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壶酒
  • 点击:307评论:32018/01/13 12:41
摘要:我的发小,衣锦还乡,三天两头喊我弄酒。发小是程咬金的后人,几多精明几多打拼?几多戚楚几多悲情?一壶浊酒,言犹未尽。

瘸子老调调,总管一瓶叫一壶,把盏斟酒总有那么一句:“就一壶,你随意,我兜底。”

我不胜酒力,一杯足矣顶多两杯;瘸子今不如昔也兜不了底,每每喝的没有剩下泡瓶子的多。他不介意,我更没把酒当个东西。

“瞧瞧,这年份,拿钱没地儿买。”

“可不是,上个世纪的茅台!”我呷了一口,咂叭嘴连声说好,好,好酒!其实,我喝啥酒都一个味道,入口辣辣的,过喉咙管热热的,到肚子里一阵闹腾。虽然对酒没兴趣,顺嘴叫声好,不扫瘸子兴呗。

瘸子给自己满上,却一违惯例没和我碰杯,双手捧杯高举,两眼微闭嘴唇颠簸,眼角滚出了混浊的泪。

“想小妖精了?”我逗瘸子。

瘸子乜斜我,躬身淋尽杯中酒,又捉盏满上,仰脖子一口清,又满上又清,再满上……我拦住瘸子,递给他一只螃蟹。瘸子掰弄半天,恁是掰不开螃蟹壳,放下螃蟹捏纸巾擦脸,竟然泪如泉涌,鼻涕也出来了,一连换了五块纸巾,鼻子眼越擦越花俏,满脸褶子都糊平了。

“抱歉!”瘸子对我拱拱手,起身侧进洗手间,擤鼻涕洗脸去了。

瘸子绅士已久,向来讲究仪表,从不马虎绅士风度。

他是我一个村的人,姓程,上学时叫“程侯”,发迹后更名“程就”。有多少人知道他名字的写法我不清楚,人们先前叫他“程总”,后来都叫他“程董”。我呢?先前叫他“猴子”,后来就叫他“瘸子”。

瘸子小时候腿脚利索,爬树掏鸟窝出出溜溜像只猴,斑鸠麻雀喜鹊老鸹弄不赢他,但凡看见他,非躲即骂。猴子读书坐不住,经常借口上厕所一球日个兔,作业甩给我帮他做。当然,他从不白让我帮忙,总有煮熟的鸟蛋给我分享。

同学们打趣他,猴子去掉“犬”字傍就成“侯”了?他咧嘴龇牙,说程咬金是他老祖宗,隋唐王侯!我笑他,你老祖宗不过做了一阵子瓦岗寨主吧?他表扬我说对了,说瓦岗寨主就是一方王侯,吹他老祖宗一个月过一回年,“十二年的王侯奢华一年消费,要几拽几拽,要几酷几酷!”

猴子读书不成器辍学做木匠,竟然无师自通闻名遐迩。忽一日,猴子送我一瓶“杏汾”。那时候,散酒尚且凭票供应,瓶子酒可是奢侈品。么意思哈?我没帮你写作业了,我家也没人喝酒。猴子笑,说你家没人喝,你送给你舅呗。我也笑,笑猴子想进步,巴结支部书记想入党是吧?那就自己送,何必托我转手?猴子一脸愧疚,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舅不待见我,要割我的资本主义尾巴;倏又崇拜,问我发现没?说我舅带头把自己的尾巴给割了,把自家遮蔽集体耕地的大樟树锯了,“晓得吧?你表姐要用那棵大樟树打嫁妆,我效劳怎么样?”

