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路
  • 点击:444评论:02018/02/04 20:11

1

王秋花这几天眼眉跳得很厉害,她总预感要发生一点什么。

丈夫黄狗已经上山好几天了。当初他提着斧头出门时,王秋花问他去做什么,他除了回答“上山”两个字之外,就什么也没有说。后来打他电话,或许因为山里手机信号不好,也一直没有打通。

莫非是丈夫黄狗出了什么事?王秋花心里着急得不得了。

着急归着急,王秋花却想不出一丁点办法。

这天,王秋花正准备把盛好的饭菜端给患中风行动不便的年逾八旬的婆婆,村主任王三敲门走了进来。

“你家黄狗呢?”王三一见王秋花,劈头就问。

王秋花隐隐感觉有点不妙。就支吾着说:“我……我也不知道……”

“你是她老婆,他去哪里了你说不知道,谁相信?”王三瞅着王秋花,一脸的怒气。

看着王三怒气冲冲的模样,王秋花心里猛地一惊。

“主任,是不是我家黄狗犯了什么事?”王秋花忐忑地问。

“不犯事我来找他干嘛?”王三的脸色很难看。

“那他究竟犯了什么事?难道他砍人了?”回想起黄狗那天提着斧头出门的那副怒气冲冲的模样,王秋花就紧张得浑身发抖。

“谁说他砍人了?我是说你家黄狗胆子不小,不就是想要修一条水泥路到你家门吗?他何必越级跑去县里上访呢!”王三摊摊手,怒容里多了几分无奈。

2

“他跑去县里上访了?他不是说上山嘛!”王秋花有些惊讶。

“他上山了?那你刚才怎么说你不知道他去哪里了?”王三显得更加不高兴。

黄狗到底是去了哪里呢?这下轮到王秋花糊涂了。

王三显然看出王秋花的疑惑,就直接说出了他这次上门来找王三的原因:“你家黄狗前段时间越级去县里上访了。说我们村里不公正,没有评你家为贫困户。还说什么现在村里家家门口都通了水泥路,就你家门前的路还没有修。问题严重的是,他们一伙上访的人在全国党代会期间去县政府门前拉着横幅聚众闹事,影响极其恶劣,现在上边正在追查此事。”

王三的一番话,把王秋花惊出了一身冷汗。王秋花读过高中,当然明白在全国党代会期间去县政府门前拉着横幅聚众闹事意味着什么。

难道黄狗是因为害怕躲到山上去了?王秋花不敢想,却又不得不去想。她很想跟王三申辩一番:黄狗虽然做事的方式方法不对,但他反映的都是事实呀!要不是我们家真正困难,要不是大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公平对待我们家,那黄狗还会那么莽撞地去县里上访吗?

话到了嘴边,王秋花又咽了回去。看看自己手里端着的饭菜都快凉了,王秋花也就懒得再理睬王三。

王秋花把王三晾在一边,端着饭菜走进了里屋。里屋很暗,只有窄窄的窗户透着一点亮光。黄狗年过八旬的老母亲冬梅婆面着房门斜躺在靠墙的一张木板床上。老人家耳聋,刚才王秋花与王三的对话她一点听不见。但她视力还好,见儿媳端着饭菜进来,便努力用手撑着床沿坐了起来。

“秋花,好几天不见黄狗了,他到底上哪去了?”冬梅婆一边从王秋花手里接过饭碗,一边焦虑地问道。

“妈,他上山去了,过两天就回来。”王秋花安慰老人家。

冬梅婆不再说什么。在沉思了一会之后,就慢慢地吃了几口饭菜。而她满是皱纹的黝黑的脸颊上,分明流淌着一颗颗泪珠。自从两年前中风卧床不起之后,冬梅婆就经常这样流泪。

3

从婆婆房间出来,王秋花看到王三还坐在堂屋里抽烟,就问“主任,你怎么还没有走呀?”

