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燃灯索
  • 点击:3821评论:342018/03/27 12:01

望着湍急的河水,你眉头紧蹙着。那浑浊的河水自西向东流,上面漂浮着枯枝、被遗弃的塑料玩具、垃圾袋、不明动物尸体。一阵风从北边吹来,就像恶心的河水一样,令人作呕。你似乎听到有人在叫你名字,“老赶,老赶。”

“老赶,安排你去银川驻场一个月。”小你近二十岁的行政语调阴阳怪气,“本来安排龙少去的,他说要休假,只好再劳驾你了。”

“这次就不去了吧,我女儿上幼儿园了,要人接送。”你撒了个谎,但说得并不决绝,只是以商量的口吻跟行政说。你最终将最后几个字吞了下去。

“我不管,你找老板谈去。”对方扔下这句话,走了。

这发生在半年前,刚过立夏,天气渐热。你忽然心生悲凉,内心阵阵寒意。这样的岁数,还像陀螺一样被人任意抽打,你想到的一个词是“活该”。进入车公庙这家文化传媒公司也快一年了,始终得不到老板信任。你一直没有怨言,每每坚持不住时,你都会告诉自己,还有女儿呢。是的,女儿才两岁,放弃的念头就像浮冰一样瞬息在脑海里融化。一年来,加班熬夜就成了常态。那些棘手项目,偏僻地区项目,大家不愿意出长差的项目,都像会识人的箭头一样,非常精准地朝你的靶心飞去,常常一箭中的。久而久之,那些弓箭手们,为了省事,最后都懒得拉弓,直接让你这个靶子,自个朝箭头飞过去。

你也曾抗议过,比如上次被安排去佳木斯出差半个月,本来是另一个同事TOMMY去的。TOMMY说要回香港和女友结婚,并以辞职作威胁,老板不得已只好安排你去,因为老板知道你不会辞职。你需要钱,需要为你早产的女儿积攒随时可能住院而瞬间爆发的巨额医药费和营养费。

老板面无表情,请你喝茶,自然是装模作样安慰一番。“本来我是坚决不让你去的。我知道你女儿还小。但TOMMY这小子居然偷偷结婚了,没跟我讲。现在年轻人呀,未婚生子真受不了。还是你本分,老实。”这个貌似怀孕七月的中年男人呷了一口茶,乜斜了你一眼,“你女儿马上要上幼儿园了,现在一年大概费用多少?”

“一万四。”你不自信地回答。

“听CATTY说,你还供了一套房子,每月有三千多房贷吧。”老板翘起二郎腿,悠悠点了一根烟。“抽根烟先?”

你接过烟,老板将火机扔了过来,“下次我一定不让你出远差,这次你就当帮下TOMMY,等他回来,让他请你吃饭。”

你不是傻子,不会听不出弦外之音。你没再辩驳,低下头退了出来,TOMMY正巧进去交请假单,你们互望一下,彼此无言。房间里传来一阵笑声,还有隐约的微弱说话声,“什么玩意,跟我讨价还价,不做就滚蛋。”

一年多来,这已不是第一次面对如此窘境。你似乎也习以为常,也似乎麻木了,这种感觉需要自己独自咀嚼。但三年前,你是那样意气风发。至少,你觉得人生的美妙逐渐打开,甚至笑称自己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彼时,你也开了家房地产广告公司,还算做得风生水起。在那个年代,捞个业务还是比较容易的,至少你的方案总能打动开发商。你的天性就像抹了凡士林,平滑适度,开发商那班策划和销售经理都满信任你。更重要的是,你手下有一些务实的员工,像你一样低调,且才华横溢。譬如提完一个案子,或者结束一个项目,除了公司聚餐外,你还能抽空去市青年合唱团练声,参加歌剧或诗剧场排演。你们合唱团排演的《大漠之夜》,曾斩获过广东某合唱比赛大奖。当年,你是高声部领唱。你的年龄刚好算得上是青年人。

年会,你会穿燕尾服给员工表演《军中女郎》或《图兰朵》唱段,尽兴时,也会唱一首戏歌。你的声音高亢圆润,很多人误以为你是科班出身,大家觉得你入错行,如果进入歌唱界,或许已经有了赫赫声名。但你知道,这是调剂。声乐界远非那么容易混,随便一个科班出身的籍籍无名歌手,都能瞬息让你无地自容。这是需要时间沉淀的,正如你中文系科班毕业,做这个广告行业非常合适。

