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鹅(长诗)
  • 点击:1891评论:42018/04/23 00:07

01

许是梦境。

我被一阵风送到遥远的湖心

在黄昏折叠前。

地平线埋入太阳的垂死头颅。

我在沼泽地挣扎,眼睑挂满蜘蛛卵与尘土

四肢被冰冻湖水瓦解

我被死亡监控。


霜冻和积雪压垮的枯枝倒挂

举着不甘的手指

在褪皮的树干,那被剥掉外皮的骷髅。

一切被充满棱角的绝望笼罩

我预感将被暗影尽情咀嚼。


我奋力游过浑浊湖水,到尽头。

——我看见了天鹅

一大群,白色翅膀的天使——倒映的白色巨塔

在未知的广袤水域中央。

它们不出声。它们是沉默智者

身边湖水亦如时间般沉默;它们像披着长袍的僧侣

点化墨绿天穹的额头。


它们有十二只,或十三只,甚至更多

我所说的只是概述,它们聚群而居

像我们宗族一样巨硕。

圣洁大地交出的白色棋子

天鹅们!天鹅们!

它们是白色磁石,吸走我冰冷的呼吸。


它们穿过蓝色天穹的脖颈

高擎着天穹的弧度;它们驶过天堂的波澜。

它们拨动朱红的掌

是仙女用竖琴拨弄着白色音符。


众神手掌间滑落的雕塑。

莲花阵中星群的舞蹈。


02

我被它们拯救。

作为猎手的部分,我耷拉着头颅。

我本能举起枪管,拉开保险插销,瞄准

我是动作熟练的刽子手

我对准它们,这是一次偶然猎杀。


我如此轻易被它们击败

它们无视我的愚蠢。

靠近它们,收起庸俗的想法

屏住毫无欲望的呼吸。

我只想看看它们——

我的爱人,我的孩子!


我是被它们宝石瞳孔忽略的

微不足道的过客

天使们从不需要向我请安。

很好,这没有惊动它们

当它们汲取山谷黑色的静寂

像勇士对峙群峰的肃静。

在红海花盛放的屏障外,它们

无意理会外来入侵者的偷袭。


“从不惧滚烫的枪口与子弹

演绎的密集画面

它们从不存在于猎杀的计划中

没有猎手可以轻易完成猎杀。”


