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封之年
  • 点击:1288评论:12018/01/11 13:38


第一章 无雪

手机话筒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让我猜猜他是谁。这么无聊的把戏,我第一反应是挂掉,你爱谁谁,别他妈打扰我的清静。那时候,我刚辞掉公职,没日没夜窝在一间租来的办公室里写剧本,一心想着自谋职业养活自己。一位前同事说,我这家伙读了几篇莎士比亚的戏剧就想东施效颦,他还貌似关心地告诫我,莎士比亚一年最多读一篇,不然会被他的才华灼伤,感觉自己写出来的就是一坨狗屎。冬至那天,我平生第一次卖掉一个剧本,挣了一笔小钱,也就是定金,心里正有点飘飘然。也正因为此,我才有耐心继续听那通电话,还把黏在椅子上的屁股拔起来,整个身子靠在锈迹斑斑的窗台上,闻着窗外飘来的咸鱼味,以平生罕见的耐心接听电话。楼下的海鲜市场比平时更加热闹,在七楼办公室就能听到五花大绑的大闸蟹吐水泡的咕唧声。今年的日历本越来越单薄,又是年关来临时。

猜猜我是谁。听筒又想起一遍。如果对方是一个女人,一个有过露水之缘的情人,我还能容忍她的矫情。可听筒里是女性化的男音,即所谓的娘炮。会是谁呢?我在记忆之海中搜索着。

讨厌,竟然把人家忘了。对方见我半天不说话,阴阳怪气地嗔怪道。

哦,实在不好意思。

我是阿进啊,大学时我睡在你上铺。

我想起张进的第一反应时这家伙“稳”,熄灯后的宿舍大伙儿跟床较劲的时候,他总是悄无声息,似乎逃脱了二十岁浴火的烧灼,年纪轻轻就老司机一样沉稳。第二天一大早,当我们因为昨晚的焦灼睁开沉重的眼皮,他已经穿上一身暗灰色的职业装,打着条纹领带,斜挎着仿皮公文包走出宿舍了。我们都知道,他是一个一心奔事业的男人。晚上归来的时候,他会挨间宿舍推销剃须刀、洗发水和英文系常用的复读机。我曾从他那花了八十块钱买过一台乳白色的杂牌子磁带复读机,能用是能用,只是声音古怪。自从和另一位室友盛顺杰的索尼牌复读机对照后,更觉得自己那台复读机的声音简直是鬼哭狼嚎。大学最后一年,他终于开始追求女生。晚上回到宿舍,他除了推销商品,就是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抱怨那位脸蛋婴儿肥的女生患有鼻炎,既然嫌弃人家,却又不换个追求对象,直到那位女生拉黑了他的电话和邮箱,彻底切断与他的一切联系。他很快从失恋中摆脱出来,又开始一心做他的生意。

逢年过节跟当时我们的班主任张芳教授打电话,已经退休后又到一私立大学代课的她总会提起,我们那个班最有出息的俩男生一个是我,一个是张进,我是从大专考上了研究生,成了班上学历最高的人,张进呢,则应改称为张校长,真是出息啊。当我问那位和蔼可亲慈母般的教授张进是哪一所学校的校长时,张教授说丹城本地的一所私立幼儿园。当幼儿园校长比我们教授工资还高哩,人家可是年薪。张教授听见我的叹息声后补充道。张进的朋友圈每天都发表一些不知从哪里摘抄来的箴言,那些只言片语有一个一致的主旨——爱与感恩。

以上就是张进给我的大致印象。

现在张进说他专程从北方的丹城赶到南方的鸟城,就是为了学习鸟城一些大型幼儿园的先进管理经验,还说鸟城的幼儿教育接轨国际领先全国,想到你在鸟城,顺便见一面。

坦白而言,毕业十年来,我是不大愿意再见一些老同学。那波同学学历低,大都干着低端工作,或者干脆回了农村老家。在我的经验里,一有同学联系,不是正在做微商推销劣质商品就是要借钱买理财项目。有位银行业的朋友曾朝我抱怨,同学是最大的负资产。即便是后来的研究生同学,频繁联系者也寥寥,毕竟人各有志。

