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迷魂记
  • 点击:33789评论:122017/11/06 12:03


一.

绿珠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何其趴在阳台上,看见她从一大片闹腾的霓虹灯海中飘移过来,幽魂般。

上周末,何其问绿珠,怎么挽回男人心?

绿珠说,这还不容易,我来教你点绝招。

何其与绿珠,并不算朋友,绿珠请求成为微信好友时的备注里说明:两性专家,情感顾问。何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认得这样的人,当时刚刚和丈夫张枫离婚不久,没多想,就顺手添加了她。

门洞开的时候,绿珠并没有笑,微微有些吃惊地盯住何其,何其给她找了双拖鞋,礼貌地笑道,绿珠是吧?你跟相片上长得一样,我刚才看你在路上就认出了。其实她没说实话,绿珠比相片上还要好看,也不是脸好看,而是多一种味道,长卷发红长裙,尖尖的小脸,细挑的丹凤眼,像午夜现身的狐狸精。

狐狸精进了屋,继续打量,目光最终落在博物架那张结婚照上,郎才女貌啊。点点头,咧出个好看的笑。

遇上什么事了亲爱的?目光折回,绿珠一屁股蹾在皮沙发上,老熟人样开门见山。

何其泡了两杯玫瑰茶,绿珠没喝,何其吹吹茶水,自己喝了几口,盯着杯内泡得四仰八叉的玫瑰,微微叹口气,总觉得丈夫的心不在我这。

出,出轨了?绿珠眼皮跳得两下,打了个疙瘩。

不知道。何其仍低头盯着玫瑰,玫瑰被泡得泛白,黄白的细花瓣死尸般浮荡水面。

性关系和谐吗?何其还在发怔,绿珠又一个开门见山。

何其突然有点脸红。仿佛刚才喝下的红玫瑰花水洇上脸颊。

我没什么兴趣,他也好像挺累的。

什么叫没兴趣?累?绿珠哈哈笑道,亲爱的,你太傻了,男人才不会对这个说累呢,他累,只会证明他不喜欢你。

一记闷棒猛击何其,头又昏又痛。痛感轻一点后,她说,不是的,他是真的累,你不知道,他天天加班,动不动还要出差,国内国外到处跑。声声低低地。

既然我是来教你的,就不说费话了。绿珠挥挥手,你还是聪明的,找我问就对了,男人,就得想法拴住他,拴住他,就得多用技巧。

从一进屋,何其就注意到了,绿珠是个爽快的女人,说话做事单刀直入。也好,她现在,就需要这样手术刀般利落的治疗。和张枫离婚一年了。去年,为了买第三套房子,她和张枫办了离婚,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钻限购令的空子,有资格买第三套房。结婚时,她和张枫名下各有一套房子,面积也都挺大。积攒了一笔钱后,他们商量该做什么,可能和选择办法很多,比来比去,发现都不太保险也没多大意思,这笔钱渐渐就成了他们的心病,想起来就烦恼。时间却不会因为他们没想好而停止,时间自顾自地,风驰电掣地狂奔,扯拉着一大串东西,光影凌乱,听着那些东西刮地擦风的声音,就让他俩心慌肉跳,像是轰隆隆地响在身体内,扯拽他们的内脏。何其想,倒不如没有这笔钱还清净。终于,张枫提出了假离婚买房,他支支吾吾遮遮掩掩,然而,何其怀疑他早就想熟了,做为金融师,他应该早就推算衡量好了。何其犹豫了很久。一个月里,张枫天天唠起这事,像在念咒,又像在给何其做思想工作,最后,他忍不住了,何其,你快决定吧,再不决定,我们的钱就只够买之前的一间厕所了,还不买,到头就只剩一堆轻飘飘的纸,你也别多心,就是假离婚,假离婚的人现在海了去,都为了房子,等买上了,我们就复婚。听他口气,明显带着怨恨了。要是何其不同意离婚,想必过得也不愉快,说不定还成了罪人。第二天,他们就去了民政局。

不过一张纸。但现在想来,何其觉得那是一张比千均还重比城墙还厚的纸。她跟张枫提复婚,张枫总是忙,有时说烦了,干脆回一句,不就是张纸吗?我们现在过得好好的,有什么不一样啊,将来找个好天气,去把那张纸补回来就行了。

