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凤兮凤兮
  • 点击:4052评论:12017/12/14 20:02

凤兮凤兮

——“叶公好龙”渊源考


1

近年来,古城经济突飞猛进,在全球经济危机的背景下,这个成绩的取得确实来之不易,是年5月,世界叶氏宗亲联谊会在古城召开,全球叶氏会聚一堂,慎终追远,对于老祖宗沈诸梁的事迹赞叹不已,作为古城县的文化副局长,当然也参加了这个会议,看着大家群情激奋,个个慷慨陈词的状况,我感到,在中国,对老祖宗的尊敬和钦服,是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化传统,也许是巨大的深邃的多元的历史空间,才让我们的思想深刻了起来。

历史上的叶公,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在传统典籍里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古代成语里,有一个成语叫“叶公好龙”,在这个成语里,叶公被描述成一个很可笑的,形象和内心反差很大的人物,这个成语影响深远,以至于其竟然掩盖了真正的叶公形象。历史上的叶公到底怎么样?古城这么多的地名都和孔子有关系?孔子和同时代的叶公有怎样联系?叶公好龙故事和成语是怎样出来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成语?这个在我的心里是一个迷。

会后,古城的主要领导通过会议秘书处通知我,参加一个规格很高,范围很小的会议,会议参加人员,只有县委书记,县长,宣传部长,党委秘书和我,会议的中心议题是:让我暂时中止其他工作,近段时间集中精力,从历史资料中查找还原考证一下叶公好龙的渊源,探求一下孔子和古城是怎么“密切接触”的,孔子在古城都留下了什么遗迹,这些地方都体现了孔子的什么样的思想。接了这个任务后,有点忐儿忑不安,这样重大的东西,让我这个名不见经传者来写,感到压力很大。

县委张书记看到了我的压力,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笑了笑说,好好写,我相信你,钱不是问题,问题是这篇文章一定要写好,现在我们做的这些,是要写进古城文化史的,你一定要高度重视,并集中全力写好,要无愧于时代,无愧于历史,无愧于人民。

既然领导的要求这样高,我当然要重视。好在我手下有助手,再加上当下资讯比较发达,历史资料在古城图书馆里找到了一些,随后,通过网络搜索,叶公这个人在我的印象里面逐步的清晰,越来越活跃,越来越真实和完整,叶公好龙的渊源也逐步的浮现出来,2500年前的情状在我眼前上演,我逐步逼近被历史烟雾所笼罩的孔子、叶公,逼近后来的一些儒者、他们从历史的烟尘中走来,向我们诉说这样一个故事——


2

公元前491年,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在斑驳的故道上,过来一队人,前面是一辆牛车,车由于长途的风吹日晒,显得有点儿破旧了,淡灰色的帘布上有星星点点的泥巴,风干了,显得更加发白,似乎泛着疲倦的意味。车的后面跟着20来个随从,年龄也从20-50岁不等,衣服也不怎么光鲜,神情也显得有点儿劳累和疲惫。由于天气比较炎热,牛车上的帘布有一半挑开着,车上坐着一个长者,有60岁左右,面慈善,体格魁梧,不时擦一下脸上的汗水,吩咐前面的车夫说:不用急,天气热,慢一点,等等子路他们,我在车上都这么热,他们步行,当然更热了,我们还是慢点走,等等他们吧。

身材魁梧的子路赶了上来,给老师施礼后说:已经进入叶邑的边境了,这里是楚国权臣沈诸梁的封地,我们看这里民风开化敦纯,土地耕作精细,田间沟渠通畅,在这个纷乱的年代,边民流离,饥民满载于道的形势下,这里确实是别开生面呀。我看这里的人虽稠密,但能安然自乐,人人说话都很和蔼但神情并不完全相同,长者象长者的样子,小孩活跃调皮,女人安道贤淑,这个道德日渐衰落的当下,也属于难得呀。

