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有雪
  • 点击:3973评论:52017/11/11 23:05

要是南方也下雪那该多好。他右手托住下巴,坐在二楼肯德基靠窗的座位上,脑海突然迸出这一个念想。玻璃窗外是一个十字路口,时下上午十点刚过,正是出行的高峰期,路上车水马龙,好像溶溶的红白色在卷动。淡红的阳光从东面麦当劳倒圆锥体的广告牌上泻下来,十字路口泾渭分明,一半是红色,一半是黑色。

这时他的视线投在窗户斜对面的木棉树上,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树,毋宁说人是一个奇怪的动物,他坐在窗前这么久才发现这棵高大的木棉树。树身一派的赤裸裸,一片叶子也没有,但枝丫却缀满了红色的花瓣,一簇挨着一簇,热闹极了,陡然给这临冬的天增添几分暖意。一阵风吹来,树上两朵花瓣打着旋儿,像转动的莲座,徐徐落下,一朵正好落在树下一架婴儿车的棚顶,年轻的妈妈视线随着花瓣落在棚顶,嘴角开始泛笑。这时坐在婴儿车里大约三岁大的小女孩右手撑住车架,慢慢往右扭过头来,再往下探,不过很快又弹回原位了,第二次她右手撑住车架,双脚也跟着往右移动,身体抵在车架上,小头往下探,左脚不停地剐蹭,可她的脚掌处一点接力的物体也没有,扑空、扑空、扑空。年轻妈妈看了看对面,随即蹲下身来,把手上的木棉花小心翼翼地放在小女孩的头上,小女孩失重似的霍地坐回原位,右手从后脑勺往前一扫,花便落在了她胸前的车斗里。年轻妈妈咯咯笑了。就在小女孩要低下头抓起肚子前的花瓣时,婴儿车突然移动了,小女孩整个身体俶尔往后倒去,等她稍稍坐稳了,小头儿又开始看肚子那里,然后往后扭了一下头,白色斜向的斑马线一道,又一道。

他循着小女孩的视线,发现那朵花瓣落在行人道的指示牌下面,他顿时有一股冲下去的冲动。很快他脸上不由得匀出一道浅浅的笑痕,因为那朵花瓣还有伴儿。

他嘴角的笑痕很快让他吞回去了,因为从身后楼梯陆陆续续传来的脚步声,而且他的眼角感觉到坐在他东南方向的两个有说有笑的女孩正时不时往他这看一眼。虽说是无意,但这么花痴的表情还是不要被发现的好,毕竟是个大男人。就在婴儿车快要走尽斑马线,从他眼皮底下消失时,身后扑哧一声,他猛地扭过头来。事实上他才扭到一半又反转回去了,他再想扭回去已经办不到了,那突如其来的疼痛现在还从脖子背面一波一波连珠炮似的袭击着他的后脑勺,几乎要使他麻痹了。

不过他不能发出疼痛难忍的吃吃声,更不能在他人面前表露出五官错乱、面目可憎的懦弱,他于是想借助外物把他的精神集中点从后脑勺转移出去,慌不择路之下视线又落在那两朵掉在地上的木棉花上。不过已经看不到木棉花了,那地方现在正站着三四个大男人,最左边的中年男子左边胳肢窝夹着黑色公文包,右手在接电话,边说边笑,站在他身边的是三个青年男子,两个互相认识,在交谈,另一个在四处观望。那单独的张望的男子刚把视线投向肯德基二楼,他赶紧低下头来。他停了一会才把头微微抬起,发现那男子还在看二楼,而且从视线来看,他看的方向正是他现在坐的地方!他鼓起勇气与他视线对接,大有你想看我就让你看的大无畏的意思,方发现他的瞳孔原来在游移,这下他才放心了,大胆地在他身上看了个遍。

这是个约莫二十五岁的男子,中等身材,头发剃得光溜溜,天灵盖在阳光里一晃一晃地反光,蓝色紧身牛仔裤,褐色T恤,肌肉线条浮突,胸前是一只威猛的黑豹头。他的左边手臂纹身了,弯弯曲曲,像是一条龙,又像是一条蟒蛇,右边手臂也有一块,不过太小辨认不出。他右脚向前提,着力点都落在左脚上,像给美术生当人体像的模特,左右不看,双目平视前上方。他的正对面是一群同样在等红灯的男女,他们背后是一团花圃,花圃里一株花也没有,中间一棵目测足有二十米高的大王椰,在一群低矮杂树中间显得鹤立鸡群。他把视线收回来,右手慢慢地从裤袋里抽出手机,脸刚对上屏幕随之又放回口袋,抬头、提步向前走。刚走到斑马线的中间,他步子突然加快,泥鳅似的穿梭上去,快赶上走在他前面,就到花圃的青年时,撒腿就奔跑起来。其他过马路的人,个个不约而同地伸了一下脖子,很快顺势缩回原位,又认真走路。对面红灯亮了,马路上又是一团团溶动的色彩。

