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丰满的石榴
  • 点击:624评论:92017/12/07 13:53

在下午的各种肖像之中


图谱,南方的影子在码头上缠斗

下午的阳光开始消减它多余的眉梢

我需要各种肖像来缅怀历史

思想像一把刀,可以在流亡中自卫

而曾在内心里默念过的东西

已无法再收回去


下午的人头攒动,如果都跑起来

就会像飘零的叶子一样暗淡,野玫瑰怒放

但每个秋季都不同,那个装运石灰的人

碾碎的石头中掺有他的骨折声

谁能接收一个乞讨的孤儿,他可从来不讲谢谢


我的生活如大部分人的生活

讲究速度,像一个忍者,当世界的大片寒意

穿过我的下颚,那些带有畏惧感的事物

就会被我分辨出来,火苗直立,风呼啸

在下午的各种肖像中,我寻找的彩色头颅

有着贵重,光泽的皮毛和沉重的呼吸



我的孤独美好如初


华灯初上,鸟雀们将重谱它们的歌

而时间在精细的磨盘中转动,像网一样交错

深夜,野兽已不肯过江东

疫苗和玉米在城市的疾控中心笔直

如苦难的停放处


壁炉中木头通红,寒冷之夜从没遇过敌人

那尚未诞生的胎儿

你听见飞蛾舔舐寂寞的声音吗?

