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苍穹下(二)
  • 点击:459评论:52017/11/13 14:47

深圳苍穹下(二)


11

那篇檄文并没有给江子安带来声誉反而给他带来烦恼,掌管报社的更高级别的领导想大事化小,一句话就把原属于江子安的年度报道奖剥夺了。江子安倒是司空见惯,根本不当一回事,几年来他报道的诸多在社会上引发巨大反响的报道都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声誉。郊区飞车党事件,核心区钉子户事件,二手车老板卷款逃跑事件,都最终被放在故纸堆里,难见天日。而他那些报道房地产的同学,个个赚得盆满钵满,在市区购公寓,在惠州购海景房,这让他感到很不平衡,好在他也适应了目前的处境。人各有志,虽然他的执业算不上什么鸿鹄之志,但也多少比燕雀之思高一大截。

江子安本来有更好的机遇去考公务员或者留校,但为了所谓的理想坚决放弃了。当意识到理想面对现实,就像鸡蛋碰上石头,土墙碰上铁锹一样不堪一击时,机遇已经没有再站在他一边。当年毕业时那位情同父亲的老师写下的箴言还历历在目,“不必过于苛求,不必过于焦躁”。但浪漫的理想主义者江子安并没有遵循师嘱,颇有点一意孤行的味道。他会在全体会议上直言不讳指出上司云缭雾绕的发言,会在选题时对不合理的题目据理力争,会对受访者报以深切关注与同情,与他们成为朋友。他的职场格言是深入城市一线,了解社会底层的悲欢。这个过程多有阻挠,也被他当做必然的历练,他丝毫没有怨怼, 责怪不公,反而以最真挚的热忱投入工作中去。这个劲头在职场的初始颇受上司青睐,几年后,越发被认为较真迂腐。比如,一位上司对他说:

“子安,那个关于钉子户的报道随便写写就好了。”往往得到他这样的答复:

“怎么行呢?钉子户本身有捍卫自己财产的权利,我们就要让社会知道这种权利的重要性。”

“那你去钻研吧,顽固不化。”

他倒乐陶陶地置身其中,他身上承袭着祖父辈们在朝鲜战场的英勇与刚毅特质,越发与社会容器里的化合物无法发生关系,他日渐成为局外人。当江子安发现自己无法突破职业天花板时,生命年轮残酷地转到他的而立之年,他试图想改变点什么。就在他准备辞职去一家地产广告公司的决定还没来得及成文于辞职信前,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改变了他的初衷。

江子安完成了一个莫名事件的报道,准备休假,提前去单位交接工作。本是周末的晴好日子,那天却令他难以启齿。他穿的是布鞋,轻盈得几乎不会与铺着呢绒地毯的办公室地板摩擦出任何声音。于是他直接推门进办公室,眼前一幕把他惊呆了。那个他虽然不是很待见但也不那么厌恶的采编部主任——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居然抱着一个单位的实习生,身材威猛的东北男孩玩着嘴对嘴游戏,空气中似乎到处弥漫着他们唾液的不明气味,这个气味让江子安在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都感到恶心。

之后,无论是看到在公园湖边的木质长椅年轻恋人相依热吻,还是看到两个年纪相仿的男子在路上勾肩搭背,无论是看到采编部主任与任何男人单独呆在一起,甚至看到高大威猛的东北男人赤膊露出刺青时,他都感觉难以掩盖的恶心,胃里搅拌着寒流与炙热的岩浆反复激荡,冲进洗手间后又发现无法呕出任何东西。他甚至害怕回想那一幕,采编部主任那苍白的脸与双鬓白发旁的皱纹都让他生厌。他尝试着用怜悯的方式接纳这种偶然遇见,却适得其反。

编辑部主任倒若无其事地邀请江子安去办公室喝茶,如往常一样。这更让他大为光火,觉得这是一种赤裸裸的侮辱。直到他决定离开那个报社后,他的症状才有所缓和。离开之前江子安居然得到唯一一次晋升机会,被他拒绝了。他的理由很充分,这次莫名的晋升通知很难与那个事件割裂开,而这样的晋升还不如不要。何况每天碰到那个编辑部主任,也是一件无法掩饰的难堪事情。

