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岛少女.25盐巴第七部小说
  • 点击:2275评论:02017/11/12 16:51

   一位男子(伍建良)开口了:“别怕,我们是渔民,来自马来西亚,我们,也会说闽南语。”

“哦,知道了。看来,你们……是真的遇难了,只可惜,我们帮不到忙,无能为力呢。”美君说。

“不会的不会的,我们,没有别的要求,只想借个电话用一下,通知家人来救援。”一位男子(何建志)抢着说。

“可是……我们岛上,没有通讯信号,也没有手机,无法与外界联系呢。”美君严肃地说。

“啊?怎么可能?!”第三位男子(伍俊贤)说话了,表情里,满是质疑。

“还骗你们呀?我们也是九死一生了耶,你们几个大男人,才受这么一点点儿磨难,算……算个球啊!”芳仪斥责道。

三位男子面面相觑,愤怒的样子。

“妹妹没说假话,确实,我们历尽艰辛,饱受磨难,也是九死一生了,我们的故事,一时说不完,你们不信,这也正常,不如,先进来休息一下,等下,我带你们出去,看一看岛上的几座孤坟,很快,你们就会相信我们说的是真话了。”

伍俊贤现出恐惧的表情,看了看大家。

“哼哼!”芳仪鄙夷一笑,说道:“怕了吧?一个大男人,就这么点儿胆量?难道,还把我们当作鬼了喔?!”

伍俊贤愤怒的样子,欲言又止。伍建良一笑,回头说:“俊贤,别和她计较,女孩子家的,喜欢开一些不着边际的玩笑,其实啊,人家对你印象还不错,不然,才不理你呢!”

“喂喂喂,你……你好像话里有话哦,什么意思呀你?!”芳仪愤怒的样子,咄咄逼人。

三位男人忍气吞声。

美君不屑的样子,一笑,道:“看来,把你们留下,行善积德,还没个人领情了。哼哼,好在,我们做好事,历来是不图回报的。今天,算你们命大,便宜你们了。怎么?还大眼瞪小眼的,看什么看啊?进来吧!”

三人窘迫地走了进去,各自找了个座位,丧气地坐下。

“哦对了对了,姐,他们都是捕鱼的,来得正好,天天让他们去捕鱼,这样,大家就不愁没食物了,嘻嘻嘻! ”芳仪嬉笑着说。

伍俊贤厌恶地瞪着她,欲言又止。

“喂!什么意思呀你?看什么看?”芳仪凑近,问道:“不服气呀?!”

伍俊贤低下了头,不再看她。

“你们这样的态度,会让人灰心的!友善一点,或许,我们还真能帮到你们呢。至少,这里有地方住,还……还可以抓老鼠吃!”

伍建良“嗖!”地站起,义愤填膺地说:“小姐,如果不欢迎,请明说,我们,可以离开这里!”

“咿呀,有骨气!到底是个男子汉呀,佩服,佩服,哈哈哈!”美君笑着走到他身边,说:“那么,你随我来一下,看看我们这里,除了老鼠之外,还有什么可吃的食物吧!”

伍建良呆呆地瞪着她。

“走啊!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呢!?”美君轻蔑地看着他。

“走就走,良哥,还担心被鬼吃了不成?!”何建志站起,说道。

两位男人,东张西望,谨慎地跟着美君,走进厨房。美君带着他俩,来到粮仓,打开门,又来到冷库,开门。两位男子看傻了眼。

美君不冷不热地说,“怎么样啊,相信了吧?告诉你们,这几十天,我们俩,一直在死亡线上挣扎,小看我们女孩子是吧?呵呵,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住的地方,我们可以提供,吃嘛,就靠你们自己了。下海捕鱼,应是你们的绝活儿吧?还要,抓老鼠吃,找淡水喝,这些,可不容易喔。哼哼,你们几位,来得正是时候,看来,我和妹妹,可以享享清福啰。”

“淡水?这别墅……淡水都没有?”伍建良惊讶的表情。

“有啊,下雨就有了,要拿毛巾去山脚下吸,再拧进桶里,很容易的,那淡水呀,浑浊得很呢,肉汤似的。若不下雨,就得去两公里外找水,那山上,有个深坑,深坑里,还能吸到几桶,所以,不用急,死不了,既来之,则安之,也算是,菩萨保佑你们了,明白吗?”

