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安分的汪小琪
  • 点击:1393评论:02018/04/01 11:30

 一、2000年千禧年

17岁的汪小琪,的确是一个敏感内向的孩子。

在村子的亲戚们看起来,不爱说话,瘦黑瘦黑的,跟她说什么,反应总是慢半拍,呆呆不在状态,看起来脑子也不太灵光,给人笨笨的感觉。

下定决心9月不再到电脑培训学校报到后,父母便决定让我跟着当时,到过深圳,但还是没有找着正式工作的哥哥出去找工作。

高速公路还不普及,不到400公里的路程,35元票价的上下卧铺车,硬生生就着袜子臭、廉价烟味揣着一脑子忐忑不安坐了一个晚上,头昏脑涨。对于都市特区长什么样子的好奇,都被一路的颠簸呕吐折腾的没了心情。

凌晨6点不到的光景,老旧的客车,从布吉海关进关,当时车上也没有几个人,检查人员上车来的时候,我像被捏住脖子似的绷直了身体,旁边大一岁,同样瘦黑的哥哥,摸出边防证和身份证,露出白晃晃的牙,没事。

面无表情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也只是瞄了一眼我们,连证件都懒得接过手,直接省略过。

在他们眼中,我们只是从乡下进城的孩子,并不是什么值得检查的对象。又或者,对他们而言,这只是工作,时间久了,有些麻木的工作。

进了关,车停靠路边,车上的人都下得差不多了,我攥着包带,也示意下车,哥哥用手肘枕着头:“不下,等天亮。”

我不明白,不是说,村里人一家租了房子吗?我们会暂时住在她们那儿。我实在不愿呆在客车上,汽油味太难闻了。

8点多的时候,车子又发动了,到了福田区,一处高楼林立的地方,哥哥招呼我下了车。

穿过路旁的绿化树,七扭八拐的,停在一排低矮的铁皮房前。

“到了。”就这么一间像乡下杂物房般的地方,住着同乡一家四口,1横1竖架了二张铁皮床,一座已破洞的长沙发,中间过道,是用来上洗手间以及置放一架单炉煤气做饭的地方。

10月的深圳,正值秋老虎的时节,一股热浪扑过来,我几乎要昏到。哥哥搬了小木凳,教我坐在门口。

旁家是掌管这些铁皮屋的小房东,也是一处小卖部,门口摆着一张老式的麻将桌。

我的心立马紧张起来,书本上说的“黄赌毒?”这么快就出来了?

以至后来,整晚整晚发出碰碰或欢呼或叫骂声,在一群穿着妖艳吊带短裙黄发的漂亮女孩们吸烟时,我总是恨不得躲到路边上的绿化草丛中,深怕,被凑齐的毒气所害。

大三岁的姐姐,下班后从南山区上班的厂子,提着一大包香喷喷烧鸡腿和几串紫莹莹的大葡萄,千恩万谢地,赶来。接下来的十几天,我和同乡的妹妹睡在靠窗的铁皮床上,哥哥窝在沙发上。

第二天,我们二人便踩着一辆破单车四处流窜开始找工作。

那时候的工作并不好找,一有招聘的大红广告出来,马上围了一大群来自五湖四海的人。

要年轻,要有经验,要长得顺眼,有的还规定要那个省份的。总之如果厂里有熟人的,会很快获得面试的机会,否则,边都靠不上。

在那十多天里,我并没有,获得一次面试的机会。倒是,学会,跟着哥哥,到花坛边,洗汗尘脸的时候,趁机喝水。

或是叫住,走街串巷叫卖的泡沫箱子,买上两个5毛钱松软的北方大馒头,填充一下咕噜直叫的小肚子。在老乡住处,常常扒完一碗饭后,锅里就见底了。

哥哥睡在棉沙发上,落地扇,通常只能对着两张床,半夜头昏昏沉沉被热醒时,常常望见哥哥,正绻缩着身子,满头满脑的汗滴。我拿起大蒲扇,拼命给他扇一点风,醒来的哥哥,笑笑说:没事。

