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鹅(长诗)
  • 点击:2576评论:42018/04/23 00:07

01

许是梦境。

我被一阵风送到遥远的湖心

在黄昏折叠前。

地平线埋入太阳的垂死头颅。

我在沼泽地挣扎,眼睑挂满蜘蛛卵与尘土

四肢被冰冻湖水瓦解

我被死亡监控。


霜冻和积雪压垮的枯枝倒挂

举着不甘的手指

在褪皮的树干,那被剥掉外皮的骷髅。

一切被充满棱角的绝望笼罩

我预感将被暗影尽情咀嚼。


我奋力游过浑浊湖水,到尽头。

——我看见了天鹅

一大群,白色翅膀的天使——倒映的白色巨塔

在未知的广袤水域中央。

它们不出声。它们是沉默智者

身边湖水亦如时间般沉默;它们像披着长袍的僧侣

点化墨绿天穹的额头。


它们有十二只,或十三只,甚至更多

我所说的只是概述,它们聚群而居

像我们宗族一样巨硕。

圣洁大地交出的白色棋子

天鹅们!天鹅们!

它们是白色磁石,吸走我冰冷的呼吸。


它们穿过蓝色天穹的脖颈

高擎着天穹的弧度;它们驶过天堂的波澜。

它们拨动朱红的掌

是仙女用竖琴拨弄着白色音符。


众神手掌间滑落的雕塑。

莲花阵中星群的舞蹈。


02

我被它们拯救。

作为猎手的部分,我耷拉着头颅。

我本能举起枪管,拉开保险插销,瞄准

我是动作熟练的刽子手

我对准它们,这是一次偶然猎杀。


我如此轻易被它们击败

它们无视我的愚蠢。

靠近它们,收起庸俗的想法

屏住毫无欲望的呼吸。

我只想看看它们——

我的爱人,我的孩子!


我是被它们宝石瞳孔忽略的

微不足道的过客

天使们从不需要向我请安。

很好,这没有惊动它们

当它们汲取山谷黑色的静寂

像勇士对峙群峰的肃静。

在红海花盛放的屏障外,它们

无意理会外来入侵者的偷袭。


“从不惧滚烫的枪口与子弹

演绎的密集画面

它们从不存在于猎杀的计划中

没有猎手可以轻易完成猎杀。”