03

它们踮着脚尖,无需他人告诫

这些芭蕾舞演员正欲出场。

它们时而梳理羽毛,高昂着雪白的颈部

巨大影子倒挂在乌黯的幕布上

雪白钢琴键罗列的迷人阵型。

它们舞蹈,旋转,定格

这是它们的独角戏。


它们垂下头,扎向冷硬的湖水

银色子弹般迅速掠过时间的纹路。

它们瞬息消失,在无边的旷野和群峰之下

像隐士从未来过。

而它们恰好成为隐士

在大地肩胛骨磨损的剩余位置

它们抬头,鸣叫。

白色意志力摇曳着彗星白色的腹腔

飞旋的脱缰野马的鬃毛

跳跃在逆转时光里。


我奋力游向湖的另一侧

——荒废的木舟搁浅的鹅卵石滩

我被救赎的力包裹。

那群天鹅,在我前面缓缓腾空

无数强劲的小型飞行器掠过脚下大地

它们搅动空气,翅膀如同

螺旋桨翻卷死寂的时间。

嘶鸣开始响彻高空,它们交流着,回望着。

我被耳际凝固的静寂压迫

我放下意识的枪管,插入冰冻的湖水。


起伏的树丛越来越远

像版图的钉子沉落污泥。

它们煽动强韧翅膀,白色的,六翼天使一般

脖颈冲向苍穹,额头弯成皇冠的弧度。


没有一片沼泽与黑暗能扣留它们。

死亡也不能。

这里不属于它们。

远方的天空和星群折射的光芒是

它们寻找归宿的理由。

它们在寻找。


04

它们在寻找。

落脚地。如同回溯记忆波段的时空扭曲

它们在荒芜的某个角落

凝视:俯瞰着弱小者

它们永不会被时间击败。

它们抱紧消歇的黄昏

在夜晚如网罩住它们前,它们是胜利者。

另一片水域,或被刻录为天堂之所

将接纳这些巨型天使。


沙尘掠起嘶吼的愤怒,咆哮

时间的钟摆一次次倾斜。

它们被灾难驱逐。

它们在意识到灾难莅临时

优雅向魔鬼说晚安。


我无法乞求被带走,我庸俗的魔鬼

不配成为同行者。我甘愿被遗弃

而我无法遗忘这样的故事

在一群天鹅与孤独的旅行者之间

在无法描绘的脑波般晃动的湖水与湖水之间。


我与它们短暂交汇于未知函数弧顶

坚硬数字无法计算的和弦

我亦如此,为万物赋予的意志力鼓舞

在芦苇和荆棘统治的沼泽地里

重拾勇气,站起,挺立。

在某个黄昏,白色巨像掀起的风暴

永远不会被遗忘。


05

多年之后,脑子激起终极梦境

我与它们重逢,在某个黄昏。

我想念它们多年

——我的孩子,我的情人。

在墨绿渲染的湖水展开的诡谲皱褶里。

我攀附枯枝与石碓,我凝望它们。


一只又一只,它们是棋子

钉住神置放的花岗岩棋盘

它们打破凝固的黑色、紫色的胶质黄昏

插在黑褐色围墙的白色旗帜

跟随星辰的振幅,在滑行。

䴙䴘或野凫,追随者们,失去踪影

它们被抛离,从不在一个维度。


白色想象:我在某个歌剧里触摸到

一群白色飞禽踮着脚尖

它们高傲的翅膀像天使的手

飞行器的螺旋桨或荷兰风车,在海边转动

不止歇,在风中。

它们没有走远,从水晶的梦境逃脱

修长脖颈的绅士,或淑女

它们是精灵,是天空的宠儿,被墨色湖面

倒悬的胜利者。


我被它们捕捉

心甘情愿。


06

Clo-clo-clo,一对交颈天鹅吸引我

我被光泽洗礼。优质的伴侣

让人类瓷器婚姻失色,它们是楷模。

忠诚远胜人类。暮光中与我相伴

白色卫士,眼里荡漾着语言的柔波

它们在呢喃,在相互鼓舞。

在废墟下浮起的白色岛屿

它们在岛屿之上。

“我要向你游去,我要托举你白色翅膀”

天使陨落前,闪电列举了形状

交出难懂的字母和词语——

我匍匐前行,沿着蛇形曲线

缓慢进入心的檀宫,它们站立的琴弦

墨绿色湖水,硬玉般坚韧

它们红色之心棉花般,柔软。


Clo-clo-clo,最后停留的天使凸起头顶

我辨认出恋人的本质。九月的黄昏

它们相依的灵魂诱惑我,它不会让爱人沉沦。

它们相互依存,交换的血液与肢体

白色羽毛张开的愉快倒影,是的

它们跳华尔兹,芭蕾与探戈

它们的身形与湖面交织的角度

反射天堂的光华。角质层与隆起的肉瘤

成为某种荣耀,湖泊此时广袤如海洋。


Clo-clo-clo,天鹅们!它们像被上弦的弹弓

投过深秋的檐角,它们是射手

抵达了我没抵达的靶心——

那只下弦月,它们高举胜利旗帜,绕场庆贺。

暗夜指令的执行人,退却而去

绝望地摇头,迟缓地颤栗。

星光从幽蓝的幕布漏下

凉透骨髓的水趟过,我的脉搏暂停。

我被它们赞赏。Wächter!Wächter!

