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鹏城二十四节气
  • 点击:1647评论:52018/04/23 07:54


2014年“五一”是召响弟的婚期。头天傍晚下班后我匆匆赶往东莞东火车站,路上塞车塞得一塌糊涂,没能赶上当班列车。无奈之下只得夜宿站旁的旅馆。那当儿,我拿出苇岸的《大地上的事情》来读。我喜欢他的文字,喜欢那个散发着大自然气息的书名。我来自鄂南一个偏僻的山村,构成身体的物质原本就是取之于故乡的水和土。

1998年,38岁的苇岸在他的老家——北京昌平县北小营村附近,择一块农地,计划以此作为自然观察的基地,在二十四个节气的同一时间点,记录下大地上的变奏。他动情地写道:到了立春,就有一种庄稼在地上铺开的幻觉。踩着松软的泥土,让我特想拿起锄头,好好地进行一次劳动。人应当与世界上的劳作保持着最基本的关系。

苇岸把四十岁当作人生的全新起点,然而天妒英才,他在世间仅仅度过了四十个年头。他曾经对生命的新阶段充满期待,谁知道刚一踏入,就仓促地画上句号。世上大多数人都有机会站在那个新起点,然而世上的光阴既无比金贵又无比廉价,年届四十,生命的颓态悄然出现,也许像鲁迅的“闰土”,业已变得浑浑噩噩,也许一如叔本华所言,在痛苦与无聊之间摇摆。在当下,心灵的原乡往往被生生不息的欲念侵蚀得面目全非。不惑之年,也是人生的一个分水岭,有人踔厉风发重新上路,有人枯鱼衔索了无生趣。

生命不在其长短而在质量,从质量上做加法,起码不是一道自私自利的加法题。人在世间的行走是一次单程旅行,要理性地定位人跟大地的关系,不能只管旅行愉快和便利,罔顾身后一片狼藉。我们的世界经常徘徊在危险的边缘,譬如我小时候不曾听说的灰霾,现在就像不散的阴魂。极端的利己主义,跟阴魂相比也有过之而无不及。还有遍布我们周边的核威胁,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让大地震颤不已。发展大抵是好的,但它也有致幻的效果,它会将美轮美奂的海市蜃楼浮现在我们眼前。在这个城市里,高企的楼市,让栖居苍白得毫无诗意。资本的游戏,照见的是人类的良知和思想的优劣,不管经济学家“存在即合理”的说辞多么冠冕堂皇。

苇岸的二十四节气没有写完就戛然而止。——世间应该没有完美的作品,好作品往往是有缺憾的。

转眼,我漂在南方十几年,青春拍打着翅膀的声音恍若还在脑畔回响,在与工业机器的长久相持中,生命的元气似乎变得十分稀微。我亟需重新回到大自然的生命之树上去。

爱默生在他的《日记》中写道:人从充满是非的商店和办公室出来,看到天空和树林,他就重新成为人。他不仅仅退出权谋,还发现自我。

2014年5月初,我漫步在皖北平原上。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麦田,我置身于无垠的麦浪中,小麦已经抽穗,麦粒正在灌浆。晴朗日子,阳光灿烂,麦田上绿意盎然,一派生机蓬勃的景象。起伏的麦浪上有无数小昆虫在跳跃,眼前的情景是我前所未见的。彼时,我深深地体会到苇岸所说的,麦子是土地上最优美最典雅最令人动情的庄稼。在皖北的麦田上,我再次想起苇岸。

2014年初,我搬到石岩,工作之余,我以羊台山作为观察中心,在长达两年里,悉心地观察大地,我试图把二十四个节气的大地草木的变化记述下来。我没有按每个节气到来当天特定的时间点,而是从这个节气到下个节气到来的这段时间进行不间断、不定期地观察。

二十四节气,在农耕社会,原本是用来指导农事的补充历法,时至今日,原初的功能大抵丧失。我目前生活的地方包括原住民,即便还生活在村里,也与农事失去了联系。我倒是听说,有些忙忙碌碌的都市人,假日里偶尔到海边向渔民租一条船,去体验一下当渔民的感觉。

