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解
  • 点击:2179评论:42017/12/19 09:19

天凉了,仿佛只用了一个夜晚。暴露的皮肤被从窗缝里挤进来的秋风一遍遍滑过,在寂静的夜里,微微颤动,却怎么也惊不醒已沉入美梦的我。直到梦里的故事结束了,才发现:自己的腿脚竟凉得像冰一般光滑。

天,一下子蓝得高远。只是这么抬着头,心就能飞得很远。忽然,很想去流浪,最好去广袤的大草原,那里牛羊成群,奶茶飘香……青青的绿草已经泛黄,松软的土壤开始沉睡,蒙古包里柔软的毯子裹着简单的幸福……我会不舍得睡,天天躺在凌乱干燥的枯草间,看天。

我有过那样的日子吗?我都快要忘了。在遥远的大西北,关山草原上还流淌着蜿蜒而刺骨的溪水吗?岸边随着水流舞蹈的草裙里还藏着滑腻腻的黑鱼吗?那只簌簌发抖的小羊羔早已成年了吧?或许,早已不在这人世间了。时间就像草原的风,每年都会刮过那片土地,带走不会被人记住的人和事,绿了又黄,黄了又绿。它不记得一个这样的我了,它不记得所有踏过它身体的人了。

而站在这座祖籍模糊、个人烙印模糊的南方小城里,我也只能靠这单薄的回忆,度过我的冬天。

这段时间,时常会想起那些还不该死去的人的逝去。倘若他们活着,也会和我一样,看到我看到的世界吧?阳光倾泻,鸟语花香;秋风瑟瑟,落叶凋零……史铁生曾说:这个世界是因为我们的存在而存在的,我们的视线走到哪里,这个世界就延伸到哪里。而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世界是不存在的。就像远处的拐角,那里因我们未曾抵达而不存在其他的路口和道路。如此说来,在他眼里,闭上眼睛,这个世界就不存在了。而只有奔向远方,才有真正的远方。这,多少有点唯心主义。可是,又有谁能确认:这个世界在我们的视线之外,依旧无限地延伸并永远发生着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呢?我们总是太乐观,并自以为是。

世界太大了,永恒太遥远。众多生命交错于时间的流里,伴随着遗忘和更迭,不断陷入虚空,又从虚空中生长出来,永不停歇……每当这样的钟声在我耳边鸣响,我便会劝告自己:永远不要和时间较劲,永远不要和这个世界说清楚是非。我们永远在输,从来不会赢,也未曾赢过。我们看到的、知道的,乃至我们每个人的一生,永远是一个微小的点。它不光是流动的,还是不断被这个世界遗忘和抛弃的。生死薄上,密密麻麻的来和去,就是最好的证明。

关于这个命题,总是说着说着,便无话可说了。就像巨大的空,一下子吞噬了所有的光。

幸而,我慢慢开始确信:作为拥有个人思想和意志的人,这样的生命是美好的。不光是因为它短暂,还因为它与其他生命如此不同。虽然,我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别的生命比人类更有意思。比如龟,比人类更长寿;比如鹰,比人类更坚韧更自由;比如丹顶鹤,比人类更懂爱情,更忠贞不渝……这些生命,我只能下辈子、下下辈子,再去体验了。我拥有的只有现在,而现在——我只有这个秋天。我借助这个属于我的这个个体,有了思想、情感,有了表达爱恨的能力,也有了此时此刻你看到的这些铅字。这,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站在这个无比浩大的幻想之巅,我看着无比微小的自己,盘算着自己不多的时光和这个循环而来的秋天,我不知该为自己的卑微而沮丧,还是该为自己根本无需与这个世界较真而释怀。

人,活到一定的状态(不一定很老),总会看到所有问题背后的真相。古人所说的不惑,大概指的就是这个真相,即:看轻自己,看清世界,再看懂自己与这个世界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领导往往会重用年轻人的道理,因为年轻人往往还看不到这个关系,总是怀着天真而鲁莽的热情去奋力拼搏,总以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并试图用自己强大的力量改写命运。在透支健康、交换人格和放弃梦想后,在老之将至的时候,才会幡然醒悟。

