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静的洗脚屋
  • 点击:13407评论:52017/11/27 15:17

一个星期六的早上,我躺在被窝里看着电视里的早间新闻节目,阿欢在厨房里忙着为我做早餐。说是早餐,其实就是方便面加一个鸡蛋——不过相比之前饿着肚子挨到中午或者饼干就着牛奶当早餐的状态,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已经记不清这是多少次她为我做着这样的早餐了,她喜欢学着电视里的女主人公,光着身子从被窝里爬出来,套着我的衬衫,在不大的房间里走来走去,在厨房里忙碌着,还哼着一些走调的歌曲。是的,她是一个带点世俗、带点矫情的小女人,但是她很努力地迎合我(甚至有点讨好我)、照顾我。最关键的是,她让我在床上感觉到无与伦比的快乐和自尊,我还能对她有什么别的奢求呢?最重要的是,我确实需要一个女人。

“亲爱的,该起床刷牙洗脸了,早餐快好啦。”阿欢迈着细碎步子踱到床边,掀开被子钻到我身边,两只硕大的乳房贴着我的胸脯,温暖的年轻女性的气息透过薄薄的衬衫传递到我的身上,立时一股热流从小腹升起,涌遍了我的全身。我一把抱住她,两人的舌头搅在了一起。她轻快地呻吟着,一只手伸向了我的下面。我有点急不可耐了,手忙脚乱地去脱她的衬衫。

突然手机发出一阵短信提示音,她嗯了一声,手停了下来。我伸手将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拿了过来,打开一看,是阿静的短信。“李哥,你好,有件事想请你帮忙,能否借给我2000元钱?”

我翻身坐起来,问阿欢:“阿静现在怎么了?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她慵懒地躺在我的腿上,“反正就这样呗,生意还过得去吧。”

“那她向我借钱是干吗?”我将手机递给她。

她迅速看了一眼短信,也翻身坐起来,拿过柜子上的烟盒,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又递给了我。“我看她肯定是遇到了困难,不然不会开口的。你想啊,一个女人,没有任何人能帮她,两公婆就靠着这么一个洗脚店,老家还有刚出生的小孩,还有公公婆婆,确实挺难的。你看她以前怀孕七八个月还在自己帮客人洗脚……”。

我一把抱住了她,“好吧,听你的……”。


阿静的洗脚屋开在一个城中村里面。对面是一家港货店,卷闸门大部分时间都是关着的。左边是一家餐厅的后门,经常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污水从井盖里面冒出来,漫到路面。右边是一家士多店,再过去是一家发廊,一个蓝白相间的灯柱在门边不停地转动,门口坐着几个花枝招展、穿着暴露的女孩,见有男人经过,眼睛里流露出见到猎物般的兴奋神情,嗲声嗲气问道:“大哥玩玩不?”

洗脚屋不大,统共也就二三十平方,被隔成两层,上面一层住人,下面一层营业,摆了四个沙发,基本上就占满了。

第一次见阿静时,洗脚屋的老板还不是她,是她爸爸,一个五十多岁的精干的男人。他们的洗脚方法很独特,不直接用手揉,而是用一根一头粗、一头细的木棍。阿静告诉我这是从他们老家带过来的桃木棍。木棍已经被磨得油光水滑,第一次领教这种洗脚方法,感觉比手指有力道,有质感,犹如赤脚走在石子路上。

从此我记住了这家洗脚店,也记住了阿静,一个大眼睛、圆脸庞,有着黝黑皮肤和圆圆酒窝的客家姑娘。

那个时候的阿静简单而快乐,每次取洗脚屋,人还没进屋,阿静就一脸灿烂地从里面迎出来了,然后让座、端茶、脱鞋、倒水……动作麻利而精准。去的次数多了,阿静的话也多起来。她经常表情复杂地谈起她的中学生活,她读完初三就辍学了,但她说她的成绩还是不错的,还是学校的短跑冠军呢。

