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苍穹下(二)
  • 点击:7566评论:52017/11/13 14:47

深圳苍穹下(二)


11

那篇檄文并没有给江子安带来声誉反而给他带来烦恼,掌管报社的更高级别的领导想大事化小,一句话就把原属于江子安的年度报道奖剥夺了。江子安倒是司空见惯,根本不当一回事,几年来他报道的诸多在社会上引发巨大反响的报道都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声誉。郊区飞车党事件,核心区钉子户事件,二手车老板卷款逃跑事件,都最终被放在故纸堆里,难见天日。而他那些报道房地产的同学,个个赚得盆满钵满,在市区购公寓,在惠州购海景房,这让他感到很不平衡,好在他也适应了目前的处境。人各有志,虽然他的执业算不上什么鸿鹄之志,但也多少比燕雀之思高一大截。

江子安本来有更好的机遇去考公务员或者留校,但为了所谓的理想坚决放弃了。当意识到理想面对现实,就像鸡蛋碰上石头,土墙碰上铁锹一样不堪一击时,机遇已经没有再站在他一边。当年毕业时那位情同父亲的老师写下的箴言还历历在目,“不必过于苛求,不必过于焦躁”。但浪漫的理想主义者江子安并没有遵循师嘱,颇有点一意孤行的味道。他会在全体会议上直言不讳指出上司云缭雾绕的发言,会在选题时对不合理的题目据理力争,会对受访者报以深切关注与同情,与他们成为朋友。他的职场格言是深入城市一线,了解社会底层的悲欢。这个过程多有阻挠,也被他当做必然的历练,他丝毫没有怨怼, 责怪不公,反而以最真挚的热忱投入工作中去。这个劲头在职场的初始颇受上司青睐,几年后,越发被认为较真迂腐。比如,一位上司对他说:

“子安,那个关于钉子户的报道随便写写就好了。”往往得到他这样的答复:

“怎么行呢?钉子户本身有捍卫自己财产的权利,我们就要让社会知道这种权利的重要性。”

“那你去钻研吧,顽固不化。”

他倒乐陶陶地置身其中,他身上承袭着祖父辈们在朝鲜战场的英勇与刚毅特质,越发与社会容器里的化合物无法发生关系,他日渐成为局外人。当江子安发现自己无法突破职业天花板时,生命年轮残酷地转到他的而立之年,他试图想改变点什么。就在他准备辞职去一家地产广告公司的决定还没来得及成文于辞职信前,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改变了他的初衷。

江子安完成了一个莫名事件的报道,准备休假,提前去单位交接工作。本是周末的晴好日子,那天却令他难以启齿。他穿的是布鞋,轻盈得几乎不会与铺着呢绒地毯的办公室地板摩擦出任何声音。于是他直接推门进办公室,眼前一幕把他惊呆了。那个他虽然不是很待见但也不那么厌恶的采编部主任——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居然抱着一个单位的实习生,身材威猛的东北男孩玩着嘴对嘴游戏,空气中似乎到处弥漫着他们唾液的不明气味,这个气味让江子安在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都感到恶心。

之后,无论是看到在公园湖边的木质长椅年轻恋人相依热吻,还是看到两个年纪相仿的男子在路上勾肩搭背,无论是看到采编部主任与任何男人单独呆在一起,甚至看到高大威猛的东北男人赤膊露出刺青时,他都感觉难以掩盖的恶心,胃里搅拌着寒流与炙热的岩浆反复激荡,冲进洗手间后又发现无法呕出任何东西。他甚至害怕回想那一幕,采编部主任那苍白的脸与双鬓白发旁的皱纹都让他生厌。他尝试着用怜悯的方式接纳这种偶然遇见,却适得其反。

编辑部主任倒若无其事地邀请江子安去办公室喝茶,如往常一样。这更让他大为光火,觉得这是一种赤裸裸的侮辱。直到他决定离开那个报社后,他的症状才有所缓和。离开之前江子安居然得到唯一一次晋升机会,被他拒绝了。他的理由很充分,这次莫名的晋升通知很难与那个事件割裂开,而这样的晋升还不如不要。何况每天碰到那个编辑部主任,也是一件无法掩饰的难堪事情。

