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有雪
  • 点击:9457评论:52017/11/11 23:05

要是南方也下雪那该多好。他右手托住下巴,坐在二楼肯德基靠窗的座位上,脑海突然迸出这一个念想。玻璃窗外是一个十字路口,时下上午十点刚过,正是出行的高峰期,路上车水马龙,好像溶溶的红白色在卷动。淡红的阳光从东面麦当劳倒圆锥体的广告牌上泻下来,十字路口泾渭分明,一半是红色,一半是黑色。

这时他的视线投在窗户斜对面的木棉树上,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树,毋宁说人是一个奇怪的动物,他坐在窗前这么久才发现这棵高大的木棉树。树身一派的赤裸裸,一片叶子也没有,但枝丫却缀满了红色的花瓣,一簇挨着一簇,热闹极了,陡然给这临冬的天增添几分暖意。一阵风吹来,树上两朵花瓣打着旋儿,像转动的莲座,徐徐落下,一朵正好落在树下一架婴儿车的棚顶,年轻的妈妈视线随着花瓣落在棚顶,嘴角开始泛笑。这时坐在婴儿车里大约三岁大的小女孩右手撑住车架,慢慢往右扭过头来,再往下探,不过很快又弹回原位了,第二次她右手撑住车架,双脚也跟着往右移动,身体抵在车架上,小头往下探,左脚不停地剐蹭,可她的脚掌处一点接力的物体也没有,扑空、扑空、扑空。年轻妈妈看了看对面,随即蹲下身来,把手上的木棉花小心翼翼地放在小女孩的头上,小女孩失重似的霍地坐回原位,右手从后脑勺往前一扫,花便落在了她胸前的车斗里。年轻妈妈咯咯笑了。就在小女孩要低下头抓起肚子前的花瓣时,婴儿车突然移动了,小女孩整个身体俶尔往后倒去,等她稍稍坐稳了,小头儿又开始看肚子那里,然后往后扭了一下头,白色斜向的斑马线一道,又一道。

他循着小女孩的视线,发现那朵花瓣落在行人道的指示牌下面,他顿时有一股冲下去的冲动。很快他脸上不由得匀出一道浅浅的笑痕,因为那朵花瓣还有伴儿。

他嘴角的笑痕很快让他吞回去了,因为从身后楼梯陆陆续续传来的脚步声,而且他的眼角感觉到坐在他东南方向的两个有说有笑的女孩正时不时往他这看一眼。虽说是无意,但这么花痴的表情还是不要被发现的好,毕竟是个大男人。就在婴儿车快要走尽斑马线,从他眼皮底下消失时,身后扑哧一声,他猛地扭过头来。事实上他才扭到一半又反转回去了,他再想扭回去已经办不到了,那突如其来的疼痛现在还从脖子背面一波一波连珠炮似的袭击着他的后脑勺,几乎要使他麻痹了。

不过他不能发出疼痛难忍的吃吃声,更不能在他人面前表露出五官错乱、面目可憎的懦弱,他于是想借助外物把他的精神集中点从后脑勺转移出去,慌不择路之下视线又落在那两朵掉在地上的木棉花上。不过已经看不到木棉花了,那地方现在正站着三四个大男人,最左边的中年男子左边胳肢窝夹着黑色公文包,右手在接电话,边说边笑,站在他身边的是三个青年男子,两个互相认识,在交谈,另一个在四处观望。那单独的张望的男子刚把视线投向肯德基二楼,他赶紧低下头来。他停了一会才把头微微抬起,发现那男子还在看二楼,而且从视线来看,他看的方向正是他现在坐的地方!他鼓起勇气与他视线对接,大有你想看我就让你看的大无畏的意思,方发现他的瞳孔原来在游移,这下他才放心了,大胆地在他身上看了个遍。

这是个约莫二十五岁的男子,中等身材,头发剃得光溜溜,天灵盖在阳光里一晃一晃地反光,蓝色紧身牛仔裤,褐色T恤,肌肉线条浮突,胸前是一只威猛的黑豹头。他的左边手臂纹身了,弯弯曲曲,像是一条龙,又像是一条蟒蛇,右边手臂也有一块,不过太小辨认不出。他右脚向前提,着力点都落在左脚上,像给美术生当人体像的模特,左右不看,双目平视前上方。他的正对面是一群同样在等红灯的男女,他们背后是一团花圃,花圃里一株花也没有,中间一棵目测足有二十米高的大王椰,在一群低矮杂树中间显得鹤立鸡群。他把视线收回来,右手慢慢地从裤袋里抽出手机,脸刚对上屏幕随之又放回口袋,抬头、提步向前走。刚走到斑马线的中间,他步子突然加快,泥鳅似的穿梭上去,快赶上走在他前面,就到花圃的青年时,撒腿就奔跑起来。其他过马路的人,个个不约而同地伸了一下脖子,很快顺势缩回原位,又认真走路。对面红灯亮了,马路上又是一团团溶动的色彩。