除了一道门被打开,墙上的工具正在哀悼

土地的伤残,我的力气正在衰退

温柔的斜坡,难以觉察的深渊

小酒馆在那里,被酒精毒死的人也在那里

中东的土壤嗜好烟火的味道


那些神志不清的中年人啊,你们逃离的光芒

都带着颤抖的死亡,我的祖国恰如我的孤独

但她是开放的,她有一篇致以空寂的祈文

她清晰的天空依靠着一座巨大的山峰

我美好如初,像一条警言



抵达深圳


当胖棕鸟的歌喉在中石化加油站

上方的屋顶歌唱,当模型技术在会展中心

高大的展台上瞬间变为了人

大鹏所城,那古老的石雕,遗憾自己不曾听过

草木之音,不曾有过儿女私情


谁来献词?羊台山让我得到了心中的慈悲

山顶上的鸟鸣,白云,我们最终

需要全然理解生活和命运

让一块染色的破布铺垫行走的悬空

雨滴敲打屋檐的声音如我的预言

深圳,不切实际的怀疑会增加疼痛


我不打算回答自己的反问,一种更好的生活

一只潜鸟的标本,一个女子远方的念情

都带着他们的体温

当我抵达深圳,低矮的独木舟在水面上滑了出去

修辞变得活跃起来,天空充满了禁忌

但云朵仍带着爱的柔性



城市,用噪音保持了平衡


几座相连的高楼,以某种倾斜的姿态

保持了向天空的伸展,可靠的事情

就是多种树,在公园里练习柔术

禁止喧哗的公共场所,喇叭划出一道笔直的刮痕

架设于人行道的广告相互隐瞒真相

餐厅,溢出的油烟味已获胜了骨头

在城市,让我们恰恰不舒服的地方

是它的合情合理,马赛克保持了内部的真身


打碎的玻璃努力举起它的匕首

是的,没有什么比一台切割机更理性

油漆露出了颜色的性情

在消弭的白色空气中,呈现一面墙

灰色的墙支撑着对立两面的水平状

那只踱在墙体上的鸟并没有死亡,它嘴巴里的牙齿

是有人性的,它的面孔是动物的面孔

就好比说,我活在城市,仍具有思乡的功能

市民们将在喧闹中赶走一群老鼠


而我在这种绝望中,听尖叫,听城市的噪音

努力接近一种废弃的象征



午夜奔跑的火焰


交出上半夜和下半夜的中点

蛇在深夜冠以帝王之名,放弃吧

爱是我们最后的幻想

今夜,让火苗去点燃一只饰金的水盆

那些萎谢的花朵会有它自信的语言


南方,奔跑的火焰会在你手中奔跑

随时可以静下之人才像冬眠之人

孩子们继续酣睡,发出均匀的呼吸

尽管某种东西在在我们身上悄悄伸展

像一面旗帜,或者绳子

但没有谁会去识破,或者写下它


火焰,正歌唱着我的南方

你必须跑开才不会被燃烧,在午夜的时间里

那奔跑的火焰携带着命的命名

我看到你的手掌,你的额头溢出水草

正是那些在午夜与火焰一起燃烧的事物

才带有不被吹灭的光芒



在人世,我们素有勾引的本能


你知道,人类的窗子都朝外打开

但我认为如果朝内打开风雨会来得更快一些

那些被我们动过手脚的图片

已不存在修复的功能,大街上

美图让街景增添了无辜的妩媚

影子们深深地躺在地上,它们无罪


在人世,我们素有勾引的本能

红棉袄配上绿裤子,矫情的文字上

多情猫的乖巧如一个人的意念,我沉迷于多情

空房间里,曾经有过多次颤栗

从壁画上走下来的女人,与我亲吻


那些被人类分拣的旗帜飘拂在风中

高楼上的灯光从四面八方合拢,一个哭叫的婴儿

踢开了被子,我停留在靠近洱海的一条船上

那里风光旖旎,并有人们不停进出湖面

他们仿佛地球上刚出炉的墨汁

维持了我的新鲜感



一个人的皮影戏


剥开桔子,可见内部的肉身

跟人的皮肉一致,在冬季的河床上

那渐入佳境的时间有更多的空虚

来供我选择挣扎,没有什么能再让我哭泣了

父亲的年龄已过六十,他还硬朗着

像一个弹簧,宽广总献给松弛的人


内心不可描述的事物强大到失踪

谁能挽救必然的冬天所带来的消瘦

在羊的骨头上面,仍留有青草的味道

我咀嚼活着的过程,用一根棍子

支撑空寂的阴影,我将滞留在出发的旅馆

看天外的艳霞高过屋顶


扮演猎人和狗追逐动物,粉绿的嘴唇啊

一束光将我们送入到心灵最深的地方

今夜辽阔,漆黑的屏幕上,人的灵活双手

拉扯着多变的命运,一个人的皮影戏

将在明年试一试春天的深浅

并用无声的手影来辨识有声的方位



一对偎依的影子


堆满沙子的海岸是轻松的海岸

在两个相爱的影子之间,我不称作为距离

有时,深渊可以抵抗时间的变形

瞬间的黑影,在吵闹的人群中闪耀

一只手和另一只的温暖,会继续旅行


我将丧失在沉重中,爱的门缝

可以塞进去多少呼吸,海边涛声一阵紧似一阵

周游世界的海浪啊,你湿漉漉的身子

像一个写了很多情书的人

也像今夜的我们,制造了雷霆


向外凝视,海屿的顶部正抹去她白天的装饰

谁释放了今夜的火光,两个偎依的影子

真实得令人震惊,是爱,在喧闹的海滩上维持了秩序

是爱,隐入了他们完整的湮灭和前程


当一阵又一阵涛声在夜里来临

熟睡的我们,已一无所知

而安静的沙子从海滩上滑了出去



想写东西


下午,想写东西的冲动非常强烈

工作会议还没开完

我的心思已在构思一只鸟的飞翔

和一个人的出生

那个被人捅破的玻璃窗子刮进了疾风

一场雨在天空穷途末路的时候

就降了下来,远方的爱人,灵魂在打滚

她内心纠结如树根缠绕大地

回到家,陌生人站在我门口

在门上贴优美文字的性病广告,这让我难堪

所以打开电脑后,想写的东西荡然无存

看看远方,树影婆娑,突然想想

人生那么多事情,真不是一下子能写完的

又何必在此一时呢?



