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光总是不经意流逝(组诗)
  • 点击:15155评论:22018/04/16 09:49

时光总是不经意流逝(组诗)


会友诗


三两好友约好相聚,并不容易

在周建茶行,说笑着饮一盏白茶

远道而来的福建白毫浮沉于水中

多像我们,沸水与无法逃脱的玻璃杯

陈超说要离开深圳,我们都感突然

这或是最好的选择,对于他和女儿

对于我们,某种伤感纤毫毕现

我们有意隐藏情绪,别离却心照不宣

我给每人带了一本诗集,纯作纪念

他们不会阅读,我想,连我自己都厌恶

自己籍籍无名的糟糕文字,何况他们

他们嬉笑着,让我签名,我为自己的字

报以羞赧之色。我写了正楷,庄严如教授

我已不像以前那样飘逸,假装诗人

我们合作一个作品:写诗、题字或作画

周建的字遒劲张狂,映衬我字迹的清淡

两人性格亦是如此。陈超驾轻就熟

两三笔勾勒了一个茶盏,氤氲着热气

三人签字,盖章,嘻嘻哈哈,不失威严

像某种缺失的仪式,刚好被弥补

他将一方印章赠予我,就像久违信物

——已好久没有人送我礼物,我亦如此

这样珍贵的小物件并不比香车宝马

逊色,相反,远胜那些虚无的奢华

而我们并未去珍惜。我想起很多被我

遗忘的人,还有遗忘我的人,就如同

彼此爱过,或恨过,终究要离散

就好比枝叶总要分离,牙齿总要离开牙龈

黑发总要变成白发。我们无法一直同行

在某个时刻,某个地点,终究各自散去

我们需要一个珍贵道别。这一趟来去匆忙

无需热烈眼神与拥抱,这与我们年龄相悖

就像离岸的船只,无法再度回归,远方是

唯一的归宿,我们只能抵达岸的另一端

饭桌上,我们谈起熟人或往事,感情浓烈

又常欲言又止,那些平淡过往不值得提起

更不值得留恋,时间之水无法逆流

我想起诗人李双鱼的诗句:落花无法返枝

这多少让我伤感,眼看就要散去

眼中有了不舍,彼此又充满感激

我们或心存遗憾,生活的不如意我们

总会雨露均沾,这无法避免,也无力逃避

我们不再谈论国事、中美关系和金融危机

幼稚,且愚蠢,我们讨论的无非是琐事

孩子学籍、深户、父母老去、生意流水

不觉得多么不堪重负,也不觉得无比轻松

周建说他对现在很满足,卖茶、玩古器物

偶尔写写书法;陈超打算经营珠宝,或餐馆

我在狼藉的文字中迷失,我乐意沉醉于此

这是普通人的普通祈愿,并不宏大,也不卑微

我们懂得去抵制诱惑:外遇、偷情或金融投机

亦要肩负责任:像父亲曾经替我们做的

人到中年的诱惑像夏娃的苹果,已落地

已被鸟啄食;人到中年的责任,却高于天空

高于朴素的理想和喧闹,我们挪动双脚

一步步逼近远方,空阔,或苍茫

这不重要,我们依然笑对生活的琐碎

笑靥如花,像孩子,我们的心并不苍老

人生微茫,如此寻常,像这杯茶,这顿饭

岁月终将我们稀释,这并不会让我们慌张

我们沉默告别,只互道一声,各自珍重


药方


十六开白纸誊写的药方,我保留

多年,像维持一个古老的秘密。

这是我某个亲人某天写给我的

护身符。我用黑色水笔誊写

字迹工整,显示我的虔诚

橘核、川楝子、吴茱萸、柴胡

白芍、枳壳,这些陌生中药名

却像亲人护卫我,在我陷入循环

病痛旋涡。他们的手托举疲倦的我

这种力量穿透白色纸片和胶囊

乌黑的字,杂糅药香。煲在陶瓷罐

说不出的气味被水蒸气带出

苦难与疾病是姊妹,她们都在那里

我等待着入口那刻,良药苦口的说法

缠绕着舌头。我准备好糖果与蜂蜜

兑换苦涩的药材。春天我成了落伍者

我需要某种庇护,在我被某些事情

撂倒前,我总会被这些药方拯救。


寒禅寺


某次徒步,临近黄昏,走过某村尽头

寒禅寺出现在眼前,烟火稀疏

