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那么黑
  • 点击:3412评论:32017/11/13 11:10


晚八点一过,小型的生活超市便冷清起来。收银小妹表情轻松,隔着闪烁白光的金属护栏,和对面的姑娘有一声没一声地搭着腔。偶尔来个顾客,姑娘训练有素的笑容便会扬起来,让凝重的空气流动起一丝微弱的温暖。紧接着,装着硬币的抽屉会随着结账的提示音,发出响亮的哗啦声,又咣的一声,关了回去。

送女儿进了琴房,我忽然感到百无聊赖,无事可做。想起该为家里添些洗衣液、毛巾等生活用品,便信步走进了这家超市。反正有大把的空余时间,我索性推了个购物车闲逛起来。

顺着窄小的过道斜身而入,一排排分门别类的货柜便一字排开。零星有几个工作人员穿着统一的制服,手拿笔记本,逐个柜子清点着货品,带着滚轮的流动梯占满了整个过道。

毛巾柜大概要上新货了,孩子专用的方巾只剩下两条。我懒得挑剔颜色和款式,一股脑取了下来,把它们放进购物车里。

“这毛巾多少钱?”一个弱弱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微微吓了我一跳。我这才注意到有位老妇人正站在我身后,隔着一个人的距离。

“十块九。”我指了指价目牌。

老人向前走了一步,睁着有些迷茫的眼睛,“哦……”了一声,算是答应。但她并不走开,只是将目光移向一边,从旁边又取了一条,问:“那这条呢?”

“十二块九。”

“这条呢?”

“二十块六。”

“嗯……嗯”,老人看起来眼神不太好,随着我的回答,一遍遍将刚拿下来的毛巾凑到眼前,端详一阵子,再一条条整齐地挂回去。

老人的头发有些凌乱,深棕色的花衣服包裹着她瘦弱的身体,黑色长裤中间,熨烫着一条笔直的折,前后都很平整。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对我不厌其烦的应答很满意的样子。细细密密的皱纹将整张脸刻得沟壑分明,几道很深的皱纹呈放射状散开在眼角。脸上虽然带着笑,可嘴角和下巴依旧绝望地向下耷拉着。大概是牙齿所剩不多,整张嘴也深陷下去,说话也漏着风。

“您要买方巾吗?我可以让给你一条。”我忽然意识到老人也许也看中了我手中的方巾,盘问半天价格,大抵是要买一条便宜的吧!说着,我从车里拿出了一条,递给她。

“不用,不用。”老人慌忙地摆摆手,一双瘦弱的手青筋突兀,却看起来很有力。看到她很肯定的手势,我也就不再过问了。

将毛巾重新放回车中后,我向她微微一笑,算是道别,便走向不远处的洗衣柜。不多久,我身后又响起老人的声音。“你帮我看看,这纸巾多少钱一袋?”

老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脸上带着歉意的笑。我转过头来,发现纸巾柜上赫然地标着黄色的大字“9.90”。我心里微微轻笑着,指着价格牌,说:“九块九毛。”说完,我耐心地告诉她:以后,看商品的价格,就顺着物品的下方找,价格牌上会标明对应的商品名称和价格。

老人微驼着背,又把脸凑到离价格牌很近很近的位置,看了半天,才冲我认真地点点头,歉意地笑了笑,似乎完全懂了。

我正待离开,她忽然轻轻抓住我的衣摆,问:“你知道厕所在哪儿吗?”老人一脸平静,似乎并不着急的样子。可我却急了,这家超市没有洗手间,要去厕所得出了超市,一直走到电影院那边才行。

我连忙一边比划一边说:“出了左边的超市门,一直走,走到尽头,右边就是。”

老人不停地点头,指指戳戳地向我又重复了一遍路线。看似完全明白了,我才再次离开。

买好了急需的物品,时间还早。我推着车子溜达到了食品区。青菜几乎清柜了,只有土豆、红薯和淮山的架子还堆着不少。在白花花的灯光下,摆得分明。在我抬头时,我又看到了那位老人。

她正两手空空地在水果摊转悠,一会儿把脸凑过去,一会儿学着我教她的方法看看它们下面的价格牌。时不时摇摇头,自言自语,说着什么。

“您找到厕所了吗?”我走到她身边,轻轻问。她稍微一愣,立刻欢喜地转过身来,一下子抓住我的手,像是遇见了老朋友一样,欢喜地说:“是你!”

“嗯!”我有点不好意思,老人的声音引起了不多的工作人员的注意,他们迅速地瞄了我们两眼。

“没事,我等会儿再去!”老人喜滋滋地笑着,也不松手,拉着我的手就直奔摞成小山一样的哈密瓜柜,说:“你告诉我,这瓜多少钱?”我笑了。这老人真是有意思,明明价格牌就在它们的正下方呢!我指了指牌子,她像小孩子一样松开我的手,拍拍手说:“噢!对了对了,是的是的。你瞅我这记性!”说着,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又抓住我的手,问:“你知道,鸡蛋在哪儿卖吗?”

