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天其实并不漫长
  • 点击:12763评论:82018/02/12 08:44

冬日


最冷的冬天,适合孤独摊开书页

这符合我的旨意

周边空无一人。白茫茫的雾气腾起

笼罩着书房

它的面纱置身于无边界的湖面

包裹整个黄昏

恰巧我在湖边构思一首无边界的诗


窗外阴霾加重,渐渐消失了

远处的苍穹和不远处的花园

天空灰、冷、潮、湿,眼中浮现

德古拉伯爵的墓穴

我让灯一直开着

不想在寒冷尚未妥协时落荒而逃

幽蓝的客厅和橙黄的书房

互为正负极。我掩藏在厚窗帘里


被包裹的内心

赤红而炽热。

手指僵硬,敲不动脑袋里迂腐的血块

迟钝的血液比往常更加缓慢流着

我无法伸直僵硬的腰板

我靠着软枕,摩擦着双手与微麻的腿脚

企图取得温暖,像燧人氏


我脑海里遍地都是温泉、火盆和暖水壶

这类事物从未如此美好。

这至少让我对冬天心存好感。


我需要这种清淡的态度

对待世间万物

用最后的热量,装饰冰冷的黄昏。

对于冬天里的一切

我无法理解,甚至一无所知


冬天的紫荆树


寒风更甚于昨夜

窗外的紫荆花又落了一些

像脱离婚姻轨道的

某些朋友。

紫色的小型花瓣

拼成某种骨感美

铺满水泥地、假山和机动车顶

它们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它们纷纷落下

像极了故去的亲人;

