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树林间
  • 点击:481评论:12018/01/02 22:59

转眼到了十二月中旬,冬阳融冶的正午,他在医院门前小树林的铁花镂空长椅上坐着。橘红色的阳光从紫荆叠叠重重又疏空的叶子中泻下来,眼前出现道道光柱。粉红色的花瓣抬头可见,花蕊处的粉红较浅些。偶尔有两三个裹得像粽子的、走路歪歪斜斜的孩子在爸妈的引领下过来小树林稍坐一会,或者在不平坦的草地上逗引几分钟,又偶尔有几个穿着白色蓝条纹病服的病人,轻轻地走来,坐下,眯着布满鱼尾纹的眼睛,看看树,看看树上的花,看看二十多米外车水马龙的六车道沥青大马路,然后起身离开。

他虽然不穿病服,但也是个病人。他有时觉得自己肚里的肠子可能已经开始在腐烂,不然怎么可能阵疼了两个月之久,而且先是肚脐周围疼然后左上腹、右上腹疼,现在已经扩散到整个腹部都有微闪的阵疼。就在刚才,消化内科医生问了他几句关于临床症状的话,就叫他先去验血。验血报告要一个小时才能拿到,加上医院下午两点半才上班,时下才一点十分,他到街边吃了个清真面,这一个多小时不知道去哪里,也去不了哪里,于是转到这片小树林里,坐下。

他的肚子又隐隐作疼。他想起前几天还在看的三岛由纪夫的《春雪》,里面写到佛教的“记忆隔世延续”。要是真能如此,那所有的人便不再惧怕死亡了。然而,这是不可能的。退一步讲,死去的人可以在生者记忆中活着,不过等到同辈的人都一个接一个走了,那死亡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他一直以为,老人能坦然面对死亡是最初记忆在这世上完全消失或者即将完全消失的结果。他记得有次听到某个同事提起,他去探望身患重病,弥留之际的奶奶时,曾听到坐在病床上的她,面对窗口说,如果给我做他,我也愿意。那同事走到窗边看了,下面原来是个伸长脖颈在垃圾箱翻找食物的蓬头垢脸的乞丐。

而立之年将临的他,已经历三名同龄人死亡的事了。首先是那位小考后去铁路上面的少年玩伴,然后是大学时期的一位得白血病的女孩,最后是半个月前同样是得白血病死去的高中女孩。

三个月前高中同班几个同学约好去探望她。她瘦削疲劳的脸颊黑气弥漫,时而会误以为黄昏降临薄暗的白,连她身穿的灰白色碎花睡衣都显黑了,像好多天都不洗了的样子。不过她看起来还很乐观,虽然笑起来有些干裂的嘴唇显得凄凉。几次化疗让她头发都掉光了,戴着灰白色绒帽,里面还裹了头巾。分别时他要了她微信,接下来通过微信时不时鼓励她。

她知道他还在坚持写小说后,就叫他帮她写两段文字,放在轻松筹上,引起别人关注和关心,筹得病款。他认真写了,可是不敢相信,这些个文字连他自己也打动不了。如今想来依然不能原谅自己。语言苍白由于不能进行生命的交互体验。就像少年时用木棍砍断植物枝叶,对植物生命的漠视也是如此。美国有个机构曾针对小孩砍植物这个举动,对几千孩子进行跟踪调查研究,发现漠视植物生命的小孩长大后大多是性格执拗、孤僻甚至暴躁的人,很难有大成就。我没能写出感人的文字,深沉来说也是对生命的漠视吧。有人说:未知生焉知死。没有对生命“生”的意义的追寻,何来对“死”的叩问呢。这些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能体悟,多么“感同身受”都是隔靴搔痒。就像少年初次萌知未来会死去的事实的恐怖和绝望。同样的问题,当年的恐惧和绝望已经变成如今的随遇而安了。

也许是出于内心由衷的歉意和高尚的善良的鼓励吧,他答应她要把她写进自己的小说,不过小说还在写,要她等他,直到把小说写完为止。可是不到三个月便从同学微信心情那里看到她离去的消息,而他那篇写她的小说却迟迟没有动笔。

