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归
  • 点击:375评论:62018/01/30 19:05

1

归心似箭——这个词用在此时的美娟身上再适合不过了。

“我们已经错过了很多次。这一次若再犹豫不决,恐怕以后就真的没机会了。再说,儿子永涛都12岁了,可至今还是黑户,因为没有户口信息,他至今连学籍都没有。不回老家一趟能行吗?”美娟无力地斜躺在出租屋的木板床上,像是在对同样无法入眠的明军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明军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转过身,爱怜地紧紧把美娟揽在怀里。

美娟说得没有错,14年了,只因当初一个不慎的私奔之念,他们一直有家不敢回,实在错失得太多太多。

“好,趁过年,我们一起回一趟家。”明军最终做出了艰难的决定。

促成明军下定此决心的是美娟昨天才拿到手的一纸化验单。从美娟手里接过那张化验单,看着诊断结论处“子宫癌晚期”那五个狰狞的文字,明军顿然整个人懵了。他知道这个诊断结果意味着什么。

五年前,美娟曾做过子宫不完全切除手术。最近一两年,她总隐隐觉得下腹发痛,也多次看过医生,就是没有想过可能是患癌症。直到前几天如厕时大量出血,才在明军的催促下去医院做了个全面检查。没想到结果竟然这么严重。

2

“爸,妈,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临出门前,儿子永涛好奇地问。

“回家!”明军答。

“这难道不是我们的家吗?”永涛不解。12年了,永涛一直跟着爸妈住在这里,他早已把这间熟悉的出租屋当作了自己的家。

“这不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家在湖南,在一个很偏远的山村里。”明军避开了儿子急切的目光。顿了顿,他用自嘲的口吻补充说:“我和你妈都有十几年没回过那里了。不知还能不能找到回家的路。”

“连路到找不到,那还回去干嘛?”永涛嘟起了嘴巴。

“不是要替你办身份证吗?你没有身份证号码,连学籍都办不了。”美娟赶紧在一旁解释。永涛还小,许多事情的实情,美娟和明军都不敢告诉他——比如,美娟患癌的事;更比如,美娟和明军并非合法夫妻,他们其实分别属于那个偏远的斜坡村两个不同家庭的残酷事实。

3

整整14年了,明军一直带着美娟躲在s城里,靠打点短工度日,过着暗无天日的逃亡生活。在这漫长的14年里,他们不敢跟任何亲人联系,即使在高度信息化的今天,他们对各自远在斜坡村的那个家的情况也都近乎一无所知。明军知道,这一切之一切,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自己当初的一念之差不仅拖累了美娟,而且同时也毁了几个家庭。

如果人生有轮回,明军和美娟都可能要慎重地做出另外一种选择。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

20年前,明军和美娟在全县基干民兵集训大会上相识。1年以后,明军与美娟再次在斜坡村相遇。这一次,美娟的身份变成了明军村里一个叫阿彪的小伙子的新娘。再过半年,明军也结了婚,巧合的是,明军的妻子就是阿彪的堂妹。这样一来,明军和美娟就成了亲戚。

如果故事按正常发展,明军和美娟之间也许压根子就不会出什么意外。事实也是这样,在最初的几年了,明军和美娟之间就是最纯正的亲友关系,彼此见面,也仅仅停留在礼节性的问候层次。但接下来的两件事,慢慢地改变了这一切。第一件事是在“雷山坳会”上,明军和美娟分别斩获了男女山歌比赛冠军,引起了整个斜坡村的轰动。于是开始有人在私底下议论他俩很般配。另一件事则是他们两个家庭都分别生了两个女儿。美娟的老公阿彪一次酒后被计生人员连哄带骗拉上手术台做了节育手术,可事过之后却后悔万分,于是他把这个气发泄到了美娟身上,怪美娟不争气,让他“绝了后”,一有不如意便对美娟大打出手。而明军家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明军是单传,自然还想生一个男娃。可他那作为村计生专干的妻子却死活不肯再生,并瞒着明军去做了节育手术。明军妻子做了节育手术的事后来传到了明军八十多岁的奶奶耳里,结果老太太承受不了打击,一病不起,不久就离世了。明军的爸妈也从此整天战火不断,明军因此承受着巨大心理的压力。

