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坛边上的那块馍
  • 点击:2939评论:32018/02/16 14:00

 

海滨花园小区5栋602房的房主林桂芳一家因事要出国一段时间,临行前她还有一件放心不下的事。以至于她每天傍晚的时候总会站在阳台上,盯看那个熟悉的身影是否会习惯的出现,或者早上去上班之前,她总是要打开小区大门口外,花坛边上那个装有锁的不锈钢金属箱子,看看里面的东西是否被拿走了。

好久了,三天过去了,一个星期过去了,十天过去了,二十天过去了,快满一个月了,箱子里的东西还是没被拿走。林桂芳虽然没有等到习惯的身影出现,但还是把箱子里的东西换了一批又一批。

此时,林桂芳心情很不平静,心中不停地疑问着,她这是怎么了?这又不是年节,三年了,就连两个年节她都是在这里度过的。难道她回老家了?再也不回来了?难道她去了别的地方?不再来这里了?或者出了什么其它事?不,不,不,她不会有什么事的。她应该还会回来的,应该是自己多虑了。

林桂芳思绪翻滚,不愿过多猜想,记忆回到了三年前。

那是一个初春的下午,林桂芳从学校接到儿子步行回家。儿子一路上活蹦乱跳,眉飞色舞地向妈妈讲述学校里的所见所闻。不知不觉中,一股厚重的馍香飘进了馋嘴儿子的鼻中。

这是一段僻静的路,行人不多,没有其它店铺,就一个卖馍的小摊点会天天出现。

‘‘妈妈,我要吃馍。’’儿子来到卖馍的摊点前停下来央求道。

‘‘好吧,那就给你来一块吧。’’林桂芳回答着儿子。

‘‘不,妈妈,我要两块,两块我都要吃。’’儿子嘟弄着小嘴说道。

‘‘一块就够了吧?’’林桂芳问着儿子。

‘‘不嘛,妈妈,我就要两块嘛。’’儿子摇摇头,有些不同意妈妈的想法。

林桂芳依着儿子便买了两块馍,一个装一个袋子。刚走几步,儿子便要央着拿馍来吃。林桂芳说一个馍他是吃不完的,等回家洗了手掰了再吃。儿子等不急了,一个劲央着要吃馍。林桂芳拿出儿子书包里的水杯把水倒出来洗了自己的手,又洗了洗儿子的手,然后把馍掰开一块交给儿子。

儿子嚼着馍,不说话,跟着妈妈朝前走。走了几步,儿子对妈妈说:‘‘妈妈,这馍真好吃。’’

‘‘好吃,那下次就再买吧。’’林桂芳一边回应着儿子的话,一边看儿子吃馍的样子,抬头却看见不远处有人正注视着自己母子俩。

那是一位坐在路边木凳上的中年妇女,身材瘦小,身上的衣服穿得很单薄,但很整洁,连头发也梳扎得很条理。她面无喜色,目光迟滞,有些苍白的脸上却布满了无尽的忧愁和哀伤。她的身旁则放着一个装有纸张和盒子的大袋子。在初春稍带寒意的风中,中年妇女的身形可能会随时倒下。

林桂芳看到这一幕,心头先是一惊。她是一个捡杂物的女人吗?不太像。她是疲惫了吗?她是饥饿了吗?她为什么忧愁和哀伤?她需要什么帮助吗?一连串的疑问闪过林桂芳的心头。

林桂芳叫儿子呆在原地,然后返回卖馍的小摊点买了两块馍装好,领着儿子来到中年妇女跟前,伸出双手递上馍说:‘‘大姐,你饿了吧?收下这些馍吧,专给你买的。’’

中年妇女没有伸手接馍,而是打起精神打量着眼前这对母子,然后点着头说:‘‘谢谢,谢谢你们,我不饿。’’

林桂芳伸出的手没有退缩,而是更向前伸出了些,并说道:‘‘大姐,就收下吧,真是给你买的。’’

中年妇女站起身来,有些激动,又有些不安,伸出双手接过了馍,又点着头道:‘‘谢谢,谢谢,真是谢谢你们。’’

‘‘不用谢,不用谢。’’林桂芳摇摇头回应着。

中年妇女接了馍,林桂芳带着儿子向家走去。直到路过一个转弯口,林桂芳不经意的转了一下头,看见中年妇女还站在原地,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手中的馍也没有吃,而是手捧着馍一直目送着她们母子俩走远。