佛教的“记忆隔代延续”之说,除了发生过的事,也印有当时的面容吧。佛曰:无我相,无众生相。他理解是“相”的背后还有记忆。“相”和“记忆”是分不开的。在“相”与“记忆”冰凝而成的时空里,每一晃光影都携有撞击人心的力度,每一闪碎念都饱含如在目底的惊瞥。他的思绪有些混乱了。

这时一个瘦高的女孩从大路外面顺着鹅卵石小径走进来,她刚才在路口站了一会了。她胸前的蓝色带子挂了两张卡证,一红一蓝。她向他走来,眼神时而游离,里面的瞳仁躲躲闪闪,像看他又不像看他。不过她真的是朝他走来。而他直直盯着她走来,并立在他右侧。

她愣愣驻对着他,有点打颤的右手翻起胸前的一张红色卡,尾音颤抖地说:“您好,我是爱心100公益志愿者,我们就是给贫困地区的小朋友送爱心服务,这是我的公益证。”

他眯了一下眼,装出一副很平静的样子,看清她翻正的卡证,上面确实写着“爱心100公益行”的相关字样,还有华南农业大学某学院的红章,但他不说话。

她继续说:“你可以给小朋友认捐书包和美术包,就是这种。”单手把宣传单打开,另只手用圆珠笔指给他看,“你稍后会收到机构发来的一则短信,上面会详细写明已经将你捐的书包匹配给了哪所学校哪个孩子了。你还会收到邮局给你寄来的明信片。”

她还想继续说,他却冷静地打断她:“我不需要。谢谢。”然后把脸别过去。女孩脸上表情像是被奚落的委屈,识趣转身走了。他的余光关注着对面的一家人。

对面椅子上坐着一对年轻夫妇和男女两个小孩,他们正在准备吃零食,好像周末公园草坪上成群的家庭野餐。男的身体扭到后面,单手搁在椅背,四处观望,只有孩子逗他才回过头来,一脸的无可奈何,很快又转回去。那个眉毛稀疏、眼袋坠重如两条水蛭的女人刚才见女孩跟他交谈,就看了他这边一眼,眼睛空洞无神。她先用牙齿撕开热狗包装袋一道口子,然后再用手轻轻撕开。就在她低头的瞬间,逼视着她的男孩一把扯过她手上热狗,动作相当粗暴,随即兄妹两人开抢,不可开交,任凭女人怎么呵斥都无济于事。而奇怪的是,男子依旧保持着背向他们的姿势,双手交叉放在椅背边上,下巴抵着手背,像正检查视力似的,视线定定聚焦在他眼前的那棵矮小的山茶上,整个人仿佛老僧入定了。可山茶树上只有稀疏的几片叶子,而且毫无美感。也许这种情景他早已见惯不惯了。女子翻白眼瞪着站在离她几步远扭打在一块的孩子,又看了一眼他,神情变得木然。来自生活四面八方的压力已经将他们脸上的表情扭曲了,又釜底抽薪般把他们掏了个空,只剩下挥散不去的无力感和孤独的躯壳,余生于他们而言,成了永远摆脱不了的累赘。这样的年轻人已是“国情”,在当下社会随处可见。他见他们这样,心里暗想与其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因此女子把木然的脸转向他时,他害怕心中秘密被人看穿了,赶紧把头仰向上面。

几朵紫荆花徐徐落下,花瓣还很鲜艳,花萼粉红,有些微白,花的形状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球。鲜花在最美的时刻脱落,不失为一个好结局。他隐隐觉得自己是不是患抑郁症了,毕竟心症比病症更可怕。


前年十月下旬,他去看望那个患郁抑症的大学同学。他房间常年不见阳光,所有的窗帘都拉下。他去看他时,他正坐在床上,神态安详自然。他还是那么瘦,不过两片肩胛比以前更加崚嶒了,给人感觉正一秒一秒地往内收,本来就很瘦削的头颅,夹在中间愈显得小了。

