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文学梦
  • 点击:953评论:32017/12/18 21:19


一个人在家,甚觉无聊,便想做点事,但思来想去,到底没什么事做,“那就写点什么吧?”脑海里忽然闪过了这个念头。

当下净手、取笔、纸,端坐桌前,握笔在手,竟抖个不停,只想龙飞凤舞大写一番,但到底写什么呢?脑海里一团乱,理不出半点头绪!      

记得读书的时候,我写的作文,老是被语文老师当作范文在课堂上念;每写出一点东西,就会被好读的同学争相传阅,——更为“厉害”的是:读初三的时候,学写武侠小说,没来得及写多长,便被同学们争相传阅,还传到了别班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追了回来。没想因此而一跃成为了班上的一个“人物”,被同学们选为了班干部。那时的自己,的确是有些臭美的。

后来,辍学在家,竟异想天开地想写出个未来,农闲之余,便闭门造车,天天写、夜夜写,不知道有多少个半夜,是被双亲喝令睡的。

第二天一早,又得去干农活。  

村里人见我拿农具走得平静,如看怪物,说:“怎么不出去打工?”

双亲就赔笑,说:“暂时没门路,您有门路没?有就带上他吧。”

我的心里就不是滋味,但我又能说些什么?农村平日里很难看到小伙子、大姑娘的。用老人们的话说:“若不是老了,出去做事没人要,谁会呆在家里?”

——我们老家所指的“门路”,是指有人带着出去挣钱。那时确实没有人带我出去。而跟我一起辍学的,十之八九都被人带出去了。

由于在家没什么经济收入,连买笔、纸都渐渐困难起来了,又不好意思向父母要,只得想方设法地挣钱。

我为此捡过蝉壳,捕过鱼、蛙等。

至于写作,效率是极其低下的:先用笔纸打出个草稿,修改满意后,用钢笔、方格纸一笔一划的誊出来,后拿去小镇上邮寄。

因为老是寄稿超重,怕途中有失,还得挂号,老是会忍不住问:“要多久能到?”老是得到邮局工作人员的回答“最多一个礼拜吧”。

然后便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的等着回复。

在等待中,日子就显得格外漫长!

每投出一篇“作品”半个月左右后,我便会火烧火燎地往村里唯一的小商店冲(本村人的一般邮寄品都会往那里送),无数次地都是失望而返。因为,很多稿件投出去后便如石沉大海了!

一次次的踌躇满志,一次次的失望而返,让我不得不思索人生之路到底在哪里?或许真的在外面吧?

想得多了,便想出去了。

跟父母说起,其实父母见我弄文学到了走火入魔的“境界”,又徒劳无功,他们的心里比我更难受哩!就说:“出去闯世面是好事,见多识广之后,写的东西一定会更好哩!只不过,暂时没门路……”

我说:“那我就自己出去。”

父母硬是不允,那时的心情灰暗到了极点。          

一天,有感而发,一口气写下了一篇心情文字,没做任何修改,就投给了一家杂志社举办的征文大赛。

没想半月左右后,收到了回信,里面有一本特约通讯员证、一张决赛通知书,上面说我的作品被评为了优秀作品,有资格参加特、一、二、三等奖的决赛,跟其它的优秀作品结集出版,为此要付多少参赛费等云云。

有人说:“这是骗子的把戏。”

我不管不顾,当天就汇去了参赛费(记得是45元)。

征文比赛结果还没出来,我已随着堂叔等乡亲去桂林做起了工地上的小工来,这是一种挺累的工作:和水泥、提水泥、用翻斗车装水等等,无一不是重力活,还得风吹日晒雨淋,伙食还可,住宿就十分恶劣了:用一大花沥青纸往地上一铺,七八个人的行李往上面一丢,或当枕头,或占床位,睡觉就拥挤、直挺挺地躺着,活像一具具僵尸!

工余,工友们便聚在一起玩牌(小赌),或结伴逛街游玩。我很少参与其中,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床铺上读、写东西。

除了堂叔不笑话我,还说我将来会有出息外,其他的人,是每见一次就冷嘲热讽一次的:“你一农民,再折腾,又能整出个什么来?”

刚开始,我会很窝火,会多多少少的生他们的气,渐渐地便处之泰然了。           一直做了三个月左右,临近中秋,便回老家过节,想起了征文比赛的事,问母亲,我出去后,可收得了我的信;或其它什么邮寄品没?

