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街六巷七十二号(二)
  • 点击:2138评论:52018/02/23 19:31

 五

王县四十一岁生日的那一天,恰好在xxx村慰问考察,村长周作民在村里“春风大酒店”安排了两桌,拉来了全村有头有脸的领导干部们作陪,王县不喜推杯辗转,一群人只好以茶代酒,正在酒席期间,秘书小周抿了一小口啤酒,就此敬了王县一杯。“王县,今天是个好日子,祝您未来平步青云、心想事成、马到成功,以后我要是有什么做得不周到的地方,还请王县多多指点。”话音刚落,小周一口干掉了一杯啤酒,接着又不好意思地举起一杯啤酒,说道“各位领导,不好意思,今天正好是王县的生日,我也冒昧要了一瓶啤酒,敬我们敬爱的王县一杯。”村长周作民忙不迭地站起身,对儿子眨了眨眼睛,儿子一闪身到了门口,再次回来时手上拿了两个塑料袋。“王县,一切太突然了,作民没有准备,该罚、该罚。”周作民一边说一边从塑料袋里拿出了一瓶茅台,乐呵呵地将递来的杯子倒满。“作民,今天能见到大家就已经很高兴了,一把年纪都是得过且过,过一次生日就又老了一岁,不敢想、不敢想。”王县笑着摆了摆手。“王县,这我可要批评你,全县上下这么多百姓,可都要指着您发家致富奔小康啊。”周作民满上了自己这杯酒,这瓶茅台是十年前的典藏款,素闻王县虽然不好酒,但什么酒什么段位的,他可一清二楚。

“作民,来头不小啊。”王县轻抿了一口,随后放下酒杯。

“今天王县生日,我就把家里的老酒拿出来给大家品品,也借此沾沾王县的喜气。”

坐在主位的王县双眸含笑,却瘪着一张嘴,一轮敬酒后,王县依旧只抿了一小口,随后放下了酒杯。

“王县,寿星要多喝两杯,你轻抿几口,这可不厚道。”书记蒋维才比王县大二十岁有余,是县里的老人,说话自然有点分量。

“蒋书记,我们王县知苦惜甜,今天这酒我代王县喝,还希望各位领导多多海涵。”小周还是太嫩了些,在一群老公鸡面前,像一个一捏就倒的小雏鸡。众人都知道,这个小周是酒席上的常客,是必经王县路上的拦门虎。

“小周啊,真是巾帼英雄,王县有你这么一个得力的部下,真是火眼金睛。”蒋维才一箭双雕,率先和小周喝了一杯,桌上几个人觉得没意思,又不好违了周作民的面子,只好拿着酒杯干笑。

这个秘书小周和王县出席了大大小小数千场酒席,水平自然是海量,估计整桌加起来都没有小周一个人靠谱。而就在小周三巡过后,王县却叫住了小周,主动站起身敬了各位一杯酒。

“今天,劳烦大家了,感谢作民做东请了两桌,在‘春风大酒店’里有幸和大家一同度过,这一切都托作民的福。我一直认为,做成一件事,仅仅只靠一个人是不够的,这需要一群人的努力,但没有一个人哪有一群人,所以我们要深入基层,像砌砖头一样做基层建设,多的话就不说了,还希望大家赏我一个面子,实践出真知,敬大家一杯。”

王县一饮而下,小周在一旁偷偷给酒杯里塞了一半的白开水,却始终敌不过两桌轮番的敬酒,酒至微醺,王县扑腾坐回了位置上,大口喘着气像溺水的人,王县艰难地拉开了外套的拉链,露出了厚重而又圆润的肚皮,周作民摇摇晃晃地坐在了王县的身边,一手放在了王县的肚皮上,说:“王县,太客气了,今天赏光于此,是我等荣幸,今年的基层工作还多亏王县的带动和扶持,我们村里几家农户获得了很好的发展,几家人说是要给县里送锦旗哩。”

“锦旗就不用了。”王县摆了摆手,目光不知盯在何处,“基层工作一定要落实到位,我们的原则就是不抛弃、不放弃,要把党的执政理念放在心里,我们共产党人就是坚决不落下任何一个穷苦百姓,为广大人民群众谋福祉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人民幸福安康、社会繁荣稳定就是我们的有效功绩。但要切忌,我们不是人民的眼睛和嘴巴,而是人民的鼻子。我们不能代表人民看他们所看、吃他们所吃,但我们可以用鼻子嗅,什么东西发了霉、什么东西变了味,我们必须第一时间嗅到。”

