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堂飞雪
  • 点击:3514评论:122018/02/23 09:46

雪花飘洒,地面凝冰,地铁乘客剧增。熙攘的人流在地铁入口处收窄,我急跨两步,挂包蹭了少妇的屁股,欲道歉呢,却闻少妇出言不逊,“老东西,奔丧啊?”我还少妇一个白眼,就唾沫咽回滚到嘴边的“对不起”。

紧赶慢赶,终于掐住时点赶到汉口火车站。抖落身上的落雪,我一头钻进动车。

车外雪舞愈烈,车内屏显22℃度,暖融融甚至有一点儿毛热。轻音乐悠扬悦耳,播音员音质柔美恬润:旅客朋友们,汉-梨班列即时正点发车,全程289.1公里,预计运行120分钟,10时正点到达。

“真快啊!真,真有这么快么?”日前,他电话里将信将疑,期期艾艾地对我说,他就想坐回动车到江城看看,叫我带他游游长江逛逛东湖,领他体验地铁穿行江底的感觉,登黄鹤楼望远去木兰山转转。还兴奋地对我说,他的小说完稿了,要我帮他润润色……声犹在耳,未料竟是他的临终遗憾,他再也不可能来江城了,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他是我的高小语文老师,人瘦小,脸白净眉清目秀,蔫不唧的像个娘们,只有讲课时才来精神,一口标准流畅的普通话,音域浑厚宽宏。他虽然只教过我两个月的语文,留下的印象却历久弥新。

五十二年前的初夏,破旧立新方兴未艾,捣毁吴晗邓拓廖沫沙三家村,荡涤一切污泥浊水、粉碎封资修统治文化教育黄粱梦的洪流滚滚。我班语文老师串联去了,瘦小的他端着课本和讲义,蔫头巴脑走进教室,怯懦懦走上讲台,面向同学弯腰九十度鞠躬,抬眼逊逊地问候“同学们好!”教室鸦雀无声,同学们歪巴掉款趴桌子上乜斜他,没一个回应。

只见他轻扬嘴角笑笑,捏粉笔刷刷在黑板上写出“廖仲尼”仨字儿,转身自我介绍:“我姓廖名仲尼,今儿起,和同学们一起学习语文课,临时接任你们的班主任。”

“廖?你姓廖?你不会是廖沫沙一家的吧?啊!”我的同桌李梦一蹶子耸起,捋捋胳膊上的红袖箍,手指廖仲尼笑叽叽:“哎,你怎么能姓廖呢?尿,也太稀了吧?稀货一个!怎么不稠点儿呢?”

同学们哄堂大笑,还有拍巴掌吹口哨的。

“请,请同学们安静,请大家打开课本。”廖仲尼手捧教课书,提高嗓音:“同学们,书读三遍,其义自现。请大家先跟我一起朗读课文,然后,我跟大家一块解析课文。”

嘿!稀货竟然标准的普通话,一点儿水都不带,好听极了!李梦扛我胳膊,说人不可貌相,娘娘调还挺爷们的呢!挥手喊同学们安静,命令大家好好学学廖老师的普通话,跟廖老师一起朗读课文。

嘻嘻哈哈戛然而止,李梦拿腔捏调跟随廖老师朗读课文,我和同学们陆陆续续跟进。朗读声掺差不齐,却也嘹亮动听。李梦个子大,比廖老师还高半个头,是红卫兵司令部的副司令。他爹苦大仇深,忆苦思甜大会上控诉东洋鬼子烧杀淫掠声泪俱下,全校师生员工义愤填膺。正司令拉他加盟,拜封他副司令。他还是班长,很有威望,没同学跟他玩瞪眼。此后,廖老师的课,总能顺利进行。

“同学们,《朱德的扁担》,是我们要重点学习的课文。这篇课文,是井冈山上的红军战士、共和国的开国上将朱良才先生的纪实写真,恬淡地记叙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朴素宽厚品质,真切地展现了共产党人同甘共苦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廖老师开篇新课,先简要介绍课文,随即招呼同学们跟他一起朗读:1928年,朱德同志带领队伍到井冈山,跟毛泽东同志会师……井冈山上生产粮食不多,常常要抽出一些人到茅坪去挑粮……朱德同志也跟战士们一道去挑粮。他穿着草鞋,戴着斗笠,挑起满满的一担粮食,跟大家一块儿爬山。战士们想,朱德同志工作那么忙,还要翻山越岭去挑粮,有个同志就把他那根扁担藏了起来。不料,朱德同志连夜又赶做了一根扁担,并写上了“朱德记”三个字。大家见了,越发敬爱朱德同志,不好意思再藏他的扁担了。

