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苍穹下(二)
  • 点击:1484评论:52017/11/13 14:47

深圳苍穹下(二)


11

那篇檄文并没有给江子安带来声誉反而给他带来烦恼,掌管报社的更高级别的领导想大事化小,一句话就把原属于江子安的年度报道奖剥夺了。江子安倒是司空见惯,根本不当一回事,几年来他报道的诸多在社会上引发巨大反响的报道都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声誉。郊区飞车党事件,核心区钉子户事件,二手车老板卷款逃跑事件,都最终被放在故纸堆里,难见天日。而他那些报道房地产的同学,个个赚得盆满钵满,在市区购公寓,在惠州购海景房,这让他感到很不平衡,好在他也适应了目前的处境。人各有志,虽然他的执业算不上什么鸿鹄之志,但也多少比燕雀之思高一大截。

江子安本来有更好的机遇去考公务员或者留校,但为了所谓的理想坚决放弃了。当意识到理想面对现实,就像鸡蛋碰上石头,土墙碰上铁锹一样不堪一击时,机遇已经没有再站在他一边。当年毕业时那位情同父亲的老师写下的箴言还历历在目,“不必过于苛求,不必过于焦躁”。但浪漫的理想主义者江子安并没有遵循师嘱,颇有点一意孤行的味道。他会在全体会议上直言不讳指出上司云缭雾绕的发言,会在选题时对不合理的题目据理力争,会对受访者报以深切关注与同情,与他们成为朋友。他的职场格言是深入城市一线,了解社会底层的悲欢。这个过程多有阻挠,也被他当做必然的历练,他丝毫没有怨怼, 责怪不公,反而以最真挚的热忱投入工作中去。这个劲头在职场的初始颇受上司青睐,几年后,越发被认为较真迂腐。比如,一位上司对他说:

“子安,那个关于钉子户的报道随便写写就好了。”往往得到他这样的答复:

“怎么行呢?钉子户本身有捍卫自己财产的权利,我们就要让社会知道这种权利的重要性。”

“那你去钻研吧,顽固不化。”

他倒乐陶陶地置身其中,他身上承袭着祖父辈们在朝鲜战场的英勇与刚毅特质,越发与社会容器里的化合物无法发生关系,他日渐成为局外人。当江子安发现自己无法突破职业天花板时,生命年轮残酷地转到他的而立之年,他试图想改变点什么。就在他准备辞职去一家地产广告公司的决定还没来得及成文于辞职信前,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改变了他的初衷。

江子安完成了一个莫名事件的报道,准备休假,提前去单位交接工作。本是周末的晴好日子,那天却令他难以启齿。他穿的是布鞋,轻盈得几乎不会与铺着呢绒地毯的办公室地板摩擦出任何声音。于是他直接推门进办公室,眼前一幕把他惊呆了。那个他虽然不是很待见但也不那么厌恶的采编部主任——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居然抱着一个单位的实习生,身材威猛的东北男孩玩着嘴对嘴游戏,空气中似乎到处弥漫着他们唾液的不明气味,这个气味让江子安在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都感到恶心。

之后,无论是看到在公园湖边的木质长椅年轻恋人相依热吻,还是看到两个年纪相仿的男子在路上勾肩搭背,无论是看到采编部主任与任何男人单独呆在一起,甚至看到高大威猛的东北男人赤膊露出刺青时,他都感觉难以掩盖的恶心,胃里搅拌着寒流与炙热的岩浆反复激荡,冲进洗手间后又发现无法呕出任何东西。他甚至害怕回想那一幕,采编部主任那苍白的脸与双鬓白发旁的皱纹都让他生厌。他尝试着用怜悯的方式接纳这种偶然遇见,却适得其反。

编辑部主任倒若无其事地邀请江子安去办公室喝茶,如往常一样。这更让他大为光火,觉得这是一种赤裸裸的侮辱。直到他决定离开那个报社后,他的症状才有所缓和。离开之前江子安居然得到唯一一次晋升机会,被他拒绝了。他的理由很充分,这次莫名的晋升通知很难与那个事件割裂开,而这样的晋升还不如不要。何况每天碰到那个编辑部主任,也是一件无法掩饰的难堪事情。

