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观澜旧事
  • 点击:911评论:82017/11/02 14:27

前些日子,我从观澜桂花村搬到东王围岗头村, 最大的收获是拾得一封失存多年的家书。当时我的心情可用如获至宝这个词来形容。那是10年前姐夫写给我的一封回信,后经数次搬迁,许多珍贵的物品丢失得不少,因而成了我人生中的一大憾事。重读这封失而复得的家信,感觉可不一样!虽然信纸已经乏黄,但字迹却而依稀可辨。

贤弟,你好!信已收到,由于近段事务繁忙,迟复为歉!

悉知你在龙华的一切情况,我们也就放心了。.暑假一晤,又快半年,这些日子里,我每常想起与你在一起的那些时光。我们去过龙华、观澜很多地方,令我大开眼界,也使我对龙华有了更新的认识。

此前,在龙华牛地铺打工的几个朋友遭遇厂方倒闭,邀我来龙华替他们声讨工资,那是我第一次与龙华结缘。当时的情景我很是为难,因为厂方老板已经夹款潜逃,我只好一边安慰他们,一边与政府有关人员周旋,正当我处于焦头烂额时,忽然接到劳动站的电话,要我立马赶到站里。

工作人员向我传达了有关处理意见,并且嘱咐我转告工友们不用担心,天大的事有政府为你们撑腰,这使我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第二天,劳动站亲自出面将厂方的10台机器及货车一并做了处理,补发了员工的工资。至此我身感龙华宽厚与仁慈,也让我领略到法律的公正。

贤弟,你作为龙华教育战线上的一名教师应当感到骄傲。希望你认真做事,教书育人,充分施展你的才华,是金子总会闪光!

数年来,你通过自己的拼搏,取得了不少的成绩,拿到了大学文凭,并且连续几年评为先进工作者。繁忙的教学之余,你还坚持教学研究和文学写作,学术论文在国家各级刊物上发表,并且以文学作品的资质加入了深圳市作家协会。

这一切对于一个顺风顺水的社会精英来说,也许算不了什么?可你从小没有父亲,高中毕业后又过早地挑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并且家庭又遭遇变故。在忍辱负重的艰难处境下,你一狠心离开生养你的大山,只身一人赴龙华打工。那阵子我听你说过:为躲避查房,蹲过鬼屋,扛过石头。瘦弱的身躯由于营养不良,晕倒在民乐村山脚下那一堵挡土墙下。

穷则思变,你终于顽强地站了起来,一步步地走过来了。你的经历就是一部书,一个催人泪下的传奇故事。

读罢姐夫的来信,历历往事如在眼前。其中,既有拼搏的辛酸也有成功的喜悦!20年,就历史的长河来说不算很长,可对于一个人的生命历程来说,却是十分珍贵的!我的一生中最宝贵的“黄金时间”已经献给了龙华的教育事业。

几年后我将要退出教学岗位,尽管物质方面我是贫乏的,但我收获了许多精神财富,因此我的心里总是甜蜜蜜的。

想起张站长他们

我在龙华工作了20年,我把一生中最宝贵的黄金时间献给了龙华。

这段岁月,把我与许多人事联系到了一起,这样的人事当中,就有观澜文化站的张站长以及我和他所产生的交集,还有贵州姑娘阿慧和我妻子间的姊妹情。想起他们,我听到了时间之海惊涛拍岸的声音。

常言道:花靠叶饰,鱼靠水养。一个人无论本事再大,还是离不开家庭、社会的帮助。想起自己初来深圳时,先去的是一处工地。女儿那年还不满3岁,儿子还没有出生。妻子想出来打工,我电话里对她说:“你现在怀有身孕,走路都很吃力,,别提进厂做事了。”

妻子脾气倔,她非得要出来,这可使我为难。她说先试一试,找个临时工做一做,想什么时候走都可以。

电话里我要娘劝她留在家,娘说,她出去透透气也好。

我说,娘,孩子现在还小,需要她在家照顾。你老人家又年高体弱,叫我如何放得下心呢?

娘叹了口气,说:如今村里年轻人哪一个不在外面?又说“前天晚上,孙女从村西头回来,手里攥着一把嚼剩的甘蔗皮,我忙叫她扔了,可是孩子哭着仍往小嘴里塞。你婆娘忍不住打了小女儿一巴掌,打完了,又觉得特别后悔,母女俩后来抱着哭着一团。

后来妻子跟村上一伙人来到龙华,也许她怕我埋怨,到了龙华也没有给我电话。直至她在民治一家制衣厂做了“临时工”几天之后才对我说破。

那些日子我们夫妻俩节衣缩食,只为在家乡建座房子,让婆孙们宽绰一些。后来妻子预产期到了,便辞了工又回到家里。没过几天我也离开了那个工地来到观澜。“五一”前夕,我凭着自己的实力进了观澜文化站做了一名采编,总算有了个落脚点。

细心的张站长还是对我关怀有加,安排我中午去文化站书店加班。这样一个月下来,便可以多拿300元的加班费。我感激之余,唯有格外尽力。

每次给家里打电话,我总是对妻子说,这里一切都好,不用担心!其实每个单位都有纷扰,文化站新来的站长与老站长时常发生意见分歧,吹胡子瞪眼睛的事儿见怪不怪。遇到这种情况,我尴尬之余不得不在他们中间“和稀泥”。

我进站的第二年,妻子又从湖南老家来观澜。一下子找不到工作,我正为此发愁。张站长大概觉察到了我的心思,问我妻子的工作有没有着落?

