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姐
  • 点击:511评论:52017/10/31 09:40

十七年前,陈姐很年轻,发福的身材掩饰不住一身的轻快。我也很年轻,几乎还是个任性的姑娘。我们的见面像若干个家庭一样,一个陪着小心,一个满眼挑剔。

“您好!薛小姐。”陈姐半鞠着躬,声音随着身体的弯曲落在地上,又弹了起来。大概是薛的发音不好模仿,听起来好像是在叫许小姐。我也没有纠正,拉开门,闪出了让她进来的空。

“我是碧湖家政派来的,帮您搞清洁的,我姓陈。” 她一顿一顿地把话说完,见我没有拒绝,便将自己的鞋子脱下来,左右脚认真地码在一起,摆在门外,才踮脚进来。

她没有向我要拖鞋,光着脚踩在地上走了两步,走过的地方清楚地留下带着她体温的透明蒸汽脚印,在深红色的檀香木地板上没了脚弓,很快便又消散了。顺着脚印看上去,她身上的薄料黑裤两侧的柠檬黄布条显得刺眼,一件粗布花衫卷着袖子,将她粗壮的身体勉强包裹得严实。和她大大的脚印,十分匹配。

站定后,她扭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局促,带着与生俱来的羞涩。凭借多次试用失败的经验,我对她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你好!陈姐。”我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你来帮我,真是感谢!”我客套地与她寒暄了几句,便从鞋柜里抽出一双棕色的塑料拖鞋来。顺着小腿的高度,落在她脚边,发出“噗”的一声。陈姐看起来很愚钝,却很知趣。她很快看懂了我的心思,默不作声地穿上鞋,迅速地环视了整个屋子,问:“楼上还有一层?”

“嗯!”我有些烦恼地皱了皱眉头。

“您家挺大的,楼上楼下可能要四个小时才能打扫干净。”她一边说一边麻利地走向阳台,“小姐,你只要告诉我水桶和毛巾在哪里就可以了。”说着,她抿了一下鬓角的头发,又向上挽了挽袖子,扭头看向我。

我跟随她的脚步来到阳台的储物间,详细地告诉她哪条毛巾是擦家具的,那条毛巾是厨房专用的,以及哪个拖布是擦木地板的,哪个是专门擦瓷砖的……陈姐默默地听着,也不搭腔。刚听完,她就拎起桶和抹布,脚步咚咚咚地上楼了。不一会儿,就听到了楼上水龙头哗哗的声音,还有洗洗刷刷的揉搓声……

斜靠在阳光温暖的沙发上,听着窗外清脆的鸟叫,我安心地捧起书,很快就深陷其中。看累了,竟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时,陈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透亮的玻璃、一尘不染的家具和光洁的地板让整个屋子都亮堂起来。阳台上不知何时拉上了一条长长的绳子,晒着一排大大小小的抹布,洗得干干净净的,滴答着晶莹的水珠……我出神地盯着那条摇曳着抹布的绳子,心里莫名地感到幸福和踏实。记得小时候,母亲也喜欢将衣服搭在一条简单的绳子上,一年四季,变换着各色的衣裳,风儿吹拂着摇摆的衣袖和裤腿,空气中弥漫着上海牌肥皂特有的味道……而妈妈洗衣服的声音,也总让我不知不觉便栽到梦里。这亲切的声音,这熟悉的味道!

第二次来时,陈姐依旧是那身打扮,只是换了一双微微变形的破皮鞋。她头也不抬,嘴上张合着程式化的问候:“早上好!薛小姐。”不等我寒暄,她已经轻车熟路地走向阳台了。我不知道她是怎样记住那些工具分类的。按说,每家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习惯也不同。可是,就像每一行都有出色的人一样,陈姐不光能清晰地记住我们的名字,还能记住每个家庭打扫的要求和细节。诸如:木地板什么时候该打蜡了,阳台的花儿是否该修剪了,碧丽珠、玻璃水、洁厕灵分别放在哪个柜子里,哪些该添置了,哪些还很充裕……她都了如指掌。有时,我找不到东西,问问她,竟然能找到!