我之所以答应和张进见面,还是因为当年对我颇为照顾的班主任,想想看,她眼中的班里两位“最有出息的人”的会面,也算有点意思。

我在地铁口看到张进钻出来,他还是那个屌样,只是西装革履换成了品牌的,仿皮公文包变成了真皮的,往后梳的大背头不知抹了什么油光闪亮,真有点大老板的派头了。我提前在“大众点评”上选了一家看起来上档次的粤菜馆,团购两人套餐的话不算贵,并且还可以用上我账户里那张分享得来的五元优惠券。毕业后的十年我去过不少城市,钱却没挣到,在花销上自然也丧失了北方人的豪爽,变得小市民一样精打细算起来。

没想到张进对粤菜并不感兴趣,说现在丹城也有啦,啥菜都能吃得到,他最想见识的,是鸟城闻名全国的服务。我脑袋一下子闷不过弯来,看到他眨巴着小眼睛,才明白过来他是想按摩。

没想到为人师表的张校长也好这口?我调笑道。

男人本性嘛。再说了,我们这是去享受服务,又不是去嫖。张进嘻嘻哈哈地回答。

丹城的洗浴中心不都有这个服务?我上大学时就见识过了。

那是二话不说洗完澡就干。鸟城可不一样,是真正的服务。

在按摩会所的双人包间里,我和张进穿着按摩中心提供的宽松条纹服,双双趴在床上享受两位女技师任意胡来,活脱脱俩精神病人。这家按摩中心也真奇葩,弄点夏威夷衫当按摩服也好呀。转念一想,这可怪不了商家,我是看这家便宜才来的,还得怪自己财小气短。服装差点倒是可以忍受,可扭头看那俩女技师,个个粗手大脚,齐臀短裙更是显得腰粗腿壮,看样子能抗两百斤的麻袋。好在手指劲大,捏起颈椎来咯吱作响,让人呲牙咧嘴只差哭爹喊娘,有种被群殴的快感。大厅里按摩只能规规矩矩,据说包间里按摩可以抚摸女技师。可是看那女技师的尊荣,根本下不去手。

我扭头看趴在隔壁床上的张进,只见他四肢舒展,脸埋在按摩床的空洞里,正随着女技师的指法发出颇为受用的呻吟。我听一位老技师说过,按摩的次数越多身体越受力,只感到酸爽,有次他为一位还在读大学的雏儿按脚,稍微一按对方就发出杀猪般的嚎叫。看来张进是按摩会所的常客。我心里嘀咕着。

趁着女技师们外出张罗,我俩坐在床边用木桶中药水泡脚的空档,闲聊起来。他说他已结婚,媳妇是丹城郊区本地人,没啥文化,好在带拆迁房当嫁妆,省得他当房奴了。我则坦言还没结婚,每月都要应付鸟城的高房租。他问我现在有没有长久发展的女朋友,我说还是谈我们的大学时代吧。留在了大学所在城市的缘故,他对本班同学的生活了解得远远比我多,不像我,为了见世面,远走他乡。英文系女生多,班上共有六个男生,四个与本班女生结了婚,其中两个婚后没几年又离了。

你怎么没和本班女生谈恋爱?我记得当初佳佳可是主动追你的。张进问道。

我那时哪里懂得丰满女人的好处!说着,我的记忆中浮现出佳佳的白色连衣裙和裙裾难掩的丰腴,还有那张爱笑的满月般的脸庞。

她一毕业就嫁人了,现在经营一家小超市。张进说。

她确实是一个持家的好女人啊!我感叹道,自己也觉得惋惜,记忆中少了一段与她的故事。少了也好,不然又是一段只开花不结果的孽缘。

我那时没有和佳佳在一起,是我心里喜欢我的“蓝精灵”,也就是佳佳的闺蜜,一位古灵精怪的南方女孩。我没有勇气追求她,那时觉得她浑身散发着女神的光芒,当然我隐约知道南方女孩大都早恋。

亚热带的鸟城从来不下雪,四季都是满眼绿植。现在的丹城,应该正处落雪的时节。那年,丹城下着纷纷扬扬的大雪,电视报纸都在报道南方百年不遇的雪灾。


第二章 北方

大一开学报到时,父亲从乡下送我到丹城,正是秋老虎横行的炎热天气,迎接新生的免费绿豆水早就喝完了,我买了一瓶可乐,也是人生第一次喝到那种叫可乐的饮料,觉得从来没喝过这么美味这么高级的东西。可是,那玩意越喝越渴,便连喝了三瓶,让父亲大惊失色,抱怨一下子喝掉了整整一年的盐钱。他责怪的眼神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那是一位农民对城市生活的恐惧。

