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是用来感知的(10首)
  • 点击:989评论:02018/02/09 10:13


想象的雪

——致太阿


深圳24摄氏度,安徽蚌埠正暴雪。

一天几个小会后,我坐在灰暗中

并努力让自己明亮如灯管。

太阿路过蚌埠高铁站,雪让他

凝视窗外。为了看雪

乐宝下台阶时

摔倒在视频里。

他哇哇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这之间可能有某种关系,只是

我现在还不知道,所以我写作。


写作写的就是隐情。

无需追问。

雪穿越般划过窗外,虚无的她

穿着新衣服新鞋在一个购物中心

吃锡纸花甲,她的四周金碧辉煌

我的四周是水泥制造出来的空荡荡。


她边吃花甲边发微信说,十三年了。

他想起她说这话的心情,和心事

他雪人一样固定在大地上。

他难过,他说再坚持一两年。

夜色深沉,这是中国的冬天,也是两个人的冬天。


朋友圈不断有人在发下雪的照片、视频。

太阿离开蚌埠,继续北上,我坐在走廊想象着

雪被高铁击中后瞬间碎裂的情景。

下雪,真好,即使看不见

也是好的。雪正用它的白掩埋

这座城市的“赤橙黄绿青蓝紫”。

这绝对的想象也是好的

像模仿乐宝说话那样写作一样好。


2018


冬日絮语

——致臧棣


时至今日,我终于知道你

为什么要去写作以及在短句中

布置小钢炮似的词语,502胶水般黏合。

还有,吃羊肉粉时

为什么流下男人

五十四岁年龄的泪。

这看似难以理解,一个中年

男人在一个青年男人面前。

但我就懂了。不止于此,还有

你为什么写那么多还那么好。

还有什么比写诗更合适比写

好诗更绝爽,作为叛逃的精神仪式。

这个高大的男人,和我父亲同龄

他忘了年龄,或年龄是种虚构。

他将忧伤献给同道中人,而父亲

将它献给了谁。我祝愿

有另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工人

也叫他父亲,并让他放松。除了语言,

一个男人很难对另一个比他

高大的男人解开父子的传统。这就像

我和父亲,那么多年,那么多次

一前一后走在田埂上,皲裂的人工池塘燃烧着

附近几个村子的垃圾。霜冻的麦子

和非洲肌肉男似的白杨,各自承受我们的衰老。

他给你的,想必你无法回馈;

他没给你的,想必你无法埋怨。

所以相对是一个伟大的词,它让我们

有理由相信“情感是相通的,

与直写主义无关”。像喜鹊窝借助一棵树,

向整个田野行注目礼般

轻易暴露了所有鸟类的鸣叫。


2018


恋曲2018


是感激也是残忍,年末

我们总结,这过去

的得失,悲喜。年龄

让语言羞涩,而所谓“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成为虚空的一炮。

几杯酒下肚,且听老诗人交谈

性,死亡与生命的意义。

微信里我说霸气外露,实际上

是要说”弥漫着观感,支撑着丰满”。

乳房多美好,描写乳房的语言

性感得可以舔舐。

当距离伸缩因为感性,我们微笑不语

气温继续回升,谈话变得细碎和敏感。

待众人散去,天台开放成欧美的酒吧。

你我都是来自乡村的善男信女,看

月光光在头顶上,耳朵叛逆了我们

犬吠犹在周围。这都不是我想说的

也不是你想听的,但你想听的和我想

说的现在还不是时候,吧台的姑娘送来

几杯伏特加,这俄罗斯的异域酒让我们

感到来自另一个半球的温度。如果说

存在是一种互补,最好的时刻莫过于

我们十指间的距离。少一根手指

和多一根手指都不行,你颔首示意。

风吹拂,然后风景跟着我们的双腿

晃荡。这经改造的旧工厂

还要在历史中持续下去,这月朗星稀的屋顶

让词语羞于表达,让我羞于抚摸你的脸,让你嗔怒

可这些句子是属于你的,我必须还给你。

我的手放置的地方是我们必须潜泳的公海。


2018


睡 眠


邻居们都走了,院子空荡荡。

他坐在椅子里,并深陷其中。

日光沉没在尖顶大厦,离开的人

奔向一座城市的各个洞穴。


一天又没了,谈何悲观;