你那时是那样富有魅力,大家都围着你,喊你“赶总”。你其实姓阚,很多人不知如何读“阚”字,常常把它读成“赶”,于是叫顺了,你就成了“赶总”。

不知是年纪越来越大,你感觉有点力不从心了。近年来,地产广告业务逐渐萎缩,偶尔有新项目进来也是折腾人的主,回扣高不说,还得赔笑脸,配时间,这不是你所长。好在老客户关系维护还算不错,但费用越来越低,几乎只能抵扣人员工资。

“赶总,现在一个普通文案居然要价一万,才工作一年。文案写得像一坨屎。”负责人事的同事跟你说。

“这坨屎也太金贵了吧?”但你知道水平高的,远非这个薪水了。而且你的公司毕竟不是知名公司,也吸引不了那些厉害角色。你越发头疼,一度接不到项目,员工工资有时都成了问题。你在那时,开始失眠了。

有些老同事拗不过压力,委婉提出辞职。他们知道你的不易,你也不能自私到强求他们,毕竟当其他公司以多百分之三十的薪水吸纳他们时,你是无能为力的。

当同事只剩下一半时,你感觉压力巨大。项目也时断时续,服务费甚至出现了拖欠,这是以往没有出现过的。开发商销售经理也是一口一声赶总诉苦,说他们的工资都快发不出,还有那么多供应商,什么工程、装修、活动、礼仪、影视,催款的排成长队,你念在多年情谊的情况下,也就默许了拖欠。这一拖欠,越来越严重,最终影响到团队运营。

就在这样的形势下,一个开发商朋友撮合你说,可以尝试下代理,如果一个项目成功,也是不错的转型就会。对方说是撮合,不过是拉皮条,那人需要高额提成。在他天花乱坠的语言攻势下,你感觉做代理倒是个机会。你想试下水,总比在广告泥淖里挣扎好吧。

三年前的那个秋天,经那朋友推介,你在某北方某三线城市下属县接了一个尾盘代理项目,“阳光天地”。你本来不是很感兴趣,毕竟项目所在地过于逼仄,而且项目本身也是问题巨大,像一个长相有着巨大缺陷的人,再怎么包装也无法卖个好价钱。但你做的方案,对方老板很满意。这种认可让你感动一阵,仿佛遇到知音。

“赶总,阳光天地项目我们希望你来做,不过丑话说前头,有些事必须跟你说,我们也没钱了,前期需要垫资。”对方总经理老赵是个爽利山东人,诚恳地对你说,“这个不强求,你可考虑下。我不能保证能赚多少,听老汪说,你公司现在也在谋求转型,这个项目对你们来说是个机会。”

“那要垫多少?”

“前期五十万,二期三十万左右,一共不会超过一百万。”对方说得坦率,“你慎重考虑下,毕竟要垫这么多钱,不容易。”

你征求了老汪的意见,他觉得也可以做,这个项目一旦启动,他每月有10%的提成,老汪也是殷勤撮合,还拍胸脯说赵总是他铁哥们。你也暗自盘了下,也觉得是可以做的。你打电话给财务,问账户上有多少流动资金,你被告知账面上还有一百多万,另有二十万应收款。财务颇为谨慎地告诉你,这种项目不能垫太多资金。你也有过犹豫,毕竟这一百多万,即便关了公司,也能让你及家人过得不错。你肯定不甘心,再说不做广告,还能做什么呢?你也没有其他投资渠道,现在的深圳中心区已经飙到十万一平,连龙岗都五万多了。

你想了想,觉得无论如何是个转型机会,退一步说,如果做不起来,至少可以保本,毕竟对方给的销售提点还比较可观,这也是吸引力之一。与其半死不活地做房地产广告业务,还不如借此机会让公司杀出一条血路。

