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过如此
  • 点击:758评论:162017/11/20 16:59


以前写日记,倘若没有心情,就换支笔,换种墨水,就愿意写下去了;而现在相反,若找不到习惯的那支笔,就像丢了魂,无论用哪支笔都不顺手,怎么也写不下去了。

就像这个无异于往年的秋天,我把衣柜里的裙子、外套、开衫,各式各样摆了一排。可一连几天,我穿的都是T恤和牛仔裤,连鞋子也一直是那双黑色的白搭磨砂皮,闪着永远暗哑的光。

手机坏了,我换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华为;已经半年了,就连我女儿也没发现我换了一副新眼镜……一不小心,我变成了表情木讷的妇人,把五彩的生活过成了单色。

我开始早睡了,在乏味的白开水里冲些暖胃的红茶,我开始练习瑜伽和跑步,以消除久坐后的腰部赘肉和猝不及防的失眠……我甚至开始改变食物结构,关心人与自然的关系。就连今天的写作也去掉了花哨的引子,将酝酿已久的几个开头全部否定,只在一个干净的清晨,铺开一张白纸,让笔随着心自由行走,不在乎修辞,也不思考语句是否妥帖……

这些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知道,就像一夜之间眼角忽然冒出的细纹,它必是经过了长时间的量变和侵蚀,才忽然断裂的。而在那些看不见,也摸不着的岁月里,心智的衰老又是经过了多少煎熬的质疑和醒悟,才变得与过去的自己如此不同?

这种不同,换言之就是成长吧!随着年纪的增长,我越来越不喜欢谈及这个话题,也越来越不喜欢这个词了。而且,年纪大了再谈成长,难免也有些做作。这个词,已经不能给我的生活带来收获和希望了,它代表的不仅仅是衰老,还意味着自己正在和过去的自己割裂。那硬生生的断裂,就像岁月的横沟,不断把我搁置在新的境遇里。而过去的一切都在塌陷:曾经最爱吃的东西,曾经最在乎的事情,曾经最大的消遣和渴望,曾经最狂热的抱负……全在岁月缓慢的侵蚀下,失去了原本的味道和意义。仿佛过去——自己永远是错的,永远是幼稚和可笑的。

这样的成长是残酷的,它似乎永远在否定你的过去,永远在打破和重建我们的人生。我甚至可以预见: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包括此刻写的文字、思考的问题,在半个世纪后的自己眼里,都是可笑而无足轻重的。

这一点,总让我感到深深的不安。

近日,时常听到“不惑”二字。大概是因为身边的同龄人纷纷都迈入四十这道坎了吧!我也依稀感受到了山风的凛冽。掐指一算,还有39天,我也将一脚踏入这个人生的新领域。我很好奇,也充满了虚妄的期待:那会是个奇特的世界吗?站在那里,我可以看到更远的天空吗?我会有飞起来的感觉吗?世界会一下子明朗了吗?我会顿悟所有的疑问吗?

幸好,我还有那么多天可以慢慢等待那一天的到来,我有点沾沾自喜,也对那个所谓的人生新境界深感怀疑。我不相信:在我吹灭那四支明晃晃的蜡烛之后,世界就平静了,所有困扰我的问题都会烟消云散。

我不相信时间有如此神奇的力量。但是,随着年纪的增长,我不得不改变一些习惯和偏见。比如:我开始相信很多以前不相信的东西,也慢慢接受很多不愿意接受的选择。就连我一向坚守的信念,也开始动摇。我终于发现:时间是个很有耐心东西,它所拥有的魔力是我不能想象的,它可以摧毁最坚固的城墙,也可以侵蚀最强劲的心脏。

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们把曾经的梦想一字排开,就会发现:那些每个冒出来又败下去的念头不过是一场场笑话。而且,梦想这个词从来就没有错,它真的只是一场场梦。而我们——永远生活在梦以外的地方。

那曾经认为忠贞不渝的爱情,也随着顽劣的天性,在不断复制粘贴的日夜里,被漂洗得泛了白,曾经让彼此热血沸腾的体温和味道,也都成了一种温吞吞的习惯。

咿呀学语的孩子,已经慢慢长成父亲母亲的模样,会戴着耳机,摇着头对你冷冷地说:“今天我约了朋友,不能和你们一起吃饭了。”是的,那个曾紧紧抓着你的手的孩子,已经随时准备逃出你的视线。

