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归
  • 点击:787评论:62018/01/30 19:05

1

归心似箭——这个词用在此时的美娟身上再适合不过了。

“我们已经错过了很多次。这一次若再犹豫不决,恐怕以后就真的没机会了。再说,儿子永涛都12岁了,可至今还是黑户,因为没有户口信息,他至今连学籍都没有。不回老家一趟能行吗?”美娟无力地斜躺在出租屋的木板床上,像是在对同样无法入眠的明军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明军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转过身,爱怜地紧紧把美娟揽在怀里。

美娟说得没有错,14年了,只因当初一个不慎的私奔之念,他们一直有家不敢回,实在错失得太多太多。

“好,趁过年,我们一起回一趟家。”明军最终做出了艰难的决定。

促成明军下定此决心的是美娟昨天才拿到手的一纸化验单。从美娟手里接过那张化验单,看着诊断结论处“子宫癌晚期”那五个狰狞的文字,明军顿然整个人懵了。他知道这个诊断结果意味着什么。

五年前,美娟曾做过子宫不完全切除手术。最近一两年,她总隐隐觉得下腹发痛,也多次看过医生,就是没有想过可能是患癌症。直到前几天如厕时大量出血,才在明军的催促下去医院做了个全面检查。没想到结果竟然这么严重。

2

“爸,妈,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临出门前,儿子永涛好奇地问。

“回家!”明军答。

“这难道不是我们的家吗?”永涛不解。12年了,永涛一直跟着爸妈住在这里,他早已把这间熟悉的出租屋当作了自己的家。

“这不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家在湖南,在一个很偏远的山村里。”明军避开了儿子急切的目光。顿了顿,他用自嘲的口吻补充说:“我和你妈都有十几年没回过那里了。不知还能不能找到回家的路。”

“连路到找不到,那还回去干嘛?”永涛嘟起了嘴巴。

“不是要替你办身份证吗?你没有身份证号码,连学籍都办不了。”美娟赶紧在一旁解释。永涛还小,许多事情的实情,美娟和明军都不敢告诉他——比如,美娟患癌的事;更比如,美娟和明军并非合法夫妻,他们其实分别属于那个偏远的斜坡村两个不同家庭的残酷事实。

3

整整14年了,明军一直带着美娟躲在s城里,靠打点短工度日,过着暗无天日的逃亡生活。在这漫长的14年里,他们不敢跟任何亲人联系,即使在高度信息化的今天,他们对各自远在斜坡村的那个家的情况也都近乎一无所知。明军知道,这一切之一切,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自己当初的一念之差不仅拖累了美娟,而且同时也毁了几个家庭。

如果人生有轮回,明军和美娟都可能要慎重地做出另外一种选择。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

20年前,明军和美娟在全县基干民兵集训大会上相识。1年以后,明军与美娟再次在斜坡村相遇。这一次,美娟的身份变成了明军村里一个叫阿彪的小伙子的新娘。再过半年,明军也结了婚,巧合的是,明军的妻子就是阿彪的堂妹。这样一来,明军和美娟就成了亲戚。

如果故事按正常发展,明军和美娟之间也许压根子就不会出什么意外。事实也是这样,在最初的几年了,明军和美娟之间就是最纯正的亲友关系,彼此见面,也仅仅停留在礼节性的问候层次。但接下来的两件事,慢慢地改变了这一切。第一件事是在“雷山坳会”上,明军和美娟分别斩获了男女山歌比赛冠军,引起了整个斜坡村的轰动。于是开始有人在私底下议论他俩很般配。另一件事则是他们两个家庭都分别生了两个女儿。美娟的老公阿彪一次酒后被计生人员连哄带骗拉上手术台做了节育手术,可事过之后却后悔万分,于是他把这个气发泄到了美娟身上,怪美娟不争气,让他“绝了后”,一有不如意便对美娟大打出手。而明军家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明军是单传,自然还想生一个男娃。可他那作为村计生专干的妻子却死活不肯再生,并瞒着明军去做了节育手术。明军妻子做了节育手术的事后来传到了明军八十多岁的奶奶耳里,结果老太太承受不了打击,一病不起,不久就离世了。明军的爸妈也从此整天战火不断,明军因此承受着巨大心理的压力。

