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辣海螺肉
    餐馆里的兄弟情,多年后意外重逢,成功与落魄,对应了当初的坚持与放弃……
  • [23] [0]

 

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祥子到南头检查站来接我。我被从广州来的光明快运汽车丢在关口,正在人潮中排队等着办理边防证。祥子在人潮中找到我,头上聚集了密密的汗珠。他手里拿着两瓶康师傅纯净水,是刚从小店里买的,还冰冰的。我抢过其中的一瓶,拧开盖子,一口气就饮去了半瓶。办证要先排队、交钱、交资料,然后在一边等着,等办下来之后,再排队领取。这个过程用去了我们四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祥子提着我的行李,在大厅外炙热的阳光下等候,汗水像一条小溪瞬间便流经他的全身。当我持着边防证穿过验证大厅,在101公交站台与他汇合时,他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祥子是我的莫逆之交,他用一枚小小的刀片,就能制作出各种精美的图案来,他把这种工艺教授给我,让我的很多个夜晚变得充实而生动。也正是由于他,我开始抽湖北香烟,并对湖北人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有一件事我始终记得,他带我去买鞋子,用我最不敢想象的低价买回了一双好看的皮鞋,那双皮鞋我穿了两年时间。

 

我是在广州销售化妆品时认识祥子的。那是我自毕业以来的第一份工作,我在祥子的工厂门口,等着他们下班,好向他们推销我的化妆品。祥子就在这个时候出来了,他是中途出来抽烟的。我不肯错过任何一个销售的机会,便上前拦着他,给他介绍我的化妆品。缘分有时就是这么奇妙。我与祥子一见如故,一聊就聊了好几个时辰。一个星期后,祥子辞去了工厂里技师的工作,投奔我而去。从此,我们两人就像被捆绑在一起一样,一个人在某个场合出现,另一人很快就会如影随形。但我们的化妆品事业却不太理想,我们努力了半年,并没有取得想象中的业绩。但这并非就是说我们的付出白费了。在公司举行的培训课上,培训讲师一眼就看中了我们,要我们随他来深圳发展。他给我们描绘了一个宏伟的前景,在这个前景的诱惑下,我们没有多做考虑,就向公司递交了辞呈,先后来到了这里。

 

我们是在白石洲下的101路公交车。

 

祥子扛着我的行李,带我往回走。我比祥子更高大强壮,但从清晨没来得及吃早餐就登上了来深圳的汽车到现在,始终没有填补任何食物,全身软弱无力,别说扛行李,就是随便戳我一下,就会摔倒在地。祥子大步地走在前面。我拼尽了全身的力气紧跟着他。我们穿过现代广场,从一条小巷内穿过去。“这里是白石洲,深圳市最大的城中村,许多来深圳闯荡的人,都会把这里当成第一站。”祥子边走边讲,没有任何疲惫的迹象。祥子先我一个星期来到这里,他租好了房子才打电话让我过来。我没有说任何话,我是第一次抵达这个城市,还没来得及走近它、打量它、理解它。

 

我不时地张开饥饿的嘴唇,同祥子讲话,但每次都是在问:“到了没?还有多远?”祥子总是微微地笑着,告诉我前面就到了。但每次,祥子在说话时,总是要把行李换到另一边的肩膀上。祥子大我三岁,如亲哥哥一般照顾我。我知道,他说快到了,是担心我累得走不动,不想再往前走。我心里明白,前面的路还很长。

 

越往前走,巷子就变得越窄。刚进来时,破烂的柏油路上还能并排通过两辆车,走到里面,一辆车行驶时也要小心翼翼地,免得碰翻了商家摆在路边的货物。刚才还很干涸的路面,一下子变得潮湿起来,到处流淌着浓黄色的液体,并伴有恶臭。我后来才知道,这条巷子每天都有渔民售卖当天从海里捕回来的鱼、虾之类的,为让鱼、虾活着,就用桶或者盆子装了水,将它们放入其中。等到卖完收摊时,就随手把水倒在了地上,所以才这么潮湿。而渔民离开之后,又有菜农挑着蔬菜来卖,各种菜叶子腐烂在水里,也就变成了这种黄色的液体了。

 

我踮着脚小心翼翼地选干净的地方走。祥子呵呵地笑了,前面更脏,还有泥巴呢,回到房间,用水一冲,就全都干净了。见他如此说,我才像他那样,把脚跟也落在污水中,但心里仍不免惴惴地,暗自埋怨他怎么找了这么个地方。

 

