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支烟
  • 点击:337评论:32018/02/05 10:50

算上这个国庆节,读大三的表妹娟儿是第三次来深圳了。带她去哪玩呢?倪谦抓耳饶腮地思考着。甄选一番,倪谦看中了广州番禹的长隆动物园和大马戏表演。时逢国庆节前后,享受大马戏优惠座位票的酒店已全部订完,节日里的大马戏票也销售一空。要去,只能在节前,必须当天回。晚上连着看马戏太累,不看又太可惜。倪谦把情况与娟儿说了,娟儿仰起头,甩甩马尾辫,爽快地答:“不怕,一次搞定。”一句话逗得倪谦笑了起来。娟儿自小就喜欢跟在他后面,在她眼里,表哥是个无所不能的人。

九月三十号早上七点,兄妹俩开着车向番禹出发。长隆动物园地盘大、设计新颖。开着车进去逛时间也不够,有些园子是要徒步游玩的。眼看大马戏就要开始,他俩连吃饭的时间都省了,还有二三个园子没走到,不得不收回贪婪的目光往戏院走。轰轰烈烈的大马戏表演更是令他们目不暇接,结束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

回深圳大约一百多公里的路程,两个小时左右能够到达。可是这一天,不仅跑路,还连续奔波于各景点,高潮迭起,情绪激昂。然而当戏散尽,新鲜刺激的景象不再呈现时,人也像只泄了气的皮球瘪了,毫无张力。此时,饥饿加上困乏乘着黑夜一齐向他们袭来。

开了一个多小时车,离零点还有半个小时,他们到了下高速前的服务区,倪谦的眼皮直打架,他意识到再这样开车有危险,就和娟儿商量着休息一下,过了零点还可以免高速费。

夜晚的高速公路服务区光线有些暗,许多商铺前黑了灯。这是进入深圳的方向,逢节日进城总是没有出来的人多,这也难怪,谁让深圳人的根还在内地呢。

空气中延续着夏末的燥热,只在这深夜时分稍稍让人有了喘息的间隙。三三两两的人影在灯光下走动;偶然不知从哪个角落传出的说话声,还没听出来是哪个语系,声音又消失了。这儿看不出过节的气氛,只是野外一条孤零零的公路。

兄妹俩走进店里随便吃了点东西,倪谦把车钥匙交给表妹,让她先回车上休息,他去买包烟提提神,早上走得急,没带。可是转了一圈也没见有卖的,只得出来。

倪谦往自己的车位走,看到他的车旁边新停了辆黑色别克商务车,迎面走来两个男人,大概三十岁左右,身高和他差不多,大概是刚从那车上下来,与他擦肩而过;别克车的驾驶门半开着,驾驶位还有一位男人在摸索东西。倪谦想,也许那位也和他一样,在找烟提神。倪谦心里倏然涌出一阵喜悦,想立刻跑过去,不过克制住了。他走上前,轻敲了两下玻璃窗,叫道:“师傅,”那男人抬起头,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倪谦,又用眼角迅速瞟了一眼倪谦身后,似乎在确定后面还有没有人。倪谦以为他拿稳自身是安全的了,着急索要烟,赶紧打起精神带着微笑问:“有没有烟?”那人快速滚动着眼珠,倏然收回目光,颤声地说:“没,没有。”说完赶紧拿了车钥匙,起身下车,锁了车;不容倪谦还要说什么,绕过他大步向前;嘴里大声地喊:“大头、老三,等下我……”慌忙地追赶他的同伴去了。

倪谦缩回敲玻璃窗的那只手,不免尴尬地站住了,诧异地看着那人健硕的背影离他越来越远。倪谦以为那个男人冷不丁闻及呼唤受了惊,不过看那眼光是闪过他身后,心里有数了的,怎么还要谎称“没有”呢?三个男人在一起怎么可能没有烟?不对,不是没有烟,是他不确定我的动机?对方眼睛里除了吃惊以外还有一层意思……是什么?怀疑?不完全是,难道?难道是……惧怕?是的,惧怕;怕什么?怕什么?难不成把自己当成了凶煞恶神的坏蛋?倪谦苦笑地摇摇头,低头看看自己一身阿迪达斯休闲短装,白色运动鞋,配上一张年轻帅气的脸,像个坏人吗?周身疲乏的熊态具备攻击力吗?再说了,在这服务区能干什么?抢钱还是抢车?这高速就一条道能往哪里跑?

倪谦耷拉着脑袋回到自己车上,对表妹说:“没买到,连一支烟都要不到。”娟儿以为表哥自尊心受损而情绪低落,忙安慰道:“哥,兴许人家真没有。”

“怎么可能?”

“伤大帅哥面子了?”

“何止啊,把我当抢劫犯了。”

“……”

倪谦抬头盯着汽车前窗,想看清那人去了哪里,恨不得追过去为自己辩解:我不是打劫的,我不是坏人,我太困了,我只要一支烟,你能卖我一包,我……

被人曲解的委屈和挫败感搅和在一起,使得他一筹莫展,心生丝丝凉意与落寞。他随手关掉汽车空调,闭上眼靠在椅背上。

“哥,你睡吧,过一会我叫你。”

倪谦是做销售的,娟儿听他自夸过:“没有我敲不开的门。”虽说话说大了些,但是吃闭门羹的事,对他来说的确是少之又少,更没遇上因对方惧怕而要不到一支烟的。男人间递个火,要支烟就如同问个路那样普通的事,今天却在十分需要的时候被荒诞地拒绝了。胸闷得难受,要是能抽上一口烟该多舒坦啊。他全身乏力,头脑昏沉。想睡却睡不着,眼前闪过一个个动物:鸵鸟、长颈鹿、大白虎;一会又到了大舞台:“俄罗斯大飞人”、“ 梦幻飞车”;还有瞪着他的那双大眼;不想了,不想了,人人都怕,好吧,都怕,我认了……