这一干,就是八年。

在这八年里,她像个尽忠尽职的老管家一样,打理着我乱糟糟的生活,也陪我度过了很多想家的日子。不小心掉的单只耳环、柜子下的修眉笔、滚落在沙发下的硬币……她都会认真地放到门口的收纳盒里,甚至连顺着床缝掉下去的避孕套包装纸也会被她轻轻悄悄地扔进垃圾桶里。那些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总是让我心中最柔软的部分酥酥麻麻起来。尽管,我羞于承认对她的依赖,但我知道:我已经很难让她离开我的生活了。

陈姐不爱说话,除非我主动问她。偶然听她说起过年,才知道她是江苏人,在这里老乡少得稀罕。还听说她有个弟弟,弟弟和弟妹在福田区都有份体面的工作。跨世纪那年,老家经济不景气,她就从老家投奔过来了。大概没读多少书,就做了钟点工。帮别人做过饭、看过孩子,做过全职保姆……但受不了老被人盯着看,就一门心思只做清洁工作了……八年里,我们零零星星地相互了解了一些,但从未听她说起丈夫的事儿,每每谈及这个话题,她就不声不响地沉默下来,我也就不问了。

陈姐的日程总是安排得很满,一天要跑两三家。大概是因为做得好,又不善于拒绝吧!所以,她每次来去都匆匆忙忙的,仿佛她只是来顺便看看我,帮我收拾一下而已。即使是结清工资的时候,她也不拖延客套,只说声谢谢,微红着脸接过钱,便很快离去。

说不出为什么,每到周末,陈姐来了,我的家就会温暖起来。像母亲蒸了一大锅的馒头,热腾腾的;也像过年过节,一家人包了满盖帘的饺子,热闹闹的。 崭新的家也像住了几辈子的家一样,每面墙、每扇窗都结结实实的,稳稳妥妥的。不怕风,也不怕雨了。

可是,到了冬天,我便会难过起来。因为即便在南方,水也会一下子冰冷起来。陈姐的手指会裂开很多大大小小的口子,看得我心惊肉跳。每次我拿出加绒的胶皮手套让她戴,她都用一双带着老茧的手推开,说自己没那么娇气,带上手套就不会干活了……

“没办法,晚上还有一份工在等我。我得抽空回家做晚饭,要不然,儿子放学就只能饿着……”陈姐苦笑着对我说,“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最近迷上了游戏,成天泡网吧,钱都被他零零碎碎拿去用了。”说完,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将裂着口子的手在裤子两侧随便抹擦两下,便蹬上鞋匆匆走了。这是我第一次听她说起自己家里的事儿,还没等我细问,她已经消失在楼梯间了。

那时,网络覆盖还不时兴,手机的游戏软件也处在初级阶段,所以,青春期的孩子都只能到网吧去打游戏,想必陈姐的孩子也正在读初中吧!我默默地猜测。而后,我也旁敲侧击地问起她孩子的情况,甚至帮她出过主意,比如:锁好钱、按时作息、适当惩罚和奖励等等……陈姐每次都欢喜地听着,像个认真听讲的小学生满怀希望地离去。而下次来,却依旧带着愁容。

直到有一天,她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忽然来造访,与我正对面站了很久。我才发现,陈姐不知何时,头发竟然花白了半边。原本硬朗的身体也微微驼了背,就连声音,也透着陌生的苍老。

那天,她拎着一盒牛奶,还特意换了一身新衣裳。脸上带着不多见的笑,说:“薛老师(我不记得她啥时对我改了称谓),让您为我儿子操心了……他已经不上学了。”

我的嘴巴张得大大:“你儿子不才十四岁吗?说不读就不读了?”

“不读了,怎么也劝不住他。反正也学不好,就让他去学手艺了。明天,他就去餐厅做帮厨了。唉!不管怎么说,也算赚钱了。”陈姐微红的眼里涌出一丝宽慰和幸福。说着,她把那盒牛奶轻轻放进门,也不脱鞋,依旧站在门外,微黑的脸庞更红了一些,“从今天起,我也不做工了。也该歇歇了,让我儿子来养家吧……这段日子,您帮衬了不少我,这盒牛奶您务必收下,是给您女儿的……”说着,她局促地搓了搓手,歉疚地看向我。我不好挽留,尽管我心里有满满的不舍,还有深深的失落,但还是为眼前光鲜、对未来充满希望的陈姐默默地高兴起来。

