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静的洗脚屋
  • 点击:2973评论:52017/11/27 15:17

一个星期六的早上,我躺在被窝里看着电视里的早间新闻节目,阿欢在厨房里忙着为我做早餐。说是早餐,其实就是方便面加一个鸡蛋——不过相比之前饿着肚子挨到中午或者饼干就着牛奶当早餐的状态,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已经记不清这是多少次她为我做着这样的早餐了,她喜欢学着电视里的女主人公,光着身子从被窝里爬出来,套着我的衬衫,在不大的房间里走来走去,在厨房里忙碌着,还哼着一些走调的歌曲。是的,她是一个带点世俗、带点矫情的小女人,但是她很努力地迎合我(甚至有点讨好我)、照顾我。最关键的是,她让我在床上感觉到无与伦比的快乐和自尊,我还能对她有什么别的奢求呢?最重要的是,我确实需要一个女人。

“亲爱的,该起床刷牙洗脸了,早餐快好啦。”阿欢迈着细碎步子踱到床边,掀开被子钻到我身边,两只硕大的乳房贴着我的胸脯,温暖的年轻女性的气息透过薄薄的衬衫传递到我的身上,立时一股热流从小腹升起,涌遍了我的全身。我一把抱住她,两人的舌头搅在了一起。她轻快地呻吟着,一只手伸向了我的下面。我有点急不可耐了,手忙脚乱地去脱她的衬衫。

突然手机发出一阵短信提示音,她嗯了一声,手停了下来。我伸手将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拿了过来,打开一看,是阿静的短信。“李哥,你好,有件事想请你帮忙,能否借给我2000元钱?”

我翻身坐起来,问阿欢:“阿静现在怎么了?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她慵懒地躺在我的腿上,“反正就这样呗,生意还过得去吧。”

“那她向我借钱是干吗?”我将手机递给她。

她迅速看了一眼短信,也翻身坐起来,拿过柜子上的烟盒,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又递给了我。“我看她肯定是遇到了困难,不然不会开口的。你想啊,一个女人,没有任何人能帮她,两公婆就靠着这么一个洗脚店,老家还有刚出生的小孩,还有公公婆婆,确实挺难的。你看她以前怀孕七八个月还在自己帮客人洗脚……”。

我一把抱住了她,“好吧,听你的……”。


阿静的洗脚屋开在一个城中村里面。对面是一家港货店,卷闸门大部分时间都是关着的。左边是一家餐厅的后门,经常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污水从井盖里面冒出来,漫到路面。右边是一家士多店,再过去是一家发廊,一个蓝白相间的灯柱在门边不停地转动,门口坐着几个花枝招展、穿着暴露的女孩,见有男人经过,眼睛里流露出见到猎物般的兴奋神情,嗲声嗲气问道:“大哥玩玩不?”

洗脚屋不大,统共也就二三十平方,被隔成两层,上面一层住人,下面一层营业,摆了四个沙发,基本上就占满了。

第一次见阿静时,洗脚屋的老板还不是她,是她爸爸,一个五十多岁的精干的男人。他们的洗脚方法很独特,不直接用手揉,而是用一根一头粗、一头细的木棍。阿静告诉我这是从他们老家带过来的桃木棍。木棍已经被磨得油光水滑,第一次领教这种洗脚方法,感觉比手指有力道,有质感,犹如赤脚走在石子路上。

从此我记住了这家洗脚店,也记住了阿静,一个大眼睛、圆脸庞,有着黝黑皮肤和圆圆酒窝的客家姑娘。

那个时候的阿静简单而快乐,每次取洗脚屋,人还没进屋,阿静就一脸灿烂地从里面迎出来了,然后让座、端茶、脱鞋、倒水……动作麻利而精准。去的次数多了,阿静的话也多起来。她经常表情复杂地谈起她的中学生活,她读完初三就辍学了,但她说她的成绩还是不错的,还是学校的短跑冠军呢。

我问她为什么不继续上学,她很无奈地告诉我,广东人重男轻女,家里三个小孩,经济上不允许三个人都继续学业,只能牺牲她和姐姐,重点保障最小的弟弟了。

“其实,不读书也没什么,我这样也挺好,做几年,自己开个洗脚屋,能养活自己就行啦。”她时常会一脸神往地这样谈起自己今后的打算。


日子在一如既往的平淡无奇中流逝,我继续在这个城市过着我的打工生活,蜗居在越来越狭小的城中村,往返奔波在公司和住地之间。偶尔和同事或朋友去酒吧或卡拉OK放松一下;有时也去城中村阴暗角落里的发廊找那些总是将妆化得很浓的发廊妹亲热一下。有时间我还是会光顾阿静的洗脚屋。

