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安分的汪小琪
  • 点击:5627评论:02018/04/01 11:30

 一、2000年千禧年

17岁的汪小琪,的确是一个敏感内向的孩子。

在村子的亲戚们看起来,不爱说话,瘦黑瘦黑的,跟她说什么,反应总是慢半拍,呆呆不在状态,看起来脑子也不太灵光,给人笨笨的感觉。

下定决心9月不再到电脑培训学校报到后,父母便决定让我跟着当时,到过深圳,但还是没有找着正式工作的哥哥出去找工作。

高速公路还不普及,不到400公里的路程,35元票价的上下卧铺车,硬生生就着袜子臭、廉价烟味揣着一脑子忐忑不安坐了一个晚上,头昏脑涨。对于都市特区长什么样子的好奇,都被一路的颠簸呕吐折腾的没了心情。

凌晨6点不到的光景,老旧的客车,从布吉海关进关,当时车上也没有几个人,检查人员上车来的时候,我像被捏住脖子似的绷直了身体,旁边大一岁,同样瘦黑的哥哥,摸出边防证和身份证,露出白晃晃的牙,没事。

面无表情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也只是瞄了一眼我们,连证件都懒得接过手,直接省略过。

在他们眼中,我们只是从乡下进城的孩子,并不是什么值得检查的对象。又或者,对他们而言,这只是工作,时间久了,有些麻木的工作。

进了关,车停靠路边,车上的人都下得差不多了,我攥着包带,也示意下车,哥哥用手肘枕着头:“不下,等天亮。”

我不明白,不是说,村里人一家租了房子吗?我们会暂时住在她们那儿。我实在不愿呆在客车上,汽油味太难闻了。

8点多的时候,车子又发动了,到了福田区,一处高楼林立的地方,哥哥招呼我下了车。

穿过路旁的绿化树,七扭八拐的,停在一排低矮的铁皮房前。

“到了。”就这么一间像乡下杂物房般的地方,住着同乡一家四口,1横1竖架了二张铁皮床,一座已破洞的长沙发,中间过道,是用来上洗手间以及置放一架单炉煤气做饭的地方。

10月的深圳,正值秋老虎的时节,一股热浪扑过来,我几乎要昏到。哥哥搬了小木凳,教我坐在门口。

旁家是掌管这些铁皮屋的小房东,也是一处小卖部,门口摆着一张老式的麻将桌。

我的心立马紧张起来,书本上说的“黄赌毒?”这么快就出来了?

以至后来,整晚整晚发出碰碰或欢呼或叫骂声,在一群穿着妖艳吊带短裙黄发的漂亮女孩们吸烟时,我总是恨不得躲到路边上的绿化草丛中,深怕,被凑齐的毒气所害。

大三岁的姐姐,下班后从南山区上班的厂子,提着一大包香喷喷烧鸡腿和几串紫莹莹的大葡萄,千恩万谢地,赶来。接下来的十几天,我和同乡的妹妹睡在靠窗的铁皮床上,哥哥窝在沙发上。

第二天,我们二人便踩着一辆破单车四处流窜开始找工作。

那时候的工作并不好找,一有招聘的大红广告出来,马上围了一大群来自五湖四海的人。

要年轻,要有经验,要长得顺眼,有的还规定要那个省份的。总之如果厂里有熟人的,会很快获得面试的机会,否则,边都靠不上。

在那十多天里,我并没有,获得一次面试的机会。倒是,学会,跟着哥哥,到花坛边,洗汗尘脸的时候,趁机喝水。

或是叫住,走街串巷叫卖的泡沫箱子,买上两个5毛钱松软的北方大馒头,填充一下咕噜直叫的小肚子。在老乡住处,常常扒完一碗饭后,锅里就见底了。

哥哥睡在棉沙发上,落地扇,通常只能对着两张床,半夜头昏昏沉沉被热醒时,常常望见哥哥,正绻缩着身子,满头满脑的汗滴。我拿起大蒲扇,拼命给他扇一点风,醒来的哥哥,笑笑说:没事。

