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奔跑的少年
  • 点击:413评论:52017/11/06 09:19

听孩子妈说,这孩子出生时脑子进了羊水。小时候看不出异样,上幼儿园才看出问题来:完全没有秩序感,生活几乎无法自理。换句话来说,就是听不懂人话。我至今记得女人的神情:眉头鼓得高高的,将额头的细纹也牵连进来,拧成半个漩涡,深深的法令纹里埋着一股怨天尤人的戾气和不耐烦。她强装笑颜地站在树下,恨恨地说:“这就是命!我的命,也是孩子的命!”阳光透过凌乱的枝桠和折叠不均匀的叶片,斑斑驳驳地落在她倦容凝固的脸和身形上,破碎的光影像被她的声音振动了般,猛烈地摇晃了几下。

说话的当儿,她手里还拎着土豆、青菜豆腐和半条刚杀好的鱼,似乎忘了待会儿要做的事儿,只自顾自地说下去,仿佛有人听了便能减轻些肩上的负担似的,喋喋不休地说下去:“刚才在市场上,他又抓别人的菜了,抓了就往嘴里塞。场子里的人都骂他,赶他走,他还傻乎乎地和人家笑……”说着说着,泪便终于稀里哗啦地掉了下来。她也不擦,任由它如滚珠般不断从满了的眼眶鼓出来,又滑下去。正说着,远处一个男孩腻腻歪歪地跑到她跟前来,拽了拽她的衣角,拖着长腔说道:“妈妈……你怎么啦?”嘴里翻腾着口水,似乎随时会哗啦一声流出来。男孩仰着头,一只眼有些突兀地斜到一边,露出不自然的大片眼白,似乎在看我,又似乎谁也不看。一张白净的脸,抹了些脏脏的东西,花斑了似地分布着。鼻子下拖着半条长长的鼻涕,见到我,迅速吸了进去。一件短小的T恤明显太小了,挤出一截胖胖白白的肚皮。

他就是毛毛。

我时常觉得这个名字起得不好。毛毛,必会毛手毛脚的,抑或冒冒失失,但我始终没有说出口。因为女人每次见到我,就像溺水的人抓住岸边的稻草一样,一张嘴便停不下来。而我,只有听的份儿,根本插不上嘴。每次说完,一种深深的绝望便会笼罩在我们的头顶,仿佛我也跟着她,一同跌入那毫无指望的泥潭之中一般,眼前只有黑。而在那样的境况中,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提及这个话题的。更何况,提与不提,也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在我眼里,我应该是她很熟络的朋友。但又似乎不是这样。我时常从别人嘴里听来一些她生活的细节,和她偷偷告诉我的,一模一样。也时常看见她,在某个闲散的晌午,和几个女人坐在一起,一呆就是几个时辰。不用猜,我也知道她们在说什么。一定是那个孩子。在我看来:那孩子,便是那个女人活在这世上的证明吧!这个年纪,大概需要一个这样的证明。

毛毛的爸爸个头矮小,但身材粗壮,眼里总是冒着凶光,每次见到他,都感觉他刚刚和人打过架,面庞红红的,眼睛里都是血丝。大概是胡子太过浓密的原因,感觉他浑身上下都是毛,像个野人。我只见过他两次面,第一次见面,就看到他打孩子,劈头盖脸地用手掌打毛毛的头;另一次,站得远,拿着电话大声说着很脏的话,隔很远都能听得见。

不过,尽管是这样一个人,还是听说他工作出色,是个颇有能力的人。近些年来,一路加官进爵,在深圳国土资源部做得风生水起,也算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对此,我一直保持怀疑。

毛毛妈很少提起他,即便提起也没一句好听的。除了应酬,就是打麻将,再有,就是酗酒。偶尔生气了,就打毛毛,往死里打。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她竟然又为他生了一个孩子,而且,又是一个儿子。对此,我百思不得其解。毕竟,人到四十,这样的赌注下得挺冒险。她倒也不避讳,逢人便讲:都是为了毛毛。

毛毛有了弟弟,这似乎并不妙。

以后,再看到毛毛,他身上的校服更脏了,头发也总是乱糟糟的。不知为何,他的脸是总是有伤,长长的血痕不规则地分布着,有时在鼻子上,有时在腮帮子、额头上,总是刚结了疤,又添新伤。仔细看过去,整个脸蛋全是深深浅浅的疤。

孩子似乎不记得我了,从来不主动和我打招呼。有时我喊一声毛毛,他也只会怔住几秒钟,但很快便跑开了,似乎那个名字和他没有多少关系。再后来,单位分部,我和毛毛妈虽然还是同事,但离得远了。我搬到了综合部,便很少见到他们母子了。