将来?何其不知道这个将来是什么时候,近来她总有种预感,它不会来了。她不敢跟张枫表达这个想法,不敢跟任何人说,好像说出来真会成真。但她必须找个人说说,要不,这事会成为她心里的癌细胞,越长越大,直至侵蚀她全身。翻遍了手机通讯录,来来回回,手指停在这个叫绿珠的人身上,她朋友圈经常转发些情感贴,有时何其也会点开看看,觉得挺有意思。记起是那个两性专家情感顾问,何其跟她聊天,去枝删叶,惟留精光光的主干。绿珠说,挽回男人心的重点在于性,男人跟女人不同,他们离不开这个,我来教教你。

于是,就有了今晚的约会。  

趁何其去厨房拿东西,绿珠的目光粘着她。

她比她想象的还要不好看点,要瘦,精瘦的长身体隐在宽大的白色休闲裙内,像根木棒。要是够力气,举起这根木棒,大约可以做良好的兵器。绿珠眼珠轮转,将屋内格局装修又看了看。并没有过于奢华的东西,实用简洁,客厅侧边就是主卧,半翕的门后,横张大床。绿珠禁不住想像床上的人,男人女人,眼珠重新转回客厅,这回她仔细观察了,发现墙纸居然是淡粉色,沙发也是淡粉,便又开始想像,男人和自己,被一屋的淡粉包围,相拥着看家庭连续剧。

发现什么了?有个声音打断了绿珠的想像。

绿珠猛一扭头,扯得脖子抽筋。何其坐回了她旁边,瘦得略微凹陷的脸在灯光下恍如骷颅。

挺好。绿珠说。对了,你家那位快回来了吧,我们就长话短说。

哦。何其梦呓般,他不在家,出差去了。她今天从外地工作回来,发现张枫的行李箱不见了,猜想他应该出差了。

出差?出差容易出事故啊。绿珠坏坏地笑,实话说,你有几个男人?

有什么关系吗?何其愣愣地。

绿珠挪挪屁股,翘起二朗腿,右手托腮撑在腿上,身子前探。有啊,我猜你一定没尝过那种滋味吧,我说的是尽情享受的滋味,销魂极了。

何其哑然。绿珠像是看穿了她的心事,眼睛微眯,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没尝过那种滋味,这辈子白活了。

她确实没尝过。两个?一个?一个。那个不算,她连他长什么样儿都没看清楚。那时她刚毕业来这座城市,周末无聊,报了个短途驴友团。团队内都是年轻男女,有个男的不停对她献殷勤,晚上露天晚会,他们都喝多了,吵着要看星星,男的带她去山顶,半夜,他突然蛇样缠住她。后来,就没后来了,她愈发对男女之事没兴致,爱穿黑色衣服,拉长一张素得连油盐都缺少的脸,衬得身旁姑娘们更是鲜艳明媚,没什么人追求她,连晕话也没什么人跟她说,她也没空,天天加班,还要出差。三十岁后,她基本在这城市里安定下来,方恍然过来还是要结婚,周末得空,会去相亲,见各种各样的人,然后有的会聊几句,有的直接相忘于江湖,能相互聊几句的都没几个,其中有个挺能聊的男孩,比她小十岁,见面第二天问她,能不能搬到她家里住。跟张枫结婚时,她三十五岁,他四十岁。婚恋网站根据资料觉得他俩非常合适,何其记得第一次见张枫,他穿了件条纹衬衫,她也穿了件条纹衬衫,更奇的是,都是蓝色系。

你应该多尝试些男人,不同的男人有不同的味道,就跟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味道,这也是一种人生财富。绿珠说。

尝试多了,你自然经验也足了。又是坏坏地笑。一笑,丹凤眼上挑得厉害,脸更尖小,几只小钩子,任你铁铸石塑,也能钩得痒痒。

四十岁的男人,绝对尝试过了,这又不是什么稀罕事。何其又陷入心事。张枫不怎么说以前的事,当然,感情上的。何其倒是跟他说过,说自己没有谈过恋爱。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俩人没什么话说,特别是张枫,像是坐错了地方,寡张长脸东张西望。这么大了没恋爱过,奇怪吧。何其哼笑。张枫并没有笑,瞪圆了眼,眼珠亮亮地,将她上上下下扫了两遍,像检验产品,也就是说,你,从来没有男朋友?何其扶着杯果汁,手指上下刮杯壁,点头。

