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堂飞雪
  • 点击:1568评论:122018/02/23 09:46

雪花飘洒,地面凝冰,地铁乘客剧增。熙攘的人流在地铁入口处收窄,我急跨两步,挂包蹭了少妇的屁股,欲道歉呢,却闻少妇出言不逊,“老东西,奔丧啊?”我还少妇一个白眼,就唾沫咽回滚到嘴边的“对不起”。

紧赶慢赶,终于掐住时点赶到汉口火车站。抖落身上的落雪,我一头钻进动车。

车外雪舞愈烈,车内屏显22℃度,暖融融甚至有一点儿毛热。轻音乐悠扬悦耳,播音员音质柔美恬润:旅客朋友们,汉-梨班列即时正点发车,全程289.1公里,预计运行120分钟,10时正点到达。

“真快啊!真,真有这么快么?”日前,他电话里将信将疑,期期艾艾地对我说,他就想坐回动车到江城看看,叫我带他游游长江逛逛东湖,领他体验地铁穿行江底的感觉,登黄鹤楼望远去木兰山转转。还兴奋地对我说,他的小说完稿了,要我帮他润润色……声犹在耳,未料竟是他的临终遗憾,他再也不可能来江城了,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他是我的高小语文老师,人瘦小,脸白净眉清目秀,蔫不唧的像个娘们,只有讲课时才来精神,一口标准流畅的普通话,音域浑厚宽宏。他虽然只教过我两个月的语文,留下的印象却历久弥新。

五十二年前的初夏,破旧立新方兴未艾,捣毁吴晗邓拓廖沫沙三家村,荡涤一切污泥浊水、粉碎封资修统治文化教育黄粱梦的洪流滚滚。我班语文老师串联去了,瘦小的他端着课本和讲义,蔫头巴脑走进教室,怯懦懦走上讲台,面向同学弯腰九十度鞠躬,抬眼逊逊地问候“同学们好!”教室鸦雀无声,同学们歪巴掉款趴桌子上乜斜他,没一个回应。

只见他轻扬嘴角笑笑,捏粉笔刷刷在黑板上写出“廖仲尼”仨字儿,转身自我介绍:“我姓廖名仲尼,今儿起,和同学们一起学习语文课,临时接任你们的班主任。”

“廖?你姓廖?你不会是廖沫沙一家的吧?啊!”我的同桌李梦一蹶子耸起,捋捋胳膊上的红袖箍,手指廖仲尼笑叽叽:“哎,你怎么能姓廖呢?尿,也太稀了吧?稀货一个!怎么不稠点儿呢?”

同学们哄堂大笑,还有拍巴掌吹口哨的。

“请,请同学们安静,请大家打开课本。”廖仲尼手捧教课书,提高嗓音:“同学们,书读三遍,其义自现。请大家先跟我一起朗读课文,然后,我跟大家一块解析课文。”

嘿!稀货竟然标准的普通话,一点儿水都不带,好听极了!李梦扛我胳膊,说人不可貌相,娘娘调还挺爷们的呢!挥手喊同学们安静,命令大家好好学学廖老师的普通话,跟廖老师一起朗读课文。

嘻嘻哈哈戛然而止,李梦拿腔捏调跟随廖老师朗读课文,我和同学们陆陆续续跟进。朗读声掺差不齐,却也嘹亮动听。李梦个子大,比廖老师还高半个头,是红卫兵司令部的副司令。他爹苦大仇深,忆苦思甜大会上控诉东洋鬼子烧杀淫掠声泪俱下,全校师生员工义愤填膺。正司令拉他加盟,拜封他副司令。他还是班长,很有威望,没同学跟他玩瞪眼。此后,廖老师的课,总能顺利进行。