廖老师上课没闲话,课外也没闲话。他就一个书呆子,对教学以外的事儿没兴致。李梦把红卫兵袖箍套在他胳膊上,他下课走出教室又转来,退下袖箍还李梦,悻悻地对李梦说“谢了”;有同学向他打听三家村四家店,问他大字报大串联的事儿,他总聋拉着耳朵一脸漠然。走路两碰面,他眨巴眨巴眼睛翘翘眼角就算打招呼了;人家问他好,他的回应声若蚊蝇。

学过《朱德的扁担》,他黑板上命题《老师的粉笔》,要同学们和他一起模仿课文写作文,对同学们说,老师的粉笔是教学工具,同学们都熟悉,大家可以根据各自的观察,写出各自的感觉。

我写道:廖老师的粉笔,写出得字儿漂亮又美丽,总在黑板上写来擦去地,弄地粉笔灰尘飞扬,教室里都是他的粉笔灰。我得感觉是,廖老师的粉笔,总呛我得鼻子……

廖老师把我的作文抄写在黑板上,肯定我语句通顺,表意清楚,感觉真实;不足嘛?助词“的、地、得”有些混淆了,需要这样调整一下……临了,廖老师谦谦地向同学们检讨,说他的粉笔不该弄得粉尘飞扬。

打那以后,廖老师上课总端盆水放讲台边清洗抹布,用拧干的抹布擦黑板,再也不用粉笔擦了。教室粉尘少了,廖老师的衣裤粘满了粉尘灰,白一块乌一块,难看死了。

比白一块乌一块更难堪的事儿接踵而至。盛夏暑假,教师集训,一顶黑帮帽子扣在了廖仲尼的头上。秋季开学第一天,他被押进学校批斗:廖仲尼,身世不清不白,伪装可怜的战争孤儿,其实是三家村廖沫沙一条藤上的黑瓜,孔老二的孝子玄孙!公然用“先生”一词侮辱老红军,还写《老师的粉笔》小说,亵渎《朱德的扁担》,用心何其毒也?!黑不可赦!

正司令激烈似火,口若悬河,唾沫星子飞溅。廖仲尼猥猥琐琐,潸然泪下,有口莫辨。

李梦愤愤跺脚,要扇正司令——上学期末,正司令骂他“保皇派”撸了他的副司令。我想给他助威无奈腿不争气挪不动脚,但见他狗似的窜上批斗台,横眉怒目抡巴掌扇正司令。正司令的干将呼喊“打倒保皇派”,拧他胳膊驾他的飞机;又有保皇派飞身上台,跟正司令一派掐殴撕打。廖仲尼瑟瑟哆嗦,竟忘了被批斗的身份,捧拳哀求“别,都别,都别打了”,混乱中被打得鼻青脸肿。

两年的关押解除,廖仲尼没书教了,成天抱着扫帚扫地。校园内外清洁卫生都归他,男女厕所也由他清理。

教育突飞猛进,镇小升格初中继而高中。我和李梦高中混了一年,辍学参加基干民兵三治专班投身农田水利建设;向县广播站投过几篇人定胜天报道稿,就羊群里的骆驼了,被同期保送进华师深造,毕业后堂而皇之回母校任教。廖老师的黑帮帽子摘掉了,没再打杂扫地,学历不及,敲钟收发归他。

李梦当校长后,在教务楼走廊里挂了块报刊信函挂帘,交待廖老师分检好报刊信函塞进挂帘袋子里,不用挨门挨人送;又吩咐总务处安装了电子铃铛,按钮由周值老师操控。

铸铁钟还在校园老柏树上挂着,廖老师常踌树下发呆。李梦拉我走近老柏树,拍廖老师肩膀:“老同志,乘凉啊?”