“我在等你家黄狗呀!”王三偏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眯着眼朝王秋花坏笑。

王秋花避开了王三火辣辣的目光。王秋花知道王三对自己有所企图,但他毕竟是村主任,况且他这些年来至多也只在自己面前说点下流话,并没有多少过分之举,因此王秋花也就不好给他颜色。

“我说秋花,你怎就一直对我爱理不理的?好歹我俩也有过一段嘛!”王三见王秋花提着菜篮子准备出门,就起身拦住了她。

“主任,你赶紧让开,不然我就要喊人了。”王秋花用菜篮子抵住王三,严肃地提醒他。

“哎呀,秋花,你干嘛要那么严肃呢?我又没有对你做什么?不就想跟你了解你家黄狗的事,跟你多说几句话嘛!再说,即使你喊,谁听得到?”王三退后两步,摆着手,摇着头,一副感到不可思议的样子。见王秋花呆愣着不说话,王三便又补充了一句:“哎,要是你当初嫁给我,哪会跟着黄狗受这份罪呀?”

“哎,你别老扯那些旧事。要是你真正关心人家,也就不会一次次落井下石了!”王秋花狠狠地瞪了王三一眼,提着菜篮从他身旁绕了过去。

“落井下石?我有对你落井下石过么?”王三摸摸自己的脑袋,像是回答王秋花,又像是自言自语。

直到王秋花走了好远,王三才突然想起一件事,便追了上去。

“秋花,你等等!”王三追上了王秋花。

“你……”王秋花压抑着心中的恼怒。

“我刚才忘了告诉你,有个人想见你。”王三的表情有点神秘。

“谁?”王秋花盯着王三,想看看他究竟玩什么名堂。

“唐晓东!”王三说出了三个字。“他你不会不记得吧?”王三酸溜溜地说。

“他来干嘛?”王秋花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他是新派到我们斜坡村主抓扶贫工作的驻村干部。”王三的话着实令王秋花吃惊不小。

4

其实,王秋花、王三和唐晓东三人都是同学。王秋花和王三是小学和初中的同班同学,王秋花和唐晓东则是初中和高中的同班同学。从小学到高中,王秋花都是当之无愧的“班花”,自然不乏追求者。王三和唐晓东分别是其中之一。最终,高大帅气且有“城里人”身份的唐晓东成了幸运者。然而好景不长,高中毕业之后,唐晓东考上了大学,而落榜的王秋花回到了斜坡村,他俩所谓的爱情没有经受住考验。就在王秋花情绪低落之时,同村的老同学王三乘虚而入,给王秋花送来了安慰。但就在王秋花准备对王三以身相许之时,王三却带给她一个坏消息——王三那做村领导的父亲硬逼他去娶某位乡干部的千金。王三最终屈服于父亲的威严,娶了那个富裕家庭的女孩为妻。而王秋花也在父母的催逼下草草嫁给了经常来帮其父母干农话的同村小伙黄狗。

来到黄狗家,王秋花接连生了两个女儿。黄狗是单传,其父母自然希望王秋花再生一胎。当时计划生育政策很严,王秋花怀上第三胎的消息传出去之后,王三那个已经当上村妇女主任的妻子吴娟立马带着一帮人把黄狗家围个水泄不通。就这样,身孕在身的王秋花被一帮计生人员强行从家里拉进了医院,在做完引产手术之后,接着做了绝育手术。哪想这次手术留下了后遗症,从此之后,王秋花不是腰酸背疼,就是全身乏力,再也不能从事重体力活了。王秋花只好把精力放在照顾两个女儿身上。眼看着两个女儿一步步长大成人,出落得亭亭玉立,王秋花心里稍稍有些许安慰。但万万没有想到,两个女儿外出打工之后不久,竟然都双双杳无音信了。祸不单行的是,王秋花的丈夫黄狗骑摩托在县城撞伤了一个路人,前前后后赔了人家十几万。而黄狗年逾八旬的老母亲冬梅婆也一气之下患了中风。

5

斜坡村是个典型的高山林地类型的村子。整个村子除了一点菜地,没有一分水田。多年来,村民们都靠上山采集蘑菇、竹笋、山草药等物品去山外的集市去卖,然后换回生活必需品来维持生存。解放初的二三十年里,该村一直都在吃国家的“救济粮”和“返销粮”。改革开放后,年轻人陆续进了城,只剩下部分中老年秉承旧业留守老村。最近这几年,随着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事业的兴起,斜坡村也焕发了新春。特别是“扶贫攻坚战”开展以来,斜坡村的面貌更是日新月异。

