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击:2159评论:62017/12/17 16:33

最近这段时间,德根叔一直在忙乎一件事——在离自家屋子不到两百米远的一块自留地里挖墓穴。

这件事,整个斜坡村都没有第二个人知晓。原因很简单,这个四周古树参天的斜坡村是个典型的“空巢村”。自从春花婆撒手归天之后,德根叔就成了整个斜坡村唯一的

“守村”人。

最近几年,斜坡村的人都像“中了邪”似的,一个劲往城里搬家。短短几年时间,一个近两百人口的大村寨,最后竟然只剩下了德根叔和春花婆两个人。年过八旬的春花婆是个孤寡老人,无子无女的她除了留守“老营”,别无选择。德根叔则不同,他有儿有女,几个儿女不仅混得不错,而且都还孝顺。但德根叔死活就是不肯跟儿女进城享“清福”。他的理由很简单,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去城里生活不习惯。儿女们拿他没办法,只好依了他。其实,德根叔有自己的小秘密:他不愿跟儿女们进城,除了是对斜坡村这块故土的不舍,更主要是对孤寡老人春花婆的不放心。

从去年开始,德根叔养成了个习惯——每天天刚亮,他就爬起了床,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独自绕着村子里的那几十栋老木屋走一走。每当走到最靠西的那栋吊脚楼前,他总要停下来,然后用力咳嗽几声,直到屋子里传来了“吱嘎”的开门声,他才如释重负般哼着小调往回走。

就在几天前,春花婆毫无征兆地主动找到了德根叔。

“德根,你替人挖了一辈子墓穴,如果我记得没有错,我家细狗和七麻子的墓穴当初就是你挖的。今天我来找你,是想求你一件事。你能不能帮我在细狗父子俩的旁边也挖一座墓穴呀?”春花婆拄着拐杖,倚靠在德根叔家的堂屋门口的圆柱上,一脸的恬静和安详。

“替你挖墓穴?”德根叔目瞪口呆。

德根叔没有理由不震惊。如果他没有记错,春花婆已经有整整五十年没有主动跟他说过话了。更何况,哪有活人去求他人帮自己挖墓穴的道理呀!

德根叔本能地摇摇头。

见德根叔不答应,春花婆在长长哀叹一声之后,转身离开了。

直到春花婆佝偻的背影快要消失在拐弯处,德高叔才猛然意识到了一点什么。“你还健康得很,要长命百岁,不要老是东想西想的!”德根叔放开嗓子冲春花婆的背影喊。

也许是没有听见,也许是不愿理睬德根叔。春花婆没有回头。

德根叔万万没有想到春花婆当晚就死了。

那天,春花婆刚从德根叔家离去,天气就突然变了——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雪下得很大,短短几个小时,地上的积雪就有一尺多深。那一整晚,德根叔都总觉自己心神不宁。第二天,天一亮,德根叔就起了床。他踏着厚厚的积雪来到春花婆的那栋吊脚楼前,使劲地咳嗽了好一会,却没有等来“吱嘎”的开门声的回应。德根叔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等他匆匆地推开春花婆的房门,映入他眼帘的是春花婆僵硬在床前的尸体。

春花婆的墓穴是德根叔挖的。他按照春花婆的嘱托,把她的墓穴挖在了她丈夫七麻子父子俩的中间。春花婆下葬那一刻,一辈子都没有落过泪的德根叔任肆意的泪花挤满了自己的眼眶。

德根叔清楚地记得,五十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天,他第一次开始替人挖墓穴,那次埋葬的人正是春花婆的丈夫七麻子。

对于春花婆丈夫七麻子的死,德根叔是有责任的。在那个疯狂的年代,德根叔做了很多错事,其中最令他感到愧疚和自责的就是他们一帮人曾逼死了春花婆的丈夫七麻子。

年轻时的春花婆是整个米坝乡最漂亮的女人。20岁那年嫁进了斜坡村,也就成了村里那些不安分的男人们茶余饭后意淫的对象。而她那地主女儿的尴尬身份更是让一些居心不良的人找到了诬陷和刁难她的理由。先是有人诬陷春花婆偷摘了生产队的稻穗,结果春花婆被关进了大队部的办公室,而一同被关在那间小小的办公室里的还有村里的一名据说是曾躲在窗前偷听人家新婚夫妇房事的老光棍。等几天后,春花婆被释放出来,整个斜坡村早已漫天都是她和那老光棍的桃色新闻。就在春花婆被释放出来的第二天,她丈夫七麻子就也被抓进了大队部,罪名是私藏枪支,蓄意造反。而证据仅仅是春花婆那6岁不到的独子细狗曾跟村里的几个孩童炫耀过他爸爸有杆很大很长的枪。作为基干民兵营长,德根叔当年参与了整个批斗七麻子的过程。所有的人都没料到七麻子那么不经整——在一次批斗会后,德根叔几人把拒不认罪的七麻子揪到村子旁的冰冷的小河里“浸水”,逼其招供,没想到,不堪羞辱和折磨的七麻子趁德根叔等人不备,一头撞在了尖尖的岩石上,当场就死去了。

