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伯 陈村 陈年事
  • 点击:2630评论:02018/04/04 17:07

引子:

2005年,对于滨海市27万多原住村民来说,是个划时代意义的一年。

因为,这一年,他们的土地将全部收回国有;也就是这一年,这些参与了热火朝天建设经济特区、见证了经济特区如火如荼改革开放大潮的原住村民,将告别农民身份“华丽转身”,成为滨海市居民,共享改革开放的成果,享受改革的“红利”。

这一年,滨海经济特区才走过短短的25年。25年,在历史长河也只是浪花一朵朵!

陈行容就是这27万多“关外”原住村民其中的一员。

(一)

滨海市的十月,暖的象初春、热的象酷夏。

一大早,其实已经是中午9点多钟。对于早九晚五又习惯于睡懒觉的滨海市原住村民来说,九点钟也算是一大早。

陈行容,一边往居委会原来叫村部的办公楼走去,一边抬头望望天。心想,都10月份了,天气还那么酷热。9点多钟的气温却高得像夏日午间12点钟的温度。他不由自主地摇摇头,“唉!”地长叹一声,接着,又自言自语地说:现在,连天气都乱套了,似乎没有四季更迭。

据说,四季分明的地方才最适宜于人类居住和生活以及万物的生长。但,对于这种说法,没有读过多少书的陈行容,还真不知对还是错!?就在他思考问题时,一个响亮的声音传了过来。

“叔公!走路去村部开会呀,看你走得满头大汗的,怎么不叫大哥开车送你啦。”村里唯一的大学生陈惠文,把车慢慢地开到陈行容旁边。

“是呀!阿文,你看,现在天气怎么还这么热呢?”陈行容边走边用衣袖擦着头和脸流着的汗滴。“冬天不像冬天啦,秋天啦也还是像夏天那样热啦!”滨海本地人的语气词本身就特别夸张,好像今天的“啦”比平时还长。

陈行容说完话,楞楞地看着这位年轻的大学生!

望着陈行容期盼的眼光,陈惠文----这位滨海大学新闻与传播系的大学生,告诉叔公:为何现在天气越来越暖,是因为我们不保护地球,地球的自转就乱啦,四季也不分明啦,冬天不像冬天、春天也不会像春天啦!

是这样的道理吗?什么地球自转乱啦、又是什么保护地球啦!这是什么意思?乱七八糟的,一头雾水! 陈行容只能楞楞地看着对方。

他想进一步询问这位家族里唯一的大学生时,陈惠文却丢下一句话:“我去村部先”!(注:滨海人习惯把“我先去村部”说成是“我去村部先”)油门一踩,车“轰”地一声跑开了。

陈行容摇摇头、无可奈何地望着小车尾部排气管冒出的一团青烟.......

这家伙肯定是自己编造的理由、敷衍了事,陈行容想!

他,朝村部走去。

陈行容知道,不管怎么样,今天村里召开的会议,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会议。说起会议重要,回想起来,他一生中参加过最重要的一次会议还是那一年-----县里的万人大会。而今天的会说它重要,是因为会上要宣布土地补偿标准,这可是事关全村每户家庭所有人、尤其是子孙万代生存的大问题。至少,陈行容是这样认为的!

陈行容所在的村原来叫陈村,现在叫社区,是滨海市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一个村落,有1200多户原住村民。16.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5万多亩的荔枝树,使它有了“全国荔枝第一村”的美誉。在2004年滨海市实行城市化之前,荔枝是这里1200多户原村民的支柱产业。

只要你走进这个村,远远就能够看见一个巨大的荔枝雕塑矗立在村里最高的山顶上,似乎寄托着种了一辈子荔枝树全村果农们的希望?其实,象征的只是意义。不过,事实也是这样,对于一辈子都扛锄头的原住村民来说,荔枝原来真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根本。

至于,为何叫陈村,原因很简单,就是全村人都姓陈。

(二)

