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姐
  • 点击:7659评论:52017/10/31 09:40

十七年前,陈姐很年轻,发福的身材掩饰不住一身的轻快。我也很年轻,几乎还是个任性的姑娘。我们的见面像若干个家庭一样,一个陪着小心,一个满眼挑剔。

“您好!薛小姐。”陈姐半鞠着躬,声音随着身体的弯曲落在地上,又弹了起来。大概是薛的发音不好模仿,听起来好像是在叫许小姐。我也没有纠正,拉开门,闪出了让她进来的空。

“我是碧湖家政派来的,帮您搞清洁的,我姓陈。” 她一顿一顿地把话说完,见我没有拒绝,便将自己的鞋子脱下来,左右脚认真地码在一起,摆在门外,才踮脚进来。

她没有向我要拖鞋,光着脚踩在地上走了两步,走过的地方清楚地留下带着她体温的透明蒸汽脚印,在深红色的檀香木地板上没了脚弓,很快便又消散了。顺着脚印看上去,她身上的薄料黑裤两侧的柠檬黄布条显得刺眼,一件粗布花衫卷着袖子,将她粗壮的身体勉强包裹得严实。和她大大的脚印,十分匹配。

站定后,她扭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局促,带着与生俱来的羞涩。凭借多次试用失败的经验,我对她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你好!陈姐。”我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你来帮我,真是感谢!”我客套地与她寒暄了几句,便从鞋柜里抽出一双棕色的塑料拖鞋来。顺着小腿的高度,落在她脚边,发出“噗”的一声。陈姐看起来很愚钝,却很知趣。她很快看懂了我的心思,默不作声地穿上鞋,迅速地环视了整个屋子,问:“楼上还有一层?”

“嗯!”我有些烦恼地皱了皱眉头。

“您家挺大的,楼上楼下可能要四个小时才能打扫干净。”她一边说一边麻利地走向阳台,“小姐,你只要告诉我水桶和毛巾在哪里就可以了。”说着,她抿了一下鬓角的头发,又向上挽了挽袖子,扭头看向我。

我跟随她的脚步来到阳台的储物间,详细地告诉她哪条毛巾是擦家具的,那条毛巾是厨房专用的,以及哪个拖布是擦木地板的,哪个是专门擦瓷砖的……陈姐默默地听着,也不搭腔。刚听完,她就拎起桶和抹布,脚步咚咚咚地上楼了。不一会儿,就听到了楼上水龙头哗哗的声音,还有洗洗刷刷的揉搓声……

斜靠在阳光温暖的沙发上,听着窗外清脆的鸟叫,我安心地捧起书,很快就深陷其中。看累了,竟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时,陈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透亮的玻璃、一尘不染的家具和光洁的地板让整个屋子都亮堂起来。阳台上不知何时拉上了一条长长的绳子,晒着一排大大小小的抹布,洗得干干净净的,滴答着晶莹的水珠……我出神地盯着那条摇曳着抹布的绳子,心里莫名地感到幸福和踏实。记得小时候,母亲也喜欢将衣服搭在一条简单的绳子上,一年四季,变换着各色的衣裳,风儿吹拂着摇摆的衣袖和裤腿,空气中弥漫着上海牌肥皂特有的味道……而妈妈洗衣服的声音,也总让我不知不觉便栽到梦里。这亲切的声音,这熟悉的味道!

第二次来时,陈姐依旧是那身打扮,只是换了一双微微变形的破皮鞋。她头也不抬,嘴上张合着程式化的问候:“早上好!薛小姐。”不等我寒暄,她已经轻车熟路地走向阳台了。我不知道她是怎样记住那些工具分类的。按说,每家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习惯也不同。可是,就像每一行都有出色的人一样,陈姐不光能清晰地记住我们的名字,还能记住每个家庭打扫的要求和细节。诸如:木地板什么时候该打蜡了,阳台的花儿是否该修剪了,碧丽珠、玻璃水、洁厕灵分别放在哪个柜子里,哪些该添置了,哪些还很充裕……她都了如指掌。有时,我找不到东西,问问她,竟然能找到!

