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邻居
  • 点击:19119评论:62018/02/05 10:21

1 小杜丽

小杜丽,我们看部电影吧。说完,我开始调试书架顶端的投影仪,把画面投射到客厅的幕布上。我购置了四角带孔的灰玻纤幕布,用一次性挂钩固定在墙上,用心打理城市中的安乐窝。我已经习惯了她的沉默,当然也期待着有一天她能开口说话,哪怕这种期待只是一厢情愿的徒劳。有一天,她终于在我面前开口了,可是不是说话,而是咬我的手指,在我的食指肚上留下两枚红点。我心知肚明,那是她的抗议,抗议我强迫她看她不喜欢看的电影。

小杜丽温顺地坐在我的大腿上,跟我一样眼睛注视着墙上变幻的画面。也许那部名为《银翼杀手》的科幻片节奏太缓慢又太令人费解,过了一会,她就开始东瞧西望,一副不耐烦的表情。没人能拒绝她那双眼睛,细长微卷的睫毛一丝不乱,墨黑色的瞳仁含着生命的秘密。她从我的腿上跳下,跑去喝水了,我则继续观看那部电影剩下的一半。她每隔片刻就要喝水,难怪曹雪芹说女人是水做的。她起床很早,把咕咚咕咚喝水的声音播散到我的睡梦中。我总是临近中午才起床,到麦当劳喝杯咖啡,开始一天的工作,午夜才归来。

冬日的一个清晨,我在睡梦中听到小杜丽惊恐的叫声。平时她可是娴静的淑女,从不聒噪。我随手披上床边的浴衣奔向客厅。原来家里来了一只大猫,把生性胆小的小杜丽吓坏了。那只肥嘟嘟的月白色波斯猫,瞪着一双玛瑙般的大眼睛,正匍匐在地上死死盯着我那亲爱的小杜丽,伺机一跃而起。那是猫科动物捕食猎物时的标志性动作。

肯定是邻居家的猫,从阳台跑进来的。我嘟囔着,上前抱起那只肉呼呼的大家伙,足有十几斤重,小老虎似的。那家伙并不怕人,还在我怀里喵呜一声撒了个娇。我抚摸着它干净柔软精心打理过的软毛,感受着它毛间温热的气息。它肯定刚从主人暖烘烘的被窝里钻出来。

我抱着猫走上自家阳台,朝着隔壁的阳台喊“喂!你家猫跳过来了……”喊了几声,没得到回应。我便抱着猫走进公寓走廊,轻叩邻居家的防盗门,也没回应。我返回家中,把猫暂时关进了卫生间,免得再次吓坏我的小杜丽。我泡了一杯温度适中的葡萄糖水给她喝,还拿了一把平时她最喜欢的风干苜蓿草。她缩在角落里,不吃也不喝,可能这次真的受惊了。也许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猫这种可怕的动物。

吓坏了吧。外面比猫可怕的动物多了去了,城市丛林中满是野兽。你还是乖乖呆在家里吧。我爱抚着她狭窄的头顶说。

小杜丽是一只安哥拉兔,杜丽是我前女友的名字。杜丽从我租住的公寓搬走后,我偶然间得到一只幼年母兔,正好代替她,并且比她省心多了。

过了大概一刻钟,响起了敲门声,一位穿猫皮颜色棉睡衣的年轻女人钻了进来。她算不上漂亮,嘴巴有些大,身体倒是透过睡衣展示着丰腴。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隔壁住着什么人。大家各自躲在封闭的小圈子里,静悄悄地生活。