江子安没有想到离职前一天,编辑部主任专门找了他,请他吃饭。事实上,如果不是撞见那个事情,他们的关系还算和睦。编辑部主任的眉毛一直是他取乐的对象,那是两只像蝴蝶展翅一样翩然外露的眉毛,而靠近鬓发部分有不少银色长须。满面红光的编辑部主任也被公认为懂得养生之人,包括饮茶,打太极,午睡半个钟,如今似乎还要加上一个肮脏而令人羞耻的爱好:吸食体液。至少江子安是这么认为的,后来他才知道,他是最后知道这事情的人之一。他这才意识到编辑部主任面对他时相当坦然,并承认这是个人多年习惯,与情感无关。江子安也不深究,这不是他的风格。他甚至觉得对编辑部主任有了进一步了解:这是一个坦诚率真的中年人。

但很不幸的是,这个中年人在江子安离开不久就办理了提前内退手续,理由是一批新毕业的大学生涌入报社,编制无法满足。像编辑部主任这样的中年人已经不足以胜任多媒体时代的要求,江子安自然联想到那件事,认为这是一个有预谋的行动。自此,他与那个报社的人几乎失去了任何关联。

一个下午,江子安终于接受了“孪生兄弟”的邀约,在拒绝了两次之后,他觉得没有理由再度拒绝这样诚恳的邀请。对方只不过是想感谢他做过的努力,他没必要将这种普通邀约与功利主义联系在一起。在漫长的地铁上,他随手从包里取出一本特拉克尔诗选。他对于包里的书可谓随机,比如周一读白色封皮的诗集,周三读硬壳装的短篇小说,周五读诺贝尔奖作者传记。但这次他显然失算了,旁边两拨人若无其事地大放厥词,其中一拨预测本次惠州房价将会下跌三成以上,并与旁边的同行争论一番并被刺破虚伪外装“降三成,你也买不起”后,沉默不语,最后蹦出一句国骂,“该死的房地产”。另一拨人则在讨论某明星老婆出轨而可能人财两空的头条新闻,“活该,真的是傻得名副其实。”一个胖胖的女孩一脸鄙视地说,另一个女孩接腔,“都不是东西,一群不要脸的。”然后就转移到晚上打算去哪吃饭的话题上。

江子安痛苦地站了十五站路后,才得到一个座位,他忽然感伤起来,惠州的房价即便降三成,自己也同样买不起。这些年荒废的时光与经济增长成反比,而恰好是对他孑然一生的最好注解。他这样纠结地沉浸在过往的梦境里,回忆着虚无而荒芜的往昔,他深知这种回忆无济于事,却始终无法抗拒地选择回忆。

“江老师,工作之余都有哪些爱好呢?”刘子安开门见山,将他拉回现实。

“基本都忙于工作,深圳居之不易,每个人都努力为稻粱谋。”江子安轻抿一口茶,说不出什么味道,或许好久没有像样地在茶馆喝茶了,“不错的茶。刘兄你呢?”

“我呀,下班回家下下棋,看看电视,偶尔看看书。”刘子安并不想在两人对话中显得过于占据上风。

“那喜欢看哪类书?”读书人三句不离本行,江子安自诩为读书人多年,尽管他也没有认真看过什么经典名著,他日常以杂志与报纸为主,随着多媒体兴起,公众号成了生活必需。

“说不上,喜欢读些财经类的。有时读点哲学书,比如康德,克尔郭凯尔。”刘子安有点犯怵,其实他也是略知皮毛。

“是克尔凯郭尔吧。丹麦人,存在主义之父,后现代主义前驱,著作包括《非此即彼》《恐惧与战栗》。”听着江子安如数家珍的讲述,刘子安脸稍稍发烫,连哲学名家的姓名都说错,也敢在读书人面前卖弄,“真是班门弄斧呀。江老师真博学。”

本来这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恭维话语,江子安却引以为知己。两泡茶尽了,江子安已经将德国哲学,古希腊哲学与北欧哲学全部讲了一通。刘子安强忍呵欠,毕竟他是主人。好在对方也看到形势不对,羞赧一笑。

“有点晚了,找个时间再找刘总交流。”


12

江子安其实挺后悔当时的冲动辞职,那家报社是深圳最大的报业集团下属公司,福利待遇都比现在的好,但他始终无法突破心理障碍,那些污秽的画面,令人作呕的味道,冠冕堂皇的外表却肮脏龌龊的内里,这些错位的镜头与场景,让他最终选择放弃。后来,那位编辑部主任内退后自己成立了一个传媒公司,还托人请江子安写过一些文章,他也交出满意答卷。但他没有接受对方的邀请共进晚餐,他无法把握对方有什么预谋,自己是否会跌入那个中年主任精心布下的陷阱。后来当他被派往采访一对同性恋“夫妻”时,他那种惊愕的神情至今让同事们记忆犹新。当时他极度抗拒,但自己是采访部主管必须身先士卒,硬着头皮去采访。这次经历让他感觉到,那些性别少数派并非都是怪胎与变态,很多比所谓的正常人更加美好。他们骨子里透出的善良、大智若愚的聪颖以及第一时间为他人着想的温暖,开始时时冲击他的心灵。这是一次心灵的公开批判课,对他过往的认识与态度做了一次修补。其实,对比记者生涯中看到的令人咋舌,令人难以置信,愤慨且无能为力的诸多事件,这算得了什么?

