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街六巷七十二号(一)
  • 点击:2700评论:142018/02/23 19:16

王瞎子其实并不瞎,他眼睛没事,他是傻,或者他并不是傻,他是呆。可他也不是呆,他是痴。或许痴也不对,他是念。干脆他也不是念,饶了一大圈,他还是瞎吧。每逢人们遇上他,总会如此考究地分析着。瞎分两种,一种是得了白内障的瞎,或者是视网膜脱落的瞎;另一种是心灵的瞎,心里闭上了眼,也就瞎了。

王瞎子本来应该叫做王傻子,可谁也说不清王瞎子到底傻没傻,心灵到底是蒙上了灰还是起了雾,只能知道他眼睛雾蒙蒙地,整个人也蒸腾腾地,像一笼刚放入蒸笼的肉包子,腌了馅,半生不熟的,拌着香油、葱花、醋、酱油,整个人有点腥臭味。

这天,王瞎子走在路上,看到一个大妈拉着一辆木制两轮车,车上堆积如山的废纸皮足有王瞎子两个人这么高。大妈在前边,王瞎子在后边,王瞎子一声不吭地把他的保温杯兜进绑在腰间的杯兜里,拼了老命在后边往前推,两人‘噗呲、噗呲’从早晨拉到了傍晚,临了到家,大妈抹了一把汗,忽然看到傻站在两轮车后边,同样在擦汗并且衣衫不整的王瞎子,上前猛地一跺脚,呵斥道:“哪来的傻子,这点废纸皮是你能拿的吗,看我不把你剁成肉泥。”王瞎子打一灵醒,掉头就跑,看来被吓得不轻,就连鞋底子被自己踩掉了都不知道。

王瞎子长得丑,虽然眉峰俊俏,但眉尖初有个黄豆大的痦子,从皮肤表皮凸起来,让人看到他第一眼就不得不直视他的痦子。久而久之,王瞎子也习惯了,别人说话从不注视他的眼睛,而是注视他眼睛上的痦子,仿佛痦子就是眼睛,眼睛就成了痦子。

“呀,那不是王瞎子吗,两天没见,咋成这样了?”住在三街六巷六十九号的是一个老太太,这老太太可以说是本地人,心善人美,虽然已到从心所欲之年,但并非从心所欲。她信佛,同龄人称为萨蛮,后来同龄人相继去世,萨蛮一说也就掩埋于尘埃之下,现在人们常称她为老菩萨,见面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称一声“老菩萨,您瓶中甘露不偏移,回光返照洒人间。”这位名叫老菩萨的萨蛮一副笑意,脖颈间的珍珠项链圆润且和睦,不妒不忌,有万事融于此之相。

“可好,可好,你过得怎么样?”虽然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可人们总爱把李家的当家事、张家芝麻绿豆大的话柄讲给老菩萨听,老菩萨听了也不生气,如来佛似地一乐呵,拍了拍对方的手,好像在说“人生苦短,知足常乐”。

王瞎子见到老菩萨如同见到了有奶的娘,双手捧着保温杯隔着马路就往老菩萨这边赶,看着来往的车辆,老菩萨急得直跳脚,盘上的发髻被颠了下来,寸断银发随风挥洒,老菩萨不在意,扯着嗓子大吼“慢一点,慢一点,造孽啊,造孽啊”。可这又有什么用呢,滚滚车流如潮涌来,淹没了王瞎子的瞎,还淹没了老菩萨那颗为之一颤的心。可就在关键时候,王瞎子不着头绪地高举起手中的保温杯,他紧闭着双眼,似乎已成了案板上待剁的鱼,阳光把保温杯上的紫外线条码一晃,世间也随之一晃,这个不锈钢材质的保温杯恰到好处的把司机们都晃瞎了眼,野兽般的洪流被闸断了,一声声尖锐的刹车声扑面袭来。世间安静了许多,历史的轨道停止在这一刻,勇猛精进的时代猛兽被这个瞎子驯服了,世间只听见老菩萨紧闭双眼、低着头念咒似地说着“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却不知过了多久,王瞎子那双布满尘土和黏上鲜血的脚率先迈入了时间之门,他不慌不忙地甩了甩高举着保温杯的双手,信步朝老菩萨走去。从这以后,人们都觉得王瞎子并不瞎,不然他怎么能如此镇定自如呢,不然他怎么能让司机都在那一刻晃瞎了眼呢。真正瞎的人,是没有本事让别人瞎的,就好比坏人能让好人变坏,而好人却难以让坏人变好,这是不对等的,也是不成立的,所以人们常说“善良是稚嫩的,而恶意却是成熟的,从来不存在成熟的善良,因为成熟的善良便是凶恶。”

