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姐
  • 点击:1543评论:52017/10/31 09:40

十七年前,陈姐很年轻,发福的身材掩饰不住一身的轻快。我也很年轻,几乎还是个任性的姑娘。我们的见面像若干个家庭一样,一个陪着小心,一个满眼挑剔。

“您好!薛小姐。”陈姐半鞠着躬,声音随着身体的弯曲落在地上,又弹了起来。大概是薛的发音不好模仿,听起来好像是在叫许小姐。我也没有纠正,拉开门,闪出了让她进来的空。

“我是碧湖家政派来的,帮您搞清洁的,我姓陈。” 她一顿一顿地把话说完,见我没有拒绝,便将自己的鞋子脱下来,左右脚认真地码在一起,摆在门外,才踮脚进来。

她没有向我要拖鞋,光着脚踩在地上走了两步,走过的地方清楚地留下带着她体温的透明蒸汽脚印,在深红色的檀香木地板上没了脚弓,很快便又消散了。顺着脚印看上去,她身上的薄料黑裤两侧的柠檬黄布条显得刺眼,一件粗布花衫卷着袖子,将她粗壮的身体勉强包裹得严实。和她大大的脚印,十分匹配。

站定后,她扭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局促,带着与生俱来的羞涩。凭借多次试用失败的经验,我对她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你好!陈姐。”我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你来帮我,真是感谢!”我客套地与她寒暄了几句,便从鞋柜里抽出一双棕色的塑料拖鞋来。顺着小腿的高度,落在她脚边,发出“噗”的一声。陈姐看起来很愚钝,却很知趣。她很快看懂了我的心思,默不作声地穿上鞋,迅速地环视了整个屋子,问:“楼上还有一层?”

“嗯!”我有些烦恼地皱了皱眉头。

“您家挺大的,楼上楼下可能要四个小时才能打扫干净。”她一边说一边麻利地走向阳台,“小姐,你只要告诉我水桶和毛巾在哪里就可以了。”说着,她抿了一下鬓角的头发,又向上挽了挽袖子,扭头看向我。

我跟随她的脚步来到阳台的储物间,详细地告诉她哪条毛巾是擦家具的,那条毛巾是厨房专用的,以及哪个拖布是擦木地板的,哪个是专门擦瓷砖的……陈姐默默地听着,也不搭腔。刚听完,她就拎起桶和抹布,脚步咚咚咚地上楼了。不一会儿,就听到了楼上水龙头哗哗的声音,还有洗洗刷刷的揉搓声……

斜靠在阳光温暖的沙发上,听着窗外清脆的鸟叫,我安心地捧起书,很快就深陷其中。看累了,竟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时,陈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透亮的玻璃、一尘不染的家具和光洁的地板让整个屋子都亮堂起来。阳台上不知何时拉上了一条长长的绳子,晒着一排大大小小的抹布,洗得干干净净的,滴答着晶莹的水珠……我出神地盯着那条摇曳着抹布的绳子,心里莫名地感到幸福和踏实。记得小时候,母亲也喜欢将衣服搭在一条简单的绳子上,一年四季,变换着各色的衣裳,风儿吹拂着摇摆的衣袖和裤腿,空气中弥漫着上海牌肥皂特有的味道……而妈妈洗衣服的声音,也总让我不知不觉便栽到梦里。这亲切的声音,这熟悉的味道!

第二次来时,陈姐依旧是那身打扮,只是换了一双微微变形的破皮鞋。她头也不抬,嘴上张合着程式化的问候:“早上好!薛小姐。”不等我寒暄,她已经轻车熟路地走向阳台了。我不知道她是怎样记住那些工具分类的。按说,每家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习惯也不同。可是,就像每一行都有出色的人一样,陈姐不光能清晰地记住我们的名字,还能记住每个家庭打扫的要求和细节。诸如:木地板什么时候该打蜡了,阳台的花儿是否该修剪了,碧丽珠、玻璃水、洁厕灵分别放在哪个柜子里,哪些该添置了,哪些还很充裕……她都了如指掌。有时,我找不到东西,问问她,竟然能找到!