江子安没有想到离职前一天,编辑部主任专门找了他,请他吃饭。事实上,如果不是撞见那个事情,他们的关系还算和睦。编辑部主任的眉毛一直是他取乐的对象,那是两只像蝴蝶展翅一样翩然外露的眉毛,而靠近鬓发部分有不少银色长须。满面红光的编辑部主任也被公认为懂得养生之人,包括饮茶,打太极,午睡半个钟,如今似乎还要加上一个肮脏而令人羞耻的爱好:吸食体液。至少江子安是这么认为的,后来他才知道,他是最后知道这事情的人之一。他这才意识到编辑部主任面对他时相当坦然,并承认这是个人多年习惯,与情感无关。江子安也不深究,这不是他的风格。他甚至觉得对编辑部主任有了进一步了解:这是一个坦诚率真的中年人。

但很不幸的是,这个中年人在江子安离开不久就办理了提前内退手续,理由是一批新毕业的大学生涌入报社,编制无法满足。像编辑部主任这样的中年人已经不足以胜任多媒体时代的要求,江子安自然联想到那件事,认为这是一个有预谋的行动。自此,他与那个报社的人几乎失去了任何关联。

一个下午,江子安终于接受了“孪生兄弟”的邀约,在拒绝了两次之后,他觉得没有理由再度拒绝这样诚恳的邀请。对方只不过是想感谢他做过的努力,他没必要将这种普通邀约与功利主义联系在一起。在漫长的地铁上,他随手从包里取出一本特拉克尔诗选。他对于包里的书可谓随机,比如周一读白色封皮的诗集,周三读硬壳装的短篇小说,周五读诺贝尔奖作者传记。但这次他显然失算了,旁边两拨人若无其事地大放厥词,其中一拨预测本次惠州房价将会下跌三成以上,并与旁边的同行争论一番并被刺破虚伪外装“降三成,你也买不起”后,沉默不语,最后蹦出一句国骂,“该死的房地产”。另一拨人则在讨论某明星老婆出轨而可能人财两空的头条新闻,“活该,真的是傻得名副其实。”一个胖胖的女孩一脸鄙视地说,另一个女孩接腔,“都不是东西,一群不要脸的。”然后就转移到晚上打算去哪吃饭的话题上。

江子安痛苦地站了十五站路后,才得到一个座位,他忽然感伤起来,惠州的房价即便降三成,自己也同样买不起。这些年荒废的时光与经济增长成反比,而恰好是对他孑然一生的最好注解。他这样纠结地沉浸在过往的梦境里,回忆着虚无而荒芜的往昔,他深知这种回忆无济于事,却始终无法抗拒地选择回忆。

“江老师,工作之余都有哪些爱好呢?”刘子安开门见山,将他拉回现实。

“基本都忙于工作,深圳居之不易,每个人都努力为稻粱谋。”江子安轻抿一口茶,说不出什么味道,或许好久没有像样地在茶馆喝茶了,“不错的茶。刘兄你呢?”

“我呀,下班回家下下棋,看看电视,偶尔看看书。”刘子安并不想在两人对话中显得过于占据上风。

“那喜欢看哪类书?”读书人三句不离本行,江子安自诩为读书人多年,尽管他也没有认真看过什么经典名著,他日常以杂志与报纸为主,随着多媒体兴起,公众号成了生活必需。

“说不上,喜欢读些财经类的。有时读点哲学书,比如康德,克尔郭凯尔。”刘子安有点犯怵,其实他也是略知皮毛。

“是克尔凯郭尔吧。丹麦人,存在主义之父,后现代主义前驱,著作包括《非此即彼》《恐惧与战栗》。”听着江子安如数家珍的讲述,刘子安脸稍稍发烫,连哲学名家的姓名都说错,也敢在读书人面前卖弄,“真是班门弄斧呀。江老师真博学。”

本来这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恭维话语,江子安却引以为知己。两泡茶尽了,江子安已经将德国哲学,古希腊哲学与北欧哲学全部讲了一通。刘子安强忍呵欠,毕竟他是主人。好在对方也看到形势不对,羞赧一笑。

“有点晚了,找个时间再找刘总交流。”