陈姐走后,我又陆续找了些阿姨来帮忙,虽然不如她做得好,但想到她略带疲惫的身形和充满希望的眼睛,也明白了她的心意。毕竟年龄不饶人,也该是她休息的时候了。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陈姐了。在我看来:茫茫人海,谁和谁都不过是萍水相逢。然而,在三年后的一个秋天,我还是遇见了她。

那是一个寻常的傍晚,晚霞点燃了半边天空,像一只巨大的火凤凰张开了尾翼,从天的尽头,一直铺过我的头顶,美得不真实。正当我和孩子散步在小区的林荫路上。我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力车从街的对面吃力地移动过来。小小的车子里堆了不少杂物,一个巨大的旧床垫几乎要压垮单薄的车身。而那个踩车的人,正是陈姐。为了遮挡深秋的寒风,她穿了件很厚的大衣,看起来更胖了。正待我细看,那车子已经从我身边驶了过去,车子后面,仰面躺着一个中年男子,很消瘦的腿,耷拉下来一条,一荡一荡地摇晃在风中……

女儿眼尖,还没等我辨识,便喊了一声:“陈阿姨……”我扭头一看,那已经驶过的车子随着喊叫声忽然猛烈地摇摆了两下,速度却紧跟着加快起来。我能看到那双有力的腿急促而慌张地使着劲,我不敢想象陈姐脸上的表情……

站在一旁的两个保安抽着烟,斜着眼,冷冷地看着拾荒的车子远去。其中一个说道:“看样子,老刘还是没戒这酒啊!”

“是啊!听说儿子也去戒毒所了……”

“可不,可怜了这女人!”

正听着,一阵风儿刮过,卷着细碎的灰尘和凋零了一地的树叶,从我眼前略过。抽干了水分的叶子滚落在地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打着圈地一会儿聚拢在一起,一会儿又各自散开,朝着不知名的方向飞去。烧红的天空笼罩着密密麻麻的楼宇,看不出一丝暖意,像一个富丽堂皇的殿堂即将烧尽的模样,陡然地让人生出畏惧。

不知谁家的窗户,忽然转向日头,将刺眼的光一下子投射到灰黑的水泥地上,照出一道长长直直的光束来。往日看不到的灰尘在白花花的光束中,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它们飞舞着,跳跃着,肆无忌惮地浮浮沉沉。

站在风中,我的呼吸忽然疼痛起来……

  • 关键词:管家幸福哀伤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0-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黑雪1420积分 2017/10/31 10:49:29
    • 分享到:
  • 小文帮我回忆起自己的一段往事,也让我看到这座城市不同人的冷暖人生。命运总是最称职的导演,将每个人的一生都演绎得透彻心扉。大概是源于自己真实的生活吧,这样的文字,也总是不小心把自己感动。 感谢文字,让我找到一个感恩生活和表达爱恨的一方天地。也感谢读者,和我分享这其中的悲欣喜乐。
  • 回复
  • 现实中,类似“陈姐”这样,好人却未能遇上好的家庭,结果悲剧连连的现象着实不少!故事的结尾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浅层次的唏嘘,更多的还有那一系列的思考:陈姐的悲剧是谁造成的?我们应该哀她自己的不争?还是怒她家人的可憎?亦或是叹息社会的监管不力?我想,这才是本文的升华之处,更是文章的精华所在!
  • 回复
    • 黑雪1420积分 2017/10/31 17:22:34
    • 分享到:
  • 感谢黄元罗先生、感谢女人如花……感谢各位大咖的打赏。在下一一谢过。
  • 回复
  • 陈姐有妈妈的温暖,我和陈姐似乎更像是母女,虽然温馨,我却改变不了她的生活,难免有些唏嘘。
    • 黑雪2017/10/31 10:48:56
    • 分享到:
  • 感谢花开不半夏的细心阅读和评价,谢谢打赏!我很快乐。

