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离
  • 点击:1132评论:12017/10/26 19:06

丈夫挂掉她的电话,陈丽气急败坏。她马上回拨过去,一个女声说:“您好,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简直是火上浇油,陈丽忍不住骂道:“操,屌人。”如果丈夫在家,当面对骂、打一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憋屈。在东莞打工时,他们住在农民工夫妻和情侣聚集的小区里,经常看到听到那样的场景,连这粗俗的语言也是跟他们学的。

陈丽压抑着要尖叫的冲动,将手机狠狠地摔在床上,还有几天就满周岁的小女儿哇哇大哭起来,更让她心烦意燥。在楼下洗衣服的婆婆听到孙女的哭声,大声关切地问楼上:“丽丽,小宝是不是饿了,要不要冲点奶粉?”

“假心假意!”陈丽心想。因为婆婆并没有上楼察看。

她越来越不喜欢婆婆,自从丈夫回东莞打工,陈丽就觉得自己在这个家中被孤立了,所有人都无视她。婆婆帮忙带了两个月小宝,就甩手不管,每天除了做三餐饭,洗衣服,喂喂鸡,养养猪,去后山的菜园,其他工夫大概是跑到别人家打麻将去了。公公早上吃完饭,骑电动车去镇上的化工厂上班;在家里也是手不离烟(女儿一闻到烟味就哭,所以不让他接近),拿着遥控器把电视频道换来换去,或者跟婆婆一样出门打牌,对孙女基本上不闻不问。

大部分时间陈丽只能呆在家里,孩子饿了要喂奶,拉了要换尿不湿,醒了要哄着玩,睡着了她才能用平板电脑看看偶像剧和综艺节目;偶尔抱着孩子在村里走走,年轻人都出去上学、打工,没有几个可以说上话的人——单调寂静的农村生活对陈丽来说是无聊至极。

娘家的村子离这里也不过三四里路,走过去花不了半个钟头。陈丽虽然喜欢自己曾经的家,但是出嫁后,那里好像再也没有她容身的位置。嫂子在家带两个孩子,完全是一个母老虎,连陈丽的父母都怕她,处处小心翼翼,一旦引起儿媳妇的不满,破口大骂是常有的事,摔东西、撒泼搞得全家鸡犬不宁。

陈丽也想过,自己会不会变成嫂子那副德行,或许那样生活会过得轻松点,不像现在这般如此压抑。可是在婆家,她还没有适应把自己当做主人翁。虽然嫁过来快三年了,但她和丈夫一直在东莞打工,只有过年才回来。要不是怀孕,她才不愿意天天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低头不见抬头见,一点空间都没有。

她有点怀念在南方打工的日子,特别是还没有结婚的时候。十八岁从中专毕业,陈丽就被学校“分配”到东莞一个电子厂里上班。虽然学的是电子商务,但也只能在流水线上当一个普通工人。身边的工友和她都差不多,中专毕业,或者没考上大学的高中毕业生,还有许多初中小学都没毕业的。这些人在一起却能其乐融融,在产线上嬉皮笑脸、打情骂俏,不上班就结伴去溜冰、打台球,逛路边小店,买廉价的衣服,烫夸张的头发;“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

那时她还和一起分配过来的同班男同学小武谈恋爱。在异乡打工,这是一种最容易发生的爱情。打工妹一般都选择和老乡谈恋爱,她们很小的年纪就会考虑以后结婚的事。陈丽和小武都住在工厂宿舍,不用花钱去外面租房,但每个月总要去小旅馆开房,不到二十岁就体验了性爱的快乐。

然而青春对陈丽来说,似乎只有那短短的两年。一到二十岁,家里就要给她介绍对象,而小武还没有到法定结婚年龄。虽然乡下只需举行一个结婚仪式,结婚证可以到了年龄再领。问题出在小武这一边,他没有考虑过要结婚。小武可不想一辈子当个民工,拖家带口更是让人脱不了身,还有更广阔的世界等他去闯。为了逃避,他换了一个工厂,和陈丽彻底断了联系。

因为有些心灰意冷,就和父母介绍的对象结了婚。男人是邻村同在东莞打工的老乡,大陈丽五岁多,也不过26岁,但在农村这个年纪没读过书没结婚的就很少见了;打工七八年,听说在一个电子厂当小头头,挣的比一般普工要多;模样倒清秀,为人也老实巴交,至少最初印象是这样。