七麻子死后,德根叔等人在小河边随便挖了个坑,草草把七麻子埋了。那一年德根叔刚刚20岁。那是他第一次替人挖墓穴。半个月后,春花婆那6岁不到的独子细狗也莫名地死在了大队部的废弃仓库里。德根叔约了几个人,在七麻子的土坟旁挖了一个窝,把那比狗的命还要贱的细狗也埋进了土坑里。

十年后,一个更加寒冷的冬天,德根叔的妻子独自在小河边过滤红薯粉时,不小心跌了一跤,头重重地磕在了一块锋利的岩石上,结果因流血过多死在了离七麻子父子俩的土坟不到十步远的地方。

有人私底下说这是报应。因为德根叔的妻子就是当年受人唆使故意诬陷春花婆偷摘了生产队稻穗的那个人。

这话传到德根叔耳里,他虽然不怎么在意,但潜意识里还是有了些顿悟,顿悟之余便是对春花婆一家的满怀愧疚之意。

德根叔妻子去世不久,竟然有好心人想撮合德根叔与守寡多年的春花婆。也许是倾慕春花婆的美貌,也许是认为这是一个自己赎罪的好机会,德根叔怦然动了心。可春花婆却不买他的账。“跟他?他埋了我老公,埋了我儿子,难道我还要自掘坟墓,等他来埋我自己?这样的男人,老娘不稀罕。”春花婆的话传到了德根叔的耳里。这对已有忏悔之意的德根叔来说是钻心的疼痛。

在那之后的几十年里。春花婆不再嫁,德根叔也未再娶。德根叔开始热衷于替人挖墓穴。几十年下来,便成了整个斜坡村挖墓穴技术最精湛的人。

春花婆的死对德根叔触动很大。他整整闭门睡了三天。三天之后,他打电话给了几个儿女,希望他们半个月后抽空回来陪他过70周岁的生日。

德根叔生日那天,他的几个子女开着小车拖儿带女回到了斜坡村。

走过冷冷清清的庭院,来到自家屋前,大伙推开虚掩的房门,却不见了德根叔的身影。

“爸,我们回来了!”子女们地亲切地呼喊着。但没有人回应。

焦急中,有人想起给德根叔打电话。电话响了,但没有人接听。

究竟怎么回事呢?大家越发惶恐和不安。

“你们看,那是什么?”不知是谁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土堆叫了起来。

那不是咱家的自留地吗?怎么会有那么一堆新挖的泥土?德根叔的几个子女几乎同时绷紧了心弦。

等他们跑过去,才发现那是一座用土砖新砌好的坟墓。走近墓穴,一股浓浓的酒精味扑鼻而来。大伙定睛一看,墓穴里静静躺着的正是他们的老父亲德根叔。而德根叔的身旁是两个醒目的空酒瓶。

几个子女手忙脚乱地把德高叔冰冷的身子从墓穴里拽出来,但起码的常识告诉他们——他们平时滴酒不沾的老父亲德根叔已经因过量饮酒而身亡了。

德根叔躺在自己挖好的墓穴里安详地走了。没有人知道他为何要用这样决然的方式来告别世界。

人们只知道,当村里最后的一名“留守老人”德根叔安详地走了之后,偌大的斜坡村,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上去,都像极了一座冷森森的坟墓。

  • 1
  • 关键词:留守老人空巢村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万群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25
  • 电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万群4举人2017/12/24 17:44:08
    • 分享到:
  • 当乡镇城市化、农村乡镇化成为现实,当大数据显示农村翻天覆地的变化时,有多少偏远之地,只有野草丛生;有多少偏远乡村,已成为记忆!恰如文中的德根叔,替人掘了一辈子的坟墓,最后自掘坟墓,把自己连同那些令人心疯狂令人神伤的往事带进坟墓!语言缓缓而来,情节却暗流涌动,读者的心也跟着波澜起伏。快春节了,读到本文,耳边又想起了那句“常回家看看”……
  • 多谢老师鼓励!