没过几天,哥哥获得一个,到关外观兰鎮面试的机会。那天,休假的姐姐也接我到做工的地方去转转。借着同事的厂牌,混进她宿舍。

两天后姐姐正上班,我被舍管查了出来。当晚,她赶着要加班,我反正没事,就说,能自己回去。姐姐拦了公交车,叮嘱我到那个站下车后,我嗯嗯就走了。

公交车路过欢乐谷站台时,我竟莫名地跟着下去。只是隐约记得,这里离铁皮屋不远了,我只是想近距离看看,这个漂亮得有些过分的地方。我坚信记得附近的路,我也自信,能安全走回去的。

那个夜晚,一面痴痴望向一步之遥标配深圳特区的‘世界之窗’ ,一边沿着人行道令人感叹的多彩的霓红灯细碎走着,脑子里过量着想象中的落差有点腻太的现实,迷茫情绪顿时泛滥成灾,感觉像让人照着脑门拍了一闷棍。

晚上十点多,因为太闷热,走到铁皮屋外边的绿化带时,一屁股坐下来,而错过了姐姐打到小卖部的电话。待我回到出租屋时,不知不觉,已接近十二点,姐姐哭红了双眼,一见面,劈头盖脸颤抖着扑过来。

我亲爱的姐姐,当时真是恐慌到了极点,在她坐立如针尖的想象中,她唯一的妹妹,肯定被查暂住证的铁皮车抓走了,然后像猪仔一样被运送关外小黑屋内正嚎啕太哭呢,或是被一群灰大狼骗走了,被挖走双眼或是心脏,再也来不急哼叽一声了。妹妹一眨眼的功夫没了,我要怎么办,怎么向父母交代,我也不活了。

事实上,我虽然神经大条,却没有碰到过真正的太恶太难。相反,平平安安地,被存活到现在。


 二、 进厂,进厂

第二天,我们联络上了关外龙华的堂哥一家。听说他们附近一个工业区在招工。于是,姐姐将我送到关外,很幸运,我报了名,得到一个面试的机会,进入一家五金厂做包装女工。当天晚上,我便提着为数不多的衣物,搬进了阴暗潮湿拥挤不堪的十二人女生宿舍。

打包装的工作单调而无趣。倒是食堂中2块钱的饭食,常月有大块的薄肉片,味道不错。我一下子体重涨至50KG。年底,想家想得历害,揣着那个月的工资,学着跑到路边拦过路车,车费居然涨至180元,还没有固定位子,只能在一人侧身的过道加张小胶凳。只要有人经过,就得站起来让路。其间,遇到一次查车,我们六个人还被轰下去追着车尾气喘吁吁跑了好长的路。这些说着家乡话的老乡,还摆着一脸,爱坐不坐的嫌弃样子。

时隔半年的回家,穿着大喇叭牛仔裤的我谨慎打量着,这个地图上找不着的山村角落,感觉自己好像更贫穷了,情绪低落,这种不忍悴睹,与学生时代拿不出学费的感觉很不同。

刚过完年,初三,在同村拼到一个面包车的位子,恋恋不舍一夜奔波又回到冷清的宿舍。带着学校的几本书,闲时翻来看看,又被一番猝不及防感伤袭扰。

一日,闲逛至对街,新开了一家电脑培训班,不同的是,这些新家伙,跟之前我在技校时学习的完全不一样,不用什么,DOS口令,编码编程之类的,有个鼠标想点那里就点那里,好新奇哦。于是,揣着最新的那个月的工资,400元,报读了电脑基础班。并申请了,上长期夜班。

