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静的洗脚屋
  • 点击:2408评论:52017/11/27 15:17

一个星期六的早上,我躺在被窝里看着电视里的早间新闻节目,阿欢在厨房里忙着为我做早餐。说是早餐,其实就是方便面加一个鸡蛋——不过相比之前饿着肚子挨到中午或者饼干就着牛奶当早餐的状态,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已经记不清这是多少次她为我做着这样的早餐了,她喜欢学着电视里的女主人公,光着身子从被窝里爬出来,套着我的衬衫,在不大的房间里走来走去,在厨房里忙碌着,还哼着一些走调的歌曲。是的,她是一个带点世俗、带点矫情的小女人,但是她很努力地迎合我(甚至有点讨好我)、照顾我。最关键的是,她让我在床上感觉到无与伦比的快乐和自尊,我还能对她有什么别的奢求呢?最重要的是,我确实需要一个女人。

“亲爱的,该起床刷牙洗脸了,早餐快好啦。”阿欢迈着细碎步子踱到床边,掀开被子钻到我身边,两只硕大的乳房贴着我的胸脯,温暖的年轻女性的气息透过薄薄的衬衫传递到我的身上,立时一股热流从小腹升起,涌遍了我的全身。我一把抱住她,两人的舌头搅在了一起。她轻快地呻吟着,一只手伸向了我的下面。我有点急不可耐了,手忙脚乱地去脱她的衬衫。

突然手机发出一阵短信提示音,她嗯了一声,手停了下来。我伸手将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拿了过来,打开一看,是阿静的短信。“李哥,你好,有件事想请你帮忙,能否借给我2000元钱?”

我翻身坐起来,问阿欢:“阿静现在怎么了?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她慵懒地躺在我的腿上,“反正就这样呗,生意还过得去吧。”

“那她向我借钱是干吗?”我将手机递给她。

她迅速看了一眼短信,也翻身坐起来,拿过柜子上的烟盒,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又递给了我。“我看她肯定是遇到了困难,不然不会开口的。你想啊,一个女人,没有任何人能帮她,两公婆就靠着这么一个洗脚店,老家还有刚出生的小孩,还有公公婆婆,确实挺难的。你看她以前怀孕七八个月还在自己帮客人洗脚……”。

我一把抱住了她,“好吧,听你的……”。


阿静的洗脚屋开在一个城中村里面。对面是一家港货店,卷闸门大部分时间都是关着的。左边是一家餐厅的后门,经常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污水从井盖里面冒出来,漫到路面。右边是一家士多店,再过去是一家发廊,一个蓝白相间的灯柱在门边不停地转动,门口坐着几个花枝招展、穿着暴露的女孩,见有男人经过,眼睛里流露出见到猎物般的兴奋神情,嗲声嗲气问道:“大哥玩玩不?”

洗脚屋不大,统共也就二三十平方,被隔成两层,上面一层住人,下面一层营业,摆了四个沙发,基本上就占满了。

第一次见阿静时,洗脚屋的老板还不是她,是她爸爸,一个五十多岁的精干的男人。他们的洗脚方法很独特,不直接用手揉,而是用一根一头粗、一头细的木棍。阿静告诉我这是从他们老家带过来的桃木棍。木棍已经被磨得油光水滑,第一次领教这种洗脚方法,感觉比手指有力道,有质感,犹如赤脚走在石子路上。

从此我记住了这家洗脚店,也记住了阿静,一个大眼睛、圆脸庞,有着黝黑皮肤和圆圆酒窝的客家姑娘。

那个时候的阿静简单而快乐,每次取洗脚屋,人还没进屋,阿静就一脸灿烂地从里面迎出来了,然后让座、端茶、脱鞋、倒水……动作麻利而精准。去的次数多了,阿静的话也多起来。她经常表情复杂地谈起她的中学生活,她读完初三就辍学了,但她说她的成绩还是不错的,还是学校的短跑冠军呢。

