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苍穹下(二)
  • 点击:3814评论:52017/11/13 14:47

深圳苍穹下(二)


11

那篇檄文并没有给江子安带来声誉反而给他带来烦恼,掌管报社的更高级别的领导想大事化小,一句话就把原属于江子安的年度报道奖剥夺了。江子安倒是司空见惯,根本不当一回事,几年来他报道的诸多在社会上引发巨大反响的报道都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声誉。郊区飞车党事件,核心区钉子户事件,二手车老板卷款逃跑事件,都最终被放在故纸堆里,难见天日。而他那些报道房地产的同学,个个赚得盆满钵满,在市区购公寓,在惠州购海景房,这让他感到很不平衡,好在他也适应了目前的处境。人各有志,虽然他的执业算不上什么鸿鹄之志,但也多少比燕雀之思高一大截。

江子安本来有更好的机遇去考公务员或者留校,但为了所谓的理想坚决放弃了。当意识到理想面对现实,就像鸡蛋碰上石头,土墙碰上铁锹一样不堪一击时,机遇已经没有再站在他一边。当年毕业时那位情同父亲的老师写下的箴言还历历在目,“不必过于苛求,不必过于焦躁”。但浪漫的理想主义者江子安并没有遵循师嘱,颇有点一意孤行的味道。他会在全体会议上直言不讳指出上司云缭雾绕的发言,会在选题时对不合理的题目据理力争,会对受访者报以深切关注与同情,与他们成为朋友。他的职场格言是深入城市一线,了解社会底层的悲欢。这个过程多有阻挠,也被他当做必然的历练,他丝毫没有怨怼, 责怪不公,反而以最真挚的热忱投入工作中去。这个劲头在职场的初始颇受上司青睐,几年后,越发被认为较真迂腐。比如,一位上司对他说:

“子安,那个关于钉子户的报道随便写写就好了。”往往得到他这样的答复:

“怎么行呢?钉子户本身有捍卫自己财产的权利,我们就要让社会知道这种权利的重要性。”

“那你去钻研吧,顽固不化。”

他倒乐陶陶地置身其中,他身上承袭着祖父辈们在朝鲜战场的英勇与刚毅特质,越发与社会容器里的化合物无法发生关系,他日渐成为局外人。当江子安发现自己无法突破职业天花板时,生命年轮残酷地转到他的而立之年,他试图想改变点什么。就在他准备辞职去一家地产广告公司的决定还没来得及成文于辞职信前,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改变了他的初衷。

江子安完成了一个莫名事件的报道,准备休假,提前去单位交接工作。本是周末的晴好日子,那天却令他难以启齿。他穿的是布鞋,轻盈得几乎不会与铺着呢绒地毯的办公室地板摩擦出任何声音。于是他直接推门进办公室,眼前一幕把他惊呆了。那个他虽然不是很待见但也不那么厌恶的采编部主任——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居然抱着一个单位的实习生,身材威猛的东北男孩玩着嘴对嘴游戏,空气中似乎到处弥漫着他们唾液的不明气味,这个气味让江子安在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都感到恶心。

之后,无论是看到在公园湖边的木质长椅年轻恋人相依热吻,还是看到两个年纪相仿的男子在路上勾肩搭背,无论是看到采编部主任与任何男人单独呆在一起,甚至看到高大威猛的东北男人赤膊露出刺青时,他都感觉难以掩盖的恶心,胃里搅拌着寒流与炙热的岩浆反复激荡,冲进洗手间后又发现无法呕出任何东西。他甚至害怕回想那一幕,采编部主任那苍白的脸与双鬓白发旁的皱纹都让他生厌。他尝试着用怜悯的方式接纳这种偶然遇见,却适得其反。

编辑部主任倒若无其事地邀请江子安去办公室喝茶,如往常一样。这更让他大为光火,觉得这是一种赤裸裸的侮辱。直到他决定离开那个报社后,他的症状才有所缓和。离开之前江子安居然得到唯一一次晋升机会,被他拒绝了。他的理由很充分,这次莫名的晋升通知很难与那个事件割裂开,而这样的晋升还不如不要。何况每天碰到那个编辑部主任,也是一件无法掩饰的难堪事情。

