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路
  • 点击:2691评论:02018/02/04 20:11

1

王秋花这几天眼眉跳得很厉害,她总预感要发生一点什么。

丈夫黄狗已经上山好几天了。当初他提着斧头出门时,王秋花问他去做什么,他除了回答“上山”两个字之外,就什么也没有说。后来打他电话,或许因为山里手机信号不好,也一直没有打通。

莫非是丈夫黄狗出了什么事?王秋花心里着急得不得了。

着急归着急,王秋花却想不出一丁点办法。

这天,王秋花正准备把盛好的饭菜端给患中风行动不便的年逾八旬的婆婆,村主任王三敲门走了进来。

“你家黄狗呢?”王三一见王秋花,劈头就问。

王秋花隐隐感觉有点不妙。就支吾着说:“我……我也不知道……”

“你是她老婆,他去哪里了你说不知道,谁相信?”王三瞅着王秋花,一脸的怒气。

看着王三怒气冲冲的模样,王秋花心里猛地一惊。

“主任,是不是我家黄狗犯了什么事?”王秋花忐忑地问。

“不犯事我来找他干嘛?”王三的脸色很难看。

“那他究竟犯了什么事?难道他砍人了?”回想起黄狗那天提着斧头出门的那副怒气冲冲的模样,王秋花就紧张得浑身发抖。

“谁说他砍人了?我是说你家黄狗胆子不小,不就是想要修一条水泥路到你家门吗?他何必越级跑去县里上访呢!”王三摊摊手,怒容里多了几分无奈。

2

“他跑去县里上访了?他不是说上山嘛!”王秋花有些惊讶。

“他上山了?那你刚才怎么说你不知道他去哪里了?”王三显得更加不高兴。

黄狗到底是去了哪里呢?这下轮到王秋花糊涂了。

王三显然看出王秋花的疑惑,就直接说出了他这次上门来找王三的原因:“你家黄狗前段时间越级去县里上访了。说我们村里不公正,没有评你家为贫困户。还说什么现在村里家家门口都通了水泥路,就你家门前的路还没有修。问题严重的是,他们一伙上访的人在全国党代会期间去县政府门前拉着横幅聚众闹事,影响极其恶劣,现在上边正在追查此事。”

王三的一番话,把王秋花惊出了一身冷汗。王秋花读过高中,当然明白在全国党代会期间去县政府门前拉着横幅聚众闹事意味着什么。

难道黄狗是因为害怕躲到山上去了?王秋花不敢想,却又不得不去想。她很想跟王三申辩一番:黄狗虽然做事的方式方法不对,但他反映的都是事实呀!要不是我们家真正困难,要不是大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公平对待我们家,那黄狗还会那么莽撞地去县里上访吗?

话到了嘴边,王秋花又咽了回去。看看自己手里端着的饭菜都快凉了,王秋花也就懒得再理睬王三。

王秋花把王三晾在一边,端着饭菜走进了里屋。里屋很暗,只有窄窄的窗户透着一点亮光。黄狗年过八旬的老母亲冬梅婆面着房门斜躺在靠墙的一张木板床上。老人家耳聋,刚才王秋花与王三的对话她一点听不见。但她视力还好,见儿媳端着饭菜进来,便努力用手撑着床沿坐了起来。

“秋花,好几天不见黄狗了,他到底上哪去了?”冬梅婆一边从王秋花手里接过饭碗,一边焦虑地问道。

“妈,他上山去了,过两天就回来。”王秋花安慰老人家。

冬梅婆不再说什么。在沉思了一会之后,就慢慢地吃了几口饭菜。而她满是皱纹的黝黑的脸颊上,分明流淌着一颗颗泪珠。自从两年前中风卧床不起之后,冬梅婆就经常这样流泪。

3

从婆婆房间出来,王秋花看到王三还坐在堂屋里抽烟,就问“主任,你怎么还没有走呀?”

