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苍穹下(二)
  • 点击:1071评论:52017/11/13 14:47

深圳苍穹下(二)


11

那篇檄文并没有给江子安带来声誉反而给他带来烦恼,掌管报社的更高级别的领导想大事化小,一句话就把原属于江子安的年度报道奖剥夺了。江子安倒是司空见惯,根本不当一回事,几年来他报道的诸多在社会上引发巨大反响的报道都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声誉。郊区飞车党事件,核心区钉子户事件,二手车老板卷款逃跑事件,都最终被放在故纸堆里,难见天日。而他那些报道房地产的同学,个个赚得盆满钵满,在市区购公寓,在惠州购海景房,这让他感到很不平衡,好在他也适应了目前的处境。人各有志,虽然他的执业算不上什么鸿鹄之志,但也多少比燕雀之思高一大截。

江子安本来有更好的机遇去考公务员或者留校,但为了所谓的理想坚决放弃了。当意识到理想面对现实,就像鸡蛋碰上石头,土墙碰上铁锹一样不堪一击时,机遇已经没有再站在他一边。当年毕业时那位情同父亲的老师写下的箴言还历历在目,“不必过于苛求,不必过于焦躁”。但浪漫的理想主义者江子安并没有遵循师嘱,颇有点一意孤行的味道。他会在全体会议上直言不讳指出上司云缭雾绕的发言,会在选题时对不合理的题目据理力争,会对受访者报以深切关注与同情,与他们成为朋友。他的职场格言是深入城市一线,了解社会底层的悲欢。这个过程多有阻挠,也被他当做必然的历练,他丝毫没有怨怼, 责怪不公,反而以最真挚的热忱投入工作中去。这个劲头在职场的初始颇受上司青睐,几年后,越发被认为较真迂腐。比如,一位上司对他说:

“子安,那个关于钉子户的报道随便写写就好了。”往往得到他这样的答复:

“怎么行呢?钉子户本身有捍卫自己财产的权利,我们就要让社会知道这种权利的重要性。”

“那你去钻研吧,顽固不化。”

他倒乐陶陶地置身其中,他身上承袭着祖父辈们在朝鲜战场的英勇与刚毅特质,越发与社会容器里的化合物无法发生关系,他日渐成为局外人。当江子安发现自己无法突破职业天花板时,生命年轮残酷地转到他的而立之年,他试图想改变点什么。就在他准备辞职去一家地产广告公司的决定还没来得及成文于辞职信前,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改变了他的初衷。

江子安完成了一个莫名事件的报道,准备休假,提前去单位交接工作。本是周末的晴好日子,那天却令他难以启齿。他穿的是布鞋,轻盈得几乎不会与铺着呢绒地毯的办公室地板摩擦出任何声音。于是他直接推门进办公室,眼前一幕把他惊呆了。那个他虽然不是很待见但也不那么厌恶的采编部主任——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居然抱着一个单位的实习生,身材威猛的东北男孩玩着嘴对嘴游戏,空气中似乎到处弥漫着他们唾液的不明气味,这个气味让江子安在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都感到恶心。

之后,无论是看到在公园湖边的木质长椅年轻恋人相依热吻,还是看到两个年纪相仿的男子在路上勾肩搭背,无论是看到采编部主任与任何男人单独呆在一起,甚至看到高大威猛的东北男人赤膊露出刺青时,他都感觉难以掩盖的恶心,胃里搅拌着寒流与炙热的岩浆反复激荡,冲进洗手间后又发现无法呕出任何东西。他甚至害怕回想那一幕,采编部主任那苍白的脸与双鬓白发旁的皱纹都让他生厌。他尝试着用怜悯的方式接纳这种偶然遇见,却适得其反。

编辑部主任倒若无其事地邀请江子安去办公室喝茶,如往常一样。这更让他大为光火,觉得这是一种赤裸裸的侮辱。直到他决定离开那个报社后,他的症状才有所缓和。离开之前江子安居然得到唯一一次晋升机会,被他拒绝了。他的理由很充分,这次莫名的晋升通知很难与那个事件割裂开,而这样的晋升还不如不要。何况每天碰到那个编辑部主任,也是一件无法掩饰的难堪事情。

江子安没有想到离职前一天,编辑部主任专门找了他,请他吃饭。事实上,如果不是撞见那个事情,他们的关系还算和睦。编辑部主任的眉毛一直是他取乐的对象,那是两只像蝴蝶展翅一样翩然外露的眉毛,而靠近鬓发部分有不少银色长须。满面红光的编辑部主任也被公认为懂得养生之人,包括饮茶,打太极,午睡半个钟,如今似乎还要加上一个肮脏而令人羞耻的爱好:吸食体液。至少江子安是这么认为的,后来他才知道,他是最后知道这事情的人之一。他这才意识到编辑部主任面对他时相当坦然,并承认这是个人多年习惯,与情感无关。江子安也不深究,这不是他的风格。他甚至觉得对编辑部主任有了进一步了解:这是一个坦诚率真的中年人。

