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树林间
  • 点击:849评论:12018/01/02 22:59


转眼到了十二月中旬,冬阳融冶的正午,他在医院门前小树林的铁花镂空长椅上坐着。橘红色的阳光从紫荆叠叠重重又疏空的叶子中泻下来,眼前出现道道光柱。粉红色的花瓣抬头可见,花蕊处的粉红较浅些。偶尔有两三个裹得像粽子的、走路歪歪斜斜的孩子在爸妈的引领下过来小树林稍坐一会,或者在不平坦的草地上逗引几分钟,又偶尔有几个穿着白色蓝条纹病服的病人,轻轻地走来,坐下,眯着布满鱼尾纹的眼睛,看看树,看看树上的花,看看二十多米外车水马龙的六车道沥青大马路,然后起身离开。

他虽然不穿病服,但也是个病人。他有时觉得自己肚里的肠子可能已经开始在腐烂,不然怎么可能阵疼了两个月之久,而且先是肚脐周围疼然后左上腹、右上腹疼,现在已经扩散到整个腹部都有微闪的阵疼。就在刚才,消化内科医生问了他几句关于临床症状的话,就叫他先去验血。验血报告要一个小时才能拿到,加上医院下午两点半才上班,时下才一点十分,他到街边吃了个清真面,这一个多小时不知道去哪里,也去不了哪里,于是转到这片小树林里,坐下。

他的肚子又隐隐作疼。他想起前几天还在看的三岛由纪夫的《春雪》,里面写到佛教的“记忆隔世延续”。要是真能如此,那所有的人便不再惧怕死亡了。然而,这是不可能的。退一步讲,死去的人可以在生者记忆中活着,不过等到同辈的人都一个接一个走了,那死亡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他一直以为,老人能坦然面对死亡是最初记忆在这世上完全消失或者即将完全消失的结果。他记得有次听到某个同事提起,他去探望身患重病,弥留之际的奶奶时,曾听到坐在病床上的她,面对窗口说,如果给我做他,我也愿意。那同事走到窗边看了,下面原来是个伸长脖颈在垃圾箱翻找食物的蓬头垢脸的乞丐。

而立之年将临的他,已经历三名同龄人死亡的事了。首先是那位小考后去铁路上面的少年玩伴,然后是大学时期的一位得白血病的女孩,最后是半个月前同样是得白血病死去的高中女孩。

三个月前高中同班几个同学约好去探望她。她瘦削疲劳的脸颊黑气弥漫,时而会误以为黄昏降临薄暗的白,连她身穿的灰白色碎花睡衣都显黑了,像好多天都不洗了的样子。不过她看起来还很乐观,虽然笑起来有些干裂的嘴唇显得凄凉。几次化疗让她头发都掉光了,戴着灰白色绒帽,里面还裹了头巾。分别时他要了她微信,接下来通过微信时不时鼓励她。

她知道他还在坚持写小说后,就叫他帮她写两段文字,放在轻松筹上,引起别人关注和关心,筹得病款。他认真写了,可是不敢相信,这些个文字连他自己也打动不了。如今想来依然不能原谅自己。语言苍白由于不能进行生命的交互体验。就像少年时用木棍砍断植物枝叶,对植物生命的漠视也是如此。美国有个机构曾针对小孩砍植物这个举动,对几千孩子进行跟踪调查研究,发现漠视植物生命的小孩长大后大多是性格执拗、孤僻甚至暴躁的人,很难有大成就。我没能写出感人的文字,深沉来说也是对生命的漠视吧。有人说:未知生焉知死。没有对生命“生”的意义的追寻,何来对“死”的叩问呢。这些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能体悟,多么“感同身受”都是隔靴搔痒。就像少年初次萌知未来会死去的事实的恐怖和绝望。同样的问题,当年的恐惧和绝望已经变成如今的随遇而安了。

也许是出于内心由衷的歉意和高尚的善良的鼓励吧,他答应她要把她写进自己的小说,不过小说还在写,要她等他,直到把小说写完为止。可是不到三个月便从同学微信心情那里看到她离去的消息,而他那篇写她的小说却迟迟没有动笔。