嘿,猴子动我表姐的心思!我舅母死的早,表姐是我舅的掌上明珠。表姐美丽大方,动心的人多了。我没过十二岁就动过一回心,折枝刺梅向表姐献情,表姐刺梅插进发髻特高兴,要长大了嫁给我做老婆。我舅摇头说不成不成,说亲上加亲生的娃娃没屁眼。表姐嫁给我是不可能了,嫁给猴子有点儿浪费。可嫁给谁不浪费?那就好事猴子呗!我掂着猴子的杏汾孝敬我舅,我舅骂我败家子乱花钱,我表姐笑嘻嘻接过杏汾,说好酒。我挤鼻子弄眼问表姐,“啥时候喝你的喜酒哇?”表姐凝眉呶嘴,说,“嫁妆没打,喝鬼喝!”我就势推荐猴子给表姐打嫁妆……舅您别发火好不好?人家猴子保证不再耽误大田出工,抽空帮表姐打嫁妆,也就为接受您老的再教育。

“真的吗?”我舅捡棒槌当针。

“岂能有假!”我指天帮猴子发誓,说的跟真的一样。说人家猴子也想进步,要重新做人了,“支部书记同志舅,您别门缝里瞧人好不好?”

“真的?”

“真的!”

哎呀!我真的没有想到,表姐的嫁妆没打好,人跟猴子一起失踪了。我舅凶进我家,杏汾砸向神桌,酒瓶粉身碎骨,酒稀里哗啦溅洒。我爹四耳乎子,差一点儿没把我扇成脑震荡。

我舅逮住猴子,一扁担折他一条腿。若非表姐豁身护救,他另一条腿也得折。猴子的折腿康复得很好,稍微有点儿踩短,不细瞅看不出来。看不出来也掩盖不住,我就此管他叫“瘸子”。

瘸腿猴子本事见长,轻取公社木工厂长职位;企业改制时买断整个厂,遣散工匠就窝开发房地产,一下子大发了。瘸子意气风发,未料我表姐独木桥上摔下滚河,淹死了。瘸子破例习俗,披麻戴孝给我表姐守了三个月的灵,带着七岁的牛儿迁居县城。我舅撵进县城举刀断麻,夺回外孙。

瘸子找我陪他喝酒,塞给我三十万存款,托我关照牛儿,逢年过节给我表姐烧捆纸,还撅屁股给我磕了仨响头,县城豪宅的钥匙也留给我,只身到深圳捯饬房地产去了。

我舅过世,牛儿哭得天昏地暗。我劝牛儿节哀,牛儿理都不理;我要牛儿收下瘸子的存款折,告诉牛儿连本带息翻一番拐个弯了,牛儿摔地上踹一脚,吼我捡走,别脏了他姥爷的坟!

我羞愧无语。我舅是土改时期入党的老党员,心地纯净眼睛不揉沙子。在我舅眼里,猴子就是个地痞,是拐骗良家少女打劫社会的流氓,我则是地痞流氓的帮凶。我舅摔碎杏汾,把锯开的大樟树弄到滚河上架了座独木桥,到死都没理过我。

牛儿建工学院学有所长,收编瘸子遣散的工匠做家装,揽全县城乡近半家装市场。瘸子摇头叹气,说家装不过养人的摊摊,冇得钱赚;拜托我教导牛儿,认准窟眼石头、抱摇钱树做生意才靠谱。

“自个儿子自个教导!”我不是推诿,确实懵懂瘸子的生意经。

瘸子抹泪,说牛儿妈早亡,牛儿姥爷咬定是他气死的,弄得牛儿不待见他。

我数落瘸子,你跟妖精裹缠是事实吧?年过半百了还养妖精,牛儿岂能待见你!

瘸子问我可晓得他祖上养宠物?神兮兮地对我说,养宠物不过利用廉价资源套取稀缺资源,利用稀缺资源套取金钱,循环往复,其乐无穷。“不晓得养宠物,不懂得利用宠物,就跟钓鱼不晓得挂蚯蚓一样,半吊子二百五一个,做锤子生意做!你还大学本科呢,憨球不叽的,你表姐都比你敞亮。”

哎哟,我不晓得,我不懂,我的书白读了,我就憨球不叽的半吊子二百五一个,我懒得跟瘸子掰扯。

岁月催人老。瘸子又赖上我了,要我劝说牛儿到深圳继承他的产业;说他年过花甲的人,该含饴弄孙了。架不住瘸子的央求,我做通牛儿工作向瘸子交差。瘸子电话里哭了,要立马跟牛儿交接。

