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坛边上的那块馍
  • 点击:11835评论:32018/02/16 14:00

 

海滨花园小区5栋602房的房主林桂芳一家因事要出国一段时间,临行前她还有一件放心不下的事。以至于她每天傍晚的时候总会站在阳台上,盯看那个熟悉的身影是否会习惯的出现,或者早上去上班之前,她总是要打开小区大门口外,花坛边上那个装有锁的不锈钢金属箱子,看看里面的东西是否被拿走了。

好久了,三天过去了,一个星期过去了,十天过去了,二十天过去了,快满一个月了,箱子里的东西还是没被拿走。林桂芳虽然没有等到习惯的身影出现,但还是把箱子里的东西换了一批又一批。

此时,林桂芳心情很不平静,心中不停地疑问着,她这是怎么了?这又不是年节,三年了,就连两个年节她都是在这里度过的。难道她回老家了?再也不回来了?难道她去了别的地方?不再来这里了?或者出了什么其它事?不,不,不,她不会有什么事的。她应该还会回来的,应该是自己多虑了。

林桂芳思绪翻滚,不愿过多猜想,记忆回到了三年前。

那是一个初春的下午,林桂芳从学校接到儿子步行回家。儿子一路上活蹦乱跳,眉飞色舞地向妈妈讲述学校里的所见所闻。不知不觉中,一股厚重的馍香飘进了馋嘴儿子的鼻中。

这是一段僻静的路,行人不多,没有其它店铺,就一个卖馍的小摊点会天天出现。

‘‘妈妈,我要吃馍。’’儿子来到卖馍的摊点前停下来央求道。

‘‘好吧,那就给你来一块吧。’’林桂芳回答着儿子。

‘‘不,妈妈,我要两块,两块我都要吃。’’儿子嘟弄着小嘴说道。

‘‘一块就够了吧?’’林桂芳问着儿子。

‘‘不嘛,妈妈,我就要两块嘛。’’儿子摇摇头,有些不同意妈妈的想法。

林桂芳依着儿子便买了两块馍,一个装一个袋子。刚走几步,儿子便要央着拿馍来吃。林桂芳说一个馍他是吃不完的,等回家洗了手掰了再吃。儿子等不急了,一个劲央着要吃馍。林桂芳拿出儿子书包里的水杯把水倒出来洗了自己的手,又洗了洗儿子的手,然后把馍掰开一块交给儿子。

儿子嚼着馍,不说话,跟着妈妈朝前走。走了几步,儿子对妈妈说:‘‘妈妈,这馍真好吃。’’

‘‘好吃,那下次就再买吧。’’林桂芳一边回应着儿子的话,一边看儿子吃馍的样子,抬头却看见不远处有人正注视着自己母子俩。

那是一位坐在路边木凳上的中年妇女,身材瘦小,身上的衣服穿得很单薄,但很整洁,连头发也梳扎得很条理。她面无喜色,目光迟滞,有些苍白的脸上却布满了无尽的忧愁和哀伤。她的身旁则放着一个装有纸张和盒子的大袋子。在初春稍带寒意的风中,中年妇女的身形可能会随时倒下。

林桂芳看到这一幕,心头先是一惊。她是一个捡杂物的女人吗?不太像。她是疲惫了吗?她是饥饿了吗?她为什么忧愁和哀伤?她需要什么帮助吗?一连串的疑问闪过林桂芳的心头。

林桂芳叫儿子呆在原地,然后返回卖馍的小摊点买了两块馍装好,领着儿子来到中年妇女跟前,伸出双手递上馍说:‘‘大姐,你饿了吧?收下这些馍吧,专给你买的。’’

中年妇女没有伸手接馍,而是打起精神打量着眼前这对母子,然后点着头说:‘‘谢谢,谢谢你们,我不饿。’’

林桂芳伸出的手没有退缩,而是更向前伸出了些,并说道:‘‘大姐,就收下吧,真是给你买的。’’

中年妇女站起身来,有些激动,又有些不安,伸出双手接过了馍,又点着头道:‘‘谢谢,谢谢,真是谢谢你们。’’

‘‘不用谢,不用谢。’’林桂芳摇摇头回应着。

中年妇女接了馍,林桂芳带着儿子向家走去。直到路过一个转弯口,林桂芳不经意的转了一下头,看见中年妇女还站在原地,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手中的馍也没有吃,而是手捧着馍一直目送着她们母子俩走远。