总而言之,人们得出一个结论,王瞎子没瞎,他只是暂时瞎了,或者他累了,人生不能总是当掌灯人,它还需要一点宽慰、一丝牵挂、一点谅解,掌灯人难当,可掌灯人后边的人好当,一个台阶砌成了,难道人们还会注意第二个吗?

等司机们骂骂囔囔地往窗外啐了一口吐沫,王瞎子已经牵着老菩萨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这个家当然指的是三街六巷六十九号,也就是老菩萨的天宫。王瞎子驾轻就熟地往里走,绕开了门口的观音像,老菩萨不紧不慢换上拖鞋,在门口的水龙头下净手、净脚,点上三炷香、作了三次揖,走进屋内给王瞎子拿衣服以便换洗。

老菩萨这个规矩大家都知道,可不信佛的人觉得瘆得慌,屋内灯光阴暗,整间房子寒颤颤地,特别是进门要洗手洗脚这个事,麻烦得很,所以如果有人要找老菩萨总在门外喊两声,菩萨总会自来。但王瞎子是个例外,他忽视了教条、触犯了规定,按道理应该枪打出头鸟,但老菩萨赦免了,每当别人问起,老菩萨总会笑意嫣然地说:“他不是瞎了嘛,对一个瞎子,就应该有对一个瞎子的态度和感情”。

王瞎子此刻已坐在摇椅上睡着了,他从早晨推两轮车推到了傍晚,又光着脚连蹦带跳像受惊的麻雀返了回来。老菩萨怜惜地打来了温热的洗脚水,拿了一张新毛巾缓缓地把王瞎子脚上的鲜血洗净,清水换了几盆,老菩萨就念了几次“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在不大的房子里,这唯一的音律变得悠长连绵,回荡在整个空气中,和不大的空间融为一体。没人知道,王瞎子睡得安稳祥和,好似一个回到襁褓中的婴儿,没有开灯的客厅,这丝安详就连老菩萨也无从知晓。

王瞎子其实叫王百万,家穷、命苦、身世凄凉,父亲早逝,孤儿寡母只能在桥洞下居住。父亲去世那年,也是王瞎子出生那年;父亲去世那天,也是王瞎子出生那天,新老交替,生死疲劳,却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啊!王瞎子的母亲刚出了产房,挣扎着把羊水还没擦拭干净的王瞎子抱在怀里,被接生婆推到了王瞎子父亲的面前。

王瞎子母亲咽着眼泪问道“孩儿他爸,我们的孩子已经生下来了,你说说,叫啥名好?”

“我们缘浅,奈何情深。”王瞎子的父亲半个小时前被扯了呼吸机,此刻已被阎王爷收了大半的魂魄,只能酿着最后一口气说:“希望我们各自安好,丰衣足食······”一语还未尽,最后一滴泪也流干了,王瞎子的父亲就此在世间没了痕迹,如踩在冬雪中的脚印一般,一场雪落,魂飞魄散。

接生婆把王瞎子从母亲怀里抱走了,出门之前听见王瞎子的母亲哭丧着说:“人生如纸薄,我们好命苦,我遵从你的遗愿,这个孩子就叫百万吧,我希望他能赚回来百万银元,以此吊祭他父亲的在天之灵。”

王瞎子醒了,他醒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六点,他手中不锈钢的保温杯有点凉意,但王瞎子并不在意,他仍然紧捧着保温杯走到了饭桌前,揭开了锅盖,看着里边早已冰凉的饭菜,如狼似虎地吃了起来。王瞎子吃相很难看,因为吃得快,基本食不知菜味,就已机械式地吞了进去,那双涂了膏药而左右摇晃着的双脚,因为主人的苏醒,看起来也并不是那么寂寞难耐了。

老菩萨也被吵醒了,她掠过饭桌前的王瞎子,跑进厕所悄无声息地盘了头发。等王瞎子抬起头时,老菩萨已是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那个小老太太。

“杜鹃花?”