也许是同病相怜,也许是心有灵犀。当某一天傍晚,明军在村子前的山路上遇到因遭受家暴正哭泣着跑往山外娘家方向的美娟时,他拦住了她。在听完她的哭诉之后,他紧紧地搂住了她。也就在那个皎月当空的夜晚,他和她决然地做出了私奔的决定。

趁着月色,他拉着她的手,踏过一条条小溪,越过了一座座山岗,离开了斜坡村,离开了故乡,离开了亲人,开始了一场历时14年的大逃亡……

4

“爸、妈,家还有多远?”刚从火车站出来,永涛就拽着爸妈的衣角问。

“不远了,再坐几个钟的汽车就到了。”明军抚摸着儿子的头说。

“我们是先回哪个家呀?”美娟无力地倚靠在明军身上。坐了十几个钟的火车,她感到很累很累。离家越来越近,可她的心情却越来越沉重。

明军紧紧地搀扶着美娟。是啊,到底回哪里呢?回斜坡村自己那个家?这些年一直不敢跟家里联系,如今还有脸回去吗?算起来,爸妈都已经七十多岁了,他们还健康吗?自己那个法律上的妻子呢?这些年她是怎么过的?还在守那个家吗?还有那两个可怜的女儿,她们现在都应该长成大姑娘了,她们现在又怎么样呢?她们能原谅自己的父亲吗?明军不敢想,却又不得不去想。

而美娟的处境更尴尬。她断然不敢再踏进阿彪家了。但她是先回娘家去?还是硬着头皮跟着明军回去跟他妻子摊牌?这些年,娘家的父母兄弟一定因为她跟明军私奔一事遭受了连累,可自己这么多年连一句问候也没有带给亲人。他们能原谅自己吗?而美娟最最牵挂的无疑是自己的两个女儿。没有亲娘在身边,她们那嗜酒如命的父亲能照顾好她们吗?两个可怜的女儿这些年定然没少吃苦头,如今她们过得怎样?一想到这些,美娟就格外心痛。

“还是先回我家吧,该面对的迟早一天还得面对。”明军安慰美娟。

既然别无选择,归心似箭的美娟只得硬着头皮答应。

5

转了几次车,明军带着美娟和永涛往村里赶。

刚走到村口,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明军你这个不孝之子,你也知道回来?”循声望去,几步之外的老槐树下,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表情极其复杂地注视着他们。

“爸!”明军扑上去,泪水磅礴而出。

“快叫爷爷!”明军督促着儿子永涛。

永涛怯怯地叫了一声“爷爷”,马上就躲到美娟身后去了。美娟在稍稍犹豫之后,也轻声叫了一声“爸”。

老爷子一脸凝重地望着面前的美娟,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转过头对明军说:“既然都回来了,就先回屋吧!梅子一个人在家里忙着呢!”

听到父亲说到这里,明军和美娟都不约而同停住了脚步。梅子是明军妻子的名字。明军和美娟没有理由不震惊。

“怎么停住了?你们当年敢那么做,现在难道不敢当了?”老爷子回过身来,望着一脸尴尬的明军和美娟说。

明军自嘲似地苦笑着。好半天,才喃喃地说:“爸,我们错了,对不起你们!”

“这话你们要回到家去跟梅子讲。这么多年,两个家庭,四个小孩,全靠梅子一人在照顾。她这些年吃了多少苦,你们知道吗?要是没有梅子,你们的四个女儿早就不知怎么样了!不是我说你们,你俩也太狠心了!你们太对不住梅子了!”老爷子说着说着老泪纵横。

明军赶紧上前搀扶住父亲。

“爸,是我们不对。那阿彪呢?他就什么也不管吗?”明军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还好意思提阿彪!是你们间接害死了阿彪。你们一走,阿彪承受不了打击,就每天借酒消愁。就在你们走后不到一个月,他就因为醉酒摔死在大风坳的悬崖边上。阿彪一死,梅子就把她的两个侄女接了过来。现在阿彪的大女儿都读大学了。”老爷子一边说,一边摆手:“不说了,不说了,越说越伤心。你们回来就好,总算对梅子有一个交待。”