这一干,就是八年。

在这八年里,她像个尽忠尽职的老管家一样,打理着我乱糟糟的生活,也陪我度过了很多想家的日子。不小心掉的单只耳环、柜子下的修眉笔、滚落在沙发下的硬币……她都会认真地放到门口的收纳盒里,甚至连顺着床缝掉下去的避孕套包装纸也会被她轻轻悄悄地扔进垃圾桶里。那些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总是让我心中最柔软的部分酥酥麻麻起来。尽管,我羞于承认对她的依赖,但我知道:我已经很难让她离开我的生活了。

陈姐不爱说话,除非我主动问她。偶然听她说起过年,才知道她是江苏人,在这里老乡少得稀罕。还听说她有个弟弟,弟弟和弟妹在福田区都有份体面的工作。跨世纪那年,老家经济不景气,她就从老家投奔过来了。大概没读多少书,就做了钟点工。帮别人做过饭、看过孩子,做过全职保姆……但受不了老被人盯着看,就一门心思只做清洁工作了……八年里,我们零零星星地相互了解了一些,但从未听她说起丈夫的事儿,每每谈及这个话题,她就不声不响地沉默下来,我也就不问了。

陈姐的日程总是安排得很满,一天要跑两三家。大概是因为做得好,又不善于拒绝吧!所以,她每次来去都匆匆忙忙的,仿佛她只是来顺便看看我,帮我收拾一下而已。即使是结清工资的时候,她也不拖延客套,只说声谢谢,微红着脸接过钱,便很快离去。

说不出为什么,每到周末,陈姐来了,我的家就会温暖起来。像母亲蒸了一大锅的馒头,热腾腾的;也像过年过节,一家人包了满盖帘的饺子,热闹闹的。 崭新的家也像住了几辈子的家一样,每面墙、每扇窗都结结实实的,稳稳妥妥的。不怕风,也不怕雨了。

可是,到了冬天,我便会难过起来。因为即便在南方,水也会一下子冰冷起来。陈姐的手指会裂开很多大大小小的口子,看得我心惊肉跳。每次我拿出加绒的胶皮手套让她戴,她都用一双带着老茧的手推开,说自己没那么娇气,带上手套就不会干活了……

“没办法,晚上还有一份工在等我。我得抽空回家做晚饭,要不然,儿子放学就只能饿着……”陈姐苦笑着对我说,“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最近迷上了游戏,成天泡网吧,钱都被他零零碎碎拿去用了。”说完,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将裂着口子的手在裤子两侧随便抹擦两下,便蹬上鞋匆匆走了。这是我第一次听她说起自己家里的事儿,还没等我细问,她已经消失在楼梯间了。

那时,网络覆盖还不时兴,手机的游戏软件也处在初级阶段,所以,青春期的孩子都只能到网吧去打游戏,想必陈姐的孩子也正在读初中吧!我默默地猜测。而后,我也旁敲侧击地问起她孩子的情况,甚至帮她出过主意,比如:锁好钱、按时作息、适当惩罚和奖励等等……陈姐每次都欢喜地听着,像个认真听讲的小学生满怀希望地离去。而下次来,却依旧带着愁容。

直到有一天,她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忽然来造访,与我正对面站了很久。我才发现,陈姐不知何时,头发竟然花白了半边。原本硬朗的身体也微微驼了背,就连声音,也透着陌生的苍老。

那天,她拎着一盒牛奶,还特意换了一身新衣裳。脸上带着不多见的笑,说:“薛老师(我不记得她啥时对我改了称谓),让您为我儿子操心了……他已经不上学了。”

我的嘴巴张得大大:“你儿子不才十四岁吗?说不读就不读了?”

“不读了,怎么也劝不住他。反正也学不好,就让他去学手艺了。明天,他就去餐厅做帮厨了。唉!不管怎么说,也算赚钱了。”陈姐微红的眼里涌出一丝宽慰和幸福。说着,她把那盒牛奶轻轻放进门,也不脱鞋,依旧站在门外,微黑的脸庞更红了一些,“从今天起,我也不做工了。也该歇歇了,让我儿子来养家吧……这段日子,您帮衬了不少我,这盒牛奶您务必收下,是给您女儿的……”说着,她局促地搓了搓手,歉疚地看向我。我不好挽留,尽管我心里有满满的不舍,还有深深的失落,但还是为眼前光鲜、对未来充满希望的陈姐默默地高兴起来。

陈姐走后,我又陆续找了些阿姨来帮忙,虽然不如她做得好,但想到她略带疲惫的身形和充满希望的眼睛,也明白了她的心意。毕竟年龄不饶人,也该是她休息的时候了。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陈姐了。在我看来:茫茫人海,谁和谁都不过是萍水相逢。然而,在三年后的一个秋天,我还是遇见了她。