“我做。”你爽快地答应了他们。

合同很快就签了。你立马回深圳组建了营销团队,彼时,要找到愿意去驻场的人不容易,去那个旮旯角的更少,不是嫌这个就是嫌那个,必须高于市场价30%薪水才能找到人。不仅高薪,还要承诺包吃住,往返机票,出差补贴。这不由得你想太多,你果断从深圳英联地产挖来一个营销总监,对方索要月工资三万二,你倒吸一口凉气。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以二万八成交,对方说只在那待三个月。

策划经理和销售经理是个难题,这类专业人才多半不愿意去偏远地区。你咬咬牙,找了之前一个业务一般的下属,情商可以,肥头大耳,颇能说会道。只是他历来做事不很靠谱,时常留下烂摊子让别人收拾——但他愿意去现场,薪水要求也不高,一万二。对方没多少料道,你也想过,可是一时找不到人,先死马当活马医吧。

对方老总对你们的团队非常满意。尤其你主笔的方案让人耳目一新,无论是营销策略还是策划方案都预计能在当地引起轰动。对方预付了二十万启动资金。之后的费用完全靠你们自己,满打满算,五十万必须扔进去。光销售物料印刷费用和人工工资就要三十多万。对方除了配一个现场销售总监,其余的销售人员都得由你们招聘、发工资、自主安排。

大老板姓白,高大的东北汉子,身体微胖,面黑却也器宇轩昂。他一口纯正东北腔,跟你们称兄道弟时,满脸真诚。营销总监姓陈,一个30多岁的黑瘦男人,精明能干。加上那个山东总经理老赵,这个团队看上去挺让你放心。

你一上任就三把火,立规矩,定法则。原来公司的销售人员坐不住了,屡屡到总经理那里告状,一天他们联合罢工不上班,你想了想直接将其中的带头人开了。那个女的可不是吃素的,在营销中心大吵大闹,佯称要去劳动局告你们。你也觉得事情闹大了,让赵总来息事宁人。你得到一个令人惊讶且确凿的消息,那个女的是白总的金丝雀。你掐了自己的手,怎么这么冒失呢?

好在赵总将事情摆平了,你非常感激他,专门让你妻子从香港带了一只香奈儿手包送给赵总的女儿。赵总笑说客气了,不过也让他以后多注意那些无所事事的人。赵总也是职业经理人,某种意义上,他也在提防那些人,弄不好,什么时候就被摆一道。

他吸了一口凉气,觉得里面的水并非那么浅。但好在前期的方案和团队气象都焕然一新,让你心中多少攒了些底气。

“阳光天地”项目坐落在这个小县城的半山腰,背靠本地最高山马鞍山,这是当地一个知名风景区,远远看去,真像一只马鞍横亘在天地之间。山下有一条河,叫流沙河。这个名字听着就阴郁。据当地人说,每每发大水,三分之一县城都会被淹。这个半山腰是无论如何都淹不到的。

“鸾城唯一不被淹的楼盘。”这是你们团队提出的概念,开发商很满意,觉得这能在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这个创意一下子将其他项目置于不利地位。新广告牌刚挂上去没两天,开发商就被投诉了,说这样的广告是恶意竞争,凭什么说自己就是唯一,意思是其他楼盘都会被淹了。围墙也被撕掉一角。设立于县城中心的外展点在半夜被砸掉。你们当然知道这是竞争对手的恶意报复,苦于没有证据,即使报警,也不会有合理的解决方案。很快,当地论坛爆出你们项目存在工程质量问题,害得开发商赵总在周一股东会上黑着脸一言不发。赵总团队被白总狠批一顿,又被规划局的人约谈,心情自然不好。更让他糟心的,是其他股东的意见。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老赶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5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11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09
  • 520周冠打赏35000,共计35000
  • 2018-04-02
  • 昆阳森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29
  • 邻家老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28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3-27
  • 雪川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3-27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是一个具有探索精神的作者,无论是他的小说还是诗歌,都能体现不一样的新意。单是《燃灯索》这个题目,就有意蕴。但这篇小说采用第二人称的叙述形式,让人读起来有一种“陌生感”或“隔膜感”。 文字里所隐藏的沧桑和悲凉,也给人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在深圳这座大都市里,我们身边有许多“老赶”这样的人物,他们生存的这样艰难,就没有一种退路了吗?就这篇而言,在情节的发展和人物的塑造上可以绵密一点。厚重一点。
  • 谢谢唐老师精彩点评,本来是按中篇构筑的,但写了发现“枯竭”了,不过正在逐渐补充,丰满,李炯那条副线,也会发展起来。不过很多人一旦倒下,真的就会因为疾病,年龄或性格,而从此一蹶不振的。

