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路
  • 点击:2200评论:02018/02/04 20:11

1

王秋花这几天眼眉跳得很厉害,她总预感要发生一点什么。

丈夫黄狗已经上山好几天了。当初他提着斧头出门时,王秋花问他去做什么,他除了回答“上山”两个字之外,就什么也没有说。后来打他电话,或许因为山里手机信号不好,也一直没有打通。

莫非是丈夫黄狗出了什么事?王秋花心里着急得不得了。

着急归着急,王秋花却想不出一丁点办法。

这天,王秋花正准备把盛好的饭菜端给患中风行动不便的年逾八旬的婆婆,村主任王三敲门走了进来。

“你家黄狗呢?”王三一见王秋花,劈头就问。

王秋花隐隐感觉有点不妙。就支吾着说:“我……我也不知道……”

“你是她老婆,他去哪里了你说不知道,谁相信?”王三瞅着王秋花,一脸的怒气。

看着王三怒气冲冲的模样,王秋花心里猛地一惊。

“主任,是不是我家黄狗犯了什么事?”王秋花忐忑地问。

“不犯事我来找他干嘛?”王三的脸色很难看。

“那他究竟犯了什么事?难道他砍人了?”回想起黄狗那天提着斧头出门的那副怒气冲冲的模样,王秋花就紧张得浑身发抖。

“谁说他砍人了?我是说你家黄狗胆子不小,不就是想要修一条水泥路到你家门吗?他何必越级跑去县里上访呢!”王三摊摊手,怒容里多了几分无奈。

2

“他跑去县里上访了?他不是说上山嘛!”王秋花有些惊讶。

“他上山了?那你刚才怎么说你不知道他去哪里了?”王三显得更加不高兴。

黄狗到底是去了哪里呢?这下轮到王秋花糊涂了。

王三显然看出王秋花的疑惑,就直接说出了他这次上门来找王三的原因:“你家黄狗前段时间越级去县里上访了。说我们村里不公正,没有评你家为贫困户。还说什么现在村里家家门口都通了水泥路,就你家门前的路还没有修。问题严重的是,他们一伙上访的人在全国党代会期间去县政府门前拉着横幅聚众闹事,影响极其恶劣,现在上边正在追查此事。”

王三的一番话,把王秋花惊出了一身冷汗。王秋花读过高中,当然明白在全国党代会期间去县政府门前拉着横幅聚众闹事意味着什么。

难道黄狗是因为害怕躲到山上去了?王秋花不敢想,却又不得不去想。她很想跟王三申辩一番:黄狗虽然做事的方式方法不对,但他反映的都是事实呀!要不是我们家真正困难,要不是大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公平对待我们家,那黄狗还会那么莽撞地去县里上访吗?

话到了嘴边,王秋花又咽了回去。看看自己手里端着的饭菜都快凉了,王秋花也就懒得再理睬王三。

王秋花把王三晾在一边,端着饭菜走进了里屋。里屋很暗,只有窄窄的窗户透着一点亮光。黄狗年过八旬的老母亲冬梅婆面着房门斜躺在靠墙的一张木板床上。老人家耳聋,刚才王秋花与王三的对话她一点听不见。但她视力还好,见儿媳端着饭菜进来,便努力用手撑着床沿坐了起来。

“秋花,好几天不见黄狗了,他到底上哪去了?”冬梅婆一边从王秋花手里接过饭碗,一边焦虑地问道。

“妈,他上山去了,过两天就回来。”王秋花安慰老人家。

冬梅婆不再说什么。在沉思了一会之后,就慢慢地吃了几口饭菜。而她满是皱纹的黝黑的脸颊上,分明流淌着一颗颗泪珠。自从两年前中风卧床不起之后,冬梅婆就经常这样流泪。

3

从婆婆房间出来,王秋花看到王三还坐在堂屋里抽烟,就问“主任,你怎么还没有走呀?”

