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树林间
  • 点击:1131评论:12018/01/02 22:59


转眼到了十二月中旬,冬阳融冶的正午,他在医院门前小树林的铁花镂空长椅上坐着。橘红色的阳光从紫荆叠叠重重又疏空的叶子中泻下来,眼前出现道道光柱。粉红色的花瓣抬头可见,花蕊处的粉红较浅些。偶尔有两三个裹得像粽子的、走路歪歪斜斜的孩子在爸妈的引领下过来小树林稍坐一会,或者在不平坦的草地上逗引几分钟,又偶尔有几个穿着白色蓝条纹病服的病人,轻轻地走来,坐下,眯着布满鱼尾纹的眼睛,看看树,看看树上的花,看看二十多米外车水马龙的六车道沥青大马路,然后起身离开。

他虽然不穿病服,但也是个病人。他有时觉得自己肚里的肠子可能已经开始在腐烂,不然怎么可能阵疼了两个月之久,而且先是肚脐周围疼然后左上腹、右上腹疼,现在已经扩散到整个腹部都有微闪的阵疼。就在刚才,消化内科医生问了他几句关于临床症状的话,就叫他先去验血。验血报告要一个小时才能拿到,加上医院下午两点半才上班,时下才一点十分,他到街边吃了个清真面,这一个多小时不知道去哪里,也去不了哪里,于是转到这片小树林里,坐下。

他的肚子又隐隐作疼。他想起前几天还在看的三岛由纪夫的《春雪》,里面写到佛教的“记忆隔世延续”。要是真能如此,那所有的人便不再惧怕死亡了。然而,这是不可能的。退一步讲,死去的人可以在生者记忆中活着,不过等到同辈的人都一个接一个走了,那死亡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他一直以为,老人能坦然面对死亡是最初记忆在这世上完全消失或者即将完全消失的结果。他记得有次听到某个同事提起,他去探望身患重病,弥留之际的奶奶时,曾听到坐在病床上的她,面对窗口说,如果给我做他,我也愿意。那同事走到窗边看了,下面原来是个伸长脖颈在垃圾箱翻找食物的蓬头垢脸的乞丐。

而立之年将临的他,已经历三名同龄人死亡的事了。首先是那位小考后去铁路上面的少年玩伴,然后是大学时期的一位得白血病的女孩,最后是半个月前同样是得白血病死去的高中女孩。

三个月前高中同班几个同学约好去探望她。她瘦削疲劳的脸颊黑气弥漫,时而会误以为黄昏降临薄暗的白,连她身穿的灰白色碎花睡衣都显黑了,像好多天都不洗了的样子。不过她看起来还很乐观,虽然笑起来有些干裂的嘴唇显得凄凉。几次化疗让她头发都掉光了,戴着灰白色绒帽,里面还裹了头巾。分别时他要了她微信,接下来通过微信时不时鼓励她。

她知道他还在坚持写小说后,就叫他帮她写两段文字,放在轻松筹上,引起别人关注和关心,筹得病款。他认真写了,可是不敢相信,这些个文字连他自己也打动不了。如今想来依然不能原谅自己。语言苍白由于不能进行生命的交互体验。就像少年时用木棍砍断植物枝叶,对植物生命的漠视也是如此。美国有个机构曾针对小孩砍植物这个举动,对几千孩子进行跟踪调查研究,发现漠视植物生命的小孩长大后大多是性格执拗、孤僻甚至暴躁的人,很难有大成就。我没能写出感人的文字,深沉来说也是对生命的漠视吧。有人说:未知生焉知死。没有对生命“生”的意义的追寻,何来对“死”的叩问呢。这些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能体悟,多么“感同身受”都是隔靴搔痒。就像少年初次萌知未来会死去的事实的恐怖和绝望。同样的问题,当年的恐惧和绝望已经变成如今的随遇而安了。

也许是出于内心由衷的歉意和高尚的善良的鼓励吧,他答应她要把她写进自己的小说,不过小说还在写,要她等他,直到把小说写完为止。可是不到三个月便从同学微信心情那里看到她离去的消息,而他那篇写她的小说却迟迟没有动笔。

佛教的“记忆隔代延续”之说,除了发生过的事,也印有当时的面容吧。佛曰:无我相,无众生相。他理解是“相”的背后还有记忆。“相”和“记忆”是分不开的。在“相”与“记忆”冰凝而成的时空里,每一晃光影都携有撞击人心的力度,每一闪碎念都饱含如在目底的惊瞥。他的思绪有些混乱了。

