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封之年
  • 点击:1517评论:12018/01/11 13:38


第一章 无雪

手机话筒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让我猜猜他是谁。这么无聊的把戏,我第一反应是挂掉,你爱谁谁,别他妈打扰我的清静。那时候,我刚辞掉公职,没日没夜窝在一间租来的办公室里写剧本,一心想着自谋职业养活自己。一位前同事说,我这家伙读了几篇莎士比亚的戏剧就想东施效颦,他还貌似关心地告诫我,莎士比亚一年最多读一篇,不然会被他的才华灼伤,感觉自己写出来的就是一坨狗屎。冬至那天,我平生第一次卖掉一个剧本,挣了一笔小钱,也就是定金,心里正有点飘飘然。也正因为此,我才有耐心继续听那通电话,还把黏在椅子上的屁股拔起来,整个身子靠在锈迹斑斑的窗台上,闻着窗外飘来的咸鱼味,以平生罕见的耐心接听电话。楼下的海鲜市场比平时更加热闹,在七楼办公室就能听到五花大绑的大闸蟹吐水泡的咕唧声。今年的日历本越来越单薄,又是年关来临时。

猜猜我是谁。听筒又想起一遍。如果对方是一个女人,一个有过露水之缘的情人,我还能容忍她的矫情。可听筒里是女性化的男音,即所谓的娘炮。会是谁呢?我在记忆之海中搜索着。

讨厌,竟然把人家忘了。对方见我半天不说话,阴阳怪气地嗔怪道。

哦,实在不好意思。

我是阿进啊,大学时我睡在你上铺。

我想起张进的第一反应时这家伙“稳”,熄灯后的宿舍大伙儿跟床较劲的时候,他总是悄无声息,似乎逃脱了二十岁浴火的烧灼,年纪轻轻就老司机一样沉稳。第二天一大早,当我们因为昨晚的焦灼睁开沉重的眼皮,他已经穿上一身暗灰色的职业装,打着条纹领带,斜挎着仿皮公文包走出宿舍了。我们都知道,他是一个一心奔事业的男人。晚上归来的时候,他会挨间宿舍推销剃须刀、洗发水和英文系常用的复读机。我曾从他那花了八十块钱买过一台乳白色的杂牌子磁带复读机,能用是能用,只是声音古怪。自从和另一位室友盛顺杰的索尼牌复读机对照后,更觉得自己那台复读机的声音简直是鬼哭狼嚎。大学最后一年,他终于开始追求女生。晚上回到宿舍,他除了推销商品,就是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抱怨那位脸蛋婴儿肥的女生患有鼻炎,既然嫌弃人家,却又不换个追求对象,直到那位女生拉黑了他的电话和邮箱,彻底切断与他的一切联系。他很快从失恋中摆脱出来,又开始一心做他的生意。

逢年过节跟当时我们的班主任张芳教授打电话,已经退休后又到一私立大学代课的她总会提起,我们那个班最有出息的俩男生一个是我,一个是张进,我是从大专考上了研究生,成了班上学历最高的人,张进呢,则应改称为张校长,真是出息啊。当我问那位和蔼可亲慈母般的教授张进是哪一所学校的校长时,张教授说丹城本地的一所私立幼儿园。当幼儿园校长比我们教授工资还高哩,人家可是年薪。张教授听见我的叹息声后补充道。张进的朋友圈每天都发表一些不知从哪里摘抄来的箴言,那些只言片语有一个一致的主旨——爱与感恩。

以上就是张进给我的大致印象。

现在张进说他专程从北方的丹城赶到南方的鸟城,就是为了学习鸟城一些大型幼儿园的先进管理经验,还说鸟城的幼儿教育接轨国际领先全国,想到你在鸟城,顺便见一面。

坦白而言,毕业十年来,我是不大愿意再见一些老同学。那波同学学历低,大都干着低端工作,或者干脆回了农村老家。在我的经验里,一有同学联系,不是正在做微商推销劣质商品就是要借钱买理财项目。有位银行业的朋友曾朝我抱怨,同学是最大的负资产。即便是后来的研究生同学,频繁联系者也寥寥,毕竟人各有志。

我之所以答应和张进见面,还是因为当年对我颇为照顾的班主任,想想看,她眼中的班里两位“最有出息的人”的会面,也算有点意思。

我在地铁口看到张进钻出来,他还是那个屌样,只是西装革履换成了品牌的,仿皮公文包变成了真皮的,往后梳的大背头不知抹了什么油光闪亮,真有点大老板的派头了。我提前在“大众点评”上选了一家看起来上档次的粤菜馆,团购两人套餐的话不算贵,并且还可以用上我账户里那张分享得来的五元优惠券。毕业后的十年我去过不少城市,钱却没挣到,在花销上自然也丧失了北方人的豪爽,变得小市民一样精打细算起来。