“嗯。”老菩萨似乎早已知道王瞎子要说什么,并无惊讶,只是走到菩萨像前跪拜了一百零八下。王瞎子也不着急,坐在摇椅上晃着双腿,像一个稚嫩的儿童。

“这杜鹃花开得真好哈。”街坊邻居见到老菩萨时,老菩萨的一百零八拜已经做完了,半个小时前汗水浸衣的样子早就不见踪影,王瞎子腰间却依旧兜着保温杯,拿着浇花的提壶兴奋地像个孩子。

“杜鹃婶这时候恐怕早就上摊喽。”几个人笑着和老菩萨聊碎语,王瞎子依旧不动摇地浇着他的杜鹃花。旁人一看,诡异地问道:“老菩萨,这王瞎子是啥子意思,莫不是他在暗自策划着什么,如果他一直在装傻,我可不给他好脸色看。”老菩萨也不言语,半响过后才神神秘秘地说道“天机不可泄露,公道自在人心”。“不过话也不能这么讲。”说这话的人又圆了回来,“王瞎子照顾这杜鹃花这么多年,也没什么越界的动作,可能也是我多想了,王瞎子根本不是这样的人,有了百万之前不是,有了百万之后也不是”。

这时候,王瞎子放下手中的提壶,指着杜鹃花说:“你们看,真好啊。”

王瞎子有空回忆起往昔岁月时,已经是四十一二的光景,先后讨了两个老婆,分了一个成了一个,成的那一个现在估计在王家大院里吹着柴火烧着竹筒饭。“王县。”秘书小周敲响了王瞎子的门,此刻的王瞎子不能叫王瞎子,他办公桌前的名牌已经写得很清楚了,他叫王百万,引领百万雄师过大江的那个王百万。不过他亲密的部下都叫他王县,不亲密的也毕恭毕敬地叫一声王县长。王县此刻慢悠悠地抬起了沉重的头颅,耷拉着眼皮问道“何事?”

“那个,没啥,就想提醒您应该吃晚饭了。”小周媚着笑脸,目光扫向被窗帘罩住的窗户,王县点点头,小周把厚重的窗帘一拉,王县这才发现窗外早已布满了夜。

“你先回家吧,我等会自己开车回去。”

“好哩。”小周早已见怪不怪,心里默默叹息着这些男人,无论何种阶级、无论何种身份,心思原来都长在家外边啊。

王县听见楼下门卫室保安小吴关上了大门口厚重的铁门,才慢慢地脱下了夹脚的皮鞋,点上一根烟也不抽,就看着烟丝在空气中静静燃烧、烟雾在台灯下悄悄挥散。这个世界只有成功人士才能把往昔的苦难称为峥嵘,何又为成功人士呢?王县如同刀俎,被人们刨肉去骨,却传为佳话。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这是王县办公椅后边的八字箴言,人们自当憧憬也当激励,自从王县上任后,成为了当地学生的具象教材,每次国旗下讲话时,全县八十多所学校就接连点出了王县的大名,导致每个周一坐在办公室里的王县总觉得瘆得慌。

“百万,照顾好自己,我应该是不能亲自看到你金榜题名了,你要对得起你父亲对你的期望、对这个家的期望,让我好上去找他。”这是母亲对自己说完的最后一句话,想到这时王县手中的烟已燃到了尽头。王县食指和中指间已结了痂,感觉不到疼痛。

王县正在烟灰中忆往昔时,时间却不愿意给他脑子里过一场电影的机会,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电话那头的女声问道“王百万,你什么时候回来吃饭?”王百万嗯嗯了几声,压低嗓音说道“我马上回来”便挂了电话,他先把窗户打开,把烟灰斗进了垃圾桶里,随后用抹布擦拭了桌面,便提着公文包关上了这层楼的最后一盏灯。

人们之所以不回顾老菩萨的历史,一是因为得以证实的人很少,二是因为难以和现在慈眉善目的老菩萨对上号,或许也应该说人类的潜意识已经隔断了这层可能性,这叫选择性删除记忆。