他至今记得2015年端午节,栏目组接到爆料,有人想在地王大厦附近做跳楼现场直播。他立马组织摄像和助手赶往现场。王子广场被包围得水泄不通,巡警,交警,消防,保安,戴着不同袖标和胸章的制服,像蚂蚁一样漫无目的地穿梭,维持着秩序,用高分贝喇叭对着已经在站在阳台边缘的人叫喊,“赶紧进去,别开玩笑了。”

下面有观众附和,“你妈叫你回去抱孩子呢?”

“跳楼直播有收费用吗?”

“傻子,你死了,你老婆怎么办?她就成了别人老婆。”

无数嘈杂的声音交织成令人费解的声浪,如同交响乐团掉入泥淖。江子安他们根本挤不进去,在远端看着,询问旁边的观众,一个女孩带着怜悯又鄙夷的口气说,“炒股亏了几百万,真可怜。”旁边另一个男子说,“可怜个毛,自己贪心做杠杆,结果亏出个黑洞。没那本事,就别玩呗。”

“听说还是一个国际贸易公司的老板。”这句话话音还未落,那个男子居然把身上仅剩的内裤脱了,引发现场一阵骚动,“变态。”“神经病。”“快点跳呀。浪费我们的表情。”“不要脸的东西。”

江子安有种不祥预感。果真,那个男子就像跳台跳水那样来了个走板,大叫一声“狗日的中国股市。”

然后侧着身子,纵身跃下,像一只断裂的风筝在空中飘了零点几秒,就开始急速下坠。大批观众开始大叫,有的捂住了眼睛,生怕那个身影跳进瞳孔。“没想到真跳了。”

“真汉子呀。” “好样的。”

“狗日的……”声音似乎还凝在空中,江子安就听到一声闷响,那是坠落物与地面剧烈碰撞发出的声音。

所有人这时都好像被拉回现实,一个鲜活生命的转瞬离去意味着刚才并非现场直播,而是血淋淋的告别仪式,他们都是奔丧的人。

江子安愣在原地,同时轻拍他一下,他打了个哆嗦。“江头,我们现在做啥?”

江子安没让同事发现他刚刚流了眼泪,他沉默不语,回头就走。同事也看出了他心情低落,一路无言。直到回到办公室,他才回过神来,感叹着人生的短暂无常。他无心工作,拿出一个蓝色封面的本子,胡乱在上面写着一些句子。这本蓝色封面的本子是大学毕业那年他被评为“优秀学生党员”的奖品,他曾经用心珍藏,从潮湿的十元店到逼仄的地下室,再到略微宽敞的合租间,都舍不得打开塑料薄膜覆盖物 ,直到他发现本子右上角已经有斑斑锈迹,那是十几年岁月侵染的痕迹。最近,他才决定用它来记录一些灵感。一年下来,也记录了几十页,密密麻麻地爬满格子间,很多句子都陆续转化为诗句、随笔与格言,有些还发表在若干纸质刊物上。

  • 1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传奇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黑雪2童生2017/11/13 16:31:41
    • 分享到: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 多谢丽娜的鼓励,我原本就打算写成长篇,按照计划也是长篇的容量,不管如何,先写出来再说。

    回复

  • 怕读太长篇幅的文字,你又这么能写,真是气煞我了。佩服飞泉,这两年颇有井喷之势。一直欣赏你的才华,以前以为你要单纯做个诗人骚客,不意写起散文、小说来,也是一把好手。你在深圳的经历,职场也好,交际也好,还有充满争议的歌唱也好,再加上你那诗人天生的想象力,确实是写作长篇小说的绝好资本。《深圳苍穹下》,想起《柏林苍穹下》,题目很大,期待你带着你的子安把深圳这片天空下、土地上的形形色色点点滴滴都展示给我们!
  • 子安就是我,我就是子安么?其实很艰难,慢慢磨呗。看能写成怎样。
  • 感觉你是冲着盒饭去的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2
  • 31232
  • 114
  • 28180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