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姐
  • 点击:2338评论:52017/10/31 09:40

十七年前,陈姐很年轻,发福的身材掩饰不住一身的轻快。我也很年轻,几乎还是个任性的姑娘。我们的见面像若干个家庭一样,一个陪着小心,一个满眼挑剔。

“您好!薛小姐。”陈姐半鞠着躬,声音随着身体的弯曲落在地上,又弹了起来。大概是薛的发音不好模仿,听起来好像是在叫许小姐。我也没有纠正,拉开门,闪出了让她进来的空。

“我是碧湖家政派来的,帮您搞清洁的,我姓陈。” 她一顿一顿地把话说完,见我没有拒绝,便将自己的鞋子脱下来,左右脚认真地码在一起,摆在门外,才踮脚进来。

她没有向我要拖鞋,光着脚踩在地上走了两步,走过的地方清楚地留下带着她体温的透明蒸汽脚印,在深红色的檀香木地板上没了脚弓,很快便又消散了。顺着脚印看上去,她身上的薄料黑裤两侧的柠檬黄布条显得刺眼,一件粗布花衫卷着袖子,将她粗壮的身体勉强包裹得严实。和她大大的脚印,十分匹配。

站定后,她扭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局促,带着与生俱来的羞涩。凭借多次试用失败的经验,我对她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你好!陈姐。”我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你来帮我,真是感谢!”我客套地与她寒暄了几句,便从鞋柜里抽出一双棕色的塑料拖鞋来。顺着小腿的高度,落在她脚边,发出“噗”的一声。陈姐看起来很愚钝,却很知趣。她很快看懂了我的心思,默不作声地穿上鞋,迅速地环视了整个屋子,问:“楼上还有一层?”

“嗯!”我有些烦恼地皱了皱眉头。

“您家挺大的,楼上楼下可能要四个小时才能打扫干净。”她一边说一边麻利地走向阳台,“小姐,你只要告诉我水桶和毛巾在哪里就可以了。”说着,她抿了一下鬓角的头发,又向上挽了挽袖子,扭头看向我。

我跟随她的脚步来到阳台的储物间,详细地告诉她哪条毛巾是擦家具的,那条毛巾是厨房专用的,以及哪个拖布是擦木地板的,哪个是专门擦瓷砖的……陈姐默默地听着,也不搭腔。刚听完,她就拎起桶和抹布,脚步咚咚咚地上楼了。不一会儿,就听到了楼上水龙头哗哗的声音,还有洗洗刷刷的揉搓声……

斜靠在阳光温暖的沙发上,听着窗外清脆的鸟叫,我安心地捧起书,很快就深陷其中。看累了,竟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时,陈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透亮的玻璃、一尘不染的家具和光洁的地板让整个屋子都亮堂起来。阳台上不知何时拉上了一条长长的绳子,晒着一排大大小小的抹布,洗得干干净净的,滴答着晶莹的水珠……我出神地盯着那条摇曳着抹布的绳子,心里莫名地感到幸福和踏实。记得小时候,母亲也喜欢将衣服搭在一条简单的绳子上,一年四季,变换着各色的衣裳,风儿吹拂着摇摆的衣袖和裤腿,空气中弥漫着上海牌肥皂特有的味道……而妈妈洗衣服的声音,也总让我不知不觉便栽到梦里。这亲切的声音,这熟悉的味道!

第二次来时,陈姐依旧是那身打扮,只是换了一双微微变形的破皮鞋。她头也不抬,嘴上张合着程式化的问候:“早上好!薛小姐。”不等我寒暄,她已经轻车熟路地走向阳台了。我不知道她是怎样记住那些工具分类的。按说,每家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习惯也不同。可是,就像每一行都有出色的人一样,陈姐不光能清晰地记住我们的名字,还能记住每个家庭打扫的要求和细节。诸如:木地板什么时候该打蜡了,阳台的花儿是否该修剪了,碧丽珠、玻璃水、洁厕灵分别放在哪个柜子里,哪些该添置了,哪些还很充裕……她都了如指掌。有时,我找不到东西,问问她,竟然能找到!