“立马不成!”我告诉瘸子,牛儿要在滚河上架座桥……

“哦,哦,哦……牛儿要渡生他妈是吧?好!好!好!我儿大孝……”瘸子爽快答就承担全部架桥资金,只求牛儿认他这个爹。

瘸子出资牛儿出力,在我表姐丧生的滚河上架起了一座桥。父子桥飞度如虹,连接两岸,车水马龙。牛儿去深圳接下瘸子的产业,瘸子如愿返乡。儿媳妇拿瘸子上大人似的敬着,就是喊不出一声爹;孙子犊娃见他只躲,不拢他的身说他铜臭熏鼻子眼。

“遗传,都是你舅的遗传!”瘸子常当我埋汰我舅。

哎哟,若说我舅对牛儿的影响大,我承认;抱怨我舅隔山隔水遗传孙儿媳妇重外孙,就牵强了。犊娃还未满五岁,说铜臭熏鼻子眼,不过跟牛儿鹦鹉学舌。

“就一身铜臭,土匪心态使然!”牛儿曾在家里跟瘸子拍桌子叫板,指出老祖宗“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地过留下买路财”的行径为世人不齿,审时度势归顺大唐才有建功立业;斥责瘸子出资建桥不过将打劫社会的返还给社会,岂好意思惦记跟交管的合伙设站收费!

显然,瘸子懊恼沮丧,不仅因为儿媳妇生分他、犊儿放空他的含饴弄孙,更因为牛儿掐断了他拿父子桥当摇钱树的设想。牛儿向我透露过,正拍卖深圳资产,还要在滚河上架座桥。我不想过多介入这对父子冤家,只劝慰瘸子,珍惜亲情珍惜‘父子桥’吧,有口皆碑嘛。

“你别跟我唱高调好不好?”瘸子瘪嘴不屑,又扯出我舅说事,“念你舅好的多了去,你舅还不是一堆荒冢草没了!”

“哎哟,不在同一层次,我舅焉能跟他的好女婿相比?”我调侃瘸子,给瘸子戴高帽,说瘸子你还劲棒棒的,牛儿就在滚河上给你竖碑了;可怜我舅没儿,就一堆荒冢,没人给他竖碑。

“多有失态呀,兄弟,对不起!”瘸子在洗手间清理干净鼻子眼,出来仍不忘检点绅士风度。嘿,老脸还拍过水,皱纹平展了许多,可能还抹过香香,脸兜子油滋滋的。

“接着喝!”我仰脖子喝干杯中酒,辣一回是一回,夸奖“好酒,酒好!”

“兄弟还是挺有实力嘛!”瘸子表扬我,又号我明儿继续陪他喝。

“别介!干嘛忙三赶四的?”我推辞。

“想想,兄弟。”瘸子叫我想想。

想锤子想,我笑,“瘸子你跟儿媳妇跟孙子玩不到一块,拉我的差呗。”

“错!错了哇兄弟。明,明儿,明儿是你表姐的三十周年祭日啊!”

哦,原来,我竟然忘了。

瘸子抹眼睛,说,你忘了我忘不了,明儿弄点卤菜,到你表姐坟上喝,还是一壶。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表姐陪我八年多,算算该有三十万个恩日吧?够我享用的!“看透了哇,这世上,只有结发夫妻是真的,儿子、孙子,都,都靠不住,靠球不住哇……”瘸子说着说着眼泪鼻涕又稀里哗啦了。

“喝酒!”我满上邀瘸子碰杯。瘸子捉杯的手颤微微,好不容易捉住,手一抖杯子滑落。

我手忙脚乱,捡拾杯子,扶瘸子进卫生间洗脸。

瘸子竟嚎啕大哭,拉着我的手哭得头只摆,叫我明儿带把铁锨,“在你表姐坟边挖个坑,把,把我老骨头埋了,埋了!埋了算了,算球了哇,活着嘛劲?”