江子安没有想到离职前一天,编辑部主任专门找了他,请他吃饭。事实上,如果不是撞见那个事情,他们的关系还算和睦。编辑部主任的眉毛一直是他取乐的对象,那是两只像蝴蝶展翅一样翩然外露的眉毛,而靠近鬓发部分有不少银色长须。满面红光的编辑部主任也被公认为懂得养生之人,包括饮茶,打太极,午睡半个钟,如今似乎还要加上一个肮脏而令人羞耻的爱好:吸食体液。至少江子安是这么认为的,后来他才知道,他是最后知道这事情的人之一。他这才意识到编辑部主任面对他时相当坦然,并承认这是个人多年习惯,与情感无关。江子安也不深究,这不是他的风格。他甚至觉得对编辑部主任有了进一步了解:这是一个坦诚率真的中年人。

但很不幸的是,这个中年人在江子安离开不久就办理了提前内退手续,理由是一批新毕业的大学生涌入报社,编制无法满足。像编辑部主任这样的中年人已经不足以胜任多媒体时代的要求,江子安自然联想到那件事,认为这是一个有预谋的行动。自此,他与那个报社的人几乎失去了任何关联。

一个下午,江子安终于接受了“孪生兄弟”的邀约,在拒绝了两次之后,他觉得没有理由再度拒绝这样诚恳的邀请。对方只不过是想感谢他做过的努力,他没必要将这种普通邀约与功利主义联系在一起。在漫长的地铁上,他随手从包里取出一本特拉克尔诗选。他对于包里的书可谓随机,比如周一读白色封皮的诗集,周三读硬壳装的短篇小说,周五读诺贝尔奖作者传记。但这次他显然失算了,旁边两拨人若无其事地大放厥词,其中一拨预测本次惠州房价将会下跌三成以上,并与旁边的同行争论一番并被刺破虚伪外装“降三成,你也买不起”后,沉默不语,最后蹦出一句国骂,“该死的房地产”。另一拨人则在讨论某明星老婆出轨而可能人财两空的头条新闻,“活该,真的是傻得名副其实。”一个胖胖的女孩一脸鄙视地说,另一个女孩接腔,“都不是东西,一群不要脸的。”然后就转移到晚上打算去哪吃饭的话题上。

江子安痛苦地站了十五站路后,才得到一个座位,他忽然感伤起来,惠州的房价即便降三成,自己也同样买不起。这些年荒废的时光与经济增长成反比,而恰好是对他孑然一生的最好注解。他这样纠结地沉浸在过往的梦境里,回忆着虚无而荒芜的往昔,他深知这种回忆无济于事,却始终无法抗拒地选择回忆。

“江老师,工作之余都有哪些爱好呢?”刘子安开门见山,将他拉回现实。

“基本都忙于工作,深圳居之不易,每个人都努力为稻粱谋。”江子安轻抿一口茶,说不出什么味道,或许好久没有像样地在茶馆喝茶了,“不错的茶。刘兄你呢?”

“我呀,下班回家下下棋,看看电视,偶尔看看书。”刘子安并不想在两人对话中显得过于占据上风。

“那喜欢看哪类书?”读书人三句不离本行,江子安自诩为读书人多年,尽管他也没有认真看过什么经典名著,他日常以杂志与报纸为主,随着多媒体兴起,公众号成了生活必需。

“说不上,喜欢读些财经类的。有时读点哲学书,比如康德,克尔郭凯尔。”刘子安有点犯怵,其实他也是略知皮毛。

“是克尔凯郭尔吧。丹麦人,存在主义之父,后现代主义前驱,著作包括《非此即彼》《恐惧与战栗》。”听着江子安如数家珍的讲述,刘子安脸稍稍发烫,连哲学名家的姓名都说错,也敢在读书人面前卖弄,“真是班门弄斧呀。江老师真博学。”

本来这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恭维话语,江子安却引以为知己。两泡茶尽了,江子安已经将德国哲学,古希腊哲学与北欧哲学全部讲了一通。刘子安强忍呵欠,毕竟他是主人。好在对方也看到形势不对,羞赧一笑。

“有点晚了,找个时间再找刘总交流。”