明军和美娟面面相觑,太多的愧疚和自责汹涌而来,令他们的内心无比绞痛。明军想跟老爷子解释点什么,但却一时不知从何处说起。只好默默地跟在老爷子身后朝家里走去。

6

“你……你……们回来了……”梅子站在堂屋门槛前,极不自在地用手搓着自己满是油腻的围裙,黝黑的脸上努力挤出一点笑,朝明军几人打招呼。

明军的心猛地一颤,他飞快地上前几步,本欲想拉拉梅子的手,但却没有勇气。“梅子,爸什么都跟我们说了。这些年让你受苦了,我们对不住你!”明军深情地对梅子说。说完,他朝梅子深深地鞠了一躬。

“堂妹,我也对不住起你!”美娟也走过来,正欲朝梅子鞠躬,却被梅子一把扶住了。

“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如果你们想说对不起,我希望你们把这话说给已去世的母亲听,说给几个可怜的孩子听。”梅子一边抹眼泪,一边用手指了指堂屋神龛上明军母亲的遗像。

明军万分沉痛地拉着儿子永涛一起跪在母亲的遗像前。任肆意的泪水挤占了自己的眼眶。

美娟无力的倚靠在堂屋的门槛上,她感觉一阵眩晕,在隐隐听到身边的梅子说完那句“既然你们都回来了,那也就到了我该走的时候了”这句话之后,她突然一头栽倒在地。

明军等人赶紧把她搀扶起来。

“妈,你怎么了?”儿子永涛在一旁急得大哭。

好半天,美娟才慢慢睁开眼。

“我没事,就是有点累。”美娟的脸上挤出了一点苦笑。

7

半个月后,斜坡村后边的山岗上,当年明军和美娟私奔路过的山道旁,添了一座新坟。

坟里,躺着与明军一起漂泊归来——累了的美娟。

2018/1/30

  • 关键词:私奔归家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默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4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默然4举人2018/02/02 16:22:53
    • 分享到:
  • 三千五百字符的短篇,一气读完,泪湿眼睑。这,或许就是小说的魅力吧?字符虽少,却描摹出六个主要人物,着墨不多,却个个灵动鲜活;虽然虚构,却也清晰真切;无所谓对错,不过人世间的一角,时代背景,文化底蕴,或世俗或追求,演绎人生,演绎悲欢离合。几座旧坟?又添新坟,无奈的结局可信。世事沧桑,几多酸甜苦辣?几多悔恨交加?人生苦短,几多匆忙?几多迷茫?几多婉惜?几多重新?但凡都在一念间
  • 多谢老师精彩点评及鼓励!

    回复

    • 黄元罗3秀才2018/02/02 09:52:09
    • 分享到:
  • 入驻邻家十个多月来,先后拜读过两位老师的系列作品:一是,王老师的“隐阳城系列”;二是,蒲老师的“斜坡村系列”。前者主要以微咖的形式介绍隐阳城的悠久历史;后者主要以短篇小说的形式诉说新时期的斜坡村的种种不幸。一喜一悲,各有千秋。若说前者引人入胜的话,后者更是起到振聋发聩、引人深思的效果!
  • 多谢黄老师鼓励!

    回复

  • 斜坡村的悲情故事!这样的爱情悲剧故事每一篇都给人以深深地震撼,都不同程度地揭示出充溢于偏远乡村的历史和现状中的种种陋习有意无意间扼杀人性的可悲更可恶的实质。一个故事,隐藏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谁来负责,高堂明镜悲白发,逝者已矣,换来的是忏悔,是良心和道德的敲打,长驻心房,怕是一辈子挥之不去。此文构思精巧,首尾呼应。美娟离世是最好的安排。
  • 多谢老师的精彩点评及鼓励

    回复

  • 最近来访
  • 1930积分
  • 2星
  • 1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9600
  • 30
  • 1930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陈彻凡人芳华

    2018/2/7 1:16:12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陈彻净水已生萍

    2018/2/7 0:53:25
  • 一个温暖得如冬日暖阳的开头,温柔地抚摸着我的每一个毛孔,让它们舒展开来,接受日光浴的营养补充。然后是一桶冰水兜头淋下来,淋得人冷战连连、痛苦不堪。然后是期盼和失望,让读者也愁白了头发。最后却突然一个猝不及防的软广!原来还是被套路了,算你狠!精巧的机关设计竟然是引你的读者进坑的。看在这广告做得确实令人拍案叫绝的份上,我就不提博尔赫斯的《沙之书》和《环形废墟》了。忍不住又拉到开头看一遍,确实太妙了。

    陈彻消失的女儿

    2018/2/7 0:38: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