佛教的“记忆隔代延续”之说,除了发生过的事,也印有当时的面容吧。佛曰:无我相,无众生相。他理解是“相”的背后还有记忆。“相”和“记忆”是分不开的。在“相”与“记忆”冰凝而成的时空里,每一晃光影都携有撞击人心的力度,每一闪碎念都饱含如在目底的惊瞥。他的思绪有些混乱了。

这时一个瘦高的女孩从大路外面顺着鹅卵石小径走进来,她刚才在路口站了一会了。她胸前的蓝色带子挂了两张卡证,一红一蓝。她向他走来,眼神时而游离,里面的瞳仁躲躲闪闪,像看他又不像看他。不过她真的是朝他走来。而他直直盯着她走来,并立在他右侧。

她愣愣驻对着他,有点打颤的右手翻起胸前的一张红色卡,尾音颤抖地说:“您好,我是爱心100公益志愿者,我们就是给贫困地区的小朋友送爱心服务,这是我的公益证。”

他眯了一下眼,装出一副很平静的样子,看清她翻正的卡证,上面确实写着“爱心100公益行”的相关字样,还有华南农业大学某学院的红章,但他不说话。

她继续说:“你可以给小朋友认捐书包和美术包,就是这种。”单手把宣传单打开,另只手用圆珠笔指给他看,“你稍后会收到机构发来的一则短信,上面会详细写明已经将你捐的书包匹配给了哪所学校哪个孩子了。你还会收到邮局给你寄来的明信片。”

她还想继续说,他却冷静地打断她:“我不需要。谢谢。”然后把脸别过去。女孩脸上表情像是被奚落的委屈,识趣转身走了。他的余光关注着对面的一家人。

对面椅子上坐着一对年轻夫妇和男女两个小孩,他们正在准备吃零食,好像周末公园草坪上成群的家庭野餐。男的身体扭到后面,单手搁在椅背,四处观望,只有孩子逗他才回过头来,一脸的无可奈何,很快又转回去。那个眉毛稀疏、眼袋坠重如两条水蛭的女人刚才见女孩跟他交谈,就看了他这边一眼,眼睛空洞无神。她先用牙齿撕开热狗包装袋一道口子,然后再用手轻轻撕开。就在她低头的瞬间,逼视着她的男孩一把扯过她手上热狗,动作相当粗暴,随即兄妹两人开抢,不可开交,任凭女人怎么呵斥都无济于事。而奇怪的是,男子依旧保持着背向他们的姿势,双手交叉放在椅背边上,下巴抵着手背,像正检查视力似的,视线定定聚焦在他眼前的那棵矮小的山茶上,整个人仿佛老僧入定了。可山茶树上只有稀疏的几片叶子,而且毫无美感。也许这种情景他早已见惯不惯了。女子翻白眼瞪着站在离她几步远扭打在一块的孩子,又看了一眼他,神情变得木然。来自生活四面八方的压力已经将他们脸上的表情扭曲了,又釜底抽薪般把他们掏了个空,只剩下挥散不去的无力感和孤独的躯壳,余生于他们而言,成了永远摆脱不了的累赘。这样的年轻人已是“国情”,在当下社会随处可见。他见他们这样,心里暗想与其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因此女子把木然的脸转向他时,他害怕心中秘密被人看穿了,赶紧把头仰向上面。

几朵紫荆花徐徐落下,花瓣还很鲜艳,花萼粉红,有些微白,花的形状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球。鲜花在最美的时刻脱落,不失为一个好结局。他隐隐觉得自己是不是患抑郁症了,毕竟心症比病症更可怕。

现在是下午两点。小树林只剩下他了。他最近常常梦到少年那位玩伴美桥。也许是日有所思,有了这个念想,夜晚才会梦到美桥吧。然而梦见一个逝去的人,总不是吉利的事。《儒林外史》里有位梦见已经死去多年的同年旋即死去的人。自己虽说还没有到油尽灯枯,望天远望地近的时候,然生命如风中之烛,谁又说得准何时被吹灭。其实梦中的他对美桥的面容是模糊的,只是清楚意识到是他,在无声的世界里。归根到底,自己对铁路那边的憧憬还在那个时空里。