我母亲的母亲


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南方的风有一阵清凉

母亲的喉咙似乎卡住了什么

别了,母亲的母亲,我的外祖母

一条让我得以出生的古老的骨头隧道

我将永远再见不到你了


六岁那年,你弯着腰,带着我在山上看牛

健壮的水牛一溜烟跑到了另外一个山头

你背着我狂奔,散乱的头发,激怒的目光

我触碰到你的背部,成串的汗珠,气喘

使命成为一种追逐


前年,八十岁,你拔掉了二颗牙齿

烈日下行走十公里来到我的家

牵着母亲的手,把你积攒下来的核桃

一颗颗从口袋里掏出来

上面有你曾经咬过的痕迹

深夜,你的儿女们发现了你

你在通往另一个尘世的路上紧握着双手


母亲的母亲,我的外祖母

你就是迷途的羔羊,在人世间最后的光阴里

克服了死亡的恐惧,在一种缓慢的退却中

坚硬,如你生下的儿女



秋天河流


秋天的河流干净了很多,河水不紧不慢

光着身子从高处向低处流动

鱼群肥美,低洼处的水草像认出了我们

摇着头,但并不想跟着我走

我知道它们有自己的归宿,腐烂于河流

或者被风带走


这些年,一直在寻找一条横在内心的河流

细小的沙子,隐蔽的翅膀

雨水在它的面上翻滚,光芒在河里盘旋

有汹涌的波涛,有前行的渴望

河流所经过的地方,都留下水的巢穴

我从桥上可以看见大片的鱼群争吵

露出一排排牙齿


秋风拂过,那曾经火焰般绽放的花儿

堆积在季节的伤口,河流,不息的悲哀

我们被画在这料峭的河岸

听秋季后的河流刺耳的冰的手鼓

我向一条水的裂缝靠近,那里有曾经溺死的人

被水偷运到了另一个尘世



沉默,向上挥动着孤独


我愿意挥动手臂,向一个陌生人招手

向一栋高楼的情人致敬,时间那流动的斑点

让一个沉默者更具有魅力

云,滑过太阳的轮盘,孤独者的天堂

抛弃了他唯一可以驾驭的空寂

水上幽暗的图画,被点开


进出于同一个人行通道,到处旅行的人

是在旅行中蹲伏什么,我时刻准备好游戏

随灯盏在人群中狂欢或者颤抖

那让我紧紧抓住的,仍然是不可信的

身体的自由和精神的迷宫


现在薄暮来临,这一年,里程碑浓缩成

冰冷的文字,被群众遗弃的大厅

仿佛有人在敲击舞台的铁钉,我不张扬

在来来往往的爱恨之间,保持着沉默

看壁虎伪装心跳,看太阳下的飞机一刹那的急射

人生没有前哨,只有向上的孤独



虫,爬过了古墓


灵魂,在地底下辛勤地工作

腐烂的尸体啊,从宋朝开始挣扎

今天还带着伤痕,虫,真实的尾随者

饥饿的嘴唇像铁格的窗子

它已陶醉于腐肉的味道


所有的鸟来自于西部的山林

高空被风腐蚀,被楼刺穿,云暗淡

夕阳可以是每个人的旗帜

但黑夜掌握了它,每一个古墓里

死者有比活着时更拥挤地生活


小屋亮起了灯盏,被命运驱赶的人

被疾病缠身的人,我们现在哭泣和倾听

是因为死后能分辨出更清晰的死亡

人,不死,什么也不是

虫子也不是虫子



观澜街道的夏天


暧昧的光线在街道的人群中消失后

观澜街道的夏天开始慢慢变热

我们在黑暗的房间里相互抚摸

讨厌的蚊子飞来飞去

手掌是被支配的另一种情感动物


电梯,在花园小区的升降中

感到了孤独和害怕,但电并没有放过它

在街上,撇清跟其他人的关系

我可以安心选择更多的食物

这个夏天,卖弄身材的人很多

我没有仔细欣赏小腿以上的部位,怕滋扰民众


喧闹后,更多新鲜的东西均有磨损

雨忽然停止,风腐蚀了门窗和花粉

在观澜,如果要询问清楚生活和来路

必须在微暗的灯火中重新梳理一次这里的秩序

这里曾经的爱,恨以及那些摆件的位置

还要观察那些生意惨淡的门面

挣扎,消失,又接着回归,亮起灯



地下铜


暗中的事物,离我有一段骨骼的距离

花白颜色的乳房上罩着铁的布衣

我抚摸隔壁的洒水瓶,声音穿透墙壁

地下,铜开始发情,生出绿来


我没有情敌,所以一直珍藏着这样美好的岁月

河流在暗道里自由涌动,一颗心

挂在悬壁上,是一种更深且外在的东西

让我采取了不同的态度,对于铜

对于深埋于地下的铜


深入,在五百米的故乡

岩石的躯体横在截面上,那清澈的沉重

彷如铜的再一次起身,在地下,我与绿搏斗

在地表,已看不到我的光荣



在宽阔之地


在宽阔之地,野火自由燃烧

水流向它的腹地,一种药草替大地疗伤

而狮子在它的尖爪上摆弄带血的骨头

风不断地擦掉天空的内景,一片乌云

