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封之年
  • 点击:15864评论:12018/01/11 13:38


第一章 无雪

手机话筒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让我猜猜他是谁。这么无聊的把戏,我第一反应是挂掉,你爱谁谁,别他妈打扰我的清静。那时候,我刚辞掉公职,没日没夜窝在一间租来的办公室里写剧本,一心想着自谋职业养活自己。一位前同事说,我这家伙读了几篇莎士比亚的戏剧就想东施效颦,他还貌似关心地告诫我,莎士比亚一年最多读一篇,不然会被他的才华灼伤,感觉自己写出来的就是一坨狗屎。冬至那天,我平生第一次卖掉一个剧本,挣了一笔小钱,也就是定金,心里正有点飘飘然。也正因为此,我才有耐心继续听那通电话,还把黏在椅子上的屁股拔起来,整个身子靠在锈迹斑斑的窗台上,闻着窗外飘来的咸鱼味,以平生罕见的耐心接听电话。楼下的海鲜市场比平时更加热闹,在七楼办公室就能听到五花大绑的大闸蟹吐水泡的咕唧声。今年的日历本越来越单薄,又是年关来临时。

猜猜我是谁。听筒又想起一遍。如果对方是一个女人,一个有过露水之缘的情人,我还能容忍她的矫情。可听筒里是女性化的男音,即所谓的娘炮。会是谁呢?我在记忆之海中搜索着。

讨厌,竟然把人家忘了。对方见我半天不说话,阴阳怪气地嗔怪道。

哦,实在不好意思。

我是阿进啊,大学时我睡在你上铺。

我想起张进的第一反应时这家伙“稳”,熄灯后的宿舍大伙儿跟床较劲的时候,他总是悄无声息,似乎逃脱了二十岁浴火的烧灼,年纪轻轻就老司机一样沉稳。第二天一大早,当我们因为昨晚的焦灼睁开沉重的眼皮,他已经穿上一身暗灰色的职业装,打着条纹领带,斜挎着仿皮公文包走出宿舍了。我们都知道,他是一个一心奔事业的男人。晚上归来的时候,他会挨间宿舍推销剃须刀、洗发水和英文系常用的复读机。我曾从他那花了八十块钱买过一台乳白色的杂牌子磁带复读机,能用是能用,只是声音古怪。自从和另一位室友盛顺杰的索尼牌复读机对照后,更觉得自己那台复读机的声音简直是鬼哭狼嚎。大学最后一年,他终于开始追求女生。晚上回到宿舍,他除了推销商品,就是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抱怨那位脸蛋婴儿肥的女生患有鼻炎,既然嫌弃人家,却又不换个追求对象,直到那位女生拉黑了他的电话和邮箱,彻底切断与他的一切联系。他很快从失恋中摆脱出来,又开始一心做他的生意。

逢年过节跟当时我们的班主任张芳教授打电话,已经退休后又到一私立大学代课的她总会提起,我们那个班最有出息的俩男生一个是我,一个是张进,我是从大专考上了研究生,成了班上学历最高的人,张进呢,则应改称为张校长,真是出息啊。当我问那位和蔼可亲慈母般的教授张进是哪一所学校的校长时,张教授说丹城本地的一所私立幼儿园。当幼儿园校长比我们教授工资还高哩,人家可是年薪。张教授听见我的叹息声后补充道。张进的朋友圈每天都发表一些不知从哪里摘抄来的箴言,那些只言片语有一个一致的主旨——爱与感恩。

以上就是张进给我的大致印象。

现在张进说他专程从北方的丹城赶到南方的鸟城,就是为了学习鸟城一些大型幼儿园的先进管理经验,还说鸟城的幼儿教育接轨国际领先全国,想到你在鸟城,顺便见一面。

坦白而言,毕业十年来,我是不大愿意再见一些老同学。那波同学学历低,大都干着低端工作,或者干脆回了农村老家。在我的经验里,一有同学联系,不是正在做微商推销劣质商品就是要借钱买理财项目。有位银行业的朋友曾朝我抱怨,同学是最大的负资产。即便是后来的研究生同学,频繁联系者也寥寥,毕竟人各有志。