你的猫把我家的小杜丽吓坏了。我说着,把猫递到她怀中。猫温顺地靠在她胸前,陶醉地眯着眼。我真有点羡慕那只猫了。

真是不好意思。可恶的路易斯。她在猫头顶轻拍了一下,就像当着外人的面假打自己犯错的孩子一样。

她看起来二十来岁,长发凌乱,眼睛里的慵懒显示她还有一半在睡梦中。

真是不好意思啊。她重复了一遍,转身走了。

那是我那个冬天难得的一次早起。出门的时候整座城市还笼罩在晨幕中,待我走到办公室,透过窗子外望,曙光才开始点亮水泥丛林。楼下街上的卖鱼佬已经在冰上码好了海鱼,身着桔黄色马甲的清洁工在刷刷地扫地。没想到那么多人早起。我开始自责生性中的懒惰了。如果我能提前一年改掉睡懒觉的毛病,多做事多挣钱,说不定杜丽就不会从我那里搬走了。


2  歪头佬

午夜时分,我总要穿过城中村的弯曲窄巷,返回我居住的洋房小区。小区在半山腰,对热衷于步行的人来说,横穿海贝村,无疑是捷径。当然,有专门的水泥大路通往小区,但我不愿忍受车辆的噪音和尾气。经过村中那家“野人菜馆”的时候,我总会停下脚步,逗弄一会路边铁笼子里的动物。笼子有三个,右手边的笼子装的是兔子,中间是野鸡野鸭,左边笼子里一堆黑漆漆盘在一起的烙铁蛇。我最喜欢逗弄的是兔子,经过的时候,我便把手指伸进笼子,兔子凑上来闻的时候便勾勾手指,吓得它猛然一跃,笼子也跟着哐啷作响,吓得旁边的鸡鸭直叫唤。这种恶作剧给我一种莫名的快乐。还未等菜馆老板注意到我的存在,我已经溜之大吉。那些挺着肚腩,围坐在圆桌旁吃野味喝啤酒的食客,总会吆五喝六闹到凌晨才离开。我回家的午夜时分,他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每隔一两天,笼中兔总会更换。昨晚我逗弄的还是灰兔,今晚就变成了白兔,说不定明晚就成了黑兔,不难想象,那些曾经的兔子已经成了盘中餐。烙铁蛇肯定也成了据说有除湿效用的蛇羹,但我一看到那玩意就心惊胆战,不想多看,看了也分不清今晚的这条是不是昨晚的那条。笼子从来不空,说明店老板有着稳定的供货渠道。

冬日的一天,我经过时,正碰见大厨当街杀兔,看他的派头,应该是菜馆老板。一只成年灰兔倒挂在铁钩上,四肢还在来回摆动,像是在划着空气奔跑。老板斜叼着一支烟,歪着头,右手握着一把精致的小铁锤,朝着兔耳根轻轻一锤,兔子的四肢和耳朵慌乱无措地摆动一番便永远低垂下来。歪头佬眼神傲慢,似乎对自己的“碎脑大法”颇为得意。昏暗的光线中,我看到圆桌旁食客们空洞的眼神,他们正拍手叫好。品尝舌尖上的美味的同时,又能享受杀戮的视觉盛宴,真是一举两得。我忽然觉得那个冬夜不甚真实,有种嫌恶在我的身体中奔突,似乎在为生而为人感到羞耻。我弯下腰去,查看兔笼,里面有一只长毛小灰兔,身子只有巴掌那么大,还是一个兔宝宝,说不定还没满月。天呐,他们就要吃掉她吗?她雾蒙蒙的黑眼睛正盯着我看,似乎在期待我的拯救。

我双手抓紧双肩包吊在胸前的背带,走到老板面前,他正握着一把亮闪闪的鱼片刀到给兔子剥皮。我对他说自己想买下笼子里的那只小灰兔。他不耐烦地侧脸把烟蒂连同唾沫吐到一边,说不卖,但如果你想来用餐,随时欢迎。我支支吾吾地说我愿意出一百块钱。钱这个字眼激怒了他,他朝我挥了挥刀子,用蹩脚的广式普通话让我滚。鸟城城中村的土著,从来不缺钱,一拆迁各个都是千万富翁,不拆迁也有大笔的村委会分红,比那些租住在西式洋房里的穷鬼有钱多了。他们在路边随便开个菜馆或者士多店,只是为了解闷。