但很不幸的是,这个中年人在江子安离开不久就办理了提前内退手续,理由是一批新毕业的大学生涌入报社,编制无法满足。像编辑部主任这样的中年人已经不足以胜任多媒体时代的要求,江子安自然联想到那件事,认为这是一个有预谋的行动。自此,他与那个报社的人几乎失去了任何关联。

一个下午,江子安终于接受了“孪生兄弟”的邀约,在拒绝了两次之后,他觉得没有理由再度拒绝这样诚恳的邀请。对方只不过是想感谢他做过的努力,他没必要将这种普通邀约与功利主义联系在一起。在漫长的地铁上,他随手从包里取出一本特拉克尔诗选。他对于包里的书可谓随机,比如周一读白色封皮的诗集,周三读硬壳装的短篇小说,周五读诺贝尔奖作者传记。但这次他显然失算了,旁边两拨人若无其事地大放厥词,其中一拨预测本次惠州房价将会下跌三成以上,并与旁边的同行争论一番并被刺破虚伪外装“降三成,你也买不起”后,沉默不语,最后蹦出一句国骂,“该死的房地产”。另一拨人则在讨论某明星老婆出轨而可能人财两空的头条新闻,“活该,真的是傻得名副其实。”一个胖胖的女孩一脸鄙视地说,另一个女孩接腔,“都不是东西,一群不要脸的。”然后就转移到晚上打算去哪吃饭的话题上。

江子安痛苦地站了十五站路后,才得到一个座位,他忽然感伤起来,惠州的房价即便降三成,自己也同样买不起。这些年荒废的时光与经济增长成反比,而恰好是对他孑然一生的最好注解。他这样纠结地沉浸在过往的梦境里,回忆着虚无而荒芜的往昔,他深知这种回忆无济于事,却始终无法抗拒地选择回忆。

“江老师,工作之余都有哪些爱好呢?”刘子安开门见山,将他拉回现实。

“基本都忙于工作,深圳居之不易,每个人都努力为稻粱谋。”江子安轻抿一口茶,说不出什么味道,或许好久没有像样地在茶馆喝茶了,“不错的茶。刘兄你呢?”

“我呀,下班回家下下棋,看看电视,偶尔看看书。”刘子安并不想在两人对话中显得过于占据上风。

“那喜欢看哪类书?”读书人三句不离本行,江子安自诩为读书人多年,尽管他也没有认真看过什么经典名著,他日常以杂志与报纸为主,随着多媒体兴起,公众号成了生活必需。

“说不上,喜欢读些财经类的。有时读点哲学书,比如康德,克尔郭凯尔。”刘子安有点犯怵,其实他也是略知皮毛。

“是克尔凯郭尔吧。丹麦人,存在主义之父,后现代主义前驱,著作包括《非此即彼》《恐惧与战栗》。”听着江子安如数家珍的讲述,刘子安脸稍稍发烫,连哲学名家的姓名都说错,也敢在读书人面前卖弄,“真是班门弄斧呀。江老师真博学。”

本来这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恭维话语,江子安却引以为知己。两泡茶尽了,江子安已经将德国哲学,古希腊哲学与北欧哲学全部讲了一通。刘子安强忍呵欠,毕竟他是主人。好在对方也看到形势不对,羞赧一笑。

“有点晚了,找个时间再找刘总交流。”


12

江子安其实挺后悔当时的冲动辞职,那家报社是深圳最大的报业集团下属公司,福利待遇都比现在的好,但他始终无法突破心理障碍,那些污秽的画面,令人作呕的味道,冠冕堂皇的外表却肮脏龌龊的内里,这些错位的镜头与场景,让他最终选择放弃。后来,那位编辑部主任内退后自己成立了一个传媒公司,还托人请江子安写过一些文章,他也交出满意答卷。但他没有接受对方的邀请共进晚餐,他无法把握对方有什么预谋,自己是否会跌入那个中年主任精心布下的陷阱。后来当他被派往采访一对同性恋“夫妻”时,他那种惊愕的神情至今让同事们记忆犹新。当时他极度抗拒,但自己是采访部主管必须身先士卒,硬着头皮去采访。这次经历让他感觉到,那些性别少数派并非都是怪胎与变态,很多比所谓的正常人更加美好。他们骨子里透出的善良、大智若愚的聪颖以及第一时间为他人着想的温暖,开始时时冲击他的心灵。这是一次心灵的公开批判课,对他过往的认识与态度做了一次修补。其实,对比记者生涯中看到的令人咋舌,令人难以置信,愤慨且无能为力的诸多事件,这算得了什么?