12

江子安其实挺后悔当时的冲动辞职,那家报社是深圳最大的报业集团下属公司,福利待遇都比现在的好,但他始终无法突破心理障碍,那些污秽的画面,令人作呕的味道,冠冕堂皇的外表却肮脏龌龊的内里,这些错位的镜头与场景,让他最终选择放弃。后来,那位编辑部主任内退后自己成立了一个传媒公司,还托人请江子安写过一些文章,他也交出满意答卷。但他没有接受对方的邀请共进晚餐,他无法把握对方有什么预谋,自己是否会跌入那个中年主任精心布下的陷阱。后来当他被派往采访一对同性恋“夫妻”时,他那种惊愕的神情至今让同事们记忆犹新。当时他极度抗拒,但自己是采访部主管必须身先士卒,硬着头皮去采访。这次经历让他感觉到,那些性别少数派并非都是怪胎与变态,很多比所谓的正常人更加美好。他们骨子里透出的善良、大智若愚的聪颖以及第一时间为他人着想的温暖,开始时时冲击他的心灵。这是一次心灵的公开批判课,对他过往的认识与态度做了一次修补。其实,对比记者生涯中看到的令人咋舌,令人难以置信,愤慨且无能为力的诸多事件,这算得了什么?

他至今记得2015年端午节,栏目组接到爆料,有人想在地王大厦附近做跳楼现场直播。他立马组织摄像和助手赶往现场。王子广场被包围得水泄不通,巡警,交警,消防,保安,戴着不同袖标和胸章的制服,像蚂蚁一样漫无目的地穿梭,维持着秩序,用高分贝喇叭对着已经在站在阳台边缘的人叫喊,“赶紧进去,别开玩笑了。”

下面有观众附和,“你妈叫你回去抱孩子呢?”

“跳楼直播有收费用吗?”

“傻子,你死了,你老婆怎么办?她就成了别人老婆。”

无数嘈杂的声音交织成令人费解的声浪,如同交响乐团掉入泥淖。江子安他们根本挤不进去,在远端看着,询问旁边的观众,一个女孩带着怜悯又鄙夷的口气说,“炒股亏了几百万,真可怜。”旁边另一个男子说,“可怜个毛,自己贪心做杠杆,结果亏出个黑洞。没那本事,就别玩呗。”

“听说还是一个国际贸易公司的老板。”这句话话音还未落,那个男子居然把身上仅剩的内裤脱了,引发现场一阵骚动,“变态。”“神经病。”“快点跳呀。浪费我们的表情。”“不要脸的东西。”

江子安有种不祥预感。果真,那个男子就像跳台跳水那样来了个走板,大叫一声“狗日的中国股市。”

然后侧着身子,纵身跃下,像一只断裂的风筝在空中飘了零点几秒,就开始急速下坠。大批观众开始大叫,有的捂住了眼睛,生怕那个身影跳进瞳孔。“没想到真跳了。”

“真汉子呀。” “好样的。”

“狗日的……”声音似乎还凝在空中,江子安就听到一声闷响,那是坠落物与地面剧烈碰撞发出的声音。

所有人这时都好像被拉回现实,一个鲜活生命的转瞬离去意味着刚才并非现场直播,而是血淋淋的告别仪式,他们都是奔丧的人。

江子安愣在原地,同时轻拍他一下,他打了个哆嗦。“江头,我们现在做啥?”

江子安没让同事发现他刚刚流了眼泪,他沉默不语,回头就走。同事也看出了他心情低落,一路无言。直到回到办公室,他才回过神来,感叹着人生的短暂无常。他无心工作,拿出一个蓝色封面的本子,胡乱在上面写着一些句子。这本蓝色封面的本子是大学毕业那年他被评为“优秀学生党员”的奖品,他曾经用心珍藏,从潮湿的十元店到逼仄的地下室,再到略微宽敞的合租间,都舍不得打开塑料薄膜覆盖物 ,直到他发现本子右上角已经有斑斑锈迹,那是十几年岁月侵染的痕迹。最近,他才决定用它来记录一些灵感。一年下来,也记录了几十页,密密麻麻地爬满格子间,很多句子都陆续转化为诗句、随笔与格言,有些还发表在若干纸质刊物上。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第
  • 关键词:传奇都市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黑雪1420积分 2017/11/13 16:31:41
    • 分享到: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 多谢丽娜的鼓励,我原本就打算写成长篇,按照计划也是长篇的容量,不管如何,先写出来再说。

    回复

  • 怕读太长篇幅的文字,你又这么能写,真是气煞我了。佩服飞泉,这两年颇有井喷之势。一直欣赏你的才华,以前以为你要单纯做个诗人骚客,不意写起散文、小说来,也是一把好手。你在深圳的经历,职场也好,交际也好,还有充满争议的歌唱也好,再加上你那诗人天生的想象力,确实是写作长篇小说的绝好资本。《深圳苍穹下》,想起《柏林苍穹下》,题目很大,期待你带着你的子安把深圳这片天空下、土地上的形形色色点点滴滴都展示给我们!
  • 子安就是我,我就是子安么?其实很艰难,慢慢磨呗。看能写成怎样。
  • 感觉你是冲着盒饭去的