我返回笼子边,掀开盖子,抓起兔子就跑了。

该死的北佬,看老子不剥你的皮。屌你老母,早晚扑街……背后传来恶毒的咒骂声。

我转了个弯,回头望了望,确定歪头佬没有追上来后放慢了脚步。在鸟城生活多年,多少知道点本地人的习性,他们只是嘴上功夫罢了。嘴上功夫一是喜欢骂人,却不敢轻易跟北佬动手,免得干不过吃亏。二是喜欢吃,据说人间世天地万物他们“除了桌子腿什么都吃”。

小兔子浑身发抖气喘吁吁,用后腿瞪我,甚至还咬了我一口,好在咬得不疼。趁着我单手把她抱在怀里,另一只手开门锁的时候,她尿在了我外套上,大概以此表达反抗。她那时还分不清,我不是屠夫,我只是想救她,虽然只能推迟她的死亡。

待我安静下来,开始为自己的鲁莽承担后果。几年来,我尽量逃避日常生活的裹挟,连单位和家庭都觉得多余,怎么能容忍一个宠物留在身边?宠物的出现,意味着责任,我的一部分自由从此将被钉死。

我连夜网购了烤漆兔笼和鞋状草窝,以及兔用水壶和风干苜蓿草。在一些安静的傍晚,我专程赶回家里,给她添草换水,和她四目相对,任凭百叶窗在实木地板上变幻光影。她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喜欢后腿直立,两条前腿蜷在胸前观察我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我识破她的诡计,她便重新匍匐在笼中带孔洞的地板上,假装吃草。

小杜丽,我出门做事去啦。每天早晨背上双肩包出门时,我总这样对她说。早上要喂草的缘故,我改掉了睡懒觉的毛病,整个人精神了不少。很快我就发现,与宠物同居比与女人同居更适合我,更能催我奋进。

半个月后,小杜丽的身材大了一倍,不再怕我,也愿意坐在我的大腿上,和我一起看电影了。投影仪在她美丽的双眼中变幻着光影,我感到生命时光如此静谧与美好。大多数时候,我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选择电影,显示着我是一家之主。

在我入睡的夜里,恍惚间有佳人钻进被窝,靠在我的背上,散发着苜蓿草的清香。难道小杜丽幻化成了人形,就像《聊斋志异》中写的那样?在那些凄迷的梦境中,我回味着经历过的女人,睡得分外香甜。


3  凶手

那晚我回到家的时候,像往常一样边开门边呼唤小杜丽。可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客厅里静得出奇。平时,她在笼子里来回跳动撞击笼壁,或者发出嘘嘘的喉音以欢迎我的归来。我蹲在笼子前,看到她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三瓣嘴没了平时的翕动,顿感情况不妙。我把她捧在手里,她脖子上的两道带血的孔眼说明她是窒息而亡。她的身体依然柔软,残存着最后一丝温热,不过灵魂已经逃走了,只剩下一具逐渐僵硬的尸体。那双迷人的黑圆眼睛也失去了光彩,变得混沌不清半睁半闭。

凶手说不定还在现场。我强忍着失爱的悲痛,怒冲冲地奔到卫生间和阳台巡查。

克瑞斯正蹲在阳台的合金支架上,回头朝我喵呜了一声,一副无辜的惹人气恼的表情。

就是他,杀人凶手,一直觊觎我的小杜丽,肯定是趁我不在家,用灵巧带钩的前爪透过铁笼的缝隙抓住了她,然后死死咬住她的颈脖。该死的凶手,杀戮并不是为了食用,只是为了消遣,比野人菜馆的食客更可恶。

我上前抓住克瑞斯的时候,他并没有尝试逃跑,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我像丢垃圾袋一样把他扔进了卫生间,关上了纹花玻璃门。

