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苍穹下(节选)
  • 点击:4247评论:72017/11/06 10:40

01

中秋节,刘子安本该在家休息的。在处理了一个棘手的业主纠纷后,他决定关掉一切联络方式,以睡眠的方式对抗时间的流逝。但他最终没有选择关闭一切联络方式,直到早上八点被电话吵醒,他才意识到失策了。这个他本想气愤掐掉的电话公司副总邱总打来的。他内心气愤地骂了对方,提起电话,口气一下子温糯得如江南的糍膏。

“刘经理,你去办公室去取个文件,就那天业主成立管委会的章程。我下午要用,到时你送到小区门口。对,就在吴总的办公室桌上。”他嘀咕了一下,这关邱总什么事,他那天说不管这事的。但碍于职位差异,他还是去了。

他骑着单车很快到了办公室。忽然他看到很熟悉的宝马车,吴总的车。“莫非吴总中秋还加班?”他没多想,就开门进去了。屋子里窗帘被全部拉上了。正当他开灯时,门突然开了。他吓了一跳,吴总居然赤身裸体地站在他面前。刘子安震惊地站在远处,好像被闪电击过一样:平时衣冠楚楚的吴总像一只秃毛的公鸡,本就没几根毛的头发湿哒哒地趴在额头,十分滑稽,更为滑稽的是那根东西居然还在一跳一跳的,在略微灰白的草丛里有点害羞地躲藏着。吴总本来有点古铜色的脸忽然发白了,才说了句“你,……”就按着心口倒了下去。这下真把刘子安吓坏了。他赶紧掐吴总的人中,里面的女人惊慌失措地胡乱穿好衣服,跑了出去,刘子安连个影儿都没看清。

“小刘,赶紧送我去医院。”吴总有气无力地拉着他说。刘子安一边拨打120,一边帮吴总穿好衣服。他一边略带粗鲁地帮吴总穿上内裤,然后是那条灯芯绒的骆驼毛色长裤,一件汗衫有点皱了,随意套了上去。外套是一件阿玛尼,应该是最新款的,袖口上纹着amani的字样,而那条金光灿灿的H型的皮带,随便扔在沙发下,他也懒得给吴总系上了。老吴感激地笑了笑,很痛苦地闭上眼睛,看上去已经快不行了。

刘子安一边咒骂医院磨磨蹭蹭,一边心中暗忖,活该,谁叫你中秋节在办公室做这些事情。当天很多业主都在小区里准备中秋晚餐,很快就聚集了很多人。有些人认出吴总,跟刘子安打听情况,刘子安佯称吴总加班忽然犯病,或许这也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然而,事情在不久急转直下。还没等他拿到那个业主名单,就接到号称是辖区派出所民警电话,说要跟他了解下情况。他吓了一跳,冷汗从脑壳门直冒出来。

吴总死了。

死于心肌梗塞,吴总之前做过心脏搭桥,这次估计是吃了一吓,旧病复发。

刘子安几乎无法反应过来。

刘子安被传唤,其实也就是询问,毕竟法医鉴定是死于心肌梗死。

“刘先生,你当时在现场对吧?”

“是的,是我给吴总拨120的。”

“就你一个人吗?”

刘子安犹豫了一下,“是的。”

“为什么吴总下体有红肿?”

刘子安忽然感到燥热不安,“什么下体?”

“我们法医尸检时发现吴总下体充血,显然是死前有过性行为。”

“啊?”刘子安提出让他喝口水。

“如果刘先生与吴总没什么关系的话,我们推测有其他人在现场,你再仔细想想。”满脸严肃的警察并没有戏谑的表情,反而是谆谆善诱,“我们相信你是清白的。”

刘子安想到那个模糊面孔的女人,那是谁呢?与吴总的死有关?但是肯定的是她跟吴总发生过性关系。

“其实,在吴总倒地时,一个女人从他办公室冲出来,黑衣长发。当时光线很暗,我没看清面孔,也不知年龄,感觉比较年轻。”刘子安实在无法隐瞒事实,否则自己和吴总的关系就说不过去了。

“你是诚实的。我们通过唯一仅存的视频看到了那个女人的部分面孔,我们正在排查。”警察最后总结似的说,“谢谢你的配合,你可以回去了。”

刘子安浑身湿透地走出派出所,他累得虚脱了。坐在路边的阶梯上,再也迈不动腿。


02

刘子安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看电视。从中央一套一直调到深圳卫视,正值重播《离婚十年》,百无聊赖地看了一会,就跳转到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第三季正在盲选。他很鄙夷地嘀咕了一句,“这么烂的唱功还四转?”那个嬉皮笑脸的导师还在呛另一位女导师,他啪地一声关掉电视。这时电话响了。

“最近如何?”对方先开口,“我离婚了。”很干脆,一点前戏都没有,丝毫不需要酝酿,却给听话者一个措手不及。

“什么,你离了?”刘子安站了起来。

“别大惊小怪的,早晚的一天。”对方不以为然。

“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过一天算一天。又没孩子,没所谓。”对方似乎如释重负,也许“没孩子”成了唯一的慰藉。