我之所以答应和张进见面,还是因为当年对我颇为照顾的班主任,想想看,她眼中的班里两位“最有出息的人”的会面,也算有点意思。

我在地铁口看到张进钻出来,他还是那个屌样,只是西装革履换成了品牌的,仿皮公文包变成了真皮的,往后梳的大背头不知抹了什么油光闪亮,真有点大老板的派头了。我提前在“大众点评”上选了一家看起来上档次的粤菜馆,团购两人套餐的话不算贵,并且还可以用上我账户里那张分享得来的五元优惠券。毕业后的十年我去过不少城市,钱却没挣到,在花销上自然也丧失了北方人的豪爽,变得小市民一样精打细算起来。

没想到张进对粤菜并不感兴趣,说现在丹城也有啦,啥菜都能吃得到,他最想见识的,是鸟城闻名全国的服务。我脑袋一下子闷不过弯来,看到他眨巴着小眼睛,才明白过来他是想按摩。

没想到为人师表的张校长也好这口?我调笑道。

男人本性嘛。再说了,我们这是去享受服务,又不是去嫖。张进嘻嘻哈哈地回答。

丹城的洗浴中心不都有这个服务?我上大学时就见识过了。

那是二话不说洗完澡就干。鸟城可不一样,是真正的服务。

在按摩会所的双人包间里,我和张进穿着按摩中心提供的宽松条纹服,双双趴在床上享受两位女技师任意胡来,活脱脱俩精神病人。这家按摩中心也真奇葩,弄点夏威夷衫当按摩服也好呀。转念一想,这可怪不了商家,我是看这家便宜才来的,还得怪自己财小气短。服装差点倒是可以忍受,可扭头看那俩女技师,个个粗手大脚,齐臀短裙更是显得腰粗腿壮,看样子能抗两百斤的麻袋。好在手指劲大,捏起颈椎来咯吱作响,让人呲牙咧嘴只差哭爹喊娘,有种被群殴的快感。大厅里按摩只能规规矩矩,据说包间里按摩可以抚摸女技师。可是看那女技师的尊荣,根本下不去手。

我扭头看趴在隔壁床上的张进,只见他四肢舒展,脸埋在按摩床的空洞里,正随着女技师的指法发出颇为受用的呻吟。我听一位老技师说过,按摩的次数越多身体越受力,只感到酸爽,有次他为一位还在读大学的雏儿按脚,稍微一按对方就发出杀猪般的嚎叫。看来张进是按摩会所的常客。我心里嘀咕着。

趁着女技师们外出张罗,我俩坐在床边用木桶中药水泡脚的空档,闲聊起来。他说他已结婚,媳妇是丹城郊区本地人,没啥文化,好在带拆迁房当嫁妆,省得他当房奴了。我则坦言还没结婚,每月都要应付鸟城的高房租。他问我现在有没有长久发展的女朋友,我说还是谈我们的大学时代吧。留在了大学所在城市的缘故,他对本班同学的生活了解得远远比我多,不像我,为了见世面,远走他乡。英文系女生多,班上共有六个男生,四个与本班女生结了婚,其中两个婚后没几年又离了。

你怎么没和本班女生谈恋爱?我记得当初佳佳可是主动追你的。张进问道。

我那时哪里懂得丰满女人的好处!说着,我的记忆中浮现出佳佳的白色连衣裙和裙裾难掩的丰腴,还有那张爱笑的满月般的脸庞。

她一毕业就嫁人了,现在经营一家小超市。张进说。

她确实是一个持家的好女人啊!我感叹道,自己也觉得惋惜,记忆中少了一段与她的故事。少了也好,不然又是一段只开花不结果的孽缘。

我那时没有和佳佳在一起,是我心里喜欢我的“蓝精灵”,也就是佳佳的闺蜜,一位古灵精怪的南方女孩。我没有勇气追求她,那时觉得她浑身散发着女神的光芒,当然我隐约知道南方女孩大都早恋。