“同学们,《朱德的扁担》,是我们要重点学习的课文。这篇课文,是井冈山上的红军战士、共和国的开国上将朱良才先生的纪实写真,恬淡地记叙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朴素宽厚品质,真切地展现了共产党人同甘共苦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廖老师开篇新课,先简要介绍课文,随即招呼同学们跟他一起朗读:1928年,朱德同志带领队伍到井冈山,跟毛泽东同志会师……井冈山上生产粮食不多,常常要抽出一些人到茅坪去挑粮……朱德同志也跟战士们一道去挑粮。他穿着草鞋,戴着斗笠,挑起满满的一担粮食,跟大家一块儿爬山。战士们想,朱德同志工作那么忙,还要翻山越岭去挑粮,有个同志就把他那根扁担藏了起来。不料,朱德同志连夜又赶做了一根扁担,并写上了“朱德记”三个字。大家见了,越发敬爱朱德同志,不好意思再藏他的扁担了。

廖老师上课没闲话,课外也没闲话。他就一个书呆子,对教学以外的事儿没兴致。李梦把红卫兵袖箍套在他胳膊上,他下课走出教室又转来,退下袖箍还李梦,悻悻地对李梦说“谢了”;有同学向他打听三家村四家店,问他大字报大串联的事儿,他总聋拉着耳朵一脸漠然。走路两碰面,他眨巴眨巴眼睛翘翘眼角就算打招呼了;人家问他好,他的回应声若蚊蝇。

学过《朱德的扁担》,他黑板上命题《老师的粉笔》,要同学们和他一起模仿课文写作文,对同学们说,老师的粉笔是教学工具,同学们都熟悉,大家可以根据各自的观察,写出各自的感觉。

我写道:廖老师的粉笔,写出得字儿漂亮又美丽,总在黑板上写来擦去地,弄地粉笔灰尘飞扬,教室里都是他的粉笔灰。我得感觉是,廖老师的粉笔,总呛我得鼻子……

廖老师把我的作文抄写在黑板上,肯定我语句通顺,表意清楚,感觉真实;不足嘛?助词“的、地、得”有些混淆了,需要这样调整一下……临了,廖老师谦谦地向同学们检讨,说他的粉笔不该弄得粉尘飞扬。

打那以后,廖老师上课总端盆水放讲台边清洗抹布,用拧干的抹布擦黑板,再也不用粉笔擦了。教室粉尘少了,廖老师的衣裤粘满了粉尘灰,白一块乌一块,难看死了。

比白一块乌一块更难堪的事儿接踵而至。盛夏暑假,教师集训,一顶黑帮帽子扣在了廖仲尼的头上。秋季开学第一天,他被押进学校批斗:廖仲尼,身世不清不白,伪装可怜的战争孤儿,其实是三家村廖沫沙一条藤上的黑瓜,孔老二的孝子玄孙!公然用“先生”一词侮辱老红军,还写《老师的粉笔》小说,亵渎《朱德的扁担》,用心何其毒也?!黑不可赦!

正司令激烈似火,口若悬河,唾沫星子飞溅。廖仲尼猥猥琐琐,潸然泪下,有口莫辨。

李梦愤愤跺脚,要扇正司令——上学期末,正司令骂他“保皇派”撸了他的副司令。我想给他助威无奈腿不争气挪不动脚,但见他狗似的窜上批斗台,横眉怒目抡巴掌扇正司令。正司令的干将呼喊“打倒保皇派”,拧他胳膊驾他的飞机;又有保皇派飞身上台,跟正司令一派掐殴撕打。廖仲尼瑟瑟哆嗦,竟忘了被批斗的身份,捧拳哀求“别,都别,都别打了”,混乱中被打得鼻青脸肿。

两年的关押解除,廖仲尼没书教了,成天抱着扫帚扫地。校园内外清洁卫生都归他,男女厕所也由他清理。

教育突飞猛进,镇小升格初中继而高中。我和李梦高中混了一年,辍学参加基干民兵三治专班投身农田水利建设;向县广播站投过几篇人定胜天报道稿,就羊群里的骆驼了,被同期保送进华师深造,毕业后堂而皇之回母校任教。廖老师的黑帮帽子摘掉了,没再打杂扫地,学历不及,敲钟收发归他。

李梦当校长后,在教务楼走廊里挂了块报刊信函挂帘,交待廖老师分检好报刊信函塞进挂帘袋子里,不用挨门挨人送;又吩咐总务处安装了电子铃铛,按钮由周值老师操控。

铸铁钟还在校园老柏树上挂着,廖老师常踌树下发呆。李梦拉我走近老柏树,拍廖老师肩膀:“老同志,乘凉啊?”