    回复

  • 商场如战场,还是商场如赌场?至少从这部作品来看,二者似乎是一回事。创业小有成就,却在一次冒险失利中一夜被打回解放前,主人公再也无法重新投入用汗珠换取温饱的生活之中。这种经历,在深圳有一定的典型性,相信可以唤起很多人的同感与共鸣。亲情是压力,同时也是后盾,这种真挚表达,相当宝贵。但是,个人不喜欢第二人称的叙述视角,因为总感觉第二人称不自然,影响阅读时的代入感。这一点,谨仅作者参考。
  • 很喜欢元涛老师的精彩点评。人生如戏,商场亦如此。第二人称是一个尝试之作,好像是劝慰朋友,实则为主人公痛惜不已。也许取材于熟悉的人事之故。谢谢老师建议。

    回复

  • 其实深圳就是一个生态系统,有成功者的光华,也有失败者的黯然,都是不可或缺的。深圳是改革之城,创新之城,是包容失败,鼓励冒险的城市,因此跌倒并不可怕,只要不丢失为人之诚信,不泯灭坚毅之精神,大不了我们从头再来!灯灭了,可以再点;油尽了,可以再添。眼下,你(老赶,李炯)虽然贫困,但只要灯索在,就有亮起来的希望。超级喜欢这个题目,但内容有点儿单薄,联系补充,完善,让作品更丰满些,按中篇构置最好。
  • 多谢指点,细节上是可以再丰满补充。其实这类题材写得很累。

    回复

  • “你”以文案自负,却写出了最遭人恨的广告语,犯了商界大忌。对照“人人二手车,销售量遥遥领先”,差距在哪就看出来了。“鸾城唯一不被淹的楼盘”如果改为“鸾城高高在上的楼盘”,或“力争上游,住XX楼盘”,可能就更符合现实商业的公序良俗了。其次,“你”对闲言碎语及上司心理揣摩过度,过于敏感,玻璃心,动不动就辞职,完全没有勾兑能力,不像是已经当过广告公司老板的人。飞泉写得好,我没话找话评几句,凑凑热闹。
  • 亨总评得好。所谓性格决定命运,大体如此吧。老赶其实不是老板的料,骨子里是文青。内心太脆弱,性格太懦弱,或许还自负,所以结果是预定的。这个你让人心疼。
  • 燃灯索,好名字,这至少是个中篇的名字
    • 默然2018/03/28 14:12:34
    • 分享到:
  • 高!高家庄的高,高见的高,高招的高
  • 我要写成系列的,哈哈。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8/03/30 11:01:37
    • 分享到:
  • 第二人称写作,好大的挑战,飞泉兄厉害了!
  • 敢于尝试,勇于创新。看来职业病犯了。谢谢芜薇姐来读。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3/28 18:13:51
    • 分享到:
  • 《燃灯索》能引起大家争鸣,倒有点意外,本来以为是很“普通”的作品。老亨总说应该像中篇,果真够毒的,如果时间允许,我是打算写成中篇,至少像《海边的曼彻斯特》那种。里面很多细节还可以打开,比如“你”的性格养成,如何从顺应趋势的广告公司老板到忤逆趋势的失业中年,如何从幸福(?)的三口之家到妻离子散的孑然一身。性格决定命运呀。因为自负,所以想出排异性极强的广告语,最终被别人排斥;
  • 因为懦弱,所以无法调和家人与妻子的关系,导致两边不讨好,也无法在面临利益威胁时,选择反击;因为没经过前面的风浪,所以在中年时面对现实不堪一击。“你”其实很让人心疼,有时我们会说“可怜人必有可恨处”
  • 但有时感同身受,内心是悲凉的。喜欢歌剧或许是人内心的最后保留,就像我们很多喜欢文学的人一样,是自尊心的最后围墙。而文青之心是否真的无法成为商业之龙,也是值得大家探讨的话题。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3/28 14:30:04
    • 分享到:
  • 一部作品,捧进邻家,千言万语,万情千愫,毕竟满腔热忱一管沸腾的热血。不同的读者,不同的经历不同的阅历不同的人生不同的视角不同的思维,读出不同一感觉不同的情怀,不同的观感不同的的感受,或有不同的透析,或欣赏或满足或感同身受,或失落或遗憾或有些许缺欠,或以为有待扩充拓实有待提升完善,大千世界,色彩斑斓,不谋一致,五彩缤纷,见仁见智总是有的,不同的领略或许更丰富更灿烂。
  • 谢谢宋老师再度置评。可能很多人看到了熟悉的影子,或者是自己,或者是亲人,朋友,非常多好的建议,也许在以后修改时,可用。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3/28 08:06:42
    • 分享到:
  • 飞泉兄这“粪”扒得也忒狠了些,连大肠都给你拽出来了!“深商”不仅仅包括中国平安、比亚迪、华为这类燃亮深圳新时代的灯索,还有文章中“老赶”“李炯”等在商海中扑腾时,一不小心自燃的灯索。历史是由若干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组成的,我们在回顾深商发展史时,应尽可能多的将关注的焦点投射在苦苦挣扎在商业链底层的那些群体身上。
  • 虽然比喻的形容用得有点“恶心”,但我喜欢。事实上,算不上是深商的主题,更解读为职场对部分人群的剿灭,非常残酷,但无比真实。