没想到张进对粤菜并不感兴趣,说现在丹城也有啦,啥菜都能吃得到,他最想见识的,是鸟城闻名全国的服务。我脑袋一下子闷不过弯来,看到他眨巴着小眼睛,才明白过来他是想按摩。

没想到为人师表的张校长也好这口?我调笑道。

男人本性嘛。再说了,我们这是去享受服务,又不是去嫖。张进嘻嘻哈哈地回答。

丹城的洗浴中心不都有这个服务?我上大学时就见识过了。

那是二话不说洗完澡就干。鸟城可不一样,是真正的服务。

在按摩会所的双人包间里,我和张进穿着按摩中心提供的宽松条纹服,双双趴在床上享受两位女技师任意胡来,活脱脱俩精神病人。这家按摩中心也真奇葩,弄点夏威夷衫当按摩服也好呀。转念一想,这可怪不了商家,我是看这家便宜才来的,还得怪自己财小气短。服装差点倒是可以忍受,可扭头看那俩女技师,个个粗手大脚,齐臀短裙更是显得腰粗腿壮,看样子能抗两百斤的麻袋。好在手指劲大,捏起颈椎来咯吱作响,让人呲牙咧嘴只差哭爹喊娘,有种被群殴的快感。大厅里按摩只能规规矩矩,据说包间里按摩可以抚摸女技师。可是看那女技师的尊荣,根本下不去手。

我扭头看趴在隔壁床上的张进,只见他四肢舒展,脸埋在按摩床的空洞里,正随着女技师的指法发出颇为受用的呻吟。我听一位老技师说过,按摩的次数越多身体越受力,只感到酸爽,有次他为一位还在读大学的雏儿按脚,稍微一按对方就发出杀猪般的嚎叫。看来张进是按摩会所的常客。我心里嘀咕着。

趁着女技师们外出张罗,我俩坐在床边用木桶中药水泡脚的空档,闲聊起来。他说他已结婚,媳妇是丹城郊区本地人,没啥文化,好在带拆迁房当嫁妆,省得他当房奴了。我则坦言还没结婚,每月都要应付鸟城的高房租。他问我现在有没有长久发展的女朋友,我说还是谈我们的大学时代吧。留在了大学所在城市的缘故,他对本班同学的生活了解得远远比我多,不像我,为了见世面,远走他乡。英文系女生多,班上共有六个男生,四个与本班女生结了婚,其中两个婚后没几年又离了。

你怎么没和本班女生谈恋爱?我记得当初佳佳可是主动追你的。张进问道。

我那时哪里懂得丰满女人的好处!说着,我的记忆中浮现出佳佳的白色连衣裙和裙裾难掩的丰腴,还有那张爱笑的满月般的脸庞。

她一毕业就嫁人了,现在经营一家小超市。张进说。

她确实是一个持家的好女人啊!我感叹道,自己也觉得惋惜,记忆中少了一段与她的故事。少了也好,不然又是一段只开花不结果的孽缘。

我那时没有和佳佳在一起,是我心里喜欢我的“蓝精灵”,也就是佳佳的闺蜜,一位古灵精怪的南方女孩。我没有勇气追求她,那时觉得她浑身散发着女神的光芒,当然我隐约知道南方女孩大都早恋。

亚热带的鸟城从来不下雪,四季都是满眼绿植。现在的丹城,应该正处落雪的时节。那年,丹城下着纷纷扬扬的大雪,电视报纸都在报道南方百年不遇的雪灾。


第二章 北方

大一开学报到时,父亲从乡下送我到丹城,正是秋老虎横行的炎热天气,迎接新生的免费绿豆水早就喝完了,我买了一瓶可乐,也是人生第一次喝到那种叫可乐的饮料,觉得从来没喝过这么美味这么高级的东西。可是,那玩意越喝越渴,便连喝了三瓶,让父亲大惊失色,抱怨一下子喝掉了整整一年的盐钱。他责怪的眼神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那是一位农民对城市生活的恐惧。

大学生活开始了,家里每月初一按时给我口袋里那张邮政银行卡汇来少得可怜的生活费,根本不够花,连在食堂吃饭都不够,谈女朋友之类想都别想。那张金黄色的邮政银行卡上浮雕着一匹马,一名峨冠博带怪模怪样的古人骑在那匹马上,似乎在出门远行,却不知粮草难觅前路凶险。