那是小考后第三天的午后,比同龄人身体要壮实得多的美桥端坐在一根巨蛇一样的从半空飞出的榕枝上,悬挂着双腿,一晃一晃,像秋千架似的,他望着眼前郁郁蓊蓊的树叶说:“我昨天一个人走到铁路桥,还在上面走来走去。”他望去的正是铁路的方向,而且好像真见到了铁路。末了他垂下头来,对着他仰举着、可怜巴巴的脸上说,沿着河边去不了铁路上面,中间有段路凹下去,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芦苇,如果没有人领着走是走不出去的,进去就在里面了。他还说像他这么笨的人,进去就在里面了。

他把身体往后靠,靠在长椅背上,任阳光在他脸上尽情释放威力,像决意要喂饱蚊子的高僧。他喃喃自语:少年时光,一去不复返的少年时光!罗德·克拉伏说:“在濒死的边缘助我生还的,是对我必行而未尽的事业的顾念”他的“未尽的事业”是什么呢?以前还不知道,如今明白了,那就是回到故乡,去铁路上面看看。美桥是被一辆路虎碾死的,死时脖子以下部位已成好像在水里泡了很久的白纸。然而脸部会不会保持瞳孔放大,嘴巴张开,被吓死的恐怖模样?有人说,弥留之际的人眼睛会出现他回忆的情景,现在办案技术高速进步,有人设想可以提取死者角膜,查出上面留下的案发当时的场景,甚至凶手的面孔。断气之前几秒钟的时间里,美桥角膜会出现哪些回忆?会不会是他行走在铁轨上的情景?

今早他在市场上买了一条金鲳鱼,拎回来的路上,淘尽鱼鳃和内脏的鱼竟然还在塑料袋里左右前后抽动,扇得塑料袋啪啪响,路人见了都很惊讶。路人盯着塑料袋看是,他心里隐隐觉得羞愧,他被金鲳鱼强大的生命力所震撼。鱼拿回家,把它丢在水槽里,依旧扑腾。在清洗鱼肚和鱼嘴时,鱼已毫无反应。他以为金鲳鱼也是像割了喉咙的鸡,放完血后几分钟虽然到处扑腾,但过了几分钟就魂归云霄了,他把洗好的鱼放在砧板上,却发现鱼脊和尾巴还在搐动,不过只是抽筋,动作不像刚才在路上那么生龙活虎了。当他将刀从鱼身中间切入时,鱼好像凝聚全身仅有的力量,头尾摆动,甩打砧板叭叭作响。他用力摁住鱼上半身,其实也无需用多大力气,只不过他不愿看它死前挣扎的情形,好像不愿看到一个被伤痛折磨得生不如死的人,在哀嚎中死去。这时他留意到了鱼的眼,微突,眼膜银灰色,里面蓝色的瞳仁正盯看着他。他避开鱼眼,看见嗅球到第一背鳍部位露出里面红色和白色的肌理,点缀其间的白色部分像腐烂的脓。他以为是被污水腐烂的,探近才知道原来是擦破皮。这时,他又看到了灰蓝色的鱼眼,里面的蓝色空洞深邃,他想起高级动物——人临终的眼以及里面会出现生前场景,吓得他赶紧盖上锅盖。

他由金鲳鱼而想到那只飞虫。盛夏时节,他有天晚上正在图书馆书架间看书,这时玻璃上的一只白色的飞虫闯进他余光范围,它正鲁莽地像一只发疯的公牛似的冥顽不灵地撞击着透明的玻璃。在强烈的白炽灯下,它的身影愈加渺小,几乎消融入迷离的玻璃反光里了。他对它无知的执拗感到厌恶,便无心地伸手一抓,舒开手掌时,原以为已经被他揉死不再动弹的它,竟然飞出了他的手心,随即降落伞似的垂直滑落地板上,然后像极了风浪中颠簸的渔船,又像酩酊大醉的老翁,贴着地板乱飞几下就跌跌撞撞飞起来了。这次他轻易就能抓住它了,但不知为何,他竟愣愣地注视着它的乱飞到奋力起飞的整个过程。这时飞虫仿佛失去雷达指引的飞机,斜着直直向他冲来,他被吓得往后趔趄了几步,随之嗅到一阵复仇的浓息,口里吮到了铁锈味。而飞虫已经不知飞到哪去了。事后想起,当时的发愣是受不住良心的谴责而歉仄不安吗?他是被飞虫临危时所爆发出的强大的求生意志憾愣了。几年前有新闻说,某个地方挖出了一颗埋藏千年的睡莲,敲开莲子外壳,植入池中后,居然生长开花!生命何其伟壮!

