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解
  • 点击:2888评论:42017/12/19 09:19

天凉了,仿佛只用了一个夜晚。暴露的皮肤被从窗缝里挤进来的秋风一遍遍滑过,在寂静的夜里,微微颤动,却怎么也惊不醒已沉入美梦的我。直到梦里的故事结束了,才发现:自己的腿脚竟凉得像冰一般光滑。

天,一下子蓝得高远。只是这么抬着头,心就能飞得很远。忽然,很想去流浪,最好去广袤的大草原,那里牛羊成群,奶茶飘香……青青的绿草已经泛黄,松软的土壤开始沉睡,蒙古包里柔软的毯子裹着简单的幸福……我会不舍得睡,天天躺在凌乱干燥的枯草间,看天。

我有过那样的日子吗?我都快要忘了。在遥远的大西北,关山草原上还流淌着蜿蜒而刺骨的溪水吗?岸边随着水流舞蹈的草裙里还藏着滑腻腻的黑鱼吗?那只簌簌发抖的小羊羔早已成年了吧?或许,早已不在这人世间了。时间就像草原的风,每年都会刮过那片土地,带走不会被人记住的人和事,绿了又黄,黄了又绿。它不记得一个这样的我了,它不记得所有踏过它身体的人了。

而站在这座祖籍模糊、个人烙印模糊的南方小城里,我也只能靠这单薄的回忆,度过我的冬天。

这段时间,时常会想起那些还不该死去的人的逝去。倘若他们活着,也会和我一样,看到我看到的世界吧?阳光倾泻,鸟语花香;秋风瑟瑟,落叶凋零……史铁生曾说:这个世界是因为我们的存在而存在的,我们的视线走到哪里,这个世界就延伸到哪里。而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世界是不存在的。就像远处的拐角,那里因我们未曾抵达而不存在其他的路口和道路。如此说来,在他眼里,闭上眼睛,这个世界就不存在了。而只有奔向远方,才有真正的远方。这,多少有点唯心主义。可是,又有谁能确认:这个世界在我们的视线之外,依旧无限地延伸并永远发生着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呢?我们总是太乐观,并自以为是。

世界太大了,永恒太遥远。众多生命交错于时间的流里,伴随着遗忘和更迭,不断陷入虚空,又从虚空中生长出来,永不停歇……每当这样的钟声在我耳边鸣响,我便会劝告自己:永远不要和时间较劲,永远不要和这个世界说清楚是非。我们永远在输,从来不会赢,也未曾赢过。我们看到的、知道的,乃至我们每个人的一生,永远是一个微小的点。它不光是流动的,还是不断被这个世界遗忘和抛弃的。生死薄上,密密麻麻的来和去,就是最好的证明。

关于这个命题,总是说着说着,便无话可说了。就像巨大的空,一下子吞噬了所有的光。

幸而,我慢慢开始确信:作为拥有个人思想和意志的人,这样的生命是美好的。不光是因为它短暂,还因为它与其他生命如此不同。虽然,我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别的生命比人类更有意思。比如龟,比人类更长寿;比如鹰,比人类更坚韧更自由;比如丹顶鹤,比人类更懂爱情,更忠贞不渝……这些生命,我只能下辈子、下下辈子,再去体验了。我拥有的只有现在,而现在——我只有这个秋天。我借助这个属于我的这个个体,有了思想、情感,有了表达爱恨的能力,也有了此时此刻你看到的这些铅字。这,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站在这个无比浩大的幻想之巅,我看着无比微小的自己,盘算着自己不多的时光和这个循环而来的秋天,我不知该为自己的卑微而沮丧,还是该为自己根本无需与这个世界较真而释怀。

人,活到一定的状态(不一定很老),总会看到所有问题背后的真相。古人所说的不惑,大概指的就是这个真相,即:看轻自己,看清世界,再看懂自己与这个世界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领导往往会重用年轻人的道理,因为年轻人往往还看不到这个关系,总是怀着天真而鲁莽的热情去奋力拼搏,总以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并试图用自己强大的力量改写命运。在透支健康、交换人格和放弃梦想后,在老之将至的时候,才会幡然醒悟。