    回复

    • 嘲讽3秀才2018/03/27 16:45:51
    • 分享到:
  • 故事很丧,不过以第二人称来讲,倒是规避了不少负面因素。在人生绝境时,是否会触底反弹,虐盘重生?最后的3000元是否会成为故事翻转的关键?或许作者想要告诉我们的不是主角有多惨,而是经历过低谷仍对生活充满希望和斗志。
  • 看过《海边的曼彻斯特》,即便丧到令人心碎的卡西阿弗莱克,也让人看到人生的微光。正如你说的,沉陷低谷后,即便不触底反弹,也要充满斗志与希望。开头暗示了不好的可能,结尾却很开放。
    • 嘲讽2018/03/27 16:52:47
    • 分享到:
  • 就是要反转才能感受到作品的特别。
    • 嘲讽2018/03/27 16:54:26
    • 分享到:
  • 结尾的拉三有振奋人心的力量,这是一个伏笔。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8/03/27 16:24:10
    • 分享到:
  • 以第二人称叙述一个创业者失败的事业,失败的婚姻及失败的人生,一副旁观者的语气给故事定义。少了第一人称的幽怨萎靡,换个角度品鉴这个故事,倒也不错。
  • 因为用第一人称,我不忍心。旁观者,也是不错的。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3/27 16:22:09
    • 分享到:
  • 用第二人称挑战这部挺虐心的短篇《燃灯索》,写完我大呼一口气,连同近日累积的阴霾。主人公甚至就在我们身边,非常熟悉,那些故事也几乎有源头。更让人无奈且压抑的是,主人公的命运似乎就是一部分我的同行的命运,甚至包括我自己。行业的衰颓与人性的角力,都让人精疲力竭。油尽灯枯的一天就是生命完结的一天。但只要燃灯索还在,就有最后的机会,哪怕油尽,燃灯索也会如春蚕,如蜡炬,燃尽最后的一寸能量。
  • 燃灯索的意义在于它不仅能照亮身边的亲人,也能照拂内心的理想,驱赶黑暗,完成涅槃重生。所以我不愿看到大家如燃灯索那样燃尽自己,但愿意看到大家都能成为自己的光。

