她一起去,怕她有孕在身行动不方便。陈丽怼了一句,你又不懂年轻人的世界,去了我们还怎么玩。

婆婆尴尬地笑了笑,只能说:“那你自己注意点,早点回来。”

“知道了,同学会照顾我的,又不是三岁小孩。”

吃过早饭,公公骑电动车带她到镇上。她坐上城镇大巴,就给小武发信息,让他在车站接她。

一路上,陈丽都在想,小武还是当初和她谈恋爱的那个人吗?是不是变得更加成熟,让她难以接近?他们是否还有共同话题?

到了车站。小武接到她,盯着她上下看了半天,说陈丽比以前更漂亮了,更有女人味了。

“是因为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吗?”陈丽心情很好。

“但你还是我心中的少女。”小武语气诚恳地说。

陈丽有些吃惊,他以前可说不出这种“简单清纯”的恭维话。

小武开车带着她从市区转到江边,一边讲解。自从中专毕业,陈丽每年也就进城一两趟。很多旧房子都拆了,盖起了广场、商场,电影院有三家,以前就一个国营的影剧院,第一家肯德基也落户本地,里面坐满了人,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到处一片繁荣,和四五年前相比,旧日换新天——而她和小武的境遇呢?

小武在沿江大道上飚了会车,其实并不快,只是陈丽从来没有体验过,吓得连连尖叫,紧紧地抓着小武的衬衫,小武才把车速降下来。陈丽坐在小武身边,感觉很安心,放心,许久没有过的踏实。

中午,小武带陈丽去了市内最悠久的一家三星级酒店吃饭。他点了一份炖乌鸡汤,说孕妇应该补一补,还有陈丽最爱吃的猪蹄。他一直记着,陈丽心里涌起一股暖流。

小武一直给陈丽夹菜,自己倒没怎么吃,安静地看着陈丽。小武变成熟了,陈丽在心里想,脱去了曾经的青涩,应该是他在小城房地产行业历练出来的吧。再反观自己的丈夫,一个粗俗平庸的农民工,没有什么追求和品位。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打工出轨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电击,4举人2017/10/27 14:09:09
    • 分享到:
  • 真是应了那句,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作者用饱蘸生活的墨汁,描写了一位打工女性不幸的婚姻,以及和有情人的聚散分离。让所有的读者反思,有关女性的婚恋价值观。这一作品集中体现了社会上打工两地夫妻这一人群的生活现状。他们的婚姻因现实的分别而变的酸涩。他们的子女生活问题又是另一话题。打工潮卷走的男男女女,或许都在奔波的生活中简单找到了另一半。作品中的女主人因丈夫的冷漠和情人的离去绝望地杀女和自杀是极端的。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个人主页:http://t.cn/8kVbcFc
  • 个人主页:http://t.cn/8kVbcFc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2
  • 10600
  • 9
  • 140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