“那恭喜你又成了钻石王老五咯。”刘子安开玩笑地说。

“嘿嘿,不过是二手的啦。”谈话转瞬变为愉悦的调侃,讲着讲着不知已过了半小时。

来电话的是刘子安的老同学若寒。若寒当然不是真名,刘子安曾取笑他为何取个琼瑶式的笔名,“原名多好听,大气,杨铿锵。”刘子安是唯一迄今还叫着他本名的同学。杨铿锵是东北辽沈人,一副特有的人高马大东北人模样,走到街上,极能唬人。而骨子里,又柔情似水,全然不是铮铮铁骨的男子汉气质。偶尔唱一段二人转,也是阴柔有余,刚强不足。

刘子安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没想到,杨铿锵居然来真的。杨铿锵的婚姻可来之不易,一直被同学艳羡,且嫉妒着。

“你香蜜湖那套房子怎么办?”刘子安问杨铿锵。

“留给谢芳菲呗,再说当初是她老爹出钱买的。”

“那你净身出户了,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先搬到布吉雅苑去住。我计划把雅苑卖掉,准备回老家,也可能到东莞或惠州买套房子,度过余生。”

刘子安没有说太多话,只说一句,“你自己多保重”。就将电话丢在沙发上,沉沉睡去。傍晚六点左右醒来,刘子安看了一下搬得空荡荡的房屋,悲从中来。他准备从聚海物业集团辞职,辞职申请报告已经写好。然而当他第二天去公司,打算把辞职报告交给上司邱总时,同事告诉他,“你不知道?邱总被抓了。”一种莫名的神态挂在他脸上。

他将辞职信放回包里,倒了一杯茶。“刘哥,现在公司都在传你跟吴总的关系,他们太无聊了,别理会他们。”给他发来微信的是下属若曦。

“谢谢你的信任。”他回了短信给若曦,这时一个巨大身影似乎在门口掠过,他擦擦眼睛,确定是看花了,吴总的办公室门没开。但他确定当时一个身影就是吴总的,他心惊肉跳地抽搐了一下,顺带把一本物业管理书籍弄到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这时电话响了。是老板袁总让刘子安去他办公室一趟。但刘子安经过有点曲折的办公室通道时,他感到无数眼光洪流般涌向他——那些软质金属制成的刀刃从四面八方袭来,他无处躲藏。他瞥见那排荣誉墙上吴总的照片,阴森森地骇人,如果不是这件事,吴总一直是他的榜样,尽管他是邱总招进来的。

他艰难地推开袁总的门。如果不是这次事件,刘子安估计是公司一个平庸的员工,老板几乎不会注意到他。他略微前倾的驼背显得怪异,总让人想到巴黎圣母院的夸西莫多的怪模样。虽然他的学历算是公司比较高的,不过他如此平庸,有谁会对他高看一眼呢,除了下属若曦。

等待他的是什么?被炒鱿鱼还是了解情况?刘子安惴惴不安地接过漂亮秘书递过来的水杯,眼睛因失神落魄变得有些模糊,但依稀看到袁总那肥硕的肚子在座椅上转动,让他想到被包在蓝色丝绸绒布里的气球一样的肚皮随时可能爆破。

“刘经理,你也知道现在公司发生这些事情,给你造成很大误会,让你受了莫大委屈。我也跟公安局与其他部门深入了解了情况,你是无辜的。”袁总情绪平稳,这让刘子安吃了定心丸,至少工作是可以保住的。

袁总继续翻动着他不那么令人喜欢的薄嘴唇,盯着刘子安说,“经过我们几个股东商议,公司决定提拔你为主管园林与工程的副总。”

刘子安嘴巴略微张着,对他而言,这太不可思议。他屏住呼吸,过了几秒才有点慌乱地说,“谢谢袁总提拔。”

“你的成绩有目共睹,继续努力,刘副总。你去忙吧。”刘子安在袁总的欢快语调与欣赏目光里退出办公室,而当他再度经过那狭长的通道时,迎接他的是恭喜声和掌声,原先那些怪异的目光转瞬变成了对他的敬意,即便那些竞争对手也似乎接受了这个事实,开口说了恭喜。

他谦逊地接受了大家的祝贺,同时看到公布栏上一个大大的红章盖在一张任命通报上:鉴于刘子安同志的成绩有目共睹……,他终于明白那些恭喜与掌声的原因所在了。

这是几年来最令刘子安意外又幸运的一天。当他透过玻璃窗眺望外面时,一种不安似乎在心里发酵。吴总原来就是主管园林与工程的副总,难道自己要用那个被封闭的空间。虽然里面空空如也,那些关于吴总的一切都被他的家属拿走,留下的都给了楼下捡破烂的老头。即便如此,刘子安还是感觉惴惴不安,仿佛吴总就藏在某个角落,随时会蹦出来。