    回复

    • 寒雪儿2童生2018/03/27 15:07:25
    • 分享到:
  • 燃灯索,选择第二人称视角,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恰似一曲与心灵对话的心歌。第二人称着墨的文笔,没有第三人称神视角一览无余的支撑,也没有第一人称的酣畅淋漓优越,在一定程度上是对文笔的挑战。所以,第二人称文笔不常见。第二人称的《燃灯索》,或得益于作者江飞泉先生的诗人浪漫才气,洋洋洒洒自如,纵横捭阖娴熟,人物血肉丰满,情丝通透敞亮,宽度深度皆有,伏笔与留白适度。拜读学习了,谢过分享。
  • 多谢如此高赞,是想尝试下新风格。久违的小说能得到你喜欢,很荣幸。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3/27 14:45:51
    • 分享到:
  • 欣悦拜读燃灯索,犹如聆听点燃自己照耀他人的悲壮颂歌,且知创业之艰辛之不易。在深圳这片天地里,有灯红酒绿,有莺歌燕舞,有歌舞升平,更有忍辱负重、不屈不挠、自强不息。或许,人前的光艳辉煌,都由人后的默默付出、打拚挣扎、眼泪和汗水为支撑为铺垫为代价。不经心血汗水的洗礼,没有燃烧自己的坚贞不屈,成功是很难想像的。燃灯索,聚焦命理不济却有奋斗不息的创业者,远比跪拜成功者深刻。喜欢点赞。
  • 谢谢宋叔精彩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1
  • 350099
  • 107
  • 26510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王国华至尊浴缸

    2018/8/14 0:10:11
  • 这部小说我酝酿了许久,做了很多准备功课。我一直在想,这是一部写深商的小说,可深商是什么? 深商应该有种核心精神,就是:自强不息!正是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品质,才有了今天的深圳奇迹。鸿鹏董事长阮征没有温情脉脉地抚今追昔,而是定义为“五年徘徊”,并为鸿鹏制定了超常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与其说是阮征定的,不如说是做为深圳企业的使命使然。自强不息,不正是深圳无数深商的最鲜明的体现吗。

    杨点墨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3 11:08:49
  • 一个浴缸,在深圳普通人的生活蜗居中却无处安身。以至于让主人翁这个简单的泡澡爱好,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成为一个奢望,令人感慨。几经辗转,将这个浴缸又回到作者的老家,人在一次性回来,却发现父母用这个浴缸来泡猪。黑色的幽默之后,作者也将先进的小市民的生活居住工作,展现无遗用平面的叙述的方法,写出了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况味。但愿这个浴缸能博得大赛的头筹,洗净深圳人的疲惫和烦忧。

    电击至尊浴缸

    2018/8/13 1:07:27
  • 参加过中考且能够被梦寐以求的高中录取,那种成功后的喜悦犹如革命年代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若非当事人,是无法感受到的。作者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音乐特长生中最擅长写作的,写作群体中又最懂得音乐的。加油,少年,我很看好你哦。不仅仅是这篇精彩的参赛作品,还有你未来要走的路。

    黄元罗音乐特色生

    2018/8/12 19:12:17
  • 非常精彩!节奏紧凑、情节密集、高潮迭起。作为一个成功的故事,情节和结构方面的成功是最大的成功,作者把握情节的功力我一向敬佩。但情节强的小说往往在塑造人物方面会弱些,我觉得这篇也不例外。木子和张好克这两个人就都显得扁平,木子全正面描写,毫无私欲方面的纠结。张好克就全反面描写,毫无任何正面光辉。在私利诱惑面前,木子会不会欲望发动?张好克一味贪婪的背后,有没有人性的另一面?人物如果丰满起来,深度就有了。

    陈彻

    2018/8/11 22:43:24
  • 飞泉对人生非常认真——仅次于写诗。这组诗很能体现他一贯的特点:丰富、深刻、质地坚硬、寄托遥远。自然、夜色、疾病、季节、旅途……一一被纳入他的结构与韵律中,他在其中玩赏、思考、挖掘,制造价值,生产意义,孕育美感。调子未免偏灰暗些,但其中也有阳光与春天,且总有一只蝴蝶翩跹飞舞。处处可以看出他的敏捷与敏感。他不喜欢黑暗和冷;他一直致力于与世界建立更和谐的关系。“看来艰巨的任务总是找上诗人。”(辛波斯卡)

    笑笑书生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30首

    2018/8/11 22:02:04
  • 同意张夏的评价。再说几句。这组散文,从语言看,白描的功夫好,于简洁、质朴中见功力;从意旨上看,没有耽于泛滥成灾的将故乡美化成田园牧歌的伪乡愁模式,似真犹假地礼赞一个幻境般的“回不去的故乡”,而是以决然拥抱现代城市文明的态度,写了一个作者“不愿回去的故乡”。作者虽然怀想故乡熟人社会曾经的温情与野趣,但也不掩饰其病灶,并认可现代城市文明对传统乡村的洗礼与提升,这是令人欣赏的。

