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奔跑的少年
  • 点击:1477评论:52017/11/06 09:19

听孩子妈说,这孩子出生时脑子进了羊水。小时候看不出异样,上幼儿园才看出问题来:完全没有秩序感,生活几乎无法自理。换句话来说,就是听不懂人话。我至今记得女人的神情:眉头鼓得高高的,将额头的细纹也牵连进来,拧成半个漩涡,深深的法令纹里埋着一股怨天尤人的戾气和不耐烦。她强装笑颜地站在树下,恨恨地说:“这就是命!我的命,也是孩子的命!”阳光透过凌乱的枝桠和折叠不均匀的叶片,斑斑驳驳地落在她倦容凝固的脸和身形上,破碎的光影像被她的声音振动了般,猛烈地摇晃了几下。

说话的当儿,她手里还拎着土豆、青菜豆腐和半条刚杀好的鱼,似乎忘了待会儿要做的事儿,只自顾自地说下去,仿佛有人听了便能减轻些肩上的负担似的,喋喋不休地说下去:“刚才在市场上,他又抓别人的菜了,抓了就往嘴里塞。场子里的人都骂他,赶他走,他还傻乎乎地和人家笑……”说着说着,泪便终于稀里哗啦地掉了下来。她也不擦,任由它如滚珠般不断从满了的眼眶鼓出来,又滑下去。正说着,远处一个男孩腻腻歪歪地跑到她跟前来,拽了拽她的衣角,拖着长腔说道:“妈妈……你怎么啦?”嘴里翻腾着口水,似乎随时会哗啦一声流出来。男孩仰着头,一只眼有些突兀地斜到一边,露出不自然的大片眼白,似乎在看我,又似乎谁也不看。一张白净的脸,抹了些脏脏的东西,花斑了似地分布着。鼻子下拖着半条长长的鼻涕,见到我,迅速吸了进去。一件短小的T恤明显太小了,挤出一截胖胖白白的肚皮。

他就是毛毛。

我时常觉得这个名字起得不好。毛毛,必会毛手毛脚的,抑或冒冒失失,但我始终没有说出口。因为女人每次见到我,就像溺水的人抓住岸边的稻草一样,一张嘴便停不下来。而我,只有听的份儿,根本插不上嘴。每次说完,一种深深的绝望便会笼罩在我们的头顶,仿佛我也跟着她,一同跌入那毫无指望的泥潭之中一般,眼前只有黑。而在那样的境况中,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提及这个话题的。更何况,提与不提,也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在我眼里,我应该是她很熟络的朋友。但又似乎不是这样。我时常从别人嘴里听来一些她生活的细节,和她偷偷告诉我的,一模一样。也时常看见她,在某个闲散的晌午,和几个女人坐在一起,一呆就是几个时辰。不用猜,我也知道她们在说什么。一定是那个孩子。在我看来:那孩子,便是那个女人活在这世上的证明吧!这个年纪,大概需要一个这样的证明。

毛毛的爸爸个头矮小,但身材粗壮,眼里总是冒着凶光,每次见到他,都感觉他刚刚和人打过架,面庞红红的,眼睛里都是血丝。大概是胡子太过浓密的原因,感觉他浑身上下都是毛,像个野人。我只见过他两次面,第一次见面,就看到他打孩子,劈头盖脸地用手掌打毛毛的头;另一次,站得远,拿着电话大声说着很脏的话,隔很远都能听得见。

不过,尽管是这样一个人,还是听说他工作出色,是个颇有能力的人。近些年来,一路加官进爵,在深圳国土资源部做得风生水起,也算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对此,我一直保持怀疑。

毛毛妈很少提起他,即便提起也没一句好听的。除了应酬,就是打麻将,再有,就是酗酒。偶尔生气了,就打毛毛,往死里打。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她竟然又为他生了一个孩子,而且,又是一个儿子。对此,我百思不得其解。毕竟,人到四十,这样的赌注下得挺冒险。她倒也不避讳,逢人便讲:都是为了毛毛。

毛毛有了弟弟,这似乎并不妙。

以后,再看到毛毛,他身上的校服更脏了,头发也总是乱糟糟的。不知为何,他的脸是总是有伤,长长的血痕不规则地分布着,有时在鼻子上,有时在腮帮子、额头上,总是刚结了疤,又添新伤。仔细看过去,整个脸蛋全是深深浅浅的疤。