“别,别介!瘸,瘸,瘸哥,瘸哥哥,埋了你,谁请我喝酒?”

“喝酒?兄弟你就别哄我了……”

“错!瘸哥,瘸哥哥,兄弟我还是挺有实力的。接着喝,兄弟我连干两杯叫瘸哥瞅瞅!”

瘸子落座,摆手拦我斟酒,说算了算了,喝不了就算球了,说他也喝不进去了,胃只返酸水。

“羡慕你呀!”瘸子拍我的手。

“我没惹你吧?瘸哥。”

“惹我了!兄弟你惹我不轻,惹我羡慕嫉妒恨!看见你孙女在你身上猴上猴下,我比叫花子还恨!”

“瘸哥!”我捏住瘸子的手,心生恻隐。精明的猴子,没读多少书却谙练生意经,重情重义却有不测风云,攫取万贯家产却没地儿安放孤独的心,常人的天伦之乐于他是奢侈品……

“叮当,叮当……”,我手机来电,牛儿打来的,我伸给瘸子看,示意他接。瘸子架花镜盯瞅,手指头颤抖滑动不了绿键。我点开免提,牛儿声音清晰:

“舅嘛,他,他跟你在一起是吧?……不用,你给他说一声就行了。明儿,我回去给我妈上坟,也给我姥爷烧两张纸,是的,全家人都去。……必须喊声爹么?好吧!明儿当我妈我姥爷的面,跟我媳妇一起喊他一声。哎呀!行了,我叫犊娃给他磕个头总可以了吧?”

瘸子竖直耳朵听完牛儿的电话,又起身去了趟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瘸子红光满面,举起酒瓶吹喇叭,把酒瓶子吹了个底朝天。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父子冤家社会资源攫取返还眼泪鼻涕红光满面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酣畅淋漓《一壶酒》,内含外延丰富,婉约幽默,引导思考,耐品耐嚼。主人公将祖宗的遗传发挥得淋漓尽致,借社会变革攫得盆满钵流;牛儿承继外公基因,反叛瘸子散财于民;衣锦还乡的瘸子无地儿安放孤独的心。作者借《一壶酒》,描摹大义与纠结,蕴涵深刻,布局谋篇紧凑,文笔流畅传神,语言朴素诙谐,人物形神皆备,渊薮清晰;结尾反转积极,沮丧的主人公红光满面举酒瓶吹喇叭,预示亲情融化纠结,恬淡可信。
  • 回复
  • 程咬金,隋唐英雄,家喻户晓。逝者如斯夫,却有后人继往开来,再续精彩。拙笔涂抹一壶酒,描摹程咬金后人经历的特定时代,虽然虚构,却也有耳熟能详的过往与现实做依据。社会转型,无限机遇,趁势弄潮,上蹶而就腾起,占有资源、攫取财富、轻松惬意。然,财富并代表公义,也就很难填补迷茫与空虚。取于社会捐赠社会,先富带后富,既是总设计师的设计,也是社会的呼唤,且有贤达不断涌现。
  • 纠正笔误:一蹶而就;财富并不代表公义

    回复

  • 最近来访
  • 15110积分
  • 3星
  • 3钻
  • 寒冬蛰生一草根破土拔节二月春栉风沐雨三夏酷经秋历霜四季青
  • 寒冬蛰生一草根破土拔节二月春栉风沐雨三夏酷经秋历霜四季青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50
  • 3001
  • 109
  • 15110
  • 因为热爱邻家,所以才愿意为邻家建言。据说,当年的邻家币之制,是王盛菲提出来的。可见,一个网站想要完善,得多聆听来自民间的智慧建言。关于邻家赛制,元罗一直在邻家玩耍,是最清楚邻家的一切赛制。要完善一个网站的成长,是需要多方达人的集思广益。元罗积极,总是第一时间提出建议。写这样的建议很花时间的,元罗辛苦了!文友们也要多跟帖来讨论2018的新赛制。2018,崭新的开始,全新的赛制,更应有积极参与的我们!

