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邻居大老葛
  • 点击:2896评论:72018/02/13 09:18

大老葛家的拽我老妻陪她罗湖桥那边打年货去了,我在家里就随意,午餐一碗蕃茄鸡蛋面下肚,嗽过口准备小憩,大老葛敲门喊我去他家弄酒:老娘们不在家,哥俩想咋随意咋随意,不用躲小酒馆里,在家弄也没人咕叽。

好咧!我不客气,召之即来。大老葛不抽烟偏爱酒,总管喝酒叫弄酒,隔三岔五晌不晌夜不夜的喊我陪他街头小馆子里弄,一弄就高,一高就挨老婆嚷。大老葛总唯唯诺诺检讨,老婆跟前小媳妇似的,转脸就骂老婆母夜叉。母夜叉不在家,大老葛胆儿肥,竟然在家里弄酒,一碟水煮花生米,一盘鸭脖子,哎哟,还茅台原浆酒呢!葛哥,你这也,也太铺张了吧?你的存货还真不少咧!

网购,才从网上购买的。大老葛眯眼笑,说存货早弄光光了,借问酒家何处有?悉知马云也卖酒;叫我猜猜马云掏宝网上的茅台原浆多少钱一瓶。

一百,八?二百?我估计。我不会网购,但闻实体店骂马云不是个东西,水货多,卖价不可思议。

NO,NO!大老葛摇头摆手,说我果然不甚了然马云的行情。

二百,二?二百,五?我小步提升价位。

嗯,差不离。大老葛笑眯眯,晃晃巴掌蜷缩大拇指头,说两百四十块一厢,六瓶,一瓶也就四十块。

是么?我呷了一口连声夸酒好,好酒!虽然我对酒没兴致,却喜悦大老葛天南地北调侃,旮旮旯旯开涮,嘻嘻哈哈,虚实莫辨,嬉戏乐喝一番。

你哥我吧,也就习惯酱香型,喝了几十年,就喜欢这个味儿。大老葛仰脖子抽干杯中酒,倏忽鼻子一皱打了个喷嚏,边抽纸巾揉鼻子边谦谦地检点风度,笑话他的鼻子,闻到酱香味儿就兴奋,比他还兴奋。

哈哈,酱香型味儿醇,葛哥风雅有品位。我夸酒夸大老葛。大老葛跟我同庚,闰六月六出生比我小二十天,常年生日比我早十天,就说是我哥。哥就哥呗,我认,不仅因为闰六月极少大老葛生日总比我早,更因大老葛做过多年政府的公仆。公仆多了去一抓一大把,可公仆里的文化人却凤毛麟角哦!人家大老葛,在任时就出版过诗集,退休了还任着梦幻文学的顾问,常受邀出席文学研讨会,还亲自给文化人颁发荣誉证书呢。

滥竽充数,不值一提,滥竽充数的!大老葛低调谦虚。酒没喝到位的时候,大老葛总低调谦虚,逊逊地对我说其实,说他这个文化人呀,其实是只被赶上架的鸭子。十八年前,文化人筹建文联,他代表市府前往祝贺,稀里糊涂就当选文联主席了;随后,就有署名诗歌发表,就著名诗人了。文联主席的帽儿一戴十五年,想摘都摘不掉。退休后刚摘下来,梦幻文学又抓他的差;他推辞,人家说他拽,退休了还拽个嘛逼拽?嗯!他就乖乖就范了,就继续挥洒剩余价值,悻悻释放光热。

只缘身在此山中,浑浑噩噩!大老葛捉瓶斟满门前杯,仰脖子一口清,再满上,递我酒瓶点点我的杯,叫我随意——但,但是,请老弟别磨磨叽叽。

OK!我捧杯抿一口,捉瓶满上,见大老葛的杯又空了,顺手给大老葛满上,邀葛哥碰杯。

痛快,痛快呀!大老葛容光焕发;酒过五巡,额头滤出的汗珠子剔透晶莹,脸巴子上的褶皱也都舒展开来,竖拇指表扬我够兄弟,好样的!拿子曰“不学诗,无以言”开导我,要我练练笔,也学学写诗,莫总惦记弄酒。哎呀!老弟别皱眉好不好?你就没想过写诗?就没想过弄本熨金的荣誉证书么?嗯!