忽然,隐约传来敲击玻璃窗的声音,难道,鸵鸟又来要吃的了?哎,不理它们,累死了,随它们去吧;别吵,让我睡一会;哥们,你到底怕什么?朦胧中又听到娟儿在叫他,还推搡他的胳膊。倪谦睁开眼,愣住了,没见鸵鸟,是刚才坐在别克车驾驶座的那个男人,在向他摇手;再揉揉眼睛,定睛一看,那人手里拿着一包烟,正满脸堆笑地看着他,一双大眼里盛着关切的瞳仁。倪谦猛然醒悟过来是给他送烟的。

倪谦赶忙推开车门,那个人一手熟练地放在车顶内侧护着倪谦的头,待倪谦下了车,另只手递上那包烟,带着河南口音的普通话,说:“嗨,兄弟,瞌睡了吧,提提精神。”倪谦赶忙答道:“不用那么多,一支行了,一支。”

那人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递给倪谦,拿出打火机递上火,又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头在混沌的空中一闪一闪地发着光,两个人一个操着东北普通话,一个操着河南普通话打开了话匣子,像是一车出行的小伙伴中途小憩。

倪谦眯起眼,大口用力地吸着烟卷,继而又微微侧过脸,略略抬起下颌,吐着一个个烟圈,那贪婪和享受的神情似乎吸入了治疗精神萎靡的良药;又吐出了所有的倦怠和憋闷,脸上焕然荡出了满足和欣慰。

一支烟吸完了,那人嘴里嘀咕着,不容倪谦说什么,把余下的烟塞在倪谦的手里,后退两步,略作躬身辞别,又使劲摆摆手,回他车上去了。

倪谦望着别克车驶出了服务区,又瞅了一眼手里二十多元的“芙蓉王”,坐入驾驶位,发动了车子。此时,兄妹俩困意全无,不停地聊着这支烟引出的话题。

娟儿说:“你听说一个女孩在斑马线被撞倒,汽车跑了。身边没人救她,过路的车也不停;调监控看她还爬起来呼救过,又被后来的车辗压,死了。”

“真惨。”

“还有你们大深圳蛇口地铁口,女白领那事。几十分钟,没有一个人上前看看。”

“哎,你知道的真不少……”

“太多了。”

“都是宁江那个‘扶不扶’搞的。”

“对,那个臭名昭著的‘大雨’案。”

“自那以后,出了不少怪事。”

“网上做过一个调查:‘遇到一位老人摔倒了,你扶不扶?’结果你猜猜?”

“那还用猜。”

“现在不提学雷锋了,要大家有善心。”

倪谦撇撇嘴,不可置否地摇摇头。“要大家有善心”,“要”吗?都到了“要”的地步?今天这哥们有善心啊,估摸错了又跑来送一包烟,弥补起初的恶意揣测对他的伤害。我真幸运啊!

那个倒在车下的女孩莫不是诈尸?吓得芸芸众生抱头鼠串;那个倒在地铁站门口的女子难道是白骨精?路过之人个个大快人心,恨不得再踏上一脚……可怜她妹妹看着落入地狱的姐姐对天大喊:为我姐姐打个急救电话吧!路过的大哥大姐,为她披一件衣服吧,大理石很凉……

我真的很幸运,我得到了一支烟,不止,是一包烟。倪谦拿起平时再熟悉不过的芙蓉王又看了看,心里窜起一小股温情。

“哥,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娟儿的话把他滑溜至远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放下烟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口,欲言又止,似乎把所有的思绪随着水都咽了下去。

“还生气吗?”

“轻松多了。不止,是感动。今儿遇到一位有善心的大哥。”

倪谦平稳地把车开回了深圳。几天后,吸完了那包烟,他小心地拆开烟纸盒,铺平了烟纸,又折叠起来,收藏在方向盘下面的小储物柜里。


  • 关键词:服务区土匪善心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芜薇2童生2018/02/05 19:52:25
    • 分享到:
  • 谢谢女人如花的打赏。此短篇根据身边一个朋友的亲历书写的,从他的叙述中,我强烈地感受到:他感叹他的怕!更感叹他给他送烟。但愿我能诠释那一刻一件简单事情的复杂心态和背景。
  • 回复
  • 作者通过服务区借烟这一情节,折射出人情冷暖和现代人之间的信任危机。在人心不古的大环境下,某些温情才显得更加感人。同时,我与表妹之间的情愫也得以升华。
    • 芜薇2018/02/05 19:41:27
    • 分享到:
  • 谢谢小王子的精彩点评和热心打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1130积分
  • 3星
  • 3钻
  • 走出故事逛出精彩
  • 走出故事逛出精彩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7
  • 32611
  • 9
  • 1130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陈彻凡人芳华

    2018/2/7 1:16:12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陈彻净水已生萍

    2018/2/7 0:53:25
  • 一个温暖得如冬日暖阳的开头,温柔地抚摸着我的每一个毛孔,让它们舒展开来,接受日光浴的营养补充。然后是一桶冰水兜头淋下来,淋得人冷战连连、痛苦不堪。然后是期盼和失望,让读者也愁白了头发。最后却突然一个猝不及防的软广!原来还是被套路了,算你狠!精巧的机关设计竟然是引你的读者进坑的。看在这广告做得确实令人拍案叫绝的份上,我就不提博尔赫斯的《沙之书》和《环形废墟》了。忍不住又拉到开头看一遍,确实太妙了。

    陈彻消失的女儿

    2018/2/7 0:38: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