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年春节回家日记
  • 点击:1223评论:102018/03/02 10:53

2月10日 小雨转晴
       今天,我踏上了春节回家的旅程。虽然天空下起了小雨,但没有影响自己回家的心情。
       这一次,我没有自己买票,而是坐上了当地政府免费送外来建设者返乡的大巴。记得以前春节回家,总是担心买不到票。这一次有了政府的大巴免费送我回家,我就不用为买票费心了。上车后,我听身后两个女人聊天说,来深十多年了,没想到能坐上一次免费车,以前回家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好事,不知道明年还有没有?从两个女人的容颜我猜到她们至少来深圳十多年了,她们一定与我一样有过春节回家一票难求的经历。对一个普通打工者来说,能坐上免费的车回家过年,能省去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几百元钱,心里怎么能不充满感激呢?很多时候,虽然我们抱怨一些为官者不作为,抱怨社会存在这样那样让自己不满意的地方,但不可否认的是,社会一直在进步,一直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当地政府对外来务工人员的诉求也越来越关心与重视。
       车上高速公路后,虽然车流如鲫,但有序而行,不见丝毫拥挤。到惠州境内,天气不知不觉转晴了,外面已经阳光明媚。但过广州后,车辆就特别的密集起来。一会,前方就排起了看不到头的长龙,但长龙并不是停滞不前,而是慢慢的向前移动。另侧的高速公路却车辆稀少。可见这边车辆都是回家过年的。因为车辆在移动,所以大家心里也就少了几分担心。而且,我看到辅道上有交警的车亮着警灯飞快地驶过。大约两个多小时后,车辆终于结束了这种慢慢的行走。造成车辆慢慢行走的原因是发生了两起追尾的交通事故。搭载我们的大巴经过事故现场时,我看到没有人员受伤,只是车辆受损,车上乘客已疏散到安全地带。想到他们与我一样赶在回家过年的路上,家里的亲人一定在等着他们,我希望交警能快速处理好事故,不耽搁他们回家的旅程。同时,也默默地祈祷所有回家的人一路平安,自己接下来的旅程也顺顺利利。

       2月11日 阴
       大巴凌晨一点才到达卲阳东站,只好在东站附近的宾馆住一晚。湖南的天气明显比广东冷,呼出的气体马上化作了一团白雾。夜晚的卲阳东站附近看不到大城市的繁华与热闹。很多门面已关门息业,除了拉客的的士,住宿的宾馆旅店与街头一些夜宵摊档在营业外。
       早上起来在车站旁边吃了一个早餐。不仅味道实在不敢恭维,而且价格也不便宜。一个炒河粉八元,里面除了几根豆芽,什么也没有。我在吃炒粉时,看到饭店老板的女儿用手直接抓馒头放蒸笼里。没吃到一半,我就没胃口了。
       到车站差点没买到卲阳回梅城的车票。幸好一会后,售票员对我说又有一个座位。
       梅卲高速的开通,让班车很快就到了梅城。月军打电话给我,他回鱼水喝喜酒去了,喝完酒再回梅城接我,叫我在梅城等他。见时间还早,我把东西放红平那,然后一个人去梅城逛了圈。因为快过年了,很多在外的人又回到了家乡,梅城街头,农贸市场到处是人,充满了过年的气氛。有乡亲将一只只杀好的鸡羊直接摆到了马路上。