孩子似乎不记得我了,从来不主动和我打招呼。有时我喊一声毛毛,他也只会怔住几秒钟,但很快便跑开了,似乎那个名字和他没有多少关系。再后来,单位分部,我和毛毛妈虽然还是同事,但离得远了。我搬到了综合部,便很少见到他们母子了。

偶然一个下午,我帮一位老师代自习课,我又看到了毛毛。他长大了一些,但还是胖嘟嘟的。大概是刚刚理了光头的缘故,头皮上的白疤清晰可见。他灰溜溜地猫在教室最后的一个角落里,由一个高大的男生守着。桌子上什么有没有,地上却乱七八糟地扔了一堆纸。整一节课,他都在摆弄一只黑色水笔,一声不吭。不知听了哪个调皮孩子的教唆,他竟然把笔头拔掉,将墨水吸到了嘴里,弄得满桌子、满脸都是黑黑的墨迹。等我发现时,已经晚了,他正咧着满嘴的黑牙,笑着说:“报告老师,我要上厕所。”看着他狼狈的样子,我的泪都要掉下来了,慌忙抓了一把纸巾塞到他手里,让两个男生陪他去洗手间。

他,已经完全不记得我了。

时间,就是这样吧!在愁苦的人面前,几乎度日如年,在幸福的人眼里,便如白驹过隙。然而,我还是无法想象:那些难熬的日子是如何从漆黑、更漆黑的夜里泥泞着爬出来的。仿佛一转眼,四年就这么过去了。

在一个初春的早上,阳光灿烂。我像往常一样,早早换上一身轻巧的运动服跑上了学校的操场。风儿呼呼穿过耳畔,暖阳不断拉长和缩短自己的身影,我很快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刚跑了一圈,我便感觉有个人也跑上了跑道,默默地跟在我身后,沉重的脚步和呼吸声不断从我耳后交替传来。又跑了半圈,我突然看到毛毛妈,正站在跑道外侧,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冲着我大声比划道:“你带着毛毛跑啊!”

我这才扭头看,原来身后的少年竟然就是毛毛。仿佛一夜间,他就长成了一个大男孩了,足足有一米八的个头,他有些腼腆地低垂着头,眼睛回避着我的注视。

我冲他微微一笑,示意他跟着我跑。他也不吭声,只是隔着五步之遥默默跟着。他的脚步很沉,手臂摆得幅度也很大。一看就知道是新近才开始跑步的。我边跑边提醒他:“脚不要抬得太高。”

他说:“嗯。”

又跑了一阵子,我告诉他:“手臂不要摇得太厉害。”

“嗯。”

“尽量用鼻子呼吸。”

“嗯。”

“身体不要摇晃。”

“嗯。”

对于我的提醒,他始终只回应一个字“嗯。”就这样,他踉踉跄跄地跟着我,竟然跑完了整整十公里!这,是个多么惊人的数字。

在这一小时里,我几次提醒他:要是累了就不要坚持了。但他总是摇摇头,稳稳地和我保持着同样的速度,并始终与我间隔五步的距离。

我不知道在这四年里,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当年那个顽劣、懵懂、不懂世事的孩子,去了哪儿?又是什么使他变得这般沉默和顺从?我不敢想象,更不敢猜测。不管怎样,这种巨大的变化,在我看来,都是不同寻常的。

看我停下来,他也停了下来,依旧默默地跟在我身后。我这才发现他竟然穿着一身厚厚的绒衣和一双底子很厚、看起来很沉的鞋子。我禁不住眉头一紧。这哪里是跑步的装备,分明还是冬天御寒的衣服!可是,春天分明已经来了……

毛毛妈正陪着毛毛的弟弟手把手地玩着双杠,见我们停下来,便向我们走来。她看起来更老了,头发几乎灰白了,阳光下,每道皱纹都越发突兀起来。她依旧笑着,一说话就会深陷出两个酒窝来,让她看起来勉强有些精神:“这个毛毛太懒,懒得都发霉了……”一张嘴,她就劈头盖脸地骂起来。