我问她为什么不继续上学,她很无奈地告诉我,广东人重男轻女,家里三个小孩,经济上不允许三个人都继续学业,只能牺牲她和姐姐,重点保障最小的弟弟了。

“其实,不读书也没什么,我这样也挺好,做几年,自己开个洗脚屋,能养活自己就行啦。”她时常会一脸神往地这样谈起自己今后的打算。


日子在一如既往的平淡无奇中流逝,我继续在这个城市过着我的打工生活,蜗居在越来越狭小的城中村,往返奔波在公司和住地之间。偶尔和同事或朋友去酒吧或卡拉OK放松一下;有时也去城中村阴暗角落里的发廊找那些总是将妆化得很浓的发廊妹亲热一下。有时间我还是会光顾阿静的洗脚屋。

突然有一天,阿静一脸幸福地告诉我,她要结婚了。我愣了一下,即刻对她说恭喜了,又问她老公在哪里上班。她向旁边努了努嘴,嘴角挂着一丝开心的笑意。

我这才注意到在房间一角蹲着一个正忙乎着的青年男子,敦敦实实的个子,唇边有一圈浅浅的茸毛样的胡须,圆圆的脸上挂着羞涩的笑容。

“他是阿来。”阿静笑吟吟地介绍。那个叫阿来的男子对我点点头,端着木桶向我走来。

“李哥,你试试他的手艺,我爸亲手教的。”阿静热情地向我推荐。阿来羞涩地笑着,带着一种临阵换人的歉意和害怕被拒绝的不安。

我点头同意了,阿来如释重负地放下了木桶。

说实话,他的技术确实比不上阿静,但是力道不错,倒也可以接受。我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知道他和阿静是同乡,以前在一家酒楼做厨师,后来辞了工跟阿静的爸爸学起了按摩和洗脚,再后来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他的女婿。

阿静在一旁兴奋地告诉我,等他们在老家办了酒,她爸爸就将这间洗脚屋送给他们。“到时候记得照顾我们的生意哦”。阿静满怀期待地说。

我心不在焉地答应了,可是实际上我后来去的次数屈指可数。因为不久之后我换了一家公司,搬离了那个城中村,租住在离那里两站路的另外一个城中村。

我还谈了一个女朋友,四川人,长得算是漂亮,性格也很活泼。在一家外资企业当文员,于是理所当然地染上了一些小资气息:喝咖啡、看电影、追韩剧、买奢侈品,时不时突然消失一阵,说是和朋友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游了。我煞费苦心、诚惶诚恐地迎合着她的这些喜好,等着她偶尔光鲜亮丽地光顾一下我的出租屋。可她最终还是离我而去了,没有什么理由,只是煞有介事地说了句“缘分尽了”。后来我从她的同事那里打听到了,她和公司的一个小股东好上了,那个离了婚的男人给她买了个房子,还买了车。好在我对这段感情本来没抱什么希望,只是在心里骂了句“婊子养的”,也就释然了。


那天晚上我买了白酒和食品,一个人在出租屋里喝起了闷酒,很快就觉得百无聊赖,便踱到了阿静的洗脚屋。洗脚屋里只有一个秃头的胖男人躺在椅子上休息,阿来在帮他捏着肩膀。

见我进来,那男人买完单走了。阿来冲我笑着点了点头,“李哥,好久不见了。”说着帮我收拾椅子,我坐下,环顾了一下四周。“阿静呢?”“哦,她怀孕了,和一个朋友出去吃宵夜了。”

“哈,恭喜你了,要升级了,好事啊。”我笑着对他说。

阿来腼腆地笑了笑,去里屋打水了。这时外面传来嘻嘻哈哈的女人的打闹声,只见腆着肚子的阿静和一个微胖的短发女孩走了进来。

阿静看到我,热情地打了声招呼,忙介绍那个短发女孩,“这是我朋友,阿欢。”阿欢看了我一眼,满脸笑容地说道:“大哥你好,叫我欢欢就可以。”我礼貌地点了点头了。阿欢将她的手机递给我,“大哥,方便留个电话呗。”

我将我的手机递给她,“你自己打吧。”

她摆弄了一番,说了声“搞定。”便将手机递回给我,然后走了出去。阿静问她干吗,她欢快地应了声“出去逛逛。”

“恭喜啊,要做妈妈了。几个月了?”我对阿静说道。

“快五个月了,还早着呢。”阿静欣喜地回答,接着又压低声音对我说:“不好意思,我这个朋友有点疯,你别放心上。”

“怎么会呢?我倒喜欢她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我笑笑说道。

“唉,她就是那样,没心没肺,人又懒。不过人很直爽,也肯帮忙。”

“她在哪上班?”

