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坛边上的那块馍
  • 点击:996评论:32018/02/16 14:00

 

海滨花园小区5栋602房的房主林桂芳一家因事要出国一段时间,临行前她还有一件放心不下的事。以至于她每天傍晚的时候总会站在阳台上,盯看那个熟悉的身影是否会习惯的出现,或者早上去上班之前,她总是要打开小区大门口外,花坛边上那个装有锁的不锈钢金属箱子,看看里面的东西是否被拿走了。

好久了,三天过去了,一个星期过去了,十天过去了,二十天过去了,快满一个月了,箱子里的东西还是没被拿走。林桂芳虽然没有等到习惯的身影出现,但还是把箱子里的东西换了一批又一批。

此时,林桂芳心情很不平静,心中不停地疑问着,她这是怎么了?这又不是年节,三年了,就连两个年节她都是在这里度过的。难道她回老家了?再也不回来了?难道她去了别的地方?不再来这里了?或者出了什么其它事?不,不,不,她不会有什么事的。她应该还会回来的,应该是自己多虑了。

林桂芳思绪翻滚,不愿过多猜想,记忆回到了三年前。

那是一个初春的下午,林桂芳从学校接到儿子步行回家。儿子一路上活蹦乱跳,眉飞色舞地向妈妈讲述学校里的所见所闻。不知不觉中,一股厚重的馍香飘进了馋嘴儿子的鼻中。

这是一段僻静的路,行人不多,没有其它店铺,就一个卖馍的小摊点会天天出现。

‘‘妈妈,我要吃馍。’’儿子来到卖馍的摊点前停下来央求道。

‘‘好吧,那就给你来一块吧。’’林桂芳回答着儿子。

‘‘不,妈妈,我要两块,两块我都要吃。’’儿子嘟弄着小嘴说道。

‘‘一块就够了吧?’’林桂芳问着儿子。

‘‘不嘛,妈妈,我就要两块嘛。’’儿子摇摇头,有些不同意妈妈的想法。

林桂芳依着儿子便买了两块馍,一个装一个袋子。刚走几步,儿子便要央着拿馍来吃。林桂芳说一个馍他是吃不完的,等回家洗了手掰了再吃。儿子等不急了,一个劲央着要吃馍。林桂芳拿出儿子书包里的水杯把水倒出来洗了自己的手,又洗了洗儿子的手,然后把馍掰开一块交给儿子。

儿子嚼着馍,不说话,跟着妈妈朝前走。走了几步,儿子对妈妈说:‘‘妈妈,这馍真好吃。’’

‘‘好吃,那下次就再买吧。’’林桂芳一边回应着儿子的话,一边看儿子吃馍的样子,抬头却看见不远处有人正注视着自己母子俩。

那是一位坐在路边木凳上的中年妇女,身材瘦小,身上的衣服穿得很单薄,但很整洁,连头发也梳扎得很条理。她面无喜色,目光迟滞,有些苍白的脸上却布满了无尽的忧愁和哀伤。她的身旁则放着一个装有纸张和盒子的大袋子。在初春稍带寒意的风中,中年妇女的身形可能会随时倒下。

林桂芳看到这一幕,心头先是一惊。她是一个捡杂物的女人吗?不太像。她是疲惫了吗?她是饥饿了吗?她为什么忧愁和哀伤?她需要什么帮助吗?一连串的疑问闪过林桂芳的心头。

林桂芳叫儿子呆在原地,然后返回卖馍的小摊点买了两块馍装好,领着儿子来到中年妇女跟前,伸出双手递上馍说:‘‘大姐,你饿了吧?收下这些馍吧,专给你买的。’’

中年妇女没有伸手接馍,而是打起精神打量着眼前这对母子,然后点着头说:‘‘谢谢,谢谢你们,我不饿。’’

林桂芳伸出的手没有退缩,而是更向前伸出了些,并说道:‘‘大姐,就收下吧,真是给你买的。’’

中年妇女站起身来,有些激动,又有些不安,伸出双手接过了馍,又点着头道:‘‘谢谢,谢谢,真是谢谢你们。’’

‘‘不用谢,不用谢。’’林桂芳摇摇头回应着。

中年妇女接了馍,林桂芳带着儿子向家走去。直到路过一个转弯口,林桂芳不经意的转了一下头,看见中年妇女还站在原地,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手中的馍也没有吃,而是手捧着馍一直目送着她们母子俩走远。