向别人施舍钱物的事林桂芳经历过多少次了,每次都是随意心动而起,也没记在心上,更别说向外人提起。可那一次是个例外,中年妇女的身影一直在她心中不肯离去,以至于那天晚上自己都失了眠。

第二天路过那段路的时侯,林桂芳又看中年妇女的身影,那时她正在一个垃圾桶里掏捡纸片。中年妇女抬头看见了林桂芳,脸上闪过一丝羞色和局促不安,微微点头用柔和的眼神向林桂芳打了个招呼。林桂芳微笑着也点了点头,发现中年妇女比昨天精神些,但疲惫和哀愁还与她形影不离。

中年妇女还没掏完垃圾桶中的广告纸片就提着袋子走了。林桂芳想着这一定是因为看着她的缘故,于是带着歉意去到卖馍的小摊点买了两块馍,然后快步追上中年妇女,双手递上馍说:‘‘大姐,收下这馍吧,专给你买的。’’

中年妇女右手提着袋子,本想伸出左手阻挡回绝,却看见自己的左手有些尘灰粘在上面,于是放下左手,摇摇头说:‘‘谢谢,谢谢,我不饿,我不饿,一次就够了,一次就够了。’’

林桂芳被人回绝,却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还是把馍递到中年妇女跟前说:‘‘大姐,你应该是饿了,拿回家吃吧,别觉得不好意思。你们这也是一种劳动,也是一种生存,没有人瞧不起你们的。’’

中年妇女低下头,放下手中的袋子,侧过身走了几步,拍了拍手中的尘灰,然后走回来,眼里噙着泪花双手接住装馍的袋子点着头说:‘‘谢谢,谢谢。’’

中年妇女接过了馍,林桂芳也就走远了,头也没回,连转弯的地方也刻意不让自己回头。

后来,中年妇女一直活动在这一带捡杂物,只是气色逐渐好转,但愁容依旧没变。每每林桂芳看见中年妇女出现,她总要买两块馍给中年妇女送去。很多时侯,中年妇女看见林桂芳就要躲,但还是躲不掉,林桂芳总要为中年妇女买两块馍送上。还一次次重复着那句话:‘‘大姐,你就收下吧,我看你也挺不容易的,至少我们比你过得好些。’’中年妇女也就只得一次次收下林桂芳买给她的馍。

不知过了多久,却出现了一次意外。那是一个林桂芳与丈夫和儿子共同经过那段路看见中年妇女出现的日子。林桂芳刚买来馍,儿子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而且主动请求要给中年妇女送去,林桂芳也就同意了。儿子拿着馍走近中年妇女,并叫着阿姨接馍。那时中年妇女正埋头清理一些小物件,或许是没有看见,或许是没有听见,反正没有抬头接馍。儿子便把馍放在中年妇女旁边的纸箱上。没等林桂芳回过头走几步,却发现纸箱上的馍被一只淘气的过路狗叼走了。中年妇女这时也抬头看见了,想站起身来,却又坐了下去。

看着这些,林桂芳很难过,觉得自己儿子的做法很不礼貌,也是自己的错,很对不起中年妇女。

林桂芳向丈夫说了几句话,又走到卖馍的小摊点买了两块馍去到中年妇女跟前蹲下身说:‘‘大姐,收下这馍吧,给你买的。刚才对不起啊,是孩子没礼貌。’’

中年妇女抬起头,眼神有些惊慌,赶紧站起身来,侧过身拍拍手,转过身伸出双手接了馍,并点头说道:‘‘谢谢,谢谢,你们没有错,那是我自己的错,你没必要向我道歉的。’’

‘‘应该的,应该的。’’林桂芳点头说道。

那天晚上回家后,林桂芳和丈夫商量,觉得中年妇女应该与别人不样,他们决定力所能及帮她一下。通过讨论和商量,林桂芳觉得自己不是天天经过那条路,也不是经过那条路就能看见中年妇女的出现,但中年妇女或许天天都要为生计发愁。所以他们决定在小区大门外的花坛边上装一个盒子,然后把馍放进盒子里让中年妇女自己去拿。最初,他们用的是一个塑料盒子,可是不久塑料盒子就不见了。后来,他们便订做了一个体积大很多的不锈钢箱子,并用螺丝固定在花坛边的墙上,还给箱子上了锁,并把一枚钥匙交给了中年妇女。