       2月12日 阴
       昨晚十点多就睡了,今早七点就醒来了。起来本想去山上走走,但外面打了霜,很冷,就没去了。
       为了在春节初七前将第二本书稿《我在东北当兵的日子》发给出版社,我叫向丹把她的笔记本电脑拿下来借给我整理一下文稿,并到时发出去。
       中午吃饭时,母亲不知是多喝了几口酒,还是别的原因,突然说了些让我不能理解的话,让我心里有点儿不开心。但是,我知道自己不会往心里去。因为,我与母亲很多观念是不同的,我也许对母亲并不是完全懂得,而母亲也并不是完全的懂我。更让我珍惜与感恩的是,我的母亲还健康的活着。要知道,村里与母亲同龄的很多母亲却不在了人世,像我所认识的小学同学晏仲苗、周志海、晏军梅的母亲就悄悄的离开了人世。母亲健康地活着,在外的我回去才有热菜热饭,回去才会有洗得干干净净的被褥。
       下午送向丹回向家湾,两人在路上聊了很多事情。说的最多的是大姐与二姐之间发生的不开心的事情。世上很多事情,真的难分对错。就看你站在什么立场,站在哪一方想问题。唯一能消除矛盾的办法就是大度,就是包容,就是忘记过去所有不愉快的事。
       返回时,我没有走公路,而是沿着小时候捉螃蟹的小溪边的小路回。可能小溪两旁长了荆棘,小溪看上去比以前窄了很多。小路因为没有人行走,所以也不像路了。幸好是冬天,杂草都已枯萎,要是在夏天,估计很难找到清晰的路。
       晚上,听村里人说,同学晏永化的父亲去看水时不小心掉到井里淹死了。他的母亲因得了癌症也是奄奄一息。就差两天过年了,听到这样的消息确实令人心伤。但世事难料,生死不由人。

        2月13日 阴
       中午参加中苏溪教育基金会成立仪式。
       在刘龙伟、晏龙进、刘志勇等人倡议下,村里在去年正式成立了苏溪村教育基金会。基金会的钱用来奖励那些考上大学、硕士、博士的学子,也用来帮助家庭条件困难,上不起学的学子。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不仅体现了走出去,事业有成的学子对家乡发展与建设的关心,而且也能鼓舞正在求学的学子的学习热情。我把卖书所得的1100元捐给了基金会。我从心底里希望家乡多出人才。唯有多出人才,才能让家乡有更加美好的明天。
       吃完饭与月军,周志海去晏永化家做悼。我从来没有去给去世的人做过悼。路上听月军说进屋后要对着灵堂跪下来拜三拜,拜完后要对逝者的子孙说“发起”。
       做完悼回来,周志海说去下溪玩,同学毛繁荣今天在家起鱼,陈吉云叫我们下去吃鱼火锅。于是,我开着姐的摩托与周志海来到下溪村。回来时感觉酒喝多了点,有点头晕脑胀。

       2月14日 晴
       中午去晏永化家吃饭,吃饭后去同学毛建庄家。毛建庄嫁去了江西,听她对我说,她几乎每年会回来陪父母过年。因为小时候的她特别的凶,与我吵过架,我被她打的哭,所以我对她印象特别的深刻。时光飞逝,至今我俩已二十多生没见。直到去年小学同学陈吉云建了一个小学群才有联系。但是,我从她父母口中知道她很有出息,对父母特别孝顺。两人联系后,又知道她为了给自己小弟弟治病,她花了很多钱。没有她的倾力相助,她小弟很难度过这个难关。
       在家里见到她时,如果两人不曾在微信视屏过,我怀疑自己是否能一下认出她来。除了从她的脸能找到她儿时的模样,别的地方很难找到她以前的影子。她比以前结实多了。为了不让她“骂”我,我不敢用“胖”这个词。天下女人都是爱美爱苗条,都是爱听溢美之词的。
       虽然二十多年未见,但毛建庄说话做事还是以前的性格,说话口无遮拦,不管你高兴不高兴。她与她的父母要留着我们吃饭再走,但我们拒绝了她们的心意,在一起叙叙旧后,我们就回家了。