向别人施舍钱物的事林桂芳经历过多少次了,每次都是随意心动而起,也没记在心上,更别说向外人提起。可那一次是个例外,中年妇女的身影一直在她心中不肯离去,以至于那天晚上自己都失了眠。

第二天路过那段路的时侯,林桂芳又看中年妇女的身影,那时她正在一个垃圾桶里掏捡纸片。中年妇女抬头看见了林桂芳,脸上闪过一丝羞色和局促不安,微微点头用柔和的眼神向林桂芳打了个招呼。林桂芳微笑着也点了点头,发现中年妇女比昨天精神些,但疲惫和哀愁还与她形影不离。

中年妇女还没掏完垃圾桶中的广告纸片就提着袋子走了。林桂芳想着这一定是因为看着她的缘故,于是带着歉意去到卖馍的小摊点买了两块馍,然后快步追上中年妇女,双手递上馍说:‘‘大姐,收下这馍吧,专给你买的。’’

中年妇女右手提着袋子,本想伸出左手阻挡回绝,却看见自己的左手有些尘灰粘在上面,于是放下左手,摇摇头说:‘‘谢谢,谢谢,我不饿,我不饿,一次就够了,一次就够了。’’

林桂芳被人回绝,却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还是把馍递到中年妇女跟前说:‘‘大姐,你应该是饿了,拿回家吃吧,别觉得不好意思。你们这也是一种劳动,也是一种生存,没有人瞧不起你们的。’’

中年妇女低下头,放下手中的袋子,侧过身走了几步,拍了拍手中的尘灰,然后走回来,眼里噙着泪花双手接住装馍的袋子点着头说:‘‘谢谢,谢谢。’’

中年妇女接过了馍,林桂芳也就走远了,头也没回,连转弯的地方也刻意不让自己回头。

后来,中年妇女一直活动在这一带捡杂物,只是气色逐渐好转,但愁容依旧没变。每每林桂芳看见中年妇女出现,她总要买两块馍给中年妇女送去。很多时侯,中年妇女看见林桂芳就要躲,但还是躲不掉,林桂芳总要为中年妇女买两块馍送上。还一次次重复着那句话:‘‘大姐,你就收下吧,我看你也挺不容易的,至少我们比你过得好些。’’中年妇女也就只得一次次收下林桂芳买给她的馍。

不知过了多久,却出现了一次意外。那是一个林桂芳与丈夫和儿子共同经过那段路看见中年妇女出现的日子。林桂芳刚买来馍,儿子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而且主动请求要给中年妇女送去,林桂芳也就同意了。儿子拿着馍走近中年妇女,并叫着阿姨接馍。那时中年妇女正埋头清理一些小物件,或许是没有看见,或许是没有听见,反正没有抬头接馍。儿子便把馍放在中年妇女旁边的纸箱上。没等林桂芳回过头走几步,却发现纸箱上的馍被一只淘气的过路狗叼走了。中年妇女这时也抬头看见了,想站起身来,却又坐了下去。

看着这些,林桂芳很难过,觉得自己儿子的做法很不礼貌,也是自己的错,很对不起中年妇女。

林桂芳向丈夫说了几句话,又走到卖馍的小摊点买了两块馍去到中年妇女跟前蹲下身说:‘‘大姐,收下这馍吧,给你买的。刚才对不起啊,是孩子没礼貌。’’

中年妇女抬起头,眼神有些惊慌,赶紧站起身来,侧过身拍拍手,转过身伸出双手接了馍,并点头说道:‘‘谢谢,谢谢,你们没有错,那是我自己的错,你没必要向我道歉的。’’

‘‘应该的,应该的。’’林桂芳点头说道。

那天晚上回家后,林桂芳和丈夫商量,觉得中年妇女应该与别人不样,他们决定力所能及帮她一下。通过讨论和商量,林桂芳觉得自己不是天天经过那条路,也不是经过那条路就能看见中年妇女的出现,但中年妇女或许天天都要为生计发愁。所以他们决定在小区大门外的花坛边上装一个盒子,然后把馍放进盒子里让中年妇女自己去拿。最初,他们用的是一个塑料盒子,可是不久塑料盒子就不见了。后来,他们便订做了一个体积大很多的不锈钢箱子,并用螺丝固定在花坛边的墙上,还给箱子上了锁,并把一枚钥匙交给了中年妇女。