突然有一天,阿静一脸幸福地告诉我,她要结婚了。我愣了一下,即刻对她说恭喜了,又问她老公在哪里上班。她向旁边努了努嘴,嘴角挂着一丝开心的笑意。

我这才注意到在房间一角蹲着一个正忙乎着的青年男子,敦敦实实的个子,唇边有一圈浅浅的茸毛样的胡须,圆圆的脸上挂着羞涩的笑容。

“他是阿来。”阿静笑吟吟地介绍。那个叫阿来的男子对我点点头,端着木桶向我走来。

“李哥,你试试他的手艺,我爸亲手教的。”阿静热情地向我推荐。阿来羞涩地笑着,带着一种临阵换人的歉意和害怕被拒绝的不安。

我点头同意了,阿来如释重负地放下了木桶。

说实话,他的技术确实比不上阿静,但是力道不错,倒也可以接受。我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知道他和阿静是同乡,以前在一家酒楼做厨师,后来辞了工跟阿静的爸爸学起了按摩和洗脚,再后来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他的女婿。

阿静在一旁兴奋地告诉我,等他们在老家办了酒,她爸爸就将这间洗脚屋送给他们。“到时候记得照顾我们的生意哦”。阿静满怀期待地说。

我心不在焉地答应了,可是实际上我后来去的次数屈指可数。因为不久之后我换了一家公司,搬离了那个城中村,租住在离那里两站路的另外一个城中村。

我还谈了一个女朋友,四川人,长得算是漂亮,性格也很活泼。在一家外资企业当文员,于是理所当然地染上了一些小资气息:喝咖啡、看电影、追韩剧、买奢侈品,时不时突然消失一阵,说是和朋友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游了。我煞费苦心、诚惶诚恐地迎合着她的这些喜好,等着她偶尔光鲜亮丽地光顾一下我的出租屋。可她最终还是离我而去了,没有什么理由,只是煞有介事地说了句“缘分尽了”。后来我从她的同事那里打听到了,她和公司的一个小股东好上了,那个离了婚的男人给她买了个房子,还买了车。好在我对这段感情本来没抱什么希望,只是在心里骂了句“婊子养的”,也就释然了。


那天晚上我买了白酒和食品,一个人在出租屋里喝起了闷酒,很快就觉得百无聊赖,便踱到了阿静的洗脚屋。洗脚屋里只有一个秃头的胖男人躺在椅子上休息,阿来在帮他捏着肩膀。

见我进来,那男人买完单走了。阿来冲我笑着点了点头,“李哥,好久不见了。”说着帮我收拾椅子,我坐下,环顾了一下四周。“阿静呢?”“哦,她怀孕了,和一个朋友出去吃宵夜了。”

“哈,恭喜你了,要升级了,好事啊。”我笑着对他说。

阿来腼腆地笑了笑,去里屋打水了。这时外面传来嘻嘻哈哈的女人的打闹声,只见腆着肚子的阿静和一个微胖的短发女孩走了进来。

阿静看到我,热情地打了声招呼,忙介绍那个短发女孩,“这是我朋友,阿欢。”阿欢看了我一眼,满脸笑容地说道:“大哥你好,叫我欢欢就可以。”我礼貌地点了点头了。阿欢将她的手机递给我,“大哥,方便留个电话呗。”

我将我的手机递给她,“你自己打吧。”

她摆弄了一番,说了声“搞定。”便将手机递回给我,然后走了出去。阿静问她干吗,她欢快地应了声“出去逛逛。”

“恭喜啊,要做妈妈了。几个月了?”我对阿静说道。

“快五个月了,还早着呢。”阿静欣喜地回答,接着又压低声音对我说:“不好意思,我这个朋友有点疯,你别放心上。”

“怎么会呢?我倒喜欢她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我笑笑说道。

“唉,她就是那样,没心没肺,人又懒。不过人很直爽,也肯帮忙。”

“她在哪上班?”

“上班?她才不想上班。刚来深圳时还在酒楼干过一阵时间,后来再也不想上班了,整天东游西荡,倒是很潇洒的。”阿静苦笑着说。

“那她怎么过?”

