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与深圳
  • 点击:212评论:12017/12/31 12:21

城市永远年轻。这句话放在深圳是适用的。年轻成为这座城市最鲜明的标签。深圳的简历大抵如下:性别男;年龄38岁(看起来比实际小,约32岁左右);婚姻状况钻石王老五;职业梦想家兼创业者;个性独立,性格热忱,富于冒险精神,爱好折腾。它和那些历史名城不同(譬如北京、西安、南京),不是用考古学的方式来诠释城市的深度与厚度,而是用不断自我迭代的方式,焕发出鲜活、持久的生命力。它没有资历,它通过改革、创新的方式攒积资历和声名。

深圳毗邻香港,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其成为经济特区中最耀眼的明星。其地域狭长,海岸线贯穿东西,犹似蛟龙入海。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中,深圳占地面积最小,只有北京的八分之一,广州的四分之一,上海的三分之一。它显得“小而美”。它野蛮成长,迅速崛起,从一个偏僻的小渔村华丽变身,成为经济实力强劲的国际化大城市,仅用了三十年的时间。城市发展在宏大叙事背景和框架下循序进行,深圳就像一台庞大的经济加速器,以其惊人的生产力和发展速度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

这也是一座与梦想有关的城市,以其独有的包容性与开放性,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他们怀揣希望与梦想,前赴后继来到这个“美丽新世界”。每个个体都在书写自己的历史、改变自己的命运,然而没人能置身事外,没人能独善其身,一旦踏入深圳,他们就被裹挟到时代的洪涛巨浪中,他们的青春、雄心壮志、爱恨情仇都被编织入这幅宏伟的时代卷轴画中。在伟大的历史进程中,普罗众生显得微不足道,但又不可或缺。普罗众生化身薪火,点燃城市的梦想。伟大者造梦,普罗众生践梦。

在深圳,每个人以自己的方式生活着。天堂?地狱?梦幻乐园?时尚之都?堕落之城?华丽?性感?温情?冷漠?势利?浅薄?几乎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深圳。大多数人都是这个城市的过客,人来了,人走了,城市不会为谁伤悲,不会为谁哭泣。当然,就个人而言,从长远看,每个人(即便是城市的定居者们)都是这座城市的过客,如同每个人都是这个世界的过客一样。

在波德莱尔看来,城市生活最核心的体验是“冷漠”。城市的广阔与个体的微渺相矛盾,城市对永恒发展的追求与城市人的流动性相矛盾,城市的聚居性与人们之间的陌生关系和冷漠相矛盾。城市不折不扣地按生活规则行事。人们对城市的种种主观判断,受他们在城市中的处境及与他人的相处方式所决定。这些评价往往带着浓厚的个人色彩。有人在城市生活中获得归属感和满足感,有人却难以融入城市生活中,他们视城市为牢笼,对任何人事保持距离,以愤世者而非狂欢者、以局外人而非参与者的身份,与这个世界相处。

即使再微渺的个体,他的故事散佚在宽阔的深南大道、绿阴如盖的步行街、狭窄阴暗的无名巷子、密集嘈杂的城中村,以及华强北、东门、蛇口、科技园、深圳北、罗湖口岸……他们的名字不必载入史册,也不会出现在市政府的工作报告、会议纪要、备忘录、批文呈件、官方档案中。他们是城市的匿名者。

 

多年前我在那个寂寞的小山城呆到腻烦。我痛恨所有的确定性,痛恨波澜不起、一眼望到头的人生,痛恨从他人生活的湖面上预见我的命运的倒影,痛恨那个灰旧、破败、日夜轰隆、没有希望的老火车站,痛恨那间长年密不透风、散发着霉味、靠墙摆满会计档案的财务室,痛恨日复一日困在会计循环的迷阵中。生活在别处,我要去远行。我唯一想到的城市只有深圳。它是所有未知城市中最令人难以捉摸的。而未来的不确定性和冒险性是促使我出走的源动力。我如同一个孤注一掷的赌徒,带上虚无飘渺的未来,只身前往深圳。

事实上,是我的怀疑主义和内心不安驱使我来到深圳。对人生的种种困惑和不满,只能靠自己和这个世界、和生活干架,你才会得到答案。当我回首来路,我问自己:你后悔了吗?的确,在某个心情沮丧、身疲心倦的时刻,我曾怀疑我是否做了正确的选择。但当夜阑人静,我扪心自问,即使我不去深圳,我也会在那个山城郁郁寡欢,潦草度日,彼时我才真该后悔呢。

确切地说,那是2005年夏天,我将之称为“五月出走”。我在《五月出走》的文里写道:“五月繁花似锦,阳光灿烂,与往昔任何一个五月没有什么差别,我的世界却在这个季节瓦解崩溃了,这个季节让我感到忧伤、失望,甚至绝望…...”那年我26岁,我引用T·E·劳伦斯的话:要安于无所事事,我还太年轻;要从头开始,我又太年长了。对于那时的我,一切都是速朽的;如今我38岁,我觉得一切刚好。

