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净水已生萍
  • 点击:20369评论:112017/11/14 08:40

一.

她清楚地记得,初恋在十四岁秋日的那个傍晚,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那年她十四周岁,九月刚上八年级。从她家到学校,是一条十八弯而又跌宕起伏的路,车子在半山腰绕,就像一只出生没几日的牛犊,走起路来歪歪斜斜。山脚下白色的小河湍流,翠竹欲滴,山腰绿树挨挨挤挤,密不透风,再往上看,山头一个套着一个,车子每一个转弯便是一个开始,仿佛树干长出的枝丫,让人油然而生探秘的新奇。要是遇到突如其来的山雨就更美妙了,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先是听到巴士前面挡风玻璃上啵啵啵的响声,然后才像恍然忆起某件学校发生的趣事,心中莫名激动起来:呀!下雨啦!然后忍不住地往外看,白花花的山雨把山下、山腰、山顶的景致都隐藏起来了,一派乳白,与车窗近在咫尺的桉树叶也不见了,吹进车窗的空气中有一丝丝水汽和凉沁沁的清新,等你记起来关窗,脸早已湿了。

不过这个时候心里除了欣喜,也有担心,真害怕发生泥石流呢。从她记事起,别说听来的,单是自己都经历过几次险遇。有次山雨刚停,青山仿佛微风拂开水面青萍似的露出明净的姿容,她渴求不魇地透过挡风玻璃看,前方正有一辆白色面包车,就在她视线从它身上移开时,巴士来一个急刹车,她身体猛地往前磕去,等她抬起头,面包车已经滚下山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堆湿润的红色的新土。不过,纵使如此,她还是很享受这段约莫一个半小时的行程。除非后座有人做坐了,不然她都选择坐在后排,抓住扶手,为什么呢?因为后座是最能感受山路肌理的,就连一个不起眼的凹坑都能掀起千重浪,简直就像在坐过山车。

那天中秋节放假,她怀着青春少女才有的激动心情回家了。听说比她大五岁的堂姐此次过节带男朋友回来见伯父伯母,坐在巴士的后座上,想到这个事,心里竟忍不住窃笑。堂姐虽说大她五岁,但她们从小玩到大,她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不过每次春节回家,她们都在挤在一起睡觉,她给她讲工作的趣事,她跟她说学校发生的笑话,偶尔说到关于男孩子的事,她们都心照不宣打住,然后憋一口气,不约而同笑出来。此次带男朋友回来,堂姐应该不会还像当年那样与她无厘头般开暗笑了吧。后座的秘密就是她堂姐告诉她的。

回到家她才发现他们上午就到了。堂姐的家与她家隔两条巷子,少年的她觉得这是又长又大的路,每次都是奔跑,而现在,她闭着眼都能走出这段路了。她放下书包就去找堂姐,在忙着做菜的伯娘告诉她他们去石川了,应该差不多回来了。生了两片月牙眉的她还皱着眉叮嘱她晚饭记得过来吃。而她对她的话已经不再上心了。石川!石川!她心里默念着这两个字。


二.

从伯娘家出来,她不由自主地出了巷子,来到外面的大路。西面的山一片深蓝,夕阳留下一抹的微红挂在东面的山尖,周围安静极了。大路右边斜坡下面是农田,乌青色狭小的农田的水稻收割了,黄色的稻茬还在。农田中间有一棵柿子树,树上柿子依稀可见,有些已经泛黄了。大路左边是茂盛的牛筋草,齐刷刷都伸出大路了,记得小时候还是黄泥路,村民下田把路踩得光溜溜,连路边的杂草都剪了,如今修了水泥路,却不见剪草的人。一株暗蓝色的南瓜藤肆无忌惮地爬遍了正面斜坡,黄色的花朵在一片细长的牛筋草中间别有风味。

她沿着大路走下斜坡,很快来到桥上。她到了桥中收住了脚步。前面一男一女正从桥对面的榕树下并列走来。女子正是堂姐。傍晚的山风从山上扫下来,把路边的芒草压折了。

堂姐,她说,他们还离她几步远。

春芹,你什么时候回家了?堂姐问,小步向她跑过来。

刚放下书包,去伯娘家找你,伯娘说你······你们去石川了。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你的未来姐夫,李程伟李先生。

她吊着眉头扫了一眼堂姐左手边的男子,肤色不白,理了个时兴的发型,畅直的鼻梁上搁着一副深蓝色眼镜,她看他时,他也看向她,镜片后面的小眼睛眨了一下。

你好,她羞涩地说,脸上热了一阵,马上转移了话题,石川现在人多不多?

附近村子好多青年男子去了,那里新开了一家农家乐,还有一个农场,鸡鸭牛羊满山坡跑。堂姐连珠炮似的地说,我们原本想等你回来一起去的,可是他非要出去走走,你伯娘也说太晚去,回来就看不见路了。我们下次再一起去吧,反正这次回来也不急着走。

这次回来住几天?

