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邻居
  • 点击:936评论:62018/02/05 10:21

1 小杜丽

小杜丽,我们看部电影吧。说完,我开始调试书架顶端的投影仪,把画面投射到客厅的幕布上。我购置了四角带孔的灰玻纤幕布,用一次性挂钩固定在墙上,用心打理城市中的安乐窝。我已经习惯了她的沉默,当然也期待着有一天她能开口说话,哪怕这种期待只是一厢情愿的徒劳。有一天,她终于在我面前开口了,可是不是说话,而是咬我的手指,在我的食指肚上留下两枚红点。我心知肚明,那是她的抗议,抗议我强迫她看她不喜欢看的电影。

小杜丽温顺地坐在我的大腿上,跟我一样眼睛注视着墙上变幻的画面。也许那部名为《银翼杀手》的科幻片节奏太缓慢又太令人费解,过了一会,她就开始东瞧西望,一副不耐烦的表情。没人能拒绝她那双眼睛,细长微卷的睫毛一丝不乱,墨黑色的瞳仁含着生命的秘密。她从我的腿上跳下,跑去喝水了,我则继续观看那部电影剩下的一半。她每隔片刻就要喝水,难怪曹雪芹说女人是水做的。她起床很早,把咕咚咕咚喝水的声音播散到我的睡梦中。我总是临近中午才起床,到麦当劳喝杯咖啡,开始一天的工作,午夜才归来。

冬日的一个清晨,我在睡梦中听到小杜丽惊恐的叫声。平时她可是娴静的淑女,从不聒噪。我随手披上床边的浴衣奔向客厅。原来家里来了一只大猫,把生性胆小的小杜丽吓坏了。那只肥嘟嘟的月白色波斯猫,瞪着一双玛瑙般的大眼睛,正匍匐在地上死死盯着我那亲爱的小杜丽,伺机一跃而起。那是猫科动物捕食猎物时的标志性动作。

肯定是邻居家的猫,从阳台跑进来的。我嘟囔着,上前抱起那只肉呼呼的大家伙,足有十几斤重,小老虎似的。那家伙并不怕人,还在我怀里喵呜一声撒了个娇。我抚摸着它干净柔软精心打理过的软毛,感受着它毛间温热的气息。它肯定刚从主人暖烘烘的被窝里钻出来。

我抱着猫走上自家阳台,朝着隔壁的阳台喊“喂!你家猫跳过来了……”喊了几声,没得到回应。我便抱着猫走进公寓走廊,轻叩邻居家的防盗门,也没回应。我返回家中,把猫暂时关进了卫生间,免得再次吓坏我的小杜丽。我泡了一杯温度适中的葡萄糖水给她喝,还拿了一把平时她最喜欢的风干苜蓿草。她缩在角落里,不吃也不喝,可能这次真的受惊了。也许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猫这种可怕的动物。

吓坏了吧。外面比猫可怕的动物多了去了,城市丛林中满是野兽。你还是乖乖呆在家里吧。我爱抚着她狭窄的头顶说。

小杜丽是一只安哥拉兔,杜丽是我前女友的名字。杜丽从我租住的公寓搬走后,我偶然间得到一只幼年母兔,正好代替她,并且比她省心多了。

过了大概一刻钟,响起了敲门声,一位穿猫皮颜色棉睡衣的年轻女人钻了进来。她算不上漂亮,嘴巴有些大,身体倒是透过睡衣展示着丰腴。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隔壁住着什么人。大家各自躲在封闭的小圈子里,静悄悄地生活。

你的猫把我家的小杜丽吓坏了。我说着,把猫递到她怀中。猫温顺地靠在她胸前,陶醉地眯着眼。我真有点羡慕那只猫了。

真是不好意思。可恶的路易斯。她在猫头顶轻拍了一下,就像当着外人的面假打自己犯错的孩子一样。

她看起来二十来岁,长发凌乱,眼睛里的慵懒显示她还有一半在睡梦中。

真是不好意思啊。她重复了一遍,转身走了。

那是我那个冬天难得的一次早起。出门的时候整座城市还笼罩在晨幕中,待我走到办公室,透过窗子外望,曙光才开始点亮水泥丛林。楼下街上的卖鱼佬已经在冰上码好了海鱼,身着桔黄色马甲的清洁工在刷刷地扫地。没想到那么多人早起。我开始自责生性中的懒惰了。如果我能提前一年改掉睡懒觉的毛病,多做事多挣钱,说不定杜丽就不会从我那里搬走了。