父母年纪大了,电话里说得最多的是天气和身体。听得最多的消息是:某某阿姨中风了,某某叔伯突然离世。人生无常的变故像秋风里的落月,时间到了,便要去了。

不经意间,发现自己的朋友越来越少,能推心置腹的知己更少得可怜。K歌的聚会不想去了,下午茶又太造作,偶尔看场电影,也会挑剔剧情和对白。最大的消遣便是自己倒杯红酒,听着老歌,把自己慢慢灌醉。

看不惯的事儿,不愿意管了;节奏快的音乐,不愿意听了;讨好人的话儿,懒得说了;除了关心自己内心是否欢悦,便是天气和晚餐了……

这一切,是从哪一天开始的?忽然之间,我也有点不认识自己了。那个整日欢悦和忧伤的女子,是怎么变成一个无动于衷的老妇人的?从哪一天?从哪一刻?是从最后一次登台亮相开始?还是第一次看清楚名利场的虚伪狡诈之后?从第一次指尖触碰一块美玉那一刻?还是第一次闻到百年前的墨香、第一次奔跑到身体的极限……是的,总有些深刻的醒悟不断把自己推入生活的新境界。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楚,更不是睡过几个昏沉的大夜,就能领悟的。

我不记得自己在被打击,或是被感动的那些瞬间都对自己说了些什么,但是我能回忆起当时情感的焦灼,也能记起当时自我质疑的痛苦:我似乎一直在问我自己:我要什么?

是的,我们来到这个世上,我们要什么?

而最可笑的是:我们什么也带不走。

这两个命题合在一起,似乎是一问一答,又像是相互嘲讽。是啊!既然什么也带不走,又何苦要什么呢? 然而,我们活着,又不能免俗地:无欲无求。人性如此,环境所迫。我们很难一无所有地过完一生。

想必这个问题也困扰过无数人吧!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忽然老去。忽然变得沉默寡言。人群中,也不会忽然冒出一个“不惑”的穴头来。

然而,何为“不惑”呢?

就这个问题而言,我一直认为,奥修的论述最为妥帖。那就是:“成为你自己。”换言之,就是清醒地过完一生。而这清醒,偏偏又是最难的。因为人的一生,似乎也不短,我们有太多时间去思考和发现自己。这是其一。其二,便是人世间有太多可以做的事情了:争夺名利场上的权力荣耀、尽享纸醉金迷中的醉生梦死、还有隐居山林的逍遥自在……到底,什么才配得上自己的一生?这才是问题的症结。

然而,倘若站在生命的尽头去评判,所有的选择又是没有对错可言的,毕竟:我们都会输在终点。面对这样残酷的结局,有人说,多活几年就是赢家;也有人说,活得比同龄人更精彩更健康就是赢家。然而,就漫长的人类史而言,曲曲几年,抑或是欢悦的体魄,又算得了什么?

所以,“不惑”的开始,其实在我看来:就是绝望后的“笃定”。它不是了不起的智慧,更不是入世的从容,只不过面对强大的虚空,而迫不得已的低调姿态,罢了。

原谅我,无法把这个玉树临风的人生境界赞美得如诗如画,无法告诫各位用琴棋书画这些优雅的消遣来填充这些苍白的日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那些暗含贬义的词汇也不一定是错的。合适自己的,永远是最好的。即便做一辈子官场上的棋子,抑或创造丰功伟绩、书写人类的历史,也不过如此。

因为:活着,只是一场经历,再无其他。

且——永无其他。


  • 关键词:不惑笃定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8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3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3
  • 芜薇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1-22
  • 雪川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1-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若非经丽娜这么轻猫淡写的提醒,我也感觉像老友李瑄那样觉得,跟我有什么关系。之所以是老友,因为我们都开始老了。而且不惑的关口就像野兽的大嘴随时要吞噬没有做好准备的我,而且从不给颜面和余地给我调整,当我看到我的眼袋一天天昏沉,法令纹一天天深刻,我忽然觉得岁月没有轻饶我。它在惩罚我过去十余年蹉跎的岁月。不过岁月轻饶过谁?不过,岁月又是仁慈的,不是有人说,人生从40岁开始。
  • 40岁是一个深沉的年龄,知道了断舍离,知道了取舍,知道了珍惜。会把时间精力用在刀刃上,正如丽娜说,不去k歌,不去下午茶,偶尔看场电影都了无生趣。但事实上又找到自己的兴趣,比如写作,比如阅读。
  • 这才是贯穿生命始终的。这才是具有生命力的肌体,心平气和,慢跑,瑜伽,音乐,红茶,风轻云淡,这或许是支撑“长寿”的要素,而阅读和写作可都是需要拼时间的。也许我们掌握了这个钥匙,并勉励为之。与丽娜共勉。
    • 黑雪2017/11/27 10:49:09
    • 分享到:
  • 谢谢江飞泉的品读。有些话题,也许不碰,反而好些。默默守着自己 的天与地,便是整个世界了。