这一干,就是八年。

在这八年里,她像个尽忠尽职的老管家一样,打理着我乱糟糟的生活,也陪我度过了很多想家的日子。不小心掉的单只耳环、柜子下的修眉笔、滚落在沙发下的硬币……她都会认真地放到门口的收纳盒里,甚至连顺着床缝掉下去的避孕套包装纸也会被她轻轻悄悄地扔进垃圾桶里。那些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总是让我心中最柔软的部分酥酥麻麻起来。尽管,我羞于承认对她的依赖,但我知道:我已经很难让她离开我的生活了。

陈姐不爱说话,除非我主动问她。偶然听她说起过年,才知道她是江苏人,在这里老乡少得稀罕。还听说她有个弟弟,弟弟和弟妹在福田区都有份体面的工作。跨世纪那年,老家经济不景气,她就从老家投奔过来了。大概没读多少书,就做了钟点工。帮别人做过饭、看过孩子,做过全职保姆……但受不了老被人盯着看,就一门心思只做清洁工作了……八年里,我们零零星星地相互了解了一些,但从未听她说起丈夫的事儿,每每谈及这个话题,她就不声不响地沉默下来,我也就不问了。

陈姐的日程总是安排得很满,一天要跑两三家。大概是因为做得好,又不善于拒绝吧!所以,她每次来去都匆匆忙忙的,仿佛她只是来顺便看看我,帮我收拾一下而已。即使是结清工资的时候,她也不拖延客套,只说声谢谢,微红着脸接过钱,便很快离去。

说不出为什么,每到周末,陈姐来了,我的家就会温暖起来。像母亲蒸了一大锅的馒头,热腾腾的;也像过年过节,一家人包了满盖帘的饺子,热闹闹的。 崭新的家也像住了几辈子的家一样,每面墙、每扇窗都结结实实的,稳稳妥妥的。不怕风,也不怕雨了。

可是,到了冬天,我便会难过起来。因为即便在南方,水也会一下子冰冷起来。陈姐的手指会裂开很多大大小小的口子,看得我心惊肉跳。每次我拿出加绒的胶皮手套让她戴,她都用一双带着老茧的手推开,说自己没那么娇气,带上手套就不会干活了……

“没办法,晚上还有一份工在等我。我得抽空回家做晚饭,要不然,儿子放学就只能饿着……”陈姐苦笑着对我说,“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最近迷上了游戏,成天泡网吧,钱都被他零零碎碎拿去用了。”说完,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将裂着口子的手在裤子两侧随便抹擦两下,便蹬上鞋匆匆走了。这是我第一次听她说起自己家里的事儿,还没等我细问,她已经消失在楼梯间了。

那时,网络覆盖还不时兴,手机的游戏软件也处在初级阶段,所以,青春期的孩子都只能到网吧去打游戏,想必陈姐的孩子也正在读初中吧!我默默地猜测。而后,我也旁敲侧击地问起她孩子的情况,甚至帮她出过主意,比如:锁好钱、按时作息、适当惩罚和奖励等等……陈姐每次都欢喜地听着,像个认真听讲的小学生满怀希望地离去。而下次来,却依旧带着愁容。

直到有一天,她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忽然来造访,与我正对面站了很久。我才发现,陈姐不知何时,头发竟然花白了半边。原本硬朗的身体也微微驼了背,就连声音,也透着陌生的苍老。

那天,她拎着一盒牛奶,还特意换了一身新衣裳。脸上带着不多见的笑,说:“薛老师(我不记得她啥时对我改了称谓),让您为我儿子操心了……他已经不上学了。”

我的嘴巴张得大大:“你儿子不才十四岁吗?说不读就不读了?”

“不读了,怎么也劝不住他。反正也学不好,就让他去学手艺了。明天,他就去餐厅做帮厨了。唉!不管怎么说,也算赚钱了。”陈姐微红的眼里涌出一丝宽慰和幸福。说着,她把那盒牛奶轻轻放进门,也不脱鞋,依旧站在门外,微黑的脸庞更红了一些,“从今天起,我也不做工了。也该歇歇了,让我儿子来养家吧……这段日子,您帮衬了不少我,这盒牛奶您务必收下,是给您女儿的……”说着,她局促地搓了搓手,歉疚地看向我。我不好挽留,尽管我心里有满满的不舍,还有深深的失落,但还是为眼前光鲜、对未来充满希望的陈姐默默地高兴起来。