“斑,斑鸠。”廖老师手指老柏树上的斑鸠窝。

果有两只斑鸠,一只缩窝里孵蛋,一只守窝边“咕,咕咕”。

“关关睢鸠,在河之洲。”李梦问廖老师:“《诗经》里的关关睢鸠,跟斑鸠是近亲吧?”不待廖老师回答,又问:“睢鸠、斑鸠,或生活习性有差异,却都是痴情恋故的同类吧?”

廖老师咂咂嘴,欲言又止匆匆向校门口小跑去。嗨,邮递员校门口按铃铛召唤他——他每每校门口迎接报刊信函,他珍爱他的工作。

“好人,好人一个!”李梦感慨。

“你也不坏哟!”我给李梦戴高帽儿。

“你,你这是表扬?还是拍马屁?啊!”李梦不买我的帐,悄声对我说,廖老师一直祈望重上讲台,可中师学历不可能教高中;即使教小学,也须重做上岗考试测评,须一大堆证件证明能力。毕竟桃花源太久,二十二年没上讲台,教材都换好多茬儿了。

“你,你是不忍他遭遇尴尬?还是压根儿不想放他?嗯!”我点李梦的穴。

“兼而有之,你是我肚子里的虫子也。”李梦揉眼角,说:“人嘛,都感情动物吧?更何况,他身心受到的东洋鬼子伤害,比我爹还惨痛。”

报刊信函不多,廖老师分检完塞进挂袋手脚没地儿搁,总捏抹布摸拖把教务楼上楼下晃。李梦又拍他肩膀,叫他不要超越权限,做好份内工作就行了。

“你们任务重,忙。”他说。

“谁们任务重?有多忙啊?嗯!朱总司令的任务重不重?忙不忙?耽搁过挑军粮没有?啊!”李梦兜着脸问他。

“我,我闲着也是闲着。”

“同志,亲爱的老同志,闲着也不能侵犯人家吧?不能侵犯人家扫一室的义务吧?啊!”

“我,我……”

“你,你什么你呀?啊!给你说过多少回了,闲得慌吗?继续写你的小说嘛。几十年完不成一部小说,好意思吗?嗯!再捏抹布摸拖把,我就停你的职下你的岗,报刊信函也不叫你分检了!”

“别,别介……”他惊惶失措,诚惶诚恐。他了然李梦,了然李校长的狠,生怕丢了分检报刊信函这份工作。

学校分配宿舍,分给廖老师的跟我的一样大,两室一厅,就在我的楼下。他嫌空荡,叫我弄几个学生跟他同住,说他收费,每个学生每月收一块住宿费不少吧?说他的煤炉子,一天一夜五块煤球不熄火,用不完的开水,都浪费了,管几个同学喝熟水、洗热水脚没问题。我摇头说不可以,说学生住教师宿舍楼没有先例,说李梦也不会同意。他叫我陪他找李梦,李梦没驳他的面子,低着头踱方步,说这事儿呀,校长不能专断,须通过校务会集体研究。

几天后,李梦的媳妇领了个小寡妇跟廖老师相亲。廖老师瞪李梦媳妇,瓦腰小跑进校长室,面红耳赤地质问李梦:“么意思嘛?你!”

“他,他不会有病吧?”李梦问我。

我涩牙,说,“这事儿?你去问他。”

廖老师的宿舍门总虚掩着。打他门前过,我总要踢一脚,进屋瞅一眼,客厅里晃一圈。他客厅茶几上总有沏好的半杯绿茶,提起开水瓶沏满正可口,我一气饮下大半杯,朝他笑笑。他朝我笑笑点点头,却从来不叫我坐,他不黏人,他喜欢安静,尽管他眼神里满是祈望,祈望我坐下来跟他说会儿话。

“怎么样了啊?”我迈脚出门又侧转回来,问他小说重构怎么样了?