       2月15日晴
       今日过年,没想到听到同学彭红伟的父亲去世了的消息。家乡有这样的风俗,说人在这天去世不吉利。在大年初一去世才吉利。但我是不信的,因为谁能决定自己在哪一天就不能去世啊?世界上那么多人,每天都会有人出生,有人去世。吃完晚饭,与月军、周志海、周抢珍、周胜军约好一起去慰问一下彭红伟。但周志海父亲说,老人在年三十去世,外人不能去。按理说,主家也是不能公布家里有人去世的。虽然不信,但我们还是听了周志海父亲的意见。我们在周志海家坐了会,一起聊了会天,听周志海妻子说了保险上的一些事情。周志海妻子是我一个初中同学的妹妹。读书时比我矮一个年级,她会吹笛子。现在长沙做保险,听说很能干。近二十年不见,的确让人刮目相看。她不再是一个喜欢吹笛子的文艺女生,而是一个能说会道的职业女性。
       因为禁止放鞭炮,所以今年过年相对往年安静。尽管儿时的我特别喜欢燃放烟花爆竹,但是,我很支持这一决定。不是因为节约金钱,而是因为放鞭炮污染环境。

       2月16日 晴
       今天初一,天气特别好,起来推开窗户见阳光明媚。吃过早饭后,我约上月军、晏芬芳、周旷、周胜军去爬村里最高的山峰“牛大龙”。我叫儿子苗苗同我们一起去,但他不去。他对运动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晏芬芳的两个女儿倒是兴致勃勃,穿着布鞋跟着我们去了。
       我们上到“金竹山水库”后,因为少人上山,路很不好走,时有树枝,荆棘挡住了前行的路。但并没影响到我们的兴致,我们一边说以前这里是什么样子与以前的一些往事,一边往山顶上爬去。
       经过一多小时的努力,我们终于登上了山顶。站在山顶上,我尽情的观望了家乡冬日的景色。我想起自己第一次登上“牛大龙”是在八九岁的时候。那是一个山上映山红开得正艳的春天,我与月军趁父母在地里干活,怀着好奇的心登上了牛大龙。登上山顶,我俩见到山顶上只有一块十个平方左右的草坪,草坪中间立着一块石碑。当时,我俩还有点害怕,以为那是人的墓碑。见山顶没什么特别吸引我俩的东西后,我俩就匆匆下山了。而今山还是那山,但树不是以前的树了。就好像我们二十多年没见面的同学,人还是那人,但每个人改变了模样。
        下午去给二伯母,毛家舅母娘拜年。

       2月17日晴
       今天两个姐姐、姐夫回来拜年,家里很热闹。大姐女儿辉辉一家人也来了。辉辉四岁的女孩瑶瑶长得漂亮、淘气、可爱。
       下午,与姐姐的儿时好友晏红文、晏素梅、晏月珍、晏旗珍、晏龙跃一起去屋后的山走了走。大家在一起聊得很开心,一边散步,一边缅怀过去的点点滴滴。

        2月18日 小雨
        今天变天了,气温比昨天低了许多,太阳也藏起来了。
        吃过早餐后去大姐家。知道我去后,原来坐在姐夫弟弟家的亲家与亲家母特意过来大姐家。但我见到两位亲家样子时,心里充满了心酸。两位老人都因风湿的病痛要拄拐杖,两人的腰也弯得特别的厉害。亲家走路虽然要拄拐杖,但脸色红润,而亲家母却显得特别的苍老。她当面的牙齿全掉了,嘴唇凹陷了下去,眼睛一片混浊。在我读初中的时候,亲家在煤矿挖煤,亲家母打理家务的同时,又喂养猪牛,两位亲家是多么的能干,可时间与病痛让两个老人今非昔比,让他们成了两个完全需要儿女照料,不能自理的老人。
       为了打发时间,与大姐夫、辉辉、大姐夫的一个亲戚玩起了扑克牌。吃晚饭后,继续玩。我不知道别人为什么那么大的兴趣玩这个,但我觉得玩扑克牌真的不是什么好娱乐,哪怕不是赌钱。因为仅仅几个小时的不动,对屁股,对腰椎就是一种罪过。玩到夜里十点,我就说不玩了。