他不主动,你就主动点,多点花样,尽量让过程更美妙,时间更长。绿珠将她从回忆中硬拽出来。

哦。何其想,没什么花样,一直如此,除了第一晚。他俩见过面后很快就结婚了,完全出乎何其意料!那件事,新婚当夜才发生,不过,就算张枫之前想要,何其想必也不会反对,她直觉张枫是可以做丈夫的人。花样说来也不冗长的,洗刷干净后,张枫说要先喝点红酒,灌一大口,然后将酒喷在她腹部腿根部,俯下身,认真地将那些血点似的酒渍一点点舔干。

要是寻求刺激,还可以换换地方,客厅啊厕所什么的。绿珠扬扬眉头说。

绿珠记得那天晚上,就是在客厅。角落有块花地毯,毛又软又密。现在地毯还在那,开着大朵大朵的红花,上面一定还残留着她和他的气息。绿珠不禁嘴唇微启。那天晚上,张枫通过微信摇到她,几乎没什么多余的话,他们就见面了,绿珠还以为他是单身男人,临走,瞥见酒柜上的结婚照。第二天晚上,他又约了她。绿珠随便问道,你不怕有人突然闯进来吗?张枫嘿嘿,你是说我老婆吗?她出差了。

你们平时就这事交流吗?他喜欢什么?

不交流。何其冷冷地,我老公不爱说话。

是吗?绿珠疑惑地皱皱眉。

还是要多交流,特别是这种事,关乎双方,直通身心的,你看过电影色戒没?那个女主角和男主角……她不依不饶地唠叨。

哪有时间看。何其打断她。

那你们平时都聊些什么?家事?工作?还是别的?绿珠想了解更多,一时间没能控制住自己。

我们离婚了!何其扔出五个字,像扔出五块刚从火炉里掏出的火红铁饼,嗵嗵嗵嗵嗵。

啊!

暂时的,你知道的,买房子假离婚,很快会复婚的。见绿珠怔诧,何其马上解释。说完又后悔,她对别人都没说过,为什么要跟这个陌生的女人说这些,这不属于今晚要讨论的范畴。

离婚了?!你是说你跟张枫离婚了?!绿珠又没能控制住自己,叫出了名字。

过于惊讶,震得吊灯都颤,余摆悠悠,墙上的灯影也悠悠,左,右,左,右,左。

你说什么?好像吃饭嚼着了石子,何其突然被硌了下,眉头挑得高高地。

啊,啊,我说你们怎么离婚了!看相片还以为新婚呢。绿珠意识到不对,拿手掩口。

何其高挑的眉头在额头皱作波纹,眼皮跟着撩起,露出两颗放射冷光的眼珠,但很快,眼皮搭盖下来。

没什么,我们感情还在的。何其昂起头,盯着左右晃悠的灯影。

那,那-----是。绿珠舌头发僵。刚才好像叫了某个名字,该死!她咬咬唇,小心放下翘起的腿,身子也随之后缩。

你这么好的女人,那是。她又添了句,觉得自己有点画蛇添足,连忙住了口,端起面前的花茶。

当然是好女人,不像有的女人,追着个男人就上床,真怀疑她们连公猪也不会介意。何其飞快掷回一句,向来斯文的她,竟然爆出句粗口。

已经泡成汤水的玫瑰花,拼尽最后一丝力气,释放迷醉人的浓郁香气。绿珠抽抽鼻子,装做闻花香,嗯嗯。

这茶真香。她故意转移话题。

何其没答,脸阴着。

等吊灯完全安静下来,她欠起身,你先坐会儿,无聊可以开电视看。揉揉太阳穴,躲过灯光,踅进客厅后的走廊。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0
  • 520周冠打赏38000,共计38000
  • 2017-11-13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08
  • 黑雪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1-0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17/11/06 17:13:43
    • 分享到:
  • 游游的文字感觉是一流的,既有小女子的温婉细腻,又有汉子般抽丝般的残忍。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关系,表面上很简单,三角关系而已。实际上,各个心怀鬼胎,尤其第三者绿珠,就是个心机婊,步步为营。何其哪是她的对手,所以从一开始就让人不安,我甚至想到凶杀案这类情节。然而情节发展,让我诧异,女女之间蕾丝边一样的感情,与其说是阴谋不如说是绿珠内心的镜像,她是一个随意的女人。
  • 而男人,像张枫这种男人,对狐狸精般的女人显然更加偏好,这为结尾三人居然能和睦相处(何其被蒙在鼓里)的惊诧结局扫平障碍,让三人感情变得明朗起来。
  • 这种湿漉漉的情感,有多种发展可能性,文字指向性也变得情色迷离起来。游游不动声色中,将我们绕晕了,但她又成功了。好期待后续。
  • 飞泉读得认真,评得也认真,还一而再再而三条评,谢谢。三个人,各有各无奈,各有各挣扎吧,现实只会加深我们的孤独与迷茫无助。

