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阳
  • 点击:4628评论:122018/04/16 11:59


一.

这件事发生在上年秋尽时节,校长因公务繁忙,委派我这半个秘书到深圳参加一个教育高峰论坛,临行前,在深圳金融行业上班,偶尔联系,畅聊花边新闻的大学同学K君给我发来信息,叫我来时务必去在深圳某局上班同是大学同学明帆那里。我以为他只是想借此机会,由他做东,与我、明帆三个人来个简单的聚会,畅叙往事,然细看“务必”两个字,心不由得觇敲起来。

而且毕业以来,七年过去了,我与明帆谁都没联系过谁。一联系就麻烦人,这就像伊坂幸太郎说的“大部分人被问‘你还好吧?’的时候都会回答‘还好’,因为回答‘不好’也需要勇气。”我这样做,说实话,还真需要一番勇气。

我到了深圳才联系他,事先掐准了高铁到达的时间,下午六点半,已经过了下班点。他接到我的电话不惊也不喜,知道我的“醉翁之意”后倒是沉默了几秒,我差点就说不方便那就算了。他语气平淡地叫我在地铁岗厦站等他,他稍后就到。然而,直到七点半华灯初上我们才见上面。虽然七年不见,我见到他时也没有多大感慨。我以为他住在岗厦所以才叫我在岗厦地铁站等,没想到还要坐地铁,估计岗厦离他工作的单位近。

我们在水贝才下。出了地铁,两次靠左走,我跟在他后面,随着人流进入一个潮湿如回南天的城中村,然后七拐八弯到了一栋六层高的居民自建房前。房子的对面是片树林子,我无意间抬头发现,房子南面墙在浮动,萤绿萤绿。走到下面近处才看清,原来是爬山虎。我在他后面,因为一路上我们没说几句话,又都是平淡无味的客套语,直到他说到了我才回过神。也就是在此时,我扫视周围,房子的门口白炽灯余光刚照到的正对着的树林子里有一座旧坟,坟墓还砌了水泥围边。我颇为惊讶,如芒在背。

他住在顶层,门号是608。隔壁屋的鞋架摆在外面,居高临下都能闻到潮湿的又莫可名状的类似臭肥的气味。甫一推开门,一阵蒸热浓稠的臭味好像在里面困很久了似的,劈头盖脸地奔涌出来,我差点没被熏晕过去,但又不好说,心里暗想入乡随俗吧,接下来只当是“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了。转而想到出门在外能有个落脚地,省了找房子、回去报销费用等诸多麻烦,心里什么都顺了。然而房间的景象顿时让我汗毛倒竖,触目所及都是“极简主义”。十平米大的房间实在干净极了。床、电脑桌、被褥、枕头、竹席,小衣柜,高脚塑料凳、窗帘,数量皆是一,电脑桌上搁了一本书,外封面不见了,而内封面蒙尘了,是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厨房水槽的墙上挂了只蓝色小篮子,估计是前人留下的,里面放了牙膏牙刷。厨房用具碗筷、电磁炉全不见。我被这实实在在的“极简主义”震撼到了,于是客气地说:“在楼高、房价高、物价高、最低工资标准高的深圳,看来机关人员单位也很难兼顾得到啊。”眼睛快速扫视已经铺在地上的黄蓝镶嵌的泡沫垫子,心里佩服他的办事效率,暗以为这也是“极简主义”的作风了。

他的脸刷地红到脖颈,血管条条浮凸,先是有些难为情,而后用鼻子笑着说:“我哪算什么狗屁机关人员,就一合同工而已,人家机关人员才不住这地方呢。”说完,他的眉头顿时浮上一片阴翳,脸上的红色悄然黯淡,颇有自嘲的意味。

我以为自己是哪壶不提提哪壶,便觉得心里有愧,转了话题:“现在像你这么爱干净的男人是稀奇物种了。”

“那是闲着没事。”他说。

我以为他会跟我发表关于“极简主义”在当代社会的生存意义,可完全误会了。只见他把头深埋进破行李箱里,露着粗黑的脖子,准备拿衣服去洗澡了。他撅着屁股的样子使我油然生出陌路之感。我把单杠小行李箱竖起来,靠在墙上。现在虽说深秋了,但还不冷,洗澡不需要热水,出门可以穿短袖,最多加一件长袖衬衫,晚上睡觉吹点风扇就刚刚好。我这人怕冷又怕热,加上还有个坏习惯,睡觉怕生。