刚到深圳,我寄宿在朋友的出租屋里。布吉,上水花园。那是一间十平方米左右的单间,独立厨卫。房间摆着一张铁床,朋友和他女朋友一起住,我在床尾的地板上铺一张凉席,算是有了住所。安定下来后,开始找工作。人才市场在罗湖区笋岗附近,宝安北路有市人才大市场(档次略高),宝安南路有罗湖人才市场(档次稍低)。一大早,求职者们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人才市场门前,等待开市。那场景颇似小时候去赶集。男人女人精心打扮,穿着一丝不苟,以最好的形象和精神状态,去迎接每一个改变命运的机遇。那里就像一个公开的、庞大的人贩市集。八点半,人才市场开市,求职者蜂拥而上,如过江之鲫。排队购买入场券,然后上楼,各楼层分区域摆着一排排摊位。摊位后面是一群负责招聘的人事主管,负责收简历,筛选,面试,然后决定是否录用。他们像法官一样,面无表情,冷若冰霜,手握这场生存游戏里生杀予夺的大权。摊位周遭张贴招聘信息,上面写着岗位名称,以及岗位要求、年龄、性别、学历、工作年限、工作经验以及薪资水平等等。求职者将自我简介倒背如流,他们仿佛逛集市一样,游走在各个摊位之间,对号入座,推销自己。我像个滞销品一样,乏善可陈的个人简历无人问津。直到两个月后,一家水电工程公司录用了我,职位是会计。公司在南山,每天早上,我先从布吉坐公交车到上梅林,然后转再乘公司的接送班车。后来,我在南山同乐村租了一间民房,从朋友的住所搬了出来。这是一家员工不到十个人的小公司,老板四十来岁,主要靠人脉关系签项目,然后转包给施工方。财务部除了我,还有一个女出纳,湖南人。老板是北方人,性格直爽,说话不拐弯抹角。小公司组织结构简单,包括销售、财务、行政、前台,就像一支机动灵活的作战部队,用最精简的组织形式,确保公司经营正常运转。公司所有的事,都由老板说了算。我刚到公司上班,老板找我谈话,说会计不能抱着账本过日子,而要协助业务跟进回款,推动销售部门完成经营目标。谈完工作,他用一种严肃、鼓舞的表情看着我,说:“好好干,深圳是个很不错的地方。既然来了,就要想方设法在这里居住下来。”然而我并没想好要“好好干”,我在那家公司只干了两个来月,我就离开了。

我知道,我来深圳不是为了做一名会计的。我在心里暗自期许:平生之志,不在会计。除了写作,我对别的事情都没有兴趣。但我也深知,我无法将写作当成一种职业。一方面,我还没有积攒足够的资本在这个行业立足,另一方面,我亦知道不是光把文章写好就成了,还得找到一条通向文坛的道路。直到今天,这条路我也还没找到。“我从不曾想把写作当成一种职业。这是一个孤栖独立的行动,练习永远无法积蓄资历。”当我读约翰·伯格的《讲故事的人》,我觉得这句话是讲给我听的。是的,练习永远无法积蓄资历,我做过千百次的练习,每一次都转向自身,而不是外部世界。“幸运的是任何人都可以开始这一行动。”这让我稍稍感到慰藉,所有的习作都是值得写下来的。

“成为一名作家”的念头让我没办法做一名“好职员”。想要成为作家的我反抗着作为会计的我。从一家公司跳到另一家公司,并不能平息我内心的躁动,反而感到更加迷惘。路该往哪走,我一直没有想好。最初那几年,我过得并不顺遂。我每天都在想如何不再做会计。哪怕只是做个兼职会计也好,哪怕从事策划、文案编辑之类的跟写作沾边的职业也好,哪怕每个月挣的钱只够勉强糊口也好,我都不在乎,只要不再做会计。可是,幸运之神没有眷顾于我,似乎命中注定,我只被应允做一名会计。2009年,出于偶然,也出于潜心积虑,我不再从事会计,改做他行。此后我变得日益繁忙起来,经常到外地出差,经常熬夜加班。现实生活让我变得务实起来,我离作家梦也越来越远。写作早已不再是我生活的全部,我仍予以自己“写作者”的身份。我是我生活里的记录者,不是为了写给别人看,不是为了获得别人的赞赏,不是为了成为不朽,而是为了自我省思、鞭挞与鼓舞。