2  歪头佬

午夜时分,我总要穿过城中村的弯曲窄巷,返回我居住的洋房小区。小区在半山腰,对热衷于步行的人来说,横穿海贝村,无疑是捷径。当然,有专门的水泥大路通往小区,但我不愿忍受车辆的噪音和尾气。经过村中那家“野人菜馆”的时候,我总会停下脚步,逗弄一会路边铁笼子里的动物。笼子有三个,右手边的笼子装的是兔子,中间是野鸡野鸭,左边笼子里一堆黑漆漆盘在一起的烙铁蛇。我最喜欢逗弄的是兔子,经过的时候,我便把手指伸进笼子,兔子凑上来闻的时候便勾勾手指,吓得它猛然一跃,笼子也跟着哐啷作响,吓得旁边的鸡鸭直叫唤。这种恶作剧给我一种莫名的快乐。还未等菜馆老板注意到我的存在,我已经溜之大吉。那些挺着肚腩,围坐在圆桌旁吃野味喝啤酒的食客,总会吆五喝六闹到凌晨才离开。我回家的午夜时分,他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每隔一两天,笼中兔总会更换。昨晚我逗弄的还是灰兔,今晚就变成了白兔,说不定明晚就成了黑兔,不难想象,那些曾经的兔子已经成了盘中餐。烙铁蛇肯定也成了据说有除湿效用的蛇羹,但我一看到那玩意就心惊胆战,不想多看,看了也分不清今晚的这条是不是昨晚的那条。笼子从来不空,说明店老板有着稳定的供货渠道。

冬日的一天,我经过时,正碰见大厨当街杀兔,看他的派头,应该是菜馆老板。一只成年灰兔倒挂在铁钩上,四肢还在来回摆动,像是在划着空气奔跑。老板斜叼着一支烟,歪着头,右手握着一把精致的小铁锤,朝着兔耳根轻轻一锤,兔子的四肢和耳朵慌乱无措地摆动一番便永远低垂下来。歪头佬眼神傲慢,似乎对自己的“碎脑大法”颇为得意。昏暗的光线中,我看到圆桌旁食客们空洞的眼神,他们正拍手叫好。品尝舌尖上的美味的同时,又能享受杀戮的视觉盛宴,真是一举两得。我忽然觉得那个冬夜不甚真实,有种嫌恶在我的身体中奔突,似乎在为生而为人感到羞耻。我弯下腰去,查看兔笼,里面有一只长毛小灰兔,身子只有巴掌那么大,还是一个兔宝宝,说不定还没满月。天呐,他们就要吃掉她吗?她雾蒙蒙的黑眼睛正盯着我看,似乎在期待我的拯救。

我双手抓紧双肩包吊在胸前的背带,走到老板面前,他正握着一把亮闪闪的鱼片刀到给兔子剥皮。我对他说自己想买下笼子里的那只小灰兔。他不耐烦地侧脸把烟蒂连同唾沫吐到一边,说不卖,但如果你想来用餐,随时欢迎。我支支吾吾地说我愿意出一百块钱。钱这个字眼激怒了他,他朝我挥了挥刀子,用蹩脚的广式普通话让我滚。鸟城城中村的土著,从来不缺钱,一拆迁各个都是千万富翁,不拆迁也有大笔的村委会分红,比那些租住在西式洋房里的穷鬼有钱多了。他们在路边随便开个菜馆或者士多店,只是为了解闷。

我返回笼子边,掀开盖子,抓起兔子就跑了。

该死的北佬,看老子不剥你的皮。屌你老母,早晚扑街……背后传来恶毒的咒骂声。

我转了个弯,回头望了望,确定歪头佬没有追上来后放慢了脚步。在鸟城生活多年,多少知道点本地人的习性,他们只是嘴上功夫罢了。嘴上功夫一是喜欢骂人,却不敢轻易跟北佬动手,免得干不过吃亏。二是喜欢吃,据说人间世天地万物他们“除了桌子腿什么都吃”。

小兔子浑身发抖气喘吁吁,用后腿瞪我,甚至还咬了我一口,好在咬得不疼。趁着我单手把她抱在怀里,另一只手开门锁的时候,她尿在了我外套上,大概以此表达反抗。她那时还分不清,我不是屠夫,我只是想救她,虽然只能推迟她的死亡。

