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路
  • 点击:145评论:02018/02/04 20:11

1

王秋花这几天眼眉跳得很厉害,她总预感要发生一点什么。

丈夫黄狗已经上山好几天了。当初他提着斧头出门时,王秋花问他去做什么,他除了回答“上山”两个字之外,就什么也没有说。后来打他电话,或许因为山里手机信号不好,也一直没有打通。

莫非是丈夫黄狗出了什么事?王秋花心里着急得不得了。

着急归着急,王秋花却想不出一丁点办法。

这天,王秋花正准备把盛好的饭菜端给患中风行动不便的年逾八旬的婆婆,村主任王三敲门走了进来。

“你家黄狗呢?”王三一见王秋花,劈头就问。

王秋花隐隐感觉有点不妙。就支吾着说:“我……我也不知道……”

“你是她老婆,他去哪里了你说不知道,谁相信?”王三瞅着王秋花,一脸的怒气。

看着王三怒气冲冲的模样,王秋花心里猛地一惊。

“主任,是不是我家黄狗犯了什么事?”王秋花忐忑地问。

“不犯事我来找他干嘛?”王三的脸色很难看。

“那他究竟犯了什么事?难道他砍人了?”回想起黄狗那天提着斧头出门的那副怒气冲冲的模样,王秋花就紧张得浑身发抖。

“谁说他砍人了?我是说你家黄狗胆子不小,不就是想要修一条水泥路到你家门吗?他何必越级跑去县里上访呢!”王三摊摊手,怒容里多了几分无奈。

2

“他跑去县里上访了?他不是说上山嘛!”王秋花有些惊讶。

“他上山了?那你刚才怎么说你不知道他去哪里了?”王三显得更加不高兴。

黄狗到底是去了哪里呢?这下轮到王秋花糊涂了。

王三显然看出王秋花的疑惑,就直接说出了他这次上门来找王三的原因:“你家黄狗前段时间越级去县里上访了。说我们村里不公正,没有评你家为贫困户。还说什么现在村里家家门口都通了水泥路,就你家门前的路还没有修。问题严重的是,他们一伙上访的人在全国党代会期间去县政府门前拉着横幅聚众闹事,影响极其恶劣,现在上边正在追查此事。”

王三的一番话,把王秋花惊出了一身冷汗。王秋花读过高中,当然明白在全国党代会期间去县政府门前拉着横幅聚众闹事意味着什么。

难道黄狗是因为害怕躲到山上去了?王秋花不敢想,却又不得不去想。她很想跟王三申辩一番:黄狗虽然做事的方式方法不对,但他反映的都是事实呀!要不是我们家真正困难,要不是大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公平对待我们家,那黄狗还会那么莽撞地去县里上访吗?

话到了嘴边,王秋花又咽了回去。看看自己手里端着的饭菜都快凉了,王秋花也就懒得再理睬王三。

王秋花把王三晾在一边,端着饭菜走进了里屋。里屋很暗,只有窄窄的窗户透着一点亮光。黄狗年过八旬的老母亲冬梅婆面着房门斜躺在靠墙的一张木板床上。老人家耳聋,刚才王秋花与王三的对话她一点听不见。但她视力还好,见儿媳端着饭菜进来,便努力用手撑着床沿坐了起来。

“秋花,好几天不见黄狗了,他到底上哪去了?”冬梅婆一边从王秋花手里接过饭碗,一边焦虑地问道。

“妈,他上山去了,过两天就回来。”王秋花安慰老人家。

冬梅婆不再说什么。在沉思了一会之后,就慢慢地吃了几口饭菜。而她满是皱纹的黝黑的脸颊上,分明流淌着一颗颗泪珠。自从两年前中风卧床不起之后,冬梅婆就经常这样流泪。

3

从婆婆房间出来,王秋花看到王三还坐在堂屋里抽烟,就问“主任,你怎么还没有走呀?”