一生都没了,尘世还那么新鲜。

长毛狗走丢了,卷毛狗睡在椅子边。

他走进起居室,失去的日子,被折叠在诗里。


他开始清空。清空欲望,清空人民币

清空这些年在生命中停留的感情的房客。

他打开相册,一页一页翻阅,这是家人,这是朋友

这是恋人,这是合作伙伴。夜晚寒冷


他开始哭泣。更多埋藏在心里的名字,他没能够

说出口,更悲戚的是,他慢慢忘了他们的名字。

他毕竟是一位老人,最后他说出的那个名字

是第二天人们将它在刻墓碑上的名字。

也是后人在舌头上睡眠的名字。


2018


你和它


小时候家里穷,可能

现在也不富裕。

钱挣得越来越多,

日子仍不宽裕。

这是父辈的埋怨。

下雪了,我们还会说

“冬天麦盖三层被,

来年枕着馒头睡”。

但更年轻的你们

已理解不了。

那些经过1958年的老人

为什么总是告诉我们

珍惜每一粒粮食。

村子要重建,

根基要转移到别处。

机场这个曾遥远的物象

让大家背井离乡。

对于更年轻的你们

也不理解:

“那些瓦房怎抵得上小区房?”

小时候,家里穷

馒头是饭,辣椒面是菜。

雪下在屋顶上,

第二天滴落成冰锥

透亮,吃一口爽过冰镇雪糕。

起夜时,屁股在北风中

像两个皮球左右摇晃。

而半夜倚窗,听

巨大的树枝被雪压着发出

鬼魅的呼啸,同时擦枪似的

擦拭着墙壁。

更年轻的你们

已多年不回老家

不见雪

不知冰锥为何物。

更何况穿着胶鞋

哧溜好几米远的结冰的河面。


2018


爱是用来感知的


在拥抱中确定我们

和在接吻中确定,

哪一种更准确。


阴暗的夜晚,

你将我从电梯里

拉出来,并质疑


“你现在不爱我了,

因为你好久没吻我

吻也不会好久。”