江子安没有想到离职前一天,编辑部主任专门找了他,请他吃饭。事实上,如果不是撞见那个事情,他们的关系还算和睦。编辑部主任的眉毛一直是他取乐的对象,那是两只像蝴蝶展翅一样翩然外露的眉毛,而靠近鬓发部分有不少银色长须。满面红光的编辑部主任也被公认为懂得养生之人,包括饮茶,打太极,午睡半个钟,如今似乎还要加上一个肮脏而令人羞耻的爱好:吸食体液。至少江子安是这么认为的,后来他才知道,他是最后知道这事情的人之一。他这才意识到编辑部主任面对他时相当坦然,并承认这是个人多年习惯,与情感无关。江子安也不深究,这不是他的风格。他甚至觉得对编辑部主任有了进一步了解:这是一个坦诚率真的中年人。

但很不幸的是,这个中年人在江子安离开不久就办理了提前内退手续,理由是一批新毕业的大学生涌入报社,编制无法满足。像编辑部主任这样的中年人已经不足以胜任多媒体时代的要求,江子安自然联想到那件事,认为这是一个有预谋的行动。自此,他与那个报社的人几乎失去了任何关联。

一个下午,江子安终于接受了“孪生兄弟”的邀约,在拒绝了两次之后,他觉得没有理由再度拒绝这样诚恳的邀请。对方只不过是想感谢他做过的努力,他没必要将这种普通邀约与功利主义联系在一起。在漫长的地铁上,他随手从包里取出一本特拉克尔诗选。他对于包里的书可谓随机,比如周一读白色封皮的诗集,周三读硬壳装的短篇小说,周五读诺贝尔奖作者传记。但这次他显然失算了,旁边两拨人若无其事地大放厥词,其中一拨预测本次惠州房价将会下跌三成以上,并与旁边的同行争论一番并被刺破虚伪外装“降三成,你也买不起”后,沉默不语,最后蹦出一句国骂,“该死的房地产”。另一拨人则在讨论某明星老婆出轨而可能人财两空的头条新闻,“活该,真的是傻得名副其实。”一个胖胖的女孩一脸鄙视地说,另一个女孩接腔,“都不是东西,一群不要脸的。”然后就转移到晚上打算去哪吃饭的话题上。

江子安痛苦地站了十五站路后,才得到一个座位,他忽然感伤起来,惠州的房价即便降三成,自己也同样买不起。这些年荒废的时光与经济增长成反比,而恰好是对他孑然一生的最好注解。他这样纠结地沉浸在过往的梦境里,回忆着虚无而荒芜的往昔,他深知这种回忆无济于事,却始终无法抗拒地选择回忆。

“江老师,工作之余都有哪些爱好呢?”刘子安开门见山,将他拉回现实。

“基本都忙于工作,深圳居之不易,每个人都努力为稻粱谋。”江子安轻抿一口茶,说不出什么味道,或许好久没有像样地在茶馆喝茶了,“不错的茶。刘兄你呢?”

“我呀,下班回家下下棋,看看电视,偶尔看看书。”刘子安并不想在两人对话中显得过于占据上风。

“那喜欢看哪类书?”读书人三句不离本行,江子安自诩为读书人多年,尽管他也没有认真看过什么经典名著,他日常以杂志与报纸为主,随着多媒体兴起,公众号成了生活必需。

“说不上,喜欢读些财经类的。有时读点哲学书,比如康德,克尔郭凯尔。”刘子安有点犯怵,其实他也是略知皮毛。

“是克尔凯郭尔吧。丹麦人,存在主义之父,后现代主义前驱,著作包括《非此即彼》《恐惧与战栗》。”听着江子安如数家珍的讲述,刘子安脸稍稍发烫,连哲学名家的姓名都说错,也敢在读书人面前卖弄,“真是班门弄斧呀。江老师真博学。”

本来这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恭维话语,江子安却引以为知己。两泡茶尽了,江子安已经将德国哲学,古希腊哲学与北欧哲学全部讲了一通。刘子安强忍呵欠,毕竟他是主人。好在对方也看到形势不对,羞赧一笑。

“有点晚了,找个时间再找刘总交流。”


12

江子安其实挺后悔当时的冲动辞职,那家报社是深圳最大的报业集团下属公司,福利待遇都比现在的好,但他始终无法突破心理障碍,那些污秽的画面,令人作呕的味道,冠冕堂皇的外表却肮脏龌龊的内里,这些错位的镜头与场景,让他最终选择放弃。后来,那位编辑部主任内退后自己成立了一个传媒公司,还托人请江子安写过一些文章,他也交出满意答卷。但他没有接受对方的邀请共进晚餐,他无法把握对方有什么预谋,自己是否会跌入那个中年主任精心布下的陷阱。后来当他被派往采访一对同性恋“夫妻”时,他那种惊愕的神情至今让同事们记忆犹新。当时他极度抗拒,但自己是采访部主管必须身先士卒,硬着头皮去采访。这次经历让他感觉到,那些性别少数派并非都是怪胎与变态,很多比所谓的正常人更加美好。他们骨子里透出的善良、大智若愚的聪颖以及第一时间为他人着想的温暖,开始时时冲击他的心灵。这是一次心灵的公开批判课,对他过往的认识与态度做了一次修补。其实,对比记者生涯中看到的令人咋舌,令人难以置信,愤慨且无能为力的诸多事件,这算得了什么?