    回复

    • 电击4举人2017/12/20 22:16:25
    • 分享到:
  • 写得真好。描写农村空巢老人的题材好多。此篇是独辟奚径,情节起伏跌宕,引人入胜。升华了主题。春花婆走了,最后德根叔叔也走了,斜坡村最终成了名副其实的空村了。由德根叔牵涉出的一段历史的恩怨情仇,是特定历史时期的极端故事。德根叔亲自挖掘墓穴,埋葬了春花婆婆的丈夫和儿子。这是多么凄厉的故事。后来无奈埋的春花婆婆。最后自挖自己的坟墓,达到了悲剧的高潮。悲剧是撕碎了给人看的。一段泣血的历史展现出来。
  • 多谢老师鼓励!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2/26 09:12:15
    • 分享到:
  • 《坟》这篇文章,标题挺吓人,内容更是有震撼力!文章中的“坟”不仅埋有“文革”期间被迫害致死的七麻子及其独子细狗,也埋有孤寡老人春花婆和空巢老人德根叔,此外,文章中的“坟”还暗指斜坡村这类改革开放以来不断衍生出的“空巢村”。有时候,像《坟》这类写当下某些不和谐社会现象的文章其实也是一种“正能量”,因为它有可能会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或正视,并对其加以整改或完善。
  • 多谢老师精彩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1100
  • 39
  • 2400
  • 相对于之前读到的海舒的大部分作品,这组写得通俗易懂。如果说之前的是阳春白雪,这个就是下里巴人。深圳是经济发达的特大城市,来自异乡的栖居者都是为着生活生存而奔忙,海舒却拥有着少见的诗人情怀,难能可贵。朴素的文字流淌着诗人独特的生活感悟,或悲或喜,孤独落寞,在诗人的笔下,都是那么的开合自然,真情流泻。今天正好是七夕,遥祝老友一切安好,也祝那些漂泊的诗兄弟们都有一个圆满的归宿。人生长河,诗意相随。

    剑兰索居深圳

    2018/8/17 18:34:56
  • 这组诗歌给我最初的印象是,语言在表意的过程中频繁的出现“断裂”或“空白”,即活跃中伴有跳跃、奔跑中藏着奔放。但有一个事实不容否认,那就是作者对深圳这座城市的认识可谓是不走寻常路的理性!这足见作者在日常生活中不仅把深圳当作一道美食细细咀嚼,还经常将其从胃里返回嘴里,用笔不停地反刍。

    黄元罗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6 19:07:50
  • 你所经历的,正是我的遇见的,这无数细微的事物所组成的诗章,被一个骑着白马的侠士捂在胸膛。诗人在生活中的不羁和洒脱中找到了可以醉吟之物,正如诗中所说“来,来,来,醉就醉罢,醉后你仍可吟诗桃花潭。 诗人用读者耳熟能详的事物,寄与对生活的无限热爱,没有隐晦的词语,无需用严谨的框架,更不用刻意去搜词刮句,遣词寓意却是信手拈来,只有在这片土地上踏实行走的人,才会时不时就读出盈眶之词。

    袁叙田深圳诗章

    2018/8/16 16:52:55
  • 作为深商故事,挑战性真的特别大,把它上升成小说,更是有难度。李玉做了努力。他称得上商场中人,深谙商业细节,亲历过,听说过的,满眼都是商场风云,写得得心应手,读起来让人感觉很顺,很轻松,也大长见识。但是不是因为写得太快了一点,有的地方略显仓促。以老板助理的身份看待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语气不卑不亢,显得尤为真实可信。尤其是开头,幽默,别开生面。学习了。

    张夏红玫瑰酒店

    2018/8/16 16:47:01
  • 小说洋洋洒洒14万字,仿佛经历了大半人生,细枝末节都是生活的样子。这是一个文青面对生活及家庭压力的自我反省和救赎的过程,像叙述一段漫长而真实的故事。诸多现实问题接肘而来:写作还是工作,爱情还是婚姻,生存的意义等等。种种因素施加在主角身上,气氛忽高忽低,让人忍俊不禁。好似身临其境,被命运掐住了脖子奋力挣扎的状态。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是我,怎么选?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这个命题该如何解答。