也许是同病相怜,也许是心有灵犀。当某一天傍晚,明军在村子前的山路上遇到因遭受家暴正哭泣着跑往山外娘家方向的美娟时,他拦住了她。在听完她的哭诉之后,他紧紧地搂住了她。也就在那个皎月当空的夜晚,他和她决然地做出了私奔的决定。

趁着月色,他拉着她的手,踏过一条条小溪,越过了一座座山岗,离开了斜坡村,离开了故乡,离开了亲人,开始了一场历时14年的大逃亡……

4

“爸、妈,家还有多远?”刚从火车站出来,永涛就拽着爸妈的衣角问。

“不远了,再坐几个钟的汽车就到了。”明军抚摸着儿子的头说。

“我们是先回哪个家呀?”美娟无力地倚靠在明军身上。坐了十几个钟的火车,她感到很累很累。离家越来越近,可她的心情却越来越沉重。

明军紧紧地搀扶着美娟。是啊,到底回哪里呢?回斜坡村自己那个家?这些年一直不敢跟家里联系,如今还有脸回去吗?算起来,爸妈都已经七十多岁了,他们还健康吗?自己那个法律上的妻子呢?这些年她是怎么过的?还在守那个家吗?还有那两个可怜的女儿,她们现在都应该长成大姑娘了,她们现在又怎么样呢?她们能原谅自己的父亲吗?明军不敢想,却又不得不去想。

而美娟的处境更尴尬。她断然不敢再踏进阿彪家了。但她是先回娘家去?还是硬着头皮跟着明军回去跟他妻子摊牌?这些年,娘家的父母兄弟一定因为她跟明军私奔一事遭受了连累,可自己这么多年连一句问候也没有带给亲人。他们能原谅自己吗?而美娟最最牵挂的无疑是自己的两个女儿。没有亲娘在身边,她们那嗜酒如命的父亲能照顾好她们吗?两个可怜的女儿这些年定然没少吃苦头,如今她们过得怎样?一想到这些,美娟就格外心痛。

“还是先回我家吧,该面对的迟早一天还得面对。”明军安慰美娟。

既然别无选择,归心似箭的美娟只得硬着头皮答应。

5

转了几次车,明军带着美娟和永涛往村里赶。

刚走到村口,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明军你这个不孝之子,你也知道回来?”循声望去,几步之外的老槐树下,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表情极其复杂地注视着他们。

“爸!”明军扑上去,泪水磅礴而出。

“快叫爷爷!”明军督促着儿子永涛。

永涛怯怯地叫了一声“爷爷”,马上就躲到美娟身后去了。美娟在稍稍犹豫之后,也轻声叫了一声“爸”。

老爷子一脸凝重地望着面前的美娟,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转过头对明军说:“既然都回来了,就先回屋吧!梅子一个人在家里忙着呢!”

听到父亲说到这里,明军和美娟都不约而同停住了脚步。梅子是明军妻子的名字。明军和美娟没有理由不震惊。

“怎么停住了?你们当年敢那么做,现在难道不敢当了?”老爷子回过身来,望着一脸尴尬的明军和美娟说。

明军自嘲似地苦笑着。好半天,才喃喃地说:“爸,我们错了,对不起你们!”

“这话你们要回到家去跟梅子讲。这么多年,两个家庭,四个小孩,全靠梅子一人在照顾。她这些年吃了多少苦,你们知道吗?要是没有梅子,你们的四个女儿早就不知怎么样了!不是我说你们,你俩也太狠心了!你们太对不住梅子了!”老爷子说着说着老泪纵横。

明军赶紧上前搀扶住父亲。

“爸,是我们不对。那阿彪呢?他就什么也不管吗?”明军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还好意思提阿彪!是你们间接害死了阿彪。你们一走,阿彪承受不了打击,就每天借酒消愁。就在你们走后不到一个月,他就因为醉酒摔死在大风坳的悬崖边上。阿彪一死,梅子就把她的两个侄女接了过来。现在阿彪的大女儿都读大学了。”老爷子一边说,一边摆手:“不说了,不说了,越说越伤心。你们回来就好,总算对梅子有一个交待。”

