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阳
  • 点击:4062评论:122018/04/16 11:59


一.

这件事发生在上年秋尽时节,校长因公务繁忙,委派我这半个秘书到深圳参加一个教育高峰论坛,临行前,在深圳金融行业上班,偶尔联系,畅聊花边新闻的大学同学K君给我发来信息,叫我来时务必去在深圳某局上班同是大学同学明帆那里。我以为他只是想借此机会,由他做东,与我、明帆三个人来个简单的聚会,畅叙往事,然细看“务必”两个字,心不由得觇敲起来。

而且毕业以来,七年过去了,我与明帆谁都没联系过谁。一联系就麻烦人,这就像伊坂幸太郎说的“大部分人被问‘你还好吧?’的时候都会回答‘还好’,因为回答‘不好’也需要勇气。”我这样做,说实话,还真需要一番勇气。

我到了深圳才联系他,事先掐准了高铁到达的时间,下午六点半,已经过了下班点。他接到我的电话不惊也不喜,知道我的“醉翁之意”后倒是沉默了几秒,我差点就说不方便那就算了。他语气平淡地叫我在地铁岗厦站等他,他稍后就到。然而,直到七点半华灯初上我们才见上面。虽然七年不见,我见到他时也没有多大感慨。我以为他住在岗厦所以才叫我在岗厦地铁站等,没想到还要坐地铁,估计岗厦离他工作的单位近。

我们在水贝才下。出了地铁,两次靠左走,我跟在他后面,随着人流进入一个潮湿如回南天的城中村,然后七拐八弯到了一栋六层高的居民自建房前。房子的对面是片树林子,我无意间抬头发现,房子南面墙在浮动,萤绿萤绿。走到下面近处才看清,原来是爬山虎。我在他后面,因为一路上我们没说几句话,又都是平淡无味的客套语,直到他说到了我才回过神。也就是在此时,我扫视周围,房子的门口白炽灯余光刚照到的正对着的树林子里有一座旧坟,坟墓还砌了水泥围边。我颇为惊讶,如芒在背。

他住在顶层,门号是608。隔壁屋的鞋架摆在外面,居高临下都能闻到潮湿的又莫可名状的类似臭肥的气味。甫一推开门,一阵蒸热浓稠的臭味好像在里面困很久了似的,劈头盖脸地奔涌出来,我差点没被熏晕过去,但又不好说,心里暗想入乡随俗吧,接下来只当是“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了。转而想到出门在外能有个落脚地,省了找房子、回去报销费用等诸多麻烦,心里什么都顺了。然而房间的景象顿时让我汗毛倒竖,触目所及都是“极简主义”。十平米大的房间实在干净极了。床、电脑桌、被褥、枕头、竹席,小衣柜,高脚塑料凳、窗帘,数量皆是一,电脑桌上搁了一本书,外封面不见了,而内封面蒙尘了,是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厨房水槽的墙上挂了只蓝色小篮子,估计是前人留下的,里面放了牙膏牙刷。厨房用具碗筷、电磁炉全不见。我被这实实在在的“极简主义”震撼到了,于是客气地说:“在楼高、房价高、物价高、最低工资标准高的深圳,看来机关人员单位也很难兼顾得到啊。”眼睛快速扫视已经铺在地上的黄蓝镶嵌的泡沫垫子,心里佩服他的办事效率,暗以为这也是“极简主义”的作风了。

他的脸刷地红到脖颈,血管条条浮凸,先是有些难为情,而后用鼻子笑着说:“我哪算什么狗屁机关人员,就一合同工而已,人家机关人员才不住这地方呢。”说完,他的眉头顿时浮上一片阴翳,脸上的红色悄然黯淡,颇有自嘲的意味。

我以为自己是哪壶不提提哪壶,便觉得心里有愧,转了话题:“现在像你这么爱干净的男人是稀奇物种了。”

“那是闲着没事。”他说。

我以为他会跟我发表关于“极简主义”在当代社会的生存意义,可完全误会了。只见他把头深埋进破行李箱里,露着粗黑的脖子,准备拿衣服去洗澡了。他撅着屁股的样子使我油然生出陌路之感。我把单杠小行李箱竖起来,靠在墙上。现在虽说深秋了,但还不冷,洗澡不需要热水,出门可以穿短袖,最多加一件长袖衬衫,晚上睡觉吹点风扇就刚刚好。我这人怕冷又怕热,加上还有个坏习惯,睡觉怕生。