母亲说:“没有。”

我的心一凉,抢到小商店。

当时,店内围着两桌人在玩扑克。

我问老板有没有我的邮寄品?他指着一张桌子,说:“所有的邮寄品,都在那上面,自己找吧。”

我仔细地找了一遍,没有。不甘心,更仔细地找了一遍,没有。还是不甘心……一连找了好几遍后,到底是没有。

有那么一刹那,精气神都离我而去了,整个人忽的瘫了下去。

慌得人们忙问:“怎么了?”

回家的路上,我在心里说:“去TMD文学!”

但在每次收拾行李的时候,还是依依不舍地将那本通讯员证带着,无所事事的时候,仔细地看、仔细的摸,然后看书。

我先后在本省(我是广西人),做过室内装修工、批发部送货员、厨师学徒、厨师等等工作,甚至还摆过地摊,终究一事无成。

老是听人说:“要想发财去广东。”终于决定去深圳。

到了深圳后,看着繁华的高楼大厦、活力四射的俊男美女,阴霾之气立时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很快爱上了这个城市,并暗暗发誓:“一定要闯出个名堂来!”

我听从了好友的建议,进了工厂做普工。

之后,每天的生活都很开心:那么多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个个友善、玩得来,更有亲密无间的老乡。

每天都感觉日子过得很快,文学于我只有一点点地位了:我只是依然持续着睡前必看书的习惯, 在那一段思想最平静的时光里,无数次的脑海里闪过一丝丝灵光,手指也无数次的痒痒,只想握笔龙飞凤舞一番,但想起以前的劳而无功,终于罢了。但心里到底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一年多后,有好些老乡都辞职了,整个工厂的老员工也走的七七八八了。

我想:“我也该走了。”黯然辞了工。  

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期间进了一个美资厂做早点厨工,这份工作挺累的:每天半夜三点就得上班,发现同事们老是埋怨没有夜班津贴,但又无计可施。有一天,我心血来潮,写了一篇建议给做早点的人夜班津贴的文稿投进了总经理信箱,几天后,总经理竟然亲临厨房,集合人众,宣布同意了我的想法,还说我的文字能力不错,得到了众人的刮目相看。当时,几年前的那种“臭美”感觉一下子冒了出来。

每晚临睡前,我还是必看书的,但还是感觉空虚,那是属于真正灵魂深处的空虚:很想找个人倾诉什么,但不知该找谁?又如何倾诉?或许只能对自己倾诉吧?所以只有写作,才是最好的倾诉吧?

但笔一入手,记忆条件反射般地回到了以前的劳而无功,想:“写出东西来,又会有什么用?”但不写吧,也确实憋得难受。

纠结了好久后,终于决定操笔:“就算发表不了,写给自己看,也不错啊。”

我把操笔安排在晚上,一天规定两个小时。

一天得悉《江门文艺》文学培训班招生,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有作品,便投过去;再有闲暇,便读文学名著。

虽然到现在,都没能发表过太多文章,但内心平静、充实。我想,这比稿费更重要。

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就中了文学的“毒”了。

回头看几年前唯一赏识我的稿子的征文大赛,发现,那家杂志社在同行中已是小有名气,方知当年并没有“上当受骗”。

至于当年为何“杳无音讯”?可能是因为父母及乡亲们“善意的”谎言跟谎举——扣住了那家杂志社给我的邮寄品,也隐瞒了我事实。他们可能当时想:“既然绞尽脑汁,忙活N久,才出这么点‘成绩’,可见文学是如何的高不可攀!不如让他死心,转移心神,涉足其它事情!”这个推测简直是一定的!这么一想,不禁微微有气,因为在他们眼里,那结果微不足道,但于我却很重要!然而又能怪谁呢?毕竟,那时的自己,已对文学颇有些心灰意冷了。

往事已成过眼云烟,重要的是如何面对当下和未来;

无论做什么事,心态永远都是最重要的。现在与未来,还是得将最主要的精力都放在生存与事业上,文学,就当做一件平静浮躁的心的“雅事”来做:在为世俗的事劳累过后,能抽出时间闲情逸致一下,多美!