“上班?她才不想上班。刚来深圳时还在酒楼干过一阵时间,后来再也不想上班了,整天东游西荡,倒是很潇洒的。”阿静苦笑着说。

“那她怎么过?”

“靠男人呗。这不,刚被男人甩了,没地方去,就到我这住了。”阿静说着有点烦躁起来,一会又叹了口气,“唉,谁叫我们是老乡,又是小学同学呢。”

“你这怎么住呀?”我指了指洗脚屋。

“我们在三楼租了间房子,给她住,我们俩就住这儿。”她说着指了指楼上的小阁楼。

我“哦”了一声,露出诧异的表情。阿静似乎看出了我的困惑,便说道:“现在好多女孩子都这样,嫌上班工资低,想挣快钱,挣快活钱,找个男人包起来,又轻松,来钱又快,多好。”

“这么说你羡慕她们啦”。我开玩笑道。

阿静夸张地笑了一下,“羡慕?才不会。靠自己双手挣钱心里才踏实,你说是吧?不瞒你说,以前还有真有人想包我呢,我才不干,我怎么会羡慕她们呢。”

一旁的阿来“嘿嘿”地笑了起来。

阿静作势用脚踢了他一下,“你笑什么笑?嫁给你真是亏死了,怀着孕还要做事。真是,不知上辈子欠了你什么来着。”阿来也不躲闪,只是“嘿嘿”地笑。

“那男的给她多少钱?”我有点好奇地问。

“包房租,一个月四、五千块吧。 哎,你不会是想包她吧?我帮你说一下。”阿静调皮地问道。

“我哪里养得起她,自己都养不活。”

阿静斜睨了我一眼,“看把你紧张的,我看阿欢对你好像有那么点意思,说不定她不要你钱呢?”

我哈哈一笑,正要作答,阿欢从外面进来了,手里拿着一大袋的东西,打开看时,尽是些烤土豆片、烤韭菜之类的烧烤食物。

她拿了一串烤韭菜给我,“喏,这个可是壮阳的哦。”说着,咯咯地笑起来。

我谢过了她,开玩笑说道:“吃了也没用,找不到人来证明。”

阿欢笑得更响了,“李哥真会开玩笑,你这么好会找不到人?骗谁呀?”

阿静插话道:“看吧,李哥,我说阿欢对你有意思,怎么样?没错吧?你们俩在一起算了呗。”

阿欢夸张地尖叫了一声,作势追打阿静。我趁机将洗脚的钱递给阿来后,悄悄地走了。


一天晚上,我从公司加完班回到宿舍,已是十点多钟,突然收到阿静的短信:“李哥,我们在星河卡拉OK唱歌,你过来吗?”

我犹豫了一下,答应了。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我找到了阿静她们的房间,只见阿静、阿欢、阿来,还有另一个我不认识的瘦高个的女孩,正在边喝啤酒边唱歌。

见我进去,她们一阵欢呼。阿欢端着一杯啤酒走过来,“来来,帅哥,迟到了,先干一杯。”我接过啤酒一口干了,大家雀跃了一番。

我提高声音问阿静:“今天是什么日子?大家这么有兴致。”

阿欢在一旁接过话茬:“今天是静姐生日,二十五岁大寿哦。”

“生日快乐!”我握了下阿静的手,大声说道。

阿静说了声谢谢,随即转过脸掠了下眼角,我分明看见了她眼角的泪花。那一刻,我心里突然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唱了几首歌,我借口有点头晕,拉开房门走到楼梯过道,点燃一支烟吸起来。看着窗外苍茫的夜色和大街上闪闪烁烁的车灯,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烟雾升腾着将我淹没,我和这夜色融为一体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城中村言情奋斗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喜欢作者轻松调侃的格调,城中村,洗脚屋,阿欢、阿静和我都有是社会最普通,最低层的人物。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没钱是万万不行,但现在很多的小姑娘怕吃苦,想靠青春挣一些轻松的钱。遇到稍有钱的人,在一起快乐生活一下,也不存在爱情之类。大家都有不用为对方负责。以后再遇到更好的人,才做真嫁人的准备。发现生活在现在这个社会比70年代,80年代的年轻人幸福。现在可以试婚,喜欢就在一起生活,多好。
    • 白果2017/11/28 04:18:30
    • 分享到:
  • 多谢理解和支持。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1/29 08:36:02
    • 分享到:
  • 每个人都想顺风顺水、随心所欲地活着,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受精力、财力等因素所限,在现实面前不得不低下头来,甚至是违心地过日子。文章中的“我”、阿欢、阿静等在深圳的异乡人,都渴望“爱”与“被爱”,可是,当真爱来临之际,又不敢说,酿成了令人唏嘘的结局!很喜欢这种读后让人怅然若失的小小说,期待作者能在邻家上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精彩!
    • 白果2017/11/29 14:07:38
    • 分享到:
  • 谢谢支持。一定继续努力。