可以说:几乎所有的人都会看到这个真相。或早或晚,罢了。但是,“然后”呢?请原谅我,又把读者带入到这个残酷的不确定的命题中。且允许我自问自答一下吧:在“然后”中,我发现:不同的人会选择不同的生活:一部分人选择放弃尊严,竭尽全力地尽享人世繁华;一部分人则黯然神伤,消极度日;更多的人在经历了人生的种种变故而变得安然世故,甚至自私自利起来。当你和无数个老人擦肩而过,或者凝视一张历尽沧桑的脸,你便会找到答案。这个世界之所以能如此安静,正是因为这个真相,略带残酷地平复所有欲望和喧嚣。

我记不清楚自己是何时发现:人是终有一死的。有人说,当一个孩子发现了这一真相,便会一夜长大。我想,我便是从那个不眠之夜,开始长大了吧,并对这一真相,开始了漫长的责备和探索。那种焦灼不安似乎还沉睡在我的心底,时不时就来侵扰一下这个明亮的生命。我开始看少年维特的烦恼,读三毛的撒哈拉沙漠之旅,希望自己能认真地爱一次,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背上一把吉他去流浪,死在冰天雪地的喜马拉雅,身边埋着一个沉重的箱子,里面记录着自己短暂而灿烂的一生……我时常这样幻想,并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

然而,年轻的生命又怎能被一个念头就困住呢?明媚的阳光、孩子的笑靥,每年春天的新绿,让我不断看到希望,看到生命的另一面。总有个声音会从心底里冒出来:我得做点什么。

可是,做点什么呢?写首诗吧,我便写了;画幅画吧,我便画了;生个孩子吧,我便生了……当生活按照自己慢慢冒出来的一问一答中前行时,我发现:凡是能比生命不朽的东西,都是我渴望的。比如:一幅小画,几行小字,一本书,一个故事……我开始着迷创作这些比生命更珍贵的东西,或者说可以活得更长久的东西。我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慢慢嫁接到它们的身体里,一笔一划,一笑一颦都凝固在那黑白两色之中。不经意间:我看到了那个局限之外的无限,看到了无常之中的静止。

为此,我时常感到欣喜,并默默感恩这个生命。

我相信每个人,心头都曾冒出过这样的念头:“做点什么吧”!无论你是初涉社会的年轻人,还是混迹江湖多年的老油条,抑或是已近迟暮的老人,我们的心中,从来都有不灭的希望。我们都希望自己能做出点什么来。那是我们对生命持续的爱与坚守,也是我们质疑了一辈子的关于活着的意义的最后的答案。

是的,默不作声地做点什么吧!不为功名、不为虚位地做点什么。哪怕仅仅是耕种一方土地,盖一栋房子,写几首小诗,画几幅小画,或者生一群健康的孩子……当寒冷的冬天到来的时候,我们可以安然地坐在火炉边,像一只垂垂老矣的鼹鼠一样期待那条长长的隧道可以带我们去更远的地方。我们的内心是温暖的:我们用自己的智慧和辛劳,给这个世界留下了活过的足迹;用自己的思想支配着自己的行为,完整地过完了一生。想必,这就是那个悬在心头一辈子的问题的最后答案。