大学生活开始了,家里每月初一按时给我口袋里那张邮政银行卡汇来少得可怜的生活费,根本不够花,连在食堂吃饭都不够,谈女朋友之类想都别想。那张金黄色的邮政银行卡上浮雕着一匹马,一名峨冠博带怪模怪样的古人骑在那匹马上,似乎在出门远行,却不知粮草难觅前路凶险。

口袋里没钱,生活圈子必定小的可怜,除了上课、睡觉,就是钻进图书馆的报刊阅览室。泡图书馆不用花钱,还能给老师同学留下勤奋好学的印象,顺利当上了班里的学习委员。其实,看到同学结伴去网吧打游戏,看到男女勾肩搭背去唱K,看到舍友盛顺杰脖子上挂着个时兴的MP3,心里羡慕得要死。盛顺杰那小子不仅有MP3、索尼随身听、牛仔裤袋里还有一部按键会发彩光的诺基亚手机。就连“稳男”张进,也买了部小灵通,虽然那玩意要高高举起才能发出一条信息。在上马克思主义公选课上,他频频举手,那位能说会道的女老师让他回答问题,他红着脸说自己举手是为了发信息,我们知道他是在谈生意。女老师当时就火了,严令禁止课堂上玩手机。你们这些蠢货在我的课堂上不跟我一起畅想物质极大丰富人人享有自由的共产主义理想社会,竟然玩手机,活该一毕业就失业。“一毕业就失业”在课后的人群中引起一阵骚动,招生简章上不是写着“我校建校以来毕业生就业率一直保持百分之百”吗?

在二十一世纪初当贫下中农子弟一点也不光荣,物质匮乏带来的自卑深入骨髓,吞噬灵魂,我比谁都渴望堕落,而堕落需要金钱。周末的时候,我骑上那辆吱嘎作响的二手自行车,穿过那条名震汉唐的洛河,到市区做家教。丹城有四所大学,有大名鼎鼎的解放军外国语学院,还有丹城科技大学和丹城师范大学,而我就读的是最烂的一所——丹城理工学院,做两个小时家教只能挣到十五块钱。这家教工作也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像其他寻求家教工作的学生一样,站在市区王城广场人员密集之地,胸前挂着个用毛笔字写着“家教”两个字的纸箱残片,任人挑选,如同奴隶市场上待价而沽的黑奴,又如文革时期剃着阴阳头批斗示众的右派知识分子。作为一名野鸡大学的学生,能被给孩子找家教的阿姨们的目光戳死。广场示众了三天都没找到家教工作,倒是有几个问的,但是一报上校门人家扭头就走了。那个夏日的夜晚,我把脖子上带来无尽羞耻的家教牌子撕碎丢进了垃圾桶,倚在广场上的周文王雕像大理石底座上嚎啕大哭,慢慢地滑蹲到地上。那晚天气晴好,月光照在文王波浪一样翻卷的长袖上,勾勒出它冷峻的侧面像,周围的天地安详而静默。它如此高大,我踮起脚尖也高不过它的底座。它则脸也不转,遥望远方,无视蝼蚁草民的悲哭。

奇怪的是,张进不仅做生意挣钱,做家教也挣了不少钱,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日进斗金。他在宿舍把那部举手才能发出信息的小灵通卖给了另一位室友,挥舞着自己新买的波导手机。看到没,这是手机中的战斗机,比盛顺杰的诺基亚都高级。他得意洋洋地炫耀。可不是吗?盛顺杰的诺基亚在张进的波导面前,就像瓦片放在汉砖旁一样,就像孙子跪在爷爷面前一样,光是块头就不是一个量级。一起去食堂吃午饭的时候,我请张进吃鸡腿喝可乐,向他请教寻找家教工作的秘籍。他呵呵一笑,从公文包里掏出七八上十个学生证,啪地一声甩在食堂餐桌上。我逐一翻看,当时就惊呆了,乖乖!真是不得了,不仅有本城最高端大学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的学生证,还有北大清华的学生证,都有张进本人的照片,照片上还压着钢印和公章。