一个高鼻梁的女人

站在你面前,周身散发着

金桂花香。


爱是用来感知的。

没有花枝招展,

依然是有香味的桂树。


2018


目 睹


冬日凌晨,倚窗望。

对面的楼梯是裸露出来的楼梯。

一只黑猫从六楼跑下来,

它衰老得很慢,无声无息。


楼下叉车装满白纸,

轰鸣刺过视觉里的听觉。

气温骤降下来我感到冷得突然。

外套搭在绿植上,

呈现出另一种褶皱。


人该怎么才叫活,才是活得好。

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还在想这个。


新年来了,

我住的房子换了新房东。

那一栋栋立方体的房间

像巨畜的心脏。

灯光如畜眼,

凝视着路人的行走,和榕树叶的脱落。


明天将有一个高大男人从里面出来。

将有一个女模特从里面出来。

将有一个卷发孩子

和一只宠物狗从里面出来。


这不是我的房子,

我本不该为这短暂的停留充满留恋。

所有与我同在的人和事物都在消耗我。


我高举双臂,伸出窗户。

别无选择,活得像

大马哈鱼的一生。

出生在淡水中,

却在海水中长大。


2018


直的,弯曲的


昨晚写一首诗,

没写完,

今晚继续。

这是另一首诗。


恋爱的女人,

没爱够,

领证结婚。

这是另一个女人。


诸如此类的事

很多。

很难罗列在一首诗里,

毕竟诗不能太长。


为此我希望是一名小说家(长篇),

象征派画家。

或一个渔民,

渔民总要有网吧,那么多孔。


但我偏偏是诗人。

这是我一直困惑的身份。

我累了,我想放弃。

如这诗之寂静,有点不容易被接受。


2018


有 感


看完一部纳粹屠戮犹太人的电影

我悲伤,安静,满足。

虽然夜晚无所事事,我置身

流动的空气里。冰箱有过期的水果

6盏灯,小阳台花草几株

很少打理,任它们自然干枯。


生命的意义不应该用来这般比对。

所有的灯光于我都是多余的。

我很不习惯在明亮的环境写作

我又喜欢写作。

还要持续多久。


这些年我虽未度过几个风雨飘摇的日子

我也花很多时间用来回忆

那些记得清的过去。现在

我哪也不想去,事实上

关上窗户,房子也没让我感到更安全。


没有风,哪有风景。

夜晚再次展开魅惑之术。

俊男靓女,猎人般出洞。在音乐中,在酒精下

敲打着一个国家哗啦啦的身体。

爱国者静静站立。坐轮椅的犹太人被推出窗外。

拄双拐的男人和妇女跳舞。在泥泞中,在监视下。


在很多个这样情绪喧哗的时刻

我就用类似这样的影视场景让自己

灰暗下去。越灰暗越心安。

我赞美灯光通明的家庭。

他在满是弹孔的房里弹钢琴,月光四面八方射进来。


2018


乌鸦协奏曲(3首)


1


火车的声音从身后飞过。

我回到家里,卸妆,去衣,瘫沙发。

妻儿早已入睡,冰箱嗡嗡响,内部似有

蜜蜂在叛逆它的同类。再熟悉不过的房间

日复一日紧促,而不曾有一些倾斜。

好像时空是假的,像《楚门的世界》

主人公Truman Burbank

在一个宁静和谐的小岛生活。

他的朋友、邻居,甚至是妻子

都不过是演员而已。他生活的社区

是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如果事实如此

我反倒安慰了。我点起一根韩国牌的薄荷烟

猛抽一大口,烟细长,在燃烧中慢慢流失。

我想象着自己是一位神,手指足够灵敏

光滑,有力。耳朵如嚎叫

足够听得更远。眼睛如海湾,

足够看得更多。不像

坐在这里,火车还在别处轰鸣

直觉上我如同乘客遗留下的

可被随意丢到窗外的乌鸦的一两下叫声。


2


餐饮店关上了一天的记忆。

最后一位

顾客,老板和女招待

向我投来空洞的一瞥。在下一个路口

拐弯处,更多酒吧

裸露肌肉,大排档

和夜晚出没的乌鸦,在嘶鸣中厮磨。

这并不值得记录,和特别说明。

在今天。或今天以前,明天以后。

我走在城中村的喧闹和废弃物混合散发出的

弯曲的气味霉菌中,气味是我最具体的感官。

每个年代都需要赞美,埋怨,沉默。

一种妥协在我身上滋长,灵性的敏感

毕业生的理想主义,冗杂的日子

碎裂的玻璃,喋喋不休,你用粘稠

将年月日分裂成可供消化的时分秒

再黏贴在一起制造出来的恍惚感。

有些人多庆幸啊,他们可以清醒的满足于平庸

却将更多的疲倦感留给我,无外乎另一种乌鸦。


3


若非突然寒冷,衣柜的棉衣

不会加身。它们葆有白棉分叉的乳白

和一年150天以上

的光合作用,所以那么温暖。

寒冷好,让我们想到不少被遗忘的

物件,被流放到记忆盲区的朋友

和永久离开的亲人

慢慢消耗你的心灵。一些人走了

生命的列车并没因此减轻,下一站还有

新游客挤上来。我们需要游客的心态。

如果有一天没事可做,退休工人的那种无所事事

在道德感上我必将是空虚的乌鸦。在乡下

乌鸦是忌讳的黑鸟。这是深圳。深夜

模仿乌鸦,分不清乌鸦和乌黑。这微小的呼喊

和感性的触摸,让周遭清晰如腰肌劳损。

生活中,我被看作圆滑的老司机,好好先生。

“你是故意的嘛?”

“你猜。 ”这种游戏

让我轻松,他们都是冲我来的

解放者,国王,土豪。假如我

是固态乌鸦我宁愿被吃掉。

食用前,我在溶化中重新长满翅膀。

咀嚼后,我在移动中保持乌鸦的完整。


2018


  • 1
  • 关键词:飞地书局福田八卦岭生活工作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2-09
  • 瓜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2-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2钻
  • 诗让我们更亲密
  • 诗让我们更亲密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1
  • 124900
  • 41
  • 4230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