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迷魂记
  • 点击:951评论:122017/11/06 12:03


一.

绿珠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何其趴在阳台上,看见她从一大片闹腾的霓虹灯海中飘移过来,幽魂般。

上周末,何其问绿珠,怎么挽回男人心?

绿珠说,这还不容易,我来教你点绝招。

何其与绿珠,并不算朋友,绿珠请求成为微信好友时的备注里说明:两性专家,情感顾问。何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认得这样的人,当时刚刚和丈夫张枫离婚不久,没多想,就顺手添加了她。

门洞开的时候,绿珠并没有笑,微微有些吃惊地盯住何其,何其给她找了双拖鞋,礼貌地笑道,绿珠是吧?你跟相片上长得一样,我刚才看你在路上就认出了。其实她没说实话,绿珠比相片上还要好看,也不是脸好看,而是多一种味道,长卷发红长裙,尖尖的小脸,细挑的丹凤眼,像午夜现身的狐狸精。

狐狸精进了屋,继续打量,目光最终落在博物架那张结婚照上,郎才女貌啊。点点头,咧出个好看的笑。

遇上什么事了亲爱的?目光折回,绿珠一屁股蹾在皮沙发上,老熟人样开门见山。

何其泡了两杯玫瑰茶,绿珠没喝,何其吹吹茶水,自己喝了几口,盯着杯内泡得四仰八叉的玫瑰,微微叹口气,总觉得丈夫的心不在我这。

出,出轨了?绿珠眼皮跳得两下,打了个疙瘩。

不知道。何其仍低头盯着玫瑰,玫瑰被泡得泛白,黄白的细花瓣死尸般浮荡水面。

性关系和谐吗?何其还在发怔,绿珠又一个开门见山。

何其突然有点脸红。仿佛刚才喝下的红玫瑰花水洇上脸颊。

我没什么兴趣,他也好像挺累的。

什么叫没兴趣?累?绿珠哈哈笑道,亲爱的,你太傻了,男人才不会对这个说累呢,他累,只会证明他不喜欢你。

一记闷棒猛击何其,头又昏又痛。痛感轻一点后,她说,不是的,他是真的累,你不知道,他天天加班,动不动还要出差,国内国外到处跑。声声低低地。

既然我是来教你的,就不说费话了。绿珠挥挥手,你还是聪明的,找我问就对了,男人,就得想法拴住他,拴住他,就得多用技巧。

从一进屋,何其就注意到了,绿珠是个爽快的女人,说话做事单刀直入。也好,她现在,就需要这样手术刀般利落的治疗。和张枫离婚一年了。去年,为了买第三套房子,她和张枫办了离婚,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钻限购令的空子,有资格买第三套房。结婚时,她和张枫名下各有一套房子,面积也都挺大。积攒了一笔钱后,他们商量该做什么,可能和选择办法很多,比来比去,发现都不太保险也没多大意思,这笔钱渐渐就成了他们的心病,想起来就烦恼。时间却不会因为他们没想好而停止,时间自顾自地,风驰电掣地狂奔,扯拉着一大串东西,光影凌乱,听着那些东西刮地擦风的声音,就让他俩心慌肉跳,像是轰隆隆地响在身体内,扯拽他们的内脏。何其想,倒不如没有这笔钱还清净。终于,张枫提出了假离婚买房,他支支吾吾遮遮掩掩,然而,何其怀疑他早就想熟了,做为金融师,他应该早就推算衡量好了。何其犹豫了很久。一个月里,张枫天天唠起这事,像在念咒,又像在给何其做思想工作,最后,他忍不住了,何其,你快决定吧,再不决定,我们的钱就只够买之前的一间厕所了,还不买,到头就只剩一堆轻飘飘的纸,你也别多心,就是假离婚,假离婚的人现在海了去,都为了房子,等买上了,我们就复婚。听他口气,明显带着怨恨了。要是何其不同意离婚,想必过得也不愉快,说不定还成了罪人。第二天,他们就去了民政局。