孔子连连点头说:然也,叶公子高,楚之栋也,若能得其荐推,在楚遂吾愿,必推仁政,复周礼,惠于民,新令发与廷堂,止与野,恩荡四野,泽披楚地,然后推行全国,则事达矣。

子路有点儿不解地说,师傅您辛苦了,师傅您在鲁国,也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身居司寇之职,当年坠三都,是多么风光体面呀,现在我们四处奔波,师傅从55岁开始周游列国,也算是屡挫屡振,然而师傅你想过没有,我们为什么这样总是失败,被别人形容为丧家之犬,在很多地方都随不了我们的意愿,被权臣小人排挤,这个是我们的问题,还是这个世界的问题呀。

孔子让车夫停一下车说:凤择良木而栖,吾之政在境也,境不遂政不推,责不在吾。吾之责任在不遂不止,不达不休。

子路说:敢问公山弗扰、佛肸(赵简子家臣)、阳货(季氏家臣),这些人都是用卑鄙的手段获得权利的,他们能给师傅怎样的推行仁政的环境呢,师傅不是反对家臣操纵国家政令吗,怎么他们一伸出橄榄枝,师傅就想去他们那里谋事呀。

孔子沉默良久说:复周礼、推仁政,途不同,求其归呀,英雄不问出身,周(文王武王)发于丰镐这样的小地方,照样成就天下,君子做事,当定无常行,动无常法,一切都要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而定。当下,吾谈子高,谈仁政,君言此何意也?

子路笑笑说,师傅,您这是转移话题,你是师傅,我们是弟子,就不向你论理了。

子贡说,我有个问题,根据前期传下来的规矩,男女授受不亲,做弟弟的不能碰嫂子的手,如果碰了就是大逆不道的,现在当嫂子落入水中,做弟弟的是不是要救嫂子,如果救就违背了男女授受不亲的要求,如果不救,就违背了仁的主张,请问,师傅到底是救还是不救呀?

孔子说:为仁者,无可无不可,仁,大道也,礼,人之求也,归大道,道中有礼,授受不亲者,平时之要求也,嫂落水,事急也,不出手,仁焉存,理焉用。

子路在一般低声对子贡说,算了,别说了,我们这些做弟子的都没有他能忽悠。

颜回说,希望这次在古城能随了老师的愿望,让他的仁政的主张能在楚国推展开来。我实在是跑累了,天下这么大,怎么就没有一个地方能推行老师的主张的地方的呢。

另外一个弟子,面如农夫,叫樊迟,很有点儿不以为然地说,我觉得跟老师跑,还不如回家种地,回家种地感觉很稳定,现在到处跑,觉得自己的根子都没有了。我很奇怪,老师为什么不给我们讲种地种菜的学问呀,我觉得这样的学问也很重要,想想吧,如果没有土地的奉献,我们该怎么生活,我觉得种地种菜的学问,远远比那些仁呀道呀礼呀重要的多。

子路说,咱们老师是解决大问题的,种地你问老农,种菜你问菜农,要是你觉得在这里学不到什么,你可以回家呀,没有人拦你。在礼崩乐坏的当下,我们不努力,这个世界还能指望谁?

樊迟说,我听说咱老师孔子是个大学问家,也觉得大学问家应该讲有用的东西,所以就不惜送上烤肉,并跑这么远,走进孔门,混得一个学问人的身份,现在我要是回去了。我的这几年的功夫不是白白浪费了吗,再这样下去,我真的担心不但老师的功夫没有学会,反而把本来自己熟悉的种地的本领给忘记了。我现在不是在迷恋将来老师上台,我可以有什么作为,能当什么官。实际上我的理想还是归乡野,侍土地,所以这一路我走得很失意,并不开心呀。

孔子在旁边听到他们的嘀咕后,很猛然对子路说:你给他盘缠,让他走吧,我们这里都是胸怀理想,推行大道的人,我们不讲那些种地种菜等具体的东西。孔子很生气,他想,在顺境的时候,朋友认识了你,在逆境的时候,你认识了朋友。现在自从陈蔡之困开始,孔子感到队伍有点儿不好带了,弟子们是走了一些,但孔子觉得,这些剩下来的人,就是这块大地上的希望,有时候,艰难的环境,反而让自己的队伍更纯洁了。因为一些人投靠自己的时候,是抱着各自的目标的,现在经过洗礼,剩下的人就接近了内心的真实,那些有杂七杂八目的之人,远离的自己。因此每当听到弟子的牢骚,意见,孔子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开了这个人,孔子需要的是一支目标一致,内心纯净的队伍。