他从座位上微微站起来,不过他们已经消失在他眼皮底下了。就像刚才那个惹他一笑的小女孩一样。

他转瞬想起刚才那个小女孩想探下头看掉落的木棉花时的稚嫩的动作,不由得笑了。他不得不再次掩饰自己的花痴,于是视线从花瓣上往上移动,就在视线快到树干分支处时,一抹白色的光晕从对面写字楼的清一色墨色玻璃窗漫上树枝,原先淡红色的花瓣如今血一般的红了,美极了。他如饥似渴地贪看着眼前绚烂的景色,整个人仿佛老僧入定了。他视线渐渐开始搜寻起来,想找出一簇最大的花瓣,但搜寻了一遍还是不能办到,因为他刚找到一簇最大的,很快又有另一簇最大的出现在他意识之内,他放弃了。一阵风吹来,树上又徐徐落下两朵花瓣,他视线跟着花瓣往下掉。在花瓣临地的一刻,他从座位上登地站起来,后膝盖退开椅子,椅背撞在后面椅子的椅背上,他以为这一唐突的举动犯众怒了,可当他睁着老鼠过街的眼神扫视周围一遍时,发现大家相安无事地坐着。

直到三个男子都消失在他视线之外,他才轻轻地拉回椅子,坐回原位。他惊讶地发现一朵蘑菇云闯入他的视野里。

临冬的阳光真的需要打伞了吗?他不禁想。他想起一个搞笑段子,说上帝把智慧撒向人类,独独你撑开了伞。下面那个打伞的人就是享受不到上帝“福祉”的了。几个穿迷你短裙的女子闯进视野。他不禁想:夏天来了吗?

在四季极其不分明的城市生活,对季节也会失去信心,觉得一切都是自然不过的了。不过对于从未见过雪的人来说,憧憬一场大雪也同样是自然不过的。

等很久了吧。她把收好的雨伞搁在桌上,侧对着他说。

没有很久,我也是刚到。他说。心里一颤。

点东西了吗?她还是侧向他站着。

还没有。他说。眼神扫视了一下左右。

那你想吃什么?她说。

你喜欢。他脱口而出。

好吧,你等着,我先去洗个脸,也不知是什么鬼天气,十一月了还这么热。她说,转身走到后面的洗手间。

当他还想说什么时,身后传来漱漱漱的流水声。

真的我喜欢吗?她说。眉头微蹙。

那就给我来一杯咖啡吧。他说,舒了一口气。

好的,你等一下哈。她说,朝他飞了一个吻,两颊匀出两个深浅不一的酒窝。

他马上羞红了脸,慢慢转过头去。

半年前的情景这时丝丝缕缕泛上心头。他与她相识是在垦丁的旅途上。那天晚上他一个人坐在露营区外边的木椅子上,一边吹着海风,一边一小口一小口喝着啤酒,喝到六分醉的时候,他从露营区走下来,准备去沙滩上走走,就在木梯半道上看到她。借着从露营区四处投来的灯光,当时她光着脚丫,肩膀倚在栏杆上,身穿一袭淡绿色连衣裙,裙摆刚触及脚跟,上段隆起的胸部前面错落有致地描了三只粉红色的蝴蝶,蝴蝶停在几尾细草叶上剪翅,风过处,蝴蝶仿似在翩翩飞舞。她的上身还披一件白色披肩,披肩迎风招展,衬得她更娇小,更可爱了。她若有所思地望着远处忽蓝忽蓝的大海。果真这么好看吗?他被她的目光吸引过去,于是站在她上去三级台阶的地方欣赏起眼前的大海来。

在漫天星辉下,大海没有白天的清晰透明,显示出它本有的威严来,不过这也是人面对不可探知的事物很自然生出的恐惧吧。海还是海,只是人的感觉不同了。侧耳倾听着呼呼的海风声,人的神经丛都能感觉出波浪追逐的景象,水天相接的地方,星星像串串挂珠似的,好像要坠落下去了。沙滩下面偶尔有几个行走的游客,弧形的沙滩上点缀着星星灯光,在忽蓝忽蓝的海波前,渺小但别有一番情致。此刻要是能像白天一样坐在风化的礁石上,就静静面对着亘古不变的大海,也是别有风味的吧。

垦丁位于恒春半岛,是台湾唯一的热带区域。这里四季如春,一百三十多年前,清政府逐渐意识到宝岛台湾的巨大潜力,为了加大台湾的开发,招抚局在广东沿海潮汕一带募集大批劳工到这里开垦荒地,后人为了表达对当年来这垦荒繁衍先辈们的敬仰,取“垦荒壮丁”之意,因此才叫“垦丁”。他想现在来这里的人不会追思古之幽情吧,而一百多年前的来这里垦荒的人们绝对不会想到今天这里如此受人瞩目的。然而眼前一百多年后的她此时心里在想什么呢?