他在厕所洗澡时,我推开另一扇油了银色油漆的铁门,赫然发现外面竟然还藏了一个刚够肩膀宽的狭长的小阳台,铁条加铁丝网围着,与眉齐平的铁条上挂了两花篮,里面没有花木,右面墙墙壁上的防盗窗上还绞附着两根干枯的三角梅花枝,断处斜平,头上挂衣服的铁链子空空如也。阳台外面原来没有墙壁遮挡,对面的楼是五层,第六层是三四间铁皮屋,但只建了一半,靠近这边的空着,这样就有了很好的采光,而且可以“放目”。铁皮下挂了一排的花花绿绿的衣服。我低头看到脚下有一盆绿萝,可是只有藤,没有叶子,看来城中村的老鼠是又可怜又猖狂。阳台夹角处结了蛛网,网上黏了干枯了泥色的虫尸。听到厕所拉门声,我赶紧关了铁门,准备去行李箱取衣服。

洗完澡,我躺在床上,双眼紧闭,人却醒着,心无比的亮堂。我们依旧无话。分开时间太久,连低眉浅笑的小动作都像拉了很长的线,中间就是一只苍蝇的重量也会让两边支点承受极大压力,不知怎么开口,怕把握不住压折了。他的背还是跟原来一样,有点驼,不过两片肩胛比以前更加崚嶒了,给人感觉正一秒一秒地往内收,本来就很瘦削的头颅,夹在中间愈显得小了。他睡觉之前推开阳台的铁门,吹半个小时的笛子。我非常熟悉那首曲子,是日本宗次郎的《故乡的原风景》。笛声辽远空灵,却夹有缕缕忧伤,仿佛窗外的月色,忽明忽暗。他的笛声乘着晚风在挨挨挤挤的出租屋间游荡着。毕业七年了直到今晚我才发现他还会吹笛子,竟吹得如此好。我听得入神了。

迷迷糊糊中我被一阵阵有力且有节律的呱呱声吵醒。下午在阳台晾衣服发现,那呱呱声是给蓄水池抽水挂在竹竿上像匣子的机器发出来的,开始还以为是蛙鸣。他也会这么以为的吧,我想起了大学时期关于他那件把蛤蟆说成青蛙的趣事。

记得大三时,我们宿舍几个男生常常去学校西门后的水库钓罗非鱼,他没买钓竿,但跟我们去。有次在回来路上,天上下起了雨,我们几个加快脚步往宿舍楼赶,他却越走越慢,后来定住了。我们在不远处的墙下避雨,叫他快跑,他却若无其事地站在雨中,指着东面的天空说,快看,彩虹!我们都笑了,其中有个舍友朝他喊:你以为你是徐志摩吗!当时路边的小泥潭里传出了呱呱呱的蛤蟆声,他说那是蛙声,我们又笑了。只见他突然仰天大声吟诵起来。回到宿舍,他还不消停,全身湿漉漉也不找干衣服换,仿佛汪曾祺先生笔下的那位“哭圣人”,天地之间只剩下他和他的满嘴珠玑。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嘴珠玑出自他散文《听蛙声》。他当时很喜欢写文章,尤其喜欢写散文,盖因那段时间他迷上了周作人的“美文”风格,文章充满“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复古色彩。这篇《听蛙声》就是其中典例。

我横竖睡不着,嘘然四顾墙壁上微黄的便利贴和空荡荡的出租屋,心里不由得开始一番“均势外交”:一是觉得此举搞笑,一是佩服他的极简。这狭窄的出租屋就是诗意的栖居之地。王小波说,我们拥有一生一世还不够,还有拥有一个诗意的世界。而他就是这个“世界”的“王”。他不仅拥有它,还牢牢掌握它。

第二次醒来,透过银灰色的窗帘可以知道窗外已经晨光熹微了。


二.

第三天论坛只是上午开会,我在会上作了发言,题目是《论新时期教育与人心人性人文之关系》,倡导教育要回归本真状态,本真状态就是教育从上到下、由里及外都要从师生人心人性出发,遵循教育规律和人的认知发展规律。一言以蔽之:以人为本。我的发言获得与会专家的交口称赞。散会时有好几个已经到了知天命年龄的专家拉着我说些“深以为然”的话,其中两个要了我联系方式,还夸我自古英雄出少年,是教育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将是“本真教育”这个领域的领军人物,恨不得将我“延致门下”。不过他们不知从哪里了解我的“底细”后,都对我敬而远之了。

对这种现象,我早已经习惯了,学校清洁阿姨、打饭师傅,就连那些部门主任都对我客气十分,不过是因为我给校长干活,他们看人下菜碟罢了。古人有云,“宰相门前七品官”嘛,我要是认真就输了。

我下午回来,B君还没下班,对于明帆的行为我至今积了几天的疑问,于是给K君电话。

“平时很多人过来明帆这里吗?”我劈面就说。

“没有。”K君不假思索地说。

“那你为什么叫我务必过来他这里?”我压低了声音,担心门后有人,蹑手蹑脚都到门边,通过门上的猫眼往外看。

“我在地铁偶遇过他两次,他一次站着,一次坐着,但不管站坐,他都面无表情,视线只落在一个地方,好像那里会开出一朵花。我见他这样,不敢上去打扰他,但又禁不住好奇心的袭扰,就一路跟到水贝,直到他出地铁。在这期间他的视线没有一丝的漂移。”K君说。