    回复

  • 最近来访
  • 1420积分
  • 3星
  • 2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80304
  • 10
  • 1420
  • 啃惯了薛大姐的短篇小说,突然间给我们上来一碗略带苦涩味的心灵鸡汤,还真是有点不适应。人生不过如此,但人生又不得不如此。作为同样即将步入“不惑”的你、我、他,不要说已没有权力来选择人生,就连“选择人生”这个念头都不敢想!因为处在这样一个年龄段的群体,上有已步入晚年的两对父母,下有尚未成年的子女,所以,套改一下您在本月初发的一篇文章的标题:“奔跑吧,中年”以互勉。

    黄元罗不过如此

    2017/11/22 8:57:11
  • 日常生活中的事物一一入诗,自然,妥帖,充满思辨色彩。有时候,透过这些词语,这些句子,你能触摸到上帝的脉搏:微微跳动,却显勃勃生机,不动声色,却了然万物。当然,上帝有上帝的痛苦,把玩这些词句,有时未免面露忧郁,内心慌乱,对自己创造的这个世界既欣喜,又倦怠。难得如此复杂的内容都被你貌似从容地表达出来了——上帝啊,我在说什么?这就是词语

    笑笑书生这就是词语(外9首)

    2017/11/21 18:49:52
  • 原本没看出你和不惑有什么关系,经你一说,吓一跳。时间真是个奇妙而残忍的东西,虽然无声无息,所改变一切:大地、河流、岩石、蚕、蝴蝶、花草树木,以及人。对于写作者来说,敏感是第一要求,别人看不到、感受不到的地方,往往能在内心深处刮起飓风、掀起巨浪。于是乎感慨、叹息、闷闷不乐,常怀千岁忧,何不秉烛游。然而回头想想,又觉多事。人生不过如此。都是空空世界里的一片云罢了,哭什么,笑什么?就是这样。

    笑笑书生不过如此

    2017/11/21 17:59:55
  • 那瓶“神仙水”已经生萍,小女孩心头也已经生萍。但那毕竟只是浮萍,无根,叶青青,随波而微微荡漾,已如海上波澜。山耶水耶?风耶萍耶?情缱绻,意渺渺,宛在水中央,宛在萍叶间。略显粗犷的文字,却表达出十分精细、生动、空灵的意蕴,人与景合,景与情谐,如一首不分行的长诗——读毕,我心也已生萍。

    笑笑书生净水已生萍

    2017/11/21 16:16:48
  • 谢谢书生的精彩演讲,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很钦佩你读了很多的书,从书中获得许多理论与创作灵感。我记住你的话:读你喜欢的作品,学你喜欢的作家,以你擅长的文体,用你熟悉的素材,写你想写的小说,收获你理想中的读者,在无限的文学里获得尽可能多的满足与乐趣,并力所能及地推动文学向前再前进一毫米、一厘米,至不济也要为同行们鼓掌、呐喊、助威、拉赞助、送温暖。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来写小说,写得好与差,我们行动了。

    春风妙语笑笑书生:无限文学,领异标新

    2017/11/18 0:15:56
  • 我的邻家,又改版了!这两天进邻家一看,进入“我的邻家”一看,发现页面又进行了精装修——动态、打赏、评论、作品、推荐。这个版块中,我最喜欢“推荐”,这样读者不用费心地去搜索优秀作品,只需点开“推荐”,就可很快看到邻家结集的诸多优秀作品。而在页面的上方,一个最起眼的地方,是最新公告,这样的细节很温馨!以往,如果要看公告,是要转换页面的,现在,就在同一个版,信息的容量大了,大到可以了解“TA人印象”等等

    吴春丽喜欢读书与写文字

    2017/11/16 9:33:48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黑雪深圳苍穹下(二)

    2017/11/13 16:31:41
  • 有三年的时间了吧,因为喜欢邻家,每天都要进邻家读写评。去年的某一天,突然感觉脖子处有剌痛感,刚开始还以为是落枕了,想着过几天会好的,谁知道症状越来越严重了,去医院一拍片子,原来是劲椎病。医生说,你是不是每天都保持同一个动作?可不是嘛,每天对着电脑,就在邻家读写评。我问医生,这病能治好吗?医生说,只能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姿式。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怎么敢老是对着电脑了。劲椎病不算大病,但疼起来蛮痛的!