你也睡不着?他问,转过脸来,瘦削的脸消隐在漆黑中,只剩一片模糊的影子。

没有,我······他尽力让自己脉搏平静下来,不过始料不及,一时还是被问住了。

我好久不做梦了,可能忘记做梦了,可是感觉自己无时无刻不是活在梦中。他平静地说。

梦总有醒的时候,一直活在梦中跟植物人有什么区别,放下重新开始。他试着说。

放下谈何容易,我也不知道要放下什么。他说完把脸转回去,定定看着对面白色的墙壁。既然有放下,那手中就有物,可我手里什么也没有啊。

不是手上之物,是心挂之物。他说,也随他眼光看墙壁。今晚夜色晦暗,门缝也没有月色的踪迹。因为墙壁石灰翻新不久,有些微明。

我现在很喜欢回忆,可能心里面装满了回忆吧。有人说,人一旦恋上回忆他就开始衰老了,我有时觉得自己衰老了。

这也是正常的心理需求,他说,不过这就是你心中之物,你可以尝试放下它,或者你给自己定个目标,生活有了新盼头,那样就顾不上回忆了,你现在还把自己禁锢在自己内心的世界里,你只有从自己内心世界走出来,才会发现生活中还有许多值得追求的东西。

这两三年来,我每年都抽时间出去旅游,去过湖南凤凰,去过西藏,去过江苏,去过丽江。出去几次后我恍然大悟,也许是我追逐的是别人追逐的东西,也就是随大流——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而后我特意挑了不是热门的景点,我发现收效甚微,得到的只是些在书本也可以轻易获得的心灵鸡汤。他说。

现在可以看见门缝的微光,他看了一下手机,下午两点半,是一日阳光正猛的时候。

你走出去的是心外世界,内心的世界还没走出去。他感觉自己词穷了。

我后来想,也许不关外界的环境,自己的心才是药引。不过有件事令我很震撼,至今都铭记于心。他说。

银灰色窗帘没有拉满,他的右脸颧骨可以看见了,有棱有角,十足像“马一角”。他还发现他交叉大腿间的被子在轻微抽动。

什么事呢?他问,心里想着兴许可以从他故事找到突破口,解开他的心结。

就是今年八月我去丽江旅游,遇见了一个女孩。那天晚上十点多了,我一个人在街头晃悠,想着第二天就回去了,心里突然生出莫名的不舍,就在街头晃悠。我在一座古城墙下见到她,她当时正在蹲着挑饰品,也不知什么原因,我竟蹲在她身边,挑饰品。她见我也挑,就问我要意见,我看到她清秀的面容,魂都被勾走了,哪里能够生成意见,就由着脱缰的心神胡乱地说。没想到这种有一搭没一搭的“意见”居然发挥不可预想的奇妙效果,我们便开始热聊。我从她那里得知许多关于她的信息,我恨不得把自己从小到大的事都告诉她,不过傻子才会这样,人至察则无友,然而我当时已经被这个美妙的际遇冲昏头脑了,还好她没有取笑我。就这样我们去了酒吧,听了一晚上的歌,我喜欢《花房姑娘》和《成都》就是从那开始的,至今听这两首歌我都能回忆起当晚的情景,如在昨日。她说这次是分手之旅,前男友已经回江苏了,她过两天再回江苏。我是个恋爱白痴,加上一点实战经验也没有,只能说些俗不可耐又不痛不痒的安慰话,可是我不知从哪里找到一股勇气,决定陪她度过接下来的两天,用行动来抚平她内心的创伤。我们去了玉龙雪山,登上山顶,看了山上的雪。山顶阳光下的冰雪真是世间最美的景致,我想起海明威那篇《白象似的群山》。不过我不会笨到跟她聊海明威,我甚至一句话也不说,就站在她身边,盯着晶莹的冰雪,直到眼眶泡满泪水也没有走开。她突然转过身来,抱住我。我身体一震,眼中的泪水像开闸的水,止不住地涌出来。她把头埋进我怀中,我的脉搏能感觉她呼吸的节律。她自言自语地说,真的会流泪,原来真的会流泪。我木在原地,双手不知往哪放。要是我有勇气抱住她,也许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了,我现在想起心里依旧后悔到生疼。她猛然推开我,跑到冰雪前悬崖边,跳了下去。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生命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我一直觉得自己身体还算健康,并不惧怕死亡。随着年龄的增加,身边越来越多朋友的亲人,家里的老人离世。渐渐地开始明白生命可以很顽强,也可以很脆弱。倘若世间还有人能记住你,也不枉此生了吧。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390积分
  • 3星
  • 3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97713
  • 11
  • 3390
  • 因为热爱邻家,所以才愿意为邻家建言。据说,当年的邻家币之制,是王盛菲提出来的。可见,一个网站想要完善,得多聆听来自民间的智慧建言。关于邻家赛制,元罗一直在邻家玩耍,是最清楚邻家的一切赛制。要完善一个网站的成长,是需要多方达人的集思广益。元罗积极,总是第一时间提出建议。写这样的建议很花时间的,元罗辛苦了!文友们也要多跟帖来讨论2018的新赛制。2018,崭新的开始,全新的赛制,更应有积极参与的我们!