我无需任何的指引。

我愿呈献我的肢体

还有语言,在看不见的时空中。


07

关于死亡,大卫王写下咏叹调:哈利路亚。

天鹅,或爱情,在牛皮卷发黄内页

奏鸣曲响起,四分之一音符勾勒着生命旋律

F调偏上,A小调偏下,滑翔的音乐史诗

Hallelujah,Hallelujah

幻像涌起:在柏油路尽头。琴行

歌剧院外面,一对天鹅,旋转的黑白钢琴键

在湖面弹奏,如肖邦。

它们掠过公园长椅,像久违的伴娘

大提琴的低沉如雄天鹅求爱的魔力

1899年的科莫湖,天鹅绒包裹着爱情故事

记载着我狂野的心,从某天开始降解

比神灵赐予的痛苦更茂盛

更漫长。天鹅赐予我生机,白昼一样的生机。

反转的黄昏来得更早,也更出人意料。


听一支天鹅湖,我标出庄严的名字:

Swan,白巧克力的诗句

行走的词语,如圣桑

光从屋顶倾泻,拥抱一只沐光的天使

天鹅从墨绿色辞藻里站立起来。

拥挤的桨橹是我腹腔里的歌

金黄色夕阳下,天鹅湖中

荷花的水彩让我想起某个夜晚将至

一只天鹅从达芬奇的画里起飞。

羞于启齿的丽达沉沦一只雄天鹅

万物之王的恩宠,攀援的手

在扭曲的脖颈里暗藏金色杀机。

海伦的母亲,死亡胎记摆动在金属的和平

与公平的绳索间,在无数口中传递

从一个谎言到另一个谎言

天鹅,将被流言击倒。

圣桑的左手从没有写下灰暗数字

音符发酵的死亡诏书还未下达。

刽子手被解封,他唱着铜色花腔,他在掩饰

丑陋面庞。为了接近天鹅,他不惜一切

Ο δήμιος,Ο δήμιος(刽子手,刽子手)

千万阻止他涌入Il Paese di Cigno。


08

白色的爱人弹奏五弦琴

在冰的银色舞池旋转,一只爱人死于某种阴谋

或战争,这不是一个意外

一只天鹅死于自己的爱情。

它穿轻柔白纱,面容凝重。

它在啼鸣,在挣扎

伴侣死亡即是她的死亡,她如此忠贞。

它想捂住死神刀口的曲线

黑色毛线球翻滚在猎手的瞄准镜中

猎手比所有恐怖事件都无耻,它躲藏在亡灵身后。

洁白的伴侣翩然起舞,丝毫没有意识到

子弹的死亡表面比爱情更滚烫

这只天鹅死于诅咒,死于刽子手。


它飞旋在爱侣身旁,失去爱人的阵痛比流产还疼

一只孤独的天鹅无法度过死劫。

沼泽是归宿,它不可重生。

圈囿于荒谬的困境,这种回顾了无生趣

我无法穿越,亦无法拯救那只白色天使

轮回的经幡和佛堂也不能

宿命可以,死亡可以

死亡可以拯救死亡。


10

我从不惊讶,我预见过:一只天鹅的死亡

一场黑色风暴,一场血色屠杀,不,阴谋

不期而至。在密林深处,隐藏着的

子弹或屠刀。

天鹅衰竭的呼吸里有阴暗的造影

而白色颂歌开始崩塌。

血色将至,比黄昏更残酷;

天鹅无法摆渡过亡灵车。


天鹅湖,枯竭的气息像撒旦诗篇。

但丁的诗句不是天鹅白色之羽

但丁的神曲在地狱中,关于天鹅的句子

黑色素般沉积,久久不散像冤魂。

时光的镜子,折射太阳光芒

又将太阳黑子反弹到镜中。

天鹅读不懂突然的袭击

她的白色翅翼,绞肉机般张开扑向屠宰者。

无济于事,它比命运更宿命的

肉体崩塌

像一颗黑洞。


群星倒向它,在化身一只天鹅的幻境里

一切都是栩栩如生的。

它被追逐,被射杀,它期待复活。

不死的天鹅呀,湖中王者汲取亡灵的乳汁

白色君王赐了毒药

击溃被神灵吻过额头与脚趾。


梦境里,我被指认为继承者

我被点化,像一条蛇。

从黑洞爬出,是一条蛇

曾被我厌恶的爬行物

成为我模仿对象。

我化作一只天鹅,从破碎的绿色玻璃飞出

从一只牢笼逃到另一只牢笼

受困的巨鸟,交出翅膀和飞翔

需要勇气。


冰冷的湖,黑色地狱,魔窟

没有颂歌。魔窟的渊底可以复活

生命的奇观呢?无人知晓

而天鹅此刻埋葬自我

它已从另一个世界复活。


创作谈:

我采用欲扬先抑,天鹅是爱情,忠诚,高雅象征,是高贵,不同流合污,孤独;后面会逐渐展开,从各个层面展示天鹅的休息,飞行,抗争,爱情及死亡


  • 1
  • 关键词:天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飞泉这首《天鹅》写得太好了,值得反复吟咏。从一个狩猎者噩梦般的悔罪心态出发,来写天鹅的爱情,忠诚,高雅的形象,写天鹅的高贵,圣洁,孤独的品质;来写天鹅的休息,飞行,抗争,爱情及死亡的实态;写出了人禽通心,异类通魂,不仅内容新、视角新颖,而且体现出怜爱生命的生态伦理,特别值得赞许!诗文的意境、文字的功夫,写作的水平,也是没说的。总之,这是一篇很耐人寻味的力作!
  • 谢谢刘老师第一时间送上鼓励,长诗确实不好写,不亚于中篇小说,而且更甚,甘苦自知。
  • 受飞泉的鼓舞,我想在反复吟咏《天鹅》的基础上,模仿描红一篇长诗,但愿能写成!
  • 想写什么主题呢,肯定能成功的。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1
  • 354833
  • 107
  • 26560
  • 这组诗歌给我最初的印象是,语言在表意的过程中频繁的出现“断裂”或“空白”,即活跃中伴有跳跃、奔跑中藏着奔放。但有一个事实不容否认,那就是作者对深圳这座城市的认识可谓是不走寻常路的理性!这足见作者在日常生活中不仅把深圳当作一道美食细细咀嚼,还经常将其从胃里返回嘴里,用笔不停地反刍。

    黄元罗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6 19:07:50
  • 你所经历的,正是我的遇见的,这无数细微的事物所组成的诗章,被一个骑着白马的侠士捂在胸膛。诗人在生活中的不羁和洒脱中找到了可以醉吟之物,正如诗中所说“来,来,来,醉就醉罢,醉后你仍可吟诗桃花潭。 诗人用读者耳熟能详的事物,寄与对生活的无限热爱,没有隐晦的词语,无需用严谨的框架,更不用刻意去搜词刮句,遣词寓意却是信手拈来,只有在这片土地上踏实行走的人,才会时不时就读出盈眶之词。

    袁叙田深圳诗章

    2018/8/16 16:52:55
  • 作为深商故事,挑战性真的特别大,把它上升成小说,更是有难度。李玉做了努力。他称得上商场中人,深谙商业细节,亲历过,听说过的,满眼都是商场风云,写得得心应手,读起来让人感觉很顺,很轻松,也大长见识。但是不是因为写得太快了一点,有的地方略显仓促。以老板助理的身份看待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语气不卑不亢,显得尤为真实可信。尤其是开头,幽默,别开生面。学习了。

    张夏红玫瑰酒店

    2018/8/16 16:47:01
  • 小说洋洋洒洒14万字,仿佛经历了大半人生,细枝末节都是生活的样子。这是一个文青面对生活及家庭压力的自我反省和救赎的过程,像叙述一段漫长而真实的故事。诸多现实问题接肘而来:写作还是工作,爱情还是婚姻,生存的意义等等。种种因素施加在主角身上,气氛忽高忽低,让人忍俊不禁。好似身临其境,被命运掐住了脖子奋力挣扎的状态。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是我,怎么选?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这个命题该如何解答。

    嘲讽小家庭

    2018/8/16 16:25:43
  • 我记得有一句话叫:以日记之,以省我心,且观将来。在人人都忙碌的时代,烈春还能日日记之,把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坚持就是胜利,水滴石穿。即使文字平淡,生活不正是由这许许多多的平淡所之吗?而且平淡生活下,却也是波起云涌,记下来了,日后自己回顾自己曾经走过的生活足迹,也是一种精神财富。