亚热带的鸟城从来不下雪,四季都是满眼绿植。现在的丹城,应该正处落雪的时节。那年,丹城下着纷纷扬扬的大雪,电视报纸都在报道南方百年不遇的雪灾。


第二章 北方

大一开学报到时,父亲从乡下送我到丹城,正是秋老虎横行的炎热天气,迎接新生的免费绿豆水早就喝完了,我买了一瓶可乐,也是人生第一次喝到那种叫可乐的饮料,觉得从来没喝过这么美味这么高级的东西。可是,那玩意越喝越渴,便连喝了三瓶,让父亲大惊失色,抱怨一下子喝掉了整整一年的盐钱。他责怪的眼神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那是一位农民对城市生活的恐惧。

大学生活开始了,家里每月初一按时给我口袋里那张邮政银行卡汇来少得可怜的生活费,根本不够花,连在食堂吃饭都不够,谈女朋友之类想都别想。那张金黄色的邮政银行卡上浮雕着一匹马,一名峨冠博带怪模怪样的古人骑在那匹马上,似乎在出门远行,却不知粮草难觅前路凶险。

口袋里没钱,生活圈子必定小的可怜,除了上课、睡觉,就是钻进图书馆的报刊阅览室。泡图书馆不用花钱,还能给老师同学留下勤奋好学的印象,顺利当上了班里的学习委员。其实,看到同学结伴去网吧打游戏,看到男女勾肩搭背去唱K,看到舍友盛顺杰脖子上挂着个时兴的MP3,心里羡慕得要死。盛顺杰那小子不仅有MP3、索尼随身听、牛仔裤袋里还有一部按键会发彩光的诺基亚手机。就连“稳男”张进,也买了部小灵通,虽然那玩意要高高举起才能发出一条信息。在上马克思主义公选课上,他频频举手,那位能说会道的女老师让他回答问题,他红着脸说自己举手是为了发信息,我们知道他是在谈生意。女老师当时就火了,严令禁止课堂上玩手机。你们这些蠢货在我的课堂上不跟我一起畅想物质极大丰富人人享有自由的共产主义理想社会,竟然玩手机,活该一毕业就失业。“一毕业就失业”在课后的人群中引起一阵骚动,招生简章上不是写着“我校建校以来毕业生就业率一直保持百分之百”吗?

在二十一世纪初当贫下中农子弟一点也不光荣,物质匮乏带来的自卑深入骨髓,吞噬灵魂,我比谁都渴望堕落,而堕落需要金钱。周末的时候,我骑上那辆吱嘎作响的二手自行车,穿过那条名震汉唐的洛河,到市区做家教。丹城有四所大学,有大名鼎鼎的解放军外国语学院,还有丹城科技大学和丹城师范大学,而我就读的是最烂的一所——丹城理工学院,做两个小时家教只能挣到十五块钱。这家教工作也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像其他寻求家教工作的学生一样,站在市区王城广场人员密集之地,胸前挂着个用毛笔字写着“家教”两个字的纸箱残片,任人挑选,如同奴隶市场上待价而沽的黑奴,又如文革时期剃着阴阳头批斗示众的右派知识分子。作为一名野鸡大学的学生,能被给孩子找家教的阿姨们的目光戳死。广场示众了三天都没找到家教工作,倒是有几个问的,但是一报上校门人家扭头就走了。那个夏日的夜晚,我把脖子上带来无尽羞耻的家教牌子撕碎丢进了垃圾桶,倚在广场上的周文王雕像大理石底座上嚎啕大哭,慢慢地滑蹲到地上。那晚天气晴好,月光照在文王波浪一样翻卷的长袖上,勾勒出它冷峻的侧面像,周围的天地安详而静默。它如此高大,我踮起脚尖也高不过它的底座。它则脸也不转,遥望远方,无视蝼蚁草民的悲哭。