    吴春丽新赛制下应有新变化

    2018/1/15 10:32:34
  • 2018年1月11日(周四)晚上9点的“邻家文弹”可算得上是二十八期邻家文弹中持续时间最长、参与观众最多的一期!整场内容真的如主讲嘉宾费新乾先生那般:“文学发现”设想、“全民写作”计划让“邻家人”热血“沸(费)”腾;“普惠文学”、“皮肤主义”、“有机文学”让“邻家人”“心(新)”中希望满满;2018年,邻家文学社区推出的全新游戏规则让“邻家人”觉得“前(乾)”景一片大好!

    黄元罗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5 8:29:46
  • 谢过先生的分享。生活节奏加快和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催化推进微小说的欣欣向荣,或许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适应的基本原理。先生乃闪小说高手,释疑闪小说推心置腹,施教深入浅出,认真拜读,受益良多。虽说文无定法,却也有基本套路,学习借鉴,少走弯路胜于盲人摸象。更有,狭小空间泼墨闪小说所须的精雕细刻工匠精神,于小小说短篇小说甚至中长篇小说,都有着广泛的意义。

    言默然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12 19:51:54
  • 忆往夕,壁立千仞,共峥嵘;掀新篇,海纳百川,同辉煌。邻家文学,五年里,迎纳天下文笔开创一片天地;新年伊始,费新乾,吹号角,召唤新朋旧友齐聚再接再厉。过往成就,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再创辉煌,须携手并肩同心协力。闻号角,蠢蠢欲动,文笔虽拙,甘洒一腔热血。我辈五零后,读书不多坎坷不少,阅历经历还算厚实,脑憨手笨了一点,何不趁还没迷糊还能敲击键盘,赶在夕阳落山之前,释放淡然恬实的灿烂?

    言默然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4:13:35
  • 昨晚的邻家文弹,张夏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后来的也夸夸嘛。谢林涛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微咖人也夸夸嘛。红月亮说:@憨憨老叟 现在要一千零八。他们的打趣,令我想起苹果手机的更新,苹果手机的更新算是飞快的。关于“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版本,这个是经典版。在此,@憨憨老叟,现在2018年了,什么时候推出一个“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新版,在更齐全的加载中,体会新榜单

    吴春丽夸夸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

    2018/1/12 11:18:54
  • 昨晚,天冷,颈椎病的原因,只能躺在床上,将手机举高来看手机。本期的开讲嘉宾是费老师,精彩怎能错过。 古人写诗讲究章法,把律诗、绝句的布局分为起、承、转、合四个部份。清代学者刘熙载在《艺概》中对此加以总结:“起承转合四字,起者,起下也,连合亦起在内;合者,合上也,连起亦合在内,中间用承用转,皆兼顾起合也。”睦邻要往回追溯,起因是:文学发现,全民写作,邻家币机制…五年睦奖,历经多元磨砺,睦邻模式更成熟

    吴春丽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0:43:20
  • 该首微诗歌“微”言大意,“诗”意人生,南国的冬天虽说很少见到“雪”,但因竞争所带来的“血”雨腥风却着实不少!所以,长期生活在南方的人基本上都有“南方真的很难”之感。友情提醒一下:作者来邻家贴文,若单纯是以文会友,文章篇幅长短不问;若是想搏个“名”或“利”的话,像这样的微诗歌,最好一次性能发上个三五首,作为草根一族,文章篇幅过短,结果大多是“寸草不生”!