陈姐走后,我又陆续找了些阿姨来帮忙,虽然不如她做得好,但想到她略带疲惫的身形和充满希望的眼睛,也明白了她的心意。毕竟年龄不饶人,也该是她休息的时候了。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陈姐了。在我看来:茫茫人海,谁和谁都不过是萍水相逢。然而,在三年后的一个秋天,我还是遇见了她。

那是一个寻常的傍晚,晚霞点燃了半边天空,像一只巨大的火凤凰张开了尾翼,从天的尽头,一直铺过我的头顶,美得不真实。正当我和孩子散步在小区的林荫路上。我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力车从街的对面吃力地移动过来。小小的车子里堆了不少杂物,一个巨大的旧床垫几乎要压垮单薄的车身。而那个踩车的人,正是陈姐。为了遮挡深秋的寒风,她穿了件很厚的大衣,看起来更胖了。正待我细看,那车子已经从我身边驶了过去,车子后面,仰面躺着一个中年男子,很消瘦的腿,耷拉下来一条,一荡一荡地摇晃在风中……

女儿眼尖,还没等我辨识,便喊了一声:“陈阿姨……”我扭头一看,那已经驶过的车子随着喊叫声忽然猛烈地摇摆了两下,速度却紧跟着加快起来。我能看到那双有力的腿急促而慌张地使着劲,我不敢想象陈姐脸上的表情……

站在一旁的两个保安抽着烟,斜着眼,冷冷地看着拾荒的车子远去。其中一个说道:“看样子,老刘还是没戒这酒啊!”

“是啊!听说儿子也去戒毒所了……”

“可不,可怜了这女人!”

正听着,一阵风儿刮过,卷着细碎的灰尘和凋零了一地的树叶,从我眼前略过。抽干了水分的叶子滚落在地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打着圈地一会儿聚拢在一起,一会儿又各自散开,朝着不知名的方向飞去。烧红的天空笼罩着密密麻麻的楼宇,看不出一丝暖意,像一个富丽堂皇的殿堂即将烧尽的模样,陡然地让人生出畏惧。

不知谁家的窗户,忽然转向日头,将刺眼的光一下子投射到灰黑的水泥地上,照出一道长长直直的光束来。往日看不到的灰尘在白花花的光束中,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它们飞舞着,跳跃着,肆无忌惮地浮浮沉沉。

站在风中,我的呼吸忽然疼痛起来……

  • 1
  • 关键词:管家幸福哀伤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0-31
  • 何逵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0-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黑雪2童生2017/10/31 10:49:29
    • 分享到:
  • 小文帮我回忆起自己的一段往事,也让我看到这座城市不同人的冷暖人生。命运总是最称职的导演,将每个人的一生都演绎得透彻心扉。大概是源于自己真实的生活吧,这样的文字,也总是不小心把自己感动。 感谢文字,让我找到一个感恩生活和表达爱恨的一方天地。也感谢读者,和我分享这其中的悲欣喜乐。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1/01 08:19:26
    • 分享到:
  • 现实中,类似“陈姐”这样,好人却未能遇上好的家庭,结果悲剧连连的现象着实不少!故事的结尾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浅层次的唏嘘,更多的还有那一系列的思考:陈姐的悲剧是谁造成的?我们应该哀她自己的不争?还是怒她家人的可憎?亦或是叹息社会的监管不力?我想,这才是本文的升华之处,更是文章的精华所在!
  • 回复
    • 黑雪2童生2017/10/31 17:22:34
    • 分享到:
  • 感谢黄元罗先生、感谢女人如花……感谢各位大咖的打赏。在下一一谢过。
  • 回复
    • 何逵3秀才2017/10/31 10:16:22
    • 分享到:
  • 陈姐有妈妈的温暖,我和陈姐似乎更像是母女,虽然温馨,我却改变不了她的生活,难免有些唏嘘。
    • 黑雪2017/10/31 10:48:56
    • 分享到:
  • 感谢花开不半夏的细心阅读和评价,谢谢打赏!我很快乐。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115916
  • 13
  • 1940
  • 终于又阅读到海青的诗歌啦。从去年7月到现在5月,海青整整有大半年没在邻家发稿啦。很多时候,我来邻家总会情不自禁的去串门。比如海青家、春丽家、飞泉家、阿木家、书生家、张旭家、先和家、李玉家......,在他们的家里我总会看到很多惊喜,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在等我阅读。看,海青的这篇诗歌,很多诗句是我非常喜欢的。“我们热爱谎言”“一旦将面具取下,它们便枯萎”“阶级的阶梯不允许衣衫褴褛的途人就坐”,太多太多!