    孙行者​老村旧事

    2018/8/11 16:11:16
  • 程鹏这首诗,想象瑰丽,意象纷纭,就像一只只,一群群蝴蝶从神殿后面飞出来,伴随着阵阵福音,在烟波浩渺之间降临人世,让人感觉祥和、愉悦;又像一朵朵玫瑰竞相盛开,充满祝福感。而且朗朗上口,有一种金属般的韵律感,每读一句,如同撞击在大山深处,即有回声。很适合朗诵,有一种庄严的仪式感。但篇幅是不是太长了一点,个人觉得,有的句子似乎可略作精简。整体来说,非常棒。值得打赏。

    张夏玫瑰贺词

    2018/8/11 9:18:35
  • 一个错过繁华的中年女子,在有一定财力后,希望圆梦那优雅华贵的日子。一头栽进圈子才发现,看似光鲜的名利场,不如洗手做羹汤,朴实无华的生活自在。脚丫虽丑,穿上平实的妈妈鞋,舒适而自带光芒,但若硬要给它穿上昂贵的菲拉格慕,别扭不自在,一如误入这个圈子后的不适。那华丽的装饰,名贵的衣着莫名加重了聚会背后的空虚。看似热闹,其实各怀鬼胎,看似和气,其实暗藏冷漠,有多繁华就有多贫瘠。

    葳儿九厘米

    2018/8/10 19:32:07
  • 灰常喜欢这组诗。如此空灵、优雅、丰盈、充满哲思,却有写得如此从容、匀称、字句纯净,当真难得。草木溪涧,飞鸟蝴蝶,蜗牛黄蜂,山间万物,皆是诗的材料,又是诗本身。经由诗人的心灵过滤,无不亲切可感,值得把玩再三。更难得打通古今,以古典之意韵交融现代之形式、思想,把汉语的优美与性感体现得相当到位,让人读起来仿佛在京基100的空中空中餐厅喝李白带来的美酒。梧桐山有此知己,必须很傲娇。这组诗应该在冲奖之列。

    笑笑书生梧桐书简

    2018/8/10 13:00:56
  • 非常棒的故事结构!一个大而无当的浴缸,怎么放置进越来越小的生活空间里?主人公为此不停地折腾,穷尽办法,直至运回老家去,变成一个烫猪用的大缸,让人啼笑皆非。一出黑色幽默剧。梦想大而无当,而现实小而无奈。巨大反差、矛盾的设计,使整个故事极其紧凑好看。这是一个可以拍成电影的好故事,它有一个非常棒的结构。为什么现在的文章同质化越来越严重?一是没有找到独特的题材,二是没有找到好的结构。而《至尊浴缸》找到了。

    费新乾至尊浴缸

    2018/8/10 11:29:40
  • 大道至简,这组诗简洁而有内蕴,有哲思,有禅意。以古典嫁接现代,邻家不乏高手,比如郭金牛、李双鱼,从他们的现代诗中,能读出唐诗宋词的味道。鲁子这组诗,也能让人读出宋词的婉约与高远。他下笔看似轻松随意,其实每一句都很有力量,有四两拔千斤之妙。好的诗歌,大抵就是用最精炼的语言,直抵心灵深处。不可增一字,不可少一字。就像美人,“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费新乾梧桐书简

    2018/8/10 11:11:51
  • 性格粗粝,古道热肠的娟姨跃然纸上。一个痴呆的被妻儿遗弃的余伯风烛残年里得到义工和邻居的帮助,总算得到了最后的人道关怀。这是一座有情义的城市,但城市的边边角角里有着无数寂寞可怜之人。中国是一个老龄化社会,独生子女家庭太了,养老,始终是个社会隐忧。余伯的今天也许是很多人的明天。本文直面现实,把义工助老题材以及关注孤老的悲悯情怀结合得很好,没有实际参与经验,绝对写不出这样具体又细腻平静的良心文字。

    张夏古城的等待

    2018/8/9 16:15:0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