我硬着头皮说:“站长,我们站里能安排一个清洁工吗?清扫厕所卫生还可以兼管投影场顾客的车辆。”

张站长迟疑了一会儿说:“这个办法自然是好,可我们是事业单位,工资来源都得靠政府拨款,不过你提的意见我可以考虑。”

第二天一早,张站长便对我说:“我把你的意见跟老胡商量了一下,他认为可以。我看就这样吧,既然你们是夫妻,住房就不用另外安排了。至于你妻子的工资嘛,我想就从她看管顾客的车辆和收取厕所小费中获取,收多收少归你妻子管。另外,还由文化站负责化粪池的一切运输费用,你看这个办法行不行?”

我想这已经是对我最大的体谅了,于是我毫不毫不犹豫地说,好。

一个月在忙碌中很快过去,月底一合计毛收入也有近三千元,比起进厂要自由,妻子也满意。就这样妻子工作了半年之久,但后来由于站属企业书店、投影场、舞厅等,都实行承包,妻子一下没了工作,我也失去了一个月几百元的加班费。我考虑再三,决定另谋职业。

凭着自己多少还有点墨水,加上数年来在刊物发表了不少作品,我在观澜高尔夫球会“过五关斩六将”终于应聘上了人事管理一职,妻子因我而顺风顺水的进了公司。

去高尔夫应聘成功后,我在向文化站递交了辞工书。那天张站长郑重地对我说:“小柏,这个事你可要自己掂量好啊,出了这个门,今后要是再想进来就难了呀!”

我说,站长,谢谢你的关照,你的心意我理解,有空我会常来看你的!临走时,站长紧紧地握着我的手。

在高尔夫上班期间,我报考了“广东省自学考试”。一边工作一边自学,通过四年的努力,终于拿到了“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文凭。然而令我终生遗憾的是,虽然我与张站长仅尺咫之隔,但那一别竟是我与他永久的分离。

想不到张站长竟然走得如此匆忙,要不是妻子那一天偶然在逛街时遇到站长夫人,也许直到今天我还以为他仍健在。

那天站长夫人泪眼汪汪地对我妻子说:“站长是得了‘肝硬化腹水’,从检查出这个病到临终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

站长夫人对我妻子还谈到她的老伴在弥留期间,仍然念念不忘我们夫妻在文化站的那些往事。他说很想见我一面,可是又不知道我们是否还在观澜?

妻子悲痛的描述,使我无法原谅自己。那种愧疚,真好像千万颗钢钉直扎我的喉咙。此刻,万分歉疚的我仰望苍天,云海茫茫,月光如冰!站长,你在天堂还好吗?

在高尔夫的那些日子,因为妻子的工作关系,我认识了一位叫阿慧的身材高挑的贵州姑娘。

听妻子说,阿慧初来高尔夫上班那时,追求她的男友多得举不胜举,后来一位加拿大藉华人施先生经过了五年“马拉松式”的软磨硬泡,终于将她拉入了婚姻的殿堂。

阿慧第一次来我家,是在一个持续高温的季节。我的房间特别热,一台“落地式风扇”吹的风也是都是热乎乎的。我仅仅穿着一件破背心看书,却还是汗流浃背,正当我想出去透透气的当儿,妻子领着阿慧从外面进来了。妻子介绍毕,彼此打个招呼,阿慧轻声说,以后兴许还会给你们添麻烦呢。

我瞥了眼妻子,瞧着屋里凌乱的摆设,显得不自在,阿慧冲我们一笑:“你们千万别把我当外人看!”

说话间,我那个读小学的儿子从外面玩腻了愣头愣脑地闯进来。阿慧见他瘦得像根“芦柴棍”似的,一把将他抱起来转了个圈儿,嚷着孩子叫她阿姨。孩子有些怕生,疾忙出溜下来躲到妈妈背后喊了声,阿姨好!

阿慧笑得很灿烂,前仰后合,从袋兜里掏出一个大红包递给孩子。

孩子高兴极了,跨前一步谢过,阿慧的到来,使我这间小小的屋子,荡漾着欢快的笑声。  

那晚,我们直到把一盘瓜子嗑完了才散。临走时阿慧说:“ 你们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比什么都好!”

