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年
  • 点击:929评论:42018/03/05 20:28

1

这个冬天特别冷。

风很大,老态龙钟的桂香婆几乎把所有过冬的衣服都穿在了身上,但还是不停地打着哆嗦。

此时此刻,她哆嗦着身子,极度沮丧地依靠在村口的那棵老槐树上,用乏力的眼神朝着通往山外的方向张望。几米开外,一只同样老态龙钟的小黑猫耷拉着头蜷曲在草丛里,时不时用乏力的眼神朝桂香婆这边张望。而桂香婆的身后,偌大的斜坡村,数十栋老木屋,则歪歪斜斜地静默在死寂般的空气里。

正在这时,桂香婆口袋里的老人机响了。

她用颤抖的手掏出手机,一接听,话筒里传来邻居彪子的声音:“伯母,我是彪子。麻烦你转告我家涛仔一声,我们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拿到工资,今天恐怕是赶不回来了……”

桂香婆那只拿手机的手悬在了半空。她愣住了。

一个残酷的事实摆在了她的面前:都大年三十了,偌大的斜坡村,却只有她这个年已八旬的老太婆和彪子那个年仅十一岁的儿子涛仔两人留守孤村。

桂香婆也有儿子。她的大儿子歪狗五年前得病死了。大儿子死后,大儿媳带着桂香婆快成年的孙女不知去了什么地方。他的小儿子冬狗一直在外面打工,后来娶了个广东媳妇。这些年,除了每个月按时寄钱回家,冬狗就只在哥哥歪狗去世那年回家看望了母亲桂香婆一次。当然,除了按时寄钱给母亲,冬狗也会隔三差五给母亲打个问候电话。五天前,冬狗打来电话说,车票难买,一对子女又刚好感冒,今年过年恐怕又回不来了,要桂香婆自己多去买点好吃的东西。

尽管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但桂香婆还是难以接受儿孙们又不回家过年这个事实。她知道儿子冬狗所说的什么车票难买都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心里没有了她这个越来越不中用的老娘!

好多时候,桂香婆都觉得自己成了这个世界的多余人,她甚至多次想过是不是也要像隔壁邻居荷花婆那样一走了之?只是,她下不了决心,毕竟她心里还有一份对儿孙的挂念。

想到这些,桂香婆就胸闷得难受。

她一边叹气,一边朝彪子家走去。

2

与桂香婆一样孤独无助的人还有涛仔。

自从与之相依为命的爷爷去世之后,涛仔已经独自生活了整整两年。在这漫长的两年时间里,涛仔的父亲彪子只回家了两次。一次是回来处理涛仔爷爷的丧事,一次是带涛仔的后妈回来办婚礼。前不久,彪子托人捎话给涛仔,说是今年要回家过年。还特意叮嘱涛仔要把小学一年级语文课本上的生字全部记熟,说是到时涛仔后妈要抽查涛仔对这些生字的掌握情况。这下可苦了涛仔。他虽然已经读五年级了,但依然大字不识几个,小学一年级语文课本上的生字对他这个每次考试总拿个位数甚或零分的人来说,无异于天书。不过,为了等来与父母的团聚,再大的困难涛仔都有勇气克服——涛仔这段时间是真的豁出去了,整个寒假,他每天都自觉地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边想象着与家人欢聚的画面,一边一笔一画抄写着小学一年级语文课本上的生字……而一直陪伴在他身旁的,是一只瘦骨嶙峋且老态龙钟的黄毛狗。

见桂香婆推门进来,涛仔停下了手中的笔,那只瘦骨嶙峋的老黄狗也嗖地从地板上站立了起来。

“婆婆,是不是我爸来电话了。”涛仔一脸的期待。桂香婆家与涛仔家一个在村东,一个在村西,涛仔平时大半个月也难得见到桂香婆一面,现在她居然找上门来了,不用猜,涛仔也知道她为何而来。

“是啊,你爸打来电话,说工资没有领到,今天恐怕是回不来了。”桂香婆只得实话实说。

“不回来就不回来,有什么好稀罕的……”涛仔轻轻地搁下手中的笔,木然地呆坐在那里。

望着眼前可怜巴巴的涛仔,桂花婆突然好想安慰他一点什么,可话还没出口,她的眼泪就嗖嗖地流了出来。眼前的涛仔可怜,可她自己难道不可怜吗?