我想了解一条河流,探究它从何而来。我想经常去拜访几株业已熟识的桫椤,远古时期,它们与恐龙同在蓝天下,它的基因里深藏着远古的秘密。今天,我又结识了一丛野花,它更容易让我关注生命的本质,我把自己的关注当作超越自己的努力。当我被重重的钢筋混凝土围困,这个愿望更加强烈。作家张炜在他的《芳心似火》里写道:“衡量一个现代人是否在物质的世界里蜕化和变态,是否正常和健康,其中有一个最简便易行的方法,就是看他能不能对一棵树或一片树发生情感上的联系。”我把这句话引以为对自己的勖勉。在我看来,自然既是精神的象征,也是最好的文本。

伊塔洛·卡尔维诺强调文字的精确性,而余秋雨则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为例,指出模糊的美学价值。我不是博物学家,难免有察物未精之憾。然而,当我走向野外,远离人我是非,我的内心就和愉快一起翩翩起舞,那正是我想要的。南方的喧阗和人们对物质露骨地追逐曾经让我感到些许失落,似乎正从云端坠向地表。我爱上了南方的大地山海,一草一木,它们让我局促的心得到释放。


  • 1
  • 关键词:自然与生态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元罗说得极是,文章内容不错,标题也很好,可惜文章内容与标题配合不紧,但似有“跑题”之嫌。文章标题新颖,建议用此标题,再做一篇紧扣题的文章,可选择当地物候特点最鲜明、最有趣味性和故事性的几个节气来写: 比如,立春、雨水、惊蛰、 春分、清明、谷雨、 夏季、立夏、小满、芒种、 夏至、小暑、大暑、秋季、立秋、处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 冬季、立冬、小雪、大雪、 冬至、小寒、大寒 ,仅供参考!
  • 谢谢关注!这是一部长篇非虚构,后面会慢慢贴出来。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4/24 09:29:30
    • 分享到:
  • 标题起得好,能让人在钢筋混凝土浇筑的深圳嗅到久违的泥土清香;内容也不错,既有“逝者如斯夫”,亦带“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只不过,个人觉得,文章的标题与内容有点不般配,“鹏城二十四节气”到底是什么?读罢全篇,除了喝上几碗鲜美的鸡汤外,对这个问题仍一头雾水。建议作者贴着标题写出相关内容,或者根据文章内容对标题动个“手术”。
  • 多谢赐教!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0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13100
  • 10
  • 1810
  • 作者将散文诗、打工者和深圳巧妙结合起来:散文诗优美、富有韵味,打工者走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而深圳则是打工者的“散文诗”。文章中的三个片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若是悲观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迷惘和孤独;你若是奋斗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不懈和努力;你若是向上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机遇和喜悦。

    黄元罗那些你我他(散文诗三首)

    2018/8/15 19:06:07
  • 书生是带着句子奔跑、“跳远、跳得相当远”的人,整组诗读下来,得费些脑细胞。但进入句子的内部,才知是进金矿了。诗人通过独特的个人体验和表达方式,进行叙述、赞美、感慨、探究和诘问,以及个人在深圳的悲喜、得失、彷徨。这组诗金句叠出,“给在天空播种的人以更多的天空,给子弹以出发的机会”、“如果自己不是光,就不要批评另一种光”、“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等等等等。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5 10:40:19
  • 汉刘向《新序�杂事一》:“司君之过而书之,日有记也”后称每天记事的本子或每天所遇到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为“日记”。今天,阅读到晏烈春的《凯词日记》,让我想起很多往事。我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写日记,一直到初中毕业。如今,搁置在老家书柜里的日记本是一大捆。在信息发达的当今社会,现代人却很少记载日记了。而作者还有如此好的习惯,值得钦佩!正如郭沫若《洪波曲》第十章四所说:“请原谅,我要依然抄录我自己的日记。”

    莲花汉子凯词日记

    2018/8/15 10:23:17
  • 由于时间问题,作品在断断续续中看完。关于这个追梦的故事,感人至深。每个来深创业的人儿,必定会有一段跌宕起伏故事,文风简单明了,不也影响人物和故事构架。不过,部分情节可以延伸,明明是精彩的镜头,三言两语便带过未免有些可惜。最后想说,努力生活的人儿会发光。

    嘲讽我们的深圳梦

    2018/8/14 16:11:42
  • 桃德写这篇文章,对于江西人来说功德无量。一是让大伙儿了解了江西,二是让江西人看了倍受鼓舞。江西人自古轻商重读,就是因为有这些领头商人带动下,江西人的头脑也开始开化了,经商的意识越来越强了。文中的几位商人,都是历尽百折而不饶,最好的历练给了最好的人生经验,更是锻造人才的最好方式。写这篇文章,作者是做足了功夫的,人物栩栩如生,过程感人。令人读了不得不为来深创业的商人们叹服!