奇怪的是,张进不仅做生意挣钱,做家教也挣了不少钱,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日进斗金。他在宿舍把那部举手才能发出信息的小灵通卖给了另一位室友,挥舞着自己新买的波导手机。看到没,这是手机中的战斗机,比盛顺杰的诺基亚都高级。他得意洋洋地炫耀。可不是吗?盛顺杰的诺基亚在张进的波导面前,就像瓦片放在汉砖旁一样,就像孙子跪在爷爷面前一样,光是块头就不是一个量级。一起去食堂吃午饭的时候,我请张进吃鸡腿喝可乐,向他请教寻找家教工作的秘籍。他呵呵一笑,从公文包里掏出七八上十个学生证,啪地一声甩在食堂餐桌上。我逐一翻看,当时就惊呆了,乖乖!真是不得了,不仅有本城最高端大学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的学生证,还有北大清华的学生证,都有张进本人的照片,照片上还压着钢印和公章。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鸟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行安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1-29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1-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1/16 09:51:43
    • 分享到:
  • 若干年后,大学时代住在上铺的兄弟“张进”因公来“我”所在的鸟城出差,这次不经意间的会面打开了我冰封已久的大学往事:青涩的暗恋和初恋、寒门学子求学的艰辛、兼职期间的酸甜苦辣,等等。临了,当张进再次问我“想念北方不?”我又毫不犹豫地将其再次“冰封”起来。这是为何呢?也许是我不愿再活在过去,希望有个崭新的未来,也许是我觉得过往就像永远逝去的青春那般,已不再来,也许是……。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5
  • 55700
  • 31
  • 3840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作者用自己的所观叙写所感,把深圳的商业人文经济以简单的文字传达给读者。我们读诗,感受着作者或自身赋予文字相应的意义。深圳是什么样子?是作者诗里的样子,是炒米油盐吃住行的样子,是追寻梦想疯狂的样子,是失败时沮丧的样子……她是作者的所有,也是每个深圳人的所有。

    别看了入深圳记

    2019/6/5 15:30:12
  • 《入深圳记》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是作者走出逼仄的书斋,用眼去观察深圳的生存环境、风土人情,用心去感受人生的酸甜苦辣、世态百相,在此基础之上形成的真情实感。更难能可贵的是,组诗当中还深深透露出诗人某些担忧的意识,比如说深圳的高房价(含高房租)、底层人物对子女正确的教育方式的缺失,等等。

    黄元罗入深圳记

    2019/6/5 11:03:01
  • 谢老师是第七届睦邻文学奖首位参赛者,而我则是首位投资客。细细品读完该篇参赛作品,窃以为有三大优势:一是,题材契合大赛要求,是一篇有关深圳的社区口述史;二是,小标题起的非常好,足见作者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提炼;三是,对每一位社区工匠的概述,均遵循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用文学的语言来表达。

    黄元罗社区工匠•最美是你

    2019/6/5 10:45:40
  • 很喜欢读国华老师的散文。床头放着他的《街巷志》,睡前随便翻几页,觉得身子会变轻,心里充满温柔的忧伤,梦也会来得早些。这两篇文章同样具有王国华特色与品质,但也有不同。《在树上聊天》颇具魔幻色彩。树上与树下,是两个世界,一为红尘、江湖,一为心灵、精神。能上树的人是幸福的,他们拥有自己的秘密,不足为外人道。《地铁里的“他们”》写出了深圳众生相,他们逸出自己,停留在地铁中,各自鲜活各自悲喜——跟我们一样。

    笑笑书生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43:51
  • 昨儿国华兄告诉我,他今年不想当提名评委了,他是作家,他要创作,他想以普通作者身份参赛,特此告知。这有啥子不可以的呢?我们都是普通人,在评委岗位就是评委,在参赛岗位就是参赛作者,没有固定不变的身份之牵累,这太好了,太好玩了,为此,赞一个!

    深圳老亨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05:4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