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壶酒
  • 点击:3452评论:62018/01/13 12:41
摘要:我的发小,衣锦还乡,三天两头喊我弄酒。发小是程咬金的后人,几多精明几多打拼?几多戚楚几多悲情?一壶浊酒,言犹未尽。

瘸子老调调,总管一瓶叫一壶,把盏斟酒总有那么一句:“就一壶,你随意,我兜底。”

我不胜酒力,一杯足矣顶多两杯;瘸子今不如昔也兜不了底,每每喝的没有剩下泡瓶子的多。他不介意,我更没把酒当个东西。

“瞧瞧,这年份,拿钱没地儿买。”

“可不是,上个世纪的茅台!”我呷了一口,咂叭嘴连声说好,好,好酒!其实,我喝啥酒都一个味道,入口辣辣的,过喉咙管热热的,到肚子里一阵闹腾。虽然对酒没兴趣,顺嘴叫声好,不扫瘸子兴呗。

瘸子给自己满上,却一违惯例没和我碰杯,双手捧杯高举,两眼微闭嘴唇颠簸,眼角滚出了混浊的泪。

“想小妖精了?”我逗瘸子。

瘸子乜斜我,躬身淋尽杯中酒,又捉盏满上,仰脖子一口清,又满上又清,再满上……我拦住瘸子,递给他一只螃蟹。瘸子掰弄半天,恁是掰不开螃蟹壳,放下螃蟹捏纸巾擦脸,竟然泪如泉涌,鼻涕也出来了,一连换了五块纸巾,鼻子眼越擦越花俏,满脸褶子都糊平了。

“抱歉!”瘸子对我拱拱手,起身侧进洗手间,擤鼻涕洗脸去了。

瘸子绅士已久,向来讲究仪表,从不马虎绅士风度。

他是我一个村的人,姓程,上学时叫“程侯”,发迹后更名“程就”。有多少人知道他名字的写法我不清楚,人们先前叫他“程总”,后来都叫他“程董”。我呢?先前叫他“猴子”,后来就叫他“瘸子”。

瘸子小时候腿脚利索,爬树掏鸟窝出出溜溜像只猴,斑鸠麻雀喜鹊老鸹弄不赢他,但凡看见他,非躲即骂。猴子读书坐不住,经常借口上厕所一球日个兔,作业甩给我帮他做。当然,他从不白让我帮忙,总有煮熟的鸟蛋给我分享。

同学们打趣他,猴子去掉“犬”字傍就成“侯”了?他咧嘴龇牙,说程咬金是他老祖宗,隋唐王侯!我笑他,你老祖宗不过做了一阵子瓦岗寨主吧?他表扬我说对了,说瓦岗寨主就是一方王侯,吹他老祖宗一个月过一回年,“十二年的王侯奢华一年消费,要几拽几拽,要几酷几酷!”

猴子读书不成器辍学做木匠,竟然无师自通闻名遐迩。忽一日,猴子送我一瓶“杏汾”。那时候,散酒尚且凭票供应,瓶子酒可是奢侈品。么意思哈?我没帮你写作业了,我家也没人喝酒。猴子笑,说你家没人喝,你送给你舅呗。我也笑,笑猴子想进步,巴结支部书记想入党是吧?那就自己送,何必托我转手?猴子一脸愧疚,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舅不待见我,要割我的资本主义尾巴;倏又崇拜,问我发现没?说我舅带头把自己的尾巴给割了,把自家遮蔽集体耕地的大樟树锯了,“晓得吧?你表姐要用那棵大樟树打嫁妆,我效劳怎么样?”