厨房,两位男子茫然的表情,不语。

客厅

伍俊贤(小渔民)垂头坐着。

芳仪两手叉胸,在他身边走来走去,说:“看来,你还算老实,不然,就没人管你了!如果,没人管你们,你就会,就会饿死,死了以后,还是没人管,然后,被老鼠吃掉!”

伍俊贤一愣,不服气的样子,欲言又止。

芳仪瞪着他,继续说:“你不信?!那……你出去试试?!”

伍俊贤又低下了头。

“知道厉害了吧?啊?!所以,既然来了,就要听话,要干活!明白吗?啊?!”芳仪命令的语气。

伍俊贤抬头,说:“我宁愿……把你们当作恩人,不想,被你们当作奴隶!”

“你!”芳仪气得直跺脚,吼道:“你这是什么话呀?啊?!谁把你当作奴隶啦!?你说!”

这时,美君与两位男子走出来。美君问:“怎么啦妹妹,他惹你生气啦?”

“他,他他说我把他当作奴隶了!还……还没开始干活呢,就说这样的话,姐,你你说,气不气人?!”芳仪指着伍俊贤,对美君说。

“好啦好啦,刚才,我带这两位看了一下厨房,他们知道我们的处境了,愿意合作,大家一起努力,共度难关。”美君打了个圆场,继续说:“妹妹呀,我和他俩商量好了,现在,你就带这位何大哥去把水提回来,留下两位,设置机关,准备抓老鼠了。”

芳仪看了看何大哥,又回头,指着伍俊贤的脑袋,大声说:“不,我要带他去,他不老实!”

伍俊贤抬头,不知如何是好。何建志一笑,说:“也行,你去吧俊贤,我们抓紧时间捕鼠,已到晚餐时间了,大家还没吃东西呢。”

“走啊!”芳仪命令道。

伍俊贤无奈地起身,随着她出门。

别墅,花园

路面已被雨水湿透。

芳仪扬起脸蛋,昂首阔步,向前走去。

山脚,草地,下坡。

芳仪神采奕奕,威武尊贵的样子,突然,她脚底一滑,摔倒在地。她“啊!”地一声尖叫,两手托起左脚,痛苦地大哭起来。

伍俊贤赶紧拉住她,用力,自己也一滑,踉跄几下,差点儿滑倒。

他弯腰,为她捋起裤脚,轻轻按了按,问道:“是这里吗?很痛吗?”

“嗯!是的是的,好痛啊,呜呜呜呜……”芳仪委屈的样子,哭着说。

“动一下看看,脚板动一下。”伍俊贤轻轻将她脚提高了一点儿。

“啊!”芳仪抓紧他的衣服,咬住嘴唇,痛苦的样子。她动了动脚,脚板还能活动。

“没事没事,只是崴伤了脚踝,脚骨没断,我帮你揉揉,很快就会好的。”伍俊贤架住她,娴熟地为她揉捏受伤的部位。

“这里很潮湿,我,不要坐这里了。”芳仪带着哭腔说。

“哦,那……坐到那块石头上去好不好?”

“嗯,好。”芳仪擦着眼泪说。

伍俊贤拉起她的右手,搭在自己肩上,架着,用力,芳仪大叫:“啊!不要不要,好痛啊,不行不行!”

伍俊贤慢慢放下,小心翼翼,一只手揽着她的背,一只手伸到她腿下,抱着,慢慢站起。这一次,芳仪忍着,没出声。

他小心移着每一步,到了一块石头旁,颤巍巍地,慢慢放下。芳仪闭着眼睛,平稳坐在了石头上。

“好点儿了吗?”伍俊贤关心地问。

芳仪看着他,使劲儿点头。

伍俊贤爬上山,找了一会儿,带来一些草叶。他蹲在芳仪身边,将小叶塞进嘴里咀嚼,咀烂,吐出,敷在芳仪受伤的部位,再用大叶覆盖,包裹,用草系好。

芳仪狐疑地看着他,问:“这样行不行啊?你是哪里学的呀?”