“我在等你家黄狗呀!”王三偏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眯着眼朝王秋花坏笑。

王秋花避开了王三火辣辣的目光。王秋花知道王三对自己有所企图,但他毕竟是村主任,况且他这些年来至多也只在自己面前说点下流话,并没有多少过分之举,因此王秋花也就不好给他颜色。

“我说秋花,你怎就一直对我爱理不理的?好歹我俩也有过一段嘛!”王三见王秋花提着菜篮子准备出门,就起身拦住了她。

“主任,你赶紧让开,不然我就要喊人了。”王秋花用菜篮子抵住王三,严肃地提醒他。

“哎呀,秋花,你干嘛要那么严肃呢?我又没有对你做什么?不就想跟你了解你家黄狗的事,跟你多说几句话嘛!再说,即使你喊,谁听得到?”王三退后两步,摆着手,摇着头,一副感到不可思议的样子。见王秋花呆愣着不说话,王三便又补充了一句:“哎,要是你当初嫁给我,哪会跟着黄狗受这份罪呀?”

“哎,你别老扯那些旧事。要是你真正关心人家,也就不会一次次落井下石了!”王秋花狠狠地瞪了王三一眼,提着菜篮从他身旁绕了过去。

“落井下石?我有对你落井下石过么?”王三摸摸自己的脑袋,像是回答王秋花,又像是自言自语。

直到王秋花走了好远,王三才突然想起一件事,便追了上去。

“秋花,你等等!”王三追上了王秋花。

“你……”王秋花压抑着心中的恼怒。

“我刚才忘了告诉你,有个人想见你。”王三的表情有点神秘。

“谁?”王秋花盯着王三,想看看他究竟玩什么名堂。

“唐晓东!”王三说出了三个字。“他你不会不记得吧?”王三酸溜溜地说。

“他来干嘛?”王秋花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他是新派到我们斜坡村主抓扶贫工作的驻村干部。”王三的话着实令王秋花吃惊不小。

4

其实,王秋花、王三和唐晓东三人都是同学。王秋花和王三是小学和初中的同班同学,王秋花和唐晓东则是初中和高中的同班同学。从小学到高中,王秋花都是当之无愧的“班花”,自然不乏追求者。王三和唐晓东分别是其中之一。最终,高大帅气且有“城里人”身份的唐晓东成了幸运者。然而好景不长,高中毕业之后,唐晓东考上了大学,而落榜的王秋花回到了斜坡村,他俩所谓的爱情没有经受住考验。就在王秋花情绪低落之时,同村的老同学王三乘虚而入,给王秋花送来了安慰。但就在王秋花准备对王三以身相许之时,王三却带给她一个坏消息——王三那做村领导的父亲硬逼他去娶某位乡干部的千金。王三最终屈服于父亲的威严,娶了那个富裕家庭的女孩为妻。而王秋花也在父母的催逼下草草嫁给了经常来帮其父母干农话的同村小伙黄狗。

来到黄狗家,王秋花接连生了两个女儿。黄狗是单传,其父母自然希望王秋花再生一胎。当时计划生育政策很严,王秋花怀上第三胎的消息传出去之后,王三那个已经当上村妇女主任的妻子吴娟立马带着一帮人把黄狗家围个水泄不通。就这样,身孕在身的王秋花被一帮计生人员强行从家里拉进了医院,在做完引产手术之后,接着做了绝育手术。哪想这次手术留下了后遗症,从此之后,王秋花不是腰酸背疼,就是全身乏力,再也不能从事重体力活了。王秋花只好把精力放在照顾两个女儿身上。眼看着两个女儿一步步长大成人,出落得亭亭玉立,王秋花心里稍稍有些许安慰。但万万没有想到,两个女儿外出打工之后不久,竟然都双双杳无音信了。祸不单行的是,王秋花的丈夫黄狗骑摩托在县城撞伤了一个路人,前前后后赔了人家十几万。而黄狗年逾八旬的老母亲冬梅婆也一气之下患了中风。