这个并不兴旺的庙宇,如此孤独

它的名字亦是如此,让我想到噤若寒蝉

这个偶发的念头倏地闪过,我有点罪过

有个女人跪在里面,在那里磕头祈福

她双手合十,念念有词,声音中渗透出焦虑

逆光中瘦弱的背影,像我故乡的母亲

我的母亲也曾在佛前祈福,在艰难岁月

某次,我看到母亲跪得肿胀的膝盖

心疼不已,对于她,却是如此值得

寒禅寺里的女人,也让我心疼

我无能给她安慰,我不知她为谁祈福

她那样安详与执着,夕阳的光芒将它包裹

她的身子颤抖晃动,也许她正泪流不止


途经厦门


车刚到站,厦门的远山就被打开

模糊不清的气息席卷扑来

把我折叠成面目凌厉的中年人。

这是异乡停靠站,不是起点,也不是

终点。我明白,此刻,会和一些人分离

这是我无法抗拒的。身旁的陌生女孩

前座的陌生中年,幽灵般的身形闪过

像猫一样蹑手蹑脚,他们的步履轻盈。

有人上车,奔赴下一站,正如有人下车

他们已经抵达,这是司空见惯的转换

没有诀别,没有忧伤。一个女孩靠近窗前

她敲着车窗,说着我听不懂的方言

我亦听不到她的声响,我们交流

像两个蠢笨的机器人,比划着手势

我们张牙舞爪地表演,直到彼此笑场。

空旷的车道有绿色的士车驶过

有人下车,它又飞驰离去,落下飞起

像停靠在花瓣上偶遇的蝴蝶。

换班的列车长,拖着行李箱缓慢走过站台

挺直身子,充满仪式感,直至消失。

迟到的人,拥挤着进门,大声喧哗

一些人总不按常理出牌,他们推搡着

总以为身处家门外,旁人依然唯命是从

某些方言和训斥小孩的声音闯入耳际

亮丽声色,如维也纳金色大厅的苍蝇

车终开动,我吃抹茶曲奇饼,就着冰红茶

我无意虚构一段旅程,失去灵魂和活力

只当做是旅途中,偶然碰到的人生片段

或许最终,它会被认为是人生的一部分。



小妹独自去了医院,瞒着我

动完乳腺纤维肿囊手术

第二天我才得知消息

这种轻描淡写让我骇然。

次日我去医院,雨就忽然下起来

我从雨中穿过两排榕树,绿木之于白墙

如生动之于晦涩,甜蜜之于疾苦。

榕树下躲雨,如同躲开莫名的灾难

病痛与疾苦,榕树叶宽大而坚韧

我想到父亲手掌,以及厚厚的茧。

疾病如此仓促,从不预告

猝不及防地侵入身体各个区域

我们都是凡人,遭遇它们不可避免

医院洁白的墙与消毒水余味

让我感知生动的另一面。

生存,与死亡,这对孪生兄弟

并不和睦,却携手同老走完一生。

生命不能以逻辑来诊断

它很傲慢,对于所有人都是相同结局。

多少让人感到平衡,就像这雨

总会撒到路上没伞的人身上。


鼠标残骸


铺满白色方形瓷砖的鼠标残骸

像他被拆卸的人生。

两分钟前,他摔下黑色鼠标

说不清楚缘由,他用尽了力气。

之前,他被鼠标无情调戏

点击不到所选的字符,那些扭曲的文字

嘲笑他,他唯一的手敲打着桌子

他的愤怒,是凝固的黑色琥珀

他被包裹在中央,无法动弹

他以超重力加速度摔下鼠标

鼠标与坚硬地板碰撞是疼痛的

他坠楼的朋友与地面的碰撞

也是如此,这种碰撞发生在

锥型的骨骼与花岗岩之间

报复的深渊黑洞一般吞噬他

许久,他捡起鼠标残骸,恸哭

无法遏制地,像个孩子。

他再也无法将它拼合回去

就像他无法拼合的一生。


蝴蝶与蜜蜂


这个夜里,想起的一只蝴蝶与蜜蜂

像任何蝴蝶或蜜蜂中的一只

在人类的句型里

蝴蝶是个隐喻,蜜蜂是个词语

比如性,上瘾,喝着烈性酒

倚着门的女人,是隐喻

打着响指的生物体

悠悠晃晃走来,抹着蜜

放荡的笑,露出针刺的牙齿

不需要口蜜腹剑,触须细长就足够

她足以勾去我的魂魄

我躲在她的阴影里,这只展开的蝴蝶

活似枯叶,而蜜蜂趴在叶子上

这样的图景,多么美妙。


譬如黄昏


01

吃了一片药,胶囊,小小圆柱体

轻松吞下喉管。吃一片西柚