我问她为什么不继续上学,她很无奈地告诉我,广东人重男轻女,家里三个小孩,经济上不允许三个人都继续学业,只能牺牲她和姐姐,重点保障最小的弟弟了。

“其实,不读书也没什么,我这样也挺好,做几年,自己开个洗脚屋,能养活自己就行啦。”她时常会一脸神往地这样谈起自己今后的打算。


日子在一如既往的平淡无奇中流逝,我继续在这个城市过着我的打工生活,蜗居在越来越狭小的城中村,往返奔波在公司和住地之间。偶尔和同事或朋友去酒吧或卡拉OK放松一下;有时也去城中村阴暗角落里的发廊找那些总是将妆化得很浓的发廊妹亲热一下。有时间我还是会光顾阿静的洗脚屋。

突然有一天,阿静一脸幸福地告诉我,她要结婚了。我愣了一下,即刻对她说恭喜了,又问她老公在哪里上班。她向旁边努了努嘴,嘴角挂着一丝开心的笑意。

我这才注意到在房间一角蹲着一个正忙乎着的青年男子,敦敦实实的个子,唇边有一圈浅浅的茸毛样的胡须,圆圆的脸上挂着羞涩的笑容。

“他是阿来。”阿静笑吟吟地介绍。那个叫阿来的男子对我点点头,端着木桶向我走来。

“李哥,你试试他的手艺,我爸亲手教的。”阿静热情地向我推荐。阿来羞涩地笑着,带着一种临阵换人的歉意和害怕被拒绝的不安。

我点头同意了,阿来如释重负地放下了木桶。

说实话,他的技术确实比不上阿静,但是力道不错,倒也可以接受。我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知道他和阿静是同乡,以前在一家酒楼做厨师,后来辞了工跟阿静的爸爸学起了按摩和洗脚,再后来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他的女婿。

阿静在一旁兴奋地告诉我,等他们在老家办了酒,她爸爸就将这间洗脚屋送给他们。“到时候记得照顾我们的生意哦”。阿静满怀期待地说。

我心不在焉地答应了,可是实际上我后来去的次数屈指可数。因为不久之后我换了一家公司,搬离了那个城中村,租住在离那里两站路的另外一个城中村。

我还谈了一个女朋友,四川人,长得算是漂亮,性格也很活泼。在一家外资企业当文员,于是理所当然地染上了一些小资气息:喝咖啡、看电影、追韩剧、买奢侈品,时不时突然消失一阵,说是和朋友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游了。我煞费苦心、诚惶诚恐地迎合着她的这些喜好,等着她偶尔光鲜亮丽地光顾一下我的出租屋。可她最终还是离我而去了,没有什么理由,只是煞有介事地说了句“缘分尽了”。后来我从她的同事那里打听到了,她和公司的一个小股东好上了,那个离了婚的男人给她买了个房子,还买了车。好在我对这段感情本来没抱什么希望,只是在心里骂了句“婊子养的”,也就释然了。


那天晚上我买了白酒和食品,一个人在出租屋里喝起了闷酒,很快就觉得百无聊赖,便踱到了阿静的洗脚屋。洗脚屋里只有一个秃头的胖男人躺在椅子上休息,阿来在帮他捏着肩膀。

见我进来,那男人买完单走了。阿来冲我笑着点了点头,“李哥,好久不见了。”说着帮我收拾椅子,我坐下,环顾了一下四周。“阿静呢?”“哦,她怀孕了,和一个朋友出去吃宵夜了。”

“哈,恭喜你了,要升级了,好事啊。”我笑着对他说。

阿来腼腆地笑了笑,去里屋打水了。这时外面传来嘻嘻哈哈的女人的打闹声,只见腆着肚子的阿静和一个微胖的短发女孩走了进来。

阿静看到我,热情地打了声招呼,忙介绍那个短发女孩,“这是我朋友,阿欢。”阿欢看了我一眼,满脸笑容地说道:“大哥你好,叫我欢欢就可以。”我礼貌地点了点头了。阿欢将她的手机递给我,“大哥,方便留个电话呗。”

我将我的手机递给她,“你自己打吧。”

她摆弄了一番,说了声“搞定。”便将手机递回给我,然后走了出去。阿静问她干吗,她欢快地应了声“出去逛逛。”

“恭喜啊,要做妈妈了。几个月了?”我对阿静说道。

“快五个月了,还早着呢。”阿静欣喜地回答,接着又压低声音对我说:“不好意思,我这个朋友有点疯,你别放心上。”

“怎么会呢?我倒喜欢她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我笑笑说道。

“唉,她就是那样,没心没肺,人又懒。不过人很直爽,也肯帮忙。”

“她在哪上班?”