不过一张纸。但现在想来,何其觉得那是一张比千均还重比城墙还厚的纸。她跟张枫提复婚,张枫总是忙,有时说烦了,干脆回一句,不就是张纸吗?我们现在过得好好的,有什么不一样啊,将来找个好天气,去把那张纸补回来就行了。

将来?何其不知道这个将来是什么时候,近来她总有种预感,它不会来了。她不敢跟张枫表达这个想法,不敢跟任何人说,好像说出来真会成真。但她必须找个人说说,要不,这事会成为她心里的癌细胞,越长越大,直至侵蚀她全身。翻遍了手机通讯录,来来回回,手指停在这个叫绿珠的人身上,她朋友圈经常转发些情感贴,有时何其也会点开看看,觉得挺有意思。记起是那个两性专家情感顾问,何其跟她聊天,去枝删叶,惟留精光光的主干。绿珠说,挽回男人心的重点在于性,男人跟女人不同,他们离不开这个,我来教教你。

于是,就有了今晚的约会。  

趁何其去厨房拿东西,绿珠的目光粘着她。

她比她想象的还要不好看点,要瘦,精瘦的长身体隐在宽大的白色休闲裙内,像根木棒。要是够力气,举起这根木棒,大约可以做良好的兵器。绿珠眼珠轮转,将屋内格局装修又看了看。并没有过于奢华的东西,实用简洁,客厅侧边就是主卧,半翕的门后,横张大床。绿珠禁不住想像床上的人,男人女人,眼珠重新转回客厅,这回她仔细观察了,发现墙纸居然是淡粉色,沙发也是淡粉,便又开始想像,男人和自己,被一屋的淡粉包围,相拥着看家庭连续剧。

发现什么了?有个声音打断了绿珠的想像。

绿珠猛一扭头,扯得脖子抽筋。何其坐回了她旁边,瘦得略微凹陷的脸在灯光下恍如骷颅。

挺好。绿珠说。对了,你家那位快回来了吧,我们就长话短说。

哦。何其梦呓般,他不在家,出差去了。她今天从外地工作回来,发现张枫的行李箱不见了,猜想他应该出差了。

出差?出差容易出事故啊。绿珠坏坏地笑,实话说,你有几个男人?

有什么关系吗?何其愣愣地。

绿珠挪挪屁股,翘起二朗腿,右手托腮撑在腿上,身子前探。有啊,我猜你一定没尝过那种滋味吧,我说的是尽情享受的滋味,销魂极了。

何其哑然。绿珠像是看穿了她的心事,眼睛微眯,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没尝过那种滋味,这辈子白活了。

她确实没尝过。两个?一个?一个。那个不算,她连他长什么样儿都没看清楚。那时她刚毕业来这座城市,周末无聊,报了个短途驴友团。团队内都是年轻男女,有个男的不停对她献殷勤,晚上露天晚会,他们都喝多了,吵着要看星星,男的带她去山顶,半夜,他突然蛇样缠住她。后来,就没后来了,她愈发对男女之事没兴致,爱穿黑色衣服,拉长一张素得连油盐都缺少的脸,衬得身旁姑娘们更是鲜艳明媚,没什么人追求她,连晕话也没什么人跟她说,她也没空,天天加班,还要出差。三十岁后,她基本在这城市里安定下来,方恍然过来还是要结婚,周末得空,会去相亲,见各种各样的人,然后有的会聊几句,有的直接相忘于江湖,能相互聊几句的都没几个,其中有个挺能聊的男孩,比她小十岁,见面第二天问她,能不能搬到她家里住。跟张枫结婚时,她三十五岁,他四十岁。婚恋网站根据资料觉得他俩非常合适,何其记得第一次见张枫,他穿了件条纹衬衫,她也穿了件条纹衬衫,更奇的是,都是蓝色系。