偶然一个下午,我帮一位老师代自习课,我又看到了毛毛。他长大了一些,但还是胖嘟嘟的。大概是刚刚理了光头的缘故,头皮上的白疤清晰可见。他灰溜溜地猫在教室最后的一个角落里,由一个高大的男生守着。桌子上什么有没有,地上却乱七八糟地扔了一堆纸。整一节课,他都在摆弄一只黑色水笔,一声不吭。不知听了哪个调皮孩子的教唆,他竟然把笔头拔掉,将墨水吸到了嘴里,弄得满桌子、满脸都是黑黑的墨迹。等我发现时,已经晚了,他正咧着满嘴的黑牙,笑着说:“报告老师,我要上厕所。”看着他狼狈的样子,我的泪都要掉下来了,慌忙抓了一把纸巾塞到他手里,让两个男生陪他去洗手间。

他,已经完全不记得我了。

时间,就是这样吧!在愁苦的人面前,几乎度日如年,在幸福的人眼里,便如白驹过隙。然而,我还是无法想象:那些难熬的日子是如何从漆黑、更漆黑的夜里泥泞着爬出来的。仿佛一转眼,四年就这么过去了。

在一个初春的早上,阳光灿烂。我像往常一样,早早换上一身轻巧的运动服跑上了学校的操场。风儿呼呼穿过耳畔,暖阳不断拉长和缩短自己的身影,我很快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刚跑了一圈,我便感觉有个人也跑上了跑道,默默地跟在我身后,沉重的脚步和呼吸声不断从我耳后交替传来。又跑了半圈,我突然看到毛毛妈,正站在跑道外侧,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冲着我大声比划道:“你带着毛毛跑啊!”

我这才扭头看,原来身后的少年竟然就是毛毛。仿佛一夜间,他就长成了一个大男孩了,足足有一米八的个头,他有些腼腆地低垂着头,眼睛回避着我的注视。

我冲他微微一笑,示意他跟着我跑。他也不吭声,只是隔着五步之遥默默跟着。他的脚步很沉,手臂摆得幅度也很大。一看就知道是新近才开始跑步的。我边跑边提醒他:“脚不要抬得太高。”

他说:“嗯。”

又跑了一阵子,我告诉他:“手臂不要摇得太厉害。”

“嗯。”

“尽量用鼻子呼吸。”

“嗯。”

“身体不要摇晃。”

“嗯。”

对于我的提醒,他始终只回应一个字“嗯。”就这样,他踉踉跄跄地跟着我,竟然跑完了整整十公里!这,是个多么惊人的数字。

在这一小时里,我几次提醒他:要是累了就不要坚持了。但他总是摇摇头,稳稳地和我保持着同样的速度,并始终与我间隔五步的距离。

我不知道在这四年里,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当年那个顽劣、懵懂、不懂世事的孩子,去了哪儿?又是什么使他变得这般沉默和顺从?我不敢想象,更不敢猜测。不管怎样,这种巨大的变化,在我看来,都是不同寻常的。

看我停下来,他也停了下来,依旧默默地跟在我身后。我这才发现他竟然穿着一身厚厚的绒衣和一双底子很厚、看起来很沉的鞋子。我禁不住眉头一紧。这哪里是跑步的装备,分明还是冬天御寒的衣服!可是,春天分明已经来了……

毛毛妈正陪着毛毛的弟弟手把手地玩着双杠,见我们停下来,便向我们走来。她看起来更老了,头发几乎灰白了,阳光下,每道皱纹都越发突兀起来。她依旧笑着,一说话就会深陷出两个酒窝来,让她看起来勉强有些精神:“这个毛毛太懒,懒得都发霉了……”一张嘴,她就劈头盖脸地骂起来。

“哪里懒,都陪我跑了十公里啦!”我替垂着头的毛毛辩解道。

“让你费心了。”毛毛妈口风一转,说起了客套话。

“看你,费什么心呢!明明是毛毛在陪我跑,我们跑了十公里呢!”说着,我故意提高了嗓门,看了一眼隔了十步之遥的毛毛。

毛毛直挺挺地站在阳光下,也不擦汗。远远地,可以看见几滴晶莹的汗珠正顺着他的下巴滑下来,透过阳光的照射,在空中划过细细长长的垂直线,清脆地落在地上。

“我们跑了十公里,是不是?毛毛。”我大声又重复了一遍。

“嗯。”他似乎在笑。

“不用理他,他听不见!”毛毛妈白了他一眼。

我心里有点堵,大概是替毛毛感到不舒服吧,我原本以为女人会好好夸夸自己的儿子呢!莫名其妙地,却碰了一鼻子灰。为了不破坏这个妙曼的早晨,我勉强和女人寒暄了几句后,便开始做长跑后的放松运动,并冲着站在不远处的毛毛说:“毛毛,过来。和我一起做。”