万事皆有源。陈行容清楚地记得,2003年10月份滨海市就开始了第二轮所谓的城市化工作。不过,这次城市化工作只是在传说中的“关外”进行。据说,为了防止和避免第一次在特区内,俗称的“关内”进行城市化过程中,遇到的抢建等违法现象,滨海市政府作出了一次性从村民手中把土地收回国有的决定。这个行动,滨海市、区政府简称为“转地”,让最后“关外”27多万农民,全部“洗脚上田”,完成从“农村人”到“城市人”的身份转换,从而,滨海市也将成为全国第一个没有农村的城市。

于是,市、区政府也就向特区外1800多个村落派驻了工作组,陈村也像滨海市“关外”所有的村落一样,有了街道驻社区转地办工作组。工作组人员说,从去年开始,也就是公元2004年,滨海市农村城市化后,原来的村部就不叫村委了、改叫社区或居委会,村民就称居民。工作组的干部都是这么说,可是,村里面的人还是习惯叫村,不叫社区或者居委会。

也许习惯成自然,也许正是有了习惯,有些东西要改变,也不仅仅只有文件就可以的。

已经59岁的陈行容想,叫什么还不是一样!不叫什么还是当官的说了算。就像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县改为区、镇改为街道办事处一样,改来改去也不是老百姓说了算。不过有一点一定是相同的,那就是名称改了,当领导的还是当领导,老百姓还是老百姓。

他想,就算是这样,1993年县改区、镇改街道办事处的时候,也没有把农民和村集体的土地收回国有呀?

现在,把村改叫社区和居委会,为何却要一次性把农民的土地转为国有?村民也改叫居民或者说市民呢?当地电视报纸媒体称,这是农民“洗脚上田”。农民“洗脚上田”后,滨海市就真正意义上成了全国第一个没有农村和农民的城市。

农村和农民都没有了,不知道有没有农业?如果有农业,又是谁在干农业的活?因为特区的农民已经是居民,不干农业的活了。陈行容想!

陈行容像村里所有的人一样,一直都想不明白!可是,不管他们明白不明白,其结果就是政府的红头文件一下,一夜之间,农村变成了城市,农民成为了居民。不过,村还是那条村,路还是那条路,人还是那些人。尽管有人把村叫社区、叫居委会、农民称居民!

村民们好纳闷,陈行容还专门跑去问街道驻社区转地办工作组的干部。干部们告诉他,这是为了滨海市长远的发展。也许农村人就是目光短浅,哪怕他们是经济特区的农民。对于“长远”这个问题,陈行容却认为,农村和农民没有了土地,肯定就没有长远,更不可能会有发展,怎么城市没有了土地也没有发展呢?

听完街道驻社区转地办工作组人员的解释,他还是不太明白。不过,没有多少文化的陈行容想法不知是深刻呢?还是奇怪!他却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而且转不出来:滨海市那么大,保持“关外”农民生活习惯或者说现状,不要搞什么农村城市化,这里以后就没有长远发展了吗?或者说,长远的发展可以不要农村吗?

有时,陈行容老是想这个问题,想多了偶尔还会头痛呢?老婆看见他那样子,还责怪地说,发展不发展关我们农民什么事啦?老百姓不就是听政府的话啦,管它农村也好城市也罢啦,何必苦了自己呢!陈行容对于老婆的唠叨一直认为那是农村女人的眼光,从不与她计较。

其实,陈行容知道,已经搞了二年多的城市化,看来看去村里也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变化,横看竖看也像农村。唯一有变化的就是村里没有了土地,没有人种田了!

何况滨海经济特区在他的心里总感觉有点远,似乎与自己的生活也没有多少关系。

陈行容低着头,一边走一边想……..

(三)

陈行容所在的行政区域隶属于滨海市管辖,说起来,他们的行政管辖也经过几次变化,最终在1993年划为现在的滨海市管辖,由县改为区,成为滨海市管辖的一个行政区。也不知道从哪儿传出来的消息,说是因为目前经济特区管辖范围太小,不利于长期发展,所以,上级才把这个行政县改为行政区而划为滨海市管辖。官方的说话是“撤县建区”!