明军和美娟面面相觑,太多的愧疚和自责汹涌而来,令他们的内心无比绞痛。明军想跟老爷子解释点什么,但却一时不知从何处说起。只好默默地跟在老爷子身后朝家里走去。

6

“你……你……们回来了……”梅子站在堂屋门槛前,极不自在地用手搓着自己满是油腻的围裙,黝黑的脸上努力挤出一点笑,朝明军几人打招呼。

明军的心猛地一颤,他飞快地上前几步,本欲想拉拉梅子的手,但却没有勇气。“梅子,爸什么都跟我们说了。这些年让你受苦了,我们对不住你!”明军深情地对梅子说。说完,他朝梅子深深地鞠了一躬。

“堂妹,我也对不住起你!”美娟也走过来,正欲朝梅子鞠躬,却被梅子一把扶住了。

“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如果你们想说对不起,我希望你们把这话说给已去世的母亲听,说给几个可怜的孩子听。”梅子一边抹眼泪,一边用手指了指堂屋神龛上明军母亲的遗像。

明军万分沉痛地拉着儿子永涛一起跪在母亲的遗像前。任肆意的泪水挤占了自己的眼眶。

美娟无力的倚靠在堂屋的门槛上,她感觉一阵眩晕,在隐隐听到身边的梅子说完那句“既然你们都回来了,那也就到了我该走的时候了”这句话之后,她突然一头栽倒在地。

明军等人赶紧把她搀扶起来。

“妈,你怎么了?”儿子永涛在一旁急得大哭。

好半天,美娟才慢慢睁开眼。

“我没事,就是有点累。”美娟的脸上挤出了一点苦笑。

7

半个月后,斜坡村后边的山岗上,当年明军和美娟私奔路过的山道旁,添了一座新坟。

坟里,躺着与明军一起漂泊归来——累了的美娟。

2018/1/30

  • 1
  • 关键词:私奔归家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默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4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默然4举人2018/02/02 16:22:53
    • 分享到:
  • 三千五百字符的短篇,一气读完,泪湿眼睑。这,或许就是小说的魅力吧?字符虽少,却描摹出六个主要人物,着墨不多,却个个灵动鲜活;虽然虚构,却也清晰真切;无所谓对错,不过人世间的一角,时代背景,文化底蕴,或世俗或追求,演绎人生,演绎悲欢离合。几座旧坟?又添新坟,无奈的结局可信。世事沧桑,几多酸甜苦辣?几多悔恨交加?人生苦短,几多匆忙?几多迷茫?几多婉惜?几多重新?但凡都在一念间
  • 多谢老师精彩点评及鼓励!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2/02 09:52:09
    • 分享到:
  • 入驻邻家十个多月来,先后拜读过两位老师的系列作品:一是,王老师的“隐阳城系列”;二是,蒲老师的“斜坡村系列”。前者主要以微咖的形式介绍隐阳城的悠久历史;后者主要以短篇小说的形式诉说新时期的斜坡村的种种不幸。一喜一悲,各有千秋。若说前者引人入胜的话,后者更是起到振聋发聩、引人深思的效果!
  • 多谢黄老师鼓励!

    回复

  • 斜坡村的悲情故事!这样的爱情悲剧故事每一篇都给人以深深地震撼,都不同程度地揭示出充溢于偏远乡村的历史和现状中的种种陋习有意无意间扼杀人性的可悲更可恶的实质。一个故事,隐藏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谁来负责,高堂明镜悲白发,逝者已矣,换来的是忏悔,是良心和道德的敲打,长驻心房,怕是一辈子挥之不去。此文构思精巧,首尾呼应。美娟离世是最好的安排。
  • 多谢老师的精彩点评及鼓励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1100
  • 36
  • 2250
  • 终于又阅读到海青的诗歌啦。从去年7月到现在5月,海青整整有大半年没在邻家发稿啦。很多时候,我来邻家总会情不自禁的去串门。比如海青家、春丽家、飞泉家、阿木家、书生家、张旭家、先和家、李玉家......,在他们的家里我总会看到很多惊喜,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在等我阅读。看,海青的这篇诗歌,很多诗句是我非常喜欢的。“我们热爱谎言”“一旦将面具取下,它们便枯萎”“阶级的阶梯不允许衣衫褴褛的途人就坐”,太多太多!

