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米诺
  • 点击:40748评论:42018/01/27 12:05

寒舍


从温度开始

减少,一点点

失去。像流淌的水

一点点减少坝的记忆

减少被围困的苦,减少

发电的使命。在此

沉潜或流淌,是自由的

减少热,不断减少

减少桌子上面对面沉闷的燃烧

直到寒的状态来临

到此刻来,饮水

饮淡泊的水,越饮越寒

饮至耳目清明

饮至山,向裂石与溪泉

向草木与滚硕的种子,向熊

与梅花鹿开放崭新的空白之页

雪寒,鹭鸶的飞行

会带回来另一条鱼群的消息

宁静使一切

流入欣喜



写于海滨栈道夜跑途中


风过,路灯摇撼树上发黄的耳朵

飘荡,然后坠落

栈道将等待白天,泅水者登岸的时刻

海浪之冷会越过驱逐之境景观画框的边缘

安然的走廊上,开过多少

包法利夫人部队

将夜晚一地的杀伐声碾碎



冬夜浦沿


没有雪

落雨时气状巨熊

也滚落于此

摇憾木门与空无的栅栏

在夜晚暴跳

不停追捕浮游于玻璃

与白石灰间发泡的睡眠

在早晨的阳光到来前

啃食星辰与新桥楼的灯火

啃食水泥峡谷与积雨云

在潮湿如动物油般的丰盈中

怒吼,怒吼空无

将雨水吼干


收纳一晚粉身坠落之势的河水

仍然在万物被冻住的早晨

涨满身姿的丰盈

久候的新能源与几何蜘蛛

也擦亮眼睛,在准点吸食

投案者身体里的时间

仍有奇迹的瘦来自于疾行的骑手

反复踏向时间中

催时间也瘦入怒吼



多米诺之一


那些说出前的话

检验了喉中的皱纹

他被冻住在鼎沸的房间里

早就舍弃折磨了

在宠物狗欢腾的时刻

他也浸入到

欢喜之水的澡堂子

直到有人架起

云海般浩瀚的时代望远镜

朝脊柱灌入审视的冰雪

滋养皮肤上不断长出攸关的米粒

去降住不断探破意识隐身衣的天赋之鬼

那些顶塞肺与生活的锈

化身为生活的搬道工

从肉体中搬移自己,也搬移你

门庭前,他替你

收起招摇的贴身旗帜

像修改照片般修改彼此

小船般被你关在门外

愤怒之海的表情帆

在抽丝剥茧的跌宕海浪中

褪隐于不可逆的化工



伫立申江南路


停顿的

呼吸

以听觉的纵深

鼓吹鱼

游碎月亮

潜入水底

鼓吹水草拉锯

水线的颤动

鼓吹黑暗与风

在街上互致的问候

悬着你我的电话里

时间像胶体

囊染万物

随时融化听觉颗粒的苦

伫立申江南路

虚空,与虚空在街上

合演汇聚在某几处时刻的车流

偶有路灯

点亮人类蛮荒臆想的水泥飞毯

一块块蔓延至不可见处

遮挡脑袋中的活力变暗

伫立申江南路

你在我耳中

随时出现

隐没



无名桥见儒三一


阻我的风

朝我展开空无之锋刃

削减温度的弧,削减我,削减

我的速度,将我削减到

一根拐杖之后——那追赶

冬日流水的多一只手

在我靠近时

停下,转身——而

阻我的锋刃

将我的视线缝穿

二十年的时光褶皱

我的祖父也这样在桥上

停下来,回头望我

在最后几年的日子,他也

这样蹒跚,驻望良久

也许日后,我也干瘦


在最后的日子里越往后

日子越快,我

越来越慢,隔几日

我从躯体里爬出来

够到眼睛和耳朵,有时够到

一些亮光和一些声响,但

难辨那些是什么

只有腿骨,在过桥时

感到河水之寒

衣襟在认出后来者的飞驰时

停下来,回头,向他们

疾速驶过的路驻望良久

难辨那些是什么

有时一生的噪音

突然响破鼓膜



岁末


坐而论道吧什么都好

不然夜晚把我沁透了啊脊柱与腰身什么时候

才能化成雪人啊我们会像

向日葵一样聚拢新鲜发酵的温热的光吗

那些温热的光会灌醉我们自己的啊


等待吗可象形文字把不断生长的久远的意义

与新的启示伸向我们了,窒息

也如巨石来临了

呼吸吧就聚拢杜甫、慧能与马孔多的悲欢

就呼吸嫩绿的新雪与在雨中踱步的弦月


你看与往年一样平庸的

袖手日并不算什么

姿态勋章在闪闪发光呢

候鸟就

要起飞了



赏闲云者聚叙


其他几位汉献帝仍苦卧于城中

尚且没起

而屋外被梵香裹住的鸟鸣

已在阳光第一遍果黄的闪耀中

将我和另外几位岁月流浪者推落出梦境

我们醒来欢欣,一道上过山,又一道

泡过了几壶茶。在草木间

我们围坐魏晋的花果

头脑点燃火炬

口舌中倾泻云朵与鲸群

我们的志趣交汇,当天使

从杯子与壶口的水边飞过时

音乐将我们的沉默

置换出新的闪电。自由

在旧日的多彩中

起身。从此处起

向高处深往

趋寒风,借翠竹凌云

我们飞行与歌唱。当酒香

划过屋中的每一道木纹

我们就遗忘了城中的每一段

肿胀的忧愁



我讨厌烟


弯道超车时

绿灯像闪进车内,师傅没问我

就点燃了一支烟

他也递给我一支,我说:“我不抽”

“这么乖?”