“我在等你家黄狗呀!”王三偏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眯着眼朝王秋花坏笑。

王秋花避开了王三火辣辣的目光。王秋花知道王三对自己有所企图,但他毕竟是村主任,况且他这些年来至多也只在自己面前说点下流话,并没有多少过分之举,因此王秋花也就不好给他颜色。

“我说秋花,你怎就一直对我爱理不理的?好歹我俩也有过一段嘛!”王三见王秋花提着菜篮子准备出门,就起身拦住了她。

“主任,你赶紧让开,不然我就要喊人了。”王秋花用菜篮子抵住王三,严肃地提醒他。

“哎呀,秋花,你干嘛要那么严肃呢?我又没有对你做什么?不就想跟你了解你家黄狗的事,跟你多说几句话嘛!再说,即使你喊,谁听得到?”王三退后两步,摆着手,摇着头,一副感到不可思议的样子。见王秋花呆愣着不说话,王三便又补充了一句:“哎,要是你当初嫁给我,哪会跟着黄狗受这份罪呀?”

“哎,你别老扯那些旧事。要是你真正关心人家,也就不会一次次落井下石了!”王秋花狠狠地瞪了王三一眼,提着菜篮从他身旁绕了过去。

“落井下石?我有对你落井下石过么?”王三摸摸自己的脑袋,像是回答王秋花,又像是自言自语。

直到王秋花走了好远,王三才突然想起一件事,便追了上去。

“秋花,你等等!”王三追上了王秋花。

“你……”王秋花压抑着心中的恼怒。

“我刚才忘了告诉你,有个人想见你。”王三的表情有点神秘。

“谁?”王秋花盯着王三,想看看他究竟玩什么名堂。

“唐晓东!”王三说出了三个字。“他你不会不记得吧?”王三酸溜溜地说。

“他来干嘛?”王秋花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他是新派到我们斜坡村主抓扶贫工作的驻村干部。”王三的话着实令王秋花吃惊不小。

4

其实,王秋花、王三和唐晓东三人都是同学。王秋花和王三是小学和初中的同班同学,王秋花和唐晓东则是初中和高中的同班同学。从小学到高中,王秋花都是当之无愧的“班花”,自然不乏追求者。王三和唐晓东分别是其中之一。最终,高大帅气且有“城里人”身份的唐晓东成了幸运者。然而好景不长,高中毕业之后,唐晓东考上了大学,而落榜的王秋花回到了斜坡村,他俩所谓的爱情没有经受住考验。就在王秋花情绪低落之时,同村的老同学王三乘虚而入,给王秋花送来了安慰。但就在王秋花准备对王三以身相许之时,王三却带给她一个坏消息——王三那做村领导的父亲硬逼他去娶某位乡干部的千金。王三最终屈服于父亲的威严,娶了那个富裕家庭的女孩为妻。而王秋花也在父母的催逼下草草嫁给了经常来帮其父母干农话的同村小伙黄狗。

来到黄狗家,王秋花接连生了两个女儿。黄狗是单传,其父母自然希望王秋花再生一胎。当时计划生育政策很严,王秋花怀上第三胎的消息传出去之后,王三那个已经当上村妇女主任的妻子吴娟立马带着一帮人把黄狗家围个水泄不通。就这样,身孕在身的王秋花被一帮计生人员强行从家里拉进了医院,在做完引产手术之后,接着做了绝育手术。哪想这次手术留下了后遗症,从此之后,王秋花不是腰酸背疼,就是全身乏力,再也不能从事重体力活了。王秋花只好把精力放在照顾两个女儿身上。眼看着两个女儿一步步长大成人,出落得亭亭玉立,王秋花心里稍稍有些许安慰。但万万没有想到,两个女儿外出打工之后不久,竟然都双双杳无音信了。祸不单行的是,王秋花的丈夫黄狗骑摩托在县城撞伤了一个路人,前前后后赔了人家十几万。而黄狗年逾八旬的老母亲冬梅婆也一气之下患了中风。

5

斜坡村是个典型的高山林地类型的村子。整个村子除了一点菜地,没有一分水田。多年来,村民们都靠上山采集蘑菇、竹笋、山草药等物品去山外的集市去卖,然后换回生活必需品来维持生存。解放初的二三十年里,该村一直都在吃国家的“救济粮”和“返销粮”。改革开放后,年轻人陆续进了城,只剩下部分中老年秉承旧业留守老村。最近这几年,随着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事业的兴起,斜坡村也焕发了新春。特别是“扶贫攻坚战”开展以来,斜坡村的面貌更是日新月异。

只是,黄狗家似乎成了被大家冷落的对象。

不管从那各方面来说,目前整个斜坡村没有任何一家比黄狗家更困难了。但就是这样一个贫困潦倒的不幸家庭,竟然没有被评为扶贫户。据说那些不同意把“贫困户”指标评给黄狗家的人硬是避开黄狗的两个女儿好几年杳无音信这一事实,说他家有三个半劳力(王秋花算半个)可以挣钱,所以不符合“贫困户”的标准。

