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与深圳
  • 点击:805评论:12017/12/31 12:21

城市永远年轻。这句话放在深圳是适用的。年轻成为这座城市最鲜明的标签。深圳的简历大抵如下:性别男;年龄38岁(看起来比实际小,约32岁左右);婚姻状况钻石王老五;职业梦想家兼创业者;个性独立,性格热忱,富于冒险精神,爱好折腾。它和那些历史名城不同(譬如北京、西安、南京),不是用考古学的方式来诠释城市的深度与厚度,而是用不断自我迭代的方式,焕发出鲜活、持久的生命力。它没有资历,它通过改革、创新的方式攒积资历和声名。

深圳毗邻香港,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其成为经济特区中最耀眼的明星。其地域狭长,海岸线贯穿东西,犹似蛟龙入海。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中,深圳占地面积最小,只有北京的八分之一,广州的四分之一,上海的三分之一。它显得“小而美”。它野蛮成长,迅速崛起,从一个偏僻的小渔村华丽变身,成为经济实力强劲的国际化大城市,仅用了三十年的时间。城市发展在宏大叙事背景和框架下循序进行,深圳就像一台庞大的经济加速器,以其惊人的生产力和发展速度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

这也是一座与梦想有关的城市,以其独有的包容性与开放性,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他们怀揣希望与梦想,前赴后继来到这个“美丽新世界”。每个个体都在书写自己的历史、改变自己的命运,然而没人能置身事外,没人能独善其身,一旦踏入深圳,他们就被裹挟到时代的洪涛巨浪中,他们的青春、雄心壮志、爱恨情仇都被编织入这幅宏伟的时代卷轴画中。在伟大的历史进程中,普罗众生显得微不足道,但又不可或缺。普罗众生化身薪火,点燃城市的梦想。伟大者造梦,普罗众生践梦。

在深圳,每个人以自己的方式生活着。天堂?地狱?梦幻乐园?时尚之都?堕落之城?华丽?性感?温情?冷漠?势利?浅薄?几乎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深圳。大多数人都是这个城市的过客,人来了,人走了,城市不会为谁伤悲,不会为谁哭泣。当然,就个人而言,从长远看,每个人(即便是城市的定居者们)都是这座城市的过客,如同每个人都是这个世界的过客一样。

在波德莱尔看来,城市生活最核心的体验是“冷漠”。城市的广阔与个体的微渺相矛盾,城市对永恒发展的追求与城市人的流动性相矛盾,城市的聚居性与人们之间的陌生关系和冷漠相矛盾。城市不折不扣地按生活规则行事。人们对城市的种种主观判断,受他们在城市中的处境及与他人的相处方式所决定。这些评价往往带着浓厚的个人色彩。有人在城市生活中获得归属感和满足感,有人却难以融入城市生活中,他们视城市为牢笼,对任何人事保持距离,以愤世者而非狂欢者、以局外人而非参与者的身份,与这个世界相处。

即使再微渺的个体,他的故事散佚在宽阔的深南大道、绿阴如盖的步行街、狭窄阴暗的无名巷子、密集嘈杂的城中村,以及华强北、东门、蛇口、科技园、深圳北、罗湖口岸……他们的名字不必载入史册,也不会出现在市政府的工作报告、会议纪要、备忘录、批文呈件、官方档案中。他们是城市的匿名者。

 

多年前我在那个寂寞的小山城呆到腻烦。我痛恨所有的确定性,痛恨波澜不起、一眼望到头的人生,痛恨从他人生活的湖面上预见我的命运的倒影,痛恨那个灰旧、破败、日夜轰隆、没有希望的老火车站,痛恨那间长年密不透风、散发着霉味、靠墙摆满会计档案的财务室,痛恨日复一日困在会计循环的迷阵中。生活在别处,我要去远行。我唯一想到的城市只有深圳。它是所有未知城市中最令人难以捉摸的。而未来的不确定性和冒险性是促使我出走的源动力。我如同一个孤注一掷的赌徒,带上虚无飘渺的未来,只身前往深圳。

事实上,是我的怀疑主义和内心不安驱使我来到深圳。对人生的种种困惑和不满,只能靠自己和这个世界、和生活干架,你才会得到答案。当我回首来路,我问自己:你后悔了吗?的确,在某个心情沮丧、身疲心倦的时刻,我曾怀疑我是否做了正确的选择。但当夜阑人静,我扪心自问,即使我不去深圳,我也会在那个山城郁郁寡欢,潦草度日,彼时我才真该后悔呢。

确切地说,那是2005年夏天,我将之称为“五月出走”。我在《五月出走》的文里写道:“五月繁花似锦,阳光灿烂,与往昔任何一个五月没有什么差别,我的世界却在这个季节瓦解崩溃了,这个季节让我感到忧伤、失望,甚至绝望…...”那年我26岁,我引用T·E·劳伦斯的话:要安于无所事事,我还太年轻;要从头开始,我又太年长了。对于那时的我,一切都是速朽的;如今我38岁,我觉得一切刚好。