七天。

你们去了石川多久?

半个小时左右,没什么好看的,其实就几块石头和一潭水,一群赤条条的男子在里面下饺子。自从开了农家乐和农场,水就没原来那么清了。这次回来感觉好多地方都变了。你还记得那棵榕树吗,小学放学,我们都是按年级排队,有次队伍刚走到那,有个男生摔进坑里爬不起来,当时笑死我了。小时候觉得坑那么深,现在都不过膝盖了。堂姐笑着说。

李先生苦笑一下,却看了看她。

她怎么能说自己那时候还没学会记事呢,只好不说了。

堂姐大概一米五三的个头,刚触到李先生的肩膀,而她眼睛快与她头顶齐平了。令她惊奇的是,她与生俱来的可爱非但不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弱减,反而与日而增。她右边嘴角有点往里歪,可无意间成就了她最动人之处,一笑起来就像自然上扬,小巧的鼻梁清风起微波似的浮起几道细痕,配上那双略大而黑白分明的眼眸,着实吸引人。堂姐从小到大身边都不缺恶作剧的男孩,奇怪的是她好像很早熟,从不以此自傲。也许这才保持持久的魅力吧。而身边这个李先生是恶作剧的男孩吗?她在心里暗想,如此斯文应该不是吧。不过人不可貌相,不然也不会有人心隔肚皮的说法了。李先生自然地望着远处穿过农田的电线杆,他突然伸出手,打断她们说:“五线谱!”她们跟着李先生视线望过去,只见一溜燕子站在电线上,足足有十几只,傍晚中,它们仿佛一个个黑点,快与电线合为一体了。她心里默念:真是永恒的五线谱啊。暮色四合,他们三个站在桥上,望着桥下从山上哗哗流下的溪水,这股溪水就是流往石川的。水边有一些垃圾袋和塑料品。蝉声在农田、草丛间此起彼伏,凉气不期然由四面合围而来,芒草硕大的穗子迎风拜舞,实在袅娜可爱。

我小时候从桥上跳下去过。堂姐说。

你是说你从这里跳下去?下面可是小水沟,不是水池。李先生说。

哎呀以前还是木桥,没这么高,可能到桥墩那里吧,堂姐说,把头伸出去,指着桥墩。

春芹也跳过吗?李先生冷不丁地问。

我?我······记不起来了。

春芹可是乖乖女,她才不会这样。堂姐说,递给她一个眼色。

可是看得出,看得出,李先生笑了。

你看得出什么了?堂姐仰起脸问,做出娇嗔姿态。

李先生沉默不语,把脸别过去。

他们三个往回走,她和堂姐在前,李先生在后。抬头一望,村子背后的扇面似的大山不知何时浮上了淡薄的雾气,在岭南,只有山中才有些许初秋的味道。北面密林之中闪过几下摩托车灯,隔了一会才听到仿佛从岁月深处传来的引擎声。她在很小就听说,北面大山的后面还有两个村子,走路进去要一个小时。

在上坡时发现,右手边的南瓜花有些凋谢了。


三.

回来那天,凌晨时分,她睡梦中迷迷糊糊听到了瀑布的声音。为什么会听到瀑布的声音?真是让人费解。隔壁的北市镇听说有个风景区,景区里就有个小瀑布,可是从这里到北市镇至少要两个小时呢!她躺在床上,想起了傍晚桥边的事。

在回来的路上,堂姐又说起刚才石川的事时,李先生有些埋怨地说,我还以为可以钓鱼呢?

我们这的鱼可不是用来钓的。

那是怎么捉的?

电鱼。

真残忍,那些小鱼小虾都难逃厄运。我还是喜欢钓鱼。

我也喜欢钓鱼。她插了一句。

钓鱼得钓多久啊,而且山上的水潭很小,钓竿都没地方放。堂姐说。

我们钓的是心情,李先生笑着说。

她不再接话了。

他们刚走到地坛,看到两个青少年在投篮。

你可以去跟他们玩啊,堂姐对李先生说。

这多不好意思,李先生说,我那么老,人家那么小。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们不会吃了你。堂姐说。

李先生把脸转向扇面大山,慨叹地说,这山真大啊。比大理的山都高。

我都跟你说了,我们的车在半山腰行驶,你还不信。现在知道了吧。堂姐说。

信了,简直就像坐过山车。回来时遇到下雨,雨水白花花的,好像浪花,真美。不过也很担心泥石流,回你家一趟就像探险。李先生笑呵呵地说。

拐着弯说我家山。有个女孩带男朋友回来见家长,男朋友被吓得半路回去了。堂姐说。

结果呢?李先生问。

分了。你要是敢跟我分手,我就杀了你。堂姐抿紧嘴说,握住小拳头举在他们眼前。

你是说电鱼是在山上?李先生问。

是啊。

山上还会有水潭?