“上班?她才不想上班。刚来深圳时还在酒楼干过一阵时间,后来再也不想上班了,整天东游西荡,倒是很潇洒的。”阿静苦笑着说。

“那她怎么过?”

“靠男人呗。这不,刚被男人甩了,没地方去,就到我这住了。”阿静说着有点烦躁起来,一会又叹了口气,“唉,谁叫我们是老乡,又是小学同学呢。”

“你这怎么住呀?”我指了指洗脚屋。

“我们在三楼租了间房子,给她住,我们俩就住这儿。”她说着指了指楼上的小阁楼。

我“哦”了一声,露出诧异的表情。阿静似乎看出了我的困惑,便说道:“现在好多女孩子都这样,嫌上班工资低,想挣快钱,挣快活钱,找个男人包起来,又轻松,来钱又快,多好。”

“这么说你羡慕她们啦”。我开玩笑道。

阿静夸张地笑了一下,“羡慕?才不会。靠自己双手挣钱心里才踏实,你说是吧?不瞒你说,以前还有真有人想包我呢,我才不干,我怎么会羡慕她们呢。”

一旁的阿来“嘿嘿”地笑了起来。

阿静作势用脚踢了他一下,“你笑什么笑?嫁给你真是亏死了,怀着孕还要做事。真是,不知上辈子欠了你什么来着。”阿来也不躲闪,只是“嘿嘿”地笑。

“那男的给她多少钱?”我有点好奇地问。

“包房租,一个月四、五千块吧。 哎,你不会是想包她吧?我帮你说一下。”阿静调皮地问道。

“我哪里养得起她,自己都养不活。”

阿静斜睨了我一眼,“看把你紧张的,我看阿欢对你好像有那么点意思,说不定她不要你钱呢?”

我哈哈一笑,正要作答,阿欢从外面进来了,手里拿着一大袋的东西,打开看时,尽是些烤土豆片、烤韭菜之类的烧烤食物。

她拿了一串烤韭菜给我,“喏,这个可是壮阳的哦。”说着,咯咯地笑起来。

我谢过了她,开玩笑说道:“吃了也没用,找不到人来证明。”

阿欢笑得更响了,“李哥真会开玩笑,你这么好会找不到人?骗谁呀?”

阿静插话道:“看吧,李哥,我说阿欢对你有意思,怎么样?没错吧?你们俩在一起算了呗。”

阿欢夸张地尖叫了一声,作势追打阿静。我趁机将洗脚的钱递给阿来后,悄悄地走了。


一天晚上,我从公司加完班回到宿舍,已是十点多钟,突然收到阿静的短信:“李哥,我们在星河卡拉OK唱歌,你过来吗?”

我犹豫了一下,答应了。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我找到了阿静她们的房间,只见阿静、阿欢、阿来,还有另一个我不认识的瘦高个的女孩,正在边喝啤酒边唱歌。

见我进去,她们一阵欢呼。阿欢端着一杯啤酒走过来,“来来,帅哥,迟到了,先干一杯。”我接过啤酒一口干了,大家雀跃了一番。

我提高声音问阿静:“今天是什么日子?大家这么有兴致。”

阿欢在一旁接过话茬:“今天是静姐生日,二十五岁大寿哦。”