他在厕所洗澡时,我推开另一扇油了银色油漆的铁门,赫然发现外面竟然还藏了一个刚够肩膀宽的狭长的小阳台,铁条加铁丝网围着,与眉齐平的铁条上挂了两花篮,里面没有花木,右面墙墙壁上的防盗窗上还绞附着两根干枯的三角梅花枝,断处斜平,头上挂衣服的铁链子空空如也。阳台外面原来没有墙壁遮挡,对面的楼是五层,第六层是三四间铁皮屋,但只建了一半,靠近这边的空着,这样就有了很好的采光,而且可以“放目”。铁皮下挂了一排的花花绿绿的衣服。我低头看到脚下有一盆绿萝,可是只有藤,没有叶子,看来城中村的老鼠是又可怜又猖狂。阳台夹角处结了蛛网,网上黏了干枯了泥色的虫尸。听到厕所拉门声,我赶紧关了铁门,准备去行李箱取衣服。

洗完澡,我躺在床上,双眼紧闭,人却醒着,心无比的亮堂。我们依旧无话。分开时间太久,连低眉浅笑的小动作都像拉了很长的线,中间就是一只苍蝇的重量也会让两边支点承受极大压力,不知怎么开口,怕把握不住压折了。他的背还是跟原来一样,有点驼,不过两片肩胛比以前更加崚嶒了,给人感觉正一秒一秒地往内收,本来就很瘦削的头颅,夹在中间愈显得小了。他睡觉之前推开阳台的铁门,吹半个小时的笛子。我非常熟悉那首曲子,是日本宗次郎的《故乡的原风景》。笛声辽远空灵,却夹有缕缕忧伤,仿佛窗外的月色,忽明忽暗。他的笛声乘着晚风在挨挨挤挤的出租屋间游荡着。毕业七年了直到今晚我才发现他还会吹笛子,竟吹得如此好。我听得入神了。

迷迷糊糊中我被一阵阵有力且有节律的呱呱声吵醒。下午在阳台晾衣服发现,那呱呱声是给蓄水池抽水挂在竹竿上像匣子的机器发出来的,开始还以为是蛙鸣。他也会这么以为的吧,我想起了大学时期关于他那件把蛤蟆说成青蛙的趣事。

记得大三时,我们宿舍几个男生常常去学校西门后的水库钓罗非鱼,他没买钓竿,但跟我们去。有次在回来路上,天上下起了雨,我们几个加快脚步往宿舍楼赶,他却越走越慢,后来定住了。我们在不远处的墙下避雨,叫他快跑,他却若无其事地站在雨中,指着东面的天空说,快看,彩虹!我们都笑了,其中有个舍友朝他喊:你以为你是徐志摩吗!当时路边的小泥潭里传出了呱呱呱的蛤蟆声,他说那是蛙声,我们又笑了。只见他突然仰天大声吟诵起来。回到宿舍,他还不消停,全身湿漉漉也不找干衣服换,仿佛汪曾祺先生笔下的那位“哭圣人”,天地之间只剩下他和他的满嘴珠玑。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嘴珠玑出自他散文《听蛙声》。他当时很喜欢写文章,尤其喜欢写散文,盖因那段时间他迷上了周作人的“美文”风格,文章充满“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复古色彩。这篇《听蛙声》就是其中典例。

我横竖睡不着,嘘然四顾墙壁上微黄的便利贴和空荡荡的出租屋,心里不由得开始一番“均势外交”:一是觉得此举搞笑,一是佩服他的极简。这狭窄的出租屋就是诗意的栖居之地。王小波说,我们拥有一生一世还不够,还有拥有一个诗意的世界。而他就是这个“世界”的“王”。他不仅拥有它,还牢牢掌握它。

第二次醒来,透过银灰色的窗帘可以知道窗外已经晨光熹微了。


二.

第三天论坛只是上午开会,我在会上作了发言,题目是《论新时期教育与人心人性人文之关系》,倡导教育要回归本真状态,本真状态就是教育从上到下、由里及外都要从师生人心人性出发,遵循教育规律和人的认知发展规律。一言以蔽之:以人为本。我的发言获得与会专家的交口称赞。散会时有好几个已经到了知天命年龄的专家拉着我说些“深以为然”的话,其中两个要了我联系方式,还夸我自古英雄出少年,是教育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将是“本真教育”这个领域的领军人物,恨不得将我“延致门下”。不过他们不知从哪里了解我的“底细”后,都对我敬而远之了。

对这种现象,我早已经习惯了,学校清洁阿姨、打饭师傅,就连那些部门主任都对我客气十分,不过是因为我给校长干活,他们看人下菜碟罢了。古人有云,“宰相门前七品官”嘛,我要是认真就输了。

我下午回来,B君还没下班,对于明帆的行为我至今积了几天的疑问,于是给K君电话。

“平时很多人过来明帆这里吗?”我劈面就说。

“没有。”K君不假思索地说。

“那你为什么叫我务必过来他这里?”我压低了声音,担心门后有人,蹑手蹑脚都到门边,通过门上的猫眼往外看。

“我在地铁偶遇过他两次,他一次站着,一次坐着,但不管站坐,他都面无表情,视线只落在一个地方,好像那里会开出一朵花。我见他这样,不敢上去打扰他,但又禁不住好奇心的袭扰,就一路跟到水贝,直到他出地铁。在这期间他的视线没有一丝的漂移。”K君说。