每当清晨或傍晚,林桂芳总不会忘记打开箱子向里面放东西。向箱子里放的东西,除了最初是馍,后来渐渐多了样数,如饮料、罐头、水果、衣服、鞋子,还有不看的书籍报纸等。自从安装了箱子,林桂芳看到中年妇女的机会少了些,但每次只要打开箱子发现是空的,心里就感觉收获得满满的。

再后来,林桂芳也从远远的地方看到过中年妇女,那时她气色好多了,愁容也减少了许多。那时,中年妇女白天提着袋子捡杂物,晚上则在不远处的一盏路灯下给别人补鞋、刷鞋、补衣裤。林桂芳远远看见,那时中年妇女正忙,她也就点着头走远了。

那一次,林桂芳戴着口罩,戴着墨镜,提着自己的高跟鞋来到中年妇女的摊点处修鞋。

那时天早已黑了,中年妇女正借着一处路灯光给别人进行修修补补。

林桂芳放下鞋并没有说什么。中年妇女便拿起鞋来查找着什么地方该修该补,然后说给林桂芳听。

林桂芳并不回答,只是点着头。

中年妇女熟练而又仔细地修着鞋,连头也很少抬。却突然说着:‘‘唉,你这鞋也修补过多次了,看来你们也过得很节俭,那为什么你们还要帮助我?你们帮助过我的可以买这样的鞋多少双了。’’

林桂芳感到很吃惊,她的这身装拌就是不想让她认出来,不想打扰她,却想来一次近距离看望她。

她是怎么认出自己的?

林桂芳摘下口罩,摘下眼镜,哈哈一笑:‘‘大姐,我把自己围得这么严实,你都没仔细看我一眼,你是怎么认出我了的?’’

中年妇女抬起头来,微笑道:‘‘认识你们,我现在不需用看了,我能凭感觉,凭味道就能知道是你。’’

‘‘凭感觉?凭味道?’’林桂芳问道。

中年妇女点点头:‘‘是的,凭感觉,凭味道。多少次了,多少天了,我从你们的箱子里取走东西,我已熟悉了你们的味道,好人的味道,所以只要你来到我附近,即使黑夜里我也能认出来。’’

‘‘大姐真会说话。’’林桂芳说。

中年妇女笑着摇摇头说:‘‘我不会说话,但我会记住帮助过我的人,要不,那还有什么人情味?好人自有好报,好人自有好人的味道。’’

好人自有好报,好人自有好人的味道。林桂芳想着这些话,又想起了那个自己看见多次,独自一人穿着红马甲,戴着红帽子,戴着白口罩,在那偏僻路口,挥舞着小红旗让放学的孩童们安全过马路的身影多象这位中年大姐啊。于是问道:‘‘大姐,你也在做义工吧?’’

中年妇女先是一惊,然后平静的微微一笑,摇摇头说:‘‘没有,我一天挺忙的,哪有时间去做那?只是我捡了套衣帽穿戴,挺合身的。’’

林桂芳会意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大姐你就是不愿显摆自己。’’

三年了,向箱子里放东西成了林桂芳的一个习惯,也成了一种义务。打开箱子看见子里面的东西被拿走时,心情也象空着的箱子一样舒朗。可是,现在,里面的东西换了一批又一批,每天换东西的时候,看着原封不动的东西,林桂芳真有些难过和担忧,她会是什么情况?以前多少次啊,站在阳上就能看见中年妇女前来开锁打开箱子取东西,那是一种无比的释然和宽慰,可是,现在?

  • 1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忧愁哀伤义工报恩。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2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2/23 09:24:17
    • 分享到:
  • 这篇文章的故事情节给人的感觉是老生常谈、在语言叙述上朴实无华。可这样的文章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依旧是经久不衰、百读不厌的经典!因为“助人为乐”的故事正如“花坛边上的那块馍”般,永远讲不完;“林桂芳”这类默默无闻、做好事不求回报的“中国好人”亦像“花坛边上的那块馍”般,不断地涌现!
  • 谢谢黄兄赞赏。祝新年快乐。