他并不走向我,只是直直地站在那里,看向自己的妈妈。毛毛妈向空中用力地挥了挥手,不耐烦地说:“还不快过来,阿姨教你放松呢!傻瓜!聋子!”刚听完,我一股气就忽然涌上胸口,脸也腾地红了。还没等我想好怎么劝眼前这个女人好好说话,毛毛已经顺从地向我走来。孩子一脸的平静,似乎,傻瓜就是他原本的名字。

我忍了忍内心的不快,不再理那女人。冲着毛毛说:“好孩子,你认真看阿姨的动作,你跟着我一起做就好了。每个动作四组,每组二十下。你记住了吗?”

孩子没吭声,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我又冲他笑了笑,并特意找了个他看得清楚的方向,从最简单的动作开始做起。他先是不动,看了一会儿,才扭捏地学起我的样子,压腿、压肩、放松膝盖和脚踝……刚开始,他的动作很生硬。而后,越来越好,等做到最后一组时,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舒展开来,我甚至听到了他轻轻地点数:“十七、十八、十九、二十!”

在我的视线里,一个幸福的少年正满眼绽放明亮的光芒,成功的喜悦荡漾在他的脸上。他的嘴角有些抽搐,但我看出来了,那是一个真实的笑容。

临走,毛毛妈还是说了很多感激的话。毛毛站在不远的地方,低头不语,似乎在想自己的心事。我根本听不进女人的絮叨,只是装作认真倾听的样子,看向不远处的孩子。不知为何,我陡然悲伤地想到:一个有缺陷的孩子长成一个英俊的少年,又将面对多少不敢想象的未来啊!

“你下次什么时候跑?带上我家的大傻瓜。”毛毛妈打断我的思路,满眼放光地看向我,一只手很自然地搭在了我的肩上。我浑身一震,肩膀的毛孔都长出刺恼来。在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一点:也许,毛毛根本是个健全的孩子,或者说,他有可能成为一个健全的孩子。一切根源都在眼前这个女人身上,从一开始,她就像个黑蜘蛛一样,给自己编了一张黑黑密密的网,把自己裹进去,也把孩子硬生生地缠了进去。

“下周同一时间吧!”我把女人的手撤了下去,不咸不谈地说。

“太好了,我们还一起来。”毛毛妈没看出我的心思,自顾自地拍起手来。看我要走的样子,她有些不舍,大概好久没与人倾诉什么了吧!又禁不住拉住了我的手,啰嗦起家里的事儿来:“日子还过得去……有了小的,累是累点儿,但挺开心的……我给毛毛转学了,还带他参加了一场香港举办的游泳赛……”说着,她又深深叹了一口气。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缺陷命运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丽娜的叙事能力很强。无论是小说还是非虚构,都能迅速编织一个故事框架,这篇纪实散文,却有着小说一样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和冷静观察。摊上这么个孩子,作为母亲确实很艰难,我想到我楼下的邻居也有个自闭症小孩,每次都得用绳子绑着,像牵一只小狗一样,一刻都不能离开。作为女人是伟大的,也是值得同情的。但作为母亲,是失败的,每次训斥孩子“傻瓜、白痴”,都不应该是母亲所为。
  • 好在丽娜冷静却不冰冷,字里行间体现了人文关怀,文中提及几次落泪的细节,也让读者动容。有时我们也无奈,面对这样的孩子和家庭,该如何帮助他们,也是需要我们深思的。
    • 黑雪2017/11/07 09:58:16
    • 分享到:
  • 感谢江飞泉细致入微又内涵深刻的品读和评论!感谢你的鼓励!写作的路上,我还有很多地方要向各位大咖学习,望多提宝贵意见。

