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击:2832评论:62017/12/17 16:33

最近这段时间,德根叔一直在忙乎一件事——在离自家屋子不到两百米远的一块自留地里挖墓穴。

这件事,整个斜坡村都没有第二个人知晓。原因很简单,这个四周古树参天的斜坡村是个典型的“空巢村”。自从春花婆撒手归天之后,德根叔就成了整个斜坡村唯一的

“守村”人。

最近几年,斜坡村的人都像“中了邪”似的,一个劲往城里搬家。短短几年时间,一个近两百人口的大村寨,最后竟然只剩下了德根叔和春花婆两个人。年过八旬的春花婆是个孤寡老人,无子无女的她除了留守“老营”,别无选择。德根叔则不同,他有儿有女,几个儿女不仅混得不错,而且都还孝顺。但德根叔死活就是不肯跟儿女进城享“清福”。他的理由很简单,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去城里生活不习惯。儿女们拿他没办法,只好依了他。其实,德根叔有自己的小秘密:他不愿跟儿女们进城,除了是对斜坡村这块故土的不舍,更主要是对孤寡老人春花婆的不放心。

从去年开始,德根叔养成了个习惯——每天天刚亮,他就爬起了床,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独自绕着村子里的那几十栋老木屋走一走。每当走到最靠西的那栋吊脚楼前,他总要停下来,然后用力咳嗽几声,直到屋子里传来了“吱嘎”的开门声,他才如释重负般哼着小调往回走。

就在几天前,春花婆毫无征兆地主动找到了德根叔。

“德根,你替人挖了一辈子墓穴,如果我记得没有错,我家细狗和七麻子的墓穴当初就是你挖的。今天我来找你,是想求你一件事。你能不能帮我在细狗父子俩的旁边也挖一座墓穴呀?”春花婆拄着拐杖,倚靠在德根叔家的堂屋门口的圆柱上,一脸的恬静和安详。

“替你挖墓穴?”德根叔目瞪口呆。

德根叔没有理由不震惊。如果他没有记错,春花婆已经有整整五十年没有主动跟他说过话了。更何况,哪有活人去求他人帮自己挖墓穴的道理呀!

德根叔本能地摇摇头。

见德根叔不答应,春花婆在长长哀叹一声之后,转身离开了。

直到春花婆佝偻的背影快要消失在拐弯处,德高叔才猛然意识到了一点什么。“你还健康得很,要长命百岁,不要老是东想西想的!”德根叔放开嗓子冲春花婆的背影喊。

也许是没有听见,也许是不愿理睬德根叔。春花婆没有回头。

德根叔万万没有想到春花婆当晚就死了。

那天,春花婆刚从德根叔家离去,天气就突然变了——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雪下得很大,短短几个小时,地上的积雪就有一尺多深。那一整晚,德根叔都总觉自己心神不宁。第二天,天一亮,德根叔就起了床。他踏着厚厚的积雪来到春花婆的那栋吊脚楼前,使劲地咳嗽了好一会,却没有等来“吱嘎”的开门声的回应。德根叔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等他匆匆地推开春花婆的房门,映入他眼帘的是春花婆僵硬在床前的尸体。

春花婆的墓穴是德根叔挖的。他按照春花婆的嘱托,把她的墓穴挖在了她丈夫七麻子父子俩的中间。春花婆下葬那一刻,一辈子都没有落过泪的德根叔任肆意的泪花挤满了自己的眼眶。

德根叔清楚地记得,五十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天,他第一次开始替人挖墓穴,那次埋葬的人正是春花婆的丈夫七麻子。

对于春花婆丈夫七麻子的死,德根叔是有责任的。在那个疯狂的年代,德根叔做了很多错事,其中最令他感到愧疚和自责的就是他们一帮人曾逼死了春花婆的丈夫七麻子。

年轻时的春花婆是整个米坝乡最漂亮的女人。20岁那年嫁进了斜坡村,也就成了村里那些不安分的男人们茶余饭后意淫的对象。而她那地主女儿的尴尬身份更是让一些居心不良的人找到了诬陷和刁难她的理由。先是有人诬陷春花婆偷摘了生产队的稻穗,结果春花婆被关进了大队部的办公室,而一同被关在那间小小的办公室里的还有村里的一名据说是曾躲在窗前偷听人家新婚夫妇房事的老光棍。等几天后,春花婆被释放出来,整个斜坡村早已漫天都是她和那老光棍的桃色新闻。就在春花婆被释放出来的第二天,她丈夫七麻子就也被抓进了大队部,罪名是私藏枪支,蓄意造反。而证据仅仅是春花婆那6岁不到的独子细狗曾跟村里的几个孩童炫耀过他爸爸有杆很大很长的枪。作为基干民兵营长,德根叔当年参与了整个批斗七麻子的过程。所有的人都没料到七麻子那么不经整——在一次批斗会后,德根叔几人把拒不认罪的七麻子揪到村子旁的冰冷的小河里“浸水”,逼其招供,没想到,不堪羞辱和折磨的七麻子趁德根叔等人不备,一头撞在了尖尖的岩石上,当场就死去了。