    回复

  • 啃惯了薛大姐的短篇小说,突然间给我们上来一碗略带苦涩味的心灵鸡汤,还真是有点不适应。人生不过如此,但人生又不得不如此。作为同样即将步入“不惑”的你、我、他,不要说已没有权力来选择人生,就连“选择人生”这个念头都不敢想!因为处在这样一个年龄段的群体,上有已步入晚年的两对父母,下有尚未成年的子女,所以,套改一下您在本月初发的一篇文章的标题:“奔跑吧,中年”以互勉。
    • 黑雪2017/11/22 11:11:39
    • 分享到:
  • 这个秋天,冷得太快。干脆来道不同口味的文字,让自己落寞颓废一下。岁月改变凡人的皮囊,也侵蚀脆弱的心脏,总要找到一个出口,让自己透透气。文字,是最好的药,治疗这个秋天。

    回复

  • 原本没看出你和不惑有什么关系,经你一说,吓一跳。时间真是个奇妙而残忍的东西,虽然无声无息,所改变一切:大地、河流、岩石、蚕、蝴蝶、花草树木,以及人。对于写作者来说,敏感是第一要求,别人看不到、感受不到的地方,往往能在内心深处刮起飓风、掀起巨浪。于是乎感慨、叹息、闷闷不乐,常怀千岁忧,何不秉烛游。然而回头想想,又觉多事。人生不过如此。都是空空世界里的一片云罢了,哭什么,笑什么?就是这样。
    • 黑雪2017/11/22 11:04:28
    • 分享到:
  • 常怀千岁忧,何不秉烛游……这倒是一个极好的心境。只要不要站在生命的尽头去回望,一切,都还是过得去的……笑笑人生,举杯逍遥。祝这个秋日,一切安好!

    回复

    • 芜薇920积分 2017/11/22 15:47:35
    • 分享到:
  • 最近读了丽娜几个短篇,文笔细腻,善于把握生活的点点滴滴。感叹年纪也是感叹生命,愿我们不同年龄段都能无愧生命,珍惜生命。
    • 黑雪2017/11/27 10:51:30
    • 分享到:
  • 谢谢芜薇姐的鼓励和认可。像您学习,永远保持创作的激情,珍惜时间,无愧生命。

    回复

  • 我要什么?我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有时候感觉自己无欲无求,有时候又想能自己能经历人生中所有能让人惊艳或幸运的时刻,人真是生来矛盾
    • 黑雪2017/11/22 10:55:26
    • 分享到:
  • 偶尔,会停下来,质疑这个世界和平凡的自己。但,人终是健忘的,看到灿烂的阳光和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便又信心满满地幸福起来。

    回复

  • 我们生来孤独,被时间流放与此。
    • 黑雪2017/11/22 10:51:52
    • 分享到:
  • 花开不半夏,想必的名字里也暗含这样的领悟吧!我们生来孤独,来去都身不由己。
    • 黑雪2017/11/22 10:52:32
    • 分享到:
  • 你的名字,落下一个“你”。

    回复

  • 最近来访
  • 1570积分
  • 3星
  • 2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82369
  • 11
  • 1570
  • 《真人》这篇微咖,题目好、立意好、写得也好。主人公靠着“耍流氓般”的叫号,获得个“真人”的绰号。在他眼里的“真人”,就是厚颜无耻的真坏蛋、真腐败、真流氓;所以,“真人”的称谓加在他的身上,他是当之无愧的!但是,他又受之有愧,他明明是真坏蛋,却要硬装好人,明明是真腐败,却又故作廉洁。这种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伪君子、真小人,是当今政坛腐败分子的普适性品质。他们的“真人”名号,应该诠释为“真正的坏人”。