5

斜坡村是个典型的高山林地类型的村子。整个村子除了一点菜地,没有一分水田。多年来,村民们都靠上山采集蘑菇、竹笋、山草药等物品去山外的集市去卖,然后换回生活必需品来维持生存。解放初的二三十年里,该村一直都在吃国家的“救济粮”和“返销粮”。改革开放后,年轻人陆续进了城,只剩下部分中老年秉承旧业留守老村。最近这几年,随着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事业的兴起,斜坡村也焕发了新春。特别是“扶贫攻坚战”开展以来,斜坡村的面貌更是日新月异。

只是,黄狗家似乎成了被大家冷落的对象。

不管从那各方面来说,目前整个斜坡村没有任何一家比黄狗家更困难了。但就是这样一个贫困潦倒的不幸家庭,竟然没有被评为扶贫户。据说那些不同意把“贫困户”指标评给黄狗家的人硬是避开黄狗的两个女儿好几年杳无音信这一事实,说他家有三个半劳力(王秋花算半个)可以挣钱,所以不符合“贫困户”的标准。

不评就不评吧,但上级把水泥路修到了全村家家户户的门前,凭什么唯独就我黄狗一家门前的路不给修呢?黄狗实在想不通。黄狗好几次去村里问个究竟,得到的答复是:你急什么,迟早一天要帮你家修的。

迟早一天,到底是哪一天?想起全家上下就靠自己一个人偶尔打点短工来支撑,家里欠着的一大笔债务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还完,黄狗心里就焦虑不安。于是,急红了眼的黄狗在多次申请无望之后,跑到县里去上了几次访。据说,他向上级申诉的理由只有一条:不评我家为“贫困户”可以,凭啥就不给我家修路?

6

就在新的驻村扶贫干部唐晓东进驻斜坡村的第一天,整个斜坡村传遍了一个爆炸性的新闻:王秋花的丈夫黄狗其实早在好几天之前就被林业公安从山上带走了。

直到这时,包括王秋花在内的所有人才知道,这些天,黄狗其实是一个人跑到山上砍伐自己自留山上的林木。究竟他哪一天被抓走的,没有人知道。

“黄狗被抓了?那他家今后的日子怎么过?”有村民在暗自惋惜。

“这都是他自找的。活该!”也有村民恨黄狗不争气,对他的鄙视多过同情。

对此事最上心的莫过于新来的扶贫干部唐晓东。在得知黄狗因无证砍伐自留山上的林木被林业公安抓走以后,唐晓东震惊之余,在村主任王三的陪同下第一时间赶往黄狗家。

但一脸憔悴的王秋花面无表情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唐晓东百感交集。

“我家黄狗是你们叫人抓走的吧?”王秋花冷冷地盯着面前的这两个男人问。

“怎么会是我呢!我今天才刚来到你们斜坡村。”唐晓东摊摊手,一脸的无辜。

“不是他,那就是你了!只有你知道我家黄狗在上山了。”王秋花逼视着一脸不自在的王三。

“我……我也不是有意的……”王三耷拉着头。似乎默许了王秋花的猜测。

有一个内情王三是不能说的。那就是黄狗家门前的路之所以村里一直不给修,压力全部来自王三老婆吴娟那刚刚退休不久做过镇主要领导的父亲——因为吴娟外公的坟墓就在那附近,若从坟墓那旁边修路上去,必然会破坏了那坟墓的风水。至于黄狗一家没有被评为“贫困户”,除了因为黄狗这人耿直过度,这些年没少得罪村里人之外,更主要的他当年曾把王秋花被强制做了绝育手术一事完全怪罪于吴娟,为此还上王三家理论过几次,害得吴娟后来因此丢了妇女主任的职位。吴娟哪里咽得下这口气,所以这些年一直把黄狗一家当做眼中钉。自然在评“贫困户”时不惜借助自己那曾做过镇主要领导的老父亲的影响力来干预评比。王三那天从王秋花这里回去之后,说漏了嘴,让吴娟得知了黄狗上访是因为村里不出钱给他修家门口那条路的事。吴娟立马把这一信息透露给了刚刚退休不久的老父亲。她那做过镇领导的父亲当然明白这意味这什么。恰好得知了黄狗上山无证砍伐林木的事,于是动用社会资源,向林业部门举报了黄狗——先下手为强,把黄狗抓走,免得夜长梦多。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脱贫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1100
  • 39
  • 2400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王国华至尊浴缸