结婚后陈丽就去了丈夫上班的工厂,两个人在外面租房住。丈夫对她不坏但也不是多好,反正陈丽感觉不到浪漫,也没有什么共同爱好,溜冰打台球都不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龄代沟的缘故。

结婚前半年,丈夫对她尽到了责任,上下班相互照应,洗衣做饭轮流来;周末不出去逛街、逛公园的话,就在出租屋里看电影打游戏,相处还算融洽,夫妻间的磕磕碰碰也是床头吵架床尾和。

慢慢地,七八个月后,丈夫在外面的次数越来越多,经常一身酒气地回来。还总是找她要钱,后来干脆把工资卡拿走。陈丽从工友处打听,才知道丈夫夜不归宿,是在外面赌博。为此她和丈夫吵了好多次,然而根本不管用,喝酒打牌大概是那些男人们仅有的娱乐。

陈丽怀孕就是在那段时间,一天半夜丈夫酒气熏熏地回来,也不洗漱,上床就窸窸窣窣脱陈丽的衣服。陈丽反抗不过,又不敢大声喊叫,最终还是被“强暴”了。丈夫甚至在言语上对陈丽进行侮辱,说她是“破鞋”,连婊子都不如,不会叫也不会动。

虽然在精神和肉体上遭遇一次亵渎,但她还是把那次“中彩之夜”的行为当做男人的酒后乱性。其实没有喝酒,丈夫在性上对她还是很温柔,也能使她满足,怀孕之后迸发的母性也使她选择了原谅,毕竟那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可是很快,陈丽发现丈夫在她怀孕期间去嫖娼。不止是她丈夫,在东莞打工的很多男人都有过在外面发廊解决生理需求的经历。她问过身边的姐妹,原来她们都习以为常了。有人告诉她,某某在怀孕期间甚至被老公强行发生关系,导致流产。

“要不,你给老公买个充气娃娃?”姐妹开玩笑说。

“恶心!”陈丽嫌恶道。

在东莞这样一个城市,道德只是维持表面上的和谐,人性的紧张在各个阴暗角落里释放。陈丽并不懂得婚姻的契约关系,只是嫌外面的女人脏,怕她们有病,传染给自己。她想过,生了孩子可能对性爱就没有兴趣了,不用相夫、安心教子也不错啊,至少可以教育孩子长大后不要像他爹那样禽兽——她以为自己会生个儿子?

她威胁过丈夫,再去外面嫖娼就和他离婚。丈夫似乎认为她怀孕了就不敢跟他离婚,很不屑地说:“你跟我结婚的时候可不是处女啊,凭什么我就不能去搞别的女人?”

陈丽很错愕,况且这有什么逻辑关系吗?她愤怒地问道:“难道你跟我就是第一次?”

“当然!”丈夫顺口就说出来了,欲言又止,终究没有再说下去。

丈夫和自己结婚时已经26岁了,陈丽没想到他还是处男。细想一下,他最初在床上的表现,还没进去,就抖抖索索地射了,弄得她下身一片狼藉。她又想起那个晚上,丈夫在酒后骂她“破鞋”,或许并不是无心之言。

她和丈夫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冷战,在工友面前又要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回到家里,丈夫也不主动和她说话,虽然在家务上照顾着她孕妇的身份。渐渐,陈丽忍受不了每天面对冷漠的丈夫,也因为身体原因,五个月孕期就选择离职,回到乡下婆家。

陈丽其实想在娘家养胎,她和婆婆关系并不亲密,自己的母亲才让她感到温暖。可是嫂子在家闹得人心绪不宁,对她也是指桑骂槐的,说自己家的两个孩子都吃不饱,还要再多两张嘴。

只得回到丈夫家,公公婆婆当然尽量把她照顾周到,可是他们自己也要上班、做家务、干农活,并不能时刻陪伴着她。即使和婆婆坐在一起,她们也没有多少话可以说。婆婆教陈丽织毛衣,她学了两天就不耐烦。淘宝上什么都有,何必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婆婆连淘宝都不知道。

她让丈夫给自己买个ipad,要大屏的,最新的,打发无聊时间。丈夫说不是有电脑吗,她说电脑辐射大。丈夫不想和她吵架,在网上买好寄给她,说花了他一个月工资。拿到手,却是一个旧版的ipad。