待我安静下来,开始为自己的鲁莽承担后果。几年来,我尽量逃避日常生活的裹挟,连单位和家庭都觉得多余,怎么能容忍一个宠物留在身边?宠物的出现,意味着责任,我的一部分自由从此将被钉死。

我连夜网购了烤漆兔笼和鞋状草窝,以及兔用水壶和风干苜蓿草。在一些安静的傍晚,我专程赶回家里,给她添草换水,和她四目相对,任凭百叶窗在实木地板上变幻光影。她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喜欢后腿直立,两条前腿蜷在胸前观察我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我识破她的诡计,她便重新匍匐在笼中带孔洞的地板上,假装吃草。

小杜丽,我出门做事去啦。每天早晨背上双肩包出门时,我总这样对她说。早上要喂草的缘故,我改掉了睡懒觉的毛病,整个人精神了不少。很快我就发现,与宠物同居比与女人同居更适合我,更能催我奋进。

半个月后,小杜丽的身材大了一倍,不再怕我,也愿意坐在我的大腿上,和我一起看电影了。投影仪在她美丽的双眼中变幻着光影,我感到生命时光如此静谧与美好。大多数时候,我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选择电影,显示着我是一家之主。

在我入睡的夜里,恍惚间有佳人钻进被窝,靠在我的背上,散发着苜蓿草的清香。难道小杜丽幻化成了人形,就像《聊斋志异》中写的那样?在那些凄迷的梦境中,我回味着经历过的女人,睡得分外香甜。


3  凶手

那晚我回到家的时候,像往常一样边开门边呼唤小杜丽。可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客厅里静得出奇。平时,她在笼子里来回跳动撞击笼壁,或者发出嘘嘘的喉音以欢迎我的归来。我蹲在笼子前,看到她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三瓣嘴没了平时的翕动,顿感情况不妙。我把她捧在手里,她脖子上的两道带血的孔眼说明她是窒息而亡。她的身体依然柔软,残存着最后一丝温热,不过灵魂已经逃走了,只剩下一具逐渐僵硬的尸体。那双迷人的黑圆眼睛也失去了光彩,变得混沌不清半睁半闭。

凶手说不定还在现场。我强忍着失爱的悲痛,怒冲冲地奔到卫生间和阳台巡查。

克瑞斯正蹲在阳台的合金支架上,回头朝我喵呜了一声,一副无辜的惹人气恼的表情。

就是他,杀人凶手,一直觊觎我的小杜丽,肯定是趁我不在家,用灵巧带钩的前爪透过铁笼的缝隙抓住了她,然后死死咬住她的颈脖。该死的凶手,杀戮并不是为了食用,只是为了消遣,比野人菜馆的食客更可恶。

我上前抓住克瑞斯的时候,他并没有尝试逃跑,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我像丢垃圾袋一样把他扔进了卫生间,关上了纹花玻璃门。