你应该多尝试些男人,不同的男人有不同的味道,就跟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味道,这也是一种人生财富。绿珠说。

尝试多了,你自然经验也足了。又是坏坏地笑。一笑,丹凤眼上挑得厉害,脸更尖小,几只小钩子,任你铁铸石塑,也能钩得痒痒。

四十岁的男人,绝对尝试过了,这又不是什么稀罕事。何其又陷入心事。张枫不怎么说以前的事,当然,感情上的。何其倒是跟他说过,说自己没有谈过恋爱。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俩人没什么话说,特别是张枫,像是坐错了地方,寡张长脸东张西望。这么大了没恋爱过,奇怪吧。何其哼笑。张枫并没有笑,瞪圆了眼,眼珠亮亮地,将她上上下下扫了两遍,像检验产品,也就是说,你,从来没有男朋友?何其扶着杯果汁,手指上下刮杯壁,点头。

他不主动,你就主动点,多点花样,尽量让过程更美妙,时间更长。绿珠将她从回忆中硬拽出来。

哦。何其想,没什么花样,一直如此,除了第一晚。他俩见过面后很快就结婚了,完全出乎何其意料!那件事,新婚当夜才发生,不过,就算张枫之前想要,何其想必也不会反对,她直觉张枫是可以做丈夫的人。花样说来也不冗长的,洗刷干净后,张枫说要先喝点红酒,灌一大口,然后将酒喷在她腹部腿根部,俯下身,认真地将那些血点似的酒渍一点点舔干。

要是寻求刺激,还可以换换地方,客厅啊厕所什么的。绿珠扬扬眉头说。

绿珠记得那天晚上,就是在客厅。角落有块花地毯,毛又软又密。现在地毯还在那,开着大朵大朵的红花,上面一定还残留着她和他的气息。绿珠不禁嘴唇微启。那天晚上,张枫通过微信摇到她,几乎没什么多余的话,他们就见面了,绿珠还以为他是单身男人,临走,瞥见酒柜上的结婚照。第二天晚上,他又约了她。绿珠随便问道,你不怕有人突然闯进来吗?张枫嘿嘿,你是说我老婆吗?她出差了。

你们平时就这事交流吗?他喜欢什么?

不交流。何其冷冷地,我老公不爱说话。

是吗?绿珠疑惑地皱皱眉。

还是要多交流,特别是这种事,关乎双方,直通身心的,你看过电影色戒没?那个女主角和男主角……她不依不饶地唠叨。

哪有时间看。何其打断她。

那你们平时都聊些什么?家事?工作?还是别的?绿珠想了解更多,一时间没能控制住自己。

我们离婚了!何其扔出五个字,像扔出五块刚从火炉里掏出的火红铁饼,嗵嗵嗵嗵嗵。

啊!