在宽阔之地,它黑暗的嘴里含着巨大的谎言


如果远行,我将赋予某种人的特征

光已经来临,它一定会照射什么

轻柔的锤子敲击,那个平静中观望世界的人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肖像深圳石榴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17-12-11
  • 木易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08
  • 故里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2-08
  • 瓜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2-07
  • 木易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2-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木易6160积分 2017/12/07 14:27:37
    • 分享到:
  • 这当说是志武兄的典型诗歌还是非典型诗歌?在这里,我鲜有看到“故乡”、“土地”、“城市”、“火车”、“流浪”、“厂房”等熟悉的符号,但是,我又通篇看到一个在不断探寻,探寻内在自我,探寻外物,那些石榴、那些蓝天白云……探寻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并如何与之共处。人是皮影,又是影子,身上像石榴一样长满颗粒,但饱满的颗粒中总有晶莹的汁液,耐人咀嚼。
  • 感谢兄弟的深读,如有时间加我微信 13691936348 ,详聊。
  • 回复

  • (续)里行间,让情绪表达在文字蒙皮下,如同水在沼泽草甸底悄悄流淌,意境深厚幽远。
  • 回复
  • 这是一张色彩极浓的现代诗的组合柜,透亮又暗红的错落层级中遗有典型的海子诗歌体格。其间各种意象层出,像用蘸满翰墨的丹笔提起兔子耳朵时,雄兔前脚扑朔和雌兔媚眼迷离,或置于地上后,双双跳跃,难辨雌雄。 用石榴总装有关无关的万象事物,用石榴籽打包千变人性、万化人脸、多样人生及其异质画皮,幻魅了灯影。 让看得懂、阅不明者都有一种爱读深入的情欲和奇妙青涩的探寻冲动。 而作者身披厚厚社会迷彩保护色,恣意穿行在字
  • 回复
  • 祝贺志武!2013年志武一帮深圳文坛湘军来邻家聚会,记忆犹新。
  • 感谢黄兄长,以后多带动,深谢。

    回复

  •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大概就是表述作者这种类型。看到了字里行间的情绪,却看不穿作者的心思。ennnnn,待我喝口茶再细细品味。
  • 回复
  • 最近来访
  • 670积分
  • 2星
  • 2钻
  • 用文字记录社区,有记录,才会偶存在。
  • 用文字记录社区,有记录,才会偶存在。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75500
  • 3
  • 670
  • 《真人》这篇微咖,题目好、立意好、写得也好。主人公靠着“耍流氓般”的叫号,获得个“真人”的绰号。在他眼里的“真人”,就是厚颜无耻的真坏蛋、真腐败、真流氓;所以,“真人”的称谓加在他的身上,他是当之无愧的!但是,他又受之有愧,他明明是真坏蛋,却要硬装好人,明明是真腐败,却又故作廉洁。这种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伪君子、真小人,是当今政坛腐败分子的普适性品质。他们的“真人”名号,应该诠释为“真正的坏人”。

    北国寒星真人

    2017/12/11 9:37:09
  • 小小说分成三节来讲他俩,是讲姐姐与弟弟,且这个弟弟有些傻。你说他傻吧,在第一节里,他又知道去陪陪那个被酒后驾车撞死了的女人,怕那女的死了睡在那里很孤单。第二节,弟弟还知道给爸爸留下一个肉包子,自己吃的是菜包子,姐姐则一个包子都没吃,只是将弟留下来的肉包子,闻了一下,再闻一下。姐姐真的很懂事。第三节弟弟不知道帮司机拨打电话号,要递给姐姐打,司机不解,姐姐只得给一颗大白免糖给弟吃,司机明白弟有点傻。