    嘲讽小家庭

    2018/8/16 16:25:43
  • 我记得有一句话叫:以日记之,以省我心,且观将来。在人人都忙碌的时代,烈春还能日日记之,把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坚持就是胜利,水滴石穿。即使文字平淡,生活不正是由这许许多多的平淡所之吗?而且平淡生活下,却也是波起云涌,记下来了,日后自己回顾自己曾经走过的生活足迹,也是一种精神财富。

    叶紫凯词日记

    2018/8/16 11:03:16
  • 写深商之难,难在一手写商,一手写人,一手写小公司,一手写大环境,一手写现实之冷峻,一手写世俗之温热,一手写孤绝,一手写众望,一手写死,一手写生,一手写沉重,一手写轻逸。陈卫华的《网》大致兼有。其语言“深商”化,形象鲜活化,踏实沉着,笔底风云。写出若干篇,深圳特色的小说和形象就有了。这样的深圳,全国没有,全世界也没有,这样的深圳人,亦是一样。

    廖令鹏

    2018/8/16 10:23:18
  • 短短的篇幅,居然容纳了两代人的人生。小小一个夜壶,甭管是不是皇上用过的,但至少被作文兄“用”了,看来“我”比杨江山们要“幸运”得多。夜壶有时候不仅仅是个夜壶,还是一根线,串联了几个家庭、几个人物,他们的情感,他们的人生;夜壶同时还是个象征——就像“我”、来香等几个人,或光鲜,或憋屈,或彪悍能干,或灰暗平淡,或仿佛大有来头,或真的一无是处。那么,老了就去night pot吧,这可能是人人的归宿……

    笑笑书生乃特.坡特

    2018/8/16 10:11:58
  • 作者将散文诗、打工者和深圳巧妙结合起来:散文诗优美、富有韵味,打工者走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而深圳则是打工者的“散文诗”。文章中的三个片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若是悲观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迷惘和孤独;你若是奋斗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不懈和努力;你若是向上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机遇和喜悦。

    黄元罗那些你我他(散文诗三首)

    2018/8/15 19:06:07
  • 书生是带着句子奔跑、“跳远、跳得相当远”的人,整组诗读下来,得费些脑细胞。但进入句子的内部,才知是进金矿了。诗人通过独特的个人体验和表达方式,进行叙述、赞美、感慨、探究和诘问,以及个人在深圳的悲喜、得失、彷徨。这组诗金句叠出,“给在天空播种的人以更多的天空,给子弹以出发的机会”、“如果自己不是光,就不要批评另一种光”、“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等等等等。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5 10:40:19
  • 汉刘向《新序�杂事一》:“司君之过而书之,日有记也”后称每天记事的本子或每天所遇到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为“日记”。今天,阅读到晏烈春的《凯词日记》,让我想起很多往事。我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写日记,一直到初中毕业。如今,搁置在老家书柜里的日记本是一大捆。在信息发达的当今社会,现代人却很少记载日记了。而作者还有如此好的习惯,值得钦佩!正如郭沫若《洪波曲》第十章四所说:“请原谅,我要依然抄录我自己的日记。”

    莲花汉子凯词日记

    2018/8/15 10:23:17
  • 由于时间问题,作品在断断续续中看完。关于这个追梦的故事,感人至深。每个来深创业的人儿,必定会有一段跌宕起伏故事,文风简单明了,不也影响人物和故事构架。不过,部分情节可以延伸,明明是精彩的镜头,三言两语便带过未免有些可惜。最后想说,努力生活的人儿会发光。

    嘲讽我们的深圳梦

    2018/8/14 16:11:42
  • 桃德写这篇文章,对于江西人来说功德无量。一是让大伙儿了解了江西,二是让江西人看了倍受鼓舞。江西人自古轻商重读,就是因为有这些领头商人带动下,江西人的头脑也开始开化了,经商的意识越来越强了。文中的几位商人,都是历尽百折而不饶,最好的历练给了最好的人生经验,更是锻造人才的最好方式。写这篇文章,作者是做足了功夫的,人物栩栩如生,过程感人。令人读了不得不为来深创业的商人们叹服!

    叶紫莲商人,深商旗帜上的那一抹红

    2018/8/14 12:52:47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标题的意义深不可见,逐行看去,竟然是一篇写夜壶的小说。文如其人,也许就是用来形容段作文这样的作家的。他平时说话不多,但总是出其不意。不说别的,就像进行了很多铺垫之后,来一句“因为那香港人是她男朋友,谈的不是生意。”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夜壶是个传说,来香也是。

    小宇乃特.坡特

    2018/8/14 10:32: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