    莲花汉子恶抒情

    2018/5/16 14:54:19
  • 离开邻家有段日子,累了,回邻家逛逛,发觉还是那样的亲切。邻家的文、邻家的人、邻家的活动还是一样的“邻家味”。“深圳奋斗谣”歌词征集活动,吸引了我。从23岁来深圳打拼,20年来一路走过,我始终坚信:有梦就能飞翔。无论,我是当初普普通通的打工仔,还是如今奔跑在创业的愣头青,我从没放弃对梦想的追逐和努力。因为,我也爱好音乐,爱好歌唱。所以,我抽出时间写下这首歌词。我相信:梦想一定会在深圳的天空自由翱翔!

    莲花汉子深圳奋斗谣:有梦就要飞翔

    2018/5/15 14:22:26
  • 别样的文笔,托出别样的精彩,靓艳邻家文坛。邻家海纳百川,总有精彩涌现。《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意识流笔法,作者主人公合二而一,掰弄絮叨一部小说的开头与收笔,这就是所谓的元小说吧?虽文无定法气象万千,然,无不关注开头与结尾,开头引领作品的风格走向,结尾蕴涵作品的视野格局。所以,捉笔或敲键盘,无不纠结切口与收口。恰当的切入角度,顺畅迈步路好走;收尾结局则显现文笔的深度或高度。

    默然小说: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

    2018/5/14 10:11:28
  • 若是在深圳一直砥砺前行,你会发现:立足深圳,并非想象中的那样难,深圳的天空也很蓝;定居深圳,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深圳也有可能成为你的第二故乡。在深圳奋斗的人,待收获成功的喜悦后,再放眼张望深圳,映入眼帘的会是杜鹃红、洒在身上的会是梧桐雨、沁人心肺的会是凤凰香、掬入口中的会是大鹏水。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10 8:26:22
  • 因特老虎对歌词《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的评语是:“很美。六韵,意味着唱六遍?更像是诗,不适作歌。”,此评语恳切、精准,我很同意。此文内容和框架,很具好歌词的基础,具备歌词所必备的,形式对仗和排比,内容的对称和呼应,以及关键语句的标语口号式。欲将其修改成歌词,特建议将六段改成三段(最多也不能超过四段),保留的每段,再加上三个短语,所加入的短语,在对应的位置上,要讲究对仗和呼应,当否?请酌。

    北国寒星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8 18:12:01
  • 我不喜欢这样的标题:“沉浮记”、“新兴互联网产业巨头覆灭记”,太像地摊杂志了;但我喜欢这样的内容:起底微商运作模式、教科书式的品牌运营蓝本、粉丝工厂的独家内幕…… 今时今地,大家都在闷声大发财,很少有人详细叙说自己的行业故事,而张谋的这篇东东,虽则文学性稍弱、布局谋篇太实诚,但是确实有料,是可触摸的深商实录,我们对张谋进到此公司的前后变化都有所目睹,而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至今还远未延续……

    因特虎老亨浮沉记

    2018/5/8 8:46:11
  • 围绕红玫瑰酒店从接盘装修,至开业这个商战案例,写这中间复杂的人际关系及个人私欲,一环套一环套路太深,商战中的尔虞我诈,谁都不是受害者,为了个人利益反而又成了施害者,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商战的残酷,稍有不慎将被对手碾压得尸骨无存。可见李玉是深谙此中之道,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生活观察力,人物和故事才描绘得如此峰回路转又细致入微,有如亲临,好的小说是有现场感的,这才能深切地打动读者。