12

江子安其实挺后悔当时的冲动辞职,那家报社是深圳最大的报业集团下属公司,福利待遇都比现在的好,但他始终无法突破心理障碍,那些污秽的画面,令人作呕的味道,冠冕堂皇的外表却肮脏龌龊的内里,这些错位的镜头与场景,让他最终选择放弃。后来,那位编辑部主任内退后自己成立了一个传媒公司,还托人请江子安写过一些文章,他也交出满意答卷。但他没有接受对方的邀请共进晚餐,他无法把握对方有什么预谋,自己是否会跌入那个中年主任精心布下的陷阱。后来当他被派往采访一对同性恋“夫妻”时,他那种惊愕的神情至今让同事们记忆犹新。当时他极度抗拒,但自己是采访部主管必须身先士卒,硬着头皮去采访。这次经历让他感觉到,那些性别少数派并非都是怪胎与变态,很多比所谓的正常人更加美好。他们骨子里透出的善良、大智若愚的聪颖以及第一时间为他人着想的温暖,开始时时冲击他的心灵。这是一次心灵的公开批判课,对他过往的认识与态度做了一次修补。其实,对比记者生涯中看到的令人咋舌,令人难以置信,愤慨且无能为力的诸多事件,这算得了什么?

他至今记得2015年端午节,栏目组接到爆料,有人想在地王大厦附近做跳楼现场直播。他立马组织摄像和助手赶往现场。王子广场被包围得水泄不通,巡警,交警,消防,保安,戴着不同袖标和胸章的制服,像蚂蚁一样漫无目的地穿梭,维持着秩序,用高分贝喇叭对着已经在站在阳台边缘的人叫喊,“赶紧进去,别开玩笑了。”

下面有观众附和,“你妈叫你回去抱孩子呢?”

“跳楼直播有收费用吗?”

“傻子,你死了,你老婆怎么办?她就成了别人老婆。”

无数嘈杂的声音交织成令人费解的声浪,如同交响乐团掉入泥淖。江子安他们根本挤不进去,在远端看着,询问旁边的观众,一个女孩带着怜悯又鄙夷的口气说,“炒股亏了几百万,真可怜。”旁边另一个男子说,“可怜个毛,自己贪心做杠杆,结果亏出个黑洞。没那本事,就别玩呗。”

“听说还是一个国际贸易公司的老板。”这句话话音还未落,那个男子居然把身上仅剩的内裤脱了,引发现场一阵骚动,“变态。”“神经病。”“快点跳呀。浪费我们的表情。”“不要脸的东西。”

江子安有种不祥预感。果真,那个男子就像跳台跳水那样来了个走板,大叫一声“狗日的中国股市。”

然后侧着身子,纵身跃下,像一只断裂的风筝在空中飘了零点几秒,就开始急速下坠。大批观众开始大叫,有的捂住了眼睛,生怕那个身影跳进瞳孔。“没想到真跳了。”

“真汉子呀。” “好样的。”

“狗日的……”声音似乎还凝在空中,江子安就听到一声闷响,那是坠落物与地面剧烈碰撞发出的声音。

所有人这时都好像被拉回现实,一个鲜活生命的转瞬离去意味着刚才并非现场直播,而是血淋淋的告别仪式,他们都是奔丧的人。

江子安愣在原地,同时轻拍他一下,他打了个哆嗦。“江头,我们现在做啥?”

江子安没让同事发现他刚刚流了眼泪,他沉默不语,回头就走。同事也看出了他心情低落,一路无言。直到回到办公室,他才回过神来,感叹着人生的短暂无常。他无心工作,拿出一个蓝色封面的本子,胡乱在上面写着一些句子。这本蓝色封面的本子是大学毕业那年他被评为“优秀学生党员”的奖品,他曾经用心珍藏,从潮湿的十元店到逼仄的地下室,再到略微宽敞的合租间,都舍不得打开塑料薄膜覆盖物 ,直到他发现本子右上角已经有斑斑锈迹,那是十几年岁月侵染的痕迹。最近,他才决定用它来记录一些灵感。一年下来,也记录了几十页,密密麻麻地爬满格子间,很多句子都陆续转化为诗句、随笔与格言,有些还发表在若干纸质刊物上。