  • 1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荒诞情感宗教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暁霞囡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14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06
  • 多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02
  • 多语打赏1000,共计3000
  • 2018-02-28
  • 多语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28
  • 默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28
  • 何逵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26
  • 520周冠打赏34000,共计34000
  • 2018-02-26
  • 何逵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25
  • 萌面侠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8-02-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一个中篇,下午硬是把它看完了。见过作者几次,一个中学生,深圳挺有潜力的文学少年,安静很会写的一个小妹。虽然成语处处可见,句式行文仍有学生范文的痕迹,但在繁重的学业之余,能完成这样一部中篇,而且人物众多,情节交错,实属不易。但令人很欣喜的是,文字日趋成熟,几乎看不到网络语言,若持之以恒,在文学这条路上,必定会有所收获。
  •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3/14 10:08:31
    • 分享到:
  • 转王顺健(评委)的评语:这么多的文字,这么多的场景和人物,显示了作者的雄心,有改编成电视剧的铺排。受网络流行小说影响,对人对事更多了一份表达不太畅顺的参透与关照,人物于西坡让人想到去年火红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的郑西坡,也存在着地皮地产的纠葛,小说的结尾正好落在此处。这原来还是之一,还有之二之三呢。作者编织故事的能力假以时日,一定是把好手!
  • 回复
    • 多语1布衣2018/03/01 23:52:57
    • 分享到:
  • 这是一部成熟的都市文学作品,作者有书写的欲望、叙述的激情,洋洋洒洒两三万字,文字老道、稳健,叙事从容娓娓道来,亲切清新。通过一个门牌号,引发王瞎子、老菩萨、杜鹃婶、郝周到、郑西坡等现实人物的众生相,生动形象,刻画饱满,语言诙谐,笔触灵动,颇具力道,有着让人惊喜的写作天赋,出自一个少年作家之手,实属不易。
  •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2/27 08:54:37
    • 分享到:
  • 窃以为,微短小说,跌宕起伏一波三折、从容淡定些为宜。而短篇中篇乃至长篇呢?却与微短相反,越长越须简练——语言的简练叙述的简练,越长越须平实——转换的平实铺垫的平实,一波三折则隐匿于整体架构中,而非局部跳跃式的蒙太奇。整体由局部碎片黏结组合,因此呢,碎片须平实,如若碎片太多太大的跳跃,难免让读者找不到北,读着读着须手忙脚乱地前翻察看,非作者的初衷也
  • 回复
    • 何逵3秀才2018/02/26 14:53:26
    • 分享到:
  • 文笔细腻,故事选材有特色。《三街六巷七十二号》作为题目,更是给故事增添了真实感。一个固定的场所,一群背景迥异的人物聚在一起,每天生活的摩擦和碰撞就是小说最原始最真实的状态。不过有点建议,出现的人物太多,情节的承接存在一定的诟病,如果能再磨合磨合应该会更好。其次是如果是在我大深圳的故事,那就很好啦。哈哈哈
  • 谢谢指点,还要多多学习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2/27 08:22:04
    • 分享到:
  • 三街六巷七十二号,笔墨细腻,胜于细节描摹,人物形神皆备,语言诙谐俏皮。不过,太弯太绕太多蒙太奇,布局跳跃太大过频,人物身份转换匆促交待铺垫不足,情节杂乱了点儿。小说,或是最通俗最大众的文学品种,几百字的微咖蒙太奇些尚可,而大几千上万字的短中篇过于蒙太奇,捧读就累。累了就不想读,这篇小说我没读完,虽强迫三次。写小说读小说,需要轻松愉悦,虽文似看山不喜平,也非藏猫猫捉迷藏也。管见谨供参考
  • 谢谢指点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2/26 14:43:13
    • 分享到:
  • 故事几条线一同进行,关系错综,王百万和儿子、老菩萨的关系,郝周到和父亲、与西坡的关系,杜鹃婶穿插其间。故事还没结束,吸引我继续看第二部。以土地的开发买卖,商业资本运作与权力政治的勾连和斗争,虽然故事、人物关系还不够明晰,还没能力透纸背,但作者文笔潜力不小,手法细腻,有的描写颇为到位,看来是不可忽视的新星哦。
  • 谢谢!争取下次更上一层楼,到时候欢迎大家多多批评指正,我来者不拒