在路牙子和台阶缝隙处

看不见的角落,寂寞而冰寒着。

它们此时是孤独的。

在这个谁也无法愉悦的冬天。


而世间万象都是如此

充满暗示。谁无法告诉别人

独身或离婚的理由

或许,不是那么好,但也

不是那么糟。


寒夜


起风了,一遍之后的又一遍

屋子各个角落都冷

寒气始终侵占着整个空间

不给任何的反抗机会

我手指有点变形,想到鹰爪枯瘦的骇人

整个冬天我都在研究

忽然添加的掌纹,吉兆

或没有任何意义。

我情绪饱满,坚信自己拥有顺遂的一生

掌上的荆棘如同偶尔的岔路口

我终将回归正常。

此时,寒夜是个美妙的词语

所有幸福的人或事物浮现

都在窗前伸出光影的树枝前停下

一只只轻盈的秘密

停靠在那里,像夜里打开的长明灯。


无比漫长的寒冬里的一天


已多日不见阳光。阴影中的绿萝

低垂着藤叶,打扮成昏睡的孩子

从窗台蔓延下来,躲在阴影里

窗外刚走过去套着灰褐色套头衫的年轻人

寒风中的紫荆树在他身后摇曳

落满紫色花瓣。寒冷的日子不适合

任何美好的事物

它们都躲在阴影里。


渴望一次阳光的拯救。我是其中最炽烈的

埋头写诗或校对小说

在正午即将来临时,合上笔记本

喝一口热汤,加红糖、沙姜和蜂蜜

这是我驱寒的全部利器

在这漫长的寒冷一天

我不知该去哪里,或者就窝在书堆里

打个盹,凑合度过这一天


贤德街


午后的贤德街安静的模样

让我欢喜。三点零一分的街道

还有建筑,建筑里曲折的

楼道,反射着阴冷。

这是休假期间特别普通的一天

普通得我都忘记具体日期

我在等候一位朋友

他说给我看流年,以及模糊的桃花运

他认真地说,摇卦才准。

我信了他,人到中年更容易被说服

越发屈服于八卦与无形的摆布

就像掌纹的告示:听天由命

倒是很乐观的品质

街道上,一些建筑外,红油漆画的拆字

让我慌张。我担心被质疑成偷窥的人

街上冷清,一家超市外三两人

逗着短腿犬,和猫,或彼此逗着。

另一些建筑外,贴着春联,喜气盈盈

步步高升的笔迹格外醒目

夕阳的余光俯视着这安静的街道

无数个普通的角落,从没辽阔过

也不具备宏大的叙事

它们一直显得,那么渺小。


给六十岁的诗


六十岁一到,我就停止手头的工作

不管当时在做什么。

我要穿上绣满玫瑰和鸳鸯的

开襟衫,喝着放了十年的葡萄酒

将所有书本排成一排

像约见多年的朋友

我与他们逐个握手致意。

我要戴上礼帽,精心修理胡子

将年轻时学会的歌,都唱一遍

假装自己依然年轻。

我要回忆那些爱我或不爱我的人

想着他们曾经给我的快乐

或伤痛,就像蜂刺上的蜜糖

想想看,真不算什么。


往阳江


树木,池塘忽然害羞,隐没在暮色里。

我弯曲的目光与天穹持平

在我飞驰的路上。电线塔架,光秃的广告牌节节败退

它们让我想到战败国的士兵。

我喜欢这样高耸云天的暮色。


闪动的树木像时间的鬼影,

在路上,我们执着等待。

我们需要赶在午夜前抵达,

有人将暖气片打开,温暖手和额头

像冬天树立的长明灯盏。

我在黑色的车厢里睡去,

那是一种深海长眠的感觉,我认为。


这乌黯而薄凉的夜呀,几乎要夺走我的气息。

混沌的视线后面,有延伸到远处的光芒。

霓虹闪烁处,西方的太阳终于

奄奄一息。暮年的长者被黑色担架抬走。

满目的黑色,笼罩整个星空,

我像做了千年沉睡的梦,

就在凝固的松脂球里,迟迟无法醒来。


旅途中


天穹的长明灯没有任何启示,

它的静默让它永生。

我法令纹的成长,预示

不可逆转的豁口扩张。

它紧随我进入年轮的循环。

这是不惑未过度张狂前的最后岁月

膝盖骨还未弯曲,抬头纹还未深刻

人似乎还在清醒的队列中。

我将目光抬起,像抬起沉重炮台底座

身形蜷缩成箭头射出去的弓的形状,

我在旅途中,接近某种神秘的转折,

无法举手让出位置。

我只能在旅途中。


双捷镇


就这样猝不及防,

我在你坦率的目光前走丢。

你是如此快速占有我的思绪,

熟悉如汗腺,如童年的胆囊炎。

我在你恍惚的脑波里。


我不动声色地接近你

拼合成与你相似的名字

在那刻骨铭心的词根

和布满草垛和渔网的房间里

晃动的某些光芒回旋在

短暂的闪烁记忆中。


这个意外的晌午,你轻柔得如一个响指,

如一匹青春的野马。

请允许我将你命名为“美好”。

双捷镇:请不要忘记我的名字,

不要收回我的号码牌。

将我沉重的肉身,

重置于属于我的位置。


你挥别在我曾招手挥别你的路口

消失在我翕张的唇边

我那还来不及说出的话语:

“承蒙照顾,后会有期”。


沿着河走


立于源头,沿着河走,是唯一的方式。

河流的方向是明朗的,

它有着忠贞不渝的朝向和远方。

有时,它如此笔直,是两颗恒星的连线

如利刃劈开的模样。有时,

它碰到漩涡、沼泽、巉岩,它必须对抗。

很多时候,它得改变身体的形状,

揉成诡异的曲线,或突兀的不规则图形

它有时会被阻断,就像风中被这段的树枝

它偶尔也会妥协于风沙的摧残,

太阳的焦烤让它无法喘息

它都那样不息,沿着自己的路径

像扑向遥远母亲的游子,

它是虔诚的。

它和高山和大地成为一体,

此时,它是静寂的。

它压住心室的澎湃,沿着某条路径走

谁也说不清远处藏着什么。


  • 关键词:冬天记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07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06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2-1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无论诗歌、散文还是小说,飞泉兄都能写,而且写得不少,还很优秀,特别是诗歌。他的诗跳跃,有时激越,有时忧伤,骨子里浸透着对现实的失望。但他生活看上去又是如此的热爱,因为他还在不停地写。这一组诗相对较容易理解,是的,冬天并不漫长,但它一入诗,一到了飞泉兄笔下,却又如此的漫长。
  • 谢谢作文老兄带来这么精彩的点评。如你所言,我其实骨子里还是热爱生活的。

    回复

    • 万群4举人2018/07/27 08:03:04
    • 分享到:
  • 自然真挚而又信手拈来自成佳篇,大自然和生活赋予的美好更接近“为什么写作”的原动力。
  • 谢谢万群老师来访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2/12 13:52:35
    • 分享到:
  • 和西洋浪漫主义诗人雪莱呢!雪莱“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江飞泉“冬天其实并不漫长”—— 景物与情丝交融,现实与浪漫贯通,从冬日的自我审视,到冬天的紫荆树的借景感怀;从寒夜到无比漫长的寒冬里的一天到给六十岁的诗,洋洋洒洒,朗朗上口;虽然冬寒凌厉,却激情热烈伴随;冬天其实并不漫长,冬天并非都是寒冷,寒冷中有一颗火热的心,火热的心恬实淡定,不刻意争春,却有暖暖的春意春景。拜读了,特欣赏。
  • 谢谢宋叔洋洋洒洒的留言,冬天虽寒,却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回复

    • 方华吉4举人2018/02/12 12:41:55
    • 分享到:
  • 飞泉兄弟不愧为邻家一多产的作家,其诗歌、小说、散文均有上好篇章敬献给读者。在读前一篇散文《阳江行》中我留意到飞泉兄弟说的这段话:什么支撑着我持续写作,我想除了对于几乎所有人都不可否认的虚荣功利,大自然和生活赋予的美好更接近答案。飞泉兄弟的这组诗就是这种理念的真实写照,《往阳江》、《双捷镇》自不待说,《冬日》里诗人脑海里遍地都是温泉、火盆和暖水壶这类美好的事物,特别是《冬天的紫荆树》更是一种升华。
  • 谢谢华吉大哥。的确,世间的美好更能让我们去创作,不然就辜负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4
  • 62622
  • 115
  • 2839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