    叶紫莲商人,深商旗帜上的那一抹红

    2018/8/14 12:52:47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标题的意义深不可见,逐行看去,竟然是一篇写夜壶的小说。文如其人,也许就是用来形容段作文这样的作家的。他平时说话不多,但总是出其不意。不说别的,就像进行了很多铺垫之后,来一句“因为那香港人是她男朋友,谈的不是生意。”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夜壶是个传说,来香也是。

    小宇乃特.坡特

    2018/8/14 10:32:43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读飞泉的这组诗歌,我个人的更多的感受是偏灰的——不过,好的诗歌,似乎都是如此。“浪费一下午擦拭阳台的花/用浸湿的纸巾细细摩擦叶片/像抚摸恋人从远方抽回来的手”这是一个寂寞的场景,而且可以想像,瘦削的诗人,在阳光酒满阳台的午后,温柔地擦拭那些叶片的样子……若不孤独,何来诗句?春天是属于美的,飞泉是属于诗的。 愿我的诗人,在灰度的空间里,快乐地生活。

    小宇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30首

    2018/8/14 10:05:52
  •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王国华至尊浴缸

    2018/8/14 0:10:11
  • 这部小说我酝酿了许久,做了很多准备功课。我一直在想,这是一部写深商的小说,可深商是什么? 深商应该有种核心精神,就是:自强不息!正是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品质,才有了今天的深圳奇迹。鸿鹏董事长阮征没有温情脉脉地抚今追昔,而是定义为“五年徘徊”,并为鸿鹏制定了超常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与其说是阮征定的,不如说是做为深圳企业的使命使然。自强不息,不正是深圳无数深商的最鲜明的体现吗。

    杨点墨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3 11:08:49
  • 一个浴缸,在深圳普通人的生活蜗居中却无处安身。以至于让主人翁这个简单的泡澡爱好,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成为一个奢望,令人感慨。几经辗转,将这个浴缸又回到作者的老家,人在一次性回来,却发现父母用这个浴缸来泡猪。黑色的幽默之后,作者也将先进的小市民的生活居住工作,展现无遗用平面的叙述的方法,写出了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况味。但愿这个浴缸能博得大赛的头筹,洗净深圳人的疲惫和烦忧。

    电击至尊浴缸

    2018/8/13 1:07:27
  • 参加过中考且能够被梦寐以求的高中录取,那种成功后的喜悦犹如革命年代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若非当事人,是无法感受到的。作者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音乐特长生中最擅长写作的,写作群体中又最懂得音乐的。加油,少年,我很看好你哦。不仅仅是这篇精彩的参赛作品,还有你未来要走的路。

    黄元罗音乐特色生

    2018/8/12 19:12:17
  • 非常精彩!节奏紧凑、情节密集、高潮迭起。作为一个成功的故事,情节和结构方面的成功是最大的成功,作者把握情节的功力我一向敬佩。但情节强的小说往往在塑造人物方面会弱些,我觉得这篇也不例外。木子和张好克这两个人就都显得扁平,木子全正面描写,毫无私欲方面的纠结。张好克就全反面描写,毫无任何正面光辉。在私利诱惑面前,木子会不会欲望发动?张好克一味贪婪的背后,有没有人性的另一面?人物如果丰满起来,深度就有了。

    陈彻

    2018/8/11 22:43:24
  • 飞泉对人生非常认真——仅次于写诗。这组诗很能体现他一贯的特点:丰富、深刻、质地坚硬、寄托遥远。自然、夜色、疾病、季节、旅途……一一被纳入他的结构与韵律中,他在其中玩赏、思考、挖掘,制造价值,生产意义,孕育美感。调子未免偏灰暗些,但其中也有阳光与春天,且总有一只蝴蝶翩跹飞舞。处处可以看出他的敏捷与敏感。他不喜欢黑暗和冷;他一直致力于与世界建立更和谐的关系。“看来艰巨的任务总是找上诗人。”(辛波斯卡)

    笑笑书生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30首

    2018/8/11 22:02:04
  • 邻家悦读