写到此,才发现,已到黄昏时,不禁感叹:当真是光阴似箭!大半天,这么一坐,就过来了,要是不写作,可就闲得难过了……



  • 1
  • 关键词:文学梦·旧作·整理·唐献明·文学·写作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雪川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1-02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7/12/21 08:49:54
    • 分享到:
  • 很多人在年少求学时,都曾做过文学梦,但随着对物质主动或被动渴求的日增,这场梦亦渐渐醒来,甚至是破碎!也许这就是所谓“时代发展所带来的难以避免的阵痛”。幸运的是,我们在不经意间闯入了“邻家文学社区”这块能重温旧梦、能重拾纸笔的场所。它在一定程度上令我们的业余时间有所消遣、不断充实!
    • 献明2017/12/27 05:48:22
    • 分享到:
  • 文学梦,是一个非常美丽、美好的梦,诚如黄先生所言:很多人,在青春年少的时候,都曾经做过文学梦,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生存、生活的压力逐渐增大,很多人,便再没有精力、没有时间、甚至是都没有心思,面对文学梦了,也就是梦醒了。这无疑就是一种阵痛,幸好,有了邻家社区,让我们,有了重温文学梦的这么一个美好的平台。真是对邻家,感恩无限。因为,邻家对于爱好文学的,芸芸普通众生来说,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天堂”。

    回复

  • 其实当作家,实现文学梦想,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但是不必过度的去自责和刻意去为之。作家和清洁工的工作都是一个样,只是分工不同而已。我们必须面对,加强自身修养,完成文学梦想。有的穷其一生,也没有实现梦想,这个急不来的,需要坚持,坚持也不一定能成功,所以量力而行,感悟生活,从细微中做起,观察生活的方方面面,才是真实的,最直接的路径,我们不去奢望什么文学大家,只要生活愉快,身心健康,就是最好的,有梦想没错。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0钻
  • 本人简介:献明,男性一枚;酷爱读书与写作
  • 本人简介:献明,男性一枚;酷爱读书与写作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7700
  • 17
  • 4540
  • “不止香港有,深圳也有鹰”。不是观鸟人,写不出这样的文字。前时南兆旭先生送我一本《十字水自然笔记》,将花鸟虫鱼玩活泛了,自然好看,书好看,南昆山十字水自然也就看好了。深圳文化人煞是有招,值得学习。

    因特虎老亨深圳的鹰

    2018/6/15 8:19:26
  • 什么是文化,文化依附在哪里?文化是生活习惯和心理意识的汇集,文化你我生活的点滴中,在草根生活的琐碎中。刻意的,伪装的,远离生活的那些文化,如同无根之萍,不会成为一棵树,更不会成为一片森林!而邻家会!也许100年后,我们已经告别了这个世界,我们留给这个世界的痕迹越来越少,但邻家的痕迹会留着。人们了解我们,不是通过官方的正史,而是通过邻家的文字,这才是我们心灵的流露!

    昆阳森林活法 ——我与邻家文学社区

    2018/6/14 9:47:56
  • “梦想”二字萦绕嘴边,这简短的两个字凝聚了生命所有的力量,梦想是美好的,但实现梦想的道路是曲折的,双耳失明的贝多芬,在那么恶劣的条件下,还能创造出世界之绝响,物理学家霍金,在身体遭受如此折磨的情况下,还坚持为科学做贡献,他们为了梦想,无所畏惧,无数人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遭遇了无数曲折,但我相信只要坚持努力,脚踏实地朝着梦想去攀爬,一步一个脚印,梦想之花一定会绽放出灿烂的梦想之花。

    欣欣​请叫我新农民

    2018/6/13 11:36:28
  • 在规范文辞文旨的传统严肃文学与驰骋创想快意书写的新兴网络文学之间,好恶评价之不同有如天渊,判若云泥,但是可以预期的是:最终大家还是会合流的。金敦兄的这篇《鹏城臻情》第一次发在邻家时审核未予通过,因为太过“网络文学”,经过修改,现在终于通得过了。网络说书会越来越升级文字水准和审美情趣;传统的纯文学,也很快会从新兴的网络小说中找到自己的价值的和出路。我个人看好两者的相互学习与渐行渐近。

    因特虎老亨鹏城臻情

    2018/6/13 8:23:11
  • 在现实中,贫穷会令绝大多数人把理想设得很低,不敢放手一搏,因为害怕再过一无所有的日子;极个别的则孤注一掷并成为他人眼中的幸运儿。观念差异让两类起先有着交集的群体渐行渐远。庆幸的是,文章中的王小千、张哥等人,他们在陪着深圳一起向前大步奔跑的过程中,自始至终都未丢弃“善”之本性,让读者看到温暖。

    黄元罗深圳故事

    2018/6/11 8:37:32
  • 这是一篇完全配得上深圳的深圳故事,也不负改革开放这个宏大的时代命题。人生的有道与无常,机遇与努力,随缘与追梦,明做派与潜规则......在小说中一一呈现,明、灰、暗交替,活色生香。是从中国的视野写深圳,是从全球化的格局写深圳,是从地域的、经济的、人文的三维写深圳,也是从深移民与深二代、深圳三代交融碰撞的角度写深圳。大时代与小人物,好故事与好细节乳水交融,作品中多处心理刻画与对话描写妙到毫巅。惊艳!