    回复

  • 耐读,刚开篇,就知作者语言功底厉害!
  • 多谢鼓励,第二部的情节我更喜欢,希望不会让您失望

    回复

    • 萌面侠2童生2018/02/25 14:36:08
    • 分享到:
  • 作者小小年纪,很不错,加油
  • 多谢支持,请多多指教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2100
  • 2
  • 330
  • 一位女子写给已故丈夫的一封信,如泣如诉,感人至深。据实而就的记叙散文,情景胶融,真实可信,读过泪湿襟,即使主人公或有多个原形合成。一个三十三岁的生命撇下妻儿父母而去,几多不甘几多辛酸几多眼泪几多痛惜?曾几何时黑矿遍地,黑心矿主在累累白骨上累积财富制造人间悲剧。幸而国家关注大力整治,控制了悲剧的继续。经历悲剧的心仍在流血,何以安抚?邻家作品包容万千,也算对逝者对生者的慰藉,点赞

    默然一位女子写给已故丈夫的一封信

    2018/5/24 10:05:36
  • 终于又阅读到海青的诗歌啦。从去年7月到现在5月,海青整整有大半年没在邻家发稿啦。很多时候,我来邻家总会情不自禁的去串门。比如海青家、春丽家、飞泉家、阿木家、书生家、张旭家、先和家、李玉家......,在他们的家里我总会看到很多惊喜,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在等我阅读。看,海青的这篇诗歌,很多诗句是我非常喜欢的。“我们热爱谎言”“一旦将面具取下,它们便枯萎”“阶级的阶梯不允许衣衫褴褛的途人就坐”,太多太多!

    莲花汉子恶抒情

    2018/5/16 14:54:19
  • 离开邻家有段日子,累了,回邻家逛逛,发觉还是那样的亲切。邻家的文、邻家的人、邻家的活动还是一样的“邻家味”。“深圳奋斗谣”歌词征集活动,吸引了我。从23岁来深圳打拼,20年来一路走过,我始终坚信:有梦就能飞翔。无论,我是当初普普通通的打工仔,还是如今奔跑在创业的愣头青,我从没放弃对梦想的追逐和努力。因为,我也爱好音乐,爱好歌唱。所以,我抽出时间写下这首歌词。我相信:梦想一定会在深圳的天空自由翱翔!

    莲花汉子深圳奋斗谣:有梦就要飞翔

    2018/5/15 14:22:26
  • 别样的文笔,托出别样的精彩,靓艳邻家文坛。邻家海纳百川,总有精彩涌现。《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意识流笔法,作者主人公合二而一,掰弄絮叨一部小说的开头与收笔,这就是所谓的元小说吧?虽文无定法气象万千,然,无不关注开头与结尾,开头引领作品的风格走向,结尾蕴涵作品的视野格局。所以,捉笔或敲键盘,无不纠结切口与收口。恰当的切入角度,顺畅迈步路好走;收尾结局则显现文笔的深度或高度。

    默然小说: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

    2018/5/14 10:11:28
  • 若是在深圳一直砥砺前行,你会发现:立足深圳,并非想象中的那样难,深圳的天空也很蓝;定居深圳,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深圳也有可能成为你的第二故乡。在深圳奋斗的人,待收获成功的喜悦后,再放眼张望深圳,映入眼帘的会是杜鹃红、洒在身上的会是梧桐雨、沁人心肺的会是凤凰香、掬入口中的会是大鹏水。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10 8:26:22
  • 因特老虎对歌词《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的评语是:“很美。六韵,意味着唱六遍?更像是诗,不适作歌。”,此评语恳切、精准,我很同意。此文内容和框架,很具好歌词的基础,具备歌词所必备的,形式对仗和排比,内容的对称和呼应,以及关键语句的标语口号式。欲将其修改成歌词,特建议将六段改成三段(最多也不能超过四段),保留的每段,再加上三个短语,所加入的短语,在对应的位置上,要讲究对仗和呼应,当否?请酌。

    北国寒星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8 18:12:01
  • 我不喜欢这样的标题:“沉浮记”、“新兴互联网产业巨头覆灭记”,太像地摊杂志了;但我喜欢这样的内容:起底微商运作模式、教科书式的品牌运营蓝本、粉丝工厂的独家内幕…… 今时今地,大家都在闷声大发财,很少有人详细叙说自己的行业故事,而张谋的这篇东东,虽则文学性稍弱、布局谋篇太实诚,但是确实有料,是可触摸的深商实录,我们对张谋进到此公司的前后变化都有所目睹,而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至今还远未延续……