       2月19日 小雨
       今天气温仍然很低,空中飘洒着小雨。为了赶回二伯母家吃中饭,大姐叫她的亲戚开车送我回苏溪。
       二伯母家今天特别热闹,不仅五个女儿女婿与外甥回来了,而且,孙女小宗与小佳也带着各自的爱人与小孩回来了。吃饭时,总共坐了七桌。吃饭后,大家一起在屋前合了影。这是亲人在一起人数最多的一次合影。
       去毛家舅母娘吃完晚饭后,与毛卫红、廖龙娇、吴兴建、晏月军开车去彭红伟家。彭红伟的父亲已于昨天安葬。几天的披麻带孝让彭红伟神情憔悴,而每天来做悼的人让她家里一片狼籍。但让我们高兴,又有点意外的是,彭红伟有了新男朋友。男朋友看上去比她年纪还小,言语中好像不是那种老实本分之人。但在当今社会,老实本分之人在社会上并不怎么吃香。

       2月20日 阴
       今天一天没有出去,上午在家陪苗苗做作业,同时,修改自己写的《我在东北当兵的日子》。
       下午听月军说起村里满生与他老婆的事。月军说满生的老婆在闹离婚。我说好好的干嘛要离婚,他们不是在梅城买房了吗?月军说可能满生不懂浪漫,一心只知道攒钱,女的变心了。我说梅城离苏溪那么近,可以做完工后就去梅城陪老婆啊。要知道,一个女人,如果觉得自己的男人配不上自己,觉得眼前的婚姻不是自己向往的婚姻,只要她遇到了自我满意的人,又给了她红杏出墙的机会,她就会像一只飞蛾那样扑向火焰。更何况现在的社会不像以前那么保守,人的思想也不像以前那么保守。家乡离婚的事实在大多了。当然,我说的也是废话,因为听说满生的老婆铁定心要离婚。尽管大家都希望满生老婆能回心转意,与满生好好过日子。

       2月21曰 雨
       今天去梅城参加小学同学聚会,见到了很多二十多年没有见面的小学同学。
       以前的日子如在眼前,但眼前的人不再是以前清涩的模样。每个人的脸上或多或少留下了岁月刻下的印痕,笑的时候皆有了细细的皱纹,有些人黑发里生了白发。
       虽然聚会总免不了吃饭唱歌,但聚会能让以前失去了联系的同学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重新回到自己的朋友圈。

       2月22日 雨雪转晴
       在梅城没见到雪的痕迹,但回到清塘,只见家乡最高的山峰“牛大龙”山顶上白雪皑皑,如戴了一顶白色的帽子,田野里也有一些雪花没有融化。可惜,雪下的不是很大,而且马上又转晴天了。要不可以欣赏到美丽的雪景了。
       中午与父母,苗苗去二姐夫家吃饭。二家夫家去年建了新房,房子装修得特别漂亮,有档次,门窗都是价钱不菲的不锈钢,或者铝合金。室内家私电器齐全,与城市的居室装修毫不逊色,而且空间更大。
       晚上在向丹的帮助下,终于把《我在东北当兵的日子》发给了出版社。

       2月23日 晴
       因月军违章过多,拿驾照与月军去梅城帮他扣分。但是,办理人员说,我的是深照,扣不了。幸好小学同学向仲华一起去了,月军拿他的扣了九分。我看到办理违章扣分的中介所生意特别的好,办好出来时,我与月军皆说这钱攒得容易。但如果上面没有关系,估计一般人也是做不成这生意的。
       用了六年的热水器不知不觉坏了,冬天没有热水实在不方便。回来的这些日子,烧水洗澡总感觉不能像淋浴那么洗的痛快与干净。于是,在同学晏永化那里买了一个空气能热水器。有点儿贵,但想到能给父母带来方便,没有犹豫买了。攒钱如果不用来改善生活,攒钱就失去了意义。
       回苏溪路上与月军,普云聊了很多打工与做生意的事情。
       按理说今夜我应该睡一个好觉,因为同学聚会那晚我只睡了两个多小时,次夜在二姐夫家里整理文字又是十二点多才睡,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睡到凌晨两点多就醒了,而且没有一丝睡意,只好起来拿手机看书。
       乡村的夜晚万籁俱寂,除了楼下偶尔传来父母咳嗽的声音。凌晨四点的时候,我听到外面下起了雨,并打了几声春雷。五点多的时候,我又迷迷糊糊睡了。