周作民率先鼓了掌,坐在另一桌的领导们摸不着头绪,不管三七二十一,只好先鼓起掌来,稀稀拉拉的掌声交相辉映,让王县整个人踩在云端上,有些飘飘然。

“今天是我的生日,就让我这个老头子就多讲几句吧。我的母亲,在十年前去世了,她从小含辛茹苦把我养大,我今天能坐在这里,可以说全是我母亲的功劳。回想小时候,我和母亲住在桥洞下、吃着生挖的野菜,为了不让我拉肚子,我母亲帮农户们做苦力,换回来一点米和菜,借着农户们的厨房煮着吃,以此度过了十年的时光。”王县很是怅然,第一次看到这般模样的王县,小周就此失落地叹了一口气。

“所以,我们要坚决落实基层建设,不要让我们的后代重蹈覆辙,这是我个人的大大心愿,也是人民小小的希望,在困难面前,我们要成为洪水猛兽,关闸门立新功,为这个时代而奋斗。”一声掌声响起,一连串的掌声接踵而至,周作民在一旁谄笑着,饮尽了一杯酒。

就在这时,王县听到了角落里的一声啜泣,他回过头一看,看见一个小姑娘正在拿袖子抹眼泪,整个人哭得梨花带雨,脸上花花绿绿的稚嫩妆容被洗刷成了大花脸。小周本想上前使眼色阻拦,却被王县一把拉住。书记蒋维才一看情形不对,出门叫了领班,领班一进门欲想把小姑娘往外拉,却又被王县一把叫住。

“小姑娘,你哭啥?”王县费解地问。

“没啥,也没啥,我这个人泪点低,觉得县长您讲得太好了,我活到现在对谁都不服气,但偏偏就佩服话讲得好的人。”

“我讲得好吗?”

“千真万确。”

“你觉得我们能办到吗?”

“千真万确。”

“我们周村长为了这次聚会是不是做了很多?”

“千真万确。”

三句千真万确下来,小姑娘也不再哭了,王县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回头示意小周拿张纸巾给小姑娘擦擦,就在周村长焦急之际,王县又问“你觉得我说得好在哪里?你要是说清楚了给你一个奖励。”

“真的吗?”

“千真万确。”周围的人都笑了,小姑娘也笑出了声,她抬起头看了看周村长,又看了看在一旁心急如焚的领班,低下了头。

“你尽管放宽心说,有我们王县在不怕。”小周上前给小姑娘擦干了泪痕,把这小姑娘拉到了位置上。

“那你能给我什么奖励?”小姑娘重整旗鼓,歪着头问道。

“你这小姑娘野心不小啊。”王县笑出声来,周围的人也都笑了,一声比一声大,这山望着那山高。

“你想要什么?”

“要钱。”

“要钱干什么?”

“我不想再待在这了,我想出门闯荡一番。”小姑娘一说完,周村长慌了神,基层建设听说过帮扶农业技术、提升生产效率、规划一条龙产业链,还没听说过如此开门见山,这是太聪明了,还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呢?

“我们做基层建设的,从来没有直接给钱的道理,这在哪里都是这样。”

“我不是基层,我是中产阶级。”周围人又笑了,小周看着小姑娘制服上的油渍,也被小姑娘的天真浪漫给逗笑了。

“你们别笑,我爷说了,富强的国家没有底层,整个社会都是从小康开始规划的,所以我不是基层,我是中产阶级。”

“说得好。”王县猛地一拍大腿,叫小周倒了一杯茶水。小姑娘也不客气,猛地干了一整杯茶水,擦了擦嘴角又说:“哎呀,我给忘了,应该敬你们一杯。”

房间里闹哄哄的,声音又突然低沉下来,只见王县摆了摆手,说,不碍事,不碍事。

“我可没吹牛,我是被感动的。这就像我们上菜一样,刚到厨房门口,我们根本不用眼睛看,我们用鼻子一嗅就知道是哪个厨师炒的哪盘菜。每样菜式在那里,厨师也就是那几个,我们在上菜的同时如何变着花样给顾客展示,这可是学问。”

“好一顿歪理。”小周情不自禁地说。

“这可不是歪理,这是我琢磨出来的。刚才县长说,要做人民的鼻子,这不指的是我们嘛,我们工作可辛苦了,我们要做顾客的鼻子,要根据那天能上的菜式来推荐,也要根据那天来的顾客上菜。”