“斑,斑鸠。”廖老师手指老柏树上的斑鸠窝。

果有两只斑鸠,一只缩窝里孵蛋,一只守窝边“咕,咕咕”。

“关关睢鸠,在河之洲。”李梦问廖老师:“《诗经》里的关关睢鸠,跟斑鸠是近亲吧?”不待廖老师回答,又问:“睢鸠、斑鸠,或生活习性有差异,却都是痴情恋故的同类吧?”

廖老师咂咂嘴,欲言又止匆匆向校门口小跑去。嗨,邮递员校门口按铃铛召唤他——他每每校门口迎接报刊信函,他珍爱他的工作。

“好人,好人一个!”李梦感慨。

“你也不坏哟!”我给李梦戴高帽儿。

“你,你这是表扬?还是拍马屁?啊!”李梦不买我的帐,悄声对我说,廖老师一直祈望重上讲台,可中师学历不可能教高中;即使教小学,也须重做上岗考试测评,须一大堆证件证明能力。毕竟桃花源太久,二十二年没上讲台,教材都换好多茬儿了。

“你,你是不忍他遭遇尴尬?还是压根儿不想放他?嗯!”我点李梦的穴。

“兼而有之,你是我肚子里的虫子也。”李梦揉眼角,说:“人嘛,都感情动物吧?更何况,他身心受到的东洋鬼子伤害,比我爹还惨痛。”

报刊信函不多,廖老师分检完塞进挂袋手脚没地儿搁,总捏抹布摸拖把教务楼上楼下晃。李梦又拍他肩膀,叫他不要超越权限,做好份内工作就行了。

“你们任务重,忙。”他说。

“谁们任务重?有多忙啊?嗯!朱总司令的任务重不重?忙不忙?耽搁过挑军粮没有?啊!”李梦兜着脸问他。

“我,我闲着也是闲着。”

“同志,亲爱的老同志,闲着也不能侵犯人家吧?不能侵犯人家扫一室的义务吧?啊!”

“我,我……”

“你,你什么你呀?啊!给你说过多少回了,闲得慌吗?继续写你的小说嘛。几十年完不成一部小说,好意思吗?嗯!再捏抹布摸拖把,我就停你的职下你的岗,报刊信函也不叫你分检了!”

“别,别介……”他惊惶失措,诚惶诚恐。他了然李梦,了然李校长的狠,生怕丢了分检报刊信函这份工作。

学校分配宿舍,分给廖老师的跟我的一样大,两室一厅,就在我的楼下。他嫌空荡,叫我弄几个学生跟他同住,说他收费,每个学生每月收一块住宿费不少吧?说他的煤炉子,一天一夜五块煤球不熄火,用不完的开水,都浪费了,管几个同学喝熟水、洗热水脚没问题。我摇头说不可以,说学生住教师宿舍楼没有先例,说李梦也不会同意。他叫我陪他找李梦,李梦没驳他的面子,低着头踱方步,说这事儿呀,校长不能专断,须通过校务会集体研究。

几天后,李梦的媳妇领了个小寡妇跟廖老师相亲。廖老师瞪李梦媳妇,瓦腰小跑进校长室,面红耳赤地质问李梦:“么意思嘛?你!”

“他,他不会有病吧?”李梦问我。

我涩牙,说,“这事儿?你去问他。”

廖老师的宿舍门总虚掩着。打他门前过,我总要踢一脚,进屋瞅一眼,客厅里晃一圈。他客厅茶几上总有沏好的半杯绿茶,提起开水瓶沏满正可口,我一气饮下大半杯,朝他笑笑。他朝我笑笑点点头,却从来不叫我坐,他不黏人,他喜欢安静,尽管他眼神里满是祈望,祈望我坐下来跟他说会儿话。

“怎么样了啊?”我迈脚出门又侧转回来,问他小说重构怎么样了?