不评就不评吧,但上级把水泥路修到了全村家家户户的门前,凭什么唯独就我黄狗一家门前的路不给修呢?黄狗实在想不通。黄狗好几次去村里问个究竟,得到的答复是:你急什么,迟早一天要帮你家修的。

迟早一天,到底是哪一天?想起全家上下就靠自己一个人偶尔打点短工来支撑,家里欠着的一大笔债务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还完,黄狗心里就焦虑不安。于是,急红了眼的黄狗在多次申请无望之后,跑到县里去上了几次访。据说,他向上级申诉的理由只有一条:不评我家为“贫困户”可以,凭啥就不给我家修路?

6

就在新的驻村扶贫干部唐晓东进驻斜坡村的第一天,整个斜坡村传遍了一个爆炸性的新闻:王秋花的丈夫黄狗其实早在好几天之前就被林业公安从山上带走了。

直到这时,包括王秋花在内的所有人才知道,这些天,黄狗其实是一个人跑到山上砍伐自己自留山上的林木。究竟他哪一天被抓走的,没有人知道。

“黄狗被抓了?那他家今后的日子怎么过?”有村民在暗自惋惜。

“这都是他自找的。活该!”也有村民恨黄狗不争气,对他的鄙视多过同情。

对此事最上心的莫过于新来的扶贫干部唐晓东。在得知黄狗因无证砍伐自留山上的林木被林业公安抓走以后,唐晓东震惊之余,在村主任王三的陪同下第一时间赶往黄狗家。

但一脸憔悴的王秋花面无表情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唐晓东百感交集。

“我家黄狗是你们叫人抓走的吧?”王秋花冷冷地盯着面前的这两个男人问。

“怎么会是我呢!我今天才刚来到你们斜坡村。”唐晓东摊摊手,一脸的无辜。

“不是他,那就是你了!只有你知道我家黄狗在上山了。”王秋花逼视着一脸不自在的王三。

“我……我也不是有意的……”王三耷拉着头。似乎默许了王秋花的猜测。

有一个内情王三是不能说的。那就是黄狗家门前的路之所以村里一直不给修,压力全部来自王三老婆吴娟那刚刚退休不久做过镇主要领导的父亲——因为吴娟外公的坟墓就在那附近,若从坟墓那旁边修路上去,必然会破坏了那坟墓的风水。至于黄狗一家没有被评为“贫困户”,除了因为黄狗这人耿直过度,这些年没少得罪村里人之外,更主要的他当年曾把王秋花被强制做了绝育手术一事完全怪罪于吴娟,为此还上王三家理论过几次,害得吴娟后来因此丢了妇女主任的职位。吴娟哪里咽得下这口气,所以这些年一直把黄狗一家当做眼中钉。自然在评“贫困户”时不惜借助自己那曾做过镇主要领导的老父亲的影响力来干预评比。王三那天从王秋花这里回去之后,说漏了嘴,让吴娟得知了黄狗上访是因为村里不出钱给他修家门口那条路的事。吴娟立马把这一信息透露给了刚刚退休不久的老父亲。她那做过镇领导的父亲当然明白这意味这什么。恰好得知了黄狗上山无证砍伐林木的事,于是动用社会资源,向林业部门举报了黄狗——先下手为强,把黄狗抓走,免得夜长梦多。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脱贫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930积分
  • 2星
  • 1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9600
  • 30
  • 1930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陈彻凡人芳华

    2018/2/7 1:16:12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陈彻净水已生萍

    2018/2/7 0:53:25
  • 一个温暖得如冬日暖阳的开头,温柔地抚摸着我的每一个毛孔,让它们舒展开来,接受日光浴的营养补充。然后是一桶冰水兜头淋下来,淋得人冷战连连、痛苦不堪。然后是期盼和失望,让读者也愁白了头发。最后却突然一个猝不及防的软广!原来还是被套路了,算你狠!精巧的机关设计竟然是引你的读者进坑的。看在这广告做得确实令人拍案叫绝的份上,我就不提博尔赫斯的《沙之书》和《环形废墟》了。忍不住又拉到开头看一遍,确实太妙了。

    陈彻消失的女儿

    2018/2/7 0:38: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