  • 1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鸟城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行安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1-29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1-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1/16 09:51:43
    • 分享到:
  • 若干年后,大学时代住在上铺的兄弟“张进”因公来“我”所在的鸟城出差,这次不经意间的会面打开了我冰封已久的大学往事:青涩的暗恋和初恋、寒门学子求学的艰辛、兼职期间的酸甜苦辣,等等。临了,当张进再次问我“想念北方不?”我又毫不犹豫地将其再次“冰封”起来。这是为何呢?也许是我不愿再活在过去,希望有个崭新的未来,也许是我觉得过往就像永远逝去的青春那般,已不再来,也许是……。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4
  • 101200
  • 28
  • 3450
  • 一位女子写给已故丈夫的一封信,如泣如诉,感人至深。据实而就的记叙散文,情景胶融,真实可信,读过泪湿襟,即使主人公或有多个原形合成。一个三十三岁的生命撇下妻儿父母而去,几多不甘几多辛酸几多眼泪几多痛惜?曾几何时黑矿遍地,黑心矿主在累累白骨上累积财富制造人间悲剧。幸而国家关注大力整治,控制了悲剧的继续。经历悲剧的心仍在流血,何以安抚?邻家作品包容万千,也算对逝者对生者的慰藉,点赞

    默然一位女子写给已故丈夫的一封信

    2018/5/24 10:05:36
  • 终于又阅读到海青的诗歌啦。从去年7月到现在5月,海青整整有大半年没在邻家发稿啦。很多时候,我来邻家总会情不自禁的去串门。比如海青家、春丽家、飞泉家、阿木家、书生家、张旭家、先和家、李玉家......,在他们的家里我总会看到很多惊喜,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在等我阅读。看,海青的这篇诗歌,很多诗句是我非常喜欢的。“我们热爱谎言”“一旦将面具取下,它们便枯萎”“阶级的阶梯不允许衣衫褴褛的途人就坐”,太多太多!

    莲花汉子恶抒情

    2018/5/16 14:54:19
  • 离开邻家有段日子,累了,回邻家逛逛,发觉还是那样的亲切。邻家的文、邻家的人、邻家的活动还是一样的“邻家味”。“深圳奋斗谣”歌词征集活动,吸引了我。从23岁来深圳打拼,20年来一路走过,我始终坚信:有梦就能飞翔。无论,我是当初普普通通的打工仔,还是如今奔跑在创业的愣头青,我从没放弃对梦想的追逐和努力。因为,我也爱好音乐,爱好歌唱。所以,我抽出时间写下这首歌词。我相信:梦想一定会在深圳的天空自由翱翔!

    莲花汉子深圳奋斗谣:有梦就要飞翔

    2018/5/15 14:22:26
  • 别样的文笔,托出别样的精彩,靓艳邻家文坛。邻家海纳百川,总有精彩涌现。《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意识流笔法,作者主人公合二而一,掰弄絮叨一部小说的开头与收笔,这就是所谓的元小说吧?虽文无定法气象万千,然,无不关注开头与结尾,开头引领作品的风格走向,结尾蕴涵作品的视野格局。所以,捉笔或敲键盘,无不纠结切口与收口。恰当的切入角度,顺畅迈步路好走;收尾结局则显现文笔的深度或高度。

    默然小说: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

    2018/5/14 10:11:28
  • 若是在深圳一直砥砺前行,你会发现:立足深圳,并非想象中的那样难,深圳的天空也很蓝;定居深圳,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深圳也有可能成为你的第二故乡。在深圳奋斗的人,待收获成功的喜悦后,再放眼张望深圳,映入眼帘的会是杜鹃红、洒在身上的会是梧桐雨、沁人心肺的会是凤凰香、掬入口中的会是大鹏水。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10 8:26:22
  • 因特老虎对歌词《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的评语是:“很美。六韵,意味着唱六遍?更像是诗,不适作歌。”,此评语恳切、精准,我很同意。此文内容和框架,很具好歌词的基础,具备歌词所必备的,形式对仗和排比,内容的对称和呼应,以及关键语句的标语口号式。欲将其修改成歌词,特建议将六段改成三段(最多也不能超过四段),保留的每段,再加上三个短语,所加入的短语,在对应的位置上,要讲究对仗和呼应,当否?请酌。

    北国寒星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8 18:12:01
  • 我不喜欢这样的标题:“沉浮记”、“新兴互联网产业巨头覆灭记”,太像地摊杂志了;但我喜欢这样的内容:起底微商运作模式、教科书式的品牌运营蓝本、粉丝工厂的独家内幕…… 今时今地,大家都在闷声大发财,很少有人详细叙说自己的行业故事,而张谋的这篇东东,虽则文学性稍弱、布局谋篇太实诚,但是确实有料,是可触摸的深商实录,我们对张谋进到此公司的前后变化都有所目睹,而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至今还远未延续……