“早,还早,还早呢。”他支支吾吾,问是不是李梦催。

“你说呢?”我狐假虎威。他的茶几上,原本还备有半杯新鲜的红茶,李梦习惯喝红茶。校长忙总不见来喝,他也没喊过他来喝就悄悄取消了。

“我,我想打听个事儿……”他挨近我。

“么事儿?”我盯住他。

“缅,缅甸,跟我国云南接壤的缅甸,跟我邦胞波情谊甚浓的缅甸,现在,现在跟我国的关系怎么样?你清楚不清楚?我,我很想知道。”

嘿,他跟我绕圈圈呢!挂念中缅关系还是挂念丛林里的白骨?我抹抹湿了的眼角,拉起他的手对他说,“看报纸嘛,你关心的事儿,报纸上或有透露,即或含蓄,也见端倪,总会朗然清晰的。”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廖仲尼远征军忠烈遗孤遗著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默然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8-02-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很多年前的回忆,恍若一梦。问好。
  • 回复
    • 万群4举人2018/03/03 12:03:19
    • 分享到:
  • 最后部分,使小说的历史感愈显感厚重,廖老师、李梦、“我”各个人物形象更加鲜明,且与前面红卫兵对廖老师的批斗语遥相呼应。以小见大、举重若轻,学习了!
  • 回复
  • 《灵堂飞雪》厚重,融历史的文化的人性的厚重于一体。抗战忠烈遗孤克勤克俭,肝胆相照,主角配角血肉丰满,催人向上。文笔恬实,亲切可信。我军民,承受法西斯肆虐的巨大伤痛于反法西斯战争中做出了可歌可泣的伟大贡献。多种原因,我国二战历史地位多被西方淡化,赴缅远征军白骨还散落邻国丛林。灵堂飞雪,既祭奠老师,也祭奠遭受法西斯蹂躏的母亲,更祭奠赴缅远征军的白骨,蕴涵厚重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 默然2018/02/25 14:37:49
    • 分享到:
  • 上茶,先生您请,拜谢先生关注赐评打赏勉励,问好

    回复

  • 这作品历史跨度大,作者把握的比较到位,文革一段,写得最好,逼真地写出了当时的情景,教师的讲课,学生的表现都比较传神,廖仲尼的身份,在追悼会亮出来,更震撼人心。他最终被追认为中共党员,圆了心愿。点赞好文。
    • 默然2018/02/25 14:38:41
    • 分享到:
  • 上茶,先生您请,拜谢先生关注赐评打赏勉励,问好

    回复

  • 问好,默然老先生!很欣赏大作!学习了!附上拙评,不当之处,希望多指正!祝好!
    • 默然2018/02/25 14:40:24
    • 分享到:
  • 拜谢天下粮仓先生,您的评很真恳,很到位,我感动,

    回复

  • 这个短篇,以小见大举重若轻,视野开阔从容淡定。纯净的民族情怀贯穿全文,对忠烈遗孤的情感流露于不经意“他身心受到东洋鬼子的伤害比我爹惨痛”;对世事的认知平实,如对滚滚洪流只做客观描述不添油加醋“司令激烈似火口若悬河/主人公猥猥琐琐有口莫辨/保皇派愤愤跺脚”;对人生的感悟敞透,如“白眼出言不逊,咽回滚到嘴边的对不起/各自生活节律多有差异冒然打搅别人不好”等等,蕴涵生活哲理于平淡。
    • 默然2018/02/25 14:41:20
    • 分享到:
  • 上茶,先生您请,拜谢先生的关注赐评留墨,问好