       2月24日 阴
       早上起来,月军过来说,今天去新化大熊山玩。我说有同学去没,他说有周美英、吴梦霞、谭永辉、毛繁荣。我说有人去,那就去吧。
        路上听同学毛繁荣说,下苏溪有人在昨天喝酒醉死了。我问她喝了多少酒。毛繁荣说四个人喝了十斤白酒。春节亲人在一起团聚,互相拜年本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但喝酒醉死就喜事成了悲事。现在在中国好像无酒不成席,无酒不欢。而且,中国人还有敬酒的习惯。主人敬酒,长辈与上司给你倒酒,你不喝就不懂礼节。在酒席上还喜欢说”感情深,一口闷”“酒逢知己千杯少”这类叫你实在无法拒逢绝的话。逢年过节喝点酒助兴无妨,但喝酒一定要有度,千万不可贪杯,敬酒之人更是要有分寸。
       大约下午一点,我们到了大熊山脚下。在山脚下一家小饭馆就过餐后我们便上山了。因为山高,时间又有限,我们没有选择徒步上山,而是开车直接去山顶。因为是冬天,所以山上并不是满眼的绿树红花,除了那些四季常绿的乔木与翠竹,你看到的都是冬天独特的草木萧条的景色。车到半山腰时,只见云雾弥漫,打开窗户,能明显感受到山中风的清凉,空气的新鲜。车子在山中一会左拐,一会右拐,我以为快到山顶了,可拐过一道弯,爬上一道坡,山路仍然延向远方,仿佛没有尽头。我在车里感慨大熊山面积之广,山之高。不知过了多久,眼前出现一排红墙绿瓦的寺庙建筑。听来过大熊山的吴梦霞说,那就是大熊山寺庙。虽然山上气温很低,但来山上烧香拜佛的游人特别多。我们决定先上山顶,到达山顶一览众山小后,下山时再好好的参观大熊山寺庙。车过大熊山寺庙,山上已经见不到一片绿色,见不到一棵高大的树木,都是那种落叶的矮小的灌木。但是,听说过两个月来,山上的十里杜鹃花开了,眼前萧条的山上就美不胜收了。可惜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只能凭大脑去想像漫山遍野开着杜鹃花的美景了。普云说,等杜鹃花开了,她一定要再来玩一次。男人月军却说,还来什么来,都来过了。看来月军有点儿不懂女人生来爱花的本性。大约离山顶还有三四里路时,月军的车因为长时间的爬坡失去了动力。我们只好停了下来。下得车来,山上的风吹得我们头发衣服一片凌乱,连呼吸也有点困难。瘦小的人真的会被风吹倒。巨大的风车发出一阵又一阵叶子迎风的声音。我们心里很兴奋,可山上零下几度的气温,呼吸困难的狂风让我们不敢久留,呆了几分钟后就钻进车里,山顶也不想去了。
       大熊山寺庙应该是一片新修不久的寺庙群。整个寺庙倚山而建,气势雄伟。因为我不信佛,所以对寺庙那些神仙菩萨不是很感兴趣,也就没有仔细进去观看。普云与美英每进一寺庙则虔诚的对着菩萨跪拜,以求菩萨保佑自己与家人平平安安。在寺庙我见到一棵特别古老的银杏树。听说这棵树生长了一千四百年。在高山之上居然生长了一棵这么久远的银杏树,真的是一个奇迹。
       离开大熊山寺庙后,我们又来到一个峡谷里游玩了会。听吴梦霞说,如果是夏天来,你随便翻开河里一块石头都能捕捉到“板鱼”。没有受过一丝污染的河水特别的清澈。峡谷里建有度假的木结构别墅,别墅后面建有散步观光的小径。小径倚河而建,绿树成荫,确是消暑的好地方。在景区门口的一个小店,我见到了店主人养的一条娃娃鱼。娃娃鱼静静地蜷卧在一个玻璃缸里,大概有七八斤的样子。众所周知,娃娃鱼是国家珍稀保护动物。这样一条娃娃鱼,价值应该不菲了。
       离天峡谷,月军仍然念着瀑布的景点没有玩到。可吴梦霞、毛繁荣因有点晕车,不想再去了。四点半左右,我们离开大熊山,开启了回返旅程。