    2018/8/14 0:10:11
  • 这部小说我酝酿了许久,做了很多准备功课。我一直在想,这是一部写深商的小说,可深商是什么? 深商应该有种核心精神,就是:自强不息!正是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品质,才有了今天的深圳奇迹。鸿鹏董事长阮征没有温情脉脉地抚今追昔,而是定义为“五年徘徊”,并为鸿鹏制定了超常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与其说是阮征定的,不如说是做为深圳企业的使命使然。自强不息,不正是深圳无数深商的最鲜明的体现吗。

    杨点墨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3 11:08:49
  • 一个浴缸,在深圳普通人的生活蜗居中却无处安身。以至于让主人翁这个简单的泡澡爱好,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成为一个奢望,令人感慨。几经辗转,将这个浴缸又回到作者的老家,人在一次性回来,却发现父母用这个浴缸来泡猪。黑色的幽默之后,作者也将先进的小市民的生活居住工作,展现无遗用平面的叙述的方法,写出了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况味。但愿这个浴缸能博得大赛的头筹,洗净深圳人的疲惫和烦忧。

    电击至尊浴缸

    2018/8/13 1:07:27
  • 参加过中考且能够被梦寐以求的高中录取,那种成功后的喜悦犹如革命年代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若非当事人,是无法感受到的。作者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音乐特长生中最擅长写作的,写作群体中又最懂得音乐的。加油,少年,我很看好你哦。不仅仅是这篇精彩的参赛作品,还有你未来要走的路。

    黄元罗音乐特色生

    2018/8/12 19:12:17
  • 非常精彩!节奏紧凑、情节密集、高潮迭起。作为一个成功的故事,情节和结构方面的成功是最大的成功,作者把握情节的功力我一向敬佩。但情节强的小说往往在塑造人物方面会弱些,我觉得这篇也不例外。木子和张好克这两个人就都显得扁平,木子全正面描写,毫无私欲方面的纠结。张好克就全反面描写,毫无任何正面光辉。在私利诱惑面前,木子会不会欲望发动?张好克一味贪婪的背后,有没有人性的另一面?人物如果丰满起来,深度就有了。

    陈彻

    2018/8/11 22:43:24
  • 飞泉对人生非常认真——仅次于写诗。这组诗很能体现他一贯的特点:丰富、深刻、质地坚硬、寄托遥远。自然、夜色、疾病、季节、旅途……一一被纳入他的结构与韵律中,他在其中玩赏、思考、挖掘,制造价值,生产意义,孕育美感。调子未免偏灰暗些,但其中也有阳光与春天,且总有一只蝴蝶翩跹飞舞。处处可以看出他的敏捷与敏感。他不喜欢黑暗和冷;他一直致力于与世界建立更和谐的关系。“看来艰巨的任务总是找上诗人。”(辛波斯卡)

    笑笑书生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30首

    2018/8/11 22:02:04
  • 同意张夏的评价。再说几句。这组散文,从语言看,白描的功夫好,于简洁、质朴中见功力;从意旨上看,没有耽于泛滥成灾的将故乡美化成田园牧歌的伪乡愁模式,似真犹假地礼赞一个幻境般的“回不去的故乡”,而是以决然拥抱现代城市文明的态度,写了一个作者“不愿回去的故乡”。作者虽然怀想故乡熟人社会曾经的温情与野趣,但也不掩饰其病灶,并认可现代城市文明对传统乡村的洗礼与提升,这是令人欣赏的。