“也许人家在思考某个问题。”我说。

“我忘了说,他坐着那次有个孕妇就站在他跟前,他也毫无反应。”K君说。

“那你为什么叫我过来他这?”我不知道怎么接话,就重问刚才问题。

“你不是参加教育高峰论坛吗?那你就是教育专家啦,你还记得雅斯贝当斯那句形容教育的名言吗,教育是什么?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后面那小句忘记了,哈哈。你也知道,我现在整天就想着怎么拉人买理财产品,学校学的东西全还给老师了,早知今日,当年就应该拿这笔钱买理财产品,没准现在都有房有车,整天哀叹人生没奋斗目标了,哈哈。言归正传,我想让你这棵教育专家树摇动他那棵榆木,你这朵教育云推动他那朵鱼鳞云。”K君操一口公鸭嗓,在电话那边笑嘎嘎地说。

“是雅斯贝尔斯。”我颇为无奈地说,他心里估计也跟明镜似的,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专家”了。

不过榆木还好理解,榆木脑袋的意思众所周知,但鱼鳞云跟明帆有什么联系就有些不解了,便问他:“鱼鳞云是什么鬼?”

“你见过会动的鱼鳞云吗?” K君颇为惊讶地说.

我说:“没见过,可是······?”见他这么说,自己只是替人跑腿的实情卡在喉头吐不出来。也因动了恻隐之心。然而让人改变是多么难的事,我这个“伪专家”心里可一点信心也没有。


三.

在回校前的那天晚上我被自己的梦吓醒了。我梦见他从外面推门进来,满身酒气,我正拉开行李箱的链子,准备找衣服洗澡。突然,他一个箭步过来,盛气凌人地说,你怎么敢动我的东西?!我说,你搞错了吧,这是我的行李箱。他说,我的!说完一把扯过行李箱。我死活不放,他瞪大两只铜铃般血筋通红的眼,抡起手中的啤酒瓶就往我头敲下去,我眼睛直直盯着划过来的啤酒瓶,人猛地醒过来,后背直冒冷汗。

“你睡不着吗?”他漫不经心地问,瘦削的脸消隐在漆黑中。

  • 1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1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4-19
  • 默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17
  • 默然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4-1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默然4举人2018/04/17 08:29:27
    • 分享到:
  • 《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犹如刘恒《白涡》的味道呢。《白涡》写职场的情,写高知的情感旋涡;《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写游弋社会底层懦夫的情,写醉生梦死的纠结。情色或色情,人类生活的一部分,重要的部分,仅次于食罢。情色或色情并非就黄色吧?或许伴着真伴着永恒。“雪阳”,折分开,或许都教人赏心悦目,各自的自然属性都有可欣可赏的成分也;码在一起呢?或许就排斥,就难免矛盾。欣赏并点赞美文。
    • 一叶2018/04/17 08:41:22
    • 分享到:
  • 由衷说一句:“雪阳,码在一起,或许就排斥。”说的真好!我就是想表达“矛盾”。赞赞!
    • 一叶2018/04/17 08:42:40
    • 分享到:
  • 题目本意也如此!
    • 默然2018/04/17 13:26:36
    • 分享到:
  • 先生的《雪阳》,精致的视角,轻盈的文笔,貌似随意却裹着深邃,切人之情感最敏锐最装的部分。欣悦拜读,喜不胜收,窃以为是邻家最小说的小说。
    • 默然2018/04/17 13:28:30
    • 分享到:
  • 抱歉,掉字了,直切人之情感最敏感最装的部分
    • 一叶2018/04/17 14:46:41
    • 分享到:
  • 回复

  • 社会主义不能光看大马路,要看城市的背街阴巷,看看底层生态!越是底层越是念及性事,越是直面性事。性,人之大欲,在底层,竟然会成为谋生的工具与手段,这是另样的生态,另样的平衡!
    • 一叶2018/04/20 10:34:53
    • 分享到:
  • 确实是这样

    回复

    • 嘲讽3秀才2018/04/19 11:18:17
    • 分享到:
  • 作品可以用两个字概括:纠结,五脏六腑仿佛上了绞肉徒刑。让我看到矛盾体的触发和延伸,一个男人对情感和生存的质问。五味陈杂,打翻在地。
    • 一叶2018/04/19 11:52:51
    • 分享到:
  • 回复

  • 问好,作者叶京京。欣赏大作!写的很好!大赞! 学习了!
    • 一叶2018/04/17 16:39:11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34602
  • 15
  • 531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