  • 1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生命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何逵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1-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何逵2童生2018/01/03 08:50:35
    • 分享到:
  • 我一直觉得自己身体还算健康,并不惧怕死亡。随着年龄的增加,身边越来越多朋友的亲人,家里的老人离世。渐渐地开始明白生命可以很顽强,也可以很脆弱。倘若世间还有人能记住你,也不枉此生了吧。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
  • 80480
  • 13
  • 4300
  • 诗歌,有时就是一个人内心的独白。当生活经历过鲜为人知的孤独,生命的秘密试图穿透文字来抵达那个被俗世浸染的自己。赶马的人在无人喝彩的马路上,已经习惯了一种默默的生长。其实,一个人无论怎样的讲述与书写,你必须承认,错过的马车和扬长而去的马,生活的故事再也没有回来,而旅途却在你的眼前清晰如昨。一个人说到底,就是相遇一首诗歌的经历。

    向日葵兄弟南方旅途:一个人的独白

    2018/4/20 13:10:06
  • 卫生纸,日用品,不值一谈,却有精彩一现。姥姥五个儿女,外孙女都长大成人了,姥姥当五零后或四零后年逾花甲或年近古稀了吧?这辈人,吃糠咽菜长大,骨子里都是节俭都是节约归己,用卫生纸都很抠门的。微咖架构,描摹细腻,姥姥的形象栩栩如生,可爱可亲。拜读学习了,好,好文笔的好。窃以为,最后一闪,稍显刻意了,以为大可不必。当止则止,留白更好,读者都能领悟到文笔的意境,说出来反倒画蛇添足了。

    默然卫生纸

    2018/4/19 21:23:34
  • 诗言志,歌咏言。深商故事也可以通过诗词,甚至是歌曲的形式呈现。相对于小说、散文、人物传记等体裁,诗词和歌曲具有篇幅短、朗朗上口、便于流传等优势,但诗难作,曲难谱,5200元的特设奖金不易拿!套用“铁人”王进喜“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句话,在邻家,遇到这好事儿,必须上!

    黄元罗深商故事大赛接龙之《深圳奋斗谣》

    2018/4/19 8:59:03
  • 这篇文章我是在手机上看完的,邻家网的好处在于用手机看也可把字放大。作者很详细描述了去西藏的感受,那里的人、景、物,包括动物都让人喜欢。特别是蓝蓝的天,白白的雪、西藏人对佛教的真诚信仰、还有核实的人都值得喜欢。我一直也很想去那儿,苦于没有机会。但我会抽机会去看看的,去感受那里浓厚地宗教信仰,去品尝那里的美食,去欣赏那儿的美景,想想在一个寂静的下午,走在西藏的路上,手可以摘到云朵的感觉是多么美好?

    春风妙语拉萨记事

    2018/4/19 1:27:16
  • 荣荣的文字如她的为人一样朴实无华,虽然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也没有洋洋洒洒的华丽词藻,但却平实、热情、不做作,读来让人温暖、踏实,这也是许多人喜欢她和她文字的原因。这首歌词立意清新,朗朗上口,既写出了深圳的变化,又写出了拓荒牛的艰苦奋斗、理想和情怀。读来,让人不由自主地回味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峥嵘岁月,对于亲历这一段岁月的人,会有许许多多的感想和共鸣。

    梦晴【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10:52:11
  • 深圳今日的辉煌,离不开数以万计的“拓荒牛”。窃以为,本文中的“拓荒牛”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改革开放后,深圳的首批耕耘者,他们的拓荒造就了深圳的幸福满仓;二是,他们的举止实在是牛,短短数十载,即让深圳由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华丽转身为国际化大都市!深圳拓荒牛伟大,用文字将他们的丰功伟绩固化下来的荣姐亦值得点赞哦。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9:12:16
  • 《陪父亲洗澡》的标题吸引我读完文章,作者详细描述了为什么陪父亲洗澡,也道出了儿子在外有自己的工作家庭。一个军旅生涯的老父亲近90岁,发白耳背眼失明,作为儿女该做些什么?幸好作者意识到孝敬父亲,为儿女做表率。我们都会老,也希望自己心儿孙们孝顺。如果作者再注意细节描述会更感人。

