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支笔
  • 点击:2075评论:12018/03/15 09:11

卸下梭头的牛实,悠悠弹了两个响指,打过一个呵欠,扭动脖子仰面看天。春雨洗过的天空,清澈和煦,恬润静谧;几缕白云,在蔚蓝的天空底下随意舒卷,轻盈飘逸,悄无声息,无碍天空的和煦也不扰天空的静谧。

八零后县长请他喝茶,叫他老哥,拉着他的手慰留他,恳求老哥退职不退休小车不倒只管推,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哥仍须努力哦!隔三岔五来县府转转,原工资照发再加些津贴补助,一班人还需老哥带带呢。

哈哈,年青人谦虚和气,无愧高学历,稍许修炼就炉火纯青出神入化啦!熙熙攘攘仕途路,你追我赶争上游,半个世纪前的独轱辘车都文物或垃圾了,无须老牛鼻子窟眼插大葱吧?

牛实静静地欣赏县长的出神入化,频频点头眯眼微笑,滑出嗓子眼的话儿在嘴巴里兜了一圈又跟唾沫一起溜回肚子里。他抽回手抱拳给县长作揖,乐呵呵地说“耶是!”说本应该、也本想老骥伏枥继续革命挥洒余热,力所能及抹抹桌子扫扫地,只怕踢脚绊腿碍大伙的事儿。当然,当然些许顾虑是次要的。无奈儿媳妇程咬金打劫,非要公婆去深圳带孙子不可,不榨干公婆的剩余价值不罢休,自私自利蛮不讲理打横耖子,凶巴巴地翘首以待一天一个电话,催得人头昏脑胀寝食不酣喝茶都烦。

是吗?哎呀呀,老哥哥,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呐!不过呢,老哥的儿媳妇祈盼孝顺公婆,实属聪颖贤慧,难能可贵,可亲可爱可嘉哦!县长一脸的同情转而一脸的羡慕,拍着老哥胳膊安慰嫉妒老哥,问老哥真要跟嫂子一起去深圳带孙子,安享天伦之乐么?

是的,县长。牛实一脸哭相,说要不这样,我教您嫂子以赵子龙为榜样,单枪匹马长板坡;我留下,给县长您递水端茶?

不,不不,不可!老哥哥,勉为其难了。县长脸上堆满遗憾和失落,悻悻取出准备好的礼品双手捧给牛实,说,这个,是老哥哥您应得的荣誉,我代表县政府和全县人民感谢您!

礼品盒上敷贴着精致的封页,“梨阳一支笔”熨金字儿分外亮丽,还压盖着梨阳县人民政府大印呢!哎哟哟,挺悉心,蛮像一回事儿。牛实接过礼品盒,深深地给县长鞠了一躬,两绺愧疚在肚里翻跟头。一愧疚多年逢场作戏,油腔滑调耍贫嘴荒芜了一支笔。二愧疚去深圳带孙子的路已被亲家夫妇严严实实封堵,说儿媳妇翘首以待不过顺手给自己脸上抹猪油。

多年来,牛实娴熟于脸上抹猪油,常把美丽的幻想、殷切的祈望当既有现实描摹喧染,自觉或不自觉地以雾里看花水中捞月的假大空推心置腹,笑眯眯调侃或瘪嘴哀叹随机转换,忽悠煽情出口成章不打腹稿,信手拈来谈笑风生淡定从容,心不发慌脸不红。

儿媳妇独生女,亲家夫妇风风火火捷足先登,扎桩深圳带外孙不挪窝;老妻尝试几回都挤不进去,大老爷们岂好意思挤?虽朝思暮想贴近儿孙,可当兵的儿子不理家政,儿媳主事一言九鼎总觉得生身父母比公公婆婆贴心,随意差遣好使唤,颐指气使不看脸。