暂时的,你知道的,买房子假离婚,很快会复婚的。见绿珠怔诧,何其马上解释。说完又后悔,她对别人都没说过,为什么要跟这个陌生的女人说这些,这不属于今晚要讨论的范畴。

离婚了?!你是说你跟张枫离婚了?!绿珠又没能控制住自己,叫出了名字。

过于惊讶,震得吊灯都颤,余摆悠悠,墙上的灯影也悠悠,左,右,左,右,左。

你说什么?好像吃饭嚼着了石子,何其突然被硌了下,眉头挑得高高地。

啊,啊,我说你们怎么离婚了!看相片还以为新婚呢。绿珠意识到不对,拿手掩口。

何其高挑的眉头在额头皱作波纹,眼皮跟着撩起,露出两颗放射冷光的眼珠,但很快,眼皮搭盖下来。

没什么,我们感情还在的。何其昂起头,盯着左右晃悠的灯影。

那,那-----是。绿珠舌头发僵。刚才好像叫了某个名字,该死!她咬咬唇,小心放下翘起的腿,身子也随之后缩。

你这么好的女人,那是。她又添了句,觉得自己有点画蛇添足,连忙住了口,端起面前的花茶。

当然是好女人,不像有的女人,追着个男人就上床,真怀疑她们连公猪也不会介意。何其飞快掷回一句,向来斯文的她,竟然爆出句粗口。

已经泡成汤水的玫瑰花,拼尽最后一丝力气,释放迷醉人的浓郁香气。绿珠抽抽鼻子,装做闻花香,嗯嗯。

这茶真香。她故意转移话题。

何其没答,脸阴着。

等吊灯完全安静下来,她欠起身,你先坐会儿,无聊可以开电视看。揉揉太阳穴,躲过灯光,踅进客厅后的走廊。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0
  • 520周冠打赏38000,共计38000
  • 2017-11-13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08
  • 故里打赏2000,共计4000
  • 2017-11-07
  • 故里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1-07
  • 黑雪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1-0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游游的文字感觉是一流的,既有小女子的温婉细腻,又有汉子般抽丝般的残忍。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关系,表面上很简单,三角关系而已。实际上,各个心怀鬼胎,尤其第三者绿珠,就是个心机婊,步步为营。何其哪是她的对手,所以从一开始就让人不安,我甚至想到凶杀案这类情节。然而情节发展,让我诧异,女女之间蕾丝边一样的感情,与其说是阴谋不如说是绿珠内心的镜像,她是一个随意的女人。
  • 而男人,像张枫这种男人,对狐狸精般的女人显然更加偏好,这为结尾三人居然能和睦相处(何其被蒙在鼓里)的惊诧结局扫平障碍,让三人感情变得明朗起来。
  • 这种湿漉漉的情感,有多种发展可能性,文字指向性也变得情色迷离起来。游游不动声色中,将我们绕晕了,但她又成功了。好期待后续。
  • 飞泉读得认真,评得也认真,还一而再再而三条评,谢谢。三个人,各有各无奈,各有各挣扎吧,现实只会加深我们的孤独与迷茫无助。

    回复

    • 黑雪1420积分 2017/11/06 16:55:11
    • 分享到:
  • 《迷魂记》是一篇很有意思的都市小说。故事情节生动,每个人物也刻画得有血有肉。最有趣的莫过于人物关系的设计,矛盾冲突中凸显着都市人生活中的小刺挠和小乏味。
  • 嗯。谢谢阅读。

    回复

  • 我在两女一男的狗血情节中嗅出了浓浓的“宫心计”的味道。这场没有硝烟的“暗战”自始至终真的没有硝烟。原配何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是呆呆傻傻的家庭主妇,还是大智若愚的精明者?张枫到底爱谁?还是谁都不爱?意犹未尽的结局并未给出答案,但这样的结尾设计又比给出答案要精彩百倍,读罢不得不大赞一番!
  • 多谢元罗的解读。也赞你。

    回复

  • 如此认真的看下来,居然没有结局?后续还会更新吗?
  • 没有后续了。
  • 看的正起劲就跟我说没了,感觉很受伤。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050积分
  • 4星
  • 2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6
  • 45500
  • 9
  • 1050
  • 啃惯了薛大姐的短篇小说,突然间给我们上来一碗略带苦涩味的心灵鸡汤,还真是有点不适应。人生不过如此,但人生又不得不如此。作为同样即将步入“不惑”的你、我、他,不要说已没有权力来选择人生,就连“选择人生”这个念头都不敢想!因为处在这样一个年龄段的群体,上有已步入晚年的两对父母,下有尚未成年的子女,所以,套改一下您在本月初发的一篇文章的标题:“奔跑吧,中年”以互勉。