七麻子死后,德根叔等人在小河边随便挖了个坑,草草把七麻子埋了。那一年德根叔刚刚20岁。那是他第一次替人挖墓穴。半个月后,春花婆那6岁不到的独子细狗也莫名地死在了大队部的废弃仓库里。德根叔约了几个人,在七麻子的土坟旁挖了一个窝,把那比狗的命还要贱的细狗也埋进了土坑里。

十年后,一个更加寒冷的冬天,德根叔的妻子独自在小河边过滤红薯粉时,不小心跌了一跤,头重重地磕在了一块锋利的岩石上,结果因流血过多死在了离七麻子父子俩的土坟不到十步远的地方。

有人私底下说这是报应。因为德根叔的妻子就是当年受人唆使故意诬陷春花婆偷摘了生产队稻穗的那个人。

这话传到德根叔耳里,他虽然不怎么在意,但潜意识里还是有了些顿悟,顿悟之余便是对春花婆一家的满怀愧疚之意。

德根叔妻子去世不久,竟然有好心人想撮合德根叔与守寡多年的春花婆。也许是倾慕春花婆的美貌,也许是认为这是一个自己赎罪的好机会,德根叔怦然动了心。可春花婆却不买他的账。“跟他?他埋了我老公,埋了我儿子,难道我还要自掘坟墓,等他来埋我自己?这样的男人,老娘不稀罕。”春花婆的话传到了德根叔的耳里。这对已有忏悔之意的德根叔来说是钻心的疼痛。

在那之后的几十年里。春花婆不再嫁,德根叔也未再娶。德根叔开始热衷于替人挖墓穴。几十年下来,便成了整个斜坡村挖墓穴技术最精湛的人。

春花婆的死对德根叔触动很大。他整整闭门睡了三天。三天之后,他打电话给了几个儿女,希望他们半个月后抽空回来陪他过70周岁的生日。

德根叔生日那天,他的几个子女开着小车拖儿带女回到了斜坡村。

走过冷冷清清的庭院,来到自家屋前,大伙推开虚掩的房门,却不见了德根叔的身影。

“爸,我们回来了!”子女们地亲切地呼喊着。但没有人回应。

焦急中,有人想起给德根叔打电话。电话响了,但没有人接听。

究竟怎么回事呢?大家越发惶恐和不安。

“你们看,那是什么?”不知是谁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土堆叫了起来。

那不是咱家的自留地吗?怎么会有那么一堆新挖的泥土?德根叔的几个子女几乎同时绷紧了心弦。

等他们跑过去,才发现那是一座用土砖新砌好的坟墓。走近墓穴,一股浓浓的酒精味扑鼻而来。大伙定睛一看,墓穴里静静躺着的正是他们的老父亲德根叔。而德根叔的身旁是两个醒目的空酒瓶。

几个子女手忙脚乱地把德高叔冰冷的身子从墓穴里拽出来,但起码的常识告诉他们——他们平时滴酒不沾的老父亲德根叔已经因过量饮酒而身亡了。

德根叔躺在自己挖好的墓穴里安详地走了。没有人知道他为何要用这样决然的方式来告别世界。

人们只知道,当村里最后的一名“留守老人”德根叔安详地走了之后,偌大的斜坡村,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上去,都像极了一座冷森森的坟墓。

  • 1
  • 关键词:留守老人空巢村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万群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25
  • 电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万群4举人2017/12/24 17:44:08
    • 分享到:
  • 当乡镇城市化、农村乡镇化成为现实,当大数据显示农村翻天覆地的变化时,有多少偏远之地,只有野草丛生;有多少偏远乡村,已成为记忆!恰如文中的德根叔,替人掘了一辈子的坟墓,最后自掘坟墓,把自己连同那些令人心疯狂令人神伤的往事带进坟墓!语言缓缓而来,情节却暗流涌动,读者的心也跟着波澜起伏。快春节了,读到本文,耳边又想起了那句“常回家看看”……
  • 多谢老师鼓励!

    回复

    • 电击,4举人2017/12/20 22:16:25
    • 分享到:
  • 写得真好。描写农村空巢老人的题材好多。此篇是独辟奚径,情节起伏跌宕,引人入胜。升华了主题。春花婆走了,最后德根叔叔也走了,斜坡村最终成了名副其实的空村了。由德根叔牵涉出的一段历史的恩怨情仇,是特定历史时期的极端故事。德根叔亲自挖掘墓穴,埋葬了春花婆婆的丈夫和儿子。这是多么凄厉的故事。后来无奈埋的春花婆婆。最后自挖自己的坟墓,达到了悲剧的高潮。悲剧是撕碎了给人看的。一段泣血的历史展现出来。
  • 多谢老师鼓励!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2/26 09:12:15
    • 分享到:
  • 《坟》这篇文章,标题挺吓人,内容更是有震撼力!文章中的“坟”不仅埋有“文革”期间被迫害致死的七麻子及其独子细狗,也埋有孤寡老人春花婆和空巢老人德根叔,此外,文章中的“坟”还暗指斜坡村这类改革开放以来不断衍生出的“空巢村”。有时候,像《坟》这类写当下某些不和谐社会现象的文章其实也是一种“正能量”,因为它有可能会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或正视,并对其加以整改或完善。
  • 多谢老师精彩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1100
  • 39
  • 240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