这一干,就是八年。

在这八年里,她像个尽忠尽职的老管家一样,打理着我乱糟糟的生活,也陪我度过了很多想家的日子。不小心掉的单只耳环、柜子下的修眉笔、滚落在沙发下的硬币……她都会认真地放到门口的收纳盒里,甚至连顺着床缝掉下去的避孕套包装纸也会被她轻轻悄悄地扔进垃圾桶里。那些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总是让我心中最柔软的部分酥酥麻麻起来。尽管,我羞于承认对她的依赖,但我知道:我已经很难让她离开我的生活了。

陈姐不爱说话,除非我主动问她。偶然听她说起过年,才知道她是江苏人,在这里老乡少得稀罕。还听说她有个弟弟,弟弟和弟妹在福田区都有份体面的工作。跨世纪那年,老家经济不景气,她就从老家投奔过来了。大概没读多少书,就做了钟点工。帮别人做过饭、看过孩子,做过全职保姆……但受不了老被人盯着看,就一门心思只做清洁工作了……八年里,我们零零星星地相互了解了一些,但从未听她说起丈夫的事儿,每每谈及这个话题,她就不声不响地沉默下来,我也就不问了。

陈姐的日程总是安排得很满,一天要跑两三家。大概是因为做得好,又不善于拒绝吧!所以,她每次来去都匆匆忙忙的,仿佛她只是来顺便看看我,帮我收拾一下而已。即使是结清工资的时候,她也不拖延客套,只说声谢谢,微红着脸接过钱,便很快离去。

说不出为什么,每到周末,陈姐来了,我的家就会温暖起来。像母亲蒸了一大锅的馒头,热腾腾的;也像过年过节,一家人包了满盖帘的饺子,热闹闹的。 崭新的家也像住了几辈子的家一样,每面墙、每扇窗都结结实实的,稳稳妥妥的。不怕风,也不怕雨了。

可是,到了冬天,我便会难过起来。因为即便在南方,水也会一下子冰冷起来。陈姐的手指会裂开很多大大小小的口子,看得我心惊肉跳。每次我拿出加绒的胶皮手套让她戴,她都用一双带着老茧的手推开,说自己没那么娇气,带上手套就不会干活了……

“没办法,晚上还有一份工在等我。我得抽空回家做晚饭,要不然,儿子放学就只能饿着……”陈姐苦笑着对我说,“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最近迷上了游戏,成天泡网吧,钱都被他零零碎碎拿去用了。”说完,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将裂着口子的手在裤子两侧随便抹擦两下,便蹬上鞋匆匆走了。这是我第一次听她说起自己家里的事儿,还没等我细问,她已经消失在楼梯间了。

那时,网络覆盖还不时兴,手机的游戏软件也处在初级阶段,所以,青春期的孩子都只能到网吧去打游戏,想必陈姐的孩子也正在读初中吧!我默默地猜测。而后,我也旁敲侧击地问起她孩子的情况,甚至帮她出过主意,比如:锁好钱、按时作息、适当惩罚和奖励等等……陈姐每次都欢喜地听着,像个认真听讲的小学生满怀希望地离去。而下次来,却依旧带着愁容。

直到有一天,她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忽然来造访,与我正对面站了很久。我才发现,陈姐不知何时,头发竟然花白了半边。原本硬朗的身体也微微驼了背,就连声音,也透着陌生的苍老。

那天,她拎着一盒牛奶,还特意换了一身新衣裳。脸上带着不多见的笑,说:“薛老师(我不记得她啥时对我改了称谓),让您为我儿子操心了……他已经不上学了。”

我的嘴巴张得大大:“你儿子不才十四岁吗?说不读就不读了?”