其实,当年滨海只是这个行政县的一个小渔村、一个公社。小渔村变成经济特区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创造了城市发展的奇迹。现在,反过来管理起这个当年的行政县,似乎有点小子变老子的味道。想想这些,陈行容偷偷地笑了笑。

真是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呀。

由于经济特区“二线关”管理线的原因,滨海市也被一分为二地划分为俗称的“关内”和“关外”。“关内”和“关外”,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似乎就是这种体制和“二线关”管理线,陈行容也像生活工作在“关外”几十万的原住村民和居民一样,随之成为了“关外”人。

二十多年来,就算他是个种植荔枝的大户,可是,身处“关外”的他也没有去过“关内”滨海市政府开过大会,受过表彰;市政府表彰的先进大部分似乎是什么改革之星、高科技之星、创新人才等等,好像都与“关外”农村里的什么土地、荔枝等农活没有多大关系。关联度最大的也只是招商引资、港商台商、外资外商、厂房和股份公司。

不过,陈行容一直引为骄傲的是,早些年,两次县里表彰大会,县长给他颁奖的那些事。两次都因为陈行容是全县种荔枝的冠军。想到这些,陈行容开心地笑了笑,脸也似乎红了起来。他看了看左右两边的路上行人,没有发现熟悉的人。不然,别人还以为他做了什么坏事才突然脸红呢。

瞬间,他又傻傻地笑了笑,似乎像做错事又没有被大人发现的小孩一样,得意地笑了!

他知道自己是传说中的“关外”人。“关外”是农村,“关内”是经济特区、也是城市。事实上,按照“二线关”管理来划分的话,他和“关外”几十万人也算不上是滨海经济特区的人。

虽然说,陈行容所在的区域行政管辖是滨海市,但是,长长的“二线关”和十几个检查站把他们划在了经济特区外的另一头。真有点“我在这头、你在那头”的感觉!

这些检查站最早站岗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在都站着威武的人民武装警察,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他们一站就是二十多年,从来没有间断过。如果你想进入经济特区,还要检查身份证呢。最初时,内地人来经济特区还要出示边防证。

于是,他们也像所有生活在“关外”的村民一样,如果从村里去滨海市内的几个区逛超市、逛商店、办公事或私事,他们都习惯称之为“我在滨海或者说我去滨海了””有的直接说成“我进城去了”。在他们的概念中或者心里头,滨海经济特区与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

长期以来,在特区内市民的眼睛中,习惯了他们是“关外”人。 “关内”的人还把他们看成是农民,把他们生活的地方看成是农村。其实,这些都是有理有据的,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农村。因此,“关外”几十万原住村民都和陈行容一样,把去市中心都说成去滨海市啦,把自己看成是农民和乡下人啦。久而久之,滨海市似乎成了远方的、别人的城市,一座与“关外”人不太相关的城市!至少在这些“关外”农民心中是这样认为的。

  • 1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现代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从事媒体工作20多年,一个以文学写作为乐的人!
  • 从事媒体工作20多年,一个以文学写作为乐的人!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19397
  • 7
  • 2950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江飞泉善于想象,善于无中生有,把意识(包括潜意识)作为再创造的对象,精雕细刻,而不止于简单呈现意识本身,他的技法是相当娴熟的,几乎没有破绽,但也有一些套路化。对于一些时尚的写法(包括选材、修辞与用词),江飞泉跟得太紧了,自己的风格却不明显。另外,这组诗整体有些杂芜,如果把数量控制在10首左右,会更精粹协调。“事物”“抵达”这类词被现代诗人用滥了,建议慎用。时尚短暂,风格长存——愿以此与飞泉共勉。

    孙行者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

    2018/9/10 11:53:22
  • 摘玉米棒去卖一次,哥俩可以卖40来块,卖十来天,加之做点别的,总共也就一千来块钱。老王准备给刘兴的钱是一万块钱。这就意味着,有些钱来得确实“太多”“太快”,但这样的钱,却没有到真正需要的地方去。这是需要社会反思的。这篇短短的文章虽然情节较为单一,语言也较为平实,但出现几处有意味的对比,较为成功地对不同的心理进行了刻画,整体节奏把握得较到位,也可算是新人的一次探索吧。

    廖令鹏寻找

    2018/9/10 10:36: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