只是,黄狗家似乎成了被大家冷落的对象。

不管从那各方面来说,目前整个斜坡村没有任何一家比黄狗家更困难了。但就是这样一个贫困潦倒的不幸家庭,竟然没有被评为扶贫户。据说那些不同意把“贫困户”指标评给黄狗家的人硬是避开黄狗的两个女儿好几年杳无音信这一事实,说他家有三个半劳力(王秋花算半个)可以挣钱,所以不符合“贫困户”的标准。

不评就不评吧,但上级把水泥路修到了全村家家户户的门前,凭什么唯独就我黄狗一家门前的路不给修呢?黄狗实在想不通。黄狗好几次去村里问个究竟,得到的答复是:你急什么,迟早一天要帮你家修的。

迟早一天,到底是哪一天?想起全家上下就靠自己一个人偶尔打点短工来支撑,家里欠着的一大笔债务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还完,黄狗心里就焦虑不安。于是,急红了眼的黄狗在多次申请无望之后,跑到县里去上了几次访。据说,他向上级申诉的理由只有一条:不评我家为“贫困户”可以,凭啥就不给我家修路?

6

就在新的驻村扶贫干部唐晓东进驻斜坡村的第一天,整个斜坡村传遍了一个爆炸性的新闻:王秋花的丈夫黄狗其实早在好几天之前就被林业公安从山上带走了。

直到这时,包括王秋花在内的所有人才知道,这些天,黄狗其实是一个人跑到山上砍伐自己自留山上的林木。究竟他哪一天被抓走的,没有人知道。

“黄狗被抓了?那他家今后的日子怎么过?”有村民在暗自惋惜。

“这都是他自找的。活该!”也有村民恨黄狗不争气,对他的鄙视多过同情。

对此事最上心的莫过于新来的扶贫干部唐晓东。在得知黄狗因无证砍伐自留山上的林木被林业公安抓走以后,唐晓东震惊之余,在村主任王三的陪同下第一时间赶往黄狗家。

但一脸憔悴的王秋花面无表情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唐晓东百感交集。

“我家黄狗是你们叫人抓走的吧?”王秋花冷冷地盯着面前的这两个男人问。

“怎么会是我呢!我今天才刚来到你们斜坡村。”唐晓东摊摊手,一脸的无辜。

“不是他,那就是你了!只有你知道我家黄狗在上山了。”王秋花逼视着一脸不自在的王三。

“我……我也不是有意的……”王三耷拉着头。似乎默许了王秋花的猜测。

有一个内情王三是不能说的。那就是黄狗家门前的路之所以村里一直不给修,压力全部来自王三老婆吴娟那刚刚退休不久做过镇主要领导的父亲——因为吴娟外公的坟墓就在那附近,若从坟墓那旁边修路上去,必然会破坏了那坟墓的风水。至于黄狗一家没有被评为“贫困户”,除了因为黄狗这人耿直过度,这些年没少得罪村里人之外,更主要的他当年曾把王秋花被强制做了绝育手术一事完全怪罪于吴娟,为此还上王三家理论过几次,害得吴娟后来因此丢了妇女主任的职位。吴娟哪里咽得下这口气,所以这些年一直把黄狗一家当做眼中钉。自然在评“贫困户”时不惜借助自己那曾做过镇主要领导的老父亲的影响力来干预评比。王三那天从王秋花这里回去之后,说漏了嘴,让吴娟得知了黄狗上访是因为村里不出钱给他修家门口那条路的事。吴娟立马把这一信息透露给了刚刚退休不久的老父亲。她那做过镇领导的父亲当然明白这意味这什么。恰好得知了黄狗上山无证砍伐林木的事,于是动用社会资源,向林业部门举报了黄狗——先下手为强,把黄狗抓走,免得夜长梦多。

  • 1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脱贫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1100
  • 36
  • 2250
  • 终于又阅读到海青的诗歌啦。从去年7月到现在5月,海青整整有大半年没在邻家发稿啦。很多时候,我来邻家总会情不自禁的去串门。比如海青家、春丽家、飞泉家、阿木家、书生家、张旭家、先和家、李玉家......,在他们的家里我总会看到很多惊喜,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在等我阅读。看,海青的这篇诗歌,很多诗句是我非常喜欢的。“我们热爱谎言”“一旦将面具取下,它们便枯萎”“阶级的阶梯不允许衣衫褴褛的途人就坐”,太多太多!