人生真是奇妙,当初随时打算撒腿离开,不知不觉就在这里度过了十多年光阴。岁月待我不薄也不厚,靠着自己一点微薄的力量,拼尽全力去生活,终于在这个城市有了一席之地。我仍不时想起我在深圳找的第一份工作,那个如兄长般的工程公司老板带着一丝优越感、一丝责怪问我:“既然来到深圳,就要想方设法在这里居住下来。”如今,我已经明白“居住”的意义。在这里扎下根,用全部的激情与生命,拥抱这方南国热土。

20171231日,写于深圳)

  • 关键词:深圳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深圳是乘改革开放之风后来者居上的时代弄潮儿,这让它相对于北京、上海、广州等传统大都市而言,有着更多的包容性,所以,才会有数不清的异乡人自愿来此淘金、来此寻梦。虽说他们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金没淘到多少、梦未能寻完,但仍牢牢扎根于此,来了就不想走,走了又想回来,这是因为年轻的深圳让他们感到有盼头!
  • 回复
  • 最近来访
  • 7750积分
  • 2星
  • 1钻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2
  • 9700
  • 78
  • 7750
  • 因为热爱邻家,所以才愿意为邻家建言。据说,当年的邻家币之制,是王盛菲提出来的。可见,一个网站想要完善,得多聆听来自民间的智慧建言。关于邻家赛制,元罗一直在邻家玩耍,是最清楚邻家的一切赛制。要完善一个网站的成长,是需要多方达人的集思广益。元罗积极,总是第一时间提出建议。写这样的建议很花时间的,元罗辛苦了!文友们也要多跟帖来讨论2018的新赛制。2018,崭新的开始,全新的赛制,更应有积极参与的我们!

    吴春丽新赛制下应有新变化

    2018/1/15 10:32:34
  • 2018年1月11日(周四)晚上9点的“邻家文弹”可算得上是二十八期邻家文弹中持续时间最长、参与观众最多的一期!整场内容真的如主讲嘉宾费新乾先生那般:“文学发现”设想、“全民写作”计划让“邻家人”热血“沸(费)”腾;“普惠文学”、“皮肤主义”、“有机文学”让“邻家人”“心(新)”中希望满满;2018年,邻家文学社区推出的全新游戏规则让“邻家人”觉得“前(乾)”景一片大好!

    黄元罗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5 8:29:46
  • 谢过先生的分享。生活节奏加快和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催化推进微小说的欣欣向荣,或许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适应的基本原理。先生乃闪小说高手,释疑闪小说推心置腹,施教深入浅出,认真拜读,受益良多。虽说文无定法,却也有基本套路,学习借鉴,少走弯路胜于盲人摸象。更有,狭小空间泼墨闪小说所须的精雕细刻工匠精神,于小小说短篇小说甚至中长篇小说,都有着广泛的意义。

    言默然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12 19:51:54
  • 忆往夕,壁立千仞,共峥嵘;掀新篇,海纳百川,同辉煌。邻家文学,五年里,迎纳天下文笔开创一片天地;新年伊始,费新乾,吹号角,召唤新朋旧友齐聚再接再厉。过往成就,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再创辉煌,须携手并肩同心协力。闻号角,蠢蠢欲动,文笔虽拙,甘洒一腔热血。我辈五零后,读书不多坎坷不少,阅历经历还算厚实,脑憨手笨了一点,何不趁还没迷糊还能敲击键盘,赶在夕阳落山之前,释放淡然恬实的灿烂?

    言默然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4:13:35
  • 昨晚的邻家文弹,张夏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后来的也夸夸嘛。谢林涛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微咖人也夸夸嘛。红月亮说:@憨憨老叟 现在要一千零八。他们的打趣,令我想起苹果手机的更新,苹果手机的更新算是飞快的。关于“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版本,这个是经典版。在此,@憨憨老叟,现在2018年了,什么时候推出一个“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新版,在更齐全的加载中,体会新榜单

    吴春丽夸夸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

    2018/1/12 11:18:54
  • 昨晚,天冷,颈椎病的原因,只能躺在床上,将手机举高来看手机。本期的开讲嘉宾是费老师,精彩怎能错过。 古人写诗讲究章法,把律诗、绝句的布局分为起、承、转、合四个部份。清代学者刘熙载在《艺概》中对此加以总结:“起承转合四字,起者,起下也,连合亦起在内;合者,合上也,连起亦合在内,中间用承用转,皆兼顾起合也。”睦邻要往回追溯,起因是:文学发现,全民写作,邻家币机制…五年睦奖,历经多元磨砺,睦邻模式更成熟

    吴春丽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0:43:20
  • 该首微诗歌“微”言大意,“诗”意人生,南国的冬天虽说很少见到“雪”,但因竞争所带来的“血”雨腥风却着实不少!所以,长期生活在南方的人基本上都有“南方真的很难”之感。友情提醒一下:作者来邻家贴文,若单纯是以文会友,文章篇幅长短不问;若是想搏个“名”或“利”的话,像这样的微诗歌,最好一次性能发上个三五首,作为草根一族,文章篇幅过短,结果大多是“寸草不生”!