    因特虎老亨浮沉记

    2018/5/8 8:46:11
  • 围绕红玫瑰酒店从接盘装修,至开业这个商战案例,写这中间复杂的人际关系及个人私欲,一环套一环套路太深,商战中的尔虞我诈,谁都不是受害者,为了个人利益反而又成了施害者,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商战的残酷,稍有不慎将被对手碾压得尸骨无存。可见李玉是深谙此中之道,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生活观察力,人物和故事才描绘得如此峰回路转又细致入微,有如亲临,好的小说是有现场感的,这才能深切地打动读者。

    朱正安红玫瑰酒店

    2018/5/6 22:56:37
  • 一座高生存成本的城市,对物欲的渴求更高,只要你放得下自尊,什么都可以用金钱来核算和交易,三个女人为了改变命运,用青春和肉体获得捷径。而分别与这三个女人生活有着交汇的男主人公,眼睁睁看着她们沉沦却又无能为力,他自己都屈服于命运的安排,到了最后他以牺牲自己来拯救心爱的女人。卫鸦的笔调写来风轻云淡,随着故事的推进,无不透着对生活的妥协和无奈,无论从人物塑造到细节,几个人物的心理转变,他处理得都非常老道。

    朱正安棠夏

    2018/5/6 22:54:52
  • 好奇害死猫,高尚小区的保安当侦察兵出身的谭建民,无意中窥见小区居民发生的一件婚外情,善意的提醒,多管了一回闲事,反而让他摊上大事了,被人控告侵犯隐私权打官司,工作也遭辞退。生活中这种司空见惯的情事,当一回正义者,反而落得“告密者”下场,处处受人不待见,他苦苦思索纠结的心路变化历程,稍欠火候,故事设置的悬念跌宕起伏不够,表现张力就弱了点,整体表述尚可。

    朱正安告密

    2018/5/6 22:52:57
  •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深圳特色的作品。信息化、高科技、华强北……一个个符号强化了深圳元素。本文写的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由盛转衰的过程,其盈利模式和运作方式,对普通读者来说绝对具有吸引力。即使已经过去了几年,依然有新鲜感。而持久的新鲜感,是一部作品生命力的表现。

    王国华浮沉记

    2018/5/3 16:41:33
  • 读这篇小说的前半部分,感觉投资公司就是个冤大头,被人坑来坑去,还疑惑这样的公司怎么居然不倒闭。读到最后,发现世上不缺接盘侠。而且,在你手里搞不好的,在别人的手中也许能搞好。这篇小说通过一个具体案例将“上市公司”的种种乱象呈现在读者面前,生动、冷酷、琐碎、曲折,十分耐读。

    王国华红玫瑰酒店

    2018/5/3 16:40:42
  • 新加坡,一百多万人口超过七成是华人,地理位置东南亚却完全西方化,独立建国才五十三年,人口版土不过大中华一个中等城市的国度,却在纷繁世界里享有重要地位。《新加坡那些事》,读来倍感亲近,都有炎黄血脉炎黄文化的踪影,或因同种同根的莫名言状的感情。中国于新加坡,或有母子情结,母恋游子,游子恋根罢。读过第一节《小芸》,不由泪湿衣襟;继有《小虫/坎/古冬/香林/夏天》的纷至沓来,似远若近。

    默然新加坡那些事

    2018/5/1 16:19:43
  • 千千万万的“拓荒牛”汇聚到深圳,加入到建设特区的洪流中。他(她)们历尽艰辛,付出了青春,成就了深圳今日的辉煌。歌词的作者有感而发,词语平实质朴,直抒情怀,词句读来朗朗上口,配上音律,下里巴人,和者共鸣。想写就写,想唱就唱。唱出“拓荒牛”的初心,唱出曾经的艰辛历程,唱出今天的幸福,唱出更美好的明天。

    天马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27 0:17:29
  • 在职场上,“过江龙”可不好当呀,一不留神,就会被众多抱成团的“地头蛇”啃得连渣都不剩!你看,大中主任还没打到阿霞和陈宇等人的“七寸”,就迅即被对方咬得“大出血”!只不过,驰骋商海三十载的大中主任会这么“菜”吗?个人倒是觉得,作者可将《下马威》扩充为中、长篇小说,着重炮制“龙蛇相斗”的精彩。

    黄元罗下马威

    2018/4/26 9:09:4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