“真抠门!”陈丽心里骂道,“想把我眼睛看瞎吗?我真是瞎了眼。”

每天她就呆在二楼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抱着ipad看偶像剧,沉浸在情情爱爱、帅哥美女中,幻想着自己是里面的女主角。陈丽哀怨自己为什么没有遇到剧里痴情帅气的男主角,又为自己不能像女主角那样去追求幸福而叹气。

这时,陈丽想起了小武。听说他回来跟着亲戚搞房地产,都有了自己的车,果然干起了一番事业。陈丽装作若无其事地从同学那里搞到他的微信,犹豫再三,终于鼓起勇气去加好友。对方倒是很快通过了,让陈丽有点感动。

小武还没有结婚,毕竟才23岁,他肯定不是那种法律允许他到年龄了可以结婚就去结婚的人。陈丽后悔自己结婚这么早。小武听说她怀孕了,似乎有些惋惜。他惋惜什么呢,难道他对我还有意思?陈丽心里想。鬼使神差,她问小武能不能见一面。

小武很快说了个时间,说那天有空。他还问陈丽,要不要开车去接她。陈丽担心婆婆起疑心,就说自己可以坐大巴过去。

前一天,陈丽对婆婆说,去城里找闺蜜玩,逛逛街,看看电影。婆婆要陪她一起去,怕她有孕在身行动不方便。陈丽怼了一句,你又不懂年轻人的世界,去了我们还怎么玩。

婆婆尴尬地笑了笑,只能说:“那你自己注意点,早点回来。”

“知道了,同学会照顾我的,又不是三岁小孩。”

吃过早饭,公公骑电动车带她到镇上。她坐上城镇大巴,就给小武发信息,让他在车站接她。

一路上,陈丽都在想,小武还是当初和她谈恋爱的那个人吗?是不是变得更加成熟,让她难以接近?他们是否还有共同话题?

到了车站。小武接到她,盯着她上下看了半天,说陈丽比以前更漂亮了,更有女人味了。

“是因为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吗?”陈丽心情很好。

“但你还是我心中的少女。”小武语气诚恳地说。

陈丽有些吃惊,他以前可说不出这种“简单清纯”的恭维话。

小武开车带着她从市区转到江边,一边讲解。自从中专毕业,陈丽每年也就进城一两趟。很多旧房子都拆了,盖起了广场、商场,电影院有三家,以前就一个国营的影剧院,第一家肯德基也落户本地,里面坐满了人,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到处一片繁荣,和四五年前相比,旧日换新天——而她和小武的境遇呢?

小武在沿江大道上飚了会车,其实并不快,只是陈丽从来没有体验过,吓得连连尖叫,紧紧地抓着小武的衬衫,小武才把车速降下来。陈丽坐在小武身边,感觉很安心,放心,许久没有过的踏实。

中午,小武带陈丽去了市内最悠久的一家三星级酒店吃饭。他点了一份炖乌鸡汤,说孕妇应该补一补,还有陈丽最爱吃的猪蹄。他一直记着,陈丽心里涌起一股暖流。

小武一直给陈丽夹菜,自己倒没怎么吃,安静地看着陈丽。小武变成熟了,陈丽在心里想,脱去了曾经的青涩,应该是他在小城房地产行业历练出来的吧。再反观自己的丈夫,一个粗俗平庸的农民工,没有什么追求和品位。

  • 1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打工出轨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何逵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0-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电击4举人2017/10/27 14:09:09
    • 分享到:
  • 真是应了那句,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作者用饱蘸生活的墨汁,描写了一位打工女性不幸的婚姻,以及和有情人的聚散分离。让所有的读者反思,有关女性的婚恋价值观。这一作品集中体现了社会上打工两地夫妻这一人群的生活现状。他们的婚姻因现实的分别而变的酸涩。他们的子女生活问题又是另一话题。打工潮卷走的男男女女,或许都在奔波的生活中简单找到了另一半。作品中的女主人因丈夫的冷漠和情人的离去绝望地杀女和自杀是极端的。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个人主页:http://t.cn/8kVbcFc
  • 个人主页:http://t.cn/8kVbcFc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2
  • 10600
  • 9
  • 1400
  • 一位女子写给已故丈夫的一封信,如泣如诉,感人至深。据实而就的记叙散文,情景胶融,真实可信,读过泪湿襟,即使主人公或有多个原形合成。一个三十三岁的生命撇下妻儿父母而去,几多不甘几多辛酸几多眼泪几多痛惜?曾几何时黑矿遍地,黑心矿主在累累白骨上累积财富制造人间悲剧。幸而国家关注大力整治,控制了悲剧的继续。经历悲剧的心仍在流血,何以安抚?邻家作品包容万千,也算对逝者对生者的慰藉,点赞