    回复

    • 黑雪2童生2017/11/06 16:55:11
    • 分享到:
  • 《迷魂记》是一篇很有意思的都市小说。故事情节生动,每个人物也刻画得有血有肉。最有趣的莫过于人物关系的设计,矛盾冲突中凸显着都市人生活中的小刺挠和小乏味。
  • 嗯。谢谢阅读。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1/08 08:47:24
    • 分享到:
  • 我在两女一男的狗血情节中嗅出了浓浓的“宫心计”的味道。这场没有硝烟的“暗战”自始至终真的没有硝烟。原配何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是呆呆傻傻的家庭主妇,还是大智若愚的精明者?张枫到底爱谁?还是谁都不爱?意犹未尽的结局并未给出答案,但这样的结尾设计又比给出答案要精彩百倍,读罢不得不大赞一番!
  • 多谢元罗的解读。也赞你。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7/11/07 14:35:40
    • 分享到:
  • 如此认真的看下来,居然没有结局?后续还会更新吗?
  • 没有后续了。
  • 看的正起劲就跟我说没了,感觉很受伤。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0
  • 9234
  • 13
  • 1630
  • 可以肯定的是,这篇应该是中秋节应景之作,却也写得动人质朴。月亮、月饼大抵与乡愁有关,尤其身处异域的游子,每每抬头望月就会低头思乡,这是人之常态。以此及彼,故乡的一切人情旧事就会喷涌而出,浮现脑海。小时分月饼的情景,让我想到儿时我吃过的肉馅饼,后因为被传闻是人油做的而弃之。当然这是谣传,却生生毁了我童年的美好记忆。吃月饼最后能配上葡萄园、秋千架或者老榆树下的一张石桌石凳,摆着果品若干,就着淡酒或清茶

    江飞泉举头望明月

    2020/4/2 11:08:59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字里行间是生活的琐碎,文章始末是情感的真挚。一处10年点滴记忆的出租屋,一群女儿混熟的玩伴,每个人的成长是那么的相似却有各不相同。这波回忆杀,充满了真实和温馨,也许还有无奈和唏嘘吧,毕竟这就是生活啊!

    别看了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5 9:20:35
  • 瑞雪不久前发表的《神奇的红土地》游记,以清丽的笔触,描绘了红土地的自然景观、人文历史和土地贫瘠,取得了读者的好评。今天,又发表一篇堪称姊妹篇游记——《有个美丽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念湖,是个藏匿大山深处高山湖泊。那里湖光山色,梯田村落,有鱼逐浪,候鸟翱翔,那是游人停泊心灵的港湾,鸟类栖息的天堂。祖国名山大川,无论游记还是实景,人们屡见不鲜,可贵的是为不见经传的美景,传名立传,做美丽地方的“伯乐”。

    北国寒星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2020/3/1 23:38:36
  • 我几次去过深圳,但一直没有去过园岭。读了水去先生的《园岭迷藏》,闭目回忆一下,街道店铺、公园书店、小巷货摊,新旧杂陈的景观,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似曾相识,仿佛我亲自到过园岭,并且动了“再一次旧地重游”的好感!这就是这篇作品给人的视觉效果!文章很像一篇介绍园岭地理人文的导游词,而作者则是语言质朴绘声绘色的导游员,而那迷宫式的迂回盘转的城市结构,使身临其境的观光者,如同捉迷藏一般,这是此文魅力所在。

    北国寒星园岭迷藏

    2020/2/28 21:57:34
  • 深度好文!作者以细腻笔触,描绘与活化了在新冠肆虐下,农村人的乡情、社情和心情。新冠肺炎突然把国人,投入一个陌生的情境,年节不能正常过,亲友不能走动,离乡的游子们,想亲近家乡山水,也变得绝不可能!尽管百姓听话,但对突然而至的瘟灾,心有余悸、心有余怨,一旦战疫斗志松弛,过年过节的习俗,又会卷土重来,使封村封城创造的大好形势,就可能毁于一旦。作者以生动文笔给世人提个醒,对当前抗疫斗争极具现实意义。

    北国寒星封村记03:海上明月共潮生

    2020/2/25 17:22:46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