幸好,又往前没走多远,我们就拐进了一个院子里。在门口,我看到了钉在墙上的牌号:白石街西二坊XX号。“就是这里了,”祥子说,“上去洗把脸,我们先去吃饭。”听到吃饭,我顿时来了精神,跟着他蹬蹬几步跑进了房间,而根本就没有注意我们住在几楼,哪一间房。洗了脸,神清气爽了不少。我对着镜子仔细地看了看,里面是一个英气风发的青年。我十分满意自己的形象,用手沾了点水,重新梳理了头发,跟着他一起走到楼下。

 

祥子说,今天是我来到深圳的第一天,也是我们将要为新生活奋斗的第一天,要为我接风洗尘,就不吃快餐了。我们从院子里走出来,前行了约五十米,就进入了一家小餐馆。小餐馆约一百多平方米,占据了一栋二建建筑三间门脸中的一间,尽管不起眼,却悬挂着红色手写毛笔字:新城市餐馆。这么个烂地方,还新城市呢!我不以为然地走了进去。祥子点了餐馆的招牌菜:香辣蟹,我连忙制止他,这么贵的东西,我们哪能吃得起呢?祥子呵呵地笑了,放心,我自有分寸。但我仍然无法放心。很长时间以来,我们因经费不足,只能每日三顿都吃快餐,甚至到餐馆里点个辣椒炒蛋都要考虑很久。现在,祥子才来这里一个星期,一出手就点了香辣蟹,照这样下去,我们很快就会陷入困境,那以后的生活还咋过?

 

结果发现,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虽然是一大盘满满的可口的香辣蟹,却不贵,平摊下来,只相当于快餐的价格。我们每人都吃了两大碗免费的米饭,还喝了一瓶最便宜的珠江啤酒,最后,打着饱嗝走出了餐馆。

 

我们的新工作是在深圳市一家大型培训机构做销售员,向不同的人推销不同的培训课程。公司为我们配置了两部市话通,这样,我们的工作时间就相当宽裕了。我们不用去公司,就可以进行电话销售,我们在租房里,面对着镜子,先让自己处于最好的状态,然后用最标准的普通话,向不同性格、不同性别、不同职位、不同职务的人介绍课程,说服他们接受我们的服务。我们在公司里接受培训一个星期,掌握了每一位讲师的资料,离开公司时,我们抱回了两大本厚厚的黄页。为了使我们的销售尽快地产生业绩,介绍我们进公司的培训讲师,还给我们送来了陈安之的励志课程磁带,我们从二手市场买回了一台旧录音机,每天晚上都坚持跟随陈安之抵达成功。

 

我把这次销售看作是改变自己的机会,所以投入工作与学习的热情很高,而且坚持不懈。在接受培训的时候,讲师告诉我们,只要每天坚持打二百通电话,就一定能够获得成功。我对着黄页一个电话一个电话地打,为了保证通话质量,我站在办公桌前,面对办公桌上竖立的镜子,要时刻确保镜子里的人面带微笑。我用笔在打过的电话号码下面做上记号,哪一个不感兴趣,哪一个需要回访,哪一个在调侃销售员,哪一个是真的没办法作主等等。一个月之后,我发现自己有了惊人的进步:我的普通话流利了许多,我的笑容更加自信,我的声音也充满了魅力,站立在那里,我比之前能站得更稳了,站的时间也更久了。我常常对祥子说,你看,我比以前更棒了。祥子向我表示祝贺,只是,在他转身离开时,我总能感觉到他似乎有满腹的心事。

 

又一个月过去了,我们的努力依然收效甚微,这直接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在与培训机构签订合同时,我们选择的是高提成没有底薪的那种,而这两个月来,只有两三个人接受了我们的课程。这微不足道的业绩,对我们的生活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祥子在房间里的时间开始少了。“你也知道,我的普通话很不标准,电话销售不是我的强项,我还是更喜欢与人面对面交谈。”祥子这样告诉我。我信任他,每天在他出门时都会祝福他取得成功。

 

一天晚上,我把最后一个客户名单整理好时,已经七点了,早已是晚饭的时间了。我飞快地下楼,害怕再晚一会儿,新城市餐馆的饭菜已经卖完了。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的晚餐都在这家餐馆解决。我是个偏执的人,认定了某项事物,就轻易不会改变。然而,当我跑到餐馆门前时,却意外地发现,两辆流动餐车前还分别排起了两列长队。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并且刚才打了电话给祥子,我买了快餐等他回来吃,我没有时间在这里排队等待,就绕过队列直奔售饭员来了:“你好,我赶时间,麻烦你来两个五元的快餐,谢谢。”正在此时,站在队伍旁的一位中年男人毫不客气地把我拦住了,还把我推向队列的后面。队列里站的都是像我一样,穿着洁白的衬衫打着领带的年轻人,我十分难堪,感觉脸都已经涨红了。推我出去的这个家伙四十岁左右,留着平头,用不满的眼神看着我,火药味十足的样子。“请您排队!”他怒气冲冲地减道。