    回复

  • 这篇小小说对人性的刻画非常到位,尤其是毛毛妈,看似在嫌弃天生有缺陷的长子毛毛的诸多不是,实则不然。她为何如祥林嫂般整日里喋喋不休地讲“阿毛的故事”?潜意识里还是想引起他人对毛毛的关注;年过四旬的她为何冒着生命危险生下小二子?潜意识里还是想为毛毛在家庭中争取到一席生存之地。天生有缺陷的毛毛这些年来一直在奔跑,不为察觉的母爱又何尝不是如影随形呢?
    • 黑雪2017/11/10 09:27:55
    • 分享到:
  • 元罗先生的评论很有见地。一篇小文,能给人不同的理解和感受,是一件幸运而幸福的事儿。我喜欢听到不同的声音,像这座热热闹闹的小城,充满着不同的人情儿味儿……感谢您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

    回复

  • 最近来访
  • 1420积分
  • 3星
  • 2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80304
  • 10
  • 1420
  • 啃惯了薛大姐的短篇小说,突然间给我们上来一碗略带苦涩味的心灵鸡汤,还真是有点不适应。人生不过如此,但人生又不得不如此。作为同样即将步入“不惑”的你、我、他,不要说已没有权力来选择人生,就连“选择人生”这个念头都不敢想!因为处在这样一个年龄段的群体,上有已步入晚年的两对父母,下有尚未成年的子女,所以,套改一下您在本月初发的一篇文章的标题:“奔跑吧,中年”以互勉。

    黄元罗不过如此

    2017/11/22 8:57:11
  • 日常生活中的事物一一入诗,自然,妥帖,充满思辨色彩。有时候,透过这些词语,这些句子,你能触摸到上帝的脉搏:微微跳动,却显勃勃生机,不动声色,却了然万物。当然,上帝有上帝的痛苦,把玩这些词句,有时未免面露忧郁,内心慌乱,对自己创造的这个世界既欣喜,又倦怠。难得如此复杂的内容都被你貌似从容地表达出来了——上帝啊,我在说什么?这就是词语

    笑笑书生这就是词语(外9首)

    2017/11/21 18:49:52
  • 原本没看出你和不惑有什么关系,经你一说,吓一跳。时间真是个奇妙而残忍的东西,虽然无声无息,所改变一切:大地、河流、岩石、蚕、蝴蝶、花草树木,以及人。对于写作者来说,敏感是第一要求,别人看不到、感受不到的地方,往往能在内心深处刮起飓风、掀起巨浪。于是乎感慨、叹息、闷闷不乐,常怀千岁忧,何不秉烛游。然而回头想想,又觉多事。人生不过如此。都是空空世界里的一片云罢了,哭什么,笑什么?就是这样。

    笑笑书生不过如此

    2017/11/21 17:59:55
  • 那瓶“神仙水”已经生萍,小女孩心头也已经生萍。但那毕竟只是浮萍,无根,叶青青,随波而微微荡漾,已如海上波澜。山耶水耶?风耶萍耶?情缱绻,意渺渺,宛在水中央,宛在萍叶间。略显粗犷的文字,却表达出十分精细、生动、空灵的意蕴,人与景合,景与情谐,如一首不分行的长诗——读毕,我心也已生萍。

    笑笑书生净水已生萍

    2017/11/21 16:16:48
  • 谢谢书生的精彩演讲,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很钦佩你读了很多的书,从书中获得许多理论与创作灵感。我记住你的话:读你喜欢的作品,学你喜欢的作家,以你擅长的文体,用你熟悉的素材,写你想写的小说,收获你理想中的读者,在无限的文学里获得尽可能多的满足与乐趣,并力所能及地推动文学向前再前进一毫米、一厘米,至不济也要为同行们鼓掌、呐喊、助威、拉赞助、送温暖。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来写小说,写得好与差,我们行动了。

    春风妙语笑笑书生:无限文学,领异标新

    2017/11/18 0:15:56
  • 我的邻家,又改版了!这两天进邻家一看,进入“我的邻家”一看,发现页面又进行了精装修——动态、打赏、评论、作品、推荐。这个版块中,我最喜欢“推荐”,这样读者不用费心地去搜索优秀作品,只需点开“推荐”,就可很快看到邻家结集的诸多优秀作品。而在页面的上方,一个最起眼的地方,是最新公告,这样的细节很温馨!以往,如果要看公告,是要转换页面的,现在,就在同一个版,信息的容量大了,大到可以了解“TA人印象”等等

    吴春丽喜欢读书与写文字

    2017/11/16 9:33:48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黑雪深圳苍穹下(二)

    2017/11/13 16:31:41
  • 有三年的时间了吧,因为喜欢邻家,每天都要进邻家读写评。去年的某一天,突然感觉脖子处有剌痛感,刚开始还以为是落枕了,想着过几天会好的,谁知道症状越来越严重了,去医院一拍片子,原来是劲椎病。医生说,你是不是每天都保持同一个动作?可不是嘛,每天对着电脑,就在邻家读写评。我问医生,这病能治好吗?医生说,只能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姿式。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怎么敢老是对着电脑了。劲椎病不算大病,但疼起来蛮痛的!