    莲花汉子恶抒情

    2018/5/16 14:54:19
  • 离开邻家有段日子,累了,回邻家逛逛,发觉还是那样的亲切。邻家的文、邻家的人、邻家的活动还是一样的“邻家味”。“深圳奋斗谣”歌词征集活动,吸引了我。从23岁来深圳打拼,20年来一路走过,我始终坚信:有梦就能飞翔。无论,我是当初普普通通的打工仔,还是如今奔跑在创业的愣头青,我从没放弃对梦想的追逐和努力。因为,我也爱好音乐,爱好歌唱。所以,我抽出时间写下这首歌词。我相信:梦想一定会在深圳的天空自由翱翔!

    莲花汉子深圳奋斗谣:有梦就要飞翔

    2018/5/15 14:22:26
  • 别样的文笔,托出别样的精彩,靓艳邻家文坛。邻家海纳百川,总有精彩涌现。《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意识流笔法,作者主人公合二而一,掰弄絮叨一部小说的开头与收笔,这就是所谓的元小说吧?虽文无定法气象万千,然,无不关注开头与结尾,开头引领作品的风格走向,结尾蕴涵作品的视野格局。所以,捉笔或敲键盘,无不纠结切口与收口。恰当的切入角度,顺畅迈步路好走;收尾结局则显现文笔的深度或高度。

    默然小说: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

    2018/5/14 10:11:28
  • 若是在深圳一直砥砺前行,你会发现:立足深圳,并非想象中的那样难,深圳的天空也很蓝;定居深圳,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深圳也有可能成为你的第二故乡。在深圳奋斗的人,待收获成功的喜悦后,再放眼张望深圳,映入眼帘的会是杜鹃红、洒在身上的会是梧桐雨、沁人心肺的会是凤凰香、掬入口中的会是大鹏水。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10 8:26:22
  • 因特老虎对歌词《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的评语是:“很美。六韵,意味着唱六遍?更像是诗,不适作歌。”,此评语恳切、精准,我很同意。此文内容和框架,很具好歌词的基础,具备歌词所必备的,形式对仗和排比,内容的对称和呼应,以及关键语句的标语口号式。欲将其修改成歌词,特建议将六段改成三段(最多也不能超过四段),保留的每段,再加上三个短语,所加入的短语,在对应的位置上,要讲究对仗和呼应,当否?请酌。

    北国寒星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8 18:12:01
  • 我不喜欢这样的标题:“沉浮记”、“新兴互联网产业巨头覆灭记”,太像地摊杂志了;但我喜欢这样的内容:起底微商运作模式、教科书式的品牌运营蓝本、粉丝工厂的独家内幕…… 今时今地,大家都在闷声大发财,很少有人详细叙说自己的行业故事,而张谋的这篇东东,虽则文学性稍弱、布局谋篇太实诚,但是确实有料,是可触摸的深商实录,我们对张谋进到此公司的前后变化都有所目睹,而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至今还远未延续……

    因特虎老亨浮沉记

    2018/5/8 8:46:11
  • 围绕红玫瑰酒店从接盘装修,至开业这个商战案例,写这中间复杂的人际关系及个人私欲,一环套一环套路太深,商战中的尔虞我诈,谁都不是受害者,为了个人利益反而又成了施害者,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商战的残酷,稍有不慎将被对手碾压得尸骨无存。可见李玉是深谙此中之道,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生活观察力,人物和故事才描绘得如此峰回路转又细致入微,有如亲临,好的小说是有现场感的,这才能深切地打动读者。