他借着几分酒气一步一个脚印,走下阶梯。

你好,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他问。也许是酒气淡了点,尾音有些发颤。

谢谢你的邀请。不过我在等我的朋友,他快来了。她说,脸上既没有欣喜,也没有虚假的羞涩,给人看来她就是在等她的朋友。

好的,那我先走了。他说,招一下手,下去了。

这就是他们初次见面的整个过程,无风无浪,平淡无奇。他走下沙滩,沿着沙滩漫无目的地走一段就回去民宿了。当时也没有想过回来看看她到底等到她朋友没有。不过既然人家要等朋友,就算是等不到也不会轻易跟一个陌生人聊天吧,除非是夜场女了。此刻要是有夜场女陪酒聊天也不失一件美事,纯粹为了打发这无聊至极的孤独之旅,说单身之旅更贴切些。她如果就是一个夜场女,而当时正在等“客人”,又会怎样呢?这个疑问其实是在反问他自己:假如她真是夜场女,你又会怎么看她呢?她夜色下所散发出来的美也会大大失色吗?他会用有色的眼睛看她吗?虽然他对夜场女没有嗤之以鼻的歧视,但她既然能引起他主动邀约的冲动,怎么能是一种低俗的美呢?说白了这不过是他自私甚至卑贱的虚伪罢了,害怕承认自己有庸俗的审美倾向。人真是一种卑微又可怜的动物。

第二天上午十点,他坐巴车准备去屏东县火车站。他上去巴车找座位看到她时,为这巧合颇感惊讶,但想到昨晚的事他不得不掩饰自己的心思,特别是那番关于夜场女的想法。她座位旁边还是空的,但他没有坐下来,因为有只蓝色韩版休闲软皮双肩包搁在上面。可能又是在等她的朋友,他心里想。因此他只是朝她莞尔一笑就径直走过去了,在她后面的位置坐下。不过直到车子启动了她的座位还是没有人过来补上。疑惑和无聊之际,他像昨晚在木梯半道上审视她一样,通过座位之间的隔缝审视她。她今天穿了一件宝蓝色丝软中裙,上身是一件淡茶色T恤,戴右边耳塞,脸侧向窗外。刚才虽是暂短的一驻,但已留下印象:白皙的肤色,小巧的耳朵,齐肩的短发,相对于有点圆且短的脸,她的鼻子挺,而且显得大,配上下面那个樱桃小嘴,整个脸看起来还是很匀称的。不算美人胚子,但可爱,萝莉气息十足,特别是那双眉宇之间透露出不可抗拒的冷的眼神,任谁看了都会顿生几分怜惜,心里忍不住猜想这个小萝莉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需要帮忙吗。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言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吴春丽6探花2017/11/13 08:54:42
    • 分享到:
  • 有三年的时间了吧,因为喜欢邻家,每天都要进邻家读写评。去年的某一天,突然感觉脖子处有剌痛感,刚开始还以为是落枕了,想着过几天会好的,谁知道症状越来越严重了,去医院一拍片子,原来是劲椎病。医生说,你是不是每天都保持同一个动作?可不是嘛,每天对着电脑,就在邻家读写评。我问医生,这病能治好吗?医生说,只能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姿式。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怎么敢老是对着电脑了。劲椎病不算大病,但疼起来蛮痛的!
  • 医生说,得了颈椎病的人,很难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因为原有的孤度消失了,都变直了。因为这样,现在很少来邻家读写评了。
  • 今天一早,进来一看,看到了京京的新作,忍不住读了一页。我喜欢他细节化的书写,而且他的语言,极富美感和质感,在清晨,读这样的句子,令人有惬意之感!
  • 京京你这文章的字数不少,有三页呢,而且每页都老长老长的!看一页都花不少时间呢。这对有颈椎病的人来说,读一页都不容易啊。就你这字数,我要分三次来读了。
    • 一叶2017/11/13 11:16:59
    • 分享到:
  • 谢谢春丽的评论!要保持健康的生活细节,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还要留着它写更多好文章。总之,很谢谢你的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17970
  • 15
  • 5350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