    春风妙语他俩

    2017/12/10 23:51:38
  • 这篇文章发表距今已经快十年了。它也被我特意收录在自己的�为爱而生的女子�一书中。十年,又熬过来了,疼痛依然没有远离我的肉体。 但这十年的磨难,令我一天天蜕变得更加坚强甚至认识我的人都说是坚毅。 今天,躺在病床上,揉揉自己的伤痛,窗外太阳那么好,我却无福消受。 帖出此文,只想告诉所以有病的人,不怕 只要还活着,能呼吸就一样是有福的。精神不倒就倒不了!

    香柏树叶再难,也要好好活!

    2017/12/8 15:42:15
  • 天冷,又逢夜晚开讲,加上颈椎病令我感到不适,干脆躲进被窝里,将手机举高,在床上聆听美女作家薛丽娜的开讲!她说——就好像我在森林里藏了一个宝贝,而待会儿我会带着大家一起出发,我准备好了很多路,很多陷阱,但终会指向宝藏的方向。热爱画画的她,写累了可以画画,画累了可以码字。如果说,学了很多年的画画,对她的文学创作有什么帮助。她举例说:关于红色,除了大红、深红、朱红、玫瑰红这些字眼,我还会用“胭脂红”

    吴春丽薛丽娜:文字宝藏背后的铺路人

    2017/12/8 10:18:24
  • 这当说是志武兄的典型诗歌还是非典型诗歌?在这里,我鲜有看到“故乡”、“土地”、“城市”、“火车”、“流浪”、“厂房”等熟悉的符号,但是,我又通篇看到一个在不断探寻,探寻内在自我,探寻外物,那些石榴、那些蓝天白云……探寻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并如何与之共处。人是皮影,又是影子,身上像石榴一样长满颗粒,但饱满的颗粒中总有晶莹的汁液,耐人咀嚼。

    木易丰满的石榴

    2017/12/7 14:27:37
  • 读到你父亲跟曾孙女写信,我很难想像一个老人戴着老花眼镜写字的样子,也想起我的老父亲戴着老花眼为我,为他的曾孙女写电子琴讲义的情形。在科学发达的今天,大家都有手机,都有会上网,微信QQ写东西非常方便,谁还动手写信呢。你的父亲言而有信,亲手写信,为他点赞。这封底信可以作为历史资料好好珍藏,说不定多年后还会升值呢。看来小小的家庭很有人文味,是一个和睦友爱的家庭,父母都有那么大的年纪,互敬互爱,我很欣赏。

    春风妙语言而有信的老父亲

    2017/12/5 17:09:11
  • 我看到你的年终总结心跟着温暖啦。记得你一到网上来,就很认真的读每个文友的文章,像一个土豪一样打赏文友的文章。谁叫我们都好这一口呢?都这么爱好文学,都这么重感情。说实话,以前我上网的时间很多,现在每天像夜猫子一样,别人睡了,我才上网来读文章,看到写得好的文章,本想评论,眼睛都有睁不开了。无论如何,我都有喜欢到这里来,这里是我们的家,这里有一大群好弟妹,好兄长,还有你这个土豪,你我都有是邻家的受益者。

    春风妙语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5 16:21:08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念想,就拿文章中的“辉叔”来讲,好不容易来趟深圳,既不去享受,也不看美景,就想到机场看飞机,而且还不止一次。这一怪异行为让包括文中的“我”在内的广大读者感到费解。待品读完全文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二十多年前,辉叔曾参与过深圳机场道路的建设。本文悬念的设置很让读者“措手不及”,只不过,标题是“达叔”,正文中却变成了“辉叔”这样一种“粗心大意”,实在是不应该呀。