“哪里懒,都陪我跑了十公里啦!”我替垂着头的毛毛辩解道。

“让你费心了。”毛毛妈口风一转,说起了客套话。

“看你,费什么心呢!明明是毛毛在陪我跑,我们跑了十公里呢!”说着,我故意提高了嗓门,看了一眼隔了十步之遥的毛毛。

毛毛直挺挺地站在阳光下,也不擦汗。远远地,可以看见几滴晶莹的汗珠正顺着他的下巴滑下来,透过阳光的照射,在空中划过细细长长的垂直线,清脆地落在地上。

“我们跑了十公里,是不是?毛毛。”我大声又重复了一遍。

“嗯。”他似乎在笑。

“不用理他,他听不见!”毛毛妈白了他一眼。

我心里有点堵,大概是替毛毛感到不舒服吧,我原本以为女人会好好夸夸自己的儿子呢!莫名其妙地,却碰了一鼻子灰。为了不破坏这个妙曼的早晨,我勉强和女人寒暄了几句后,便开始做长跑后的放松运动,并冲着站在不远处的毛毛说:“毛毛,过来。和我一起做。”

他并不走向我,只是直直地站在那里,看向自己的妈妈。毛毛妈向空中用力地挥了挥手,不耐烦地说:“还不快过来,阿姨教你放松呢!傻瓜!聋子!”刚听完,我一股气就忽然涌上胸口,脸也腾地红了。还没等我想好怎么劝眼前这个女人好好说话,毛毛已经顺从地向我走来。孩子一脸的平静,似乎,傻瓜就是他原本的名字。

我忍了忍内心的不快,不再理那女人。冲着毛毛说:“好孩子,你认真看阿姨的动作,你跟着我一起做就好了。每个动作四组,每组二十下。你记住了吗?”

孩子没吭声,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我又冲他笑了笑,并特意找了个他看得清楚的方向,从最简单的动作开始做起。他先是不动,看了一会儿,才扭捏地学起我的样子,压腿、压肩、放松膝盖和脚踝……刚开始,他的动作很生硬。而后,越来越好,等做到最后一组时,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舒展开来,我甚至听到了他轻轻地点数:“十七、十八、十九、二十!”

在我的视线里,一个幸福的少年正满眼绽放明亮的光芒,成功的喜悦荡漾在他的脸上。他的嘴角有些抽搐,但我看出来了,那是一个真实的笑容。

临走,毛毛妈还是说了很多感激的话。毛毛站在不远的地方,低头不语,似乎在想自己的心事。我根本听不进女人的絮叨,只是装作认真倾听的样子,看向不远处的孩子。不知为何,我陡然悲伤地想到:一个有缺陷的孩子长成一个英俊的少年,又将面对多少不敢想象的未来啊!

“你下次什么时候跑?带上我家的大傻瓜。”毛毛妈打断我的思路,满眼放光地看向我,一只手很自然地搭在了我的肩上。我浑身一震,肩膀的毛孔都长出刺恼来。在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一点:也许,毛毛根本是个健全的孩子,或者说,他有可能成为一个健全的孩子。一切根源都在眼前这个女人身上,从一开始,她就像个黑蜘蛛一样,给自己编了一张黑黑密密的网,把自己裹进去,也把孩子硬生生地缠了进去。