    春风妙语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6:09:29
  • 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动物即有的本能也。动物的本能,在《陪父亲洗澡》的文笔中再现,虽然迟到的再现虽然显得羞羞恬恬,甚至多有愧疚甚或不自然。然,正因这种羞恬这种愧疚不自然,更见其真其诚。都说,散文的价值就在写真,就在依托写真的抒发情怀,读过《陪父亲洗澡》,我信。《陪父亲洗澡》,记叙文体,文笔恬淡,描摹细腻;抒发情怀真切,没有矫情刻意都真情实感。或许,真情实感最具穿透力。喜欢,点赞

    默然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5:11:21
  • 《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犹如刘恒《白涡》的味道呢。《白涡》写职场的情,写高知的情感旋涡;《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写游弋社会底层懦夫的情,写醉生梦死的纠结。情色或色情,人类生活的一部分,重要的部分,仅次于食罢。情色或色情并非就黄色吧?或许伴着真伴着永恒。“雪阳”,折分开,或许都教人赏心悦目,各自的自然属性都有可欣可赏的成分也;码在一起呢?或许就排斥,就难免矛盾。欣赏并点赞美文。

    默然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

    2018/4/17 8:29:27
  • 恭喜李玉获得周冠。一早就读了,一直没评论。微信上与李玉有聊,以这样的文笔,差不多赶上香港财经小说的水准了,畅销已经不是问题。譬如本篇开头部分,读来就有行云流水的感觉。可是读到最后呢,还真就是个亲历或亲耳听说的故事,作者如实照写出来了。想象呢?文学的虚构呢?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东西呢?欠奉!这就是我有点不甘心的地方,吐槽出来,砥砺下一篇。

    因特虎老亨红玫瑰酒店

    2018/4/16 15:41:10
  • 99年出生的小女生,实际上是00后,才将高中毕业吧,文学上已经是山清水秀了,在400多人的邻家线上文弹中,不疾不徐,娓娓道来,令多少深圳文学江湖上的老炮人物刮目啧啧。是的,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她的讲谈实录,就是这个了。

    因特虎老亨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

    2018/4/16 14:41:54
  • 首篇同题征文《深圳奋斗谣》以“深圳速度”在邻家文学社区贴出。该首诗词或者说是歌曲让我们从中读到了“凤凰传奇”的动感与欢快。其实,深圳就犹如凤凰涅槃,她仅用不到四十年的光阴即走完了国内绝大多数城市花上数千载还未走完的路!本次同题征文大赛在赛事期间又会演绎怎样的精彩?又将带来哪些高潮?颇为期待!

    黄元罗同题之:深圳奋斗者之谣

    2018/4/16 8:18:07
  • 龙华河道上的遐想,打工簇的拳拳之心,昭然若揭,细腻实诚。外来打工簇,把不是母亲河视为母亲河,对一方水土美化的思考,既见责任心使命感,也显南国改革开放窗口的向心吸引力,给人感动。倘若国人都如作者般主人公的情怀,倘若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每一方土都如深圳般的向心力,青山绿水国强民乐的梦焉不早圆?小小地球村,大家都邻里,都如邻家文坛就这么大一片天,关注共同的空间关爱共享的青山绿水,生活更美好。

    默然龙华河道上的遐想

    2018/4/15 11:25:16
  • 这篇儿童文学写得好,人心的贪婪,给我们的世界造成很大的改变,李麦镇作为精神的故乡,离我们渐行渐远。当我们淳朴不再,欲望膨胀,我们的世界注定也是一片狼藉!放牛娃变成采石场老板,这难道是我们每个人的期待?!坚硬的三块石头是隐喻,在摧枯拉朽的变革面前,我们一些好的传统能不能坚如磐石?!

    昆阳森林李麦镇的石头

    2018/4/14 6:55:43
  • 悲观者认为,婚姻犹如坟墓,双脚一踏进去,自由立马就被埋葬!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新婚不久,即想恢复自由身,并另寻新欢;乐观者认为,婚姻好比分享,融入其中,其乐无穷!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在想到儿子时,那种幸福的心情是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表达的。故事挺现实,也颇有警醒味,拜读了。

    黄元罗超度

    2018/4/13 9:36: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