嘿,猴子动我表姐的心思!我舅母死的早,表姐是我舅的掌上明珠。表姐美丽大方,动心的人多了。我没过十二岁就动过一回心,折枝刺梅向表姐献情,表姐刺梅插进发髻特高兴,要长大了嫁给我做老婆。我舅摇头说不成不成,说亲上加亲生的娃娃没屁眼。表姐嫁给我是不可能了,嫁给猴子有点儿浪费。可嫁给谁不浪费?那就好事猴子呗!我掂着猴子的杏汾孝敬我舅,我舅骂我败家子乱花钱,我表姐笑嘻嘻接过杏汾,说好酒。我挤鼻子弄眼问表姐,“啥时候喝你的喜酒哇?”表姐凝眉呶嘴,说,“嫁妆没打,喝鬼喝!”我就势推荐猴子给表姐打嫁妆……舅您别发火好不好?人家猴子保证不再耽误大田出工,抽空帮表姐打嫁妆,也就为接受您老的再教育。

“真的吗?”我舅捡棒槌当针。

“岂能有假!”我指天帮猴子发誓,说的跟真的一样。说人家猴子也想进步,要重新做人了,“支部书记同志舅,您别门缝里瞧人好不好?”

“真的?”

“真的!”

哎呀!我真的没有想到,表姐的嫁妆没打好,人跟猴子一起失踪了。我舅凶进我家,杏汾砸向神桌,酒瓶粉身碎骨,酒稀里哗啦溅洒。我爹四耳乎子,差一点儿没把我扇成脑震荡。

我舅逮住猴子,一扁担折他一条腿。若非表姐豁身护救,他另一条腿也得折。猴子的折腿康复得很好,稍微有点儿踩短,不细瞅看不出来。看不出来也掩盖不住,我就此管他叫“瘸子”。

瘸腿猴子本事见长,轻取公社木工厂长职位;企业改制时买断整个厂,遣散工匠就窝开发房地产,一下子大发了。瘸子意气风发,未料我表姐独木桥上摔下滚河,淹死了。瘸子破例习俗,披麻戴孝给我表姐守了三个月的灵,带着七岁的牛儿迁居县城。我舅撵进县城举刀断麻,夺回外孙。

瘸子找我陪他喝酒,塞给我三十万存款,托我关照牛儿,逢年过节给我表姐烧捆纸,还撅屁股给我磕了仨响头,县城豪宅的钥匙也留给我,只身到深圳捯饬房地产去了。

我舅过世,牛儿哭得天昏地暗。我劝牛儿节哀,牛儿理都不理;我要牛儿收下瘸子的存款折,告诉牛儿连本带息翻一番拐个弯了,牛儿摔地上踹一脚,吼我捡走,别脏了他姥爷的坟!

我羞愧无语。我舅是土改时期入党的老党员,心地纯净眼睛不揉沙子。在我舅眼里,猴子就是个地痞,是拐骗良家少女打劫社会的流氓,我则是地痞流氓的帮凶。我舅摔碎杏汾,把锯开的大樟树弄到滚河上架了座独木桥,到死都没理过我。

牛儿建工学院学有所长,收编瘸子遣散的工匠做家装,揽全县城乡近半家装市场。瘸子摇头叹气,说家装不过养人的摊摊,冇得钱赚;拜托我教导牛儿,认准窟眼石头、抱摇钱树做生意才靠谱。

“自个儿子自个教导!”我不是推诿,确实懵懂瘸子的生意经。

瘸子抹泪,说牛儿妈早亡,牛儿姥爷咬定是他气死的,弄得牛儿不待见他。

我数落瘸子,你跟妖精裹缠是事实吧?年过半百了还养妖精,牛儿岂能待见你!

瘸子问我可晓得他祖上养宠物?神兮兮地对我说,养宠物不过利用廉价资源套取稀缺资源,利用稀缺资源套取金钱,循环往复,其乐无穷。“不晓得养宠物,不懂得利用宠物,就跟钓鱼不晓得挂蚯蚓一样,半吊子二百五一个,做锤子生意做!你还大学本科呢,憨球不叽的,你表姐都比你敞亮。”

哎哟,我不晓得,我不懂,我的书白读了,我就憨球不叽的半吊子二百五一个,我懒得跟瘸子掰扯。

岁月催人老。瘸子又赖上我了,要我劝说牛儿到深圳继承他的产业;说他年过花甲的人,该含饴弄孙了。架不住瘸子的央求,我做通牛儿工作向瘸子交差。瘸子电话里哭了,要立马跟牛儿交接。