因为上夜班,我白天学会到处逛荡,无意中陪同事面试时自己居然面试上一家——在别人口中的工资待遇很好的港资手表厂。

在五金厂的工资被扣光了一半后,我办理了离职手续,便提着行李到新厂报到。

上了三天班,我鵀了。这就是工友们说的所谓的好工作吗?:8点上班,中午下午规定各半个小时排队吃饭,晚上,加班至12点,全封闭空调车间,滋生出不知外面是白天黑夜的窒息感。听说,一个月下来能够得到近千块钱的工钱。这完全是卖身的节奏啊。

心里到底还记挂着,正学习的电脑课程,以及看看杂志小书时悠然时光。满脑子七零八落的,好像心爱玩具不见的伤心。

一夜无眠。第四天凌晨,6点钟的样子,我跑到一家四川饭馆去应聘服务生,问我为什么着急要去见工吗?因为,当时袋子里只有一百块,当初进手表厂,看好了包吃包住,将钱都邮回去了,所以我必须马上找到有吃饭的地方。

就这样,我成了,一名端盘子的服务生。

之前的工友中,有一对来自湖南夫妻在厂外租住了一家铁皮屋,90元一间,说是合租者,刚搬走,我就找上门了。看着只是花布廉隔开的两张床,我迟疑了一会,还是交给他们45元。走到今日,擅自辞去两份工作,在别人眼中,我是太自不量力了。

我没有更好的选择,更不愿再到堂哥家白吃白住,看他们的脸色。

于是,便开始了我的跑堂与学习计算机的生活。如果不是,三个月后饭店发生了血案,不知道今天我是不是还在做着端盘子的工作,因为老板一家人开的这家老牌‘四川饭店’,伙食很好,当时的我,也被养得白白胖胖的,很是好看。

十八岁的年纪,正值花季,被人称赞漂亮得像一朵山荼花心中也是很受落。

饭店的对面,是一幢8层高的大酒楼,有KTV,有客房部,我常常要坐电梯送打包盒,虽然,对这个城市的灯红酒绿有了一定的适应期,基于夜间出现的这些:黄头发,绿头发,纹着龙啊凤啊图腾的男子们领着的,穿着吊带一身香气的性感女孩儿们,还是充满了抗拒。

一天晚上,电视正播新闻联播的样子,我到7楼客房送盒饭,电梯停在二楼时,进来三男二女,为首的男子,一身黑背心,杀马特的黄头发,冲我吹口哨,尖声喊:”小妹妹,一起去玩呗!”我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紧贴冰冷铝墙,将手里拎着的,饭盒默默挡在胸口,在下一秒,意图将它们甩出去之前,男子后面响起了一个高吭好听的女声:“行了,吓唬一小妹仔,有意思吗?”男子便讪讪作罢。

抬头一看,是那位大眼睛的漂亮姐姐,在饭点时,经常一个人走进店里来,每次都点一份玉米排骨汤、一个茄子煲。长发及腰,散发着若隐若现好闻气息,穿着优雅,修身的粉色长裙勾勒出高挑身材,皮肤白晰如同剥壳的鸡蛋,拿筷子的时候手指纤细修长,真真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因为这次碰面,我却难过了好几天,伤心认定跟这些不良男性混一块的女孩儿,肯定不是什么家境良好,优雅弹钢琴的好女孩了。

事实上,饭店旁边,一溜排是当年流行的特殊发廊格局,每到傍晚时分,总是亮起一片嗳昧的桔红色、淡黄色、暗紫色的灯光,屋子漂浮着脂粉的味儿,不时传出”情哥哥小妹妹”的歌声,加上一些钻进窜出猥縮翘着二朗腿的男人。

我送盒饭时,总是站在门口大喊:谁的打包?拉着脸不愿进去,生怕沾到一点不堪重负的东西。这些标贴着洗头妹的女孩,染着各式色的长发,涂着廉价的口红,苍白的一张脸,常常也是领着她们客人来饭店消费。