    回复

    • 白果2童生2017/11/27 16:36:20
    • 分享到:
  • 谢谢打赏。谢谢支持。
  • 回复
  • 最近来访
  • 白果
  • (江湖无名号)
  • 2童生
  • 1星
  • 0钻
  • 珍惜每一天
  • 珍惜每一天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2100
  • 12
  • 1390
  • 相对于之前读到的海舒的大部分作品,这组写得通俗易懂。如果说之前的是阳春白雪,这个就是下里巴人。深圳是经济发达的特大城市,来自异乡的栖居者都是为着生活生存而奔忙,海舒却拥有着少见的诗人情怀,难能可贵。朴素的文字流淌着诗人独特的生活感悟,或悲或喜,孤独落寞,在诗人的笔下,都是那么的开合自然,真情流泻。今天正好是七夕,遥祝老友一切安好,也祝那些漂泊的诗兄弟们都有一个圆满的归宿。人生长河,诗意相随。

    剑兰索居深圳

    2018/8/17 18:34:56
  • 这组诗歌给我最初的印象是,语言在表意的过程中频繁的出现“断裂”或“空白”,即活跃中伴有跳跃、奔跑中藏着奔放。但有一个事实不容否认,那就是作者对深圳这座城市的认识可谓是不走寻常路的理性!这足见作者在日常生活中不仅把深圳当作一道美食细细咀嚼,还经常将其从胃里返回嘴里,用笔不停地反刍。

    黄元罗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6 19:07:50
  • 你所经历的,正是我的遇见的,这无数细微的事物所组成的诗章,被一个骑着白马的侠士捂在胸膛。诗人在生活中的不羁和洒脱中找到了可以醉吟之物,正如诗中所说“来,来,来,醉就醉罢,醉后你仍可吟诗桃花潭。 诗人用读者耳熟能详的事物,寄与对生活的无限热爱,没有隐晦的词语,无需用严谨的框架,更不用刻意去搜词刮句,遣词寓意却是信手拈来,只有在这片土地上踏实行走的人,才会时不时就读出盈眶之词。

    袁叙田深圳诗章

    2018/8/16 16:52:55
  • 作为深商故事,挑战性真的特别大,把它上升成小说,更是有难度。李玉做了努力。他称得上商场中人,深谙商业细节,亲历过,听说过的,满眼都是商场风云,写得得心应手,读起来让人感觉很顺,很轻松,也大长见识。但是不是因为写得太快了一点,有的地方略显仓促。以老板助理的身份看待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语气不卑不亢,显得尤为真实可信。尤其是开头,幽默,别开生面。学习了。

    张夏红玫瑰酒店

    2018/8/16 16:47:01
  • 小说洋洋洒洒14万字,仿佛经历了大半人生,细枝末节都是生活的样子。这是一个文青面对生活及家庭压力的自我反省和救赎的过程,像叙述一段漫长而真实的故事。诸多现实问题接肘而来:写作还是工作,爱情还是婚姻,生存的意义等等。种种因素施加在主角身上,气氛忽高忽低,让人忍俊不禁。好似身临其境,被命运掐住了脖子奋力挣扎的状态。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是我,怎么选?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这个命题该如何解答。

    嘲讽小家庭

    2018/8/16 16:25:43
  • 我记得有一句话叫:以日记之,以省我心,且观将来。在人人都忙碌的时代,烈春还能日日记之,把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坚持就是胜利,水滴石穿。即使文字平淡,生活不正是由这许许多多的平淡所之吗?而且平淡生活下,却也是波起云涌,记下来了,日后自己回顾自己曾经走过的生活足迹,也是一种精神财富。