    因特虎老亨浮沉记

    2018/5/8 8:46:11
  • 围绕红玫瑰酒店从接盘装修,至开业这个商战案例,写这中间复杂的人际关系及个人私欲,一环套一环套路太深,商战中的尔虞我诈,谁都不是受害者,为了个人利益反而又成了施害者,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商战的残酷,稍有不慎将被对手碾压得尸骨无存。可见李玉是深谙此中之道,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生活观察力,人物和故事才描绘得如此峰回路转又细致入微,有如亲临,好的小说是有现场感的,这才能深切地打动读者。

    朱正安红玫瑰酒店

    2018/5/6 22:56:37
  • 一座高生存成本的城市,对物欲的渴求更高,只要你放得下自尊,什么都可以用金钱来核算和交易,三个女人为了改变命运,用青春和肉体获得捷径。而分别与这三个女人生活有着交汇的男主人公,眼睁睁看着她们沉沦却又无能为力,他自己都屈服于命运的安排,到了最后他以牺牲自己来拯救心爱的女人。卫鸦的笔调写来风轻云淡,随着故事的推进,无不透着对生活的妥协和无奈,无论从人物塑造到细节,几个人物的心理转变,他处理得都非常老道。

    朱正安棠夏

    2018/5/6 22:54:52
  • 好奇害死猫,高尚小区的保安当侦察兵出身的谭建民,无意中窥见小区居民发生的一件婚外情,善意的提醒,多管了一回闲事,反而让他摊上大事了,被人控告侵犯隐私权打官司,工作也遭辞退。生活中这种司空见惯的情事,当一回正义者,反而落得“告密者”下场,处处受人不待见,他苦苦思索纠结的心路变化历程,稍欠火候,故事设置的悬念跌宕起伏不够,表现张力就弱了点,整体表述尚可。

    朱正安告密

    2018/5/6 22:52:57
  •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深圳特色的作品。信息化、高科技、华强北……一个个符号强化了深圳元素。本文写的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由盛转衰的过程,其盈利模式和运作方式,对普通读者来说绝对具有吸引力。即使已经过去了几年,依然有新鲜感。而持久的新鲜感,是一部作品生命力的表现。

    王国华浮沉记

    2018/5/3 16:41:33
  • 读这篇小说的前半部分,感觉投资公司就是个冤大头,被人坑来坑去,还疑惑这样的公司怎么居然不倒闭。读到最后,发现世上不缺接盘侠。而且,在你手里搞不好的,在别人的手中也许能搞好。这篇小说通过一个具体案例将“上市公司”的种种乱象呈现在读者面前,生动、冷酷、琐碎、曲折,十分耐读。

    王国华红玫瑰酒店

    2018/5/3 16:40:42
  • 新加坡,一百多万人口超过七成是华人,地理位置东南亚却完全西方化,独立建国才五十三年,人口版土不过大中华一个中等城市的国度,却在纷繁世界里享有重要地位。《新加坡那些事》,读来倍感亲近,都有炎黄血脉炎黄文化的踪影,或因同种同根的莫名言状的感情。中国于新加坡,或有母子情结,母恋游子,游子恋根罢。读过第一节《小芸》,不由泪湿衣襟;继有《小虫/坎/古冬/香林/夏天》的纷至沓来,似远若近。

    默然新加坡那些事

    2018/5/1 16:19:43
  • 千千万万的“拓荒牛”汇聚到深圳,加入到建设特区的洪流中。他(她)们历尽艰辛,付出了青春,成就了深圳今日的辉煌。歌词的作者有感而发,词语平实质朴,直抒情怀,词句读来朗朗上口,配上音律,下里巴人,和者共鸣。想写就写,想唱就唱。唱出“拓荒牛”的初心,唱出曾经的艰辛历程,唱出今天的幸福,唱出更美好的明天。

    天马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27 0:17:29
  • 在职场上,“过江龙”可不好当呀,一不留神,就会被众多抱成团的“地头蛇”啃得连渣都不剩!你看,大中主任还没打到阿霞和陈宇等人的“七寸”,就迅即被对方咬得“大出血”!只不过,驰骋商海三十载的大中主任会这么“菜”吗?个人倒是觉得,作者可将《下马威》扩充为中、长篇小说,着重炮制“龙蛇相斗”的精彩。

    黄元罗下马威

    2018/4/26 9:09:4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