可以说:几乎所有的人都会看到这个真相。或早或晚,罢了。但是,“然后”呢?请原谅我,又把读者带入到这个残酷的不确定的命题中。且允许我自问自答一下吧:在“然后”中,我发现:不同的人会选择不同的生活:一部分人选择放弃尊严,竭尽全力地尽享人世繁华;一部分人则黯然神伤,消极度日;更多的人在经历了人生的种种变故而变得安然世故,甚至自私自利起来。当你和无数个老人擦肩而过,或者凝视一张历尽沧桑的脸,你便会找到答案。这个世界之所以能如此安静,正是因为这个真相,略带残酷地平复所有欲望和喧嚣。

我记不清楚自己是何时发现:人是终有一死的。有人说,当一个孩子发现了这一真相,便会一夜长大。我想,我便是从那个不眠之夜,开始长大了吧,并对这一真相,开始了漫长的责备和探索。那种焦灼不安似乎还沉睡在我的心底,时不时就来侵扰一下这个明亮的生命。我开始看少年维特的烦恼,读三毛的撒哈拉沙漠之旅,希望自己能认真地爱一次,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背上一把吉他去流浪,死在冰天雪地的喜马拉雅,身边埋着一个沉重的箱子,里面记录着自己短暂而灿烂的一生……我时常这样幻想,并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

然而,年轻的生命又怎能被一个念头就困住呢?明媚的阳光、孩子的笑靥,每年春天的新绿,让我不断看到希望,看到生命的另一面。总有个声音会从心底里冒出来:我得做点什么。

可是,做点什么呢?写首诗吧,我便写了;画幅画吧,我便画了;生个孩子吧,我便生了……当生活按照自己慢慢冒出来的一问一答中前行时,我发现:凡是能比生命不朽的东西,都是我渴望的。比如:一幅小画,几行小字,一本书,一个故事……我开始着迷创作这些比生命更珍贵的东西,或者说可以活得更长久的东西。我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慢慢嫁接到它们的身体里,一笔一划,一笑一颦都凝固在那黑白两色之中。不经意间:我看到了那个局限之外的无限,看到了无常之中的静止。

为此,我时常感到欣喜,并默默感恩这个生命。

我相信每个人,心头都曾冒出过这样的念头:“做点什么吧”!无论你是初涉社会的年轻人,还是混迹江湖多年的老油条,抑或是已近迟暮的老人,我们的心中,从来都有不灭的希望。我们都希望自己能做出点什么来。那是我们对生命持续的爱与坚守,也是我们质疑了一辈子的关于活着的意义的最后的答案。

是的,默不作声地做点什么吧!不为功名、不为虚位地做点什么。哪怕仅仅是耕种一方土地,盖一栋房子,写几首小诗,画几幅小画,或者生一群健康的孩子……当寒冷的冬天到来的时候,我们可以安然地坐在火炉边,像一只垂垂老矣的鼹鼠一样期待那条长长的隧道可以带我们去更远的地方。我们的内心是温暖的:我们用自己的智慧和辛劳,给这个世界留下了活过的足迹;用自己的思想支配着自己的行为,完整地过完了一生。想必,这就是那个悬在心头一辈子的问题的最后答案。

我想:关于活着,以及为什么活着。我能理解的,也就只是这些了。而且,我确认:关于生死,我们和这个世界和解不了。我只能和自己——握手言和。


  • 1
  • 关键词:生命真相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其实不止生死,很多事都无法和世界和解,我们和世界似乎就是一对天生的冤家;只是对方太强大了,我们与之对垒,毫无胜算。不过幸好,还可以和自己和解。来过,看过,经历过,悲欢离合,得失成败,身处其中,觉得真了不得,过去了,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于是——想写一首诗,就写,想画一幅画,就画,想生一个孩子,就生——该干嘛干嘛。日升月落,花开花谢,一梦不须追往事,明日愁来明日愁;过好当下,万事无忧。阿弥陀佛。
    • 黑雪2017/12/22 12:42:26
    • 分享到:
  • “日升月落,花开花谢,一梦不须追往事,明日愁来明日愁。”诗意地活在当下,想必是书生的另一种领悟吧!文字、朋友和酒,能让我们找到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也是不错的。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7/12/19 10:12:42
    • 分享到:
  • 我似乎应该说点什么,却不知道我能说什么。一百个人有一百种对面生活的方式,对我而言,不念过往,不畏将来。
    • 黑雪2017/12/19 15:59:40
    • 分享到:
  • "不念过往,不畏将来",我喜欢花开不半夏的睿智和从容,充满了豪情和力量。感谢你的品读和打赏,让这个冬天也温暖起来。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140197
  • 14
  • 217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