这他妈根本不是乖不乖的问题,是我讨厌烟!

但我没说出来。我还希望

他能顺利送我回家

我借由回家来安抚自己

那是我刚搬去住的地方

楼下立着一排夜莺

我将心态放宽松一些

尽管车内的烟仍让人难受

可我很快就到家了

上楼前她们会动用婉转的嗓子呼唤我

她们还不熟悉我的脸和身形

要不了多久她们就不再招揽我了

毕竟我们是邻居

回家后我还要吃饭、买袜子、寄快递

还有那么多礼貌的人我都不关心



城市之光


That is no country for old man

——Sailing to Byzantium, by William Butler Yeats

日暮乡关何处是

——《黄鹤楼》崔颢


在终于要结束的时候

沉默,是我要说话的开始,

我不想被它吞噬,所以我说话,

我要叫喊,我焦虑,我要爆炸,我发热,

我泛着气泡。缠绕已没过头顶,

沉默之蛇,开始融化。

我不借纸页漂流时间,我看不清双手的颤动

在床头还是腰间,我的鼻子已然闭合如酒塞子,

我以喑哑的摩擦音偷取呼吸,

我从喉咙中伸出手来拉动相互咬合的木锯拉扯着我最后的生命

我能感受到体内的碎屑在呼吸间掉落,我鼻梁下

嚎叫的年老诗篇也在掉落,纯粹的掉落使我的思想欢欣。

而他们要在几个小时之后赶来,与他们开满谎言的句子一道

堵在我门口的街道上。在战胜我之后,他们要来消灭我的房子。

他们将我驱逐在陌生之境,那里没有我的朋友,

也没有我的过去。白天他们在对峙,他们在

名利的皮肤上说话、磨砺搏杀彼此的刀剑、跑马、跪下、感受

蹦床上腾空时的片刻超脱,但这些作用不了我。


我干涩,我听觉的灰

已弥散成嘴里一整个凌晨的苦味;

我热,我从入夜时开始烂醉;

我失败,我用一床破败的席梦思点不燃一只蚊子;

我坚持,我要将自己标进警示后人的笔记

关于价值与达尔文,六道轮回与个人的胜利;

我没有胜利,但我能喝下云端的雨;

我谦卑,我生活在一片碎石地里,每一片放大镜

都射向已知的太阳,只有水池上的老鼠屎才唤醒我一生的记忆;

这记忆无足轻重,且他们将其弄碎殆尽,而后

他们将在其上构建起一座新城市!

已知的事物都不是我的久留之地,我自己也不是。

未知的一切都在他们手里,未知的朔料袋里

放着包装整齐的希望,那希望仍在你们的眼中发光!

他们将依此建起一座科学、包容与爱的城市

而我只有死。我冷,我的眼泪将招来一片雪地。

而窗外,太阳和推土机都在等我

没多久我的房子将和我一起告别早晨的正式来临

但早晨仍会在你们的眼中到来

那时早晨将和外面的说话声一道

闪耀在你们的窗台上。



交错的寄居蟹


职业的寄居蟹,守株待兔,这四十岁的男人

在木门前借两条交配的狗给自己的呆滞加持

演员的修养。他跪着,补丁暗淡,

他破损的棉垫是他障眼法的皮肤。有人

扔钱过来,男人在画皮下策动表情

装扮出的另一张脸绽开笑容,完美的

职业化。恰好,尝试穿透人与社会结构的眼睛穿透

森林与诗意的眼睛,穿透灯光广告牌

和电脑显示屏的眼睛,带来的联想也是一种职业化的。微妙的

飞翔也是一种职业化。如果我们借用狗的角度实验一种

飞窜,那扑就破绽的尝试,就会以

一种灵活闪躲的姿势,成功撞塌

一次倾斜的怜悯。职业的寄居蟹,委身于

目光的照耀,他以退让遵从观察者的眼睛。

而眼睛,视觉的寄居蟹,有如脱缰的狡黠与刺痛,同时闪烁

鬼怪与天使。寄居蟹,职业的专注是一块皮,是

一个空壳,一次障眼法的花果。

  • 1
  • 2
  • 关键词:天赋伫立不可逆海滨夜跑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2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10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1-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 行安2019/02/02 18:56:52
    • 分享到:
  • 谢谢老师!惊喜,感恩。许久未上,迟复为歉。公共与私密,开放与关闭,准确于模糊,或是差池于清晰……都是太有意思的话题哈,若得有幸日后有机会向老师当面请教!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1/28 20:06:50
    • 分享到:
  • 拜读学习了,好诗文
    • 行安2018/01/29 11:13:42
    • 分享到:
  • 您言重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行安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2星
  • 2钻
  • 去逐一接受迎面吹来历史蒸汽机鼓动的风暴
  • 去逐一接受迎面吹来历史蒸汽机鼓动的风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19989
  • 20
  • 188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