03

在某个温暖的午后,刘子安还是搬进原来属于吴总的办公室。换了橘黄色吊灯的房间比之前温暖很多,而原来吴总喜欢的惨白壁灯都被逐一拆除。房间的书架也被拆除,空间比之前空旷一倍,而真正让刘子安感觉刺目的是吴总供在房间东南角的佛像,佛像已被搬走,但那痕迹还在,而在保洁阿姨刚用福尔马林清洗了那些桌台后,痕迹淡了些。

刘子安把几本大部头的专业书放在身后的书柜里,最惹人注目的是800多页的菲利普科特勒的《营销管理》,这是当年他导师送给他的,作为商学院的高材生,他一直对自己的现状耿耿于怀;旁边是苏珊米勒的《星座大全》,一同上架的还有英国作家拜雅特的《隐之书》,以及著名的《百年孤独》,他很惭愧居然没读过哪怕一行。这些书与其说作为读物,不如说是摆饰。每次刘子安搬家时都会将那些沾染灰尘的书打包捆好,这次也不例外。

门上换了新名牌,“副总经理室,刘子安”,十几年后,他终于兑现了毕业时的理想,成为一个集团公司的高层。尽管这个机会来得有点诡异和意外,但也是对他多年孜孜不倦努力的褒奖。袁总允许刘子安休假一周,但被他拒绝了,他的理由是很多善后工作需要处理,同时也想尽快进入新职位。目前他管辖的一个小区山湖大地正在进行业委会换届,这将他置于崩溃的境地。两个月前,但他还是分管物业的经理时,他在小区微信群里备受攻击,那些掺杂着恶毒谩骂、诋毁、威胁的言语如刺刀刺入心窝,令他心烦又无可奈何。一周前,公司配给他的本田车后视灯被砸坏,而他住的A栋1018也被泼了油漆,更有诅咒的纸条塞入他门缝与信箱,诅咒他不得好死。

当他澄清一切都是为小区长治久安,并没有任何个人私利掺乎其中时,反而遭到更多的谩骂:“人面兽心的社会渣滓,迟早被天收。”

  • 1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情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隐词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1-08
  • 江飞泉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7-11-0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黑雪2童生2017/11/07 10:07:40
    • 分享到:
  • 字里行间,看到很多人的影子。当然,也包括作者本人。看样子,这是个大部头的作品啊!静候下回分解……
  • 也是一个尝试,毕竟职场题材还是比较熟悉的。不过能写成怎样没谱呀。谢谢丽娜的鼓励。

    回复

  • 不错,现实感强,写尽了人生的无奈,写尽了人生的挣扎,我感到刘子安这样的人就在我的身边,他有时候是善良的,固执的,甚至是迂腐,有时候他又是邪恶的,善变的,甚至是野心勃勃的。善良也许来自他的底层经历,邪恶也许来自他的上级的感染,人是天使和魔鬼的综合体,我还是希望天使的成分多一些。
  • 谢谢点评。人性多样化很难用一个词概括。也许也是人的本质吧。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7/11/06 16:59:02
    • 分享到:
  • 之所以写这篇小说,源自自己在小区业管会成立期间见到的很多啼笑皆非的真实事件,当时写了一篇《乌合之众》被小区qq群的口水淹没,那些咒骂其实就是真实的咒骂。这让我意识到小区虽然高尚,但人的素质如此不堪。刘子安是个拧巴且复杂的人设,善良且狠辣,野心勃勃却瞻前顾后,像极了我们身边的熟人。而另一个人设江子安仿佛他的镜像,是他的孪生兄弟一般映照着他的缺点
  • 实际上,这种文青式的人物在我身边更多,甚至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人,所以写起来更加得心应手。诚然这只是节选,因为情节因素,人物只能管中窥豹
  • 而人设的原型很多就在我身边,我的亲人,朋友,同事,甚至一面之缘的有缘人。而离婚,出轨,包二奶,换 妻,甚至职场斗争都在人性面前显得不大重要。部分描写稍显情色,为情节需要。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1
  • 429852
  • 111
  • 27500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江飞泉善于想象,善于无中生有,把意识(包括潜意识)作为再创造的对象,精雕细刻,而不止于简单呈现意识本身,他的技法是相当娴熟的,几乎没有破绽,但也有一些套路化。对于一些时尚的写法(包括选材、修辞与用词),江飞泉跟得太紧了,自己的风格却不明显。另外,这组诗整体有些杂芜,如果把数量控制在10首左右,会更精粹协调。“事物”“抵达”这类词被现代诗人用滥了,建议慎用。时尚短暂,风格长存——愿以此与飞泉共勉。

    孙行者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

    2018/9/10 11:53:22
  • 摘玉米棒去卖一次,哥俩可以卖40来块,卖十来天,加之做点别的,总共也就一千来块钱。老王准备给刘兴的钱是一万块钱。这就意味着,有些钱来得确实“太多”“太快”,但这样的钱,却没有到真正需要的地方去。这是需要社会反思的。这篇短短的文章虽然情节较为单一,语言也较为平实,但出现几处有意味的对比,较为成功地对不同的心理进行了刻画,整体节奏把握得较到位,也可算是新人的一次探索吧。

    廖令鹏寻找

    2018/9/10 10:36: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