每当清晨或傍晚,林桂芳总不会忘记打开箱子向里面放东西。向箱子里放的东西,除了最初是馍,后来渐渐多了样数,如饮料、罐头、水果、衣服、鞋子,还有不看的书籍报纸等。自从安装了箱子,林桂芳看到中年妇女的机会少了些,但每次只要打开箱子发现是空的,心里就感觉收获得满满的。

再后来,林桂芳也从远远的地方看到过中年妇女,那时她气色好多了,愁容也减少了许多。那时,中年妇女白天提着袋子捡杂物,晚上则在不远处的一盏路灯下给别人补鞋、刷鞋、补衣裤。林桂芳远远看见,那时中年妇女正忙,她也就点着头走远了。

那一次,林桂芳戴着口罩,戴着墨镜,提着自己的高跟鞋来到中年妇女的摊点处修鞋。

那时天早已黑了,中年妇女正借着一处路灯光给别人进行修修补补。

林桂芳放下鞋并没有说什么。中年妇女便拿起鞋来查找着什么地方该修该补,然后说给林桂芳听。

林桂芳并不回答,只是点着头。

中年妇女熟练而又仔细地修着鞋,连头也很少抬。却突然说着:‘‘唉,你这鞋也修补过多次了,看来你们也过得很节俭,那为什么你们还要帮助我?你们帮助过我的可以买这样的鞋多少双了。’’

林桂芳感到很吃惊,她的这身装拌就是不想让她认出来,不想打扰她,却想来一次近距离看望她。

她是怎么认出自己的?

林桂芳摘下口罩,摘下眼镜,哈哈一笑:‘‘大姐,我把自己围得这么严实,你都没仔细看我一眼,你是怎么认出我了的?’’

中年妇女抬起头来,微笑道:‘‘认识你们,我现在不需用看了,我能凭感觉,凭味道就能知道是你。’’

‘‘凭感觉?凭味道?’’林桂芳问道。

中年妇女点点头:‘‘是的,凭感觉,凭味道。多少次了,多少天了,我从你们的箱子里取走东西,我已熟悉了你们的味道,好人的味道,所以只要你来到我附近,即使黑夜里我也能认出来。’’

‘‘大姐真会说话。’’林桂芳说。

中年妇女笑着摇摇头说:‘‘我不会说话,但我会记住帮助过我的人,要不,那还有什么人情味?好人自有好报,好人自有好人的味道。’’

好人自有好报,好人自有好人的味道。林桂芳想着这些话,又想起了那个自己看见多次,独自一人穿着红马甲,戴着红帽子,戴着白口罩,在那偏僻路口,挥舞着小红旗让放学的孩童们安全过马路的身影多象这位中年大姐啊。于是问道:‘‘大姐,你也在做义工吧?’’

中年妇女先是一惊,然后平静的微微一笑,摇摇头说:‘‘没有,我一天挺忙的,哪有时间去做那?只是我捡了套衣帽穿戴,挺合身的。’’

林桂芳会意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大姐你就是不愿显摆自己。’’

三年了,向箱子里放东西成了林桂芳的一个习惯,也成了一种义务。打开箱子看见子里面的东西被拿走时,心情也象空着的箱子一样舒朗。可是,现在,里面的东西换了一批又一批,每天换东西的时候,看着原封不动的东西,林桂芳真有些难过和担忧,她会是什么情况?以前多少次啊,站在阳上就能看见中年妇女前来开锁打开箱子取东西,那是一种无比的释然和宽慰,可是,现在?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忧愁哀伤义工报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2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2/23 09:24:17
    • 分享到:
  • 这篇文章的故事情节给人的感觉是老生常谈、在语言叙述上朴实无华。可这样的文章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依旧是经久不衰、百读不厌的经典!因为“助人为乐”的故事正如“花坛边上的那块馍”般,永远讲不完;“林桂芳”这类默默无闻、做好事不求回报的“中国好人”亦像“花坛边上的那块馍”般,不断地涌现!
  • 谢谢黄兄赞赏。祝新年快乐。

    回复

  • 深圳虽然是一座移民城市,却也是一座充满爱心和体现包容的城市。人口平均年龄的年轻化,平均受教育高等化,接受顺应时代发展“真善美”的自觉性非常高,平凡之中的不凡不时在感动他人,也感动着自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老家为四川省平昌县,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
  • 老家为四川省平昌县,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8877
  • 8
  • 84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