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与深圳
  • 点击:14793评论:22017/12/31 12:21

城市永远年轻。这句话放在深圳是适用的。年轻成为这座城市最鲜明的标签。深圳的简历大抵如下:性别男;年龄38岁(看起来比实际小,约32岁左右);婚姻状况钻石王老五;职业梦想家兼创业者;个性独立,性格热忱,富于冒险精神,爱好折腾。它和那些历史名城不同(譬如北京、西安、南京),不是用考古学的方式来诠释城市的深度与厚度,而是用不断自我迭代的方式,焕发出鲜活、持久的生命力。它没有资历,它通过改革、创新的方式攒积资历和声名。

深圳毗邻香港,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其成为经济特区中最耀眼的明星。其地域狭长,海岸线贯穿东西,犹似蛟龙入海。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中,深圳占地面积最小,只有北京的八分之一,广州的四分之一,上海的三分之一。它显得“小而美”。它野蛮成长,迅速崛起,从一个偏僻的小渔村华丽变身,成为经济实力强劲的国际化大城市,仅用了三十年的时间。城市发展在宏大叙事背景和框架下循序进行,深圳就像一台庞大的经济加速器,以其惊人的生产力和发展速度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

这也是一座与梦想有关的城市,以其独有的包容性与开放性,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他们怀揣希望与梦想,前赴后继来到这个“美丽新世界”。每个个体都在书写自己的历史、改变自己的命运,然而没人能置身事外,没人能独善其身,一旦踏入深圳,他们就被裹挟到时代的洪涛巨浪中,他们的青春、雄心壮志、爱恨情仇都被编织入这幅宏伟的时代卷轴画中。在伟大的历史进程中,普罗众生显得微不足道,但又不可或缺。普罗众生化身薪火,点燃城市的梦想。伟大者造梦,普罗众生践梦。

在深圳,每个人以自己的方式生活着。天堂?地狱?梦幻乐园?时尚之都?堕落之城?华丽?性感?温情?冷漠?势利?浅薄?几乎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深圳。大多数人都是这个城市的过客,人来了,人走了,城市不会为谁伤悲,不会为谁哭泣。当然,就个人而言,从长远看,每个人(即便是城市的定居者们)都是这座城市的过客,如同每个人都是这个世界的过客一样。

在波德莱尔看来,城市生活最核心的体验是“冷漠”。城市的广阔与个体的微渺相矛盾,城市对永恒发展的追求与城市人的流动性相矛盾,城市的聚居性与人们之间的陌生关系和冷漠相矛盾。城市不折不扣地按生活规则行事。人们对城市的种种主观判断,受他们在城市中的处境及与他人的相处方式所决定。这些评价往往带着浓厚的个人色彩。有人在城市生活中获得归属感和满足感,有人却难以融入城市生活中,他们视城市为牢笼,对任何人事保持距离,以愤世者而非狂欢者、以局外人而非参与者的身份,与这个世界相处。

即使再微渺的个体,他的故事散佚在宽阔的深南大道、绿阴如盖的步行街、狭窄阴暗的无名巷子、密集嘈杂的城中村,以及华强北、东门、蛇口、科技园、深圳北、罗湖口岸……他们的名字不必载入史册,也不会出现在市政府的工作报告、会议纪要、备忘录、批文呈件、官方档案中。他们是城市的匿名者。


多年前我在那个寂寞的小山城呆到腻烦。我痛恨所有的确定性,痛恨波澜不起、一眼望到头的人生,痛恨从他人生活的湖面上预见我的命运的倒影,痛恨那个灰旧、破败、日夜轰隆、没有希望的老火车站,痛恨那间长年密不透风、散发着霉味、靠墙摆满会计档案的财务室,痛恨日复一日困在会计循环的迷阵中。生活在别处,我要去远行。我唯一想到的城市只有深圳。它是所有未知城市中最令人难以捉摸的。而未来的不确定性和冒险性是促使我出走的源动力。我如同一个孤注一掷的赌徒,带上虚无飘渺的未来,只身前往深圳。

事实上,是我的怀疑主义和内心不安驱使我来到深圳。对人生的种种困惑和不满,只能靠自己和这个世界、和生活干架,你才会得到答案。当我回首来路,我问自己:你后悔了吗?的确,在某个心情沮丧、身疲心倦的时刻,我曾怀疑我是否做了正确的选择。但当夜阑人静,我扪心自问,即使我不去深圳,我也会在那个山城郁郁寡欢,潦草度日,彼时我才真该后悔呢。