我,我?我羞愧。没读完初中我就失学了,虽然后来有过进修,也给公仆捉过笔,可都是天下文章一大抄,没几个句子是过心的。岁月沧桑,我也做梦也有过梦幻,可我的梦幻从不跟诗呀词的搭界沾边。尽管从未想过搭界沾边,我还是托着发热的脸兜子点头,请葛哥教我帮我。

嗯!这就对了嘛老弟。大老葛殷殷切切,鼓励我有感就写,写出来给他,他找朋友帮我润色,再做些技术处理。技术处理都有哪些内容?这个么,一句两句说不清道不明,复杂得很。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看看,老弟你又皱眉,“不学诗,无以言”,说给你听吧,你懵懂。懵懂,老弟,你可懂懵懂这个词么?

懵,懵懂?懵懂么,就是蒙的意思吧?我略知懵懂是朦胧迷茫的意思,是明晰清晰的反义词,我偏跟葛哥瞎蒙。

哎呀呀!老弟你吧,嗨,跟老弟你说话费劲,费老鼻子的劲。大老葛皱鼻子涩牙,蔑眼叫我只管写就是了。说你我都湖北人,退休了蹰进鹏城贴近子女生活,隔壁邻居,胜过兄弟。你哥我帮了那么多人,就想帮帮老弟你。

真的么?我都有点儿激动了,再举杯邀葛哥,呷过一口捉瓶满上,给葛哥空了的杯子再满上。

焉能有假?焉知“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吗?大老葛笑哈哈,说一人不弄酒两人不赌博,就凭老弟陪哥弄酒的情份,哥就帮定了老弟。谁让你哥还有余热,在文化界甚有影响力呢!这么说吧,帮老弟你弄本熨金的荣誉证书,于你哥我来说,不过小菜一碟。

只荣誉证书?有酒钱么?我对荣誉没兴趣,我关注实际。

酒钱?或多或少,会有一点儿,或一壶或一杯罢,兄弟不必介意。葛哥皱鼻子嗤笑我俗,说老弟你呀,只想一壶酒或一杯酒,就俗了,太俗了!焉知熨金的荣誉证书,比酒贵重千万倍,可望不可及,是不是个人弄不来的!

是么?可惜,我就一俗人。常喝葛哥的酒总不好意思,就想弄壶酒,无论茅台还是二锅头,一壶就足。我只想请葛哥弄回酒,跟葛哥扯扯平。

哦,原来!大老葛乐了,说他就喜欢跟我弄酒,跟老弟一块儿弄酒特轻松。说不待见跟文化人弄酒,文化人,总拿文做武,摆谱作秀,弄酒也找别扭。本来愉悦的事儿,文化人一搅和,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就酸兮兮,就醋了。

哦!我哦,见大老葛的酒杯又空了,忙捉瓶给他满上。

大老葛喝下半杯,夹颗花生米丢进嘴里嚼,唉叹说,又年末岁初了,又要给文化人排座次了。

是么?我睁大眼睛问。

是滴!大老葛捏纸巾抹抹嘴,说,给文化人排排座,是件极其棘手极其艰辛的工作。文化人呀,比梁山泊的草莽英雄吊太多,都眼高鼻低的,谁也不服谁,常为座次弄得面红耳赤,没几个谦虚的,难得侍候。他们吧,争来吵去,掰扯不清搞不定,就麻烦你哥请你哥侍候。哎呀,推辞吧又挨嚼,没办法的事儿。

是么?

是的呀,老弟。酸甜涩苦辣,油盐酱醋茶,个中滋味,几人知晓?葛哥仰脖子抽干第七杯,示意我给他满上,点点我的杯叫我凭自觉,转而问我读过水浒没有?

水浒?没,没有,没有读过。我遮掩,说我没读过水浒,听说都没听说过。虽然小时候有头无尾地看过水浒连环画,后来也半头三光地看过水浒电视剧,但我不想扰乱葛哥的话题,就说压根儿分不清水壶酒壶。

那,老弟你,自然不知道曹雪芹啰?大老葛追问我。

我摇头,曹雪芹哪旮旯的?是不是安徽亳州人?葛哥,你别瞪眼睛好么?我真不认识曹雪芹,只听说过曹操。曹雪芹莫非曹操的闺女?亦或孙女?

NO,NO,NO!曹雪芹跟曹操虽然都姓曹,却老死不相往来。大老葛哈哈笑,夹段鸭脖子嘴里嚼,巴唧着嘴笑话我:老弟你可真逗,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儿,你也生拉硬扯,牛头马面往一块粘贴。不晓得吧?曹雪芹,就是红楼梦里给金陵十二钗排排座的公子哥。公子哥小时候叫贾宝玉,家境好,读书多,有文化,后来家道衰落,就落草梁山泊,隐姓改名叫曹雪芹了。梁山泊好汉,大多杀人放火命案在身的红眼棍,认识字儿的不多。曹雪芹就教好汉识字儿,就给好汉排排座,就带好汉接受朝庭的招安。朝庭加冕曹雪芹大元帅,令曹家军削平林立的山头。曹家军不负朝庭重托,逮田虎,捉王庆,擒方腊,南征北战,横扫天下,为朝庭立下汗马功劳一大把。可恨奸臣滥权,曹雪芹正气凌然看不惯,就约奸臣喝酒想喝死奸臣。结果呢?酒量不敌奸臣,奸臣白不咋,曹雪芹醉死了。慈禧太后,哦,就是那个权倾三朝的慈禧老佛爷闻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了三天三夜,眼睛都哭肿了,肿成猫逼了,都!