没过几天,哥哥获得一个,到关外观兰鎮面试的机会。那天,休假的姐姐也接我到做工的地方去转转。借着同事的厂牌,混进她宿舍。

两天后姐姐正上班,我被舍管查了出来。当晚,她赶着要加班,我反正没事,就说,能自己回去。姐姐拦了公交车,叮嘱我到那个站下车后,我嗯嗯就走了。

公交车路过欢乐谷站台时,我竟莫名地跟着下去。只是隐约记得,这里离铁皮屋不远了,我只是想近距离看看,这个漂亮得有些过分的地方。我坚信记得附近的路,我也自信,能安全走回去的。

那个夜晚,一面痴痴望向一步之遥标配深圳特区的‘世界之窗’ ,一边沿着人行道令人感叹的多彩的霓红灯细碎走着,脑子里过量着想象中的落差有点腻太的现实,迷茫情绪顿时泛滥成灾,感觉像让人照着脑门拍了一闷棍。

晚上十点多,因为太闷热,走到铁皮屋外边的绿化带时,一屁股坐下来,而错过了姐姐打到小卖部的电话。待我回到出租屋时,不知不觉,已接近十二点,姐姐哭红了双眼,一见面,劈头盖脸颤抖着扑过来。

我亲爱的姐姐,当时真是恐慌到了极点,在她坐立如针尖的想象中,她唯一的妹妹,肯定被查暂住证的铁皮车抓走了,然后像猪仔一样被运送关外小黑屋内正嚎啕太哭呢,或是被一群灰大狼骗走了,被挖走双眼或是心脏,再也来不急哼叽一声了。妹妹一眨眼的功夫没了,我要怎么办,怎么向父母交代,我也不活了。

事实上,我虽然神经大条,却没有碰到过真正的太恶太难。相反,平平安安地,被存活到现在。


 二、 进厂,进厂

第二天,我们联络上了关外龙华的堂哥一家。听说他们附近一个工业区在招工。于是,姐姐将我送到关外,很幸运,我报了名,得到一个面试的机会,进入一家五金厂做包装女工。当天晚上,我便提着为数不多的衣物,搬进了阴暗潮湿拥挤不堪的十二人女生宿舍。

打包装的工作单调而无趣。倒是食堂中2块钱的饭食,常月有大块的薄肉片,味道不错。我一下子体重涨至50KG。年底,想家想得历害,揣着那个月的工资,学着跑到路边拦过路车,车费居然涨至180元,还没有固定位子,只能在一人侧身的过道加张小胶凳。只要有人经过,就得站起来让路。其间,遇到一次查车,我们六个人还被轰下去追着车尾气喘吁吁跑了好长的路。这些说着家乡话的老乡,还摆着一脸,爱坐不坐的嫌弃样子。

时隔半年的回家,穿着大喇叭牛仔裤的我谨慎打量着,这个地图上找不着的山村角落,感觉自己好像更贫穷了,情绪低落,这种不忍悴睹,与学生时代拿不出学费的感觉很不同。

刚过完年,初三,在同村拼到一个面包车的位子,恋恋不舍一夜奔波又回到冷清的宿舍。带着学校的几本书,闲时翻来看看,又被一番猝不及防感伤袭扰。

一日,闲逛至对街,新开了一家电脑培训班,不同的是,这些新家伙,跟之前我在技校时学习的完全不一样,不用什么,DOS口令,编码编程之类的,有个鼠标想点那里就点那里,好新奇哦。于是,揣着最新的那个月的工资,400元,报读了电脑基础班。并申请了,上长期夜班。

因为上夜班,我白天学会到处逛荡,无意中陪同事面试时自己居然面试上一家——在别人口中的工资待遇很好的港资手表厂。

在五金厂的工资被扣光了一半后,我办理了离职手续,便提着行李到新厂报到。

上了三天班,我鵀了。这就是工友们说的所谓的好工作吗?:8点上班,中午下午规定各半个小时排队吃饭,晚上,加班至12点,全封闭空调车间,滋生出不知外面是白天黑夜的窒息感。听说,一个月下来能够得到近千块钱的工钱。这完全是卖身的节奏啊。

心里到底还记挂着,正学习的电脑课程,以及看看杂志小书时悠然时光。满脑子七零八落的,好像心爱玩具不见的伤心。

一夜无眠。第四天凌晨,6点钟的样子,我跑到一家四川饭馆去应聘服务生,问我为什么着急要去见工吗?因为,当时袋子里只有一百块,当初进手表厂,看好了包吃包住,将钱都邮回去了,所以我必须马上找到有吃饭的地方。