很多时候,牛实连自己一块忽悠,为自己编造的故事而感动而泪湿眼睑而一塌糊涂;一塌糊涂后找不到北,再拿出一块时间回忆清捋出口成章的真假虚实度。惯性使然耶,想停都停不下来。犹如法门寺的贾桂,站惯了,不想坐,坐下屁股不舒服。

回到家里,牛实没拆封县长的礼品盒,原封未动放进书柜抽屉。县长告诉过他,礼品盒里是支中档品牌的派克笔,一千多块钱,从政府机关工会经费中列支的。

他从书柜抽屉底层翻出另一个盒子,从盒子里取出英雄牌钢笔。枣红塑胶笔杆,磨损刮痕斑驳陆离;合金笔帽,锈迹黄橙橙的。他找来沙纸细细地打磨,清洗三遍吸注墨水,纸上画写,仍然流利。

时光荏苒,几多曾经几多浮尘?几多奋发向上几多身不由己?一幅幅画面纷至沓来,愈久弥新仿佛昨今。他掏手帕,擦拭眼角的湿润。

这支英雄牌钢笔,是他上小学三年级十岁生日那天,父亲卖掉母亲攒了一个月的鸡蛋和家里唯一的叫鸣公鸡,进县城买来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接过父亲的礼物,他兴奋得睡不着瞌睡,睡睡又爬出被窝,捉笔写“人”。一撇、一捺,一撇、一捺……“人”字写满纸,大的,小的,正的,歪的,有的丰满,有的干瘪,有的伟岸挺拔,有的窝蹩羞涩。

十六岁时,无产阶级占领教育阵地。他用这支笔作文《人生路长》,搜肠刮肚找搔头皮,搔出父亲教他的三字经,便拿来开头:“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改造中的黑帮老师翻开他的作文看了一眼忙闭眼,叫他重写。他投告住校贫宣队,贫宣队听他朗读说挺好嘛;黑帮老师诚惶诚恐,贴近贫宣队耳朵说三字经是毒草,贫宣队忙“呸”,质问牛实你小子啥出身?牛实头一昂:贫农!

二十六岁时,大办社队企业如火如荼,小窑厂、造纸厂、炼油作坊遍地开花,家家户户生产烟花暴竹。他用这支笔为红薯劳模出身的乡长起草《人定胜天》演讲稿。乡长在他起草的演讲稿中插入豪言壮语:憋足劲上天揽月,甩开膀下海捉鳖,争英雄当好汉,敢把烟囱杵上天!他手舞足蹈笑问乡长种的红薯孙悟空果真翻不过去么?乡长憨笑,说漫画宣传,夸大其词了。他嬉戏,悄悄在乡长的豪言壮语后边批注“牛B”又悄悄把“牛B”涂成墨蛋。乡长特喜欢墨蛋,夸他的双感叹号给力。

三十六岁时,商品经济大潮风起云涌,政府动员公职人员八小时外经商做生意。只要不耽误工作,即使八小时以内,也可以给做生意的亲戚朋友看看摊、帮帮忙。他用这支笔为镇长起草《人欢马叫》汇报稿。镇长夸他文笔不错,指出,人是主角,应该拔高一点儿,马是配角,相应压低一点儿为宜。镇长说已亲自动笔调整过来了,叫他文印出稿。给捉笔出身的镇长捉笔一稿交差,他情不自禁喜出望外,蠢蠢欲动想给镇长一个拥抱一个吻,矜矜持持又放弃了。

四十六岁时,开放搞活与五讲四美并茂,他为县长起草《人杰地灵》报告稿。不用笔爬格子了,改用键盘敲。敲好发县长审阅呢,县长打不开电子文本发飚。老格子捂嘴笑,咬耳朵告诉他,县长的电脑是摆设,须打印呈送纸本文稿,一稿二稿不算,三稿定谳。是么?是的,前两稿是必须的过场,县长基本不看打回重写,第三稿即使跟第一稿一字不差,县长也肯定你辛苦了。真的么?试试看。嘿,果然!他感谢老格子的指点,邀老格子举杯把盏,对酒三歌,猜枚划拳。

