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萨记事
  • 点击:3236评论:42018/04/10 23:57

对西藏心神已久,不知是源于文学影响,还是生性浪荡。当我坐车从深圳来到西藏,一路呈现在我面前的是,渐渐无比蔚蓝的天空。那些脉络分明的群山,雄伟浑厚,碧绿成幽,像一幅幅妙手丹青,让我惊呼于世界之外、天地之间。

来拉萨第二天,同伴们便相继发了各种美照在朋友圈,而我则躺在客栈,直到第三日,才慢悠悠转去劳动服务局,我想的是先稳定下来,但我没能应聘上拉萨文化局编辑,遂进入家矿业公司,那时,同伴们已身在偏远的珠峰脚下。

那是在海拔较高的那曲地区,我去到矿山当天,就出现明显的高原反应:头胀、胸闷、缺氧厉害,所有人都裹得像粽子似的,严严实实。那里除了我们矿业公司人外,周边山下只有零星散住的藏牧民,基本靠放牛和补助为生。白天我抬头所见的,不是卷着厚厚云层近乎的可以攀爬的蓝天,便是底下铺着绿皮衣上面削尖了脑袋裸露的高山和成群的牦牛,有时还可见到跑的很慢的雪猪;到了夜里,竟还有狼吼声传来,这相对于深圳大都市,显然是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我感冒了!六月的天,我感冒了!!山上常下着雪,在坚持了几日后,我还是选择回了拉萨,但我怀念那里的是,去藏民同事家喝茶,虽然言语有些不通,可那充满奶油味的甜茶,还有浓厚藏味略带咸的酥油茶,以及同事女儿采摘赠送的薰衣草花,都使我头次认识到藏民们淳朴热情。

回到拉萨,我在堆龙区暂住下来,那里租房相对便宜些;同时我在布达拉宫附近找了份工作。因为隔得远,每天天未亮便得坐16路公交赶往公司,以至时间长了,公交司机都认识我了,看到我在站点等候,不用招手,他们都会停下车来,这使我很受感动,虽然只是举手之劳。公交上许多人,也给了我很深印象,这些人当中主要有学生、中老年人等(他们不乏身在异客者),学生比较朝气,像旭日般充满朝气,很多时候我觉得因为他们的存在,给了车内许多欢乐,尽管天寒地冻,时常拥挤,但他们的嬉戏打闹,一切都是那么天真、童趣,若干年后,必将是美好回忆;中老年人则大多是拿着转经筒、佛珠,不停的转,口里念着经文,有时公交车上也放,这在他们来说是种功德,或是信仰,尽管我对神灵之事表示存疑,但绝对支持信仰,人要有信仰,基督、佛教、道教、党,都是信仰。

在拉萨生活之人,主要还是以西北部居多,因此这里面食盛行,而我又吃不大惯,所以只好常常光顾住所对面一家川菜馆。可有天那老板娘却对我说,她店要拆迁了,要开到街道上面去,麻烦的是招牌也得改,不能再叫“成都川菜馆”了。我问为何。她说现在很多不是做川菜的都打着川菜馆招牌,搞得顾客吃后有种受骗心理,这种现象,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吗”?!还有藏族人重名者较多,有些是取用父母当中某个字,有些是喇嘛活佛给取的,往往带有浓厚宗教色彩,例如“多吉”为金刚之意;“白玛”为莲花之意,尤其是叫“拉姆”(女性多用)和“次仁”(男性多用)的,重复率极高,这给了工作中许多麻烦之处,就我所在分部门几十人,身份证同名者便有好几个,往往叫一个“拉姆”(日常称呼),会有好几人同时应声,为此还做错了回工资,但也常常出现些忍俊不禁之事:譬如有次来了几位新员工,我问其中一个叫什么名,他说叫尼玛。我问什么尼,旁边的人道:“尼玛(你妈)的你,尼玛(你妈)的妈。”搞得我楞楞呼呼,所有人都乐了;还有叫顿珠的人也不少,于是便出现这个“藏猪”、那个“藏猪”,连藏香猪都出来了;至于类似叫“五十九”、“六十五”的,更是让人称奇。