    回复

  • 深圳虽然是一座移民城市,却也是一座充满爱心和体现包容的城市。人口平均年龄的年轻化,平均受教育高等化,接受顺应时代发展“真善美”的自觉性非常高,平凡之中的不凡不时在感动他人,也感动着自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老家为四川省平昌县,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
  • 老家为四川省平昌县,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8377
  • 7
  • 780
  • 终于又阅读到海青的诗歌啦。从去年7月到现在5月,海青整整有大半年没在邻家发稿啦。很多时候,我来邻家总会情不自禁的去串门。比如海青家、春丽家、飞泉家、阿木家、书生家、张旭家、先和家、李玉家......,在他们的家里我总会看到很多惊喜,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在等我阅读。看,海青的这篇诗歌,很多诗句是我非常喜欢的。“我们热爱谎言”“一旦将面具取下,它们便枯萎”“阶级的阶梯不允许衣衫褴褛的途人就坐”,太多太多!

    莲花汉子恶抒情

    2018/5/16 14:54:19
  • 离开邻家有段日子,累了,回邻家逛逛,发觉还是那样的亲切。邻家的文、邻家的人、邻家的活动还是一样的“邻家味”。“深圳奋斗谣”歌词征集活动,吸引了我。从23岁来深圳打拼,20年来一路走过,我始终坚信:有梦就能飞翔。无论,我是当初普普通通的打工仔,还是如今奔跑在创业的愣头青,我从没放弃对梦想的追逐和努力。因为,我也爱好音乐,爱好歌唱。所以,我抽出时间写下这首歌词。我相信:梦想一定会在深圳的天空自由翱翔!

    莲花汉子深圳奋斗谣:有梦就要飞翔

    2018/5/15 14:22:26
  • 别样的文笔,托出别样的精彩,靓艳邻家文坛。邻家海纳百川,总有精彩涌现。《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意识流笔法,作者主人公合二而一,掰弄絮叨一部小说的开头与收笔,这就是所谓的元小说吧?虽文无定法气象万千,然,无不关注开头与结尾,开头引领作品的风格走向,结尾蕴涵作品的视野格局。所以,捉笔或敲键盘,无不纠结切口与收口。恰当的切入角度,顺畅迈步路好走;收尾结局则显现文笔的深度或高度。

    默然小说: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

    2018/5/14 10:11:28
  • 若是在深圳一直砥砺前行,你会发现:立足深圳,并非想象中的那样难,深圳的天空也很蓝;定居深圳,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深圳也有可能成为你的第二故乡。在深圳奋斗的人,待收获成功的喜悦后,再放眼张望深圳,映入眼帘的会是杜鹃红、洒在身上的会是梧桐雨、沁人心肺的会是凤凰香、掬入口中的会是大鹏水。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10 8:26:22
  • 因特老虎对歌词《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的评语是:“很美。六韵,意味着唱六遍?更像是诗,不适作歌。”,此评语恳切、精准,我很同意。此文内容和框架,很具好歌词的基础,具备歌词所必备的,形式对仗和排比,内容的对称和呼应,以及关键语句的标语口号式。欲将其修改成歌词,特建议将六段改成三段(最多也不能超过四段),保留的每段,再加上三个短语,所加入的短语,在对应的位置上,要讲究对仗和呼应,当否?请酌。

    北国寒星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8 18:12:01
  • 我不喜欢这样的标题:“沉浮记”、“新兴互联网产业巨头覆灭记”,太像地摊杂志了;但我喜欢这样的内容:起底微商运作模式、教科书式的品牌运营蓝本、粉丝工厂的独家内幕…… 今时今地,大家都在闷声大发财,很少有人详细叙说自己的行业故事,而张谋的这篇东东,虽则文学性稍弱、布局谋篇太实诚,但是确实有料,是可触摸的深商实录,我们对张谋进到此公司的前后变化都有所目睹,而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至今还远未延续……

    因特虎老亨浮沉记

    2018/5/8 8:46:11
  • 围绕红玫瑰酒店从接盘装修,至开业这个商战案例,写这中间复杂的人际关系及个人私欲,一环套一环套路太深,商战中的尔虞我诈,谁都不是受害者,为了个人利益反而又成了施害者,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商战的残酷,稍有不慎将被对手碾压得尸骨无存。可见李玉是深谙此中之道,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生活观察力,人物和故事才描绘得如此峰回路转又细致入微,有如亲临,好的小说是有现场感的,这才能深切地打动读者。