“这就是因人而异,我们要活学活用,把基层工作建设争取到最大化。”王县又给小姑娘倒了一杯茶水,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了钱包。“王县。”周村长本想阻止,却见王县从钱包里掏出唯一的几张百元大钞说:“出来办事用不到什么钱,这是给你的奖励。”

房间里的领导们一看头头都掏了钱,自己也没理由傻愣在房间里,两桌人东拼西凑了三千块钱,递给了王县。

“今天是我的生日,很高兴能得到你的指点,这是我的小小心意。”这个王县没有架子,苦日子出来的人不排外、不对内。

杜鹃婶想到这,拉下了肉店的卷闸门。如果小姑娘是她的前世,那现在她就活在今生。如果一个人要把前世今生来世给拼凑在一起,那得多少年呢?杜鹃婶不知道别人,她只知道她的人生出奇的短,而她又活得出奇的长。

见到王县的那一年,她整整二十,从北越南不容易,她受尽了太多委屈和不理解,苦日子过惯了,也总会期待期待未来。杜鹃婶先找到了王瞎子住的涵洞,洞里一个人也没有,显得空落落的,之前自己拿来的小挡板被风吹得左摇右晃,杜鹃婶垒起石块,才勉强抵御住刮来闹腾腾的风。

“瞎子哥。”杜鹃婶私底下总这么叫王瞎子。

“瞎子哥,你在哪里?”杜鹃婶又在涵洞内喊了一声,阵阵回音伴随着风刮回到杜鹃婶耳边。

“瞎子哥,我是杜鹃,是杜鹃啊。”杜鹃婶又嘟囔了一声,她一时忍不住哭出声来,在泪水噙满的双眼,杜鹃婶看到了不远处朦胧的身影。

“瞎子哥。”杜鹃婶叫了一声,却不见回音,只听见“叮当叮当”的碰撞声,“我瞎子哥来了。”杜鹃婶嘟囔一声,连忙迎上去。却见王瞎子踉跄着朝这边走来,身形瘦弱,步伐踉跄,像一头受了伤的麋鹿。

“瞎子哥。”杜鹃婶实在看不过眼,一股脑跑到王瞎子面前。

“你是?”王瞎子病得厉害,半眯着双眼看向杜鹃婶。

“我是杜鹃啊。”杜鹃婶本想接过王瞎子手中的保温杯,却被王瞎子给瞪了回去。

“瞎子哥,你真不认识我了,我是住在三街六巷七十二号的杜鹃啊。”

“三街六巷七十二号?”王瞎子好似想起什么,警惕地看着杜鹃婶。

“你忘记了,种满杜鹃花的那栋房子。”

王瞎子的眼睛闪烁了一道白光,一只手指放在嘴前,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好好好,我一定保密,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王瞎子这才放心的点点头,用那只颤抖的手摸了摸杜鹃婶的脸颊,旋即晕了过去,就在眼冒金星、天花乱坠的时候,王瞎子听见一个声音说:

杜鹃花开了,杜鹃花开了!

那是一首歌谣,唱响了整个春天,舒爽的春天还残留着冬意,母亲把王瞎子拥了个满怀,她叫着百万的名字,笑眯眯地低下头抚摸着王瞎子的额头。

王瞎子再次醒来时,就听见杜鹃婶欣喜地叫出声来,他拿下了额头上的湿毛巾,愣愣的样子让杜鹃婶不觉担忧起来。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荒诞情感宗教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多语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2-28
  • 暁霞囡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暁霞囡4举人2018/02/26 15:13:31
    • 分享到:
  • 终于读完结尾。读的过程中一直担忧作者会将结尾写成善有善报的结局,所幸不是。但这又是一个怎么样的结局?好像也没办法盖棺定论。作者以王瞎子开头,王百万结尾,慈悲善目的菩萨也露出了掐人脖子喉咙的面目,杜鹃为情义发疯,郝周到终究还是胆怯退缩了。机器铲平三街六巷七十二号,黄金又在哪里?让人深思。
  • 前世、今生、来世,皆为浮生若梦,至于黄金,信则有,不信则无。欲界有人,人在有欲,或许是金生欲,又或许是欲化成了金。

    回复

    • 瓜子1布衣2018/03/07 10:33:37
    • 分享到:
  • 后生可畏期待作者写得更好,人物语言更加精炼和符合性格,那就更好啦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8/02/26 14:56:57
    • 分享到:
  • 加油,我看好你哦。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71100
  • 3
  • 43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