我喊来了女邻居,让她观看犯罪现场。

女邻居低着头,看了一眼尸体又赶紧转移了目光,一个劲地道歉,像个做错事的小女孩。

我们两个就那样站在客厅里,长时间尴尬地沉默,中间隔着死掉的小杜丽。

要不,我新买一只安哥拉兔送给你?过了好长时间,女邻居率先打破沉默。

豚鼠、龙猫什么都行,反正你喜欢这种毛茸茸的小动物。女邻居见我不说话补充道。

我紧锁眉头,没有答话。

不就是一只兔子吗?一个大男人,为了一只兔子这样。过了一会,女邻居的眉宇间开始漾起不耐烦,双脚无奈地变换着位置。

小杜丽可不是一般的兔子,她通人性,还会说话呢。我说。

你的意思是说她是你的女朋友?对吧?哈哈!真是个变态!女邻居那副强忍着笑的怪样让我很气愤。我心里清楚,剧情已经戏剧性地反转了,场面已不可控。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言情禽兽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2000,共计32000
  • 2018-02-12
  • 暁霞囡打赏10000,共计12000
  • 2018-02-11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2-08
  • 芜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7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7
  • 芜薇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喜欢读德彬的短小说,语言风趣,人物形象丰满,细节描写入微。五个小节故事情节妙趣横生。“我”与女邻居都喜欢养宠物,免与猫成为两人联系的桥梁。喜欢小说中的对白,自然流利有趣,总想一口气把小说读完。人都有孤单寂寞的时候,养只宠物有时比跟人打交道省心,宠物吃饱后睡在你的身边显得非常可爱。小说中的屠夫让人可恨,乱杀无辜,可怜的小猫咪也被他偷杀吃了。德彬能写出这么生动的都市小说,与他观察身边的生活细节分不开。
  •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8/02/05 16:11:10
    • 分享到:
  • 不相往来的隔壁邻居,因动物而结缘,在水泥化坚固的城里到处都是孤独的生灵,人们以宠物为伴填充空虚的生活,即便主人百般呵护,动物依然逃不脱处处为陷的世界。人能拯救一次还能拯救下一次吗?又有谁来拯救人类呢?欧阳德彬的小说以流利的语言,简单的故事,揭示文中寓意,努力告知我们一个真实的世界。
  • 谢谢阅读。新年快乐!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2/12 08:22:42
    • 分享到:
  • 读罢该篇小说后,我突然间有个很大胆的逆向思维:文章中,“我”的宠物兔“小杜丽”、隔壁的年轻女人及其喂养的波斯猫“克瑞斯”、城中村的“野人菜馆”和老板“歪头佬”,这些人与人之间、人与动物之间、动物与动物之间所发生的一切,是不是“我”与女友“杜丽”分手之后,“我”这个不善与外界交际、始终无法走出失恋阴影的人所产生的种种幻觉?
  • 回复
    • 一叶3秀才2018/02/08 19:18:59
    • 分享到:
  • 小杜丽是我静如死水,甚至颓废生活的窗口,很不巧遇到了同样“生活”的女邻居(特别写了那段兔子的回忆)。克瑞斯的消失在我看来是作者更深的用意,女邻居从冷淡到寻找,更深暴露她的孤独和虚空,我对克瑞斯的捕捉和寻找也是“我”孤独和虚空生活的印证。最后“我”假扮克瑞斯是对生活的恐惧、反抗和妥协,应该是重拾生活的责任和信心吧。小说意义深刻,但语言力度还不够,窃以为没能够很好地诠释这么深刻的意义。
  •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2/05 18:02:41
    • 分享到:
  • 《女邻居》,一只免,一只猫,原本陪伴各自的主人,却有不测风云,猫掐死了兔不久沦为士多店食客的盘中餐,呜呼!有过一夜情的男女主人公,再度形同陌路,各自孤独;士多店的屠夫,倒显得悠然自得,平静宽和。细腻的笔法描摹,恬淡的语言叙述,人与人的交集,人与动物的情愫,动物与动物的冲突,勾勒出一幅栩栩如生的市井图。鸟市的一个角落,浸染浓郁的生活气息,跟大千世界的的角角落落差不多。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5
  • 55700
  • 31
  • 386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