    孙行者深圳故事

    2018/6/10 13:52:05
  • 独特的生活经历本身有价值,出之以文字,自然也有价值。新加坡,对于中国写作者而言,似是一个文学上的空白地带。多数中国人只是从旅游常识的角度泛泛了解它。此文有补缺的意义,而且写得质朴、生动、细腻、勾人,几个书写对象的选择,也颇讲究。写出了新加坡的味道,也写出了普罗大众感同身受的人生况味。对新加坡人情世道的描写与发掘,若再丰富些、再深入一些,更好。个别字词句上有些小差错,可订正。

    孙行者新加坡那些事

    2018/6/10 9:31:10
  • 新诗人写古诗人,将对杜甫的敬仰之情抒发得淋漓尽致。谋篇布局很讲究,技法娴熟。善于营造意象,语言精美。咏叹环环相扣,情感充沛,思绪悠远,写得很有耐心。是一组好诗。不过,行数似可精简若不必写这么长,以避免意境上与情绪上的重复。另,个别句子在语法与分行上似有瑕疵,请斟酌。

    孙行者小长诗:怀老杜

    2018/6/10 0:15:51
  • 故事讲得好,有深圳的味道。对于宾馆的经营之道,写得生动,作者宛若道中人;对世相人心的拿捏也颇见功力。语言老到,有自己的风格。是佳作。不足之处是:1、小说三分之二以后的部分,不如前面写的那般从容细腻,略显仓促。2、对苗苗独特性的塑造有点套路化,似新却旧。3、结尾过于刻意,反而失真。

    孙行者深圳的苗苗

    2018/6/10 0:01:27
  • 人与动物,谁更灵长,当真分属于互不相容的两界?善与恶的边界何在,其载体能以屠刀和佛珠区分吗?何为好事坏事?何为好人坏人?不妨在屋檐下看看,在左邻右舍中看看,在七尺之外的山水间看看。天、地、人,规律与世道,是值得文学探究的永恒之谜。本作品构思讲究,有民胞物与之情,有以小寓大之心。

    孙行者屋檐下

    2018/6/9 15:34:04
  • 除了有共性之外,为农之道,也可因人而异,为商之道,也可因人而殊。新农业,新农民,这是中国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值得一写。本文行文质朴,笔下含情,颇为动人。作者的故事,是个有价值的个案,可视为大变局的一个注脚。

    孙行者​请叫我新农民

    2018/6/9 15:16:10
  • 痛点题材,抓住了社会关切——这是主线;另有辅线潜伏,折射社会变迁。叙事从容,在时间的维度(过去与现在)和人物的经度(我、老婆、儿子、孙女、其他人等)上游刃有余。语言讲究,有泥土味儿,也有钢筋水泥味儿,既老派也时尚,不乏幽默感。小作品里有大乾坤,好看。精品!

    孙行者起跑线

    2018/6/9 13:41:13
  • 《小长诗,怀老杜》这组诗写的激情奔放又内敛沉郁。写出了“诗圣”杜甫的精神杜甫的魂,诗人不把老杜当圣人,而当作朋友,赞颂老杜忧国忧民的情怀,人格的高尚,诗艺的精湛,丹青之心,神圣不容侵犯。这是诗人内心的呐喊,也是对现世诗歌的反观,诗人以怀老杜,来表达诗人对诗歌力量的理解与追求。

    范明小长诗:怀老杜

    2018/6/9 9:57:26
  • 《起跑线》文章虽短,不失为一篇好文。较深刻地揭示出教育的现状,某些观念和潜规划,左右和影响着所有的家庭,似乎必须屈从与妥协。这是一种深切的无奈。文末虽然提到“路在脚下,明确的方向和目标比起跑线重要。”但在强大的现实面前,仍然显得那般微弱。

    范明起跑线

    2018/6/9 9:55:39
  • 《屋檐下》写的很有趣味,寓言的形式,拟人化的手法,看出作者写作上的得心应手,构思巧妙,语言驾驭自如,隐喻一些现象,反映出作者文化的自觉,也给读者一些关乎生态环境、生态平衡之启发。文学功用之一也在于此。

    范明屋檐下

    2018/6/9 9:50: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