红色多汁染红嘴唇

打了个盹,已是黄昏。

我开始厌恶自己,我很羞赧

无法写出艺术诗歌

我听着歌剧,昏昏欲睡。

我从客厅回到书房,浑身燥热

我必须承认禀赋渐弱

在蛇形的某段日子,譬如黄昏。


02

整个一周,都在与药物作斗争

中药呵护疝气,药膏拯救肩周炎

还需药物让口腔溃疡缴械:

我被折磨的肉身呀,与中世纪一样漫长

我喝着苦涩中药汤,加草莓与冰糖

想着体内病毒逐一死去

像被扫射倒下的敌兵。

我并非不堪一击,这让我骄傲。

对乙酰氨基酚不是奇怪名字

我们是兄弟。它给我安慰

在阴晴不定的时刻,譬如黄昏。


03

有阳光的房子,冗长的午觉很迷人

一只猫躲在我身后,对我笑

她有着和小妹一样的名字

她有一副迷人的面孔。

在昼夜交割的瞬间,我吞下孤独

车流折射的光阴,让黄昏变得有意义

譬如黄昏,成为专属名词

给赋闲许久的中年人勇气

不再觉得被世界抛弃。


04

沉重的头颅败给一场感冒

感冒胶囊像个摆设

我被特洛伊病毒(木马)的利刃架着脖颈

无法动弹的手脚残缺的士兵

无法对抗莫名的惊惧。

口饮药水,紫色泡沫在舌苔上。

浮游物阻塞发声

口腔变得坦荡,隧道一样悠长。

浪漫主义的药物并无效果,而疼痛像血。

这个黄昏

我们从未相爱过,我们互为黑名单。


荒轨


两条残断钢铁之脚。

远处落脚地,成片的荒废建筑

烂尾钢铁丛林,鬼屋般沉寂

那曾经被通过你输运的水泥与砂浆

玻璃、脚手架、钢筋,还有

黝黑的人。取缔了野花、稻田与飞舞的蜂蝶

那些健壮的汉子,他们的手折断在钢铁丛林

他们的腿永远再没逃开。

而你并不久远的功绩,总被习惯遗忘。

你生锈的通身是乌贼的触手。

你曾被要求拆除,毁掉,被列入遗迹。

你身上黏贴的气息,皮屑,血丝

他们用消毒液与洗洁剂冲刷你的肌肤

那些怯懦的施令者,残暴者,叫嚣者。

你不激动,也不战栗。

一言不发,面对死寂的天空。

你路过的路就像我们丢失的路。

那有红色旗帜,飘扬在死亡与死亡之间

在虚假谎言与凝固的衰竭气息之间



  • 1
  • 关键词:时光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诗歌,总是耐读的不多,而江飞泉老师是个例外!意境开阔,形象具体,让人读之思之,更加感谢生活给我们的馈赠。例如《鼠标残骸》让人读到:人生不可任性,情绪不可失控,两者都会都会给我们无法愈合的伤害!《蝴蝶与蜜蜂》表现日子的琐常,平实的日子是生活的触须,久长最有力量!蜜蜂落在蝴蝶化身的枯叶上,就是生活的磨难在我们身上结成的疤,我们能不能雕之成花?!
  • 谢谢王老师精彩点评。这组诗更注重日常细节,或许也更加好读,更加打动人心。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4
  • 71011
  • 116
  • 28610
  • 春城的故事还没讲完。他讲的是1947年那个厂天,郑家面临抓壮丁。虽然郑家的郑德光没被抓去当兵,只能选择进城或进山。后来,郑桂英爷孙在深圳墟建立了地下党联络点,无论党内外同志去香港,抑或是香港的同志去广州,这里都是他们联络的好地方。故事拼劲着讲一定很精彩。战争、爱情、革命、虽然是节选我,我到是且听你的下回分解。

    春风妙语1947年的那个夏天

    2019/7/19 0:39:04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春风妙语马峦山下

    2019/7/19 0:16:09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