最近的一次,红红美容屋有点外8字脚的女孩,同一天,早上10点左右,领着一中年男子,上了二楼,要了一间包房,点了一款红烧肘子冬菇煲,个把小时后,两人亲密地手挽手走进了对面的酒店;中午14点后,8字脚女孩又拉着另一个男子,进了包间,同样点上红烧肘子冬菇煲;吃晚餐人群正忙碌,8字脚这回领了一位看起来50多岁的说着一口广式普通话黄红发瘦绡男人进来,因为楼上满座,只能让他们坐在一楼6号桌,女孩依旧点了红烧肘子冬菇煲。

我差点冲口而出:吃了一天,你不腻吗?回到写单台,我跟另一个服务员说:她是多么喜欢吃肘子啊。搞不好小时候家里穷怕了,现在拼命吃补回去。一旁老板娘,皮不笑肉笑说道:敢情她一天生意好啊,拼命吃也无所谓了。

  • 1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打工多年渺小沙粟用力守候那一抹执著于爱人的心意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0钻
  • 一亩三分地.
  • 一亩三分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800
  • 9
  • 880
  • 这组诗歌给我最初的印象是,语言在表意的过程中频繁的出现“断裂”或“空白”,即活跃中伴有跳跃、奔跑中藏着奔放。但有一个事实不容否认,那就是作者对深圳这座城市的认识可谓是不走寻常路的理性!这足见作者在日常生活中不仅把深圳当作一道美食细细咀嚼,还经常将其从胃里返回嘴里,用笔不停地反刍。

    黄元罗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6 19:07:50
  • 你所经历的,正是我的遇见的,这无数细微的事物所组成的诗章,被一个骑着白马的侠士捂在胸膛。诗人在生活中的不羁和洒脱中找到了可以醉吟之物,正如诗中所说“来,来,来,醉就醉罢,醉后你仍可吟诗桃花潭。 诗人用读者耳熟能详的事物,寄与对生活的无限热爱,没有隐晦的词语,无需用严谨的框架,更不用刻意去搜词刮句,遣词寓意却是信手拈来,只有在这片土地上踏实行走的人,才会时不时就读出盈眶之词。

    袁叙田深圳诗章

    2018/8/16 16:52:55
  • 作为深商故事,挑战性真的特别大,把它上升成小说,更是有难度。李玉做了努力。他称得上商场中人,深谙商业细节,亲历过,听说过的,满眼都是商场风云,写得得心应手,读起来让人感觉很顺,很轻松,也大长见识。但是不是因为写得太快了一点,有的地方略显仓促。以老板助理的身份看待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语气不卑不亢,显得尤为真实可信。尤其是开头,幽默,别开生面。学习了。

    张夏红玫瑰酒店

    2018/8/16 16:47:01
  • 小说洋洋洒洒14万字,仿佛经历了大半人生,细枝末节都是生活的样子。这是一个文青面对生活及家庭压力的自我反省和救赎的过程,像叙述一段漫长而真实的故事。诸多现实问题接肘而来:写作还是工作,爱情还是婚姻,生存的意义等等。种种因素施加在主角身上,气氛忽高忽低,让人忍俊不禁。好似身临其境,被命运掐住了脖子奋力挣扎的状态。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是我,怎么选?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这个命题该如何解答。

    嘲讽小家庭

    2018/8/16 16:25:43
  • 我记得有一句话叫:以日记之,以省我心,且观将来。在人人都忙碌的时代,烈春还能日日记之,把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坚持就是胜利,水滴石穿。即使文字平淡,生活不正是由这许许多多的平淡所之吗?而且平淡生活下,却也是波起云涌,记下来了,日后自己回顾自己曾经走过的生活足迹,也是一种精神财富。

    叶紫凯词日记

    2018/8/16 11:03:16
  • 写深商之难,难在一手写商,一手写人,一手写小公司,一手写大环境,一手写现实之冷峻,一手写世俗之温热,一手写孤绝,一手写众望,一手写死,一手写生,一手写沉重,一手写轻逸。陈卫华的《网》大致兼有。其语言“深商”化,形象鲜活化,踏实沉着,笔底风云。写出若干篇,深圳特色的小说和形象就有了。这样的深圳,全国没有,全世界也没有,这样的深圳人,亦是一样。