“立马不成!”我告诉瘸子,牛儿要在滚河上架座桥……

“哦,哦,哦……牛儿要渡生他妈是吧?好!好!好!我儿大孝……”瘸子爽快答就承担全部架桥资金,只求牛儿认他这个爹。

瘸子出资牛儿出力,在我表姐丧生的滚河上架起了一座桥。父子桥飞度如虹,连接两岸,车水马龙。牛儿去深圳接下瘸子的产业,瘸子如愿返乡。儿媳妇拿瘸子上大人似的敬着,就是喊不出一声爹;孙子犊娃见他只躲,不拢他的身说他铜臭熏鼻子眼。

“遗传,都是你舅的遗传!”瘸子常当我埋汰我舅。

哎哟,若说我舅对牛儿的影响大,我承认;抱怨我舅隔山隔水遗传孙儿媳妇重外孙,就牵强了。犊娃还未满五岁,说铜臭熏鼻子眼,不过跟牛儿鹦鹉学舌。

“就一身铜臭,土匪心态使然!”牛儿曾在家里跟瘸子拍桌子叫板,指出老祖宗“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地过留下买路财”的行径为世人不齿,审时度势归顺大唐才有建功立业;斥责瘸子出资建桥不过将打劫社会的返还给社会,岂好意思惦记跟交管的合伙设站收费!

显然,瘸子懊恼沮丧,不仅因为儿媳妇生分他、犊儿放空他的含饴弄孙,更因为牛儿掐断了他拿父子桥当摇钱树的设想。牛儿向我透露过,正拍卖深圳资产,还要在滚河上架座桥。我不想过多介入这对父子冤家,只劝慰瘸子,珍惜亲情珍惜‘父子桥’吧,有口皆碑嘛。

“你别跟我唱高调好不好?”瘸子瘪嘴不屑,又扯出我舅说事,“念你舅好的多了去,你舅还不是一堆荒冢草没了!”

“哎哟,不在同一层次,我舅焉能跟他的好女婿相比?”我调侃瘸子,给瘸子戴高帽,说瘸子你还劲棒棒的,牛儿就在滚河上给你竖碑了;可怜我舅没儿,就一堆荒冢,没人给他竖碑。

“多有失态呀,兄弟,对不起!”瘸子在洗手间清理干净鼻子眼,出来仍不忘检点绅士风度。嘿,老脸还拍过水,皱纹平展了许多,可能还抹过香香,脸兜子油滋滋的。

“接着喝!”我仰脖子喝干杯中酒,辣一回是一回,夸奖“好酒,酒好!”

“兄弟还是挺有实力嘛!”瘸子表扬我,又号我明儿继续陪他喝。

“别介!干嘛忙三赶四的?”我推辞。

“想想,兄弟。”瘸子叫我想想。

想锤子想,我笑,“瘸子你跟儿媳妇跟孙子玩不到一块,拉我的差呗。”

“错!错了哇兄弟。明,明儿,明儿是你表姐的三十周年祭日啊!”

哦,原来,我竟然忘了。

瘸子抹眼睛,说,你忘了我忘不了,明儿弄点卤菜,到你表姐坟上喝,还是一壶。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表姐陪我八年多,算算该有三十万个恩日吧?够我享用的!“看透了哇,这世上,只有结发夫妻是真的,儿子、孙子,都,都靠不住,靠球不住哇……”瘸子说着说着眼泪鼻涕又稀里哗啦了。

“喝酒!”我满上邀瘸子碰杯。瘸子捉杯的手颤微微,好不容易捉住,手一抖杯子滑落。

我手忙脚乱,捡拾杯子,扶瘸子进卫生间洗脸。

瘸子竟嚎啕大哭,拉着我的手哭得头只摆,叫我明儿带把铁锨,“在你表姐坟边挖个坑,把,把我老骨头埋了,埋了!埋了算了,算球了哇,活着嘛劲?”