    默然一位女子写给已故丈夫的一封信

    2018/5/24 10:05:36
  • 终于又阅读到海青的诗歌啦。从去年7月到现在5月,海青整整有大半年没在邻家发稿啦。很多时候,我来邻家总会情不自禁的去串门。比如海青家、春丽家、飞泉家、阿木家、书生家、张旭家、先和家、李玉家......,在他们的家里我总会看到很多惊喜,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在等我阅读。看,海青的这篇诗歌,很多诗句是我非常喜欢的。“我们热爱谎言”“一旦将面具取下,它们便枯萎”“阶级的阶梯不允许衣衫褴褛的途人就坐”,太多太多!

    莲花汉子恶抒情

    2018/5/16 14:54:19
  • 离开邻家有段日子,累了,回邻家逛逛,发觉还是那样的亲切。邻家的文、邻家的人、邻家的活动还是一样的“邻家味”。“深圳奋斗谣”歌词征集活动,吸引了我。从23岁来深圳打拼,20年来一路走过,我始终坚信:有梦就能飞翔。无论,我是当初普普通通的打工仔,还是如今奔跑在创业的愣头青,我从没放弃对梦想的追逐和努力。因为,我也爱好音乐,爱好歌唱。所以,我抽出时间写下这首歌词。我相信:梦想一定会在深圳的天空自由翱翔!

    莲花汉子深圳奋斗谣:有梦就要飞翔

    2018/5/15 14:22:26
  • 别样的文笔,托出别样的精彩,靓艳邻家文坛。邻家海纳百川,总有精彩涌现。《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意识流笔法,作者主人公合二而一,掰弄絮叨一部小说的开头与收笔,这就是所谓的元小说吧?虽文无定法气象万千,然,无不关注开头与结尾,开头引领作品的风格走向,结尾蕴涵作品的视野格局。所以,捉笔或敲键盘,无不纠结切口与收口。恰当的切入角度,顺畅迈步路好走;收尾结局则显现文笔的深度或高度。

    默然小说: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

    2018/5/14 10:11:28
  • 若是在深圳一直砥砺前行,你会发现:立足深圳,并非想象中的那样难,深圳的天空也很蓝;定居深圳,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深圳也有可能成为你的第二故乡。在深圳奋斗的人,待收获成功的喜悦后,再放眼张望深圳,映入眼帘的会是杜鹃红、洒在身上的会是梧桐雨、沁人心肺的会是凤凰香、掬入口中的会是大鹏水。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10 8:26:22
  • 因特老虎对歌词《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的评语是:“很美。六韵,意味着唱六遍?更像是诗,不适作歌。”,此评语恳切、精准,我很同意。此文内容和框架,很具好歌词的基础,具备歌词所必备的,形式对仗和排比,内容的对称和呼应,以及关键语句的标语口号式。欲将其修改成歌词,特建议将六段改成三段(最多也不能超过四段),保留的每段,再加上三个短语,所加入的短语,在对应的位置上,要讲究对仗和呼应,当否?请酌。

    北国寒星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8 18:12:01
  • 我不喜欢这样的标题:“沉浮记”、“新兴互联网产业巨头覆灭记”,太像地摊杂志了;但我喜欢这样的内容:起底微商运作模式、教科书式的品牌运营蓝本、粉丝工厂的独家内幕…… 今时今地,大家都在闷声大发财,很少有人详细叙说自己的行业故事,而张谋的这篇东东,虽则文学性稍弱、布局谋篇太实诚,但是确实有料,是可触摸的深商实录,我们对张谋进到此公司的前后变化都有所目睹,而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至今还远未延续……