“靠男人呗。这不,刚被男人甩了,没地方去,就到我这住了。”阿静说着有点烦躁起来,一会又叹了口气,“唉,谁叫我们是老乡,又是小学同学呢。”

“你这怎么住呀?”我指了指洗脚屋。

“我们在三楼租了间房子,给她住,我们俩就住这儿。”她说着指了指楼上的小阁楼。

我“哦”了一声,露出诧异的表情。阿静似乎看出了我的困惑,便说道:“现在好多女孩子都这样,嫌上班工资低,想挣快钱,挣快活钱,找个男人包起来,又轻松,来钱又快,多好。”

“这么说你羡慕她们啦”。我开玩笑道。

阿静夸张地笑了一下,“羡慕?才不会。靠自己双手挣钱心里才踏实,你说是吧?不瞒你说,以前还有真有人想包我呢,我才不干,我怎么会羡慕她们呢。”

一旁的阿来“嘿嘿”地笑了起来。

阿静作势用脚踢了他一下,“你笑什么笑?嫁给你真是亏死了,怀着孕还要做事。真是,不知上辈子欠了你什么来着。”阿来也不躲闪,只是“嘿嘿”地笑。

“那男的给她多少钱?”我有点好奇地问。

“包房租,一个月四、五千块吧。 哎,你不会是想包她吧?我帮你说一下。”阿静调皮地问道。

“我哪里养得起她,自己都养不活。”

阿静斜睨了我一眼,“看把你紧张的,我看阿欢对你好像有那么点意思,说不定她不要你钱呢?”

我哈哈一笑,正要作答,阿欢从外面进来了,手里拿着一大袋的东西,打开看时,尽是些烤土豆片、烤韭菜之类的烧烤食物。

她拿了一串烤韭菜给我,“喏,这个可是壮阳的哦。”说着,咯咯地笑起来。

我谢过了她,开玩笑说道:“吃了也没用,找不到人来证明。”

阿欢笑得更响了,“李哥真会开玩笑,你这么好会找不到人?骗谁呀?”

阿静插话道:“看吧,李哥,我说阿欢对你有意思,怎么样?没错吧?你们俩在一起算了呗。”

阿欢夸张地尖叫了一声,作势追打阿静。我趁机将洗脚的钱递给阿来后,悄悄地走了。


一天晚上,我从公司加完班回到宿舍,已是十点多钟,突然收到阿静的短信:“李哥,我们在星河卡拉OK唱歌,你过来吗?”

我犹豫了一下,答应了。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我找到了阿静她们的房间,只见阿静、阿欢、阿来,还有另一个我不认识的瘦高个的女孩,正在边喝啤酒边唱歌。

见我进去,她们一阵欢呼。阿欢端着一杯啤酒走过来,“来来,帅哥,迟到了,先干一杯。”我接过啤酒一口干了,大家雀跃了一番。

我提高声音问阿静:“今天是什么日子?大家这么有兴致。”

阿欢在一旁接过话茬:“今天是静姐生日,二十五岁大寿哦。”

“生日快乐!”我握了下阿静的手,大声说道。

阿静说了声谢谢,随即转过脸掠了下眼角,我分明看见了她眼角的泪花。那一刻,我心里突然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唱了几首歌,我借口有点头晕,拉开房门走到楼梯过道,点燃一支烟吸起来。看着窗外苍茫的夜色和大街上闪闪烁烁的车灯,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烟雾升腾着将我淹没,我和这夜色融为一体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城中村言情奋斗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喜欢作者轻松调侃的格调,城中村,洗脚屋,阿欢、阿静和我都有是社会最普通,最低层的人物。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没钱是万万不行,但现在很多的小姑娘怕吃苦,想靠青春挣一些轻松的钱。遇到稍有钱的人,在一起快乐生活一下,也不存在爱情之类。大家都有不用为对方负责。以后再遇到更好的人,才做真嫁人的准备。发现生活在现在这个社会比70年代,80年代的年轻人幸福。现在可以试婚,喜欢就在一起生活,多好。
  • 多谢理解和支持。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1/29 08:36:02
    • 分享到:
  • 每个人都想顺风顺水、随心所欲地活着,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受精力、财力等因素所限,在现实面前不得不低下头来,甚至是违心地过日子。文章中的“我”、阿欢、阿静等在深圳的异乡人,都渴望“爱”与“被爱”,可是,当真爱来临之际,又不敢说,酿成了令人唏嘘的结局!很喜欢这种读后让人怅然若失的小小说,期待作者能在邻家上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精彩!
  • 谢谢支持。一定继续努力。

    回复

    • 李卫平2童生2017/11/27 16:36:20
    • 分享到:
  • 谢谢打赏。谢谢支持。
  • 回复
  • 最近来访
  • 白果
  • (江湖无名号)
  • 2童生
  • 1星
  • 0钻
  • 不念过往,不畏将来
  • 不念过往,不畏将来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2100
  • 12
  • 141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