当然有,我们后天装“神仙水”也是在山上水潭装啊。

什么是“神仙水”?

就是中秋节这天晚上到山上那口泉装的水,这是我们这的习俗,喝了“神仙水”可以祛除百病,也用来洗澡,对皮肤好。不信你问春芹,她也知道。

李先生把脸转向她,她说,我听大人也是这样说的,不过我没去装过。

哪里来的涛声?李先生问。

你是幻听吧。堂姐说。

那是一棵松树吧?李先生指着地坛边老人健身器材旁的树干弯曲的树说。

是松树。她说。

松涛松涛,我听到涛声也不奇怪啊。李先生辩白说,你回来之前还说带我去看瀑布呢!

在北市。堂姐说。

远吗?李先生问。

差不多两个小时的路程。

这么远!我不去看了。

她隐隐觉得在李先生和堂姐中间横着一帘瀑布。

凌晨窗外的冷空气丝丝缕缕钻进房间,月色皎洁,透过玻璃,在地上盈了一片炼乳的白色,夜色清幽,房间狭窄,好像与外面无异,山间寂静之音通达,阵阵袭进脑间。她再也睡不着了,也许让她牵挂的不是桥边之事,也不是那阵松涛吧。想起松涛,房间似乎就回荡着这个阴柔而令人陷入虚幻的声音。那么说该是秋游那件事了。

那是七年级时的十月底,学校组织去秋游。他们去隔壁县的一处闻名省内外的风景圣地。景区以漂流著称。学校为了安全起见,不给他们玩漂流,只是到处看。她和班上同学来到一处漂流前面,站在木桥上,看着碎玻璃珠的流水从山下飞流下来,晶莹剔透。其中有个八年级女生引起她的注意,她看着击碎的流水,脸色却平静地出奇,又好像要把脸贴上去,让纯净的流水冲刷。她被她的如无风的湖面的表情深深吸引了,于是悄悄站在她身边。没想到隔了一会,她扭过头对她说,从上面冲下来一定会死去了吧?眼神储湛着恳切的期待。她说,怎么可能,他们都坐在充气橡皮筏上呢,很安全的。她继续说,要是没有充气橡皮筏呢?她说,没有充气橡皮筏怎么可以呢,很危险的啊。她淡淡地说,一定会死去的。她被她这番话震惊到了,腾起的水珠偶尔打在脖颈上,有股透心凉。她离开木桥不远就听到后面有人惊呼:有人跳水啦!有人跳水啦!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初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谈一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22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7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3
  • 520周冠打赏41000,共计41000
  • 2017-11-20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1-17
  • 瓜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1-17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1-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故事,却有浓酽得排解不开的愁肠。作者对14岁少女春芹初恋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腻纤毫,就像有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丝线,在情感深处更深处轻挠,让人深陷其中,以自己的初恋去陪春芹一起萌动初开。那些个阳光灿烂多梦易感懵懂生涩好奇渴望,都化作点点轻泪,在起风下雨潮湿雾霭长着蒲公英牛膝草的乡村,消融。
  • 回复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 一叶2018/02/08 17:12:42
    • 分享到:
  • 谢谢德彬兄的点评!大家共努力

    回复

    • 陈彻4举人2018/02/07 00:53:25
    • 分享到: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 一叶2018/02/08 17:15:21
    • 分享到:
  • 谢谢陈彻的精彩点评

    回复

  • 那瓶“神仙水”已经生萍,小女孩心头也已经生萍。但那毕竟只是浮萍,无根,叶青青,随波而微微荡漾,已如海上波澜。山耶水耶?风耶萍耶?情缱绻,意渺渺,宛在水中央,宛在萍叶间。略显粗犷的文字,却表达出十分精细、生动、空灵的意蕴,人与景合,景与情谐,如一首不分行的长诗——读毕,我心也已生萍。
    • 一叶2017/11/21 20:24:43
    • 分享到:
  • 谢谢笑笑书生的点评。

    回复

  • 只有文字,美丽跳动的方块精灵,在作者纯洁光滑的笔端,打捞了她以及我们每一个人曾经悄悄的收藏。 情节过度有点含糊,还需再梳理打磨,结尾也收得快了点。
    • 一叶2018/02/22 13:51:18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点评和指导。我再仔细看看。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1/22 08:53:21
    • 分享到:
  • 十四岁的春芹在中秋节放假期间,遇到了从深圳归来探亲的堂姐及其男友李程伟,在短短的一、两天的交往中,对未来堂姐夫产生了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并在多年后将之称为“一去不复返的初恋”。其实,在我看来,与其说这是“初恋”,倒不如说是未成年的留守儿童在长期缺少关爱的情形下,对比她大不了多少、又给她以缕缕关爱的略微有些熟悉的人的“依恋”。
    • 一叶2017/11/22 09:54:22
    • 分享到:
  • 谢谢黄元罗先生阅读和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13174
  • 16
  • 567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