我喊来了女邻居,让她观看犯罪现场。

女邻居低着头,看了一眼尸体又赶紧转移了目光,一个劲地道歉,像个做错事的小女孩。

我们两个就那样站在客厅里,长时间尴尬地沉默,中间隔着死掉的小杜丽。

要不,我新买一只安哥拉兔送给你?过了好长时间,女邻居率先打破沉默。

豚鼠、龙猫什么都行,反正你喜欢这种毛茸茸的小动物。女邻居见我不说话补充道。

我紧锁眉头,没有答话。

不就是一只兔子吗?一个大男人,为了一只兔子这样。过了一会,女邻居的眉宇间开始漾起不耐烦,双脚无奈地变换着位置。

小杜丽可不是一般的兔子,她通人性,还会说话呢。我说。

你的意思是说她是你的女朋友?对吧?哈哈!真是个变态!女邻居那副强忍着笑的怪样让我很气愤。我心里清楚,剧情已经戏剧性地反转了,场面已不可控。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言情禽兽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2000,共计32000
  • 2018-02-12
  • 木易打赏10000,共计12000
  • 2018-02-11
  • 芜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7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7
  • 芜薇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05
  • 木易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喜欢读德彬的短小说,语言风趣,人物形象丰满,细节描写入微。五个小节故事情节妙趣横生。“我”与女邻居都喜欢养宠物,免与猫成为两人联系的桥梁。喜欢小说中的对白,自然流利有趣,总想一口气把小说读完。人都有孤单寂寞的时候,养只宠物有时比跟人打交道省心,宠物吃饱后睡在你的身边显得非常可爱。小说中的屠夫让人可恨,乱杀无辜,可怜的小猫咪也被他偷杀吃了。德彬能写出这么生动的都市小说,与他观察身边的生活细节分不开。
  •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8/02/05 16:11:10
    • 分享到:
  • 不相往来的隔壁邻居,因动物而结缘,在水泥化坚固的城里到处都是孤独的生灵,人们以宠物为伴填充空虚的生活,即便主人百般呵护,动物依然逃不脱处处为陷的世界。人能拯救一次还能拯救下一次吗?又有谁来拯救人类呢?欧阳德彬的小说以流利的语言,简单的故事,揭示文中寓意,努力告知我们一个真实的世界。
  • 谢谢阅读。新年快乐!

    回复

    • 黄元罗3秀才2018/02/12 08:22:42
    • 分享到:
  • 读罢该篇小说后,我突然间有个很大胆的逆向思维:文章中,“我”的宠物兔“小杜丽”、隔壁的年轻女人及其喂养的波斯猫“克瑞斯”、城中村的“野人菜馆”和老板“歪头佬”,这些人与人之间、人与动物之间、动物与动物之间所发生的一切,是不是“我”与女友“杜丽”分手之后,“我”这个不善与外界交际、始终无法走出失恋阴影的人所产生的种种幻觉?
  • 回复
    • 雪川3秀才2018/02/08 19:18:59
    • 分享到:
  • 小杜丽是我静如死水,甚至颓废生活的窗口,很不巧遇到了同样“生活”的女邻居(特别写了那段兔子的回忆)。克瑞斯的消失在我看来是作者更深的用意,女邻居从冷淡到寻找,更深暴露她的孤独和虚空,我对克瑞斯的捕捉和寻找也是“我”孤独和虚空生活的印证。最后“我”假扮克瑞斯是对生活的恐惧、反抗和妥协,应该是重拾生活的责任和信心吧。小说意义深刻,但语言力度还不够,窃以为没能够很好地诠释这么深刻的意义。
  •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2/05 18:02:41
    • 分享到:
  • 《女邻居》,一只免,一只猫,原本陪伴各自的主人,却有不测风云,猫掐死了兔不久沦为士多店食客的盘中餐,呜呼!有过一夜情的男女主人公,再度形同陌路,各自孤独;士多店的屠夫,倒显得悠然自得,平静宽和。细腻的笔法描摹,恬淡的语言叙述,人与人的交集,人与动物的情愫,动物与动物的冲突,勾勒出一幅栩栩如生的市井图。鸟市的一个角落,浸染浓郁的生活气息,跟大千世界的的角角落落差不多。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440积分
  • 3星
  • 2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4
  • 100700
  • 28
  • 3440
  • 这篇文章的故事情节给人的感觉是老生常谈、在语言叙述上朴实无华。可这样的文章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依旧是经久不衰、百读不厌的经典!因为“助人为乐”的故事正如“花坛边上的那块馍”般,永远讲不完;“林桂芳”这类默默无闻、做好事不求回报的“中国好人”亦像“花坛边上的那块馍”般,不断地涌现!

    黄元罗花坛边上的那块馍

    2018/2/23 9:24:17
  • 没有一种感情比亲情更浓烈,没有一种温暖比得上回家过年!春节,这是每个人都盼望的日子,在外漂泊打拼的游子们终于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了!在街上,到处是游子归家的身影。空气里流淌着思乡的气味。回家,是每一个中国人心头共同的期盼,也是一份美味的心灵鸡汤。它不仅是肉体上的行走,而是精神上的迁徒。

    寒塘听雨风雪再大,也要回家

    2018/2/21 15:32:18
  • 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故事,却有浓酽得排解不开的愁肠。作者对14岁少女春芹初恋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腻纤毫,就像有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丝线,在情感深处更深处轻挠,让人深陷其中,以自己的初恋去陪春芹一起萌动初开。那些个阳光灿烂多梦易感懵懂生涩好奇渴望,都化作点点轻泪,在起风下雨潮湿雾霭长着蒲公英牛膝草的乡村,消融。

    笑谈一生净水已生萍

    2018/2/19 13:19:36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