    回复

    • 寒雪儿2童生2018/02/23 15:22:22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隐喻元素使用的好,由老柏树上的斑鸠牵出诗经的睢鸠,或林鸟水鸟之别,却都痴情恋故的同类。《关睢》位居诗经之首,鸠鸟品质在我国传统文化中的影响悠久。小说内容丰厚,从忠烈遗孤的身世到灵堂飞雪,时空恢弘漫长;从洪流滚滚到新时期的过度,自然贴切;对世事的描摹客观准确,不刻意褒贬不偏不激,文笔恬静味道醇厚。收尾触景生情,借飞雪飞入灵堂喻世喻人,意境独到,内含外延丰富。点赞打赏。
    • 默然2018/02/25 14:42:12
    • 分享到:
  • 上茶,雪儿您请,拜谢您的关注赐评打赏勉励,问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寒冬蛰生一草根破土拔节二月春栉风沐雨三夏酷经秋历霜四季青
  • 寒冬蛰生一草根破土拔节二月春栉风沐雨三夏酷经秋历霜四季青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4
  • 78125
  • 118
  • 16610
  • “不止香港有,深圳也有鹰”。不是观鸟人,写不出这样的文字。前时南兆旭先生送我一本《十字水自然笔记》,将花鸟虫鱼玩活泛了,自然好看,书好看,南昆山十字水自然也就看好了。深圳文化人煞是有招,值得学习。

    因特虎老亨深圳的鹰

    2018/6/15 8:19:26
  • 什么是文化,文化依附在哪里?文化是生活习惯和心理意识的汇集,文化你我生活的点滴中,在草根生活的琐碎中。刻意的,伪装的,远离生活的那些文化,如同无根之萍,不会成为一棵树,更不会成为一片森林!而邻家会!也许100年后,我们已经告别了这个世界,我们留给这个世界的痕迹越来越少,但邻家的痕迹会留着。人们了解我们,不是通过官方的正史,而是通过邻家的文字,这才是我们心灵的流露!

    昆阳森林活法 ——我与邻家文学社区

    2018/6/14 9:47:56
  • “梦想”二字萦绕嘴边,这简短的两个字凝聚了生命所有的力量,梦想是美好的,但实现梦想的道路是曲折的,双耳失明的贝多芬,在那么恶劣的条件下,还能创造出世界之绝响,物理学家霍金,在身体遭受如此折磨的情况下,还坚持为科学做贡献,他们为了梦想,无所畏惧,无数人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遭遇了无数曲折,但我相信只要坚持努力,脚踏实地朝着梦想去攀爬,一步一个脚印,梦想之花一定会绽放出灿烂的梦想之花。

    欣欣​请叫我新农民

    2018/6/13 11:36:28
  • 在规范文辞文旨的传统严肃文学与驰骋创想快意书写的新兴网络文学之间,好恶评价之不同有如天渊,判若云泥,但是可以预期的是:最终大家还是会合流的。金敦兄的这篇《鹏城臻情》第一次发在邻家时审核未予通过,因为太过“网络文学”,经过修改,现在终于通得过了。网络说书会越来越升级文字水准和审美情趣;传统的纯文学,也很快会从新兴的网络小说中找到自己的价值的和出路。我个人看好两者的相互学习与渐行渐近。

    因特虎老亨鹏城臻情

    2018/6/13 8:23:11
  • 在现实中,贫穷会令绝大多数人把理想设得很低,不敢放手一搏,因为害怕再过一无所有的日子;极个别的则孤注一掷并成为他人眼中的幸运儿。观念差异让两类起先有着交集的群体渐行渐远。庆幸的是,文章中的王小千、张哥等人,他们在陪着深圳一起向前大步奔跑的过程中,自始至终都未丢弃“善”之本性,让读者看到温暖。

    黄元罗深圳故事

    2018/6/11 8:37:32
  • 这是一篇完全配得上深圳的深圳故事,也不负改革开放这个宏大的时代命题。人生的有道与无常,机遇与努力,随缘与追梦,明做派与潜规则......在小说中一一呈现,明、灰、暗交替,活色生香。是从中国的视野写深圳,是从全球化的格局写深圳,是从地域的、经济的、人文的三维写深圳,也是从深移民与深二代、深圳三代交融碰撞的角度写深圳。大时代与小人物,好故事与好细节乳水交融,作品中多处心理刻画与对话描写妙到毫巅。惊艳!