是么?我瞠目结舌,夹截鸭脖子送进嘴里,吮尽骨头上的肉吐出鸭骨头,悄声问大老葛:真的吗?葛哥。

岂能有假!大老葛起身从客厅书厨里摸出砖头厚的书摔给我,叫我拿回家读读,仔细读读,说他刚才说的,都在这部《水浒传》里。

嘿,大老葛的书厨够大够阔,整整齐齐码满了书,还都是大本头。我捧书拜谢大老葛。嘴里谢葛哥送我书,心里谢大老葛的花生米、鸭脖子、茅台原浆酒。

回家瞅一眼大老葛送我的书,却见是本《小学生字典》。哈哈,歪打正着哦,我正想买本字典送孙女呢!虽然,我生性慵懒腻歪读书,却总希望孙女多认识几个字儿多读几本书。

我欣然翻开字典,却见扉页上大老葛工工整整的亲笔:赠默然兄《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嘿!大老葛么意思嘛?蓄意送我《小学生字典》,赠苏东坡的诗赠半截留半截,要对我说什么表达什么?嗯!我一头雾水,擦揉眼睛仔细盯瞅,怔怔地揣度。



  • 1
  • 关键词:文化人弄酒虚实莫辨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默然4举人2018/02/17 16:08:54
    • 分享到:
  • 文似看山不喜平,《邻居大老葛》,在轻快中完成人物刻画之后,收笔倏忽两个急转,蕴涵哲理——世事非如表相,自以为了然,其实只知毛皮,”不甚了然”。两个酒友,一个附庸风雅,一个装憨卖傻,性情迥异却也兄弟。附庸风雅的有社会经历,神侃开涮;装憨卖傻的推波助澜,嬉弄一番后却有肺腑之言。酒醉张冠李戴,貌似荒诞不经,却也酒醉心里明,耐咀嚼耐品味。世事或明或隐并非敞透,于是,便有小说的欲说还休。
  • 回复
  • 三千多字符的短篇,浓浓的双簧味道,又似赵本山范伟的小品,笔力独到,架构精巧;俩主,一个显山露水一个装憨作傻,合力嬉弄附庸风雅。附庸风雅由来已久,在政商民间滋生漫延,互相利用各取所需大有越演越烈之势。附庸风雅的奥秘或猫腻,可意会不可言传。小说讽刺嬉戏于恬淡,分寸把握有度,语言委婉平和,诙谐轻松中点到为止,前有伏笔铺垫,后有交待照应,前边’虚实莫辨 ‘与收笔的送书赠诗情节蕴藏深厚。
    • 默然2018/02/17 16:11:32
    • 分享到:
  • 上茶,拜谢先生关注赐评,此致新春的祝福

    回复

  • 问好作者! 此作很好!读罢使我颇有感触!写下拙评,希望作者不弃,如有不妥勿怪。 高赞!叫好! 预祝言默然文友——春节快乐!阖家幸福如意!
    • 默然2018/02/17 16:12:47
    • 分享到:
  • 问好粮仓师友,中财多有交集,谢过先生的关注

    回复

  • 这个短篇小说,犹如独幕轻喜剧,布局紧凑,笔墨集中,单一场景描摹两个人物,形神皆备,血肉丰满,语言风趣,亦庄亦谐。文学社团,多有政府官员兼职领衔,资源交插利益共享,司空见惯。文学评优颁奖,参次不齐,五花八门乱;文学难有统一的标准,见仁见智也属常态。小说以酒切入,借酒调侃,虚实莫辨,虽天高地阔,却话有余地不说满不刻意不过激,嬉戏中留白相宜,想象空间充裕,文笔轻快,幽默愉悦。
    • 默然2018/02/17 16:14:09
    • 分享到:
  • 先生好,谢过赐评勉励,问好,祝福新春吉祥,万事顺意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寒冬蛰生一草根破土拔节二月春栉风沐雨三夏酷经秋历霜四季青
  • 寒冬蛰生一草根破土拔节二月春栉风沐雨三夏酷经秋历霜四季青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4
  • 81785
  • 119
  • 1667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