这时一个瘦高的女孩从大路外面顺着鹅卵石小径走进来,她刚才在路口站了一会了。她胸前的蓝色带子挂了两张卡证,一红一蓝。她向他走来,眼神时而游离,里面的瞳仁躲躲闪闪,像看他又不像看他。不过她真的是朝他走来。而他直直盯着她走来,并立在他右侧。

她愣愣驻对着他,有点打颤的右手翻起胸前的一张红色卡,尾音颤抖地说:“您好,我是爱心100公益志愿者,我们就是给贫困地区的小朋友送爱心服务,这是我的公益证。”

他眯了一下眼,装出一副很平静的样子,看清她翻正的卡证,上面确实写着“爱心100公益行”的相关字样,还有华南农业大学某学院的红章,但他不说话。

她继续说:“你可以给小朋友认捐书包和美术包,就是这种。”单手把宣传单打开,另只手用圆珠笔指给他看,“你稍后会收到机构发来的一则短信,上面会详细写明已经将你捐的书包匹配给了哪所学校哪个孩子了。你还会收到邮局给你寄来的明信片。”

她还想继续说,他却冷静地打断她:“我不需要。谢谢。”然后把脸别过去。女孩脸上表情像是被奚落的委屈,识趣转身走了。他的余光关注着对面的一家人。

对面椅子上坐着一对年轻夫妇和男女两个小孩,他们正在准备吃零食,好像周末公园草坪上成群的家庭野餐。男的身体扭到后面,单手搁在椅背,四处观望,只有孩子逗他才回过头来,一脸的无可奈何,很快又转回去。那个眉毛稀疏、眼袋坠重如两条水蛭的女人刚才见女孩跟他交谈,就看了他这边一眼,眼睛空洞无神。她先用牙齿撕开热狗包装袋一道口子,然后再用手轻轻撕开。就在她低头的瞬间,逼视着她的男孩一把扯过她手上热狗,动作相当粗暴,随即兄妹两人开抢,不可开交,任凭女人怎么呵斥都无济于事。而奇怪的是,男子依旧保持着背向他们的姿势,双手交叉放在椅背边上,下巴抵着手背,像正检查视力似的,视线定定聚焦在他眼前的那棵矮小的山茶上,整个人仿佛老僧入定了。可山茶树上只有稀疏的几片叶子,而且毫无美感。也许这种情景他早已见惯不惯了。女子翻白眼瞪着站在离她几步远扭打在一块的孩子,又看了一眼他,神情变得木然。来自生活四面八方的压力已经将他们脸上的表情扭曲了,又釜底抽薪般把他们掏了个空,只剩下挥散不去的无力感和孤独的躯壳,余生于他们而言,成了永远摆脱不了的累赘。这样的年轻人已是“国情”,在当下社会随处可见。他见他们这样,心里暗想与其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因此女子把木然的脸转向他时,他害怕心中秘密被人看穿了,赶紧把头仰向上面。

几朵紫荆花徐徐落下,花瓣还很鲜艳,花萼粉红,有些微白,花的形状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球。鲜花在最美的时刻脱落,不失为一个好结局。他隐隐觉得自己是不是患抑郁症了,毕竟心症比病症更可怕。

现在是下午两点。小树林只剩下他了。他最近常常梦到少年那位玩伴美桥。也许是日有所思,有了这个念想,夜晚才会梦到美桥吧。然而梦见一个逝去的人,总不是吉利的事。《儒林外史》里有位梦见已经死去多年的同年旋即死去的人。自己虽说还没有到油尽灯枯,望天远望地近的时候,然生命如风中之烛,谁又说得准何时被吹灭。其实梦中的他对美桥的面容是模糊的,只是清楚意识到是他,在无声的世界里。归根到底,自己对铁路那边的憧憬还在那个时空里。

那是小考后第三天的午后,比同龄人身体要壮实得多的美桥端坐在一根巨蛇一样的从半空飞出的榕枝上,悬挂着双腿,一晃一晃,像秋千架似的,他望着眼前郁郁蓊蓊的树叶说:“我昨天一个人走到铁路桥,还在上面走来走去。”他望去的正是铁路的方向,而且好像真见到了铁路。末了他垂下头来,对着他仰举着、可怜巴巴的脸上说,沿着河边去不了铁路上面,中间有段路凹下去,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芦苇,如果没有人领着走是走不出去的,进去就在里面了。他还说像他这么笨的人,进去就在里面了。