  • 1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传奇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黑雪2童生2017/11/13 16:31:41
    • 分享到: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 多谢丽娜的鼓励,我原本就打算写成长篇,按照计划也是长篇的容量,不管如何,先写出来再说。

    回复

  • 怕读太长篇幅的文字,你又这么能写,真是气煞我了。佩服飞泉,这两年颇有井喷之势。一直欣赏你的才华,以前以为你要单纯做个诗人骚客,不意写起散文、小说来,也是一把好手。你在深圳的经历,职场也好,交际也好,还有充满争议的歌唱也好,再加上你那诗人天生的想象力,确实是写作长篇小说的绝好资本。《深圳苍穹下》,想起《柏林苍穹下》,题目很大,期待你带着你的子安把深圳这片天空下、土地上的形形色色点点滴滴都展示给我们!
  • 子安就是我,我就是子安么?其实很艰难,慢慢磨呗。看能写成怎样。
  • 感觉你是冲着盒饭去的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0
  • 332954
  • 104
  • 25730
  • 真诗,真心,惟刘郎。和之: 有心此一刻,麦田无限风, 春秋时过往,熟生几就空。 有鸟飞天外,只在窗棂中, 此际高枕熟,依稀十八葱。

    水去先生工业雨丝

    2018/6/15 21:14:57
  • 作者分享的小故事充诠释了人生过客的道理。不管是暧昧关系还是君子之交,基本没有好的结局。也许正因如此,生活才要每天新鲜过,欢乐过。喜欢这种每天都充满精彩和未知的生活。不过建议作者可以捋一些故事的顺序,由第一节故事引出第二节故事的主角,以此类推,阅读起来会比较舒服。

    撩妹的女子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6/15 15:10:04
  • “不止香港有,深圳也有鹰”。不是观鸟人,写不出这样的文字。前时南兆旭先生送我一本《十字水自然笔记》,将花鸟虫鱼玩活泛了,自然好看,书好看,南昆山十字水自然也就看好了。深圳文化人煞是有招,值得学习。

    因特虎老亨深圳的鹰

    2018/6/15 8:19:26
  • 什么是文化,文化依附在哪里?文化是生活习惯和心理意识的汇集,文化你我生活的点滴中,在草根生活的琐碎中。刻意的,伪装的,远离生活的那些文化,如同无根之萍,不会成为一棵树,更不会成为一片森林!而邻家会!也许100年后,我们已经告别了这个世界,我们留给这个世界的痕迹越来越少,但邻家的痕迹会留着。人们了解我们,不是通过官方的正史,而是通过邻家的文字,这才是我们心灵的流露!

    昆阳森林活法 ——我与邻家文学社区

    2018/6/14 9:47:56
  • “梦想”二字萦绕嘴边,这简短的两个字凝聚了生命所有的力量,梦想是美好的,但实现梦想的道路是曲折的,双耳失明的贝多芬,在那么恶劣的条件下,还能创造出世界之绝响,物理学家霍金,在身体遭受如此折磨的情况下,还坚持为科学做贡献,他们为了梦想,无所畏惧,无数人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遭遇了无数曲折,但我相信只要坚持努力,脚踏实地朝着梦想去攀爬,一步一个脚印,梦想之花一定会绽放出灿烂的梦想之花。

    欣欣​请叫我新农民

    2018/6/13 11:36:28
  • 在规范文辞文旨的传统严肃文学与驰骋创想快意书写的新兴网络文学之间,好恶评价之不同有如天渊,判若云泥,但是可以预期的是:最终大家还是会合流的。金敦兄的这篇《鹏城臻情》第一次发在邻家时审核未予通过,因为太过“网络文学”,经过修改,现在终于通得过了。网络说书会越来越升级文字水准和审美情趣;传统的纯文学,也很快会从新兴的网络小说中找到自己的价值的和出路。我个人看好两者的相互学习与渐行渐近。

    因特虎老亨鹏城臻情

    2018/6/13 8:23:11
  • 在现实中,贫穷会令绝大多数人把理想设得很低,不敢放手一搏,因为害怕再过一无所有的日子;极个别的则孤注一掷并成为他人眼中的幸运儿。观念差异让两类起先有着交集的群体渐行渐远。庆幸的是,文章中的王小千、张哥等人,他们在陪着深圳一起向前大步奔跑的过程中,自始至终都未丢弃“善”之本性,让读者看到温暖。