    莲花汉子恶抒情

    2018/5/16 14:54:19
  • 离开邻家有段日子,累了,回邻家逛逛,发觉还是那样的亲切。邻家的文、邻家的人、邻家的活动还是一样的“邻家味”。“深圳奋斗谣”歌词征集活动,吸引了我。从23岁来深圳打拼,20年来一路走过,我始终坚信:有梦就能飞翔。无论,我是当初普普通通的打工仔,还是如今奔跑在创业的愣头青,我从没放弃对梦想的追逐和努力。因为,我也爱好音乐,爱好歌唱。所以,我抽出时间写下这首歌词。我相信:梦想一定会在深圳的天空自由翱翔!

    莲花汉子深圳奋斗谣:有梦就要飞翔

    2018/5/15 14:22:26
  • 别样的文笔,托出别样的精彩,靓艳邻家文坛。邻家海纳百川,总有精彩涌现。《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意识流笔法,作者主人公合二而一,掰弄絮叨一部小说的开头与收笔,这就是所谓的元小说吧?虽文无定法气象万千,然,无不关注开头与结尾,开头引领作品的风格走向,结尾蕴涵作品的视野格局。所以,捉笔或敲键盘,无不纠结切口与收口。恰当的切入角度,顺畅迈步路好走;收尾结局则显现文笔的深度或高度。

    默然小说: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

    2018/5/14 10:11:28
  • 若是在深圳一直砥砺前行,你会发现:立足深圳,并非想象中的那样难,深圳的天空也很蓝;定居深圳,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深圳也有可能成为你的第二故乡。在深圳奋斗的人,待收获成功的喜悦后,再放眼张望深圳,映入眼帘的会是杜鹃红、洒在身上的会是梧桐雨、沁人心肺的会是凤凰香、掬入口中的会是大鹏水。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10 8:26:22
  • 因特老虎对歌词《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的评语是:“很美。六韵,意味着唱六遍?更像是诗,不适作歌。”,此评语恳切、精准,我很同意。此文内容和框架,很具好歌词的基础,具备歌词所必备的,形式对仗和排比,内容的对称和呼应,以及关键语句的标语口号式。欲将其修改成歌词,特建议将六段改成三段(最多也不能超过四段),保留的每段,再加上三个短语,所加入的短语,在对应的位置上,要讲究对仗和呼应,当否?请酌。

    北国寒星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8 18:12:01
  • 我不喜欢这样的标题:“沉浮记”、“新兴互联网产业巨头覆灭记”,太像地摊杂志了;但我喜欢这样的内容:起底微商运作模式、教科书式的品牌运营蓝本、粉丝工厂的独家内幕…… 今时今地,大家都在闷声大发财,很少有人详细叙说自己的行业故事,而张谋的这篇东东,虽则文学性稍弱、布局谋篇太实诚,但是确实有料,是可触摸的深商实录,我们对张谋进到此公司的前后变化都有所目睹,而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至今还远未延续……

    因特虎老亨浮沉记

    2018/5/8 8:46:11
  • 围绕红玫瑰酒店从接盘装修,至开业这个商战案例,写这中间复杂的人际关系及个人私欲,一环套一环套路太深,商战中的尔虞我诈,谁都不是受害者,为了个人利益反而又成了施害者,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商战的残酷,稍有不慎将被对手碾压得尸骨无存。可见李玉是深谙此中之道,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生活观察力,人物和故事才描绘得如此峰回路转又细致入微,有如亲临,好的小说是有现场感的,这才能深切地打动读者。