    北国寒星真人

    2017/12/11 9:37:09
  • 小小说分成三节来讲他俩,是讲姐姐与弟弟,且这个弟弟有些傻。你说他傻吧,在第一节里,他又知道去陪陪那个被酒后驾车撞死了的女人,怕那女的死了睡在那里很孤单。第二节,弟弟还知道给爸爸留下一个肉包子,自己吃的是菜包子,姐姐则一个包子都没吃,只是将弟留下来的肉包子,闻了一下,再闻一下。姐姐真的很懂事。第三节弟弟不知道帮司机拨打电话号,要递给姐姐打,司机不解,姐姐只得给一颗大白免糖给弟吃,司机明白弟有点傻。

    春风妙语他俩

    2017/12/10 23:51:38
  • 这篇文章发表距今已经快十年了。它也被我特意收录在自己的�为爱而生的女子�一书中。十年,又熬过来了,疼痛依然没有远离我的肉体。 但这十年的磨难,令我一天天蜕变得更加坚强甚至认识我的人都说是坚毅。 今天,躺在病床上,揉揉自己的伤痛,窗外太阳那么好,我却无福消受。 帖出此文,只想告诉所以有病的人,不怕 只要还活着,能呼吸就一样是有福的。精神不倒就倒不了!

    香柏树叶再难,也要好好活!

    2017/12/8 15:42:15
  • 天冷,又逢夜晚开讲,加上颈椎病令我感到不适,干脆躲进被窝里,将手机举高,在床上聆听美女作家薛丽娜的开讲!她说——就好像我在森林里藏了一个宝贝,而待会儿我会带着大家一起出发,我准备好了很多路,很多陷阱,但终会指向宝藏的方向。热爱画画的她,写累了可以画画,画累了可以码字。如果说,学了很多年的画画,对她的文学创作有什么帮助。她举例说:关于红色,除了大红、深红、朱红、玫瑰红这些字眼,我还会用“胭脂红”

    吴春丽薛丽娜:文字宝藏背后的铺路人

    2017/12/8 10:18:24
  • 这当说是志武兄的典型诗歌还是非典型诗歌?在这里,我鲜有看到“故乡”、“土地”、“城市”、“火车”、“流浪”、“厂房”等熟悉的符号,但是,我又通篇看到一个在不断探寻,探寻内在自我,探寻外物,那些石榴、那些蓝天白云……探寻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并如何与之共处。人是皮影,又是影子,身上像石榴一样长满颗粒,但饱满的颗粒中总有晶莹的汁液,耐人咀嚼。

    木易丰满的石榴

    2017/12/7 14:27:37
  • 读到你父亲跟曾孙女写信,我很难想像一个老人戴着老花眼镜写字的样子,也想起我的老父亲戴着老花眼为我,为他的曾孙女写电子琴讲义的情形。在科学发达的今天,大家都有手机,都有会上网,微信QQ写东西非常方便,谁还动手写信呢。你的父亲言而有信,亲手写信,为他点赞。这封底信可以作为历史资料好好珍藏,说不定多年后还会升值呢。看来小小的家庭很有人文味,是一个和睦友爱的家庭,父母都有那么大的年纪,互敬互爱,我很欣赏。

    春风妙语言而有信的老父亲

    2017/12/5 17:09:11
  • 我看到你的年终总结心跟着温暖啦。记得你一到网上来,就很认真的读每个文友的文章,像一个土豪一样打赏文友的文章。谁叫我们都好这一口呢?都这么爱好文学,都这么重感情。说实话,以前我上网的时间很多,现在每天像夜猫子一样,别人睡了,我才上网来读文章,看到写得好的文章,本想评论,眼睛都有睁不开了。无论如何,我都有喜欢到这里来,这里是我们的家,这里有一大群好弟妹,好兄长,还有你这个土豪,你我都有是邻家的受益者。

    春风妙语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5 16:21:08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念想,就拿文章中的“辉叔”来讲,好不容易来趟深圳,既不去享受,也不看美景,就想到机场看飞机,而且还不止一次。这一怪异行为让包括文中的“我”在内的广大读者感到费解。待品读完全文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二十多年前,辉叔曾参与过深圳机场道路的建设。本文悬念的设置很让读者“措手不及”,只不过,标题是“达叔”,正文中却变成了“辉叔”这样一种“粗心大意”,实在是不应该呀。