他至今记得2015年端午节,栏目组接到爆料,有人想在地王大厦附近做跳楼现场直播。他立马组织摄像和助手赶往现场。王子广场被包围得水泄不通,巡警,交警,消防,保安,戴着不同袖标和胸章的制服,像蚂蚁一样漫无目的地穿梭,维持着秩序,用高分贝喇叭对着已经在站在阳台边缘的人叫喊,“赶紧进去,别开玩笑了。”

下面有观众附和,“你妈叫你回去抱孩子呢?”

“跳楼直播有收费用吗?”

“傻子,你死了,你老婆怎么办?她就成了别人老婆。”

无数嘈杂的声音交织成令人费解的声浪,如同交响乐团掉入泥淖。江子安他们根本挤不进去,在远端看着,询问旁边的观众,一个女孩带着怜悯又鄙夷的口气说,“炒股亏了几百万,真可怜。”旁边另一个男子说,“可怜个毛,自己贪心做杠杆,结果亏出个黑洞。没那本事,就别玩呗。”

“听说还是一个国际贸易公司的老板。”这句话话音还未落,那个男子居然把身上仅剩的内裤脱了,引发现场一阵骚动,“变态。”“神经病。”“快点跳呀。浪费我们的表情。”“不要脸的东西。”

江子安有种不祥预感。果真,那个男子就像跳台跳水那样来了个走板,大叫一声“狗日的中国股市。”

然后侧着身子,纵身跃下,像一只断裂的风筝在空中飘了零点几秒,就开始急速下坠。大批观众开始大叫,有的捂住了眼睛,生怕那个身影跳进瞳孔。“没想到真跳了。”

“真汉子呀。” “好样的。”

“狗日的……”声音似乎还凝在空中,江子安就听到一声闷响,那是坠落物与地面剧烈碰撞发出的声音。

所有人这时都好像被拉回现实,一个鲜活生命的转瞬离去意味着刚才并非现场直播,而是血淋淋的告别仪式,他们都是奔丧的人。

江子安愣在原地,同时轻拍他一下,他打了个哆嗦。“江头,我们现在做啥?”

江子安没让同事发现他刚刚流了眼泪,他沉默不语,回头就走。同事也看出了他心情低落,一路无言。直到回到办公室,他才回过神来,感叹着人生的短暂无常。他无心工作,拿出一个蓝色封面的本子,胡乱在上面写着一些句子。这本蓝色封面的本子是大学毕业那年他被评为“优秀学生党员”的奖品,他曾经用心珍藏,从潮湿的十元店到逼仄的地下室,再到略微宽敞的合租间,都舍不得打开塑料薄膜覆盖物 ,直到他发现本子右上角已经有斑斑锈迹,那是十几年岁月侵染的痕迹。最近,他才决定用它来记录一些灵感。一年下来,也记录了几十页,密密麻麻地爬满格子间,很多句子都陆续转化为诗句、随笔与格言,有些还发表在若干纸质刊物上。

  • 1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传奇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黑雪2童生2017/11/13 16:31:41
    • 分享到: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 多谢丽娜的鼓励,我原本就打算写成长篇,按照计划也是长篇的容量,不管如何,先写出来再说。

    回复

  • 怕读太长篇幅的文字,你又这么能写,真是气煞我了。佩服飞泉,这两年颇有井喷之势。一直欣赏你的才华,以前以为你要单纯做个诗人骚客,不意写起散文、小说来,也是一把好手。你在深圳的经历,职场也好,交际也好,还有充满争议的歌唱也好,再加上你那诗人天生的想象力,确实是写作长篇小说的绝好资本。《深圳苍穹下》,想起《柏林苍穹下》,题目很大,期待你带着你的子安把深圳这片天空下、土地上的形形色色点点滴滴都展示给我们!
  • 子安就是我,我就是子安么?其实很艰难,慢慢磨呗。看能写成怎样。
  • 感觉你是冲着盒饭去的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1
  • 458688
  • 112
  • 2782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