“生日快乐!”我握了下阿静的手,大声说道。

阿静说了声谢谢,随即转过脸掠了下眼角,我分明看见了她眼角的泪花。那一刻,我心里突然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唱了几首歌,我借口有点头晕,拉开房门走到楼梯过道,点燃一支烟吸起来。看着窗外苍茫的夜色和大街上闪闪烁烁的车灯,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烟雾升腾着将我淹没,我和这夜色融为一体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城中村言情奋斗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喜欢作者轻松调侃的格调,城中村,洗脚屋,阿欢、阿静和我都有是社会最普通,最低层的人物。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没钱是万万不行,但现在很多的小姑娘怕吃苦,想靠青春挣一些轻松的钱。遇到稍有钱的人,在一起快乐生活一下,也不存在爱情之类。大家都有不用为对方负责。以后再遇到更好的人,才做真嫁人的准备。发现生活在现在这个社会比70年代,80年代的年轻人幸福。现在可以试婚,喜欢就在一起生活,多好。
  • 多谢理解和支持。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1/29 08:36:02
    • 分享到:
  • 每个人都想顺风顺水、随心所欲地活着,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受精力、财力等因素所限,在现实面前不得不低下头来,甚至是违心地过日子。文章中的“我”、阿欢、阿静等在深圳的异乡人,都渴望“爱”与“被爱”,可是,当真爱来临之际,又不敢说,酿成了令人唏嘘的结局!很喜欢这种读后让人怅然若失的小小说,期待作者能在邻家上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精彩!
  • 谢谢支持。一定继续努力。

    回复

    • 李卫平2童生2017/11/27 16:36:20
    • 分享到:
  • 谢谢打赏。谢谢支持。
  • 回复
  • 最近来访
  • 白果
  • (江湖无名号)
  • 2童生
  • 1星
  • 0钻
  • 不念过往,不畏将来
  • 不念过往,不畏将来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2100
  • 12
  • 1450
  • 打赏是对好作品的肯定和鼓励!我觉得,于我想表达喜欢之情的就是写点评论,这样的抒发于我自然。读完全文,很想去香蜜湖看看。我想此刻的香蜜湖一定也是很美的。它有春美、夏的热情、秋的静美。虽然,作者笔下是香蜜湖的秋美。瞧!高山榕躯粗冠盖,大王椰子树笔挺青灰,芭蕉树和风生长……厚重的绿在一浪浪向我们涌来,实在是静心的好去处。其实,在作者的内心里面,不但是自然之美,更美的是人的情怀之美,那种“知礼节而后勇”!

    莲花汉子香蜜湖的秋

    2019/5/13 15:27:04
  • 表面上,是时间帮人完成了救赎,我看,实则是心灵的救赎。心灵的救赎,它源自于内心的净化与提升。看破了尘世中的纷纷扰扰,看透了人间的悲欢离合,才能真正的完成自我救赎。本文讲述的故事很有典型性,也很具思想深度,触动读者的灵魂,引人深思,自省。语言更凝练一些,叙事更有张力一些,将更好!

    老练之一救赎两部曲

    2019/5/9 8:46:47
  • 一只猴子受伤了,见到有其它猴子靠近,就扒开伤口向它们展示,并告诉它们自己是怎么受伤的。无一例外,其它猴子见状就安慰它,有的甚至流下了伤心的眼泪。最后这只猴子因为一遍遍的展示,伤口化脓感染,死了。文中的女子和故事中的猴子是不是有些相像?当人们遇到背叛或伤心之事,一遍遍地去渲染放大是最愚蠢的,不如放手,不是这样显得大度,而是选择了宽恕,伤口可以好得更快。

    白木过深圳湾口岸遇到的豹纹女人

    2019/5/5 22:41:21
  • 阅读完诗作,非常喜欢这样的诗句。“在这个快节奏的繁华都市/他们打算从水底/钓起一些匆忙中遗落的东西”!在繁华喧嚣的都市生活,大家都是不停地忙碌着,我们的眼睛只有在夜色降临时才慢慢苏醒,在夜色笼罩香蜜湖里,我们的眼神流露出满目艳羡。我独自一人彷徨,甚至也有莫名怅惘,但是我们不该就此放弃自己,我们要相信在某些努力过后的时刻:鱼儿也会上钩,你也会有欣喜若狂的时候!

    莲花汉子香蜜湖之夜

    2019/4/25 16:20:37
  • 由我和老爷子给住院的“老爷子”去送饭的经历写普通人家的平凡、苟且与不堪。颇有现实意义,也有一定的思想深度,也能引起我的共鸣。个人以为,文中的一些观点不用直接用文字点破,要含蓄深邃些才好,总之文章的主旨要蕴在文字里,让读者嚼一嚼,品一品才有味道!

    老练之一风雨路上

    2019/4/21 11:09:09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