    黄元罗达叔看飞机

    2017/12/5 8:25:02
  • 进邻家的第一天,您就成了我的第一位粉丝,当时看见后瞬间就心存感谢。但因为身体、因为天天还得带小外孙,因为要写作,要接热线搞咨询,特别的忙,加上性格的因素,我又一直是一个不爱串门的喜欢安静的人 ,今天也忍不住情不自禁地来你的领地后就挪不开眼睛了。 字里行间,你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我真心对你说一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都是心甘情愿地默默地固守自己精神家园的人。你这个老师文友,我是交定了!珍重文中见

    香柏树叶看看谁来读我的文章

    2017/12/4 23:06:41
  • 欣赏学习!感恩黄罗元先生!因为您曾对我的文章打赏点赞支持!有时间我还是想来邻家的,因这惦记和被惦记着,就是因为有这些小惦念,因此便研割舍不断对邻家文友的这份情。有时,没有空写评论,也忍不住来看看大家的精彩。您获得点赞最多的一篇文章的赞赏当然也有我的回报(我用细雨的帐号打赏的),我总觉得人家送了我春风,我必回报人家夏雨。爱生活、爱邻家,爱文友!2018,我们还一路同行~

    红红的雨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4 14:48:32
  • 很希望听你讲讲你的故事,充满励志、温情、如何跟病魔作斗争,如何鼓励你身边的人有勇气的生活。更欢迎你在邻家社区文学安家。记得你说我们都很注重精神生活,热爱文学的人比别人不同,心思更加的细腻,更有观察能力,更能耐得住寂寞。小小,放开写吧,我愿意听你讲故事。

    春风妙语致身体有病的女人们

    2017/12/1 23:59:41
  • 能在每周四聆听文友们的讲座,真的很高兴。线上线下活动,无距离的学习,顺便也聊天拉家常。家,就在这里安居。掬一杯茶,捧一杯酒,谈笑风声,谈诗论文。不想发言就静静的听,要想提问,就尽情。若能够难到嘉宾,算提问者技筹。八方文人墨客聚在一起,虽然看不到脸,也很亲热。这里就是哥姐弟妹相随的地方,这里就是吟诗论文的场所。轻松的学习环境,高雅的殿堂,我们还犹豫什么?冒个泡泡还有币币,下周四请早。

    春风妙语​拒绝符号化的伪城市文学写作

    2017/12/1 16:27:31
  • 别人为何评论您的文章?这说明他不仅耐下心来读完了您的文章,而且读完之后还有所感悟;别人为何打赏您的文章?这说明在他看来,您的文章值得打赏,当然了,这里不排除有投机行为。但海选入围不等同于获得相关奖项,就拿今年夏天的睦邻文学奖来说,在初评阶段,很多作品也就止步于海选入围,但也有零打赏、零评论的佳作被评委捞起,被提名进入终评。所以呀,在邻家上,若想脱颖而出,获得嘉奖,还得靠多出精品!期待本家早日圆梦!

    黄元罗故乡情、母子情

    2017/12/1 7:42:27
  • 邻家无疑是实现个人文学梦、精神梦的平台和提升美好生活质量需要的“矛”,激励的不平衡不充分显然是个“盾”。 一如楚国李斯辅秦是从仓库与厕所老鼠的启示中选择的社会定位,作者能站对“家”中位子,以涵养文化、修炼灵魂为目的,推拔平台气质更上层楼,各自获得另外收成,相得益彰。 可贵又可喜的是,作者毅然从物欲横流的紧张繁忙虚浮的日常中解脱松弛闲淡下来,果敢进入汹涌澎湃的几千年文化洪流和

    仁智山水读书月里我对邻家社区文学有话说

    2017/11/30 10:12:12
  • 写这篇小文,实在是心有落差,不得不为之。一个注重养生之道的人,一个年纪活了一大截的人,一个活得仙风道骨的人,在自己的道上,怎就那么地不容,那么地残忍。社会需要我们容人,也更需要我们不以恶来还恶,以别人的恶小,报以更大的恶,甚至以恶行来波及无辜。不想教化什么,但愿能引起读者的反思及共鸣!

    叶紫开道

    2017/11/29 13:57:0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