“下周同一时间吧!”我把女人的手撤了下去,不咸不谈地说。

“太好了,我们还一起来。”毛毛妈没看出我的心思,自顾自地拍起手来。看我要走的样子,她有些不舍,大概好久没与人倾诉什么了吧!又禁不住拉住了我的手,啰嗦起家里的事儿来:“日子还过得去……有了小的,累是累点儿,但挺开心的……我给毛毛转学了,还带他参加了一场香港举办的游泳赛……”说着,她又深深叹了一口气。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缺陷命运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17/11/06 18:29:34
    • 分享到:
  • 丽娜的叙事能力很强。无论是小说还是非虚构,都能迅速编织一个故事框架,这篇纪实散文,却有着小说一样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和冷静观察。摊上这么个孩子,作为母亲确实很艰难,我想到我楼下的邻居也有个自闭症小孩,每次都得用绳子绑着,像牵一只小狗一样,一刻都不能离开。作为女人是伟大的,也是值得同情的。但作为母亲,是失败的,每次训斥孩子“傻瓜、白痴”,都不应该是母亲所为。
  • 好在丽娜冷静却不冰冷,字里行间体现了人文关怀,文中提及几次落泪的细节,也让读者动容。有时我们也无奈,面对这样的孩子和家庭,该如何帮助他们,也是需要我们深思的。
    • 黑雪2017/11/07 09:58:16
    • 分享到:
  • 感谢江飞泉细致入微又内涵深刻的品读和评论!感谢你的鼓励!写作的路上,我还有很多地方要向各位大咖学习,望多提宝贵意见。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1/09 08:43:37
    • 分享到:
  • 这篇小小说对人性的刻画非常到位,尤其是毛毛妈,看似在嫌弃天生有缺陷的长子毛毛的诸多不是,实则不然。她为何如祥林嫂般整日里喋喋不休地讲“阿毛的故事”?潜意识里还是想引起他人对毛毛的关注;年过四旬的她为何冒着生命危险生下小二子?潜意识里还是想为毛毛在家庭中争取到一席生存之地。天生有缺陷的毛毛这些年来一直在奔跑,不为察觉的母爱又何尝不是如影随形呢?
    • 黑雪2017/11/10 09:27:55
    • 分享到:
  • 元罗先生的评论很有见地。一篇小文,能给人不同的理解和感受,是一件幸运而幸福的事儿。我喜欢听到不同的声音,像这座热热闹闹的小城,充满着不同的人情儿味儿……感谢您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115916
  • 13
  • 1940
  • 真诗,真心,惟刘郎。和之: 有心此一刻,麦田无限风, 春秋时过往,熟生几就空。 有鸟飞天外,只在窗棂中, 此际高枕熟,依稀十八葱。

    水去先生工业雨丝

    2018/6/15 21:14:57
  • 作者分享的小故事充诠释了人生过客的道理。不管是暧昧关系还是君子之交,基本没有好的结局。也许正因如此,生活才要每天新鲜过,欢乐过。喜欢这种每天都充满精彩和未知的生活。不过建议作者可以捋一些故事的顺序,由第一节故事引出第二节故事的主角,以此类推,阅读起来会比较舒服。

    撩妹的女子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6/15 15:10:04
  • “不止香港有,深圳也有鹰”。不是观鸟人,写不出这样的文字。前时南兆旭先生送我一本《十字水自然笔记》,将花鸟虫鱼玩活泛了,自然好看,书好看,南昆山十字水自然也就看好了。深圳文化人煞是有招,值得学习。

    因特虎老亨深圳的鹰

    2018/6/15 8:19:26
  • 什么是文化,文化依附在哪里?文化是生活习惯和心理意识的汇集,文化你我生活的点滴中,在草根生活的琐碎中。刻意的,伪装的,远离生活的那些文化,如同无根之萍,不会成为一棵树,更不会成为一片森林!而邻家会!也许100年后,我们已经告别了这个世界,我们留给这个世界的痕迹越来越少,但邻家的痕迹会留着。人们了解我们,不是通过官方的正史,而是通过邻家的文字,这才是我们心灵的流露!

    昆阳森林活法 ——我与邻家文学社区

    2018/6/14 9:47:56
  • “梦想”二字萦绕嘴边,这简短的两个字凝聚了生命所有的力量,梦想是美好的,但实现梦想的道路是曲折的,双耳失明的贝多芬,在那么恶劣的条件下,还能创造出世界之绝响,物理学家霍金,在身体遭受如此折磨的情况下,还坚持为科学做贡献,他们为了梦想,无所畏惧,无数人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遭遇了无数曲折,但我相信只要坚持努力,脚踏实地朝着梦想去攀爬,一步一个脚印,梦想之花一定会绽放出灿烂的梦想之花。

    欣欣​请叫我新农民

    2018/6/13 11:36:28
  • 在规范文辞文旨的传统严肃文学与驰骋创想快意书写的新兴网络文学之间,好恶评价之不同有如天渊,判若云泥,但是可以预期的是:最终大家还是会合流的。金敦兄的这篇《鹏城臻情》第一次发在邻家时审核未予通过,因为太过“网络文学”,经过修改,现在终于通得过了。网络说书会越来越升级文字水准和审美情趣;传统的纯文学,也很快会从新兴的网络小说中找到自己的价值的和出路。我个人看好两者的相互学习与渐行渐近。