    吴春丽新赛制下应有新变化

    2018/1/15 10:32:34
  • 2018年1月11日(周四)晚上9点的“邻家文弹”可算得上是二十八期邻家文弹中持续时间最长、参与观众最多的一期!整场内容真的如主讲嘉宾费新乾先生那般:“文学发现”设想、“全民写作”计划让“邻家人”热血“沸(费)”腾;“普惠文学”、“皮肤主义”、“有机文学”让“邻家人”“心(新)”中希望满满;2018年,邻家文学社区推出的全新游戏规则让“邻家人”觉得“前(乾)”景一片大好!

    黄元罗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5 8:29:46
  • 谢过先生的分享。生活节奏加快和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催化推进微小说的欣欣向荣,或许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适应的基本原理。先生乃闪小说高手,释疑闪小说推心置腹,施教深入浅出,认真拜读,受益良多。虽说文无定法,却也有基本套路,学习借鉴,少走弯路胜于盲人摸象。更有,狭小空间泼墨闪小说所须的精雕细刻工匠精神,于小小说短篇小说甚至中长篇小说,都有着广泛的意义。

    言默然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12 19:51:54
  • 忆往夕,壁立千仞,共峥嵘;掀新篇,海纳百川,同辉煌。邻家文学,五年里,迎纳天下文笔开创一片天地;新年伊始,费新乾,吹号角,召唤新朋旧友齐聚再接再厉。过往成就,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再创辉煌,须携手并肩同心协力。闻号角,蠢蠢欲动,文笔虽拙,甘洒一腔热血。我辈五零后,读书不多坎坷不少,阅历经历还算厚实,脑憨手笨了一点,何不趁还没迷糊还能敲击键盘,赶在夕阳落山之前,释放淡然恬实的灿烂?

    言默然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4:13:35
  • 昨晚的邻家文弹,张夏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后来的也夸夸嘛。谢林涛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微咖人也夸夸嘛。红月亮说:@憨憨老叟 现在要一千零八。他们的打趣,令我想起苹果手机的更新,苹果手机的更新算是飞快的。关于“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版本,这个是经典版。在此,@憨憨老叟,现在2018年了,什么时候推出一个“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新版,在更齐全的加载中,体会新榜单

    吴春丽夸夸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

    2018/1/12 11:18:54
  • 昨晚,天冷,颈椎病的原因,只能躺在床上,将手机举高来看手机。本期的开讲嘉宾是费老师,精彩怎能错过。 古人写诗讲究章法,把律诗、绝句的布局分为起、承、转、合四个部份。清代学者刘熙载在《艺概》中对此加以总结:“起承转合四字,起者,起下也,连合亦起在内;合者,合上也,连起亦合在内,中间用承用转,皆兼顾起合也。”睦邻要往回追溯,起因是:文学发现,全民写作,邻家币机制…五年睦奖,历经多元磨砺,睦邻模式更成熟

    吴春丽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0:43:20
  • 该首微诗歌“微”言大意,“诗”意人生,南国的冬天虽说很少见到“雪”,但因竞争所带来的“血”雨腥风却着实不少!所以,长期生活在南方的人基本上都有“南方真的很难”之感。友情提醒一下:作者来邻家贴文,若单纯是以文会友,文章篇幅长短不问;若是想搏个“名”或“利”的话,像这样的微诗歌,最好一次性能发上个三五首,作为草根一族,文章篇幅过短,结果大多是“寸草不生”!

    黄元罗南国的冬天

    2018/1/11 9:02:48
  • 很好,很深情,很不装。这不是你惯常的风格,但更朴实,更温柔敦厚。也许面对亲人,一切经验和技巧都是多余的,它只需要情绪的流动,山川草木,磨盘菜畦,都会来帮你,帮助把哀思与深情整理成诗的模样:结构与逻辑,意境与韵味。那些逝去的和仍然健在的亲人,与我们与简单的语言交流着:“你回来了。”“我们都很好,天气很凉,你要多穿点衣服。”但背后却粘连着一切美好。发现和歌咏这种美好,是诗歌应尽的义务。