在贵湖塘橘红色的路灯下,,妻子拉着阿慧的手说:“阿慧,你若去了加拿大,不知道咱们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呢?”阿慧抬头望望夜空,像是自言自语,唉,日子过得真快!不知不觉你的儿子长高了很多。不知道我的爹娘身体咋样?上次回家,娘送我到村口一再嘱咐我:要是想家了,就回家看看。”

我和妻与她告别时,道了平安,阿慧点了点头,默默地。

回来的路上,妻子黯然地对我说:“你知道吗?别看阿慧平时很乐观,其实她的内心深处也有难言之苦!加拿大那么遥远而又陌生,她肯定会挂念亲人的。”

后来通过妻子和阿慧的进一步交往,我看到了阿慧的善良、淳朴。在观澜,她常喜欢跟我妻子谈心。外出逛街、吃饭总不忘把妻子拉在身边,在外人看来她们就像一对亲姐妹。虽然她是观澜湖高尔夫球会董事长的内弟媳,可她从来没有把自己看得高人一等。

现在,阿慧去加拿大已有不少年头,我们与她远隔千山万水,只好默祷她一切都好。

岁月的刻刀已在我青春的容颜上,悄悄地划下无数道沟沟坎坎。来深圳----更确切地说是龙华-----20年,我付出了不少也收获甚多。而经历的这些往事,患得患失中,它的每一个细节,都演绎着人生的艰难历和欢乐,让我时常萦怀。

  • 关键词:散文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08
  • 吴小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08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吴小林2童生2017/11/06 12:05:37
    • 分享到:
  • “岁月的刻刀已在我青春的容颜上,悄悄地划下无数道沟沟坎坎。来深圳----更确切地说是龙华-----20年,我付出了不少也收获甚多。而经历的这些往事,患得患失中,它的每一个细节,都演绎着人生的艰难历和欢乐,让我时常萦怀。”读到最后,我拍着桌子叫好。在龙华拼搏,在龙华流汗,在龙华开花,在龙华结果。往事一幕幕,温暖,温馨。 读柏敏的文字就像品家乡的米酒,醇厚,余味绵长,清香久久不散。
  • 小林,你也很优秀

    回复

  • 认识柏敏是因为文学。虽然我们很少见面,即使见面也是因为参加文学活动那短短的时间。读作者的文章,让我了解到,他从一个打工的人去了文化站,再由文化站去高尔夫工作,因自学获得大学文凭。现在在观澜的一所小学里当老师。来观澜二十年,亲眼目睹了龙华的发展与壮大,他自己还出版了集子《岁月流痕》。作者属于喜欢拼搏的人,教育学生得到学生与家长老师的好评,经常书写身边的好人好事,眼光向基层,是一个很有正能量的人。
  • 回复
    • 黄元罗3秀才2017/11/03 08:28:56
    • 分享到:
  • 弹指一挥间,一对来自湖南的夫妻已在深圳龙华扎根二十载!这一历程既有成长的艰辛,更有成功的喜悦。这么多年来,他们收获到的不仅有日渐稳定的生活状态、不断充实的精神追求,还有一些难忘的人或事,像体恤下属的观澜文化站张站长、平易近人的贵州姑娘阿慧,等等。实事求是的说,每当阅读到此类题材的文章时,我的热血亦忍不住地随之沸腾!因为这样的文章实在是太给力了!
  • 元罗点评精彩

    回复

  • 作者的文笔清新质朴,有迷离的落寞美感。时光一晃而过从他的文章中读到了打工者的心酸,也感受到岁月的无情,作者把二十几年的青春奉献给了深圳市,把最美好的时光留在了深圳,留在龙华这片土地。另类的语言,充满魔性的阅读吸引力,让人读着亲切,感受真切,期待着再有作者的作品出来。
    • 柏敏2017/11/28 14:28:55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祝好运与你常伴!

    回复

    • 柏敏2童生2017/11/06 09:17:10
    • 分享到:
  • 感谢郑荣、黄元罗两位老师的中肯点评,不过现在我还没有两位说的这么优秀,但是我会以此为契机努力要求自己,无论是从文还是做人。恳切希望越来越多的朋友对我提出批评意见,谢谢!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320积分
  • 2星
  • 0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7600
  • 22
  • 2320
  • 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故事,却有浓酽得排解不开的愁肠。作者对14岁少女春芹初恋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腻纤毫,就像有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丝线,在情感深处更深处轻挠,让人深陷其中,以自己的初恋去陪春芹一起萌动初开。那些个阳光灿烂多梦易感懵懂生涩好奇渴望,都化作点点轻泪,在起风下雨潮湿雾霭长着蒲公英牛膝草的乡村,消融。

    笑谈一生净水已生萍

    2018/2/19 13:19:36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陈彻凡人芳华

    2018/2/7 1:16:12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陈彻净水已生萍

    2018/2/7 0:53: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