他从座位上微微站起来,不过他们已经消失在他眼皮底下了。就像刚才那个惹他一笑的小女孩一样。

他转瞬想起刚才那个小女孩想探下头看掉落的木棉花时的稚嫩的动作,不由得笑了。他不得不再次掩饰自己的花痴,于是视线从花瓣上往上移动,就在视线快到树干分支处时,一抹白色的光晕从对面写字楼的清一色墨色玻璃窗漫上树枝,原先淡红色的花瓣如今血一般的红了,美极了。他如饥似渴地贪看着眼前绚烂的景色,整个人仿佛老僧入定了。他视线渐渐开始搜寻起来,想找出一簇最大的花瓣,但搜寻了一遍还是不能办到,因为他刚找到一簇最大的,很快又有另一簇最大的出现在他意识之内,他放弃了。一阵风吹来,树上又徐徐落下两朵花瓣,他视线跟着花瓣往下掉。在花瓣临地的一刻,他从座位上登地站起来,后膝盖退开椅子,椅背撞在后面椅子的椅背上,他以为这一唐突的举动犯众怒了,可当他睁着老鼠过街的眼神扫视周围一遍时,发现大家相安无事地坐着。

直到三个男子都消失在他视线之外,他才轻轻地拉回椅子,坐回原位。他惊讶地发现一朵蘑菇云闯入他的视野里。

临冬的阳光真的需要打伞了吗?他不禁想。他想起一个搞笑段子,说上帝把智慧撒向人类,独独你撑开了伞。下面那个打伞的人就是享受不到上帝“福祉”的了。几个穿迷你短裙的女子闯进视野。他不禁想:夏天来了吗?

在四季极其不分明的城市生活,对季节也会失去信心,觉得一切都是自然不过的了。不过对于从未见过雪的人来说,憧憬一场大雪也同样是自然不过的。

等很久了吧。她把收好的雨伞搁在桌上,侧对着他说。

没有很久,我也是刚到。他说。心里一颤。

点东西了吗?她还是侧向他站着。

还没有。他说。眼神扫视了一下左右。

那你想吃什么?她说。

你喜欢。他脱口而出。

好吧,你等着,我先去洗个脸,也不知是什么鬼天气,十一月了还这么热。她说,转身走到后面的洗手间。

当他还想说什么时,身后传来漱漱漱的流水声。

真的我喜欢吗?她说。眉头微蹙。

那就给我来一杯咖啡吧。他说,舒了一口气。

好的,你等一下哈。她说,朝他飞了一个吻,两颊匀出两个深浅不一的酒窝。

他马上羞红了脸,慢慢转过头去。

半年前的情景这时丝丝缕缕泛上心头。他与她相识是在垦丁的旅途上。那天晚上他一个人坐在露营区外边的木椅子上,一边吹着海风,一边一小口一小口喝着啤酒,喝到六分醉的时候,他从露营区走下来,准备去沙滩上走走,就在木梯半道上看到她。借着从露营区四处投来的灯光,当时她光着脚丫,肩膀倚在栏杆上,身穿一袭淡绿色连衣裙,裙摆刚触及脚跟,上段隆起的胸部前面错落有致地描了三只粉红色的蝴蝶,蝴蝶停在几尾细草叶上剪翅,风过处,蝴蝶仿似在翩翩飞舞。她的上身还披一件白色披肩,披肩迎风招展,衬得她更娇小,更可爱了。她若有所思地望着远处忽蓝忽蓝的大海。果真这么好看吗?他被她的目光吸引过去,于是站在她上去三级台阶的地方欣赏起眼前的大海来。

在漫天星辉下,大海没有白天的清晰透明,显示出它本有的威严来,不过这也是人面对不可探知的事物很自然生出的恐惧吧。海还是海,只是人的感觉不同了。侧耳倾听着呼呼的海风声,人的神经丛都能感觉出波浪追逐的景象,水天相接的地方,星星像串串挂珠似的,好像要坠落下去了。沙滩下面偶尔有几个行走的游客,弧形的沙滩上点缀着星星灯光,在忽蓝忽蓝的海波前,渺小但别有一番情致。此刻要是能像白天一样坐在风化的礁石上,就静静面对着亘古不变的大海,也是别有风味的吧。

垦丁位于恒春半岛,是台湾唯一的热带区域。这里四季如春,一百三十多年前,清政府逐渐意识到宝岛台湾的巨大潜力,为了加大台湾的开发,招抚局在广东沿海潮汕一带募集大批劳工到这里开垦荒地,后人为了表达对当年来这垦荒繁衍先辈们的敬仰,取“垦荒壮丁”之意,因此才叫“垦丁”。他想现在来这里的人不会追思古之幽情吧,而一百多年前的来这里垦荒的人们绝对不会想到今天这里如此受人瞩目的。然而眼前一百多年后的她此时心里在想什么呢?