    黄元罗不过如此

    2017/11/22 8:57:11
  • 日常生活中的事物一一入诗,自然,妥帖,充满思辨色彩。有时候,透过这些词语,这些句子,你能触摸到上帝的脉搏:微微跳动,却显勃勃生机,不动声色,却了然万物。当然,上帝有上帝的痛苦,把玩这些词句,有时未免面露忧郁,内心慌乱,对自己创造的这个世界既欣喜,又倦怠。难得如此复杂的内容都被你貌似从容地表达出来了——上帝啊,我在说什么?这就是词语

    笑笑书生这就是词语(外9首)

    2017/11/21 18:49:52
  • 原本没看出你和不惑有什么关系,经你一说,吓一跳。时间真是个奇妙而残忍的东西,虽然无声无息,所改变一切:大地、河流、岩石、蚕、蝴蝶、花草树木,以及人。对于写作者来说,敏感是第一要求,别人看不到、感受不到的地方,往往能在内心深处刮起飓风、掀起巨浪。于是乎感慨、叹息、闷闷不乐,常怀千岁忧,何不秉烛游。然而回头想想,又觉多事。人生不过如此。都是空空世界里的一片云罢了,哭什么,笑什么?就是这样。

    笑笑书生不过如此

    2017/11/21 17:59:55
  • 那瓶“神仙水”已经生萍,小女孩心头也已经生萍。但那毕竟只是浮萍,无根,叶青青,随波而微微荡漾,已如海上波澜。山耶水耶?风耶萍耶?情缱绻,意渺渺,宛在水中央,宛在萍叶间。略显粗犷的文字,却表达出十分精细、生动、空灵的意蕴,人与景合,景与情谐,如一首不分行的长诗——读毕,我心也已生萍。

    笑笑书生净水已生萍

    2017/11/21 16:16:48
  • 谢谢书生的精彩演讲,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很钦佩你读了很多的书,从书中获得许多理论与创作灵感。我记住你的话:读你喜欢的作品,学你喜欢的作家,以你擅长的文体,用你熟悉的素材,写你想写的小说,收获你理想中的读者,在无限的文学里获得尽可能多的满足与乐趣,并力所能及地推动文学向前再前进一毫米、一厘米,至不济也要为同行们鼓掌、呐喊、助威、拉赞助、送温暖。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来写小说,写得好与差,我们行动了。

    春风妙语笑笑书生:无限文学,领异标新

    2017/11/18 0:15:56
  • 我的邻家,又改版了!这两天进邻家一看,进入“我的邻家”一看,发现页面又进行了精装修——动态、打赏、评论、作品、推荐。这个版块中,我最喜欢“推荐”,这样读者不用费心地去搜索优秀作品,只需点开“推荐”,就可很快看到邻家结集的诸多优秀作品。而在页面的上方,一个最起眼的地方,是最新公告,这样的细节很温馨!以往,如果要看公告,是要转换页面的,现在,就在同一个版,信息的容量大了,大到可以了解“TA人印象”等等

    吴春丽喜欢读书与写文字

    2017/11/16 9:33:48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黑雪深圳苍穹下(二)

    2017/11/13 16:31:41
  • 有三年的时间了吧,因为喜欢邻家,每天都要进邻家读写评。去年的某一天,突然感觉脖子处有剌痛感,刚开始还以为是落枕了,想着过几天会好的,谁知道症状越来越严重了,去医院一拍片子,原来是劲椎病。医生说,你是不是每天都保持同一个动作?可不是嘛,每天对着电脑,就在邻家读写评。我问医生,这病能治好吗?医生说,只能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姿式。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怎么敢老是对着电脑了。劲椎病不算大病,但疼起来蛮痛的!

    吴春丽南方有雪

    2017/11/13 8:54:42
  • 在家,被你优美的诗句打动。在众人追求小说虚构横行的年代,依然留存一小块口香糖,那是诗歌哦。读你的诗歌,给我感觉眼前一亮,物象,意象,意境都在自然地出来,比深浅些,比浅深些,深浅适宜,这不通俗,但易懂。这才是真艺术。很有内涵很有张力的组诗,用心,真情,意境,旋律兼备,不失为优秀之作。具有卞之琳大师之风范。学习,遥祝!