    朱正安红玫瑰酒店

    2018/5/6 22:56:37
  • 一座高生存成本的城市,对物欲的渴求更高,只要你放得下自尊,什么都可以用金钱来核算和交易,三个女人为了改变命运,用青春和肉体获得捷径。而分别与这三个女人生活有着交汇的男主人公,眼睁睁看着她们沉沦却又无能为力,他自己都屈服于命运的安排,到了最后他以牺牲自己来拯救心爱的女人。卫鸦的笔调写来风轻云淡,随着故事的推进,无不透着对生活的妥协和无奈,无论从人物塑造到细节,几个人物的心理转变,他处理得都非常老道。

    朱正安棠夏

    2018/5/6 22:54:52
  • 好奇害死猫,高尚小区的保安当侦察兵出身的谭建民,无意中窥见小区居民发生的一件婚外情,善意的提醒,多管了一回闲事,反而让他摊上大事了,被人控告侵犯隐私权打官司,工作也遭辞退。生活中这种司空见惯的情事,当一回正义者,反而落得“告密者”下场,处处受人不待见,他苦苦思索纠结的心路变化历程,稍欠火候,故事设置的悬念跌宕起伏不够,表现张力就弱了点,整体表述尚可。

    朱正安告密

    2018/5/6 22:52:57
  •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深圳特色的作品。信息化、高科技、华强北……一个个符号强化了深圳元素。本文写的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由盛转衰的过程,其盈利模式和运作方式,对普通读者来说绝对具有吸引力。即使已经过去了几年,依然有新鲜感。而持久的新鲜感,是一部作品生命力的表现。

    王国华浮沉记

    2018/5/3 16:41:33
  • 读这篇小说的前半部分,感觉投资公司就是个冤大头,被人坑来坑去,还疑惑这样的公司怎么居然不倒闭。读到最后,发现世上不缺接盘侠。而且,在你手里搞不好的,在别人的手中也许能搞好。这篇小说通过一个具体案例将“上市公司”的种种乱象呈现在读者面前,生动、冷酷、琐碎、曲折,十分耐读。

    王国华红玫瑰酒店

    2018/5/3 16:40:42
  • 新加坡,一百多万人口超过七成是华人,地理位置东南亚却完全西方化,独立建国才五十三年,人口版土不过大中华一个中等城市的国度,却在纷繁世界里享有重要地位。《新加坡那些事》,读来倍感亲近,都有炎黄血脉炎黄文化的踪影,或因同种同根的莫名言状的感情。中国于新加坡,或有母子情结,母恋游子,游子恋根罢。读过第一节《小芸》,不由泪湿衣襟;继有《小虫/坎/古冬/香林/夏天》的纷至沓来,似远若近。

    默然新加坡那些事

    2018/5/1 16:19:43
  • 千千万万的“拓荒牛”汇聚到深圳,加入到建设特区的洪流中。他(她)们历尽艰辛,付出了青春,成就了深圳今日的辉煌。歌词的作者有感而发,词语平实质朴,直抒情怀,词句读来朗朗上口,配上音律,下里巴人,和者共鸣。想写就写,想唱就唱。唱出“拓荒牛”的初心,唱出曾经的艰辛历程,唱出今天的幸福,唱出更美好的明天。

    天马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27 0:17:29
  • 在职场上,“过江龙”可不好当呀,一不留神,就会被众多抱成团的“地头蛇”啃得连渣都不剩!你看,大中主任还没打到阿霞和陈宇等人的“七寸”,就迅即被对方咬得“大出血”!只不过,驰骋商海三十载的大中主任会这么“菜”吗?个人倒是觉得,作者可将《下马威》扩充为中、长篇小说,着重炮制“龙蛇相斗”的精彩。

    黄元罗下马威

    2018/4/26 9:09:42
  • 李双鱼的《苏的故事》,包含三个内容:一个是苏与被遗弃的母亲的故事,这是被自甘暴弃女人折磨的故事;一个是苏与欧交往的故事,欧爱她,但她并没有找到感觉,注定是无果而终的关系;一个是苏与林交往的故事,林爱她,比起林来,她似乎更倾心于林,以至于她追踪林到苏州,并给双鱼座的林,买一对双鱼玉石的礼物,预示着他们关系的发展方向。文章最值得称道是语言:简洁、生动、俏皮,充满诗意。但文章更像小说,定位随笔是否合适?

    北国寒星苏的故事

    2018/4/25 19:17:1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