    叶紫凯词日记

    2018/8/16 11:03:16
  • 写深商之难,难在一手写商,一手写人,一手写小公司,一手写大环境,一手写现实之冷峻,一手写世俗之温热,一手写孤绝,一手写众望,一手写死,一手写生,一手写沉重,一手写轻逸。陈卫华的《网》大致兼有。其语言“深商”化,形象鲜活化,踏实沉着,笔底风云。写出若干篇,深圳特色的小说和形象就有了。这样的深圳,全国没有,全世界也没有,这样的深圳人,亦是一样。

    廖令鹏

    2018/8/16 10:23:18
  • 短短的篇幅,居然容纳了两代人的人生。小小一个夜壶,甭管是不是皇上用过的,但至少被作文兄“用”了,看来“我”比杨江山们要“幸运”得多。夜壶有时候不仅仅是个夜壶,还是一根线,串联了几个家庭、几个人物,他们的情感,他们的人生;夜壶同时还是个象征——就像“我”、来香等几个人,或光鲜,或憋屈,或彪悍能干,或灰暗平淡,或仿佛大有来头,或真的一无是处。那么,老了就去night pot吧,这可能是人人的归宿……

    笑笑书生乃特.坡特

    2018/8/16 10:11:58
  • 作者将散文诗、打工者和深圳巧妙结合起来:散文诗优美、富有韵味,打工者走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而深圳则是打工者的“散文诗”。文章中的三个片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若是悲观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迷惘和孤独;你若是奋斗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不懈和努力;你若是向上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机遇和喜悦。

    黄元罗那些你我他(散文诗三首)

    2018/8/15 19:06:07
  • 书生是带着句子奔跑、“跳远、跳得相当远”的人,整组诗读下来,得费些脑细胞。但进入句子的内部,才知是进金矿了。诗人通过独特的个人体验和表达方式,进行叙述、赞美、感慨、探究和诘问,以及个人在深圳的悲喜、得失、彷徨。这组诗金句叠出,“给在天空播种的人以更多的天空,给子弹以出发的机会”、“如果自己不是光,就不要批评另一种光”、“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等等等等。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5 10:40:19
  • 汉刘向《新序�杂事一》:“司君之过而书之,日有记也”后称每天记事的本子或每天所遇到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为“日记”。今天,阅读到晏烈春的《凯词日记》,让我想起很多往事。我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写日记,一直到初中毕业。如今,搁置在老家书柜里的日记本是一大捆。在信息发达的当今社会,现代人却很少记载日记了。而作者还有如此好的习惯,值得钦佩!正如郭沫若《洪波曲》第十章四所说:“请原谅,我要依然抄录我自己的日记。”

    莲花汉子凯词日记

    2018/8/15 10:23:17
  • 由于时间问题,作品在断断续续中看完。关于这个追梦的故事,感人至深。每个来深创业的人儿,必定会有一段跌宕起伏故事,文风简单明了,不也影响人物和故事构架。不过,部分情节可以延伸,明明是精彩的镜头,三言两语便带过未免有些可惜。最后想说,努力生活的人儿会发光。

    嘲讽我们的深圳梦

    2018/8/14 16:11:42
  • 桃德写这篇文章,对于江西人来说功德无量。一是让大伙儿了解了江西,二是让江西人看了倍受鼓舞。江西人自古轻商重读,就是因为有这些领头商人带动下,江西人的头脑也开始开化了,经商的意识越来越强了。文中的几位商人,都是历尽百折而不饶,最好的历练给了最好的人生经验,更是锻造人才的最好方式。写这篇文章,作者是做足了功夫的,人物栩栩如生,过程感人。令人读了不得不为来深创业的商人们叹服!

    叶紫莲商人,深商旗帜上的那一抹红

    2018/8/14 12:52:47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标题的意义深不可见,逐行看去,竟然是一篇写夜壶的小说。文如其人,也许就是用来形容段作文这样的作家的。他平时说话不多,但总是出其不意。不说别的,就像进行了很多铺垫之后,来一句“因为那香港人是她男朋友,谈的不是生意。”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夜壶是个传说,来香也是。

    小宇乃特.坡特

    2018/8/14 10:32: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