桂香婆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出涛仔家的。趔趔趄趄地走在从村东通往村西的那条歪歪斜斜的早已荒草凄凄的青石板小路上,桂香婆心里多了种莫名的恐慌。

哎,等会弄两个菜,把可怜的涛仔叫过来一起吃个年夜饭吧!好不容易走回自己的老木屋,桂香婆倚靠在堂屋门框上,一边叹着长气,一边自言自语。

3

桂香婆的第一个菜还没有弄好,猛地听到堂屋门哐啷一声,紧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狗吠。

桂香婆推开房门一看,涛仔家的那只瘦骨嶙峋的老黄狗正不停地双足刨地,冲着她“汪汪”直叫,并时不时扭过头朝村东方向张望。

都说狗通人性,桂香婆敏感地从老黄狗焦虑狂躁的样子窥出了个大概——它是要桂香婆跟着她去某个地方。

桂香婆心里猛地一沉,莫非……?她不敢想,但又禁不住一个劲往那各方面想。

桂香婆连房门也来不及关,就紧跟在那只老黄狗后面,急急忙忙往涛仔家赶。但奇怪的是,就在快到涛仔家时,老黄狗却向左拐了个弯,朝着村东那株离涛仔家大约一百来米的大枫树狂奔而去。

就在离那株大枫树不到二十米的地方,老黄狗停住了脚步。它一边回头向桂香婆示意着什么,一边冲着一口地窖“汪汪”嚎鸣。

等桂香婆好不容易来到地窖口,顿时傻眼了:那口三米多深的地窖里,涛仔一动不动地斜卧在一堆杂物上,而他的双手则紧搂着几个红薯和几片生姜……

“涛仔!涛仔!”桂香婆抹着眼泪大声呼喊着涛仔的名字,可涛仔根本就没有任何回应。

4

而此时此刻,广东某座现代化城市的某个城中村的一间出租屋里,桂香婆的儿子冬狗正在与妻子儿女吃年夜饭。好不容易把年夜饭吃完,冬狗这才想起这大过年的,应该给远在斜坡村的老母亲打个电话问候一声才妥当。于是便拨通了母亲桂香婆的老人机。手机拨通了,却一直没有人接听。最初冬狗并不怎么在意。直到不久之后邻居彪子打来电话,询问冬狗到底怎么回事——从下午到现在,他母亲桂香婆的电话一直都无人接听!

冬狗隐约意识到了某种不妙。他母亲桂香婆耳朵虽有一点背,但不至于连电话铃声都听不到。莫非出来什么状况?冬狗的心里绷紧了弦。但他依然没有朝最坏的方面去想,毕竟,她母亲桂香婆赌气不接他们电话的事此前也时有发生。

5

三天后,才有路人发现了那个惊悚的场景:一个三米多深的地窖里,斜躺着两个人僵硬的尸体。他们的尸体旁,是一具同样僵硬了的小黑猫的尸体和一具同样僵硬了的老黄狗的尸体。

很显然,他们先后都去了天国。

而时间,或许都是在大过年那一天。

2018年3月5日星期一晚八点



  • 1
  • 关键词:过年老人死亡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L.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08
  • 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3-0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L.3秀才2018/03/07 11:06:07
    • 分享到:
  • 看完之后,不禁感到心痛。逝者已逝,留守老人、留守儿童之殇,是我们整个社会都没法逃避的问题。过年,本都是欢乐祥和喜庆的,文章悲剧之所以发生的原因,不止文章的彪子、冬狗要反思,还应该引起更多在外务工的游子们反思。有什么比“常回家看看”、“有事没事给家里打个电话”更让老人和孩子感到贴心,希望每一个在外的游子都能尽量抽点时间回家看看,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 感谢老师精彩评论!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3/08 09:50:13
    • 分享到:
  • “斜坡村”的壮年男女若不外出“搬砖”,父母年老体衰时、子女外出求学际,只能两手空空、无能为力;“斜坡村”的壮年男女若常年在外“搬砖”,又对上了年纪的父母的孝无法尽、对未成年子女的爱没法补。这样的“进退两难”的困局是谁造成的?又如何来有效破解?也许这才是本文所要发出的真正的“呐喊”!
  • 感谢老师精彩评论!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1100
  • 39
  • 2400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