子路苦着脸说,老师,现在咱们那里还有什么盘缠呀,你也不是不知道,当下我们连吃的都快没有了。

樊迟也赶忙说,老师,马上就到叶邑了,最大的希望就要出现了,要走,也等我们见了叶公后再让我走呀。

孔子说,不是我赶你,是我不想耽误你。你向我学种地,种菜,就相当于过河找马,你应该找船才对。

樊迟有点儿脸红地说,刚才开了个玩笑,老师不用太在意的,我们继续走吧。

孔子生气的时候,想让樊迟卷铺盖走人。现在冷静了一下,他问问自己的内心,他的内心其实并不想赶樊迟走,因为他觉得樊迟的天赋还不错,是自己弟子中,动手能力最强的,看到杀鸡儆猴的目的已经时间,便缓和了脸色说,走什么呀,天快黑了。

子路说,老师,前面有个村子,我们过去看看,在那里休息一个晚上吧。

孔子说然。

如果能够穿越,回到2500年后当下,我们就可以知道,樊迟,也是孔子七十二贤弟子内的重要人物,继承孔子兴办私学,在儒家学派广受推崇的各个朝代享有较高礼遇。唐赠"樊伯",宋封"益都侯",明称"先贤樊子"。其崇农重稼思想在历史上具有进步意义。古城农业局门口,有樊迟的巨幅画像,这大概是樊迟当时万万想不到的。当时樊迟的感觉只是被孔子说得满脸通红,感到无地自容。


3

进得村子,孔子一行留宿于村西头, 一家姓张的人家。

由于连日的劳累,孔子发型有点散乱,孔子梳发时,孔子把子弟叫过来,一边梳发一边说。

梳发,小事也,事小而道现。

颜回说,这里有什么道呀,不过是简单的头发乱了,梳理一下算了,知识分子总是爱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用复杂化来显示自己的水平,老师您可不要犯这样的毛病呀。

孔子说:治国如梳发,以道为梳,以民为发,道直则民顺,道悖则民乱,天下无道,周礼不在,此非发之过,梳之过也,此乃持梳人之过也。吾观此地,树蓬也、牛欢也、猪怡也、民安也。此何来也?道之惠也,道安来也,持梳人治也,孰为持梳人,叶公子高也。

子路说,老师,你见了老聃以后,我看是道不离口了,还没有到古城呢,你怎么就开始说叶公子高的好话了。

孔子一边梳发一边说:天地之大,皆始于道。看到这里的欣欣向荣,让人不能不有所思索,这里的一切,都是叶公子高治理的结果呀。

子贡打个哈欠说:老师呀,我们还是早点儿睡觉吧,已经奔波了一天了。我观察这里的治安很好呀,我看不会有什么难以预料的麻烦的,况且已经进入楚国的地盘了,这里是叶公的封地,我想不会发生象陈蔡之围那样的事情了。

孔子安然说,心安矣,事毕矣,楚 ,吾之往也,在此治 ,三年功成。

后人便把他梳妆的村子叫做“妆头”,至今村名犹存,在古城东。曾传,村东头原来有一块纪念碑,上书八个大字“以道为梳,以民为发”,此纪念碑毁于文革中。现在,在古城文庙主体文化园里面,存有两个高台上的楼阁,一个叫梳发亭,一个叫愤乐亭,这在全国的文庙体系中,是独特的,全国仅有。

  • 1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凤凰隐士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昆阳森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22
  • 520周冠打赏40000,共计40000
  • 2017-12-1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此文链接历史与现实,当下与未来,不是陈述简单的历史,而是与当下紧密结合,让我们知道了,在叶县,还有这样一个人物,他能干,讲法制,连孔子也说不过他,他就是叶公子高,沈诸梁。同时也让我们知道了,在中国,有那么多隐士,他们的归隐,体现了一种高贵的品质。让我们知道了“叶公好龙”的渊源来处。在这个世界上,挂羊头卖狗肉,挂着文化,道义,实际上都是为了自己似利的人和事,有多少呢?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3钻
  • 年轻就是实力,在写作的道路上毅然前行
  • 年轻就是实力,在写作的道路上毅然前行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1859
  • 6
  • 235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