    黄元罗深圳故事

    2018/6/11 8:37:32
  • 这是一篇完全配得上深圳的深圳故事,也不负改革开放这个宏大的时代命题。人生的有道与无常,机遇与努力,随缘与追梦,明做派与潜规则......在小说中一一呈现,明、灰、暗交替,活色生香。是从中国的视野写深圳,是从全球化的格局写深圳,是从地域的、经济的、人文的三维写深圳,也是从深移民与深二代、深圳三代交融碰撞的角度写深圳。大时代与小人物,好故事与好细节乳水交融,作品中多处心理刻画与对话描写妙到毫巅。惊艳!

    孙行者深圳故事

    2018/6/10 13:52:05
  • 独特的生活经历本身有价值,出之以文字,自然也有价值。新加坡,对于中国写作者而言,似是一个文学上的空白地带。多数中国人只是从旅游常识的角度泛泛了解它。此文有补缺的意义,而且写得质朴、生动、细腻、勾人,几个书写对象的选择,也颇讲究。写出了新加坡的味道,也写出了普罗大众感同身受的人生况味。对新加坡人情世道的描写与发掘,若再丰富些、再深入一些,更好。个别字词句上有些小差错,可订正。

    孙行者新加坡那些事

    2018/6/10 9:31:10
  • 新诗人写古诗人,将对杜甫的敬仰之情抒发得淋漓尽致。谋篇布局很讲究,技法娴熟。善于营造意象,语言精美。咏叹环环相扣,情感充沛,思绪悠远,写得很有耐心。是一组好诗。不过,行数似可精简若不必写这么长,以避免意境上与情绪上的重复。另,个别句子在语法与分行上似有瑕疵,请斟酌。

    孙行者小长诗:怀老杜

    2018/6/10 0:15:51
  • 故事讲得好,有深圳的味道。对于宾馆的经营之道,写得生动,作者宛若道中人;对世相人心的拿捏也颇见功力。语言老到,有自己的风格。是佳作。不足之处是:1、小说三分之二以后的部分,不如前面写的那般从容细腻,略显仓促。2、对苗苗独特性的塑造有点套路化,似新却旧。3、结尾过于刻意,反而失真。

    孙行者深圳的苗苗

    2018/6/10 0:01:27
  • 人与动物,谁更灵长,当真分属于互不相容的两界?善与恶的边界何在,其载体能以屠刀和佛珠区分吗?何为好事坏事?何为好人坏人?不妨在屋檐下看看,在左邻右舍中看看,在七尺之外的山水间看看。天、地、人,规律与世道,是值得文学探究的永恒之谜。本作品构思讲究,有民胞物与之情,有以小寓大之心。

    孙行者屋檐下

    2018/6/9 15:34:04
  • 除了有共性之外,为农之道,也可因人而异,为商之道,也可因人而殊。新农业,新农民,这是中国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值得一写。本文行文质朴,笔下含情,颇为动人。作者的故事,是个有价值的个案,可视为大变局的一个注脚。

    孙行者​请叫我新农民

    2018/6/9 15:16:10
  • 痛点题材,抓住了社会关切——这是主线;另有辅线潜伏,折射社会变迁。叙事从容,在时间的维度(过去与现在)和人物的经度(我、老婆、儿子、孙女、其他人等)上游刃有余。语言讲究,有泥土味儿,也有钢筋水泥味儿,既老派也时尚,不乏幽默感。小作品里有大乾坤,好看。精品!

    孙行者起跑线

    2018/6/9 13:41:13
  • 《小长诗,怀老杜》这组诗写的激情奔放又内敛沉郁。写出了“诗圣”杜甫的精神杜甫的魂,诗人不把老杜当圣人,而当作朋友,赞颂老杜忧国忧民的情怀,人格的高尚,诗艺的精湛,丹青之心,神圣不容侵犯。这是诗人内心的呐喊,也是对现世诗歌的反观,诗人以怀老杜,来表达诗人对诗歌力量的理解与追求。

    范明小长诗:怀老杜

    2018/6/9 9:57: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