    孙行者深圳故事

    2018/6/10 13:52:05
  • 独特的生活经历本身有价值,出之以文字,自然也有价值。新加坡,对于中国写作者而言,似是一个文学上的空白地带。多数中国人只是从旅游常识的角度泛泛了解它。此文有补缺的意义,而且写得质朴、生动、细腻、勾人,几个书写对象的选择,也颇讲究。写出了新加坡的味道,也写出了普罗大众感同身受的人生况味。对新加坡人情世道的描写与发掘,若再丰富些、再深入一些,更好。个别字词句上有些小差错,可订正。

    孙行者新加坡那些事

    2018/6/10 9:31:10
  • 新诗人写古诗人,将对杜甫的敬仰之情抒发得淋漓尽致。谋篇布局很讲究,技法娴熟。善于营造意象,语言精美。咏叹环环相扣,情感充沛,思绪悠远,写得很有耐心。是一组好诗。不过,行数似可精简若不必写这么长,以避免意境上与情绪上的重复。另,个别句子在语法与分行上似有瑕疵,请斟酌。

    孙行者小长诗:怀老杜

    2018/6/10 0:15:51
  • 故事讲得好,有深圳的味道。对于宾馆的经营之道,写得生动,作者宛若道中人;对世相人心的拿捏也颇见功力。语言老到,有自己的风格。是佳作。不足之处是:1、小说三分之二以后的部分,不如前面写的那般从容细腻,略显仓促。2、对苗苗独特性的塑造有点套路化,似新却旧。3、结尾过于刻意,反而失真。

    孙行者深圳的苗苗

    2018/6/10 0:01:27
  • 人与动物,谁更灵长,当真分属于互不相容的两界?善与恶的边界何在,其载体能以屠刀和佛珠区分吗?何为好事坏事?何为好人坏人?不妨在屋檐下看看,在左邻右舍中看看,在七尺之外的山水间看看。天、地、人,规律与世道,是值得文学探究的永恒之谜。本作品构思讲究,有民胞物与之情,有以小寓大之心。

    孙行者屋檐下

    2018/6/9 15:34:04
  • 除了有共性之外,为农之道,也可因人而异,为商之道,也可因人而殊。新农业,新农民,这是中国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值得一写。本文行文质朴,笔下含情,颇为动人。作者的故事,是个有价值的个案,可视为大变局的一个注脚。

    孙行者​请叫我新农民

    2018/6/9 15:16:10
  • 痛点题材,抓住了社会关切——这是主线;另有辅线潜伏,折射社会变迁。叙事从容,在时间的维度(过去与现在)和人物的经度(我、老婆、儿子、孙女、其他人等)上游刃有余。语言讲究,有泥土味儿,也有钢筋水泥味儿,既老派也时尚,不乏幽默感。小作品里有大乾坤,好看。精品!

    孙行者起跑线

    2018/6/9 13:41:13
  • 《小长诗,怀老杜》这组诗写的激情奔放又内敛沉郁。写出了“诗圣”杜甫的精神杜甫的魂,诗人不把老杜当圣人,而当作朋友,赞颂老杜忧国忧民的情怀,人格的高尚,诗艺的精湛,丹青之心,神圣不容侵犯。这是诗人内心的呐喊,也是对现世诗歌的反观,诗人以怀老杜,来表达诗人对诗歌力量的理解与追求。

    范明小长诗:怀老杜

    2018/6/9 9:57:26
  • 《起跑线》文章虽短,不失为一篇好文。较深刻地揭示出教育的现状,某些观念和潜规划,左右和影响着所有的家庭,似乎必须屈从与妥协。这是一种深切的无奈。文末虽然提到“路在脚下,明确的方向和目标比起跑线重要。”但在强大的现实面前,仍然显得那般微弱。

    范明起跑线

    2018/6/9 9:55:39
  • 《屋檐下》写的很有趣味,寓言的形式,拟人化的手法,看出作者写作上的得心应手,构思巧妙,语言驾驭自如,隐喻一些现象,反映出作者文化的自觉,也给读者一些关乎生态环境、生态平衡之启发。文学功用之一也在于此。

    范明屋檐下

    2018/6/9 9:50: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