口袋里没钱,生活圈子必定小的可怜,除了上课、睡觉,就是钻进图书馆的报刊阅览室。泡图书馆不用花钱,还能给老师同学留下勤奋好学的印象,顺利当上了班里的学习委员。其实,看到同学结伴去网吧打游戏,看到男女勾肩搭背去唱K,看到舍友盛顺杰脖子上挂着个时兴的MP3,心里羡慕得要死。盛顺杰那小子不仅有MP3、索尼随身听、牛仔裤袋里还有一部按键会发彩光的诺基亚手机。就连“稳男”张进,也买了部小灵通,虽然那玩意要高高举起才能发出一条信息。在上马克思主义公选课上,他频频举手,那位能说会道的女老师让他回答问题,他红着脸说自己举手是为了发信息,我们知道他是在谈生意。女老师当时就火了,严令禁止课堂上玩手机。你们这些蠢货在我的课堂上不跟我一起畅想物质极大丰富人人享有自由的共产主义理想社会,竟然玩手机,活该一毕业就失业。“一毕业就失业”在课后的人群中引起一阵骚动,招生简章上不是写着“我校建校以来毕业生就业率一直保持百分之百”吗?

在二十一世纪初当贫下中农子弟一点也不光荣,物质匮乏带来的自卑深入骨髓,吞噬灵魂,我比谁都渴望堕落,而堕落需要金钱。周末的时候,我骑上那辆吱嘎作响的二手自行车,穿过那条名震汉唐的洛河,到市区做家教。丹城有四所大学,有大名鼎鼎的解放军外国语学院,还有丹城科技大学和丹城师范大学,而我就读的是最烂的一所——丹城理工学院,做两个小时家教只能挣到十五块钱。这家教工作也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像其他寻求家教工作的学生一样,站在市区王城广场人员密集之地,胸前挂着个用毛笔字写着“家教”两个字的纸箱残片,任人挑选,如同奴隶市场上待价而沽的黑奴,又如文革时期剃着阴阳头批斗示众的右派知识分子。作为一名野鸡大学的学生,能被给孩子找家教的阿姨们的目光戳死。广场示众了三天都没找到家教工作,倒是有几个问的,但是一报上校门人家扭头就走了。那个夏日的夜晚,我把脖子上带来无尽羞耻的家教牌子撕碎丢进了垃圾桶,倚在广场上的周文王雕像大理石底座上嚎啕大哭,慢慢地滑蹲到地上。那晚天气晴好,月光照在文王波浪一样翻卷的长袖上,勾勒出它冷峻的侧面像,周围的天地安详而静默。它如此高大,我踮起脚尖也高不过它的底座。它则脸也不转,遥望远方,无视蝼蚁草民的悲哭。

奇怪的是,张进不仅做生意挣钱,做家教也挣了不少钱,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日进斗金。他在宿舍把那部举手才能发出信息的小灵通卖给了另一位室友,挥舞着自己新买的波导手机。看到没,这是手机中的战斗机,比盛顺杰的诺基亚都高级。他得意洋洋地炫耀。可不是吗?盛顺杰的诺基亚在张进的波导面前,就像瓦片放在汉砖旁一样,就像孙子跪在爷爷面前一样,光是块头就不是一个量级。一起去食堂吃午饭的时候,我请张进吃鸡腿喝可乐,向他请教寻找家教工作的秘籍。他呵呵一笑,从公文包里掏出七八上十个学生证,啪地一声甩在食堂餐桌上。我逐一翻看,当时就惊呆了,乖乖!真是不得了,不仅有本城最高端大学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的学生证,还有北大清华的学生证,都有张进本人的照片,照片上还压着钢印和公章。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鸟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行安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1-29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1-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1/16 09:51:43
    • 分享到:
  • 若干年后,大学时代住在上铺的兄弟“张进”因公来“我”所在的鸟城出差,这次不经意间的会面打开了我冰封已久的大学往事:青涩的暗恋和初恋、寒门学子求学的艰辛、兼职期间的酸甜苦辣,等等。临了,当张进再次问我“想念北方不?”我又毫不犹豫地将其再次“冰封”起来。这是为何呢?也许是我不愿再活在过去,希望有个崭新的未来,也许是我觉得过往就像永远逝去的青春那般,已不再来,也许是……。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4
  • 101700
  • 28
  • 3450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