刚到深圳,我寄宿在朋友的出租屋里。布吉,上水花园。那是一间十平方米左右的单间,独立厨卫。房间摆着一张铁床,朋友和他女朋友一起住,我在床尾的地板上铺一张凉席,算是有了住所。安定下来后,开始找工作。人才市场在罗湖区笋岗附近,宝安北路有市人才大市场(档次略高),宝安南路有罗湖人才市场(档次稍低)。一大早,求职者们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人才市场门前,等待开市。那场景颇似小时候去赶集。男人女人精心打扮,穿着一丝不苟,以最好的形象和精神状态,去迎接每一个改变命运的机遇。那里就像一个公开的、庞大的人贩市集。八点半,人才市场开市,求职者蜂拥而上,如过江之鲫。排队购买入场券,然后上楼,各楼层分区域摆着一排排摊位。摊位后面是一群负责招聘的人事主管,负责收简历,筛选,面试,然后决定是否录用。他们像法官一样,面无表情,冷若冰霜,手握这场生存游戏里生杀予夺的大权。摊位周遭张贴招聘信息,上面写着岗位名称,以及岗位要求、年龄、性别、学历、工作年限、工作经验以及薪资水平等等。求职者将自我简介倒背如流,他们仿佛逛集市一样,游走在各个摊位之间,对号入座,推销自己。我像个滞销品一样,乏善可陈的个人简历无人问津。直到两个月后,一家水电工程公司录用了我,职位是会计。公司在南山,每天早上,我先从布吉坐公交车到上梅林,然后转再乘公司的接送班车。后来,我在南山同乐村租了一间民房,从朋友的住所搬了出来。这是一家员工不到十个人的小公司,老板四十来岁,主要靠人脉关系签项目,然后转包给施工方。财务部除了我,还有一个女出纳,湖南人。老板是北方人,性格直爽,说话不拐弯抹角。小公司组织结构简单,包括销售、财务、行政、前台,就像一支机动灵活的作战部队,用最精简的组织形式,确保公司经营正常运转。公司所有的事,都由老板说了算。我刚到公司上班,老板找我谈话,说会计不能抱着账本过日子,而要协助业务跟进回款,推动销售部门完成经营目标。谈完工作,他用一种严肃、鼓舞的表情看着我,说:“好好干,深圳是个很不错的地方。既然来了,就要想方设法在这里居住下来。”然而我并没想好要“好好干”,我在那家公司只干了两个来月,我就离开了。

我知道,我来深圳不是为了做一名会计的。我在心里暗自期许:平生之志,不在会计。除了写作,我对别的事情都没有兴趣。但我也深知,我无法将写作当成一种职业。一方面,我还没有积攒足够的资本在这个行业立足,另一方面,我亦知道不是光把文章写好就成了,还得找到一条通向文坛的道路。直到今天,这条路我也还没找到。“我从不曾想把写作当成一种职业。这是一个孤栖独立的行动,练习永远无法积蓄资历。”当我读约翰·伯格的《讲故事的人》,我觉得这句话是讲给我听的。是的,练习永远无法积蓄资历,我做过千百次的练习,每一次都转向自身,而不是外部世界。“幸运的是任何人都可以开始这一行动。”这让我稍稍感到慰藉,所有的习作都是值得写下来的。

“成为一名作家”的念头让我没办法做一名“好职员”。想要成为作家的我反抗着作为会计的我。从一家公司跳到另一家公司,并不能平息我内心的躁动,反而感到更加迷惘。路该往哪走,我一直没有想好。最初那几年,我过得并不顺遂。我每天都在想如何不再做会计。哪怕只是做个兼职会计也好,哪怕从事策划、文案编辑之类的跟写作沾边的职业也好,哪怕每个月挣的钱只够勉强糊口也好,我都不在乎,只要不再做会计。可是,幸运之神没有眷顾于我,似乎命中注定,我只被应允做一名会计。2009年,出于偶然,也出于潜心积虑,我不再从事会计,改做他行。此后我变得日益繁忙起来,经常到外地出差,经常熬夜加班。现实生活让我变得务实起来,我离作家梦也越来越远。写作早已不再是我生活的全部,我仍予以自己“写作者”的身份。我是我生活里的记录者,不是为了写给别人看,不是为了获得别人的赞赏,不是为了成为不朽,而是为了自我省思、鞭挞与鼓舞。

人生真是奇妙,当初随时打算撒腿离开,不知不觉就在这里度过了十多年光阴。岁月待我不薄也不厚,靠着自己一点微薄的力量,拼尽全力去生活,终于在这个城市有了一席之地。我仍不时想起我在深圳找的第一份工作,那个如兄长般的工程公司老板带着一丝优越感、一丝责怪问我:“既然来到深圳,就要想方设法在这里居住下来。”如今,我已经明白“居住”的意义。在这里扎下根,用全部的激情与生命,拥抱这方南国热土。

20171231日,写于深圳)

  • 1
  • 关键词: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1/04 09:26:55
    • 分享到:
  • 深圳是乘改革开放之风后来者居上的时代弄潮儿,这让它相对于北京、上海、广州等传统大都市而言,有着更多的包容性,所以,才会有数不清的异乡人自愿来此淘金、来此寻梦。虽说他们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金没淘到多少、梦未能寻完,但仍牢牢扎根于此,来了就不想走,走了又想回来,这是因为年轻的深圳让他们感到有盼头!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2
  • 9700
  • 79
  • 7890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