“早,还早,还早呢。”他支支吾吾,问是不是李梦催。

“你说呢?”我狐假虎威。他的茶几上,原本还备有半杯新鲜的红茶,李梦习惯喝红茶。校长忙总不见来喝,他也没喊过他来喝就悄悄取消了。

“我,我想打听个事儿……”他挨近我。

“么事儿?”我盯住他。

“缅,缅甸,跟我国云南接壤的缅甸,跟我邦胞波情谊甚浓的缅甸,现在,现在跟我国的关系怎么样?你清楚不清楚?我,我很想知道。”

嘿,他跟我绕圈圈呢!挂念中缅关系还是挂念丛林里的白骨?我抹抹湿了的眼角,拉起他的手对他说,“看报纸嘛,你关心的事儿,报纸上或有透露,即或含蓄,也见端倪,总会朗然清晰的。”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廖仲尼远征军忠烈遗孤遗著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默然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8-02-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很多年前的回忆,恍若一梦。问好。
  • 回复
    • 万群4举人2018/03/03 12:03:19
    • 分享到:
  • 最后部分,使小说的历史感愈显感厚重,廖老师、李梦、“我”各个人物形象更加鲜明,且与前面红卫兵对廖老师的批斗语遥相呼应。以小见大、举重若轻,学习了!
  • 回复
  • 《灵堂飞雪》厚重,融历史的文化的人性的厚重于一体。抗战忠烈遗孤克勤克俭,肝胆相照,主角配角血肉丰满,催人向上。文笔恬实,亲切可信。我军民,承受法西斯肆虐的巨大伤痛于反法西斯战争中做出了可歌可泣的伟大贡献。多种原因,我国二战历史地位多被西方淡化,赴缅远征军白骨还散落邻国丛林。灵堂飞雪,既祭奠老师,也祭奠遭受法西斯蹂躏的母亲,更祭奠赴缅远征军的白骨,蕴涵厚重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 默然2018/02/25 14:37:49
    • 分享到:
  • 上茶,先生您请,拜谢先生关注赐评打赏勉励,问好

    回复

  • 这作品历史跨度大,作者把握的比较到位,文革一段,写得最好,逼真地写出了当时的情景,教师的讲课,学生的表现都比较传神,廖仲尼的身份,在追悼会亮出来,更震撼人心。他最终被追认为中共党员,圆了心愿。点赞好文。
    • 默然2018/02/25 14:38:41
    • 分享到:
  • 上茶,先生您请,拜谢先生关注赐评打赏勉励,问好

    回复

  • 问好,默然老先生!很欣赏大作!学习了!附上拙评,不当之处,希望多指正!祝好!
    • 默然2018/02/25 14:40:24
    • 分享到:
  • 拜谢天下粮仓先生,您的评很真恳,很到位,我感动,

    回复

  • 这个短篇,以小见大举重若轻,视野开阔从容淡定。纯净的民族情怀贯穿全文,对忠烈遗孤的情感流露于不经意“他身心受到东洋鬼子的伤害比我爹惨痛”;对世事的认知平实,如对滚滚洪流只做客观描述不添油加醋“司令激烈似火口若悬河/主人公猥猥琐琐有口莫辨/保皇派愤愤跺脚”;对人生的感悟敞透,如“白眼出言不逊,咽回滚到嘴边的对不起/各自生活节律多有差异冒然打搅别人不好”等等,蕴涵生活哲理于平淡。
    • 默然2018/02/25 14:41:20
    • 分享到:
  • 上茶,先生您请,拜谢先生的关注赐评留墨,问好

    回复

    • 寒雪儿2童生2018/02/23 15:22:22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隐喻元素使用的好,由老柏树上的斑鸠牵出诗经的睢鸠,或林鸟水鸟之别,却都痴情恋故的同类。《关睢》位居诗经之首,鸠鸟品质在我国传统文化中的影响悠久。小说内容丰厚,从忠烈遗孤的身世到灵堂飞雪,时空恢弘漫长;从洪流滚滚到新时期的过度,自然贴切;对世事的描摹客观准确,不刻意褒贬不偏不激,文笔恬静味道醇厚。收尾触景生情,借飞雪飞入灵堂喻世喻人,意境独到,内含外延丰富。点赞打赏。
    • 默然2018/02/25 14:42:12
    • 分享到:
  • 上茶,雪儿您请,拜谢您的关注赐评打赏勉励,问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寒冬蛰生一草根破土拔节二月春栉风沐雨三夏酷经秋历霜四季青
  • 寒冬蛰生一草根破土拔节二月春栉风沐雨三夏酷经秋历霜四季青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4
  • 81785
  • 119
  • 1667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