    黄元罗南国的冬天

    2018/1/11 9:02:48
  • 很好,很深情,很不装。这不是你惯常的风格,但更朴实,更温柔敦厚。也许面对亲人,一切经验和技巧都是多余的,它只需要情绪的流动,山川草木,磨盘菜畦,都会来帮你,帮助把哀思与深情整理成诗的模样:结构与逻辑,意境与韵味。那些逝去的和仍然健在的亲人,与我们与简单的语言交流着:“你回来了。”“我们都很好,天气很凉,你要多穿点衣服。”但背后却粘连着一切美好。发现和歌咏这种美好,是诗歌应尽的义务。

    笑笑书生致亲人书

    2018/1/10 11:40:14
  • 闪小说因为其篇幅精短,处于快节奏生活状态下的读者们才有时间阅览;闪小说因为其内容精彩,看多了各类文体的读者们才愿意去品阅。本期主讲嘉宾憨憨老叟先生结合其经典作品《碑》《白云飘》《心愿》等给观众们派发了闪小说如何立意、闪小说写作技巧、闪小说怎样造势等一系列“干货”,让我们在2018年第一场暴雪中感到阵阵温暖。

    黄元罗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8 10:01:36
  • 热烈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揭牌暨谢林涛闪小说作品研讨会召开。我作为深圳的一名闪友,发去了贺信。我虽然在闪小说领域没有成就和建树,但是我依然爱着闪小说,也一直进行闪小说创作与学习。并且会一直坚持下去。深圳闪小说开放很多鲜花,有很多闪小说写作高手,他们把爱恨情仇都贯穿其中,得到了许多媒体的认可,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爱,是闪小说创作的高地,我表示热烈祝贺,不遗余力支持闪小说创作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落成!

    潮湿的梦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7 16:00:13
  • “不碰。爸一口回决。”读得我有点心疼啊,春丽,也许这是你自己上次回去的真实事件吧。长年在外,因此同你父亲的见面也越来越少,为了生活,这真是无可奈何的人生啊。见一面便是一面,有时,没有见到面,但思念却是与日俱增的,思念成灾,化作文字了。父亲老了,一碰就碰在他的心坎上,一碰,在聚少离多的多的日子里画上了离别的一个句号,他怎能舍得你的离别啊。不得已而不碰吧。

    红红的雨蝴蝶不飞

    2018/1/6 14:47:25
  • 祝贺闪小说创研基地成立,祝贺谢林涛作品研讨会成功举办。双重喜事真是鼓舞人心。庆幸有老叟老师一直走在创研闪小说的路上。作品来源于生活而又要高于生活,只有对生活无限的热忱和沉淀,才能积累出好的素材。如果先生的墓志铭,白云飘等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谢林涛老师总结的真好。空白不是留白。要在针尖上跳芭蕾,太形象了。

    电击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22:15:06
  • 1月14日,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就要成立,在这个时间上,开讲嘉宾由憨憨老叟来担当,这个契机点的把握,特别好!在此,提前祝挂牌仪式暨谢林涛作品研究讨会圆满成功!本期憨憨老叟的开讲,干货够足,肯定花了很多的心思!要了解闪小说的历史及创作方法,就一定要认真阅读这第27期的邻家文弹。憨憨老叟说,写好闪小说需要四个字:微、新、密、奇。在讲“细节”描写时,还以其作品《白云飘》为例,如此细腻化讲解,让人很是受益!

    吴春丽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15:29:52
  • 实际上这篇篇小说是2017年6月份写出来的,历时半年多时间。我所反应的人生就是一条船。大家在船上可以欣赏沿岸的风景,可以观察美好事物。但是遇到狂风暴雨,舵手不掌好舵,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文章中的幺姑就是其中之一。开始飞黄腾达,后不善于经营管理,听信谗言,不切实际的想法很多,想发大财,结果导致公司倒闭,全军覆灭。最后政府卖掉设备,给员工发生工资,这个就是生活当中的一只船。需要破浪前进,完成生命搏击。

    潮湿的梦一条船

    2018/1/2 22:08:15
  • 很多人希望某篇小说在故事情节上能精彩纷呈,在最终结局上善恶终有报。我们多么愿意看到文章中的“陈小雨”这位如扶桑花般有着微妙的羞涩美的女孩,出污泥而不染,能在某种机缘巧合下有个好的归宿。只不过,“扶桑”也有可能是“服丧”,果不其然,在鸟城某休闲会所大厅里做技师的陈小雨最终也成为她口中的“穿短裙的姐姐”。令人唏嘘的无奈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残酷的现实生活!

    黄元罗夜扶桑

    2018/1/2 10:18:3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