    回复

  • 最近来访
  • 22330积分
  • 3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58
  • 78165
  • 89
  • 22330
  • 啃惯了薛大姐的短篇小说,突然间给我们上来一碗略带苦涩味的心灵鸡汤,还真是有点不适应。人生不过如此,但人生又不得不如此。作为同样即将步入“不惑”的你、我、他,不要说已没有权力来选择人生,就连“选择人生”这个念头都不敢想!因为处在这样一个年龄段的群体,上有已步入晚年的两对父母,下有尚未成年的子女,所以,套改一下您在本月初发的一篇文章的标题:“奔跑吧,中年”以互勉。

    黄元罗不过如此

    2017/11/22 8:57:11
  • 日常生活中的事物一一入诗,自然,妥帖,充满思辨色彩。有时候,透过这些词语,这些句子,你能触摸到上帝的脉搏:微微跳动,却显勃勃生机,不动声色,却了然万物。当然,上帝有上帝的痛苦,把玩这些词句,有时未免面露忧郁,内心慌乱,对自己创造的这个世界既欣喜,又倦怠。难得如此复杂的内容都被你貌似从容地表达出来了——上帝啊,我在说什么?这就是词语

    笑笑书生这就是词语(外9首)

    2017/11/21 18:49:52
  • 原本没看出你和不惑有什么关系,经你一说,吓一跳。时间真是个奇妙而残忍的东西,虽然无声无息,所改变一切:大地、河流、岩石、蚕、蝴蝶、花草树木,以及人。对于写作者来说,敏感是第一要求,别人看不到、感受不到的地方,往往能在内心深处刮起飓风、掀起巨浪。于是乎感慨、叹息、闷闷不乐,常怀千岁忧,何不秉烛游。然而回头想想,又觉多事。人生不过如此。都是空空世界里的一片云罢了,哭什么,笑什么?就是这样。

    笑笑书生不过如此

    2017/11/21 17:59:55
  • 那瓶“神仙水”已经生萍,小女孩心头也已经生萍。但那毕竟只是浮萍,无根,叶青青,随波而微微荡漾,已如海上波澜。山耶水耶?风耶萍耶?情缱绻,意渺渺,宛在水中央,宛在萍叶间。略显粗犷的文字,却表达出十分精细、生动、空灵的意蕴,人与景合,景与情谐,如一首不分行的长诗——读毕,我心也已生萍。

    笑笑书生净水已生萍

    2017/11/21 16:16:48
  • 谢谢书生的精彩演讲,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很钦佩你读了很多的书,从书中获得许多理论与创作灵感。我记住你的话:读你喜欢的作品,学你喜欢的作家,以你擅长的文体,用你熟悉的素材,写你想写的小说,收获你理想中的读者,在无限的文学里获得尽可能多的满足与乐趣,并力所能及地推动文学向前再前进一毫米、一厘米,至不济也要为同行们鼓掌、呐喊、助威、拉赞助、送温暖。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来写小说,写得好与差,我们行动了。

    春风妙语笑笑书生:无限文学,领异标新

    2017/11/18 0:15:56
  • 我的邻家,又改版了!这两天进邻家一看,进入“我的邻家”一看,发现页面又进行了精装修——动态、打赏、评论、作品、推荐。这个版块中,我最喜欢“推荐”,这样读者不用费心地去搜索优秀作品,只需点开“推荐”,就可很快看到邻家结集的诸多优秀作品。而在页面的上方,一个最起眼的地方,是最新公告,这样的细节很温馨!以往,如果要看公告,是要转换页面的,现在,就在同一个版,信息的容量大了,大到可以了解“TA人印象”等等

    吴春丽喜欢读书与写文字

    2017/11/16 9:33:48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黑雪深圳苍穹下(二)

    2017/11/13 16:31:41
  • 有三年的时间了吧,因为喜欢邻家,每天都要进邻家读写评。去年的某一天,突然感觉脖子处有剌痛感,刚开始还以为是落枕了,想着过几天会好的,谁知道症状越来越严重了,去医院一拍片子,原来是劲椎病。医生说,你是不是每天都保持同一个动作?可不是嘛,每天对着电脑,就在邻家读写评。我问医生,这病能治好吗?医生说,只能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姿式。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怎么敢老是对着电脑了。劲椎病不算大病,但疼起来蛮痛的!