    因特虎老亨鹏城臻情

    2018/6/13 8:23:11
  • 在现实中,贫穷会令绝大多数人把理想设得很低,不敢放手一搏,因为害怕再过一无所有的日子;极个别的则孤注一掷并成为他人眼中的幸运儿。观念差异让两类起先有着交集的群体渐行渐远。庆幸的是,文章中的王小千、张哥等人,他们在陪着深圳一起向前大步奔跑的过程中,自始至终都未丢弃“善”之本性,让读者看到温暖。

    黄元罗深圳故事

    2018/6/11 8:37:32
  • 这是一篇完全配得上深圳的深圳故事,也不负改革开放这个宏大的时代命题。人生的有道与无常,机遇与努力,随缘与追梦,明做派与潜规则......在小说中一一呈现,明、灰、暗交替,活色生香。是从中国的视野写深圳,是从全球化的格局写深圳,是从地域的、经济的、人文的三维写深圳,也是从深移民与深二代、深圳三代交融碰撞的角度写深圳。大时代与小人物,好故事与好细节乳水交融,作品中多处心理刻画与对话描写妙到毫巅。惊艳!

    孙行者深圳故事

    2018/6/10 13:52:05
  • 独特的生活经历本身有价值,出之以文字,自然也有价值。新加坡,对于中国写作者而言,似是一个文学上的空白地带。多数中国人只是从旅游常识的角度泛泛了解它。此文有补缺的意义,而且写得质朴、生动、细腻、勾人,几个书写对象的选择,也颇讲究。写出了新加坡的味道,也写出了普罗大众感同身受的人生况味。对新加坡人情世道的描写与发掘,若再丰富些、再深入一些,更好。个别字词句上有些小差错,可订正。

    孙行者新加坡那些事

    2018/6/10 9:31:10
  • 新诗人写古诗人,将对杜甫的敬仰之情抒发得淋漓尽致。谋篇布局很讲究,技法娴熟。善于营造意象,语言精美。咏叹环环相扣,情感充沛,思绪悠远,写得很有耐心。是一组好诗。不过,行数似可精简若不必写这么长,以避免意境上与情绪上的重复。另,个别句子在语法与分行上似有瑕疵,请斟酌。

    孙行者小长诗:怀老杜

    2018/6/10 0:15:51
  • 故事讲得好,有深圳的味道。对于宾馆的经营之道,写得生动,作者宛若道中人;对世相人心的拿捏也颇见功力。语言老到,有自己的风格。是佳作。不足之处是:1、小说三分之二以后的部分,不如前面写的那般从容细腻,略显仓促。2、对苗苗独特性的塑造有点套路化,似新却旧。3、结尾过于刻意,反而失真。

    孙行者深圳的苗苗

    2018/6/10 0:01:27
  • 人与动物,谁更灵长,当真分属于互不相容的两界?善与恶的边界何在,其载体能以屠刀和佛珠区分吗?何为好事坏事?何为好人坏人?不妨在屋檐下看看,在左邻右舍中看看,在七尺之外的山水间看看。天、地、人,规律与世道,是值得文学探究的永恒之谜。本作品构思讲究,有民胞物与之情,有以小寓大之心。

    孙行者屋檐下

    2018/6/9 15:34:04
  • 除了有共性之外,为农之道,也可因人而异,为商之道,也可因人而殊。新农业,新农民,这是中国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值得一写。本文行文质朴,笔下含情,颇为动人。作者的故事,是个有价值的个案,可视为大变局的一个注脚。

    孙行者​请叫我新农民

    2018/6/9 15:16:10
  • 痛点题材,抓住了社会关切——这是主线;另有辅线潜伏,折射社会变迁。叙事从容,在时间的维度(过去与现在)和人物的经度(我、老婆、儿子、孙女、其他人等)上游刃有余。语言讲究,有泥土味儿,也有钢筋水泥味儿,既老派也时尚,不乏幽默感。小作品里有大乾坤,好看。精品!

    孙行者起跑线

    2018/6/9 13:41:13
  • 《小长诗,怀老杜》这组诗写的激情奔放又内敛沉郁。写出了“诗圣”杜甫的精神杜甫的魂,诗人不把老杜当圣人,而当作朋友,赞颂老杜忧国忧民的情怀,人格的高尚,诗艺的精湛,丹青之心,神圣不容侵犯。这是诗人内心的呐喊,也是对现世诗歌的反观,诗人以怀老杜,来表达诗人对诗歌力量的理解与追求。

    范明小长诗:怀老杜

    2018/6/9 9:57: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