“也许人家在思考某个问题。”我说。

“我忘了说,他坐着那次有个孕妇就站在他跟前,他也毫无反应。”K君说。

“那你为什么叫我过来他这?”我不知道怎么接话,就重问刚才问题。

“你不是参加教育高峰论坛吗?那你就是教育专家啦,你还记得雅斯贝当斯那句形容教育的名言吗,教育是什么?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后面那小句忘记了,哈哈。你也知道,我现在整天就想着怎么拉人买理财产品,学校学的东西全还给老师了,早知今日,当年就应该拿这笔钱买理财产品,没准现在都有房有车,整天哀叹人生没奋斗目标了,哈哈。言归正传,我想让你这棵教育专家树摇动他那棵榆木,你这朵教育云推动他那朵鱼鳞云。”K君操一口公鸭嗓,在电话那边笑嘎嘎地说。

“是雅斯贝尔斯。”我颇为无奈地说,他心里估计也跟明镜似的,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专家”了。

不过榆木还好理解,榆木脑袋的意思众所周知,但鱼鳞云跟明帆有什么联系就有些不解了,便问他:“鱼鳞云是什么鬼?”

“你见过会动的鱼鳞云吗?” K君颇为惊讶地说.

我说:“没见过,可是······?”见他这么说,自己只是替人跑腿的实情卡在喉头吐不出来。也因动了恻隐之心。然而让人改变是多么难的事,我这个“伪专家”心里可一点信心也没有。


三.

在回校前的那天晚上我被自己的梦吓醒了。我梦见他从外面推门进来,满身酒气,我正拉开行李箱的链子,准备找衣服洗澡。突然,他一个箭步过来,盛气凌人地说,你怎么敢动我的东西?!我说,你搞错了吧,这是我的行李箱。他说,我的!说完一把扯过行李箱。我死活不放,他瞪大两只铜铃般血筋通红的眼,抡起手中的啤酒瓶就往我头敲下去,我眼睛直直盯着划过来的啤酒瓶,人猛地醒过来,后背直冒冷汗。

“你睡不着吗?”他漫不经心地问,瘦削的脸消隐在漆黑中。

  • 1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1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4-19
  • 默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17
  • 默然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4-1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默然4举人2018/04/17 08:29:27
    • 分享到:
  • 《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犹如刘恒《白涡》的味道呢。《白涡》写职场的情,写高知的情感旋涡;《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写游弋社会底层懦夫的情,写醉生梦死的纠结。情色或色情,人类生活的一部分,重要的部分,仅次于食罢。情色或色情并非就黄色吧?或许伴着真伴着永恒。“雪阳”,折分开,或许都教人赏心悦目,各自的自然属性都有可欣可赏的成分也;码在一起呢?或许就排斥,就难免矛盾。欣赏并点赞美文。
    • 雪川2018/04/17 08:41:22
    • 分享到:
  • 由衷说一句:“雪阳,码在一起,或许就排斥。”说的真好!我就是想表达“矛盾”。赞赞!
    • 雪川2018/04/17 08:42:40
    • 分享到:
  • 题目本意也如此!
    • 默然2018/04/17 13:26:36
    • 分享到:
  • 先生的《雪阳》,精致的视角,轻盈的文笔,貌似随意却裹着深邃,切人之情感最敏锐最装的部分。欣悦拜读,喜不胜收,窃以为是邻家最小说的小说。
    • 默然2018/04/17 13:28:30
    • 分享到:
  • 抱歉,掉字了,直切人之情感最敏感最装的部分
    • 雪川2018/04/17 14:46:41
    • 分享到:
  • 回复

  • 社会主义不能光看大马路,要看城市的背街阴巷,看看底层生态!越是底层越是念及性事,越是直面性事。性,人之大欲,在底层,竟然会成为谋生的工具与手段,这是另样的生态,另样的平衡!
    • 雪川2018/04/20 10:34:53
    • 分享到:
  • 确实是这样

    回复

    • 嘲讽3秀才2018/04/19 11:18:17
    • 分享到:
  • 作品可以用两个字概括:纠结,五脏六腑仿佛上了绞肉徒刑。让我看到矛盾体的触发和延伸,一个男人对情感和生存的质问。五味陈杂,打翻在地。
    • 雪川2018/04/19 11:52:51
    • 分享到:
  • 回复

  • 问好,作者叶京京。欣赏大作!写的很好!大赞! 学习了!
    • 雪川2018/04/17 16:39:11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38239
  • 15
  • 527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