确切地说,那是2005年夏天,我将之称为“五月出走”。我在《五月出走》的文里写道:“五月繁花似锦,阳光灿烂,与往昔任何一个五月没有什么差别,我的世界却在这个季节瓦解崩溃了,这个季节让我感到忧伤、失望,甚至绝望…...”那年我26岁,我引用T·E·劳伦斯的话:要安于无所事事,我还太年轻;要从头开始,我又太年长了。对于那时的我,一切都是速朽的;如今我38岁,我觉得一切刚好。

刚到深圳,我寄宿在朋友的出租屋里。布吉,上水花园。那是一间十平方米左右的单间,独立厨卫。房间摆着一张铁床,朋友和他女朋友一起住,我在床尾的地板上铺一张凉席,算是有了住所。安定下来后,开始找工作。人才市场在罗湖区笋岗附近,宝安北路有市人才大市场(档次略高),宝安南路有罗湖人才市场(档次稍低)。一大早,求职者们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人才市场门前,等待开市。那场景颇似小时候去赶集。男人女人精心打扮,穿着一丝不苟,以最好的形象和精神状态,去迎接每一个改变命运的机遇。那里就像一个公开的、庞大的人贩市集。八点半,人才市场开市,求职者蜂拥而上,如过江之鲫。排队购买入场券,然后上楼,各楼层分区域摆着一排排摊位。摊位后面是一群负责招聘的人事主管,负责收简历,筛选,面试,然后决定是否录用。他们像法官一样,面无表情,冷若冰霜,手握这场生存游戏里生杀予夺的大权。摊位周遭张贴招聘信息,上面写着岗位名称,以及岗位要求、年龄、性别、学历、工作年限、工作经验以及薪资水平等等。求职者将自我简介倒背如流,他们仿佛逛集市一样,游走在各个摊位之间,对号入座,推销自己。我像个滞销品一样,乏善可陈的个人简历无人问津。直到两个月后,一家水电工程公司录用了我,职位是会计。公司在南山,每天早上,我先从布吉坐公交车到上梅林,然后转再乘公司的接送班车。后来,我在南山同乐村租了一间民房,从朋友的住所搬了出来。这是一家员工不到十个人的小公司,老板四十来岁,主要靠人脉关系签项目,然后转包给施工方。财务部除了我,还有一个女出纳,湖南人。老板是北方人,性格直爽,说话不拐弯抹角。小公司组织结构简单,包括销售、财务、行政、前台,就像一支机动灵活的作战部队,用最精简的组织形式,确保公司经营正常运转。公司所有的事,都由老板说了算。我刚到公司上班,老板找我谈话,说会计不能抱着账本过日子,而要协助业务跟进回款,推动销售部门完成经营目标。谈完工作,他用一种严肃、鼓舞的表情看着我,说:“好好干,深圳是个很不错的地方。既然来了,就要想方设法在这里居住下来。”然而我并没想好要“好好干”,我在那家公司只干了两个来月,我就离开了。

我知道,我来深圳不是为了做一名会计的。我在心里暗自期许:平生之志,不在会计。除了写作,我对别的事情都没有兴趣。但我也深知,我无法将写作当成一种职业。一方面,我还没有积攒足够的资本在这个行业立足,另一方面,我亦知道不是光把文章写好就成了,还得找到一条通向文坛的道路。直到今天,这条路我也还没找到。“我从不曾想把写作当成一种职业。这是一个孤栖独立的行动,练习永远无法积蓄资历。”当我读约翰·伯格的《讲故事的人》,我觉得这句话是讲给我听的。是的,练习永远无法积蓄资历,我做过千百次的练习,每一次都转向自身,而不是外部世界。“幸运的是任何人都可以开始这一行动。”这让我稍稍感到慰藉,所有的习作都是值得写下来的。

“成为一名作家”的念头让我没办法做一名“好职员”。想要成为作家的我反抗着作为会计的我。从一家公司跳到另一家公司,并不能平息我内心的躁动,反而感到更加迷惘。路该往哪走,我一直没有想好。最初那几年,我过得并不顺遂。我每天都在想如何不再做会计。哪怕只是做个兼职会计也好,哪怕从事策划、文案编辑之类的跟写作沾边的职业也好,哪怕每个月挣的钱只够勉强糊口也好,我都不在乎,只要不再做会计。可是,幸运之神没有眷顾于我,似乎命中注定,我只被应允做一名会计。2009年,出于偶然,也出于潜心积虑,我不再从事会计,改做他行。此后我变得日益繁忙起来,经常到外地出差,经常熬夜加班。现实生活让我变得务实起来,我离作家梦也越来越远。写作早已不再是我生活的全部,我仍予以自己“写作者”的身份。我是我生活里的记录者,不是为了写给别人看,不是为了获得别人的赞赏,不是为了成为不朽,而是为了自我省思、鞭挞与鼓舞。