       2月25日 晴
       今天同学晏永化原本上来安装热水器,但他打电话上来说有事,要明天才有时间上来。我说只要在我返深圳之前安好就行。
       上午一边在家陪苗苗做作业;一边写春节回家日记。
       下午在爱嫂阳台上与普云、爱嫂,聪嫂、青蛾嫂、月军晒太阳时,大家聊起村里一些女孩的感情与婚姻。月军说村里有些女孩放着家里一些好男孩不找,偏偏要找外面的,而且找的还不如家乡的。青蛾嫂便说起军哥女儿燕子的婚姻。青蛾嫂说燕子那么漂亮,找的男人却没一个帅气的。第一个年纪比燕子大那么多,这次带回来的又不好看。我说燕子第一个男人怎么了?青蛾嫂说因病在去年去世了。我没有见过燕子的第一个男人,但听说很有钱,是上海一个老板来的。燕子母亲得病,他帮了不少忙。我也不知道燕子男人死后有没有给燕子留下一大笔财产,听说燕子与他并没有办结婚手续,她的男人在外面还有其他的女人。我可以猜想男人在时燕子也许过着衣食无忧的少奶奶生活,但男人去世后,燕子一定经历了别人所不知的冷暖与辛酸。我没有在村里见到燕子带回来的男人,虽然大家口里说着燕子不会挑男人,说她凭着自己的样貌可以找到更好的,样子又帅气的男人,但我心里觉得,只要她自己觉得幸福快乐就好。毕竟生活是自己的。当然,谁的生活都会成为别人饭后的谈资。是好是歹都由别人去评说。

       2月26日 晴
       今天一天也没出去,同学晏永化上来安装热水器。
       下午月军过来说,刘友徳被金迟踢了一脚,但友徳没有还手。我问月军,金迟为什么踢友徳?月军说是友徳承包金银花的土地租金没有交,现在四交组的人问友徳要,但友徳说土地已转让给村里,叫他们问村里要。四交组的人只问友徳要,因为当时友徳是土地承包人。
       晚上,我发信息给金迟,叫金迟有什么事可以坐下来商量,千万别动手打人,大家都是一个村子长大的。金迟回信息叫我出去一趟,说他就在豹子家门口。我出去后,金迟把事情原因对我说了,一会小学同学晏仲苗又把事情原因对我说了。如果他们说的属实,他们的诉求并非过分。但是,我没有听友徳亲口说这事,不能轻易判断哪方对错,只是劝金迟不要轻易动手。金迟与仲苗说,只要友徳把土地租金交了,什么事也没有,如果不交,他们就把事情搞大。他们认为友徳他们是拿项目套国家的钱,什么事也没有做。金迟又问我想不想回来在村上做事?说大家都希望我回去,认为我当过兵,又是党员,办事会公正。我说这不是想不想的事,而是我没有群众基础,乡亲们一时不会信任我。而且,村里情况复杂,这个村官很不好当。尽管我有时也确想为村里做点事情。与金迟聊了会天后,我就回家了。因为明天我要去梅城,后天准备返深圳。
       回家的这些日子,我每天什么事也没有做,每餐有鱼有肉,可父母总觉得我没吃好。见我要返深圳了,持意要把嫂子捉给我的鸡杀了吃了。