    廖令鹏

    2018/8/16 10:23:18
  • 短短的篇幅,居然容纳了两代人的人生。小小一个夜壶,甭管是不是皇上用过的,但至少被作文兄“用”了,看来“我”比杨江山们要“幸运”得多。夜壶有时候不仅仅是个夜壶,还是一根线,串联了几个家庭、几个人物,他们的情感,他们的人生;夜壶同时还是个象征——就像“我”、来香等几个人,或光鲜,或憋屈,或彪悍能干,或灰暗平淡,或仿佛大有来头,或真的一无是处。那么,老了就去night pot吧,这可能是人人的归宿……

    笑笑书生乃特.坡特

    2018/8/16 10:11:58
  • 作者将散文诗、打工者和深圳巧妙结合起来:散文诗优美、富有韵味,打工者走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而深圳则是打工者的“散文诗”。文章中的三个片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若是悲观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迷惘和孤独;你若是奋斗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不懈和努力;你若是向上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机遇和喜悦。

    黄元罗那些你我他(散文诗三首)

    2018/8/15 19:06:07
  • 书生是带着句子奔跑、“跳远、跳得相当远”的人,整组诗读下来,得费些脑细胞。但进入句子的内部,才知是进金矿了。诗人通过独特的个人体验和表达方式,进行叙述、赞美、感慨、探究和诘问,以及个人在深圳的悲喜、得失、彷徨。这组诗金句叠出,“给在天空播种的人以更多的天空,给子弹以出发的机会”、“如果自己不是光,就不要批评另一种光”、“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等等等等。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5 10:40:19
  • 汉刘向《新序�杂事一》:“司君之过而书之,日有记也”后称每天记事的本子或每天所遇到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为“日记”。今天,阅读到晏烈春的《凯词日记》,让我想起很多往事。我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写日记,一直到初中毕业。如今,搁置在老家书柜里的日记本是一大捆。在信息发达的当今社会,现代人却很少记载日记了。而作者还有如此好的习惯,值得钦佩!正如郭沫若《洪波曲》第十章四所说:“请原谅,我要依然抄录我自己的日记。”

    莲花汉子凯词日记

    2018/8/15 10:23:17
  • 由于时间问题,作品在断断续续中看完。关于这个追梦的故事,感人至深。每个来深创业的人儿,必定会有一段跌宕起伏故事,文风简单明了,不也影响人物和故事构架。不过,部分情节可以延伸,明明是精彩的镜头,三言两语便带过未免有些可惜。最后想说,努力生活的人儿会发光。

    嘲讽我们的深圳梦

    2018/8/14 16:11:42
  • 桃德写这篇文章,对于江西人来说功德无量。一是让大伙儿了解了江西,二是让江西人看了倍受鼓舞。江西人自古轻商重读,就是因为有这些领头商人带动下,江西人的头脑也开始开化了,经商的意识越来越强了。文中的几位商人,都是历尽百折而不饶,最好的历练给了最好的人生经验,更是锻造人才的最好方式。写这篇文章,作者是做足了功夫的,人物栩栩如生,过程感人。令人读了不得不为来深创业的商人们叹服!

    叶紫莲商人,深商旗帜上的那一抹红

    2018/8/14 12:52:47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标题的意义深不可见,逐行看去,竟然是一篇写夜壶的小说。文如其人,也许就是用来形容段作文这样的作家的。他平时说话不多,但总是出其不意。不说别的,就像进行了很多铺垫之后,来一句“因为那香港人是她男朋友,谈的不是生意。”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夜壶是个传说,来香也是。

    小宇乃特.坡特

    2018/8/14 10:32:43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