我想:关于活着,以及为什么活着。我能理解的,也就只是这些了。而且,我确认:关于生死,我们和这个世界和解不了。我只能和自己——握手言和。


  • 1
  • 关键词:生命真相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其实不止生死,很多事都无法和世界和解,我们和世界似乎就是一对天生的冤家;只是对方太强大了,我们与之对垒,毫无胜算。不过幸好,还可以和自己和解。来过,看过,经历过,悲欢离合,得失成败,身处其中,觉得真了不得,过去了,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于是——想写一首诗,就写,想画一幅画,就画,想生一个孩子,就生——该干嘛干嘛。日升月落,花开花谢,一梦不须追往事,明日愁来明日愁;过好当下,万事无忧。阿弥陀佛。
    • 黑雪2017/12/22 12:42:26
    • 分享到:
  • “日升月落,花开花谢,一梦不须追往事,明日愁来明日愁。”诗意地活在当下,想必是书生的另一种领悟吧!文字、朋友和酒,能让我们找到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也是不错的。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7/12/19 10:12:42
    • 分享到:
  • 我似乎应该说点什么,却不知道我能说什么。一百个人有一百种对面生活的方式,对我而言,不念过往,不畏将来。
    • 黑雪2017/12/19 15:59:40
    • 分享到:
  • "不念过往,不畏将来",我喜欢花开不半夏的睿智和从容,充满了豪情和力量。感谢你的品读和打赏,让这个冬天也温暖起来。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115916
  • 13
  • 1940
  • 相对于之前读到的海舒的大部分作品,这组写得通俗易懂。如果说之前的是阳春白雪,这个就是下里巴人。深圳是经济发达的特大城市,来自异乡的栖居者都是为着生活生存而奔忙,海舒却拥有着少见的诗人情怀,难能可贵。朴素的文字流淌着诗人独特的生活感悟,或悲或喜,孤独落寞,在诗人的笔下,都是那么的开合自然,真情流泻。今天正好是七夕,遥祝老友一切安好,也祝那些漂泊的诗兄弟们都有一个圆满的归宿。人生长河,诗意相随。

    剑兰索居深圳

    2018/8/17 18:34:56
  • 这组诗歌给我最初的印象是,语言在表意的过程中频繁的出现“断裂”或“空白”,即活跃中伴有跳跃、奔跑中藏着奔放。但有一个事实不容否认,那就是作者对深圳这座城市的认识可谓是不走寻常路的理性!这足见作者在日常生活中不仅把深圳当作一道美食细细咀嚼,还经常将其从胃里返回嘴里,用笔不停地反刍。

    黄元罗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6 19:07:50
  • 你所经历的,正是我的遇见的,这无数细微的事物所组成的诗章,被一个骑着白马的侠士捂在胸膛。诗人在生活中的不羁和洒脱中找到了可以醉吟之物,正如诗中所说“来,来,来,醉就醉罢,醉后你仍可吟诗桃花潭。 诗人用读者耳熟能详的事物,寄与对生活的无限热爱,没有隐晦的词语,无需用严谨的框架,更不用刻意去搜词刮句,遣词寓意却是信手拈来,只有在这片土地上踏实行走的人,才会时不时就读出盈眶之词。

    袁叙田深圳诗章

    2018/8/16 16:52:55
  • 作为深商故事,挑战性真的特别大,把它上升成小说,更是有难度。李玉做了努力。他称得上商场中人,深谙商业细节,亲历过,听说过的,满眼都是商场风云,写得得心应手,读起来让人感觉很顺,很轻松,也大长见识。但是不是因为写得太快了一点,有的地方略显仓促。以老板助理的身份看待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语气不卑不亢,显得尤为真实可信。尤其是开头,幽默,别开生面。学习了。

    张夏红玫瑰酒店

    2018/8/16 16:47:01
  • 小说洋洋洒洒14万字,仿佛经历了大半人生,细枝末节都是生活的样子。这是一个文青面对生活及家庭压力的自我反省和救赎的过程,像叙述一段漫长而真实的故事。诸多现实问题接肘而来:写作还是工作,爱情还是婚姻,生存的意义等等。种种因素施加在主角身上,气氛忽高忽低,让人忍俊不禁。好似身临其境,被命运掐住了脖子奋力挣扎的状态。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是我,怎么选?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这个命题该如何解答。

    嘲讽小家庭

    2018/8/16 16:25:43
  • 我记得有一句话叫:以日记之,以省我心,且观将来。在人人都忙碌的时代,烈春还能日日记之,把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坚持就是胜利,水滴石穿。即使文字平淡,生活不正是由这许许多多的平淡所之吗?而且平淡生活下,却也是波起云涌,记下来了,日后自己回顾自己曾经走过的生活足迹,也是一种精神财富。