“我在等你家黄狗呀!”王三偏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眯着眼朝王秋花坏笑。

王秋花避开了王三火辣辣的目光。王秋花知道王三对自己有所企图,但他毕竟是村主任,况且他这些年来至多也只在自己面前说点下流话,并没有多少过分之举,因此王秋花也就不好给他颜色。

“我说秋花,你怎就一直对我爱理不理的?好歹我俩也有过一段嘛!”王三见王秋花提着菜篮子准备出门,就起身拦住了她。

“主任,你赶紧让开,不然我就要喊人了。”王秋花用菜篮子抵住王三,严肃地提醒他。

“哎呀,秋花,你干嘛要那么严肃呢?我又没有对你做什么?不就想跟你了解你家黄狗的事,跟你多说几句话嘛!再说,即使你喊,谁听得到?”王三退后两步,摆着手,摇着头,一副感到不可思议的样子。见王秋花呆愣着不说话,王三便又补充了一句:“哎,要是你当初嫁给我,哪会跟着黄狗受这份罪呀?”

“哎,你别老扯那些旧事。要是你真正关心人家,也就不会一次次落井下石了!”王秋花狠狠地瞪了王三一眼,提着菜篮从他身旁绕了过去。

“落井下石?我有对你落井下石过么?”王三摸摸自己的脑袋,像是回答王秋花,又像是自言自语。

直到王秋花走了好远,王三才突然想起一件事,便追了上去。

“秋花,你等等!”王三追上了王秋花。

“你……”王秋花压抑着心中的恼怒。

“我刚才忘了告诉你,有个人想见你。”王三的表情有点神秘。

“谁?”王秋花盯着王三,想看看他究竟玩什么名堂。

“唐晓东!”王三说出了三个字。“他你不会不记得吧?”王三酸溜溜地说。

“他来干嘛?”王秋花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他是新派到我们斜坡村主抓扶贫工作的驻村干部。”王三的话着实令王秋花吃惊不小。

4

其实,王秋花、王三和唐晓东三人都是同学。王秋花和王三是小学和初中的同班同学,王秋花和唐晓东则是初中和高中的同班同学。从小学到高中,王秋花都是当之无愧的“班花”,自然不乏追求者。王三和唐晓东分别是其中之一。最终,高大帅气且有“城里人”身份的唐晓东成了幸运者。然而好景不长,高中毕业之后,唐晓东考上了大学,而落榜的王秋花回到了斜坡村,他俩所谓的爱情没有经受住考验。就在王秋花情绪低落之时,同村的老同学王三乘虚而入,给王秋花送来了安慰。但就在王秋花准备对王三以身相许之时,王三却带给她一个坏消息——王三那做村领导的父亲硬逼他去娶某位乡干部的千金。王三最终屈服于父亲的威严,娶了那个富裕家庭的女孩为妻。而王秋花也在父母的催逼下草草嫁给了经常来帮其父母干农话的同村小伙黄狗。

来到黄狗家,王秋花接连生了两个女儿。黄狗是单传,其父母自然希望王秋花再生一胎。当时计划生育政策很严,王秋花怀上第三胎的消息传出去之后,王三那个已经当上村妇女主任的妻子吴娟立马带着一帮人把黄狗家围个水泄不通。就这样,身孕在身的王秋花被一帮计生人员强行从家里拉进了医院,在做完引产手术之后,接着做了绝育手术。哪想这次手术留下了后遗症,从此之后,王秋花不是腰酸背疼,就是全身乏力,再也不能从事重体力活了。王秋花只好把精力放在照顾两个女儿身上。眼看着两个女儿一步步长大成人,出落得亭亭玉立,王秋花心里稍稍有些许安慰。但万万没有想到,两个女儿外出打工之后不久,竟然都双双杳无音信了。祸不单行的是,王秋花的丈夫黄狗骑摩托在县城撞伤了一个路人,前前后后赔了人家十几万。而黄狗年逾八旬的老母亲冬梅婆也一气之下患了中风。

5

斜坡村是个典型的高山林地类型的村子。整个村子除了一点菜地,没有一分水田。多年来,村民们都靠上山采集蘑菇、竹笋、山草药等物品去山外的集市去卖,然后换回生活必需品来维持生存。解放初的二三十年里,该村一直都在吃国家的“救济粮”和“返销粮”。改革开放后,年轻人陆续进了城,只剩下部分中老年秉承旧业留守老村。最近这几年,随着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事业的兴起,斜坡村也焕发了新春。特别是“扶贫攻坚战”开展以来,斜坡村的面貌更是日新月异。