    笑笑书生致亲人书

    2018/1/10 11:40:14
  • 闪小说因为其篇幅精短,处于快节奏生活状态下的读者们才有时间阅览;闪小说因为其内容精彩,看多了各类文体的读者们才愿意去品阅。本期主讲嘉宾憨憨老叟先生结合其经典作品《碑》《白云飘》《心愿》等给观众们派发了闪小说如何立意、闪小说写作技巧、闪小说怎样造势等一系列“干货”,让我们在2018年第一场暴雪中感到阵阵温暖。

    黄元罗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8 10:01:36
  • 热烈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揭牌暨谢林涛闪小说作品研讨会召开。我作为深圳的一名闪友,发去了贺信。我虽然在闪小说领域没有成就和建树,但是我依然爱着闪小说,也一直进行闪小说创作与学习。并且会一直坚持下去。深圳闪小说开放很多鲜花,有很多闪小说写作高手,他们把爱恨情仇都贯穿其中,得到了许多媒体的认可,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爱,是闪小说创作的高地,我表示热烈祝贺,不遗余力支持闪小说创作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落成!

    潮湿的梦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7 16:00:13
  • “不碰。爸一口回决。”读得我有点心疼啊,春丽,也许这是你自己上次回去的真实事件吧。长年在外,因此同你父亲的见面也越来越少,为了生活,这真是无可奈何的人生啊。见一面便是一面,有时,没有见到面,但思念却是与日俱增的,思念成灾,化作文字了。父亲老了,一碰就碰在他的心坎上,一碰,在聚少离多的多的日子里画上了离别的一个句号,他怎能舍得你的离别啊。不得已而不碰吧。

    红红的雨蝴蝶不飞

    2018/1/6 14:47:25
  • 祝贺闪小说创研基地成立,祝贺谢林涛作品研讨会成功举办。双重喜事真是鼓舞人心。庆幸有老叟老师一直走在创研闪小说的路上。作品来源于生活而又要高于生活,只有对生活无限的热忱和沉淀,才能积累出好的素材。如果先生的墓志铭,白云飘等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谢林涛老师总结的真好。空白不是留白。要在针尖上跳芭蕾,太形象了。

    电击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22:15:06
  • 1月14日,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就要成立,在这个时间上,开讲嘉宾由憨憨老叟来担当,这个契机点的把握,特别好!在此,提前祝挂牌仪式暨谢林涛作品研究讨会圆满成功!本期憨憨老叟的开讲,干货够足,肯定花了很多的心思!要了解闪小说的历史及创作方法,就一定要认真阅读这第27期的邻家文弹。憨憨老叟说,写好闪小说需要四个字:微、新、密、奇。在讲“细节”描写时,还以其作品《白云飘》为例,如此细腻化讲解,让人很是受益!

    吴春丽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15:29:52
  • 实际上这篇篇小说是2017年6月份写出来的,历时半年多时间。我所反应的人生就是一条船。大家在船上可以欣赏沿岸的风景,可以观察美好事物。但是遇到狂风暴雨,舵手不掌好舵,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文章中的幺姑就是其中之一。开始飞黄腾达,后不善于经营管理,听信谗言,不切实际的想法很多,想发大财,结果导致公司倒闭,全军覆灭。最后政府卖掉设备,给员工发生工资,这个就是生活当中的一只船。需要破浪前进,完成生命搏击。

    潮湿的梦一条船

    2018/1/2 22:08:15
  • 很多人希望某篇小说在故事情节上能精彩纷呈,在最终结局上善恶终有报。我们多么愿意看到文章中的“陈小雨”这位如扶桑花般有着微妙的羞涩美的女孩,出污泥而不染,能在某种机缘巧合下有个好的归宿。只不过,“扶桑”也有可能是“服丧”,果不其然,在鸟城某休闲会所大厅里做技师的陈小雨最终也成为她口中的“穿短裙的姐姐”。令人唏嘘的无奈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残酷的现实生活!

    黄元罗夜扶桑

    2018/1/2 10:18:3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