    黄元罗达叔看飞机

    2017/12/5 8:25:02
  • 进邻家的第一天,您就成了我的第一位粉丝,当时看见后瞬间就心存感谢。但因为身体、因为天天还得带小外孙,因为要写作,要接热线搞咨询,特别的忙,加上性格的因素,我又一直是一个不爱串门的喜欢安静的人 ,今天也忍不住情不自禁地来你的领地后就挪不开眼睛了。 字里行间,你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我真心对你说一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都是心甘情愿地默默地固守自己精神家园的人。你这个老师文友,我是交定了!珍重文中见

    香柏树叶看看谁来读我的文章

    2017/12/4 23:06:41
  • 欣赏学习!感恩黄罗元先生!因为您曾对我的文章打赏点赞支持!有时间我还是想来邻家的,因这惦记和被惦记着,就是因为有这些小惦念,因此便研割舍不断对邻家文友的这份情。有时,没有空写评论,也忍不住来看看大家的精彩。您获得点赞最多的一篇文章的赞赏当然也有我的回报(我用细雨的帐号打赏的),我总觉得人家送了我春风,我必回报人家夏雨。爱生活、爱邻家,爱文友!2018,我们还一路同行~

    红红的雨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4 14:48:32
  • 很希望听你讲讲你的故事,充满励志、温情、如何跟病魔作斗争,如何鼓励你身边的人有勇气的生活。更欢迎你在邻家社区文学安家。记得你说我们都很注重精神生活,热爱文学的人比别人不同,心思更加的细腻,更有观察能力,更能耐得住寂寞。小小,放开写吧,我愿意听你讲故事。

    春风妙语致身体有病的女人们

    2017/12/1 23:59:41
  • 能在每周四聆听文友们的讲座,真的很高兴。线上线下活动,无距离的学习,顺便也聊天拉家常。家,就在这里安居。掬一杯茶,捧一杯酒,谈笑风声,谈诗论文。不想发言就静静的听,要想提问,就尽情。若能够难到嘉宾,算提问者技筹。八方文人墨客聚在一起,虽然看不到脸,也很亲热。这里就是哥姐弟妹相随的地方,这里就是吟诗论文的场所。轻松的学习环境,高雅的殿堂,我们还犹豫什么?冒个泡泡还有币币,下周四请早。

    春风妙语​拒绝符号化的伪城市文学写作

    2017/12/1 16:27:31
  • 别人为何评论您的文章?这说明他不仅耐下心来读完了您的文章,而且读完之后还有所感悟;别人为何打赏您的文章?这说明在他看来,您的文章值得打赏,当然了,这里不排除有投机行为。但海选入围不等同于获得相关奖项,就拿今年夏天的睦邻文学奖来说,在初评阶段,很多作品也就止步于海选入围,但也有零打赏、零评论的佳作被评委捞起,被提名进入终评。所以呀,在邻家上,若想脱颖而出,获得嘉奖,还得靠多出精品!期待本家早日圆梦!

    黄元罗故乡情、母子情

    2017/12/1 7:42:27
  • 邻家无疑是实现个人文学梦、精神梦的平台和提升美好生活质量需要的“矛”,激励的不平衡不充分显然是个“盾”。 一如楚国李斯辅秦是从仓库与厕所老鼠的启示中选择的社会定位,作者能站对“家”中位子,以涵养文化、修炼灵魂为目的,推拔平台气质更上层楼,各自获得另外收成,相得益彰。 可贵又可喜的是,作者毅然从物欲横流的紧张繁忙虚浮的日常中解脱松弛闲淡下来,果敢进入汹涌澎湃的几千年文化洪流和

    仁智山水读书月里我对邻家社区文学有话说

    2017/11/30 10:12:12
  • 写这篇小文,实在是心有落差,不得不为之。一个注重养生之道的人,一个年纪活了一大截的人,一个活得仙风道骨的人,在自己的道上,怎就那么地不容,那么地残忍。社会需要我们容人,也更需要我们不以恶来还恶,以别人的恶小,报以更大的恶,甚至以恶行来波及无辜。不想教化什么,但愿能引起读者的反思及共鸣!

    叶紫开道

    2017/11/29 13:57:0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