人生真是奇妙,当初随时打算撒腿离开,不知不觉就在这里度过了十多年光阴。岁月待我不薄也不厚,靠着自己一点微薄的力量,拼尽全力去生活,终于在这个城市有了一席之地。我仍不时想起我在深圳找的第一份工作,那个如兄长般的工程公司老板带着一丝优越感、一丝责怪问我:“既然来到深圳,就要想方设法在这里居住下来。”如今,我已经明白“居住”的意义。在这里扎下根,用全部的激情与生命,拥抱这方南国热土。

(2017年12月31日,写于深圳)


  • 1
  • 关键词: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10-1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嘲讽4举人2018/10/12 09:22:41
    • 分享到:
  • 深圳是座魅力之都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1/04 09:26:55
    • 分享到:
  • 深圳是乘改革开放之风后来者居上的时代弄潮儿,这让它相对于北京、上海、广州等传统大都市而言,有着更多的包容性,所以,才会有数不清的异乡人自愿来此淘金、来此寻梦。虽说他们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金没淘到多少、梦未能寻完,但仍牢牢扎根于此,来了就不想走,走了又想回来,这是因为年轻的深圳让他们感到有盼头!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2星
  • 1钻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2
  • 15200
  • 83
  • 8850
  • 打赏是对好作品的肯定和鼓励!我觉得,于我想表达喜欢之情的就是写点评论,这样的抒发于我自然。读完全文,很想去香蜜湖看看。我想此刻的香蜜湖一定也是很美的。它有春美、夏的热情、秋的静美。虽然,作者笔下是香蜜湖的秋美。瞧!高山榕躯粗冠盖,大王椰子树笔挺青灰,芭蕉树和风生长……厚重的绿在一浪浪向我们涌来,实在是静心的好去处。其实,在作者的内心里面,不但是自然之美,更美的是人的情怀之美,那种“知礼节而后勇”!

    莲花汉子香蜜湖的秋

    2019/5/13 15:27:04
  • 表面上,是时间帮人完成了救赎,我看,实则是心灵的救赎。心灵的救赎,它源自于内心的净化与提升。看破了尘世中的纷纷扰扰,看透了人间的悲欢离合,才能真正的完成自我救赎。本文讲述的故事很有典型性,也很具思想深度,触动读者的灵魂,引人深思,自省。语言更凝练一些,叙事更有张力一些,将更好!

    老练之一救赎两部曲

    2019/5/9 8:46:47
  • 一只猴子受伤了,见到有其它猴子靠近,就扒开伤口向它们展示,并告诉它们自己是怎么受伤的。无一例外,其它猴子见状就安慰它,有的甚至流下了伤心的眼泪。最后这只猴子因为一遍遍的展示,伤口化脓感染,死了。文中的女子和故事中的猴子是不是有些相像?当人们遇到背叛或伤心之事,一遍遍地去渲染放大是最愚蠢的,不如放手,不是这样显得大度,而是选择了宽恕,伤口可以好得更快。

    白木过深圳湾口岸遇到的豹纹女人

    2019/5/5 22:41:21
  • 阅读完诗作,非常喜欢这样的诗句。“在这个快节奏的繁华都市/他们打算从水底/钓起一些匆忙中遗落的东西”!在繁华喧嚣的都市生活,大家都是不停地忙碌着,我们的眼睛只有在夜色降临时才慢慢苏醒,在夜色笼罩香蜜湖里,我们的眼神流露出满目艳羡。我独自一人彷徨,甚至也有莫名怅惘,但是我们不该就此放弃自己,我们要相信在某些努力过后的时刻:鱼儿也会上钩,你也会有欣喜若狂的时候!

    莲花汉子香蜜湖之夜

    2019/4/25 16:20:37
  • 由我和老爷子给住院的“老爷子”去送饭的经历写普通人家的平凡、苟且与不堪。颇有现实意义,也有一定的思想深度,也能引起我的共鸣。个人以为,文中的一些观点不用直接用文字点破,要含蓄深邃些才好,总之文章的主旨要蕴在文字里,让读者嚼一嚼,品一品才有味道!

    老练之一风雨路上

    2019/4/21 11:09:09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