    杨辉腾关于夏日

    2017/11/11 0:07:41
  • 欣赏作者的四首诗歌。致友人,沉郁顿挫的语言,有迷离的落寞美感。也许友人分别只为了遇见而已。海上布道者,显示了诗人清高却不落俗套的情感。练习曲,跳跃的情感和敏感的思维,参差的叠加语言,错落地诉说着周末不回家之男人的寂寞。有中生无,感情热烈奔放,诗意翻跌,比喻大胆,气度浑厚。像绵羊那么轻盈,这是一种奇怪的语言搭配,却滋生出陌生化的完美感受。另类的语言,充满魔性的阅读吸引力。

    电击像绵羊那么轻盈(四首)

    2017/11/9 22:13:46
  • 爷爷奶奶的爱情是爷爷的棍子奶奶的厚棉裤;没有风花雪月,没有花前月下,爷爷奶奶的爱情从少年走过中年走到老年,依然历久弥新;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轰轰烈烈,爷爷奶奶的爱情即使经历了生活的苦难,依然醇香醉人。青丝到白发,岁月的风霜改变了容颜,却没有改变心手相牵的默契。这样的一份爱情,踏实、坚定、平凡、温暖;两双满是皱纹的手还将相互搀扶,两串相濡以沫的脚印还将一起继续前行,看云卷云舒,看沧海桑田。

    寒塘听雨​奶奶的法宝

    2017/11/8 13:27:02
  • 一天晨练,作者看见平时病怏怏的老黄,一反常态:健步如飞,面泛红润,一副春风得意的神态。一打听,原来去泰国旅游,买到灵丹妙药——蝎子毒酒。这药特神奇,平时浑身上下哪儿都疼,饮下此酒,周身轻快,哪儿也不疼。又一天,再次看到老黄,大吃一惊,他形容大变,骨瘦如柴,像霜打的茄子。原来他发现药酒里的蝎子是塑料做的。他精神一夸,就全线崩溃,所有的病都来了。简单故事,道出深奥道理:受骗千万别上火,心态不好能死人。

    北国寒星灵丹妙药

    2017/11/7 11:40:33
  • 一篇文章,如果在写作技巧上能达到“色香味俱全”的境界,不失为一种成功;若在创作内容上也力求“色香味俱全”的话,则给人一种失真的感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行文就是要让读者能在字里行间看到人性的矛盾与挣扎,从而引起共鸣!这也是《众筹》能够在众多优秀的作品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祝贺作者!

    黄元罗​黄春燕:寻找不着的过程也是美

    2017/11/7 8:20:28
  • 丽娜的叙事能力很强。无论是小说还是非虚构,都能迅速编织一个故事框架,这篇纪实散文,却有着小说一样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和冷静观察。摊上这么个孩子,作为母亲确实很艰难,我想到我楼下的邻居也有个自闭症小孩,每次都得用绳子绑着,像牵一只小狗一样,一刻都不能离开。作为女人是伟大的,也是值得同情的。但作为母亲,是失败的,每次训斥孩子“傻瓜、白痴”,都不应该是母亲所为。

    江飞泉奔跑的少年

    2017/11/6 18:29:34
  • 游游的文字感觉是一流的,既有小女子的温婉细腻,又有汉子般抽丝般的残忍。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关系,表面上很简单,三角关系而已。实际上,各个心怀鬼胎,尤其第三者绿珠,就是个心机婊,步步为营。何其哪是她的对手,所以从一开始就让人不安,我甚至想到凶杀案这类情节。然而情节发展,让我诧异,女女之间蕾丝边一样的感情,与其说是阴谋不如说是绿珠内心的镜像,她是一个随意的女人。

    江飞泉迷魂记

    2017/11/6 17:13: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