 

所有人都在看着我。“你谁啊?这么爱管闲事。”我一米八的个头并不担心他会给我带来麻烦。“别管我是谁,请你排队,这是最起码的公道,难道你不懂?”中年男人不依不饶,语气非常坚定。队列中有人哄笑起来。我只好走回其中一支队伍的后面,情绪被这个人弄得不知所措。

 

“他就是这个样子,对谁都毫不留情面,不要介意。”站在我前面的家伙突然说道。

 

“他是谁啊,那么嚣张?”语气虽然气愤,但我的话却明显的软弱无力。

 

“你不认得他?他就是新城餐馆的老板啊,姓吴,人绝对是个好人,就是脾气怪了点。”

 

我向姓吴的男人望去:这家伙个头不高,却很强壮,皮肤黝黑,好像历经了风吹雨打般的粗犷,手里夹着一只烟卷,手臂上有不少烫痕。他正在和队列中的两位年轻人交谈,向他们介绍今日的特色饭菜。

 

轮到我的时候,餐车上的菜已经没有了,几个盆子都空空的。售饭员难为地看着我:“不好意思,先生,饭菜已经卖完了,您到别家吧。”

 

我气愤地转过身去,暗暗发誓再也不来这家餐馆了。这时,我却突然被叫住了,“请您等一下,我现在就去厨房为您炒菜。”姓吴的男人冲我喊道。

 

我百无聊赖地站在门口等着,屋内已没有空位了,许多人站在门口捧着饭盒吃饭。屋内有人出来时,立即就会有人走进去,把空位子占上。等了约二十分钟,姓吴的男人提着两个饭盒出来了。“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们的饭菜数量是一定的,卖完了就不卖了,记得下次要早一点过来。今天算我请客,拿去吧。”

 

我不理会他的好意,把十块钱塞到他的手里,接过饭盒,转身离开了。我已经耽搁了太久,在深圳,没有哪一个人的时间能经受起耽搁。回到房间时,祥子已经回来了,他满身疲惫地坐在沙发上等着我回来。我知道他一定是累坏了,忙把饭盒放在茶几上,招呼他吃饭。打开一看,我却愣住了,我们的饭盒内,装的是满满的香辣蟹。

  • 标签:海螺肉朋友白石街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南翔评委750积分2013/10/10 15:27:29

    小说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兄弟间的患难情谊,洋溢着温情和人文气息。叙述节奏疾徐有致,感情有所节制,构思也算精巧。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3/09/17 16:03:20

    作者是有想法的,比如那处突然的跳转,让人一下子回不过神来。但作为一种尝试,作者还是坚持自己原先的情节安排。这种安排是否妥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写兄弟情,从患难与共到分道扬镳,作者的叙述是很节制的,对于祥子选择到新城市餐馆打工,一直到文章最后才挑明。那道香辣海螺肉,就是祥子带过去的招牌菜。多年后,意外重逢,成功与落魄,对应了当初的坚持与放弃。情节构思的确下了功夫,但显出些许的刻意。

    分享到:阿北2013/09/18 09:03:04

    其实,在前面,“我”就应该察觉的:祥子为我们摆放羹匙的举动以及我们把酒喝完时,吴老板的小声叹息……

      回复
  • 分享到:深士风3690积分2013/11/19 18:05:52

    阿北这次应该是写的比较匆忙,他其实有冲刺大奖的实力。

      回复
  • 分享到:顾小漫1030积分2013/09/16 17:03:47

    刚好肚子饿了。这标题就让我难受。非常难受地看完了一篇好文。煎熬。

    分享到:阿北2013/09/18 09:05:13

    好菜,再来瓶好酒就更好了……

      回复
  • 分享到:勿语40900积分2013/09/12 16:12:13

    文章写出了社会底层打工者的辛酸生活,还有“香辣海螺肉”的友情,结局有些小感动。

    分享到:阿北2013/09/18 09:04:39

    有许多当时的实景记录,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才会明白。问好

      回复
  • 分享到:阿北1040积分2013/09/11 15:49:36

    修改完毕,定稿了,不再改了。呵呵,问好各位。

    分享到:深士风2013/09/12 04:49:23

    作者干编辑的活,可增加相互理。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新生
  • 南山社区 @南山茉莉
  • 13
  • 300
  • 4
  • 1040
  • 相信爱
  • 时间:2016-08-01
  • 点击:1807
  • 评论:11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王福日评》
  • 陌上花
  • 保定李立军(老李飞刀)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