    黄元罗南国的冬天

    2018/1/11 9:02:48
  • 很好,很深情,很不装。这不是你惯常的风格,但更朴实,更温柔敦厚。也许面对亲人,一切经验和技巧都是多余的,它只需要情绪的流动,山川草木,磨盘菜畦,都会来帮你,帮助把哀思与深情整理成诗的模样:结构与逻辑,意境与韵味。那些逝去的和仍然健在的亲人,与我们与简单的语言交流着:“你回来了。”“我们都很好,天气很凉,你要多穿点衣服。”但背后却粘连着一切美好。发现和歌咏这种美好,是诗歌应尽的义务。

    笑笑书生致亲人书

    2018/1/10 11:40:14
  • 闪小说因为其篇幅精短,处于快节奏生活状态下的读者们才有时间阅览;闪小说因为其内容精彩,看多了各类文体的读者们才愿意去品阅。本期主讲嘉宾憨憨老叟先生结合其经典作品《碑》《白云飘》《心愿》等给观众们派发了闪小说如何立意、闪小说写作技巧、闪小说怎样造势等一系列“干货”,让我们在2018年第一场暴雪中感到阵阵温暖。

    黄元罗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8 10:01:36
  • 热烈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揭牌暨谢林涛闪小说作品研讨会召开。我作为深圳的一名闪友,发去了贺信。我虽然在闪小说领域没有成就和建树,但是我依然爱着闪小说,也一直进行闪小说创作与学习。并且会一直坚持下去。深圳闪小说开放很多鲜花,有很多闪小说写作高手,他们把爱恨情仇都贯穿其中,得到了许多媒体的认可,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爱,是闪小说创作的高地,我表示热烈祝贺,不遗余力支持闪小说创作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落成!

    潮湿的梦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7 16:00:13
  • “不碰。爸一口回决。”读得我有点心疼啊,春丽,也许这是你自己上次回去的真实事件吧。长年在外,因此同你父亲的见面也越来越少,为了生活,这真是无可奈何的人生啊。见一面便是一面,有时,没有见到面,但思念却是与日俱增的,思念成灾,化作文字了。父亲老了,一碰就碰在他的心坎上,一碰,在聚少离多的多的日子里画上了离别的一个句号,他怎能舍得你的离别啊。不得已而不碰吧。

    红红的雨蝴蝶不飞

    2018/1/6 14:47:25
  • 祝贺闪小说创研基地成立,祝贺谢林涛作品研讨会成功举办。双重喜事真是鼓舞人心。庆幸有老叟老师一直走在创研闪小说的路上。作品来源于生活而又要高于生活,只有对生活无限的热忱和沉淀,才能积累出好的素材。如果先生的墓志铭,白云飘等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谢林涛老师总结的真好。空白不是留白。要在针尖上跳芭蕾,太形象了。

    电击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22:15:06
  • 1月14日,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就要成立,在这个时间上,开讲嘉宾由憨憨老叟来担当,这个契机点的把握,特别好!在此,提前祝挂牌仪式暨谢林涛作品研究讨会圆满成功!本期憨憨老叟的开讲,干货够足,肯定花了很多的心思!要了解闪小说的历史及创作方法,就一定要认真阅读这第27期的邻家文弹。憨憨老叟说,写好闪小说需要四个字:微、新、密、奇。在讲“细节”描写时,还以其作品《白云飘》为例,如此细腻化讲解,让人很是受益!

    吴春丽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15:29:52
  • 实际上这篇篇小说是2017年6月份写出来的,历时半年多时间。我所反应的人生就是一条船。大家在船上可以欣赏沿岸的风景,可以观察美好事物。但是遇到狂风暴雨,舵手不掌好舵,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文章中的幺姑就是其中之一。开始飞黄腾达,后不善于经营管理,听信谗言,不切实际的想法很多,想发大财,结果导致公司倒闭,全军覆灭。最后政府卖掉设备,给员工发生工资,这个就是生活当中的一只船。需要破浪前进,完成生命搏击。

    潮湿的梦一条船

    2018/1/2 22:08:15
  • 很多人希望某篇小说在故事情节上能精彩纷呈,在最终结局上善恶终有报。我们多么愿意看到文章中的“陈小雨”这位如扶桑花般有着微妙的羞涩美的女孩,出污泥而不染,能在某种机缘巧合下有个好的归宿。只不过,“扶桑”也有可能是“服丧”,果不其然,在鸟城某休闲会所大厅里做技师的陈小雨最终也成为她口中的“穿短裙的姐姐”。令人唏嘘的无奈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残酷的现实生活!

    黄元罗夜扶桑

    2018/1/2 10:18:3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