    朱正安红玫瑰酒店

    2018/5/6 22:56:37
  • 一座高生存成本的城市,对物欲的渴求更高,只要你放得下自尊,什么都可以用金钱来核算和交易,三个女人为了改变命运,用青春和肉体获得捷径。而分别与这三个女人生活有着交汇的男主人公,眼睁睁看着她们沉沦却又无能为力,他自己都屈服于命运的安排,到了最后他以牺牲自己来拯救心爱的女人。卫鸦的笔调写来风轻云淡,随着故事的推进,无不透着对生活的妥协和无奈,无论从人物塑造到细节,几个人物的心理转变,他处理得都非常老道。

    朱正安棠夏

    2018/5/6 22:54:52
  • 好奇害死猫,高尚小区的保安当侦察兵出身的谭建民,无意中窥见小区居民发生的一件婚外情,善意的提醒,多管了一回闲事,反而让他摊上大事了,被人控告侵犯隐私权打官司,工作也遭辞退。生活中这种司空见惯的情事,当一回正义者,反而落得“告密者”下场,处处受人不待见,他苦苦思索纠结的心路变化历程,稍欠火候,故事设置的悬念跌宕起伏不够,表现张力就弱了点,整体表述尚可。

    朱正安告密

    2018/5/6 22:52:57
  •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深圳特色的作品。信息化、高科技、华强北……一个个符号强化了深圳元素。本文写的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由盛转衰的过程,其盈利模式和运作方式,对普通读者来说绝对具有吸引力。即使已经过去了几年,依然有新鲜感。而持久的新鲜感,是一部作品生命力的表现。

    王国华浮沉记

    2018/5/3 16:41:33
  • 读这篇小说的前半部分,感觉投资公司就是个冤大头,被人坑来坑去,还疑惑这样的公司怎么居然不倒闭。读到最后,发现世上不缺接盘侠。而且,在你手里搞不好的,在别人的手中也许能搞好。这篇小说通过一个具体案例将“上市公司”的种种乱象呈现在读者面前,生动、冷酷、琐碎、曲折,十分耐读。

    王国华红玫瑰酒店

    2018/5/3 16:40:42
  • 新加坡,一百多万人口超过七成是华人,地理位置东南亚却完全西方化,独立建国才五十三年,人口版土不过大中华一个中等城市的国度,却在纷繁世界里享有重要地位。《新加坡那些事》,读来倍感亲近,都有炎黄血脉炎黄文化的踪影,或因同种同根的莫名言状的感情。中国于新加坡,或有母子情结,母恋游子,游子恋根罢。读过第一节《小芸》,不由泪湿衣襟;继有《小虫/坎/古冬/香林/夏天》的纷至沓来,似远若近。

    默然新加坡那些事

    2018/5/1 16:19:43
  • 千千万万的“拓荒牛”汇聚到深圳,加入到建设特区的洪流中。他(她)们历尽艰辛,付出了青春,成就了深圳今日的辉煌。歌词的作者有感而发,词语平实质朴,直抒情怀,词句读来朗朗上口,配上音律,下里巴人,和者共鸣。想写就写,想唱就唱。唱出“拓荒牛”的初心,唱出曾经的艰辛历程,唱出今天的幸福,唱出更美好的明天。

    天马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27 0:17:29
  • 在职场上,“过江龙”可不好当呀,一不留神,就会被众多抱成团的“地头蛇”啃得连渣都不剩!你看,大中主任还没打到阿霞和陈宇等人的“七寸”,就迅即被对方咬得“大出血”!只不过,驰骋商海三十载的大中主任会这么“菜”吗?个人倒是觉得,作者可将《下马威》扩充为中、长篇小说,着重炮制“龙蛇相斗”的精彩。

    黄元罗下马威

    2018/4/26 9:09:42
  • 李双鱼的《苏的故事》,包含三个内容:一个是苏与被遗弃的母亲的故事,这是被自甘暴弃女人折磨的故事;一个是苏与欧交往的故事,欧爱她,但她并没有找到感觉,注定是无果而终的关系;一个是苏与林交往的故事,林爱她,比起林来,她似乎更倾心于林,以至于她追踪林到苏州,并给双鱼座的林,买一对双鱼玉石的礼物,预示着他们关系的发展方向。文章最值得称道是语言:简洁、生动、俏皮,充满诗意。但文章更像小说,定位随笔是否合适?

    北国寒星苏的故事

    2018/4/25 19:17:1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