向别人施舍钱物的事林桂芳经历过多少次了,每次都是随意心动而起,也没记在心上,更别说向外人提起。可那一次是个例外,中年妇女的身影一直在她心中不肯离去,以至于那天晚上自己都失了眠。

第二天路过那段路的时侯,林桂芳又看中年妇女的身影,那时她正在一个垃圾桶里掏捡纸片。中年妇女抬头看见了林桂芳,脸上闪过一丝羞色和局促不安,微微点头用柔和的眼神向林桂芳打了个招呼。林桂芳微笑着也点了点头,发现中年妇女比昨天精神些,但疲惫和哀愁还与她形影不离。

中年妇女还没掏完垃圾桶中的广告纸片就提着袋子走了。林桂芳想着这一定是因为看着她的缘故,于是带着歉意去到卖馍的小摊点买了两块馍,然后快步追上中年妇女,双手递上馍说:‘‘大姐,收下这馍吧,专给你买的。’’

中年妇女右手提着袋子,本想伸出左手阻挡回绝,却看见自己的左手有些尘灰粘在上面,于是放下左手,摇摇头说:‘‘谢谢,谢谢,我不饿,我不饿,一次就够了,一次就够了。’’

林桂芳被人回绝,却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还是把馍递到中年妇女跟前说:‘‘大姐,你应该是饿了,拿回家吃吧,别觉得不好意思。你们这也是一种劳动,也是一种生存,没有人瞧不起你们的。’’

中年妇女低下头,放下手中的袋子,侧过身走了几步,拍了拍手中的尘灰,然后走回来,眼里噙着泪花双手接住装馍的袋子点着头说:‘‘谢谢,谢谢。’’

中年妇女接过了馍,林桂芳也就走远了,头也没回,连转弯的地方也刻意不让自己回头。

后来,中年妇女一直活动在这一带捡杂物,只是气色逐渐好转,但愁容依旧没变。每每林桂芳看见中年妇女出现,她总要买两块馍给中年妇女送去。很多时侯,中年妇女看见林桂芳就要躲,但还是躲不掉,林桂芳总要为中年妇女买两块馍送上。还一次次重复着那句话:‘‘大姐,你就收下吧,我看你也挺不容易的,至少我们比你过得好些。’’中年妇女也就只得一次次收下林桂芳买给她的馍。

不知过了多久,却出现了一次意外。那是一个林桂芳与丈夫和儿子共同经过那段路看见中年妇女出现的日子。林桂芳刚买来馍,儿子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而且主动请求要给中年妇女送去,林桂芳也就同意了。儿子拿着馍走近中年妇女,并叫着阿姨接馍。那时中年妇女正埋头清理一些小物件,或许是没有看见,或许是没有听见,反正没有抬头接馍。儿子便把馍放在中年妇女旁边的纸箱上。没等林桂芳回过头走几步,却发现纸箱上的馍被一只淘气的过路狗叼走了。中年妇女这时也抬头看见了,想站起身来,却又坐了下去。

看着这些,林桂芳很难过,觉得自己儿子的做法很不礼貌,也是自己的错,很对不起中年妇女。

林桂芳向丈夫说了几句话,又走到卖馍的小摊点买了两块馍去到中年妇女跟前蹲下身说:‘‘大姐,收下这馍吧,给你买的。刚才对不起啊,是孩子没礼貌。’’

中年妇女抬起头,眼神有些惊慌,赶紧站起身来,侧过身拍拍手,转过身伸出双手接了馍,并点头说道:‘‘谢谢,谢谢,你们没有错,那是我自己的错,你没必要向我道歉的。’’

‘‘应该的,应该的。’’林桂芳点头说道。

那天晚上回家后,林桂芳和丈夫商量,觉得中年妇女应该与别人不样,他们决定力所能及帮她一下。通过讨论和商量,林桂芳觉得自己不是天天经过那条路,也不是经过那条路就能看见中年妇女的出现,但中年妇女或许天天都要为生计发愁。所以他们决定在小区大门外的花坛边上装一个盒子,然后把馍放进盒子里让中年妇女自己去拿。最初,他们用的是一个塑料盒子,可是不久塑料盒子就不见了。后来,他们便订做了一个体积大很多的不锈钢箱子,并用螺丝固定在花坛边的墙上,还给箱子上了锁,并把一枚钥匙交给了中年妇女。