    朱正安红玫瑰酒店

    2018/5/6 22:56:37
  • 一座高生存成本的城市,对物欲的渴求更高,只要你放得下自尊,什么都可以用金钱来核算和交易,三个女人为了改变命运,用青春和肉体获得捷径。而分别与这三个女人生活有着交汇的男主人公,眼睁睁看着她们沉沦却又无能为力,他自己都屈服于命运的安排,到了最后他以牺牲自己来拯救心爱的女人。卫鸦的笔调写来风轻云淡,随着故事的推进,无不透着对生活的妥协和无奈,无论从人物塑造到细节,几个人物的心理转变,他处理得都非常老道。

    朱正安棠夏

    2018/5/6 22:54:52
  • 好奇害死猫,高尚小区的保安当侦察兵出身的谭建民,无意中窥见小区居民发生的一件婚外情,善意的提醒,多管了一回闲事,反而让他摊上大事了,被人控告侵犯隐私权打官司,工作也遭辞退。生活中这种司空见惯的情事,当一回正义者,反而落得“告密者”下场,处处受人不待见,他苦苦思索纠结的心路变化历程,稍欠火候,故事设置的悬念跌宕起伏不够,表现张力就弱了点,整体表述尚可。

    朱正安告密

    2018/5/6 22:52:57
  •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深圳特色的作品。信息化、高科技、华强北……一个个符号强化了深圳元素。本文写的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由盛转衰的过程,其盈利模式和运作方式,对普通读者来说绝对具有吸引力。即使已经过去了几年,依然有新鲜感。而持久的新鲜感,是一部作品生命力的表现。

    王国华浮沉记

    2018/5/3 16:41:33
  • 读这篇小说的前半部分,感觉投资公司就是个冤大头,被人坑来坑去,还疑惑这样的公司怎么居然不倒闭。读到最后,发现世上不缺接盘侠。而且,在你手里搞不好的,在别人的手中也许能搞好。这篇小说通过一个具体案例将“上市公司”的种种乱象呈现在读者面前,生动、冷酷、琐碎、曲折,十分耐读。

    王国华红玫瑰酒店

    2018/5/3 16:40:42
  • 新加坡,一百多万人口超过七成是华人,地理位置东南亚却完全西方化,独立建国才五十三年,人口版土不过大中华一个中等城市的国度,却在纷繁世界里享有重要地位。《新加坡那些事》,读来倍感亲近,都有炎黄血脉炎黄文化的踪影,或因同种同根的莫名言状的感情。中国于新加坡,或有母子情结,母恋游子,游子恋根罢。读过第一节《小芸》,不由泪湿衣襟;继有《小虫/坎/古冬/香林/夏天》的纷至沓来,似远若近。

    默然新加坡那些事

    2018/5/1 16:19:43
  • 千千万万的“拓荒牛”汇聚到深圳,加入到建设特区的洪流中。他(她)们历尽艰辛,付出了青春,成就了深圳今日的辉煌。歌词的作者有感而发,词语平实质朴,直抒情怀,词句读来朗朗上口,配上音律,下里巴人,和者共鸣。想写就写,想唱就唱。唱出“拓荒牛”的初心,唱出曾经的艰辛历程,唱出今天的幸福,唱出更美好的明天。

    天马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27 0:17:29
  • 在职场上,“过江龙”可不好当呀,一不留神,就会被众多抱成团的“地头蛇”啃得连渣都不剩!你看,大中主任还没打到阿霞和陈宇等人的“七寸”,就迅即被对方咬得“大出血”!只不过,驰骋商海三十载的大中主任会这么“菜”吗?个人倒是觉得,作者可将《下马威》扩充为中、长篇小说,着重炮制“龙蛇相斗”的精彩。

    黄元罗下马威

    2018/4/26 9:09:42
  • 李双鱼的《苏的故事》,包含三个内容:一个是苏与被遗弃的母亲的故事,这是被自甘暴弃女人折磨的故事;一个是苏与欧交往的故事,欧爱她,但她并没有找到感觉,注定是无果而终的关系;一个是苏与林交往的故事,林爱她,比起林来,她似乎更倾心于林,以至于她追踪林到苏州,并给双鱼座的林,买一对双鱼玉石的礼物,预示着他们关系的发展方向。文章最值得称道是语言:简洁、生动、俏皮,充满诗意。但文章更像小说,定位随笔是否合适?

    北国寒星苏的故事

    2018/4/25 19:17:1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