伍俊贤坐下,吐了吐,说:“我们村的渔民,常年在外打渔,受伤了,一时找不到医院,就自己处理一下。所以,我们,多多少少,都学了一点儿护理知识,关键的时候,可以派上用场。”

“哦……看你呀,傻愣愣的,还……还真不简单呀!”芳仪仔细打量着他。

伍俊贤不好意思一笑,说:“这算什么?来到这里,还不是……像奴隶一样,被人使唤?!”

芳仪伸手,在他手臂狠狠地拧了一把,伍俊贤大叫,挣脱,躲到了一边。

芳仪斥责道:“你没话说了是吧?以后,不许再提奴隶两个字!”

“哦……好好,我不说了。”伍俊贤揉揉手臂,夸张的表情。

“告诉我,这脚,什么时候能走路呀?”芳仪没好气地问。

“大概……一两天就可以了。”伍俊贤谨慎地说。

“一两天?哼!我还以为你是神医呢,原来,不过如此呀!”芳仪蔑视地看着他。

“哎!好啦好啦,告诉我,水在哪里,我提水去!”伍俊贤忍让地说。

“提水?!还提什么水呀,你提水,我怎么办呀?难道,你要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不管了吗?!”芳仪瞪着他说。

“那,我……我该怎么办呢?我……我先把水提回去,等下再来背你,行吗?”伍俊贤为难的样子。

“不行!”芳仪头偏向一边,不再看他。

伍俊贤呆了呆,摇头道:“哎!算了算了,还是先,送你回去吧?”

芳仪撅着小嘴,看着前面,没说话。

“我等下,再来提水,你先告诉我,水在哪里啊?”伍俊贤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芳仪鲁鲁嘴,说:“就在前面一点点,再走几十步,转个弯,看到一块大石头,就在那里。”

伍俊贤朝前面看了看,说:“哦,那好吧。”

他走近,在芳仪身边蹲下,说:“来,快点!”

芳仪扬着脸蛋,得意的表情,两手搭在他肩上。伍俊贤拉住她的手腕,背着站起。

“啊!轻点!”芳仪抽出一只手,用力摁他脑袋。

伍俊贤一只手背过去,反夹住她的大腿。芳仪反手一巴掌打过去,伍俊贤一愣,缩了回来。

他只好把腰弯得更低,定了定,向回走去。


  • 1
  • 关键词:孤岛少女.25盐巴第七部小说初稿伍建良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1星
  • 0钻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3
  • 12400
  • 409
  • 23820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江飞泉善于想象,善于无中生有,把意识(包括潜意识)作为再创造的对象,精雕细刻,而不止于简单呈现意识本身,他的技法是相当娴熟的,几乎没有破绽,但也有一些套路化。对于一些时尚的写法(包括选材、修辞与用词),江飞泉跟得太紧了,自己的风格却不明显。另外,这组诗整体有些杂芜,如果把数量控制在10首左右,会更精粹协调。“事物”“抵达”这类词被现代诗人用滥了,建议慎用。时尚短暂,风格长存——愿以此与飞泉共勉。

    孙行者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

    2018/9/10 11:53:22
  • 摘玉米棒去卖一次,哥俩可以卖40来块,卖十来天,加之做点别的,总共也就一千来块钱。老王准备给刘兴的钱是一万块钱。这就意味着,有些钱来得确实“太多”“太快”,但这样的钱,却没有到真正需要的地方去。这是需要社会反思的。这篇短短的文章虽然情节较为单一,语言也较为平实,但出现几处有意味的对比,较为成功地对不同的心理进行了刻画,整体节奏把握得较到位,也可算是新人的一次探索吧。

    廖令鹏寻找

    2018/9/10 10:36: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