    吴春丽南方有雪

    2017/11/13 8:54:42
  • 在家,被你优美的诗句打动。在众人追求小说虚构横行的年代,依然留存一小块口香糖,那是诗歌哦。读你的诗歌,给我感觉眼前一亮,物象,意象,意境都在自然地出来,比深浅些,比浅深些,深浅适宜,这不通俗,但易懂。这才是真艺术。很有内涵很有张力的组诗,用心,真情,意境,旋律兼备,不失为优秀之作。具有卞之琳大师之风范。学习,遥祝!

    杨辉腾关于夏日

    2017/11/11 0:07:41
  • 欣赏作者的四首诗歌。致友人,沉郁顿挫的语言,有迷离的落寞美感。也许友人分别只为了遇见而已。海上布道者,显示了诗人清高却不落俗套的情感。练习曲,跳跃的情感和敏感的思维,参差的叠加语言,错落地诉说着周末不回家之男人的寂寞。有中生无,感情热烈奔放,诗意翻跌,比喻大胆,气度浑厚。像绵羊那么轻盈,这是一种奇怪的语言搭配,却滋生出陌生化的完美感受。另类的语言,充满魔性的阅读吸引力。

    电击像绵羊那么轻盈(四首)

    2017/11/9 22:13:46
  • 爷爷奶奶的爱情是爷爷的棍子奶奶的厚棉裤;没有风花雪月,没有花前月下,爷爷奶奶的爱情从少年走过中年走到老年,依然历久弥新;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轰轰烈烈,爷爷奶奶的爱情即使经历了生活的苦难,依然醇香醉人。青丝到白发,岁月的风霜改变了容颜,却没有改变心手相牵的默契。这样的一份爱情,踏实、坚定、平凡、温暖;两双满是皱纹的手还将相互搀扶,两串相濡以沫的脚印还将一起继续前行,看云卷云舒,看沧海桑田。

    寒塘听雨​奶奶的法宝

    2017/11/8 13:27:02
  • 一天晨练,作者看见平时病怏怏的老黄,一反常态:健步如飞,面泛红润,一副春风得意的神态。一打听,原来去泰国旅游,买到灵丹妙药——蝎子毒酒。这药特神奇,平时浑身上下哪儿都疼,饮下此酒,周身轻快,哪儿也不疼。又一天,再次看到老黄,大吃一惊,他形容大变,骨瘦如柴,像霜打的茄子。原来他发现药酒里的蝎子是塑料做的。他精神一夸,就全线崩溃,所有的病都来了。简单故事,道出深奥道理:受骗千万别上火,心态不好能死人。

    北国寒星灵丹妙药

    2017/11/7 11:40:33
  • 一篇文章,如果在写作技巧上能达到“色香味俱全”的境界,不失为一种成功;若在创作内容上也力求“色香味俱全”的话,则给人一种失真的感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行文就是要让读者能在字里行间看到人性的矛盾与挣扎,从而引起共鸣!这也是《众筹》能够在众多优秀的作品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祝贺作者!

    黄元罗​黄春燕:寻找不着的过程也是美

    2017/11/7 8:20:28
  • 丽娜的叙事能力很强。无论是小说还是非虚构,都能迅速编织一个故事框架,这篇纪实散文,却有着小说一样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和冷静观察。摊上这么个孩子,作为母亲确实很艰难,我想到我楼下的邻居也有个自闭症小孩,每次都得用绳子绑着,像牵一只小狗一样,一刻都不能离开。作为女人是伟大的,也是值得同情的。但作为母亲,是失败的,每次训斥孩子“傻瓜、白痴”,都不应该是母亲所为。

    江飞泉奔跑的少年

    2017/11/6 18:29:34
  • 游游的文字感觉是一流的,既有小女子的温婉细腻,又有汉子般抽丝般的残忍。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关系,表面上很简单,三角关系而已。实际上,各个心怀鬼胎,尤其第三者绿珠,就是个心机婊,步步为营。何其哪是她的对手,所以从一开始就让人不安,我甚至想到凶杀案这类情节。然而情节发展,让我诧异,女女之间蕾丝边一样的感情,与其说是阴谋不如说是绿珠内心的镜像,她是一个随意的女人。

    江飞泉迷魂记

    2017/11/6 17:13: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