    叶紫凯词日记

    2018/8/16 11:03:16
  • 写深商之难,难在一手写商,一手写人,一手写小公司,一手写大环境,一手写现实之冷峻,一手写世俗之温热,一手写孤绝,一手写众望,一手写死,一手写生,一手写沉重,一手写轻逸。陈卫华的《网》大致兼有。其语言“深商”化,形象鲜活化,踏实沉着,笔底风云。写出若干篇,深圳特色的小说和形象就有了。这样的深圳,全国没有,全世界也没有,这样的深圳人,亦是一样。

    廖令鹏

    2018/8/16 10:23:18
  • 短短的篇幅,居然容纳了两代人的人生。小小一个夜壶,甭管是不是皇上用过的,但至少被作文兄“用”了,看来“我”比杨江山们要“幸运”得多。夜壶有时候不仅仅是个夜壶,还是一根线,串联了几个家庭、几个人物,他们的情感,他们的人生;夜壶同时还是个象征——就像“我”、来香等几个人,或光鲜,或憋屈,或彪悍能干,或灰暗平淡,或仿佛大有来头,或真的一无是处。那么,老了就去night pot吧,这可能是人人的归宿……

    笑笑书生乃特.坡特

    2018/8/16 10:11:58
  • 作者将散文诗、打工者和深圳巧妙结合起来:散文诗优美、富有韵味,打工者走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而深圳则是打工者的“散文诗”。文章中的三个片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若是悲观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迷惘和孤独;你若是奋斗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不懈和努力;你若是向上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机遇和喜悦。

    黄元罗那些你我他(散文诗三首)

    2018/8/15 19:06:07
  • 书生是带着句子奔跑、“跳远、跳得相当远”的人,整组诗读下来,得费些脑细胞。但进入句子的内部,才知是进金矿了。诗人通过独特的个人体验和表达方式,进行叙述、赞美、感慨、探究和诘问,以及个人在深圳的悲喜、得失、彷徨。这组诗金句叠出,“给在天空播种的人以更多的天空,给子弹以出发的机会”、“如果自己不是光,就不要批评另一种光”、“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等等等等。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5 10:40:19
  • 汉刘向《新序�杂事一》:“司君之过而书之,日有记也”后称每天记事的本子或每天所遇到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为“日记”。今天,阅读到晏烈春的《凯词日记》,让我想起很多往事。我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写日记,一直到初中毕业。如今,搁置在老家书柜里的日记本是一大捆。在信息发达的当今社会,现代人却很少记载日记了。而作者还有如此好的习惯,值得钦佩!正如郭沫若《洪波曲》第十章四所说:“请原谅,我要依然抄录我自己的日记。”

    莲花汉子凯词日记

    2018/8/15 10:23:17
  • 由于时间问题,作品在断断续续中看完。关于这个追梦的故事,感人至深。每个来深创业的人儿,必定会有一段跌宕起伏故事,文风简单明了,不也影响人物和故事构架。不过,部分情节可以延伸,明明是精彩的镜头,三言两语便带过未免有些可惜。最后想说,努力生活的人儿会发光。

    嘲讽我们的深圳梦

    2018/8/14 16:11:42
  • 桃德写这篇文章,对于江西人来说功德无量。一是让大伙儿了解了江西,二是让江西人看了倍受鼓舞。江西人自古轻商重读,就是因为有这些领头商人带动下,江西人的头脑也开始开化了,经商的意识越来越强了。文中的几位商人,都是历尽百折而不饶,最好的历练给了最好的人生经验,更是锻造人才的最好方式。写这篇文章,作者是做足了功夫的,人物栩栩如生,过程感人。令人读了不得不为来深创业的商人们叹服!

    叶紫莲商人,深商旗帜上的那一抹红

    2018/8/14 12:52:47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标题的意义深不可见,逐行看去,竟然是一篇写夜壶的小说。文如其人,也许就是用来形容段作文这样的作家的。他平时说话不多,但总是出其不意。不说别的,就像进行了很多铺垫之后,来一句“因为那香港人是她男朋友,谈的不是生意。”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夜壶是个传说,来香也是。

    小宇乃特.坡特

    2018/8/14 10:32:43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