他借着几分酒气一步一个脚印,走下阶梯。

你好,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他问。也许是酒气淡了点,尾音有些发颤。

谢谢你的邀请。不过我在等我的朋友,他快来了。她说,脸上既没有欣喜,也没有虚假的羞涩,给人看来她就是在等她的朋友。

好的,那我先走了。他说,招一下手,下去了。

这就是他们初次见面的整个过程,无风无浪,平淡无奇。他走下沙滩,沿着沙滩漫无目的地走一段就回去民宿了。当时也没有想过回来看看她到底等到她朋友没有。不过既然人家要等朋友,就算是等不到也不会轻易跟一个陌生人聊天吧,除非是夜场女了。此刻要是有夜场女陪酒聊天也不失一件美事,纯粹为了打发这无聊至极的孤独之旅,说单身之旅更贴切些。她如果就是一个夜场女,而当时正在等“客人”,又会怎样呢?这个疑问其实是在反问他自己:假如她真是夜场女,你又会怎么看她呢?她夜色下所散发出来的美也会大大失色吗?他会用有色的眼睛看她吗?虽然他对夜场女没有嗤之以鼻的歧视,但她既然能引起他主动邀约的冲动,怎么能是一种低俗的美呢?说白了这不过是他自私甚至卑贱的虚伪罢了,害怕承认自己有庸俗的审美倾向。人真是一种卑微又可怜的动物。

第二天上午十点,他坐巴车准备去屏东县火车站。他上去巴车找座位看到她时,为这巧合颇感惊讶,但想到昨晚的事他不得不掩饰自己的心思,特别是那番关于夜场女的想法。她座位旁边还是空的,但他没有坐下来,因为有只蓝色韩版休闲软皮双肩包搁在上面。可能又是在等她的朋友,他心里想。因此他只是朝她莞尔一笑就径直走过去了,在她后面的位置坐下。不过直到车子启动了她的座位还是没有人过来补上。疑惑和无聊之际,他像昨晚在木梯半道上审视她一样,通过座位之间的隔缝审视她。她今天穿了一件宝蓝色丝软中裙,上身是一件淡茶色T恤,戴右边耳塞,脸侧向窗外。刚才虽是暂短的一驻,但已留下印象:白皙的肤色,小巧的耳朵,齐肩的短发,相对于有点圆且短的脸,她的鼻子挺,而且显得大,配上下面那个樱桃小嘴,整个脸看起来还是很匀称的。不算美人胚子,但可爱,萝莉气息十足,特别是那双眉宇之间透露出不可抗拒的冷的眼神,任谁看了都会顿生几分怜惜,心里忍不住猜想这个小萝莉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需要帮忙吗。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言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吴春丽6探花2017/11/13 08:54:42
    • 分享到:
  • 有三年的时间了吧,因为喜欢邻家,每天都要进邻家读写评。去年的某一天,突然感觉脖子处有剌痛感,刚开始还以为是落枕了,想着过几天会好的,谁知道症状越来越严重了,去医院一拍片子,原来是劲椎病。医生说,你是不是每天都保持同一个动作?可不是嘛,每天对着电脑,就在邻家读写评。我问医生,这病能治好吗?医生说,只能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姿式。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怎么敢老是对着电脑了。劲椎病不算大病,但疼起来蛮痛的!
  • 医生说,得了颈椎病的人,很难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因为原有的孤度消失了,都变直了。因为这样,现在很少来邻家读写评了。
  • 今天一早,进来一看,看到了京京的新作,忍不住读了一页。我喜欢他细节化的书写,而且他的语言,极富美感和质感,在清晨,读这样的句子,令人有惬意之感!
  • 京京你这文章的字数不少,有三页呢,而且每页都老长老长的!看一页都花不少时间呢。这对有颈椎病的人来说,读一页都不容易啊。就你这字数,我要分三次来读了。
    • 雪川2017/11/13 11:16:59
    • 分享到:
  • 谢谢春丽的评论!要保持健康的生活细节,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还要留着它写更多好文章。总之,很谢谢你的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38239
  • 15
  • 527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