       2月27日 阴
       昨晚睡了个好觉,今天醒来的早。可我起来时,父亲已经把鸡杀好了。
       半个月假期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心里虽然有点不舍,但我清楚地知道,为了生活,我必须选择又一次远离。 有工作的地方没有家,有家的地方没有工作;他乡容纳不下灵魂,故乡安置不了肉身。我就是这样的人。但我也不会因此怨天尤人。尽管我看不到自己明天是什么样子,但我觉得,活着的每一天就要好好的活着。
       走时,父亲对我说,因为北姐家过两天要做寿酒,他就不下梅城送我了。父亲虽然没有说舍不得,但我知道,他心里一定充满了一些感伤。我去深圳,母亲去镇上带苗苗读书后,他就一个人在家了。他口里不言孤独,但哪一个老人不希望儿孙绕膝,全家人在一起过日子呢?我的姨父,自姨娘得病去世,两个女儿又不在身边,他那个家就不像一个家了。要是姨娘在,肯定不是这个样子。我亦知道,村里的房子虽然越建越漂亮,但除了春节,村庄是安静的,冷清的,没有生气的。这里的人们都是靠外出谋生维持生活。 这里的年轻人都盼望着能离开这里,他日能在城市安家。但部分年轻人可能还是像我有工作的地方没有家,有家的地方没有工作,还是像我在他乡心里装着割不断的乡愁与对家乡父母亲人的牵挂。

       2月28日 晴
       今天正式踏上了返深的旅程。原计划从梅城坐班车去长沙,经月军一提醒,坐班车可能赶不上高铁。于是,我将票退了,改坐私家车。
       去梅城车站买票遇到一个小插曲。路过农贸市场一巷子时,一三十岁左右,擦脂抹粉的女子对我说:帅哥,上去玩玩不?从她勾人的眼神里,我知道上去玩玩是什么意思。但我没有理采她,径直朝前走了。
       路上一切顺利,不到六个小时我就到了深圳北站。同时,不到六个小时,我与父母亲人朋友亦相隔千山万水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春节、日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默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默然4举人2018/03/02 22:29:20
    • 分享到:
  • 欣悦拜读,喜欢。日记,是心灵的窗口,是对世界的隐密感悟,也是文学创作的特有形式。鲁迅百年前的《狂人日记》,以狂人的自述形式,揭示封建礼教的“吃人”本质,至今依然脍炙人口。《春节回家日记》洋洋洒洒19篇,记叙了从返乡到返城的经历见闻,真切丰厚;或有虚构,却也平实,很有价值。其中除夕日记,记叙同学父亲逝世及对不吉利习俗的不解。陋俗以为,除夕逝者享尽全年奉禄没给后人有所留,所以不吉,岁首则大吉。
  • 谢谢老师点评!
  • 也谢谢老师的打赏!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3/06 08:15:40
    • 分享到:
  • 在这十九天的春节归乡所见所闻的日记中,有对政府惠民政策的感激、有对父母尽心尽力照应远出归来游子的感恩、有对亲友间所发生的不快事儿的宽容、有对故乡某些不良现象或习俗的无奈,等等。可以说,这一系列“拉家常”式的片段,表明上看是时间和空间上的巨大跨越,实际上还隐含着亲情和友情上的难以割舍!
  • 回复
    • 邓浩宏3秀才2018/03/04 20:46:04
    • 分享到:
  • 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也许只有写日记,更能体现真实的的一面。
  • 谢谢老师点评!

    回复

  • 家乡的愁绪,是融不断的记忆。问好
  • 谢谢老师的点评与问好!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3/04 15:59:44
    • 分享到:
  • 不急不缓的叙述语言,让我想起段作文的《再见,固戍》的风格。日记就像是最贴心的生活打底衣,吸尽汗水岑岑,记录了人生点点滴滴。也许,那时候的写作者才是最真诚的,最赤裸的。
  • 谢谢老师的点评。可以说,上面这些日记也是我回家19天的收获。期间有喜悦,也有一些说不出口的茫然与心酸。文字这个东西是不能完全把生活展现出来的,但我还是愿意用笨拙的笔去描写我所看到,或听到的五味人生。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我写,仅是因为喜欢。
  • 我写,仅是因为喜欢。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
  • 65400
  • 18
  • 1920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