他把身体往后靠,靠在长椅背上,任阳光在他脸上尽情释放威力,像决意要喂饱蚊子的高僧。他喃喃自语:少年时光,一去不复返的少年时光!罗德·克拉伏说:“在濒死的边缘助我生还的,是对我必行而未尽的事业的顾念”他的“未尽的事业”是什么呢?以前还不知道,如今明白了,那就是回到故乡,去铁路上面看看。美桥是被一辆路虎碾死的,死时脖子以下部位已成好像在水里泡了很久的白纸。然而脸部会不会保持瞳孔放大,嘴巴张开,被吓死的恐怖模样?有人说,弥留之际的人眼睛会出现他回忆的情景,现在办案技术高速进步,有人设想可以提取死者角膜,查出上面留下的案发当时的场景,甚至凶手的面孔。断气之前几秒钟的时间里,美桥角膜会出现哪些回忆?会不会是他行走在铁轨上的情景?

今早他在市场上买了一条金鲳鱼,拎回来的路上,淘尽鱼鳃和内脏的鱼竟然还在塑料袋里左右前后抽动,扇得塑料袋啪啪响,路人见了都很惊讶。路人盯着塑料袋看是,他心里隐隐觉得羞愧,他被金鲳鱼强大的生命力所震撼。鱼拿回家,把它丢在水槽里,依旧扑腾。在清洗鱼肚和鱼嘴时,鱼已毫无反应。他以为金鲳鱼也是像割了喉咙的鸡,放完血后几分钟虽然到处扑腾,但过了几分钟就魂归云霄了,他把洗好的鱼放在砧板上,却发现鱼脊和尾巴还在搐动,不过只是抽筋,动作不像刚才在路上那么生龙活虎了。当他将刀从鱼身中间切入时,鱼好像凝聚全身仅有的力量,头尾摆动,甩打砧板叭叭作响。他用力摁住鱼上半身,其实也无需用多大力气,只不过他不愿看它死前挣扎的情形,好像不愿看到一个被伤痛折磨得生不如死的人,在哀嚎中死去。这时他留意到了鱼的眼,微突,眼膜银灰色,里面蓝色的瞳仁正盯看着他。他避开鱼眼,看见嗅球到第一背鳍部位露出里面红色和白色的肌理,点缀其间的白色部分像腐烂的脓。他以为是被污水腐烂的,探近才知道原来是擦破皮。这时,他又看到了灰蓝色的鱼眼,里面的蓝色空洞深邃,他想起高级动物——人临终的眼以及里面会出现生前场景,吓得他赶紧盖上锅盖。

他由金鲳鱼而想到那只飞虫。盛夏时节,他有天晚上正在图书馆书架间看书,这时玻璃上的一只白色的飞虫闯进他余光范围,它正鲁莽地像一只发疯的公牛似的冥顽不灵地撞击着透明的玻璃。在强烈的白炽灯下,它的身影愈加渺小,几乎消融入迷离的玻璃反光里了。他对它无知的执拗感到厌恶,便无心地伸手一抓,舒开手掌时,原以为已经被他揉死不再动弹的它,竟然飞出了他的手心,随即降落伞似的垂直滑落地板上,然后像极了风浪中颠簸的渔船,又像酩酊大醉的老翁,贴着地板乱飞几下就跌跌撞撞飞起来了。这次他轻易就能抓住它了,但不知为何,他竟愣愣地注视着它的乱飞到奋力起飞的整个过程。这时飞虫仿佛失去雷达指引的飞机,斜着直直向他冲来,他被吓得往后趔趄了几步,随之嗅到一阵复仇的浓息,口里吮到了铁锈味。而飞虫已经不知飞到哪去了。事后想起,当时的发愣是受不住良心的谴责而歉仄不安吗?他是被飞虫临危时所爆发出的强大的求生意志憾愣了。几年前有新闻说,某个地方挖出了一颗埋藏千年的睡莲,敲开莲子外壳,植入池中后,居然生长开花!生命何其伟壮!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生命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何逵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1-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何逵3秀才2018/01/03 08:50:35
    • 分享到:
  • 我一直觉得自己身体还算健康,并不惧怕死亡。随着年龄的增加,身边越来越多朋友的亲人,家里的老人离世。渐渐地开始明白生命可以很顽强,也可以很脆弱。倘若世间还有人能记住你,也不枉此生了吧。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17929
  • 12
  • 4600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