就这样,我成了,一名端盘子的服务生。

之前的工友中,有一对来自湖南夫妻在厂外租住了一家铁皮屋,90元一间,说是合租者,刚搬走,我就找上门了。看着只是花布廉隔开的两张床,我迟疑了一会,还是交给他们45元。走到今日,擅自辞去两份工作,在别人眼中,我是太自不量力了。

我没有更好的选择,更不愿再到堂哥家白吃白住,看他们的脸色。

于是,便开始了我的跑堂与学习计算机的生活。如果不是,三个月后饭店发生了血案,不知道今天我是不是还在做着端盘子的工作,因为老板一家人开的这家老牌‘四川饭店’,伙食很好,当时的我,也被养得白白胖胖的,很是好看。

十八岁的年纪,正值花季,被人称赞漂亮得像一朵山荼花心中也是很受落。

饭店的对面,是一幢8层高的大酒楼,有KTV,有客房部,我常常要坐电梯送打包盒,虽然,对这个城市的灯红酒绿有了一定的适应期,基于夜间出现的这些:黄头发,绿头发,纹着龙啊凤啊图腾的男子们领着的,穿着吊带一身香气的性感女孩儿们,还是充满了抗拒。

一天晚上,电视正播新闻联播的样子,我到7楼客房送盒饭,电梯停在二楼时,进来三男二女,为首的男子,一身黑背心,杀马特的黄头发,冲我吹口哨,尖声喊:”小妹妹,一起去玩呗!”我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紧贴冰冷铝墙,将手里拎着的,饭盒默默挡在胸口,在下一秒,意图将它们甩出去之前,男子后面响起了一个高吭好听的女声:“行了,吓唬一小妹仔,有意思吗?”男子便讪讪作罢。

抬头一看,是那位大眼睛的漂亮姐姐,在饭点时,经常一个人走进店里来,每次都点一份玉米排骨汤、一个茄子煲。长发及腰,散发着若隐若现好闻气息,穿着优雅,修身的粉色长裙勾勒出高挑身材,皮肤白晰如同剥壳的鸡蛋,拿筷子的时候手指纤细修长,真真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因为这次碰面,我却难过了好几天,伤心认定跟这些不良男性混一块的女孩儿,肯定不是什么家境良好,优雅弹钢琴的好女孩了。

事实上,饭店旁边,一溜排是当年流行的特殊发廊格局,每到傍晚时分,总是亮起一片嗳昧的桔红色、淡黄色、暗紫色的灯光,屋子漂浮着脂粉的味儿,不时传出”情哥哥小妹妹”的歌声,加上一些钻进窜出猥縮翘着二朗腿的男人。

我送盒饭时,总是站在门口大喊:谁的打包?拉着脸不愿进去,生怕沾到一点不堪重负的东西。这些标贴着洗头妹的女孩,染着各式色的长发,涂着廉价的口红,苍白的一张脸,常常也是领着她们客人来饭店消费。

最近的一次,红红美容屋有点外8字脚的女孩,同一天,早上10点左右,领着一中年男子,上了二楼,要了一间包房,点了一款红烧肘子冬菇煲,个把小时后,两人亲密地手挽手走进了对面的酒店;中午14点后,8字脚女孩又拉着另一个男子,进了包间,同样点上红烧肘子冬菇煲;吃晚餐人群正忙碌,8字脚这回领了一位看起来50多岁的说着一口广式普通话黄红发瘦绡男人进来,因为楼上满座,只能让他们坐在一楼6号桌,女孩依旧点了红烧肘子冬菇煲。

我差点冲口而出:吃了一天,你不腻吗?回到写单台,我跟另一个服务员说:她是多么喜欢吃肘子啊。搞不好小时候家里穷怕了,现在拼命吃补回去。一旁老板娘,皮不笑肉笑说道:敢情她一天生意好啊,拼命吃也无所谓了。

  • 1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打工多年渺小沙粟用力守候那一抹执著于爱人的心意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0钻
  • 一亩三分地.
  • 一亩三分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800
  • 9
  • 880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