“别,别介!瘸,瘸,瘸哥,瘸哥哥,埋了你,谁请我喝酒?”

“喝酒?兄弟你就别哄我了……”

“错!瘸哥,瘸哥哥,兄弟我还是挺有实力的。接着喝,兄弟我连干两杯叫瘸哥瞅瞅!”

瘸子落座,摆手拦我斟酒,说算了算了,喝不了就算球了,说他也喝不进去了,胃只返酸水。

“羡慕你呀!”瘸子拍我的手。

“我没惹你吧?瘸哥。”

“惹我了!兄弟你惹我不轻,惹我羡慕嫉妒恨!看见你孙女在你身上猴上猴下,我比叫花子还恨!”

“瘸哥!”我捏住瘸子的手,心生恻隐。精明的猴子,没读多少书却谙练生意经,重情重义却有不测风云,攫取万贯家产却没地儿安放孤独的心,常人的天伦之乐于他是奢侈品……

“叮当,叮当……”,我手机来电,牛儿打来的,我伸给瘸子看,示意他接。瘸子架花镜盯瞅,手指头颤抖滑动不了绿键。我点开免提,牛儿声音清晰:

“舅嘛,他,他跟你在一起是吧?……不用,你给他说一声就行了。明儿,我回去给我妈上坟,也给我姥爷烧两张纸,是的,全家人都去。……必须喊声爹么?好吧!明儿当我妈我姥爷的面,跟我媳妇一起喊他一声。哎呀!行了,我叫犊娃给他磕个头总可以了吧?”

瘸子竖直耳朵听完牛儿的电话,又起身去了趟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瘸子红光满面,举起酒瓶吹喇叭,把酒瓶子吹了个底朝天。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父子冤家社会资源攫取返还眼泪鼻涕红光满面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寒雪儿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1-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寒雪儿2童生2018/01/15 10:59:02
    • 分享到:
  • 酣畅淋漓《一壶酒》,内含外延丰富,婉约幽默,引导思考,耐品耐嚼。主人公将祖宗的遗传发挥得淋漓尽致,借社会变革攫得盆满钵流;牛儿承继外公基因,反叛瘸子散财于民;衣锦还乡的瘸子无地儿安放孤独的心。作者借《一壶酒》,描摹大义与纠结,蕴涵深刻,布局谋篇紧凑,文笔流畅传神,语言朴素诙谐,人物形神皆备,渊薮清晰;结尾反转积极,沮丧的主人公红光满面举酒瓶吹喇叭,预示亲情融化纠结,恬淡可信。
    • 默然2018/01/28 09:29:05
    • 分享到:
  • 拜谢雪儿关注赐评,问好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1/26 15:46:39
    • 分享到:
  • 人物刻画生动,写活了好一个蹶子
    • 默然2018/01/28 09:31:15
    • 分享到:
  • 拜谢木易老师关注赏赐,拜谢老亨先生赏赐,问好二位老师,并致祝福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1/13 13:56:15
    • 分享到:
  • 程咬金,隋唐英雄,家喻户晓。逝者如斯夫,却有后人继往开来,再续精彩。拙笔涂抹一壶酒,描摹程咬金后人经历的特定时代,虽然虚构,却也有耳熟能详的过往与现实做依据。社会转型,无限机遇,趁势弄潮,上蹶而就腾起,占有资源、攫取财富、轻松惬意。然,财富并代表公义,也就很难填补迷茫与空虚。取于社会捐赠社会,先富带后富,既是总设计师的设计,也是社会的呼唤,且有贤达不断涌现。
    • 默然2018/01/13 13:58:55
    • 分享到:
  • 纠正笔误:一蹶而就;财富并不代表公义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寒冬蛰生一草根破土拔节二月春栉风沐雨三夏酷经秋历霜四季青
  • 寒冬蛰生一草根破土拔节二月春栉风沐雨三夏酷经秋历霜四季青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4
  • 81785
  • 119
  • 1667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