    吴春丽南方有雪

    2017/11/13 8:54:42
  • 在家,被你优美的诗句打动。在众人追求小说虚构横行的年代,依然留存一小块口香糖,那是诗歌哦。读你的诗歌,给我感觉眼前一亮,物象,意象,意境都在自然地出来,比深浅些,比浅深些,深浅适宜,这不通俗,但易懂。这才是真艺术。很有内涵很有张力的组诗,用心,真情,意境,旋律兼备,不失为优秀之作。具有卞之琳大师之风范。学习,遥祝!

    杨辉腾关于夏日

    2017/11/11 0:07:41
  • 欣赏作者的四首诗歌。致友人,沉郁顿挫的语言,有迷离的落寞美感。也许友人分别只为了遇见而已。海上布道者,显示了诗人清高却不落俗套的情感。练习曲,跳跃的情感和敏感的思维,参差的叠加语言,错落地诉说着周末不回家之男人的寂寞。有中生无,感情热烈奔放,诗意翻跌,比喻大胆,气度浑厚。像绵羊那么轻盈,这是一种奇怪的语言搭配,却滋生出陌生化的完美感受。另类的语言,充满魔性的阅读吸引力。

    电击像绵羊那么轻盈(四首)

    2017/11/9 22:13:46
  • 爷爷奶奶的爱情是爷爷的棍子奶奶的厚棉裤;没有风花雪月,没有花前月下,爷爷奶奶的爱情从少年走过中年走到老年,依然历久弥新;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轰轰烈烈,爷爷奶奶的爱情即使经历了生活的苦难,依然醇香醉人。青丝到白发,岁月的风霜改变了容颜,却没有改变心手相牵的默契。这样的一份爱情,踏实、坚定、平凡、温暖;两双满是皱纹的手还将相互搀扶,两串相濡以沫的脚印还将一起继续前行,看云卷云舒,看沧海桑田。

    寒塘听雨​奶奶的法宝

    2017/11/8 13:27:02
  • 一天晨练,作者看见平时病怏怏的老黄,一反常态:健步如飞,面泛红润,一副春风得意的神态。一打听,原来去泰国旅游,买到灵丹妙药——蝎子毒酒。这药特神奇,平时浑身上下哪儿都疼,饮下此酒,周身轻快,哪儿也不疼。又一天,再次看到老黄,大吃一惊,他形容大变,骨瘦如柴,像霜打的茄子。原来他发现药酒里的蝎子是塑料做的。他精神一夸,就全线崩溃,所有的病都来了。简单故事,道出深奥道理:受骗千万别上火,心态不好能死人。

    北国寒星灵丹妙药

    2017/11/7 11:40:33
  • 一篇文章,如果在写作技巧上能达到“色香味俱全”的境界,不失为一种成功;若在创作内容上也力求“色香味俱全”的话,则给人一种失真的感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行文就是要让读者能在字里行间看到人性的矛盾与挣扎,从而引起共鸣!这也是《众筹》能够在众多优秀的作品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祝贺作者!

    黄元罗​黄春燕:寻找不着的过程也是美

    2017/11/7 8:20:28
  • 丽娜的叙事能力很强。无论是小说还是非虚构,都能迅速编织一个故事框架,这篇纪实散文,却有着小说一样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和冷静观察。摊上这么个孩子,作为母亲确实很艰难,我想到我楼下的邻居也有个自闭症小孩,每次都得用绳子绑着,像牵一只小狗一样,一刻都不能离开。作为女人是伟大的,也是值得同情的。但作为母亲,是失败的,每次训斥孩子“傻瓜、白痴”,都不应该是母亲所为。

    江飞泉奔跑的少年

    2017/11/6 18:29:34
  • 游游的文字感觉是一流的,既有小女子的温婉细腻,又有汉子般抽丝般的残忍。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关系,表面上很简单,三角关系而已。实际上,各个心怀鬼胎,尤其第三者绿珠,就是个心机婊,步步为营。何其哪是她的对手,所以从一开始就让人不安,我甚至想到凶杀案这类情节。然而情节发展,让我诧异,女女之间蕾丝边一样的感情,与其说是阴谋不如说是绿珠内心的镜像,她是一个随意的女人。

    江飞泉迷魂记

    2017/11/6 17:13: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