看着她喜滋滋地样子,我实在不忍心丢下她不管,便带着她来到了鸡蛋摊,告诉她:这家的“老南沟”很不错,蛋黄很结实,价格也便宜。老人脸上立刻闪出幸福的光芒,她认真听着,用手摩挲着鸡蛋的外壳,摸了一个又一个。直到我说完,眼神才暗淡下来。似乎看出我随时要走的样子。

看我欲言又止的样子,她迫不及待地冒出新问题:“这里卖鸭蛋吗?松花蛋呢……”

我忍着笑,歪头认真地看了她一眼,正碰上她满眼笑意的眼睛。那眼睛里透着热望,一股我还不太理解的热望。我忽然明白:她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她来这里,不过是希望有个人,能和她说说话。又或者,她只是想找个温暖的地方,散散心。

从她并不清晰的言语中,我听出了一些模模糊糊的方言,定义着她生长的地域和角色。也许,她是一位奶奶或者姥姥,为了子女的小孩而牺牲了自己的晚年;也许,她服从了孩子的愿望,不得不告别故乡的老朋友,来到这座陌生的南方小城;更也许,她就是个孤寡老人,老无所依,无儿无女……不管怎样,在这座城里,她是寂寞的。从她的眼睛里我能感受到她内心的孤独。她没有朋友,子女也很忙……我默默地猜测着,一股莫名的心酸和苦涩涌上心头。于是,我牵着她的手,从鸭蛋说到松花蛋,又从泰国香米说到花生油和挂面。

老人一直欢快地走在我身边,时不时凑近我的耳朵偷偷说:“这里的青菜太贵了,还不新鲜。”“这粉条不是红薯做的,不透明。”“这黄豆是往年的陈豆,根本发不出芽来”……我轻轻点着头,摆出对她的忠告很认同的样子。这让她欢喜极了,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来,脚步都响亮起来,就连走过工作人员的身边,胸也挺了起来。仿佛在告诉她们,自己虽然每天来溜达,但也是有同伴的,而且,是个了不起的同伴。

可是,女儿的钢琴课马上就要结束了。随着时间的逼近,老人看出了我的心思,眼神渐渐露出不舍来。她不断摆弄着衣角,语速也快了起来。超市里没有表,她问了我两次时间,却始终没有要走的意思。她悉悉索索地跟在我身边,脸上始终带着笑,眼里的光却渐渐弱了下去。在我不得不歉意地和她告别时,她才难过地搓起手来,似乎对自己刚才的啰啰嗦嗦有些不满。我又紧紧地握了握她的手,她脸上的表情才松懈下来。“下次再见!下次见!”我不断地安慰她。 “嗯嗯……”她苍老的脸上露出孩子般的期待。

在我的陪同下,我们一起走向收银台。一人在左,一人在右。在收银员嘲笑的表情下,她两手空空地走出冰冷的金属栏过道,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走出去一截,又回过头来,和我挥手,大声说着再见,脸上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是刚刚从落寞中切换出来的,强装出来的欢喜。

远远的,老人的身形渐渐模糊,腰身也忽然颓唐地佝偻起来。我知道,那不是去洗手间的路。在我看来,那是一条通向深深孤寂的路。老人的背影那么单薄,那么瘦小,慢慢缩小在我的视线里。

路,那么长;夜,那么黑……


  • 1
  • 关键词:黑夜孤独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雪川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1-2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黑雪2童生2017/11/16 15:38:22
    • 分享到:
  • 深圳是一座年轻的城市,老人在这座城里扮演的角色多半是帮工。牺牲自己的晚年,陪伴两代糟心的熊孩子。在年轻人忙忙碌碌的生活节奏中,我时常看到、听到和感受到这些老人内心的孤独和思乡之情。这篇小文,就是在一次偶遇中酝酿出来的,在一种“年老迟暮、忧心忡忡”的心境下一气呵成的,文字推敲还不够细腻,望读者多多见谅!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1/14 08:32:09
    • 分享到:
  • 文章取材好,直面当下空巢老人的孤寂。这表明作者不仅擅于观察生活,更能够将其中某些令人深思的细节用实而不华的文字表达出来,体现了作家应有的担当精神;文章标题亦妙,在这里,“黑夜”不仅仅指的是白天结束后,随之而来的自然现象,更多的还包含有:人在衰老之后所面临的“黑夜”、人在孤独的状态下所面临的“黑夜”,等等。
    • 黑雪2017/11/16 15:32:32
    • 分享到:
  • 感谢元罗先生深刻的点评。您默默的支持,让我心中充满力量!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139840
  • 14
  • 217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