    因特虎老亨浮沉记

    2018/5/8 8:46:11
  • 围绕红玫瑰酒店从接盘装修,至开业这个商战案例,写这中间复杂的人际关系及个人私欲,一环套一环套路太深,商战中的尔虞我诈,谁都不是受害者,为了个人利益反而又成了施害者,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商战的残酷,稍有不慎将被对手碾压得尸骨无存。可见李玉是深谙此中之道,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生活观察力,人物和故事才描绘得如此峰回路转又细致入微,有如亲临,好的小说是有现场感的,这才能深切地打动读者。

    朱正安红玫瑰酒店

    2018/5/6 22:56:37
  • 一座高生存成本的城市,对物欲的渴求更高,只要你放得下自尊,什么都可以用金钱来核算和交易,三个女人为了改变命运,用青春和肉体获得捷径。而分别与这三个女人生活有着交汇的男主人公,眼睁睁看着她们沉沦却又无能为力,他自己都屈服于命运的安排,到了最后他以牺牲自己来拯救心爱的女人。卫鸦的笔调写来风轻云淡,随着故事的推进,无不透着对生活的妥协和无奈,无论从人物塑造到细节,几个人物的心理转变,他处理得都非常老道。

    朱正安棠夏

    2018/5/6 22:54:52
  • 好奇害死猫,高尚小区的保安当侦察兵出身的谭建民,无意中窥见小区居民发生的一件婚外情,善意的提醒,多管了一回闲事,反而让他摊上大事了,被人控告侵犯隐私权打官司,工作也遭辞退。生活中这种司空见惯的情事,当一回正义者,反而落得“告密者”下场,处处受人不待见,他苦苦思索纠结的心路变化历程,稍欠火候,故事设置的悬念跌宕起伏不够,表现张力就弱了点,整体表述尚可。

    朱正安告密

    2018/5/6 22:52:57
  •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深圳特色的作品。信息化、高科技、华强北……一个个符号强化了深圳元素。本文写的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由盛转衰的过程,其盈利模式和运作方式,对普通读者来说绝对具有吸引力。即使已经过去了几年,依然有新鲜感。而持久的新鲜感,是一部作品生命力的表现。

    王国华浮沉记

    2018/5/3 16:41:33
  • 读这篇小说的前半部分,感觉投资公司就是个冤大头,被人坑来坑去,还疑惑这样的公司怎么居然不倒闭。读到最后,发现世上不缺接盘侠。而且,在你手里搞不好的,在别人的手中也许能搞好。这篇小说通过一个具体案例将“上市公司”的种种乱象呈现在读者面前,生动、冷酷、琐碎、曲折,十分耐读。

    王国华红玫瑰酒店

    2018/5/3 16:40:42
  • 新加坡,一百多万人口超过七成是华人,地理位置东南亚却完全西方化,独立建国才五十三年,人口版土不过大中华一个中等城市的国度,却在纷繁世界里享有重要地位。《新加坡那些事》,读来倍感亲近,都有炎黄血脉炎黄文化的踪影,或因同种同根的莫名言状的感情。中国于新加坡,或有母子情结,母恋游子,游子恋根罢。读过第一节《小芸》,不由泪湿衣襟;继有《小虫/坎/古冬/香林/夏天》的纷至沓来,似远若近。

    默然新加坡那些事

    2018/5/1 16:19:43
  • 千千万万的“拓荒牛”汇聚到深圳,加入到建设特区的洪流中。他(她)们历尽艰辛,付出了青春,成就了深圳今日的辉煌。歌词的作者有感而发,词语平实质朴,直抒情怀,词句读来朗朗上口,配上音律,下里巴人,和者共鸣。想写就写,想唱就唱。唱出“拓荒牛”的初心,唱出曾经的艰辛历程,唱出今天的幸福,唱出更美好的明天。

    天马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27 0:17:29
  • 在职场上,“过江龙”可不好当呀,一不留神,就会被众多抱成团的“地头蛇”啃得连渣都不剩!你看,大中主任还没打到阿霞和陈宇等人的“七寸”,就迅即被对方咬得“大出血”!只不过,驰骋商海三十载的大中主任会这么“菜”吗?个人倒是觉得,作者可将《下马威》扩充为中、长篇小说,着重炮制“龙蛇相斗”的精彩。

    黄元罗下马威

    2018/4/26 9:09:4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