03

它们踮着脚尖,无需他人告诫

这些芭蕾舞演员正欲出场。

它们时而梳理羽毛,高昂着雪白的颈部

巨大影子倒挂在乌黯的幕布上

雪白钢琴键罗列的迷人阵型。

它们舞蹈,旋转,定格

这是它们的独角戏。


它们垂下头,扎向冷硬的湖水

银色子弹般迅速掠过时间的纹路。

它们瞬息消失,在无边的旷野和群峰之下

像隐士从未来过。

而它们恰好成为隐士

在大地肩胛骨磨损的剩余位置

它们抬头,鸣叫。

白色意志力摇曳着彗星白色的腹腔

飞旋的脱缰野马的鬃毛

跳跃在逆转时光里。


我奋力游向湖的另一侧

——荒废的木舟搁浅的鹅卵石滩

我被救赎的力包裹。

那群天鹅,在我前面缓缓腾空

无数强劲的小型飞行器掠过脚下大地

它们搅动空气,翅膀如同

螺旋桨翻卷死寂的时间。

嘶鸣开始响彻高空,它们交流着,回望着。

我被耳际凝固的静寂压迫

我放下意识的枪管,插入冰冻的湖水。


起伏的树丛越来越远

像版图的钉子沉落污泥。

它们煽动强韧翅膀,白色的,六翼天使一般

脖颈冲向苍穹,额头弯成皇冠的弧度。


没有一片沼泽与黑暗能扣留它们。

死亡也不能。

这里不属于它们。

远方的天空和星群折射的光芒是

它们寻找归宿的理由。

它们在寻找。


04

它们在寻找。

落脚地。如同回溯记忆波段的时空扭曲

它们在荒芜的某个角落

凝视:俯瞰着弱小者

它们永不会被时间击败。

它们抱紧消歇的黄昏

在夜晚如网罩住它们前,它们是胜利者。

另一片水域,或被刻录为天堂之所

将接纳这些巨型天使。


沙尘掠起嘶吼的愤怒,咆哮

时间的钟摆一次次倾斜。

它们被灾难驱逐。

它们在意识到灾难莅临时

优雅向魔鬼说晚安。


我无法乞求被带走,我庸俗的魔鬼

不配成为同行者。我甘愿被遗弃

而我无法遗忘这样的故事

在一群天鹅与孤独的旅行者之间

在无法描绘的脑波般晃动的湖水与湖水之间。


我与它们短暂交汇于未知函数弧顶

坚硬数字无法计算的和弦

我亦如此,为万物赋予的意志力鼓舞

在芦苇和荆棘统治的沼泽地里

重拾勇气,站起,挺立。

在某个黄昏,白色巨像掀起的风暴

永远不会被遗忘。


05

多年之后,脑子激起终极梦境

我与它们重逢,在某个黄昏。

我想念它们多年

——我的孩子,我的情人。

在墨绿渲染的湖水展开的诡谲皱褶里。

我攀附枯枝与石碓,我凝望它们。


一只又一只,它们是棋子

钉住神置放的花岗岩棋盘

它们打破凝固的黑色、紫色的胶质黄昏

插在黑褐色围墙的白色旗帜

跟随星辰的振幅,在滑行。

䴙䴘或野凫,追随者们,失去踪影

它们被抛离,从不在一个维度。


白色想象:我在某个歌剧里触摸到

一群白色飞禽踮着脚尖

它们高傲的翅膀像天使的手

飞行器的螺旋桨或荷兰风车,在海边转动

不止歇,在风中。

它们没有走远,从水晶的梦境逃脱

修长脖颈的绅士,或淑女

它们是精灵,是天空的宠儿,被墨色湖面

倒悬的胜利者。


我被它们捕捉

心甘情愿。


06

Clo-clo-clo,一对交颈天鹅吸引我

我被光泽洗礼。优质的伴侣

让人类瓷器婚姻失色,它们是楷模。

忠诚远胜人类。暮光中与我相伴

白色卫士,眼里荡漾着语言的柔波

它们在呢喃,在相互鼓舞。

在废墟下浮起的白色岛屿

它们在岛屿之上。

“我要向你游去,我要托举你白色翅膀”

天使陨落前,闪电列举了形状

交出难懂的字母和词语——

我匍匐前行,沿着蛇形曲线

缓慢进入心的檀宫,它们站立的琴弦

墨绿色湖水,硬玉般坚韧

它们红色之心棉花般,柔软。


Clo-clo-clo,最后停留的天使凸起头顶

我辨认出恋人的本质。九月的黄昏

它们相依的灵魂诱惑我,它不会让爱人沉沦。

它们相互依存,交换的血液与肢体

白色羽毛张开的愉快倒影,是的

它们跳华尔兹,芭蕾与探戈

它们的身形与湖面交织的角度

反射天堂的光华。角质层与隆起的肉瘤

成为某种荣耀,湖泊此时广袤如海洋。


Clo-clo-clo,天鹅们!它们像被上弦的弹弓

投过深秋的檐角,它们是射手

抵达了我没抵达的靶心——

那只下弦月,它们高举胜利旗帜,绕场庆贺。

暗夜指令的执行人,退却而去

绝望地摇头,迟缓地颤栗。

星光从幽蓝的幕布漏下

凉透骨髓的水趟过,我的脉搏暂停。

我被它们赞赏。Wächter!Wächter!

我无需任何的指引。

我愿呈献我的肢体

还有语言,在看不见的时空中。


07

关于死亡,大卫王写下咏叹调:哈利路亚。

天鹅,或爱情,在牛皮卷发黄内页

奏鸣曲响起,四分之一音符勾勒着生命旋律

F调偏上,A小调偏下,滑翔的音乐史诗

Hallelujah,Hallelujah

幻像涌起:在柏油路尽头。琴行

歌剧院外面,一对天鹅,旋转的黑白钢琴键

在湖面弹奏,如肖邦。

它们掠过公园长椅,像久违的伴娘

大提琴的低沉如雄天鹅求爱的魔力

1899年的科莫湖,天鹅绒包裹着爱情故事

记载着我狂野的心,从某天开始降解

比神灵赐予的痛苦更茂盛

更漫长。天鹅赐予我生机,白昼一样的生机。

反转的黄昏来得更早,也更出人意料。


听一支天鹅湖,我标出庄严的名字:

Swan,白巧克力的诗句

行走的词语,如圣桑

光从屋顶倾泻,拥抱一只沐光的天使

天鹅从墨绿色辞藻里站立起来。

拥挤的桨橹是我腹腔里的歌

金黄色夕阳下,天鹅湖中

荷花的水彩让我想起某个夜晚将至

一只天鹅从达芬奇的画里起飞。

羞于启齿的丽达沉沦一只雄天鹅

万物之王的恩宠,攀援的手

在扭曲的脖颈里暗藏金色杀机。

海伦的母亲,死亡胎记摆动在金属的和平

与公平的绳索间,在无数口中传递

从一个谎言到另一个谎言

天鹅,将被流言击倒。

圣桑的左手从没有写下灰暗数字

音符发酵的死亡诏书还未下达。

刽子手被解封,他唱着铜色花腔,他在掩饰

丑陋面庞。为了接近天鹅,他不惜一切

Ο δήμιος,Ο δήμιος(刽子手,刽子手)

千万阻止他涌入Il Paese di Cigno。


08

白色的爱人弹奏五弦琴

在冰的银色舞池旋转,一只爱人死于某种阴谋

或战争,这不是一个意外

一只天鹅死于自己的爱情。

它穿轻柔白纱,面容凝重。

它在啼鸣,在挣扎

伴侣死亡即是她的死亡,她如此忠贞。

它想捂住死神刀口的曲线

黑色毛线球翻滚在猎手的瞄准镜中

猎手比所有恐怖事件都无耻,它躲藏在亡灵身后。

洁白的伴侣翩然起舞,丝毫没有意识到

子弹的死亡表面比爱情更滚烫

这只天鹅死于诅咒,死于刽子手。


它飞旋在爱侣身旁,失去爱人的阵痛比流产还疼

一只孤独的天鹅无法度过死劫。

沼泽是归宿,它不可重生。

圈囿于荒谬的困境,这种回顾了无生趣

我无法穿越,亦无法拯救那只白色天使

轮回的经幡和佛堂也不能

宿命可以,死亡可以

死亡可以拯救死亡。


10

我从不惊讶,我预见过:一只天鹅的死亡

一场黑色风暴,一场血色屠杀,不,阴谋

不期而至。在密林深处,隐藏着的

子弹或屠刀。

天鹅衰竭的呼吸里有阴暗的造影

而白色颂歌开始崩塌。

血色将至,比黄昏更残酷;

天鹅无法摆渡过亡灵车。


天鹅湖,枯竭的气息像撒旦诗篇。

但丁的诗句不是天鹅白色之羽

但丁的神曲在地狱中,关于天鹅的句子

黑色素般沉积,久久不散像冤魂。

时光的镜子,折射太阳光芒

又将太阳黑子反弹到镜中。

天鹅读不懂突然的袭击

她的白色翅翼,绞肉机般张开扑向屠宰者。

无济于事,它比命运更宿命的

肉体崩塌

像一颗黑洞。


群星倒向它,在化身一只天鹅的幻境里

一切都是栩栩如生的。

它被追逐,被射杀,它期待复活。

不死的天鹅呀,湖中王者汲取亡灵的乳汁

白色君王赐了毒药

击溃被神灵吻过额头与脚趾。


梦境里,我被指认为继承者

我被点化,像一条蛇。

从黑洞爬出,是一条蛇

曾被我厌恶的爬行物

成为我模仿对象。

我化作一只天鹅,从破碎的绿色玻璃飞出

从一只牢笼逃到另一只牢笼

受困的巨鸟,交出翅膀和飞翔

需要勇气。


冰冷的湖,黑色地狱,魔窟

没有颂歌。魔窟的渊底可以复活

生命的奇观呢?无人知晓

而天鹅此刻埋葬自我

它已从另一个世界复活。


创作谈:

我采用欲扬先抑,天鹅是爱情,忠诚,高雅象征,是高贵,不同流合污,孤独;后面会逐渐展开,从各个层面展示天鹅的休息,飞行,抗争,爱情及死亡


  • 1
  • 关键词:天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飞泉这首《天鹅》写得太好了,值得反复吟咏。从一个狩猎者噩梦般的悔罪心态出发,来写天鹅的爱情,忠诚,高雅的形象,写天鹅的高贵,圣洁,孤独的品质;来写天鹅的休息,飞行,抗争,爱情及死亡的实态;写出了人禽通心,异类通魂,不仅内容新、视角新颖,而且体现出怜爱生命的生态伦理,特别值得赞许!诗文的意境、文字的功夫,写作的水平,也是没说的。总之,这是一篇很耐人寻味的力作!
  • 谢谢刘老师第一时间送上鼓励,长诗确实不好写,不亚于中篇小说,而且更甚,甘苦自知。
  • 受飞泉的鼓舞,我想在反复吟咏《天鹅》的基础上,模仿描红一篇长诗,但愿能写成!
  • 想写什么主题呢,肯定能成功的。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1
  • 457287
  • 112
  • 2780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