拉萨的夏季特别适于避暑,从五月份到九月底,都是西藏旅游高峰期。这期间相当于南方雨季,但不同的是,南方雨季多在白天,且昼夜很热,而拉萨的雨通常在夜里,这里没有“轻罗小扇扑流萤”画境,也没有蚊虫骚扰的烦恼,却有雨过之后“天凉好个秋”的舒适;空调是不必开的,只需盖好棉被,保管夜里睡得舒舒服服,夏季也能享受到冬季的暖和。过了九月,旅游之人少了,天气渐渐转凉,山上的草都黄了,光秃秃的全是沙石,远看依然很壮观,像国画素材模样,这时我已搬到公司宿舍住,但经过布达拉宫或大昭寺,总能看到、甚至更多来自玉树、阿里等地的佛教信徒围着朝拜叩圣,以至有人说冬季的朝圣者比夏季还要多,因为秋收之后他们有足够的时间进藏——我还想学藏语呢,梦想着能用藏语与人沟通、书写,但在学了几个“ཞ(zha) 、ཅ(ca)、 ཟ(za) 、ཝ(wa) ”字母后,便感到她的困难性(当然也有懒的因素),以至朋友送的几本藏语书成了案头欣赏的艺术字。

我对佛教寺庙的喜爱,多少受到些林清玄影响,拉萨大大小小寺庙也几乎都去过,布达拉宫也去过几次,相较于许多寺庙的壮观、佛像灵塔的震撼,我则更钟情于药王山腰的一座小寺——鲁普岩寺。她也是松赞干布所建,就在布达拉宫广场西面,却闹中取静的让人不起眼,但香火煨桑不断。起初我以为她只是个普通寺庙,但在上了山腰主殿,才见识到她魅力所在:在释迦牟尼的金身像后,有一条左进右出的崎岖椭圆形弯窄道,只能容得下一个成年人,道两旁全是黑釉岩石,显得黑漆漆的,岩石上有各种佛像,经文,舍利子等,天然浮雕而成,栩栩如生。过这条窄道,仿佛从黑暗进入到光明,特别能洗涤人心。

跟成都一样,拉萨也是个休闲城市,胡同里茶馆、酒馆林立,尤其是茶馆,更带有浓厚藏族特色:唐卡式门帘,藏毯长椅,冒气的炉子水壶。开始我是对之好奇、观望,但在和几个藏族同事去了之后,就爱上茶馆里的甜茶、藏面,闲来无事也喜欢在里头坐坐,跟这个阿家(家读四声,藏语姐姐的意思)聊天,跟那个九舅(藏语哥哥的意思)漫谈,在我看来,那可比公司茶饭好吃多了,价钱也不贵,虽然有些汉族同事持不同看法,然这源于受牦牛肉气味或藏味所影响,当然,那种生风干牦牛肉我也是咽不下的,甚至认为那种能一次吃掉半斤生风干牦牛肉的汉族人(尤其是偏向南方的)绝对是个另类,哪怕你在西藏待许多年;可在茶馆你不必担心,因为藏族食客主要是去喝酒喝茶与休憩,茶面里那种浓厚的牦牛肉气味是没有的,口味也符合大众。

藏族同事蛮喜欢玩,每到发薪水夜晚,总会成群相约去茶馆、拉玛厅喝酒唱歌。他们都挺能喝,三两个人,几件啤酒往往不在话下。席间活动主要是掷骰子、玩扑克,但所压筹码不同,他们用的是很传统或说是很古老的贝壳与硬币。贝壳就不说了,单论那硬币,看起像普通游戏机硬币,可上面刻的竟是道家的天乾、坤地、风巽、震雷......和道符,让人觉得它倒更像个小型八卦图,很是奇趣!

发现树木悄然换上金装,是在深秋时候。那会坐着车回住宿(虽说住公司宿舍,但离分部门还是有些路程),经过一片白杨树群时,只要有阳光,每天都能看到不一样的果实,那是赏心的一悦;若是起风,树叶金光粼粼,像无数翻腾发亮的浪花,宛如寺庙里的辉煌,耀眼夺目,煞是好看!这时相较于夏季,凡事需要慢,尤其是涉及体力活,人会显得有些吃力。还记得在北京时的深秋,清早我都会坚持跑步,从崇文门跑到天安门,从天安门跑到东交民巷,沿路晨跑者络绎不绝,但在拉萨你看不到,这里此时更适宜慢生活。落叶的凋零,使得空气含氧减少,就好像拉萨对于树木的保护,是非常之严:我们公司后院有片白杨,老总说:“若不是因为这些树,早可以建仓库!”我问为什么。他说在拉萨树不能砍,就算是它自己倒的;或是被风吹了,都必须由林业局的人来处理——这又使我想到藏族人多半不吃鱼,尽管他们也杀牦牛,但那是为了生活所需,其他生物能不动的都不动,我多少也受到些此影响,譬如对鱼产生些厌恶性,一则公司食堂做的鱼不合口,二则西藏这里有水葬,感到吃鱼似乎是吃了他们先祖。