那是一个寻常的傍晚,晚霞点燃了半边天空,像一只巨大的火凤凰张开了尾翼,从天的尽头,一直铺过我的头顶,美得不真实。正当我和孩子散步在小区的林荫路上。我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力车从街的对面吃力地移动过来。小小的车子里堆了不少杂物,一个巨大的旧床垫几乎要压垮单薄的车身。而那个踩车的人,正是陈姐。为了遮挡深秋的寒风,她穿了件很厚的大衣,看起来更胖了。正待我细看,那车子已经从我身边驶了过去,车子后面,仰面躺着一个中年男子,很消瘦的腿,耷拉下来一条,一荡一荡地摇晃在风中……

女儿眼尖,还没等我辨识,便喊了一声:“陈阿姨……”我扭头一看,那已经驶过的车子随着喊叫声忽然猛烈地摇摆了两下,速度却紧跟着加快起来。我能看到那双有力的腿急促而慌张地使着劲,我不敢想象陈姐脸上的表情……

站在一旁的两个保安抽着烟,斜着眼,冷冷地看着拾荒的车子远去。其中一个说道:“看样子,老刘还是没戒这酒啊!”

“是啊!听说儿子也去戒毒所了……”

“可不,可怜了这女人!”

正听着,一阵风儿刮过,卷着细碎的灰尘和凋零了一地的树叶,从我眼前略过。抽干了水分的叶子滚落在地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打着圈地一会儿聚拢在一起,一会儿又各自散开,朝着不知名的方向飞去。烧红的天空笼罩着密密麻麻的楼宇,看不出一丝暖意,像一个富丽堂皇的殿堂即将烧尽的模样,陡然地让人生出畏惧。

不知谁家的窗户,忽然转向日头,将刺眼的光一下子投射到灰黑的水泥地上,照出一道长长直直的光束来。往日看不到的灰尘在白花花的光束中,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它们飞舞着,跳跃着,肆无忌惮地浮浮沉沉。

站在风中,我的呼吸忽然疼痛起来……

  • 关键词:管家幸福哀伤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0-31
  • 何逵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0-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黑雪2童生2017/10/31 10:49:29
    • 分享到:
  • 小文帮我回忆起自己的一段往事,也让我看到这座城市不同人的冷暖人生。命运总是最称职的导演,将每个人的一生都演绎得透彻心扉。大概是源于自己真实的生活吧,这样的文字,也总是不小心把自己感动。 感谢文字,让我找到一个感恩生活和表达爱恨的一方天地。也感谢读者,和我分享这其中的悲欣喜乐。
  • 回复
    • 黄元罗3秀才2017/11/01 08:19:26
    • 分享到:
  • 现实中,类似“陈姐”这样,好人却未能遇上好的家庭,结果悲剧连连的现象着实不少!故事的结尾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浅层次的唏嘘,更多的还有那一系列的思考:陈姐的悲剧是谁造成的?我们应该哀她自己的不争?还是怒她家人的可憎?亦或是叹息社会的监管不力?我想,这才是本文的升华之处,更是文章的精华所在!
  • 回复
    • 黑雪2童生2017/10/31 17:22:34
    • 分享到:
  • 感谢黄元罗先生、感谢女人如花……感谢各位大咖的打赏。在下一一谢过。
  • 回复
    • 何逵2童生2017/10/31 10:16:22
    • 分享到:
  • 陈姐有妈妈的温暖,我和陈姐似乎更像是母女,虽然温馨,我却改变不了她的生活,难免有些唏嘘。
    • 黑雪2017/10/31 10:48:56
    • 分享到:
  • 感谢花开不半夏的细心阅读和评价,谢谢打赏!我很快乐。

    回复

  • 最近来访
  • 1920积分
  • 3星
  • 3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113869
  • 14
  • 1920
  • 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故事,却有浓酽得排解不开的愁肠。作者对14岁少女春芹初恋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腻纤毫,就像有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丝线,在情感深处更深处轻挠,让人深陷其中,以自己的初恋去陪春芹一起萌动初开。那些个阳光灿烂多梦易感懵懂生涩好奇渴望,都化作点点轻泪,在起风下雨潮湿雾霭长着蒲公英牛膝草的乡村,消融。

    笑谈一生净水已生萍

    2018/2/19 13:19:36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陈彻凡人芳华

    2018/2/7 1:16:12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陈彻净水已生萍

    2018/2/7 0:53: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