    吴春丽南方有雪

    2017/11/13 8:54:42
  • 在家,被你优美的诗句打动。在众人追求小说虚构横行的年代,依然留存一小块口香糖,那是诗歌哦。读你的诗歌,给我感觉眼前一亮,物象,意象,意境都在自然地出来,比深浅些,比浅深些,深浅适宜,这不通俗,但易懂。这才是真艺术。很有内涵很有张力的组诗,用心,真情,意境,旋律兼备,不失为优秀之作。具有卞之琳大师之风范。学习,遥祝!

    杨辉腾关于夏日

    2017/11/11 0:07:41
  • 欣赏作者的四首诗歌。致友人,沉郁顿挫的语言,有迷离的落寞美感。也许友人分别只为了遇见而已。海上布道者,显示了诗人清高却不落俗套的情感。练习曲,跳跃的情感和敏感的思维,参差的叠加语言,错落地诉说着周末不回家之男人的寂寞。有中生无,感情热烈奔放,诗意翻跌,比喻大胆,气度浑厚。像绵羊那么轻盈,这是一种奇怪的语言搭配,却滋生出陌生化的完美感受。另类的语言,充满魔性的阅读吸引力。

    电击像绵羊那么轻盈(四首)

    2017/11/9 22:13:46
  • 爷爷奶奶的爱情是爷爷的棍子奶奶的厚棉裤;没有风花雪月,没有花前月下,爷爷奶奶的爱情从少年走过中年走到老年,依然历久弥新;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轰轰烈烈,爷爷奶奶的爱情即使经历了生活的苦难,依然醇香醉人。青丝到白发,岁月的风霜改变了容颜,却没有改变心手相牵的默契。这样的一份爱情,踏实、坚定、平凡、温暖;两双满是皱纹的手还将相互搀扶,两串相濡以沫的脚印还将一起继续前行,看云卷云舒,看沧海桑田。

    寒塘听雨​奶奶的法宝

    2017/11/8 13:27:02
  • 一天晨练,作者看见平时病怏怏的老黄,一反常态:健步如飞,面泛红润,一副春风得意的神态。一打听,原来去泰国旅游,买到灵丹妙药——蝎子毒酒。这药特神奇,平时浑身上下哪儿都疼,饮下此酒,周身轻快,哪儿也不疼。又一天,再次看到老黄,大吃一惊,他形容大变,骨瘦如柴,像霜打的茄子。原来他发现药酒里的蝎子是塑料做的。他精神一夸,就全线崩溃,所有的病都来了。简单故事,道出深奥道理:受骗千万别上火,心态不好能死人。

    北国寒星灵丹妙药

    2017/11/7 11:40:33
  • 一篇文章,如果在写作技巧上能达到“色香味俱全”的境界,不失为一种成功;若在创作内容上也力求“色香味俱全”的话,则给人一种失真的感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行文就是要让读者能在字里行间看到人性的矛盾与挣扎,从而引起共鸣!这也是《众筹》能够在众多优秀的作品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祝贺作者!

    黄元罗​黄春燕:寻找不着的过程也是美

    2017/11/7 8:20:28
  • 丽娜的叙事能力很强。无论是小说还是非虚构,都能迅速编织一个故事框架,这篇纪实散文,却有着小说一样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和冷静观察。摊上这么个孩子,作为母亲确实很艰难,我想到我楼下的邻居也有个自闭症小孩,每次都得用绳子绑着,像牵一只小狗一样,一刻都不能离开。作为女人是伟大的,也是值得同情的。但作为母亲,是失败的,每次训斥孩子“傻瓜、白痴”,都不应该是母亲所为。

    江飞泉奔跑的少年

    2017/11/6 18:29:34
  • 游游的文字感觉是一流的,既有小女子的温婉细腻,又有汉子般抽丝般的残忍。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关系,表面上很简单,三角关系而已。实际上,各个心怀鬼胎,尤其第三者绿珠,就是个心机婊,步步为营。何其哪是她的对手,所以从一开始就让人不安,我甚至想到凶杀案这类情节。然而情节发展,让我诧异,女女之间蕾丝边一样的感情,与其说是阴谋不如说是绿珠内心的镜像,她是一个随意的女人。

    江飞泉迷魂记

    2017/11/6 17:13: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