五十六岁以后,牛实同志常被巴掌拍上主席台作重要讲话。由舞文弄墨转行经营嘴皮子,他方知遣词造句跟口若悬河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职业。就像菜农与菜贩,又如做耗子药的跟卖耗子药的,似乎靠得很近,营生方式却大相径庭,甚至南辕北辙各东西,风马牛不相及。

第一次给捉笔的秘书当嘴,他拿捏死了。手捧讲话稿目不转睛,却总嗑嗑巴巴念不顺,众目睽睽下不停地端杯润嗓儿掏手绢擦汗。隔行如隔山,他铁杵磨针,潜心修炼,由时而脱稿发挥到偶尔瞥一眼讲稿纵横捭阖,一步步从必然王国挤进自由王国。及至达到随心所欲穿插奇闻轶事和台上谈笑风生、顺手拈来荤素段子跟台下亲密互动的境界,就有令人快慰的额外掌声送他,或热烈夸张,或稀拉冰凉。

“牛掰!”有人送他雅号,甚至有人酒桌上笑话他“二流子政客”。他淡然一笑,并不跟人家计较。职业的副产品,或毁或誉,都是自个嘴皮子换来的耶。

往事如烟,苦辣酸甜咸,五味俱全。

牛实把父亲送给他的英雄牌钢笔,恭恭敬敬摆放在电脑桌上敲击键盘,继续他幼少未了的遂性率真。再敲二十年应该没问题吧?一年敲十万字儿,二十年就是两百万字符哦!哎哟哟,没票票付梓怎么办?那就找块石头呗。他想。

“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牛实倏忽又想起杨绛先生的经典语录。他感觉杨绛先生的语录,既尖锐又准确,直切他的脉搏。他还真没读几本书,连四大古典名著都没通读过,也就一目十行半截子撂荒。几十年晕头鸭子,逮鱼捉虾撵蛤蟆,江湖谋食忙生活,不!忙生存。生活跟生存,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状态吧?生活,应该是本真状态;生存呢?则受多种因素制约。退休了,制约因素淡化了,他想回归本真状态,边读书边敲键盘。敲到八十岁歇手,再去找石头。石头可遇不可求,就那么好找么?嗯!

哎哟哟,又胡思乱想草长莺飞了!不想了,桃红柳绿春光明媚,太阳底下甩甩胳膊撂撂腿,继续欣赏蓝天白云去。他关闭电脑,收起父亲送他的笔装入盒子放进书柜抽屉,愣怔了会儿又打开盒子取出笔,拿到洗手间挤出墨水清洗擦净,重新放进盒子藏进抽屉里。

他想在孙子十岁生日时,携老妻去鹏城或接孙子回梨阳,把父亲送他的笔当生日礼物送给孙子。他还想提醒孙子,最好用这支笔演算配平方程,不要用这支笔咬文嚼字。哎哟哟,又想多了!社会前行的脚步不会停留,儿孙自有儿孙福,无须老家伙操旷心瞎琢磨吧?啊!



  • 1
  • 关键词:经历感悟言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寒雪儿2童生2018/03/15 10:06:47
    • 分享到:
  • 《一支笔》,蕴含半个世纪的经历,既是主人公的缩影,也浓缩了半个世纪的社会进程。主人公十岁时得到父亲的生日礼物——枣红色英雄牌钢笔,一路走来,见证了十六岁、二十六岁、三十六岁、四十六岁、五十六岁乃至退休各个不同时期。三千余字符的短篇小说,视角独到,视野开阔,结构精巧,文笔恬淡,语言风趣幽默,人物血肉丰满,即使过场人物也都栩栩如生;融事理于感悟,透析留白相宜,耐品读耐咀嚼。打赏。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寒冬蛰生一草根破土拔节二月春栉风沐雨三夏酷经秋历霜四季青
  • 寒冬蛰生一草根破土拔节二月春栉风沐雨三夏酷经秋历霜四季青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4
  • 81785
  • 119
  • 1667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