“不读了,怎么也劝不住他。反正也学不好,就让他去学手艺了。明天,他就去餐厅做帮厨了。唉!不管怎么说,也算赚钱了。”陈姐微红的眼里涌出一丝宽慰和幸福。说着,她把那盒牛奶轻轻放进门,也不脱鞋,依旧站在门外,微黑的脸庞更红了一些,“从今天起,我也不做工了。也该歇歇了,让我儿子来养家吧……这段日子,您帮衬了不少我,这盒牛奶您务必收下,是给您女儿的……”说着,她局促地搓了搓手,歉疚地看向我。我不好挽留,尽管我心里有满满的不舍,还有深深的失落,但还是为眼前光鲜、对未来充满希望的陈姐默默地高兴起来。

陈姐走后,我又陆续找了些阿姨来帮忙,虽然不如她做得好,但想到她略带疲惫的身形和充满希望的眼睛,也明白了她的心意。毕竟年龄不饶人,也该是她休息的时候了。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陈姐了。在我看来:茫茫人海,谁和谁都不过是萍水相逢。然而,在三年后的一个秋天,我还是遇见了她。

那是一个寻常的傍晚,晚霞点燃了半边天空,像一只巨大的火凤凰张开了尾翼,从天的尽头,一直铺过我的头顶,美得不真实。正当我和孩子散步在小区的林荫路上。我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力车从街的对面吃力地移动过来。小小的车子里堆了不少杂物,一个巨大的旧床垫几乎要压垮单薄的车身。而那个踩车的人,正是陈姐。为了遮挡深秋的寒风,她穿了件很厚的大衣,看起来更胖了。正待我细看,那车子已经从我身边驶了过去,车子后面,仰面躺着一个中年男子,很消瘦的腿,耷拉下来一条,一荡一荡地摇晃在风中……

女儿眼尖,还没等我辨识,便喊了一声:“陈阿姨……”我扭头一看,那已经驶过的车子随着喊叫声忽然猛烈地摇摆了两下,速度却紧跟着加快起来。我能看到那双有力的腿急促而慌张地使着劲,我不敢想象陈姐脸上的表情……

站在一旁的两个保安抽着烟,斜着眼,冷冷地看着拾荒的车子远去。其中一个说道:“看样子,老刘还是没戒这酒啊!”

“是啊!听说儿子也去戒毒所了……”

“可不,可怜了这女人!”

正听着,一阵风儿刮过,卷着细碎的灰尘和凋零了一地的树叶,从我眼前略过。抽干了水分的叶子滚落在地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打着圈地一会儿聚拢在一起,一会儿又各自散开,朝着不知名的方向飞去。烧红的天空笼罩着密密麻麻的楼宇,看不出一丝暖意,像一个富丽堂皇的殿堂即将烧尽的模样,陡然地让人生出畏惧。

不知谁家的窗户,忽然转向日头,将刺眼的光一下子投射到灰黑的水泥地上,照出一道长长直直的光束来。往日看不到的灰尘在白花花的光束中,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它们飞舞着,跳跃着,肆无忌惮地浮浮沉沉。

站在风中,我的呼吸忽然疼痛起来……

  • 1
  • 关键词:管家幸福哀伤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0-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黑雪2童生2017/10/31 10:49:29
    • 分享到:
  • 小文帮我回忆起自己的一段往事,也让我看到这座城市不同人的冷暖人生。命运总是最称职的导演,将每个人的一生都演绎得透彻心扉。大概是源于自己真实的生活吧,这样的文字,也总是不小心把自己感动。 感谢文字,让我找到一个感恩生活和表达爱恨的一方天地。也感谢读者,和我分享这其中的悲欣喜乐。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1/01 08:19:26
    • 分享到:
  • 现实中,类似“陈姐”这样,好人却未能遇上好的家庭,结果悲剧连连的现象着实不少!故事的结尾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浅层次的唏嘘,更多的还有那一系列的思考:陈姐的悲剧是谁造成的?我们应该哀她自己的不争?还是怒她家人的可憎?亦或是叹息社会的监管不力?我想,这才是本文的升华之处,更是文章的精华所在!
  • 回复
    • 黑雪2童生2017/10/31 17:22:34
    • 分享到:
  • 感谢黄元罗先生、感谢女人如花……感谢各位大咖的打赏。在下一一谢过。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7/10/31 10:16:22
    • 分享到:
  • 陈姐有妈妈的温暖,我和陈姐似乎更像是母女,虽然温馨,我却改变不了她的生活,难免有些唏嘘。
    • 黑雪2017/10/31 10:48:56
    • 分享到:
  • 感谢花开不半夏的细心阅读和评价,谢谢打赏!我很快乐。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197
  • 14
  • 219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