每当清晨或傍晚,林桂芳总不会忘记打开箱子向里面放东西。向箱子里放的东西,除了最初是馍,后来渐渐多了样数,如饮料、罐头、水果、衣服、鞋子,还有不看的书籍报纸等。自从安装了箱子,林桂芳看到中年妇女的机会少了些,但每次只要打开箱子发现是空的,心里就感觉收获得满满的。

再后来,林桂芳也从远远的地方看到过中年妇女,那时她气色好多了,愁容也减少了许多。那时,中年妇女白天提着袋子捡杂物,晚上则在不远处的一盏路灯下给别人补鞋、刷鞋、补衣裤。林桂芳远远看见,那时中年妇女正忙,她也就点着头走远了。

那一次,林桂芳戴着口罩,戴着墨镜,提着自己的高跟鞋来到中年妇女的摊点处修鞋。

那时天早已黑了,中年妇女正借着一处路灯光给别人进行修修补补。

林桂芳放下鞋并没有说什么。中年妇女便拿起鞋来查找着什么地方该修该补,然后说给林桂芳听。

林桂芳并不回答,只是点着头。

中年妇女熟练而又仔细地修着鞋,连头也很少抬。却突然说着:‘‘唉,你这鞋也修补过多次了,看来你们也过得很节俭,那为什么你们还要帮助我?你们帮助过我的可以买这样的鞋多少双了。’’

林桂芳感到很吃惊,她的这身装拌就是不想让她认出来,不想打扰她,却想来一次近距离看望她。

她是怎么认出自己的?

林桂芳摘下口罩,摘下眼镜,哈哈一笑:‘‘大姐,我把自己围得这么严实,你都没仔细看我一眼,你是怎么认出我了的?’’

中年妇女抬起头来,微笑道:‘‘认识你们,我现在不需用看了,我能凭感觉,凭味道就能知道是你。’’

‘‘凭感觉?凭味道?’’林桂芳问道。

中年妇女点点头:‘‘是的,凭感觉,凭味道。多少次了,多少天了,我从你们的箱子里取走东西,我已熟悉了你们的味道,好人的味道,所以只要你来到我附近,即使黑夜里我也能认出来。’’

‘‘大姐真会说话。’’林桂芳说。

中年妇女笑着摇摇头说:‘‘我不会说话,但我会记住帮助过我的人,要不,那还有什么人情味?好人自有好报,好人自有好人的味道。’’

好人自有好报,好人自有好人的味道。林桂芳想着这些话,又想起了那个自己看见多次,独自一人穿着红马甲,戴着红帽子,戴着白口罩,在那偏僻路口,挥舞着小红旗让放学的孩童们安全过马路的身影多象这位中年大姐啊。于是问道:‘‘大姐,你也在做义工吧?’’

中年妇女先是一惊,然后平静的微微一笑,摇摇头说:‘‘没有,我一天挺忙的,哪有时间去做那?只是我捡了套衣帽穿戴,挺合身的。’’

林桂芳会意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大姐你就是不愿显摆自己。’’

三年了,向箱子里放东西成了林桂芳的一个习惯,也成了一种义务。打开箱子看见子里面的东西被拿走时,心情也象空着的箱子一样舒朗。可是,现在,里面的东西换了一批又一批,每天换东西的时候,看着原封不动的东西,林桂芳真有些难过和担忧,她会是什么情况?以前多少次啊,站在阳上就能看见中年妇女前来开锁打开箱子取东西,那是一种无比的释然和宽慰,可是,现在?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忧愁哀伤义工报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2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2/23 09:24:17
    • 分享到:
  • 这篇文章的故事情节给人的感觉是老生常谈、在语言叙述上朴实无华。可这样的文章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依旧是经久不衰、百读不厌的经典!因为“助人为乐”的故事正如“花坛边上的那块馍”般,永远讲不完;“林桂芳”这类默默无闻、做好事不求回报的“中国好人”亦像“花坛边上的那块馍”般,不断地涌现!
  • 谢谢黄兄赞赏。祝新年快乐。

    回复

  • 深圳虽然是一座移民城市,却也是一座充满爱心和体现包容的城市。人口平均年龄的年轻化,平均受教育高等化,接受顺应时代发展“真善美”的自觉性非常高,平凡之中的不凡不时在感动他人,也感动着自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2钻
  • 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
  • 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5376
  • 10
  • 107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