他至今记得2015年端午节,栏目组接到爆料,有人想在地王大厦附近做跳楼现场直播。他立马组织摄像和助手赶往现场。王子广场被包围得水泄不通,巡警,交警,消防,保安,戴着不同袖标和胸章的制服,像蚂蚁一样漫无目的地穿梭,维持着秩序,用高分贝喇叭对着已经在站在阳台边缘的人叫喊,“赶紧进去,别开玩笑了。”

下面有观众附和,“你妈叫你回去抱孩子呢?”

“跳楼直播有收费用吗?”

“傻子,你死了,你老婆怎么办?她就成了别人老婆。”

无数嘈杂的声音交织成令人费解的声浪,如同交响乐团掉入泥淖。江子安他们根本挤不进去,在远端看着,询问旁边的观众,一个女孩带着怜悯又鄙夷的口气说,“炒股亏了几百万,真可怜。”旁边另一个男子说,“可怜个毛,自己贪心做杠杆,结果亏出个黑洞。没那本事,就别玩呗。”

“听说还是一个国际贸易公司的老板。”这句话话音还未落,那个男子居然把身上仅剩的内裤脱了,引发现场一阵骚动,“变态。”“神经病。”“快点跳呀。浪费我们的表情。”“不要脸的东西。”

江子安有种不祥预感。果真,那个男子就像跳台跳水那样来了个走板,大叫一声“狗日的中国股市。”

然后侧着身子,纵身跃下,像一只断裂的风筝在空中飘了零点几秒,就开始急速下坠。大批观众开始大叫,有的捂住了眼睛,生怕那个身影跳进瞳孔。“没想到真跳了。”

“真汉子呀。” “好样的。”

“狗日的……”声音似乎还凝在空中,江子安就听到一声闷响,那是坠落物与地面剧烈碰撞发出的声音。

所有人这时都好像被拉回现实,一个鲜活生命的转瞬离去意味着刚才并非现场直播,而是血淋淋的告别仪式,他们都是奔丧的人。

江子安愣在原地,同时轻拍他一下,他打了个哆嗦。“江头,我们现在做啥?”

江子安没让同事发现他刚刚流了眼泪,他沉默不语,回头就走。同事也看出了他心情低落,一路无言。直到回到办公室,他才回过神来,感叹着人生的短暂无常。他无心工作,拿出一个蓝色封面的本子,胡乱在上面写着一些句子。这本蓝色封面的本子是大学毕业那年他被评为“优秀学生党员”的奖品,他曾经用心珍藏,从潮湿的十元店到逼仄的地下室,再到略微宽敞的合租间,都舍不得打开塑料薄膜覆盖物 ,直到他发现本子右上角已经有斑斑锈迹,那是十几年岁月侵染的痕迹。最近,他才决定用它来记录一些灵感。一年下来,也记录了几十页,密密麻麻地爬满格子间,很多句子都陆续转化为诗句、随笔与格言,有些还发表在若干纸质刊物上。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传奇都市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黑雪2童生2017/11/13 16:31:41
    • 分享到: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 多谢丽娜的鼓励,我原本就打算写成长篇,按照计划也是长篇的容量,不管如何,先写出来再说。

    回复

  • 怕读太长篇幅的文字,你又这么能写,真是气煞我了。佩服飞泉,这两年颇有井喷之势。一直欣赏你的才华,以前以为你要单纯做个诗人骚客,不意写起散文、小说来,也是一把好手。你在深圳的经历,职场也好,交际也好,还有充满争议的歌唱也好,再加上你那诗人天生的想象力,确实是写作长篇小说的绝好资本。《深圳苍穹下》,想起《柏林苍穹下》,题目很大,期待你带着你的子安把深圳这片天空下、土地上的形形色色点点滴滴都展示给我们!
  • 子安就是我,我就是子安么?其实很艰难,慢慢磨呗。看能写成怎样。
  • 感觉你是冲着盒饭去的

    回复

  • 最近来访
  • 23610积分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58
  • 177243
  • 95
  • 23610
  • 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故事,却有浓酽得排解不开的愁肠。作者对14岁少女春芹初恋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腻纤毫,就像有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丝线,在情感深处更深处轻挠,让人深陷其中,以自己的初恋去陪春芹一起萌动初开。那些个阳光灿烂多梦易感懵懂生涩好奇渴望,都化作点点轻泪,在起风下雨潮湿雾霭长着蒲公英牛膝草的乡村,消融。

    笑谈一生净水已生萍

    2018/2/19 13:19:36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陈彻凡人芳华

    2018/2/7 1:16:12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陈彻净水已生萍

    2018/2/7 0:53: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