    孙行者​老村旧事

    2018/8/11 16:11:16
  • 程鹏这首诗,想象瑰丽,意象纷纭,就像一只只,一群群蝴蝶从神殿后面飞出来,伴随着阵阵福音,在烟波浩渺之间降临人世,让人感觉祥和、愉悦;又像一朵朵玫瑰竞相盛开,充满祝福感。而且朗朗上口,有一种金属般的韵律感,每读一句,如同撞击在大山深处,即有回声。很适合朗诵,有一种庄严的仪式感。但篇幅是不是太长了一点,个人觉得,有的句子似乎可略作精简。整体来说,非常棒。值得打赏。

    张夏玫瑰贺词

    2018/8/11 9:18:35
  • 一个错过繁华的中年女子,在有一定财力后,希望圆梦那优雅华贵的日子。一头栽进圈子才发现,看似光鲜的名利场,不如洗手做羹汤,朴实无华的生活自在。脚丫虽丑,穿上平实的妈妈鞋,舒适而自带光芒,但若硬要给它穿上昂贵的菲拉格慕,别扭不自在,一如误入这个圈子后的不适。那华丽的装饰,名贵的衣着莫名加重了聚会背后的空虚。看似热闹,其实各怀鬼胎,看似和气,其实暗藏冷漠,有多繁华就有多贫瘠。

    葳儿九厘米

    2018/8/10 19:32:07
  • 灰常喜欢这组诗。如此空灵、优雅、丰盈、充满哲思,却有写得如此从容、匀称、字句纯净,当真难得。草木溪涧,飞鸟蝴蝶,蜗牛黄蜂,山间万物,皆是诗的材料,又是诗本身。经由诗人的心灵过滤,无不亲切可感,值得把玩再三。更难得打通古今,以古典之意韵交融现代之形式、思想,把汉语的优美与性感体现得相当到位,让人读起来仿佛在京基100的空中空中餐厅喝李白带来的美酒。梧桐山有此知己,必须很傲娇。这组诗应该在冲奖之列。

    笑笑书生梧桐书简

    2018/8/10 13:00:56
  • 非常棒的故事结构!一个大而无当的浴缸,怎么放置进越来越小的生活空间里?主人公为此不停地折腾,穷尽办法,直至运回老家去,变成一个烫猪用的大缸,让人啼笑皆非。一出黑色幽默剧。梦想大而无当,而现实小而无奈。巨大反差、矛盾的设计,使整个故事极其紧凑好看。这是一个可以拍成电影的好故事,它有一个非常棒的结构。为什么现在的文章同质化越来越严重?一是没有找到独特的题材,二是没有找到好的结构。而《至尊浴缸》找到了。

    费新乾至尊浴缸

    2018/8/10 11:29:40
  • 大道至简,这组诗简洁而有内蕴,有哲思,有禅意。以古典嫁接现代,邻家不乏高手,比如郭金牛、李双鱼,从他们的现代诗中,能读出唐诗宋词的味道。鲁子这组诗,也能让人读出宋词的婉约与高远。他下笔看似轻松随意,其实每一句都很有力量,有四两拔千斤之妙。好的诗歌,大抵就是用最精炼的语言,直抵心灵深处。不可增一字,不可少一字。就像美人,“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费新乾梧桐书简

    2018/8/10 11:11:51
  • 性格粗粝,古道热肠的娟姨跃然纸上。一个痴呆的被妻儿遗弃的余伯风烛残年里得到义工和邻居的帮助,总算得到了最后的人道关怀。这是一座有情义的城市,但城市的边边角角里有着无数寂寞可怜之人。中国是一个老龄化社会,独生子女家庭太了,养老,始终是个社会隐忧。余伯的今天也许是很多人的明天。本文直面现实,把义工助老题材以及关注孤老的悲悯情怀结合得很好,没有实际参与经验,绝对写不出这样具体又细腻平静的良心文字。

    张夏古城的等待

    2018/8/9 16:15:0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