在色拉寺后面山上,我看到传说中的天葬台,那是个用经幡围了一圈的地方,外围堆了许多玛尼堆,上面刻着藏文、图像、符号,还有天梯,里面跟我想象中很高很大的台面有很大区别,荒凉的草地没有任何绿色,只有几间红顶白房子,分尸台也很简单,就是块用石头及石板铺成的地面,边上竖着几根碗口大小的木桩,据说这就是肢解尸体处——我当然没看到天葬画面,兀鹫也没看到,况且天葬时是不许外人在旁的,更禁止拍照,怕传来传去亲人见了伤心。而据一位叫强巴的藏族同事讲,他亲眼看了天葬的感受是:觉得人生在世什么都是空的,只想着能为社会多做一些好事,做个好人,但这种感受,几个月之后便会慢慢淡去。天葬是藏族人去世后最高的待遇,即佛所说的布施:“不仅在世时身、口、意三业柔和善顺铙益有情,命终之后还为消除众生饥渴,以自身血肉无畏布施,这是藏族修行的一种象征。”

拉萨郊区的野狗不少,每到晚上,总能看见成群的野狗在垃圾堆觅食。有天夜里,我和几个同事出外买些东西,刚走出大门没多远,在株光秃秃的白桦树旁,见身后跟着条颇为削瘦的狗,遂对着同事们讲:“这像条狼狗诶!老跟着我们,是不是饿了。”说完大家没在意地看了眼,继续往街道走。大概半里路的样子,我们转过条十字街口,来到胡同巷,那狗仍然跟着我们,切确地说是跟在我后头,我遂动了恻隐之心,想买些食物给它吃,但当时包里并没钱,恰巧手机又没电,后来还是去银行取了钱在家卤肉店买了些食物给它吃。次日下班回来,就见它蹲在小区门口,像老早守候在那一般。我顿时感到诧异,便对同事们讲:“这狗竟然一直跟着我。”同事们都说:“有狗跟着是福气,狗会给人带来财运。”我苦笑了下:“我现在给人打工,自己都难顾好,哪里还顾得上它。”说归说,心里还是挺欢喜,它那棕白相间的毛色,忧郁不失锐气的眼神,低沉俯视的尖脑袋,无不透露出一种野性,如果不是嘴角边有道细微疤痕,凭它又高又长的身段,真可算得上完美之狗。当夜我打了些剩饭菜给它吃,搞得食堂的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问起来也不好意思的说是给狗吃。而一个蒙古族同事见后则讲:“拉萨那么多野狗,你养得过来吗?”

是的,我的确养不过来,也很难给它一个“安乐窝”,于是打算将它带领回家,因为我看它毛色还算鲜亮,认为应该有主人,或说是有家,遂带着它从跟随我处每一条街每一个胡同去找,看有没有人认领,结果自然而然,它是条流浪狗,我只好暂养着它。后来有位似乎颇懂狗的同事说:“这狗长着天眼呢,想必跟你有缘,把它带回家吧!”我听了心头一颤,疑乎它是条病狗,便追问天眼是啥。结果是狗的脑门正中白毛处长了个黑色像眼睛似的杏仁状,便叫它“野狼”。野狼很乖,我往往一声口哨,一个手势,它就能明白意思,也常常跟着我到处跑,以致我竟对它产生了怜爱之情——但它毕竟难以伺候,一般只吃骨肉,它原来是条“贵族”狗!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南方深圳拉萨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文章我是在手机上看完的,邻家网的好处在于用手机看也可把字放大。作者很详细描述了去西藏的感受,那里的人、景、物,包括动物都让人喜欢。特别是蓝蓝的天,白白的雪、西藏人对佛教的真诚信仰、还有核实的人都值得喜欢。我一直也很想去那儿,苦于没有机会。但我会抽机会去看看的,去感受那里浓厚地宗教信仰,去品尝那里的美食,去欣赏那儿的美景,想想在一个寂静的下午,走在西藏的路上,手可以摘到云朵的感觉是多么美好?
    • 董洵2018/04/20 17:59:40
    • 分享到:
  • 感谢!如您来西藏而我还在拉萨,一定作陪!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8/04/11 14:04:58
    • 分享到:
  • 哈哈哈,文化不同,难免引笑话,拉萨很美啊,希望有机会去看看。
    • 董洵2018/04/12 19:18:35
    • 分享到:
  • 这篇文章主要写的就是人文与感受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2100
  • 12
  • 142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