只是,黄狗家似乎成了被大家冷落的对象。

不管从那各方面来说,目前整个斜坡村没有任何一家比黄狗家更困难了。但就是这样一个贫困潦倒的不幸家庭,竟然没有被评为扶贫户。据说那些不同意把“贫困户”指标评给黄狗家的人硬是避开黄狗的两个女儿好几年杳无音信这一事实,说他家有三个半劳力(王秋花算半个)可以挣钱,所以不符合“贫困户”的标准。

不评就不评吧,但上级把水泥路修到了全村家家户户的门前,凭什么唯独就我黄狗一家门前的路不给修呢?黄狗实在想不通。黄狗好几次去村里问个究竟,得到的答复是:你急什么,迟早一天要帮你家修的。

迟早一天,到底是哪一天?想起全家上下就靠自己一个人偶尔打点短工来支撑,家里欠着的一大笔债务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还完,黄狗心里就焦虑不安。于是,急红了眼的黄狗在多次申请无望之后,跑到县里去上了几次访。据说,他向上级申诉的理由只有一条:不评我家为“贫困户”可以,凭啥就不给我家修路?

6

就在新的驻村扶贫干部唐晓东进驻斜坡村的第一天,整个斜坡村传遍了一个爆炸性的新闻:王秋花的丈夫黄狗其实早在好几天之前就被林业公安从山上带走了。

直到这时,包括王秋花在内的所有人才知道,这些天,黄狗其实是一个人跑到山上砍伐自己自留山上的林木。究竟他哪一天被抓走的,没有人知道。

“黄狗被抓了?那他家今后的日子怎么过?”有村民在暗自惋惜。

“这都是他自找的。活该!”也有村民恨黄狗不争气,对他的鄙视多过同情。

对此事最上心的莫过于新来的扶贫干部唐晓东。在得知黄狗因无证砍伐自留山上的林木被林业公安抓走以后,唐晓东震惊之余,在村主任王三的陪同下第一时间赶往黄狗家。

但一脸憔悴的王秋花面无表情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唐晓东百感交集。

“我家黄狗是你们叫人抓走的吧?”王秋花冷冷地盯着面前的这两个男人问。

“怎么会是我呢!我今天才刚来到你们斜坡村。”唐晓东摊摊手,一脸的无辜。

“不是他,那就是你了!只有你知道我家黄狗在上山了。”王秋花逼视着一脸不自在的王三。

“我……我也不是有意的……”王三耷拉着头。似乎默许了王秋花的猜测。

有一个内情王三是不能说的。那就是黄狗家门前的路之所以村里一直不给修,压力全部来自王三老婆吴娟那刚刚退休不久做过镇主要领导的父亲——因为吴娟外公的坟墓就在那附近,若从坟墓那旁边修路上去,必然会破坏了那坟墓的风水。至于黄狗一家没有被评为“贫困户”,除了因为黄狗这人耿直过度,这些年没少得罪村里人之外,更主要的他当年曾把王秋花被强制做了绝育手术一事完全怪罪于吴娟,为此还上王三家理论过几次,害得吴娟后来因此丢了妇女主任的职位。吴娟哪里咽得下这口气,所以这些年一直把黄狗一家当做眼中钉。自然在评“贫困户”时不惜借助自己那曾做过镇主要领导的老父亲的影响力来干预评比。王三那天从王秋花这里回去之后,说漏了嘴,让吴娟得知了黄狗上访是因为村里不出钱给他修家门口那条路的事。吴娟立马把这一信息透露给了刚刚退休不久的老父亲。她那做过镇领导的父亲当然明白这意味这什么。恰好得知了黄狗上山无证砍伐林木的事,于是动用社会资源,向林业部门举报了黄狗——先下手为强,把黄狗抓走,免得夜长梦多。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脱贫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1100
  • 39
  • 240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