    叶紫凯词日记

    2018/8/16 11:03:16
  • 写深商之难,难在一手写商,一手写人,一手写小公司,一手写大环境,一手写现实之冷峻,一手写世俗之温热,一手写孤绝,一手写众望,一手写死,一手写生,一手写沉重,一手写轻逸。陈卫华的《网》大致兼有。其语言“深商”化,形象鲜活化,踏实沉着,笔底风云。写出若干篇,深圳特色的小说和形象就有了。这样的深圳,全国没有,全世界也没有,这样的深圳人,亦是一样。

    廖令鹏

    2018/8/16 10:23:18
  • 短短的篇幅,居然容纳了两代人的人生。小小一个夜壶,甭管是不是皇上用过的,但至少被作文兄“用”了,看来“我”比杨江山们要“幸运”得多。夜壶有时候不仅仅是个夜壶,还是一根线,串联了几个家庭、几个人物,他们的情感,他们的人生;夜壶同时还是个象征——就像“我”、来香等几个人,或光鲜,或憋屈,或彪悍能干,或灰暗平淡,或仿佛大有来头,或真的一无是处。那么,老了就去night pot吧,这可能是人人的归宿……

    笑笑书生乃特.坡特

    2018/8/16 10:11:58
  • 作者将散文诗、打工者和深圳巧妙结合起来:散文诗优美、富有韵味,打工者走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而深圳则是打工者的“散文诗”。文章中的三个片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若是悲观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迷惘和孤独;你若是奋斗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不懈和努力;你若是向上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机遇和喜悦。

    黄元罗那些你我他(散文诗三首)

    2018/8/15 19:06:07
  • 书生是带着句子奔跑、“跳远、跳得相当远”的人,整组诗读下来,得费些脑细胞。但进入句子的内部,才知是进金矿了。诗人通过独特的个人体验和表达方式,进行叙述、赞美、感慨、探究和诘问,以及个人在深圳的悲喜、得失、彷徨。这组诗金句叠出,“给在天空播种的人以更多的天空,给子弹以出发的机会”、“如果自己不是光,就不要批评另一种光”、“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等等等等。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5 10:40:19
  • 汉刘向《新序�杂事一》:“司君之过而书之,日有记也”后称每天记事的本子或每天所遇到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为“日记”。今天,阅读到晏烈春的《凯词日记》,让我想起很多往事。我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写日记,一直到初中毕业。如今,搁置在老家书柜里的日记本是一大捆。在信息发达的当今社会,现代人却很少记载日记了。而作者还有如此好的习惯,值得钦佩!正如郭沫若《洪波曲》第十章四所说:“请原谅,我要依然抄录我自己的日记。”

    莲花汉子凯词日记

    2018/8/15 10:23:17
  • 由于时间问题,作品在断断续续中看完。关于这个追梦的故事,感人至深。每个来深创业的人儿,必定会有一段跌宕起伏故事,文风简单明了,不也影响人物和故事构架。不过,部分情节可以延伸,明明是精彩的镜头,三言两语便带过未免有些可惜。最后想说,努力生活的人儿会发光。

    嘲讽我们的深圳梦

    2018/8/14 16:11:42
  • 桃德写这篇文章,对于江西人来说功德无量。一是让大伙儿了解了江西,二是让江西人看了倍受鼓舞。江西人自古轻商重读,就是因为有这些领头商人带动下,江西人的头脑也开始开化了,经商的意识越来越强了。文中的几位商人,都是历尽百折而不饶,最好的历练给了最好的人生经验,更是锻造人才的最好方式。写这篇文章,作者是做足了功夫的,人物栩栩如生,过程感人。令人读了不得不为来深创业的商人们叹服!

    叶紫莲商人,深商旗帜上的那一抹红

    2018/8/14 12:52:47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标题的意义深不可见,逐行看去,竟然是一篇写夜壶的小说。文如其人,也许就是用来形容段作文这样的作家的。他平时说话不多,但总是出其不意。不说别的,就像进行了很多铺垫之后,来一句“因为那香港人是她男朋友,谈的不是生意。”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夜壶是个传说,来香也是。

    小宇乃特.坡特

    2018/8/14 10:32: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