    朱正安红玫瑰酒店

    2018/5/6 22:56:37
  • 一座高生存成本的城市,对物欲的渴求更高,只要你放得下自尊,什么都可以用金钱来核算和交易,三个女人为了改变命运,用青春和肉体获得捷径。而分别与这三个女人生活有着交汇的男主人公,眼睁睁看着她们沉沦却又无能为力,他自己都屈服于命运的安排,到了最后他以牺牲自己来拯救心爱的女人。卫鸦的笔调写来风轻云淡,随着故事的推进,无不透着对生活的妥协和无奈,无论从人物塑造到细节,几个人物的心理转变,他处理得都非常老道。

    朱正安棠夏

    2018/5/6 22:54:52
  • 好奇害死猫,高尚小区的保安当侦察兵出身的谭建民,无意中窥见小区居民发生的一件婚外情,善意的提醒,多管了一回闲事,反而让他摊上大事了,被人控告侵犯隐私权打官司,工作也遭辞退。生活中这种司空见惯的情事,当一回正义者,反而落得“告密者”下场,处处受人不待见,他苦苦思索纠结的心路变化历程,稍欠火候,故事设置的悬念跌宕起伏不够,表现张力就弱了点,整体表述尚可。

    朱正安告密

    2018/5/6 22:52:57
  •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深圳特色的作品。信息化、高科技、华强北……一个个符号强化了深圳元素。本文写的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由盛转衰的过程,其盈利模式和运作方式,对普通读者来说绝对具有吸引力。即使已经过去了几年,依然有新鲜感。而持久的新鲜感,是一部作品生命力的表现。

    王国华浮沉记

    2018/5/3 16:41:33
  • 读这篇小说的前半部分,感觉投资公司就是个冤大头,被人坑来坑去,还疑惑这样的公司怎么居然不倒闭。读到最后,发现世上不缺接盘侠。而且,在你手里搞不好的,在别人的手中也许能搞好。这篇小说通过一个具体案例将“上市公司”的种种乱象呈现在读者面前,生动、冷酷、琐碎、曲折,十分耐读。

    王国华红玫瑰酒店

    2018/5/3 16:40:42
  • 新加坡,一百多万人口超过七成是华人,地理位置东南亚却完全西方化,独立建国才五十三年,人口版土不过大中华一个中等城市的国度,却在纷繁世界里享有重要地位。《新加坡那些事》,读来倍感亲近,都有炎黄血脉炎黄文化的踪影,或因同种同根的莫名言状的感情。中国于新加坡,或有母子情结,母恋游子,游子恋根罢。读过第一节《小芸》,不由泪湿衣襟;继有《小虫/坎/古冬/香林/夏天》的纷至沓来,似远若近。

    默然新加坡那些事

    2018/5/1 16:19:43
  • 千千万万的“拓荒牛”汇聚到深圳,加入到建设特区的洪流中。他(她)们历尽艰辛,付出了青春,成就了深圳今日的辉煌。歌词的作者有感而发,词语平实质朴,直抒情怀,词句读来朗朗上口,配上音律,下里巴人,和者共鸣。想写就写,想唱就唱。唱出“拓荒牛”的初心,唱出曾经的艰辛历程,唱出今天的幸福,唱出更美好的明天。

    天马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27 0:17:29
  • 在职场上,“过江龙”可不好当呀,一不留神,就会被众多抱成团的“地头蛇”啃得连渣都不剩!你看,大中主任还没打到阿霞和陈宇等人的“七寸”,就迅即被对方咬得“大出血”!只不过,驰骋商海三十载的大中主任会这么“菜”吗?个人倒是觉得,作者可将《下马威》扩充为中、长篇小说,着重炮制“龙蛇相斗”的精彩。

    黄元罗下马威

    2018/4/26 9:09:42
  • 李双鱼的《苏的故事》,包含三个内容:一个是苏与被遗弃的母亲的故事,这是被自甘暴弃女人折磨的故事;一个是苏与欧交往的故事,欧爱她,但她并没有找到感觉,注定是无果而终的关系;一个是苏与林交往的故事,林爱她,比起林来,她似乎更倾心于林,以至于她追踪林到苏州,并给双鱼座的林,买一对双鱼玉石的礼物,预示着他们关系的发展方向。文